17k小说网 >> 男生>> 仙侠武侠 >> 石落天惊 [书号938626]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三章 风刀霜剑

《石落天惊》 东南榆/著, 本章共8549字, 更新于: 2014-07-29 14:18

浮玉殿上气氛紧张,前面弟子分恃两边而立,人人表情严肃,目光都集聚在文辰幻的身上,这个十四岁的少年顿时心跳加快,面红耳赤了。

“孩子,你从哪里来,有何事告知?”一个温和可亲的声音传来。

文辰幻微一抬头,见一满面红光,须发黝黑的道人正微笑着看着他,想必便是温玉说的莫掌门了。

听着这言语,望着这笑容,文辰幻却再也控制不住,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从背上取下青霜,解开外层包裹着的不带,剑芒毕露,青幽幽透人心寒。

此剑一出,不但莫掌门噌地起身而立,便连他身旁左右两边的四位道长,也均站了起来。其中一个已是脱口叫了出来:“青霜!是青霜!”

掌门莫长风上前一步,扶起文辰幻,见他已是满目盈泪,心下一酸,道:“孩子,你这剑如何得来,你可认识杨枫这个人?”

文辰幻哽咽道:“杨叔叔被人给害死了,临终前他让我带此剑回两仪宫向众位道长禀明原由。”

“什么?”莫长风一脸愕然,惊道:“杨师弟死了?怎么死的!谁下得如此毒手!”

大殿上,两仪门人面面相觑,人人悲愤,都惊异不已。

“我听杨叔叔说那些黑衣人是什么‘魔界鬼使’,杨叔便是被那些黑衣人给害死的……他们……他们用根会发光的链子,咳……咳咳……”文辰幻一时说得急,卡住气咳了起来。

莫长风轻轻拍了拍他肩膀,道:“不忙,你慢慢道来。”

当下文辰幻把自己的身世,如何被杨枫抚养长大,杨枫如何被黑衣人所害,自己埋葬杨枫后如何带剑上山,便是西华城路遇祝家兄妹的事,也不曾落下。一一言明,只未提及杨枫教过自己心法一事。

末了,大殿上一片沉寂,莫长风一声长叹,缓缓坐下,道:“事事如此,难道当真是天要覆我两仪吗?”

原来自二十年前那场旷古绝今的神魔人三界大战后,两仪宫便接二连三的出现诡异之事。先是真人的大弟子琼楼无端失踪,接着居然是太寅真人本人也于年前没了踪影。所以两仪宫便暂时由二弟子莫长风代职掌门。太寅真人嫡传弟子只有七人,现下这七弟子杨枫又传来死讯,是以莫长风等均是内心波澜不定。众人都盯着青霜宝剑,仿佛要从里面寻出一个可怕诡秘的阴谋。

突然一人闪身而出,却是真人的四弟子单良,只见他掌心运气,对着那青霜剑临空一抓,青霜剑应手而起,单良一翻剑柄,怒道:“果真如此,却是为了七星石,天权石不见了!”

莫长风接过青霜,果然剑柄正中嵌石处,空空如也,道:“看来魔界欲夺七星石,下个目标不是林师妹便是贫道了。”

“听情形,杨师弟致命伤是二十多年前你我都曾经历目睹的‘幽冥鬼火’,我就说这天下间能伤的了杨师弟的本就不多,何况……”单良感慨道:“唉,见剑犹见人,昔日师尊传七把宝剑与我等师兄弟之时,曾言‘剑在人在’。不想杨师弟如此之才也着了魔人的道,魔界好手突然而至,仓促间只怕难以应付,此事须得从长计议。”

莫长风点了点头,一眼望见一旁的文辰幻孤伶伶的立在那里,一身破衣。惜他身世可怜,便走过去,温言问道:“孩子,你现在也没地方可去,便留在两仪吧,你可愿意入我宫门?”

文辰幻心中自是万分感激,连忙跪拜下去:“多谢道长收留,我愿意。”

“呵呵”莫长风笑道:“好,好……我两仪宫道法分金、木、水、火、土五系,你可选其一。只是今天林师妹不在此,你便在金木火土四系中选一吧。”

顿了顿又续道:“我修金系门,卧师弟修木系门。”

三师弟卧松眠,此时却端坐在位子上,闭目养神,面无表情,一句话也未说。

莫长风指着单良道:“单师弟修火系门,相师弟修土系门……”

“哼”,五师弟相良抢先嚷道:“谁爱收他便收,我可没那本事!这傻不愣登的小子,习武尚且不行,何况修道!”

原来文辰幻一路风尘,未曾洗漱过,满面尘埃。额鼻间还有一道长长的未消肿的鞭痕,又兼哭泣流泪缘故,眼睛俄尔迷茫,俄尔红肿,此时形貌实在不敢恭维。

相良见如此资质之人,生怕那小子稀里糊涂地要拜入自己门下,是以不顾大雅,先抢白了莫长风。

“相师弟不可乱言。”莫长风止住相良。

相良哼了一声,别过脸去。

莫长风望了望文辰幻,轻叹一声,道:“如此,你便入我金系门下如何?”

文辰幻道:“是,掌门。”上前一步正要跪拜行礼,却被单良一把架住。

“呵呵,莫师兄,”单良笑道:“我却很是喜欢这孩子。况且杨师弟昔日与我大有交情,如今他不在了,托孤于我等,自当殚精竭虑以全其意。师兄,就让辰幻他入我门下吧。”

莫长风点了点头,轻捋了捋长长地髭须,道:“单师弟所言极是,如此便将辰幻托付于你了……辰幻,快拜过师父。”

文辰幻心潮澎湃:“我拜师了!我要学道法了!爹、娘,杨叔我一定找到那些害你们的恶人,等着吧。”

文辰幻恭恭敬敬地向单良拜了下去,道:“师父!”

“哈哈……”单良大笑道:“乖徒儿,咱们这便回祝融峰。”

众人陆续退出浮玉殿,相良与卧松眠并肩徐行。相良道:“单师兄还真是……嘿嘿,这么差的弟子他也争抢着要。”

卧松眠轻摇了下头,小声念叨:“捆仙索,嘿嘿,又见捆仙索……”

到得祝融峰上,单良即命人带文辰幻洗了个澡,并且换了身新两仪道袍。只是他年纪尚幼,骨骼发育不全却是撑不起来道袍,穿上去宽大袍松,十分滑稽,但总体上说还是干净洒脱。

厅室中单良端坐在堂首满脸堆笑,望着文辰幻不住地点头,道:“相师弟好没眼光,我观徒儿你资质上佳,来日必为大器。”

“谨听师父教诲,弟子自当全力以赴,好好修习本门道法武功。”文辰幻满心欢喜。

“呵呵,”单良笑道:“嗯,好……好。”

单良起身将青霜剑递与文辰幻,道:“这青霜宝剑既是杨师弟传于你,你自当收好,以后便留作自己防身之物。”

文辰幻接过青霜,喜道:“谢谢师父。”

单良拍了拍文辰幻肩膀,依旧笑容盈面,说道:“不过呢,你该把那天枢石留下来,由为师替你保管才好。”

文辰幻一怔,满脸不解:“天枢石是什么?弟子从没听过。”

“嗯?!”单良语音一颤,顿了顿,道:“天枢石便是镶嵌在这青霜剑柄上的一块星石,你怎会不知?”

文辰幻连忙跪下道:“弟子当真不知,那日杨叔叔将此剑托于我,我便将剑用布带缠好,背负于身,未曾细看一眼,那……那天石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刚才掌门师伯不是说被魔界夺了去吗?那些人我是亲眼见到的……”

“哼!”此刻单良再也压制不住声音,“那七星石对应嵌于七剑,便是锋利无比的利器也休想分开;只有用七星口诀才能取出,魔界?哼哼,他们即便有本事杀了杨枫夺得青霜,却万万取不走这天枢星石!”

“我……我……”文辰幻心中焦急,几乎要哭了出来。

“你自幼被杨枫带大,他自然也将七星口诀传授于你,你却弄了把空剑来唬弄我们,是也不是!”一声断喝,砰地一声,单良一手击案,桌案上茶碗被震得飞了起来,茶水四溢。

空气凝结了片刻,单良的声音却突然又平静了下来:“辰幻啊,本门是有‘不许私自收徒传艺’这么个门规,惩罚也很重,便是逐出门墙。不过你大可放心,他传你七星口诀却非武功心法,退一步讲,即便是有,我也决计不会告诉你掌门师伯的……只不过这天枢石我却非得讨回,以免落入歹人之手。”

文辰幻心乱如麻,在记忆里苦苦思索,怎么也找不到“七星口诀”“天枢石”之类的东西。可杨枫又确实教了些武功心法,又嘱他不可说与旁人知,,也不知道这些心法是不是那“七星口诀”。但他年纪尚轻,阅历有限于这些人情世故自是不通,又是个生来便不会说谎之人,因此只一味地跪在那里,一言不发。

单良斜瞟了瞟文辰幻,见他呆跪在那里,心中一乐,以为他是默认了,便松口道:“这便是了,那‘天枢石’你放哪了?”

文辰幻微一抬头,毅然答道:“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这四个字犹如针棘一般飞入单良的双耳,单良目光如炬,精光大盛。“喀嚓”一声,桌案自己散落下来,滋滋声不绝,伴着火星焦木之味。原来单良适才以灵力击案,火系功力已渗入案板之中,直到此时方才燃尽倒塌。

杨枫的离世,对于从小无亲无故的文辰幻而言,只觉得留给他的尽是些漠然孤寂,此时此刻早已忘记了恐惧,仍是那么茫然地注视着单良,即便顷刻间死了,这世间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

单良举起的通红浑圆的手掌复缓缓落下,眼光穿量着面前这个一名不文的小子,重音沉声:“好!好的很!小小年纪,嘴巴倒是硬!”

文辰幻迎着他的目光,只是一味不语。

“咱们且这般耗着,在这茫茫大荒山上贫道是最没耐性的,也是最有耐性的!”单良冷笑一声,道:“我要慢慢地磨光你的这副傲骨!看你几时说!”砰地一声踹翻身后的竹椅,大袖一挥,背负着手踱步离去。

空荡荡的屋子里,只留下文辰幻孤零零无助的身影和一颗空荡荡的心。

这次他没有眼泪可流。

有云,有风,有月。风起云涌,彩云追月,大荒山的夜色总是那么惹人眼。

咯吱一声木门被打开,一个胖嘟嘟满脸油腻的弟子一把将文辰幻扯了进来。“打从今个起,这便是你的住处了!别不老实,好好呆着!明儿一早吩咐你的功课。”

这胖子姓屠,本是士宦人家出来的纨绔子弟,爹娘为了可以锻炼其惰性才送他上山的,却是依旧懒散惯了,上山还不到半年,便常常私溜下山去混吃混喝,由于生得体型如此,背地里都喊他“猪肉屠”。

那“猪肉屠”呼啦一声把门合上,在外面骂道:“奶奶的,哪来的野小子!不知怎么得罪了师父,害得老子连晚饭都不让吃!”边骂边屁颠屁颠地走远了。

浓重的草木味,干木屑充斥着文辰幻的五官,揉虐着双眼,堵塞着鼻子,搪捂着口嘴。也许是柴房的缘故,屋子里连盏油灯也没留下。

好在有青霜剑陪伴左右,那青幽幽冷冰冰的剑芒却是点亮了这柴房里的另一片小小的天地。至少文辰幻是这么认为的,环视了一遍柴房,除了草垛,柴堆,还有几把斧子挂在墙壁上。柴房里大部分地方很是阴潮,想是常年不见阳光的缘故。最后便只在门口几尺许的地方,由于靠门通风,很是干凉。

文辰幻便折了些枝条,交错着摆好,又抓了些干草撒在上面,算是个就地取“铺”了,只不过是草木为床,手臂为枕而已。

“却不知为何师父认定是我拿了那个天枢石?莫非杨叔叔以前教我的那些心法,当真是‘七星口诀’?怎他又从来没说过?”他这么胡思乱想着,便又坐了起来,照着所学之法慢慢运起功。良久,猛一睁眼,自喃道:“不会的,杨叔叔必不会瞒我,我当真不会那劳什子的‘七星口诀’!”

他如此一想通,紧绷的心情一下松了开来,脸上挂着笑意,宛如吃了糖一般,甜甜地熟睡了过去。他真的累了。打从下得山来,一路穿中州、过西华,直到这,这么些天来,从来没有好好休息过。

青霜青幽幽地放着寒芒,文辰幻周身微微笼着一层蓝光,有丝丝寒气冒出,流转着。

咦?这是什么石头?飞辉流彩,放着五色柔光。文辰幻连忙伸手去抓,那彩石却一下子从中间裂开,一分为二,分成光彩四溢的两半。文辰幻正在惊异,其中一块急速旋转上升,竟变成一个年龄与自己相仿的小姑娘,那小姑娘咯咯地笑,文辰幻却怎么也看不清楚她的脸,正欲走近点,不料倏然间那小姑娘飞起一脚,正中其胸口,疼得他哎呦叫出声来。

“好个贼小子!睡觉也不老实!”却是昨晚提溜过文辰幻的“猪肉屠”,“睡觉打滚溜到这儿来了。”

文辰幻从梦中醒来,手捂着胸口慌道:“师兄,我不知道你来……对不住了……我……”

原来“猪肉屠”来喊文辰幻起来做功课,不想文辰幻睡在门口旁边,他一脚踏进门,正中文辰幻前胸,若不是练了些功夫,险些栽了个大跟头。饶是如此,还是有点心有余悸。

猪肉屠点了个火折子,怒道:“赶紧给我出来,别忘了拿上斧子!”

文辰幻环视面墙,见并排挂着好几个有些日子没打磨过的斧子,连忙取下一把,跟了出来,正是月悬西空,丑时刚过。

胖子指着文辰幻说道:“听好了,我只说一遍:你先去积砂岭砍柴,要砍二十担;少一担,便没饭吃。然后去寒潭挑水,要挑二十桶水;少一桶,也是没饭吃。完事了就去南面的菜畦子里与当值弟子帮忙,打打下手,明白了吗?”

“知道了。”文辰幻答道。

“那就快滚吧!”猪肉屠显然不耐烦了。

“师兄不知这积砂岭,寒潭却在何处?”

“自己去问星河边的值夜弟子!”猪肉屠狠狠瞪了文辰幻一眼,又打了个哈欠,骂道:“奶奶的,你得罪了师父不要紧,害得老子也这么早地爬起来。”

文辰幻赶上前去,拱手道:“是我累了师兄,以后师兄不必再来唤我,我自会晓得时辰便去功课。”

“嗯,这还差不多。”猪肉屠两眼几乎眯成了一条缝,笑道:“不过我丑话可得说在前头,你若是偷懒打滑,我这身肉可不是白长的。”说着又跺了跺脚,咚咚咚地响。

文辰幻揉了揉隐隐作痛的胸口,道:“不敢。”心想:“你这身肉自然不是白长,跺脚吓我,大可不必了。”转身正要走开。

“还有,等等!差点忘了……”猪肉屠说道:“师父吩咐了,你砍柴只许用斧子,切不可用你的那把青霜剑。”

“是。”文辰幻看了看手中半旧的斧子,心下黯然:“唉,看来我不说出天枢石的下落,师父定然不肯原谅我。可我又的确不晓得……便是他不吩咐,我也决计不会用青霜剑砍柴的,那可是杨叔叔唯一留给我的。”

下了祝融峰,来到星河旁,果见有两名值夜弟子,手挑灯笼巡走着。文辰幻迎上去说明来由。

其中一名弟子奇道:“你砍柴何不去对岸的灵木岭,挑水就取这星河之水呢?干吗非要……”

“哎——,”另一个连忙拦住他的话头,“咱们大荒山奇峰异岭多的是,质地不同,自然各有各的用处。”

说完便详细为文辰幻指明了方向,文辰幻道谢而去。两人在后面小声嘀咕:

“师弟这你都看不出来?一定是个犯了门规被责罚的。”

“还真看不出,他小小年纪……”

积砂岭在斗神坛东面,乃土系门的前岭,本是土系门弟子修行内功道法之地。疾风穿林,呜呜作响,饶是这么一大片古木,仍是时不时扬起尘土石砂,大风舞兮,难以睁目。

文辰幻踏入苍古树林才体会到这大荒山的迥异,简直是换了番天地。顶着风选了棵大树,一斧子一斧子地砍起来。这古树都有千年的寿命了,攀枝连条,根深蒂固,自然是皮厚茎粗。文辰幻一直砍到日头偏西,才砍下三段粗枝大杈,劈开扎成捆,也就二十多捆,十来担柴。大风卷起他那身看起来很滑稽的道袍,石砾扬起又抛下打在他脸上,钻进他脖子里,这十四岁的少年人早已精疲力竭,饥渴难忍;可他仍是咬紧牙,一斧一斧地砍着。木屑四溅,随着啪嚓一声脆响,又一个大碗口粗的旁枝落了下来,他也倒了下来。文辰幻仰着头,望着昏黄的天空,已顾不得泥砂入嘴,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心道:“便是砍到明天,也是砍不完这二十担柴了;水也没挑,菜地也没去,却怎生为好?唉,先把这十多担柴挑回去再说吧。”

心念一定,文辰幻取出麻绳,扎好两大捆,找根长树枝一头挑起一捆,一步一步蹒跚着摸下岭来。红扑扑的小脸,满面尘灰被涔出的汗珠划地东一道,西一道的花里胡斜的,上得祝融峰来,刚转过门房便瞧见猪肉屠杵在那里,歪着脑袋瞪着自己。

“你消失了一天,鬼影子都没见到,就整来这么两捆柴?!”猪肉屠大怒,破口骂道:“找茬是吧?找我的茬是吧!奶奶的!”

猪肉屠怒目圆睁,飞起一脚正踹在文辰幻的手指上,十指连心,文辰幻手臂一抖,手掌一松,呼啦一下木柴散了一地。

文辰幻顾不上疼痛忙道:“师兄,我砍了一天的柴,只砍得二十多捆,其余还在积砂岭上,是我不济……实在……实在砍不够数啊……”

“嘿嘿……”猪肉屠眯着眼说道:“那也好办啊,少一担柴一顿饭,少一桶水一顿饭,你自己算算,这个月都不用吃了吧?啊?”

“哈哈哈……”猪肉屠得意地笑道:“叫你不知好歹获罪于师父!不过~一个月不吃饭嘛,一准饿死了你,明天我看你做不做得!”

文辰幻此时心里无比的压抑,他们就是故意如此,让他自己受不了,乖乖离开两仪宫。“他们越要如此,我越是要撑下去,这便是杨叔叔常说的‘明知不可而为之’!”

只是腹中实在饥渴难耐,头也昏昏的。文辰幻拾起麻绳,望了望正自得意的胖子,道:“我去把其余的木柴挑回来,可不可以给口水喝?”

猪肉屠乐道:“柴?我们不缺的~你‘卧房’里不是多的是吗?想喝水啊?有~饭没有;水~管够!”说完大笑起来,其他几个围观弟子也跟着笑起来。

“文师姐~”胖子喊道:“劳驾你去给咱们文师弟盛碗水来!人家饿了,哦不对,不对,是渴了……”

“嗯?是新来的文师弟吗,好吧。”叫文启儿的女弟子远远地应着。

猪肉屠又笑起来,指着文辰幻道:“可别噎着哦!”

众人大笑。

“什么事这么开心?说出来也让我乐乐。”一个身形巍峨,样貌冷峻,神情泰然的青年男子迈步出来,身法十分洒脱。

众人齐声恭道:“大师兄!”

猪肉屠更是眼复成缝,忙道:“正在教训着一个偷懒耍滑的家伙,惊扰了大师兄,真是罪过!罪过啊!呵呵……”

被称为大师兄的叫殷剑生乃是火系门单良的大弟子,极得单良欢心。殷剑生盯着文辰幻,上下打量了一番,问道:“你就是新来的那个文辰幻?”

“是,大师兄。”文辰幻答道。

“你好大的胆子,刚来就惹师父生气!”殷剑生喝道。

文辰幻尚未回答,殷剑生左手早已探出,一把揪住文辰幻胸前衣袍,掷了出去。文辰幻在空中连打了几个转转,却未跌倒,只是有点“天花乱坠”。

猪肉屠拍手喝彩道:“大师兄教训得好,看这小子以后还敢不敢惹师父他老人家生气。”

众弟子随声附和。

殷剑生摆了摆手说道:“好了,大家都各忙各的去吧!”

众人忙道:“是。”都散了开去。

殷剑生跟着文启儿走到伙房门口,低声道:“看他也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看看还有剩饭没,给他一碗。”

……

是夜,文辰幻正坐在他的“草木床”上琢磨着怎样才能砍树砍得快。他随手捞起一根圆木,用斧头比划着,这么牵来引去,体内灵气已被带动,周身气息流转,使得他浑身舒畅。他自小便修习这周天五行聚灵法的水系门心法,杨枫更是把毕生所学倾囊相授,只是未及教他招式。文辰幻所习纯是提升灵力心法,并且从小心无杂念循序渐进,此时已臻至“寒元冰气”的境界。只是自己毫不知晓罢了。

他左手执木,右手抡着斧子不经意间胡乱挥动,以灵化气,寒元冰气自然而然地被牵引了出来,顺着他手掌涌上掌心,指尖,透进斧子。斧刃外面顷刻凝结了一层霜。手起斧落,剁在圆木上,寒元冰气的威力立时便显现了出来,寒气将圆木周身冻住,里面的木筋草管缩萎凝聚了起来。微一用力受震,咔嚓声响,碗口粗的圆木从中间剖了开来……

积砂岭上依旧风砂四起。不到一个时辰,文辰幻已经砍够了二十担柴。果然这砍树的招式和着寒元冰气的内劲,砍的可都是千年“冰木”了。只不过他内力尚浅,若换做杨枫或林无霜,只需灵力发出,冰气涌动,这千年古树便随风而倒了。

刚上日头,文辰幻已挑回了二十多担柴,把个猪肉屠搞得目瞪口呆,自喃道:“该不会从别门柴房里偷来的吧?嘿,神了……”

毕竟是少年心性,胖子尚自发呆,文辰幻早已挑着木桶一溜小跑的下了岭,往寒潭挑水去了。

寒潭在水云竹海的东面天然而成,潭水冰凉剔骨。水云竹海便在星河之南,为水系门所在地。

这寒潭虽不大,却很是幽深,潭水清澈纯净,但即便是阳光俯洒水面,也是遥不见底。寒潭西端陡峭无比,水面距岸一丈有余;而东岸则是平坦水地,是打水的好地方。东西两岸有一石桥,可奇怪的是这桥身从西岸伸出,却只伸出一半桥身悬在半空,横在寒潭之上,到东岸的半段却不知怎么没了。

文辰幻立在西岸桥端,挑着两空桶,一时不知如何渡到对岸。寒潭耐不住寂寞又开始飘雪了,冷风袭来伴着仙鹤飞旋在潭水上空,大木桶一荡一荡地……这便是大荒山的奇妙,每一处都是迥然不同,变幻莫测。

“寒潭渡鹤影,文兄挑水忙。”长声清吟。

文辰幻转身一看,一人蓝白道袍,衣袂飘飘,嘴角挂着微笑,正是温玉。

文辰幻喜道:“原来是温师兄,你怎会在此?”

温玉呵呵一笑,道:“当有此问,却该我问你,闻你刚入火系门,怎么舍近而求远,来此挑水?星河之水本是好源头啊!”

文辰幻道:“此是我师兄吩咐,不敢违拗。温师兄你教我怎么才能到对岸去,这桥……”

“哼,”温玉袖口一抖,怒道:“哪门子的师兄如此消遣人!欺你年幼,大老远跑到这挑水,待我去教训教训他!”

文辰幻忙道:“温师兄不必了,是我触怒师父当有此罚。”

温玉不解道:“怎么会?你才入门,单师伯他……”

文辰幻摇摇手苦笑道:“一言难尽。请师兄教我怎么到对岸去。”

温玉笑道:“此桥名为半桥,本是我水系门弟子修习轻身功夫而用。运气纵身踏波逐水而过,对岸那边便是揽月峰,试剑亭了,那是修炼御剑之处。所以,若非有一身平水渡湍的轻功是过不了的。”

文辰幻脸上一红,低声道:“那我只好跳水了……”

“呵呵,”温玉道:“文师弟不必担心,我去帮你打水便是。”说完不等文辰幻答应,抢过两只大木桶,深提一口气,纵身跃下半桥。

文辰幻大惊,正自担心,却见温玉平平稳稳地落在水面上,滴水不溅,接着运气踏水而行……只盏茶功夫,温玉已经提着两桶水来了:“文师弟接好喽。”

文辰幻喜道:“谢谢师兄!”

一转念叹气道:“只是我还要来挑水多次,不想再劳烦师兄,怎生个法子好?”

温玉道:“不妨事,我已有了个法子,你再来时取一根一丈多长的绳子,系在木桶上,便可仿‘井中取水’,在这桥上即可打水。”

文辰幻大喜,笑道:“温师兄真有办法,我以后打水就方便多了。不多说了,挑完水我还得去菜园子帮忙,再见了师兄!你们这真冷,还真有点待不惯,你得穿厚点,可别冻坏了。”

温玉望着纷纷扬扬的雪片,看着文辰幻冻得萝卜似的红一块,青一块的脸上,略带着青涩的笑容,心下不忍,轻轻摇了摇头,说道:“辰幻,忍耐虽好,可也不能一味如此,由得别人欺负。哪天你受不了了,便来找我,我求师父去跟掌门师伯说去:火系门如此欺负刚入门的年幼子弟。”

文辰幻心下自是感激,说道:“多谢师兄,不过师父他只是对我有所误会,并非存心如此。过些日子他想明白了自然就好了。”

温玉心道:“文师弟天性纯良,却不知日后何以自处,唉,顺其自然吧。但愿他以后不要惹出什么事端来……”

一前一后两只木桶,夹着一个瘦小的身影消隐在竹林深处,外面却是阳光灿烂。

从此大荒山上便有那么一个弟子:寒水风刀霜飞剑,

彤砂凌雪云遮岩。

柴门星稀月蚀梦,

莫渡苦雨落心田。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石落天惊》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网游之神秘复苏
2 大唐:从神级吐槽…
3 西游:我唐三藏绝…
4 成为她的那一天
5 太古龙尊
6 穿书后,我把反派…
7 满级大佬穿成黑红…
8 穿书后我教反派好…
9 快穿之男女搭配秒…
10 特殊旅程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地窟求生:只有我能看到提示 作者: 记忆里的那人
都市异能 241104 字
求生游戏刚开始,方唐发觉有点不对劲。怎么我的眼睛和别人不一样呢?

2 美人小村医 作者: 老婆爱我
乡村乡土 116119 字
村医李小山,遭人陷害,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仙女湖四位仙女传承...

3 全民皇帝:独断万古从召唤开始 作者: 一笔焚天
东方玄幻 54979 字
李君临穿越源武异世,成为大唐皇帝,开局觉醒诸天召唤系统!

4 西游:我牛魔王,开局镇杀观音 作者: 江北大魔王
洪荒封神 59158 字
打卡千年,开局选择镇杀观音!陆羽:欺负我儿红孩儿,你们还想西游?

5 奶爸的超级农场 作者: 神幽冥
乡村乡土 1147018 字
美女带着四个奶娃寻找父亲,却发现男子在农村竟有一块世外桃源!

6 网游之诸天降临 作者: 盼达
游戏生涯 1229128 字
地球异变混沌降临,象兵、铁浮屠、人类、兽族、异族侵袭,万界万族争霸

7 我的七个女徒弟风华绝代 作者: 陈笑生
东方玄幻 1969967 字
大弟子读书成圣,二弟子铁锅炼丹,三弟子顿悟天机…我的女徒弟都是妖孽

8 大唐:我在长安开酒楼 作者: 雁门北归
历史穿越 16483 字
陈晓穿越到大唐开酒楼,总有个自称李二哥的人,死缠着陈晓问民生大计!

9 惊世绝俗 作者: 天蝎有毒
都市异能 588801 字
诚悬重宝出世,逆袭!古武修真异能,天下争雄,荡尽天下不平事,杀!

10 豢龙氏传人 作者: 惟精锅
奇幻修真 324067 字
跨越了时空,穿越过千年。有些事总值得让人坚持,有些人始终不能忘怀。

《第三章 风刀霜剑》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