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仙侠武侠 >> 石落天惊 [书号938626]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二章(2节)两仪门前 大荒山中

《石落天惊》 东南榆/著, 本章共6276字, 更新于: 2014-07-29 11:15

春风扬起了夏雨,夏雨打湿了秋叶,秋叶未退色的冬雪,冬雪,转眼又剥去一年。光阴驱赶着四季,仔细地寻觅,得到的却是朝如青丝暮成雪的悲凉。

白雾浮露,竹舞犹凉。翠绿的竹林中,一间翠绿的小竹屋,静静地峭立在山野峰峦之中。说是山,其实并不高,不过是中州城外一马平川的土地上,平地隆起一片丘陵地带,方圆不过十来里,很小。

竹屋被轻轻推开了,一人走了进来,这竹屋并没分内外间,所以一进门,屋里一切便尽映入眼帘:小巧的竹板床,一张叠地整洁的皮毛毯子,更无别的铺盖。床头边上,一小摞识雅本纪之类的简单书籍,一根形状酷似刀剑的桃木枝,静静地摆在那里。

“到哪里去了?”来人自语道,轻轻关上门,又退了出来。一米晨光透过薄雾,轻柔地洒在来人白净的脸上,那人微微眯了下眼睛,打量着四周。

“杨叔,你回来了!”语音满是欢喜,却仍是青涩,稚气未脱。

杨枫寻声一望,呼啦啦草枝分开,一面色温润,青涩恬静的少年跳了出来,这少年乍见到杨枫喜出望外,跑过去拉住杨枫的手,又是蹦又是跳,正是当年被杨枫所救的文辰幻。

杨枫轻轻抚了抚小辰幻的头,问道:“你方才怎么趴在草枝丛里,不出来?”

文辰幻笑道:“杨叔你告诫我的,你不在的时候要处处小心,保持警觉。我刚刚去林子里采果子,挖野菜,回来时远远看见一人影,嘿嘿,我以为是别人……所以……哪知道是杨叔你回来看我了。”

顿了顿又道:“杨叔,你这次也是来了就走吗?”

杨枫没有回答,只是默默注视着眼前孩子恳切的眼神。

皎月空悬,小竹屋后一块大青石上,文辰幻托着下巴,兴致盎然地看着对面的杨枫打火石。火星四射,干柴就火,篝火影幢幢地闪映在他脸上,苹果般可爱。干柴噼啪地吵着,更显得格外寂静。

“杨叔,你这次来好像很不高兴。”小辰幻问道:“是外面的人又惹你生气了吗?”

“辰幻,我上次一别,走了多久?”杨枫没有答,将一把干树枝抛进火堆里。

“这个啊,我……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后山的桃子红了三遍,绿了三遍。”小辰幻说道。

杨枫点了点头,道:“那便是三年了。”顿了顿,叹口气,“又一个三年!”声音透着凄凉之感。

杨枫微微抬头,望着文辰幻,道:“辰幻,你今年已经一十四岁了,也算个小男子汉了,我如你这般年纪时,早已随师父下山到各地降妖伏魔了。今后我若不在你身边,你要记住:万事靠自己,靠天靠地靠祖宗都没用。我留你一人在此,便是希望你从小便学得自己照顾自己……”

正说着突然话锋一转,又问道:“我上次教你的心法都记住了吗?”

文辰幻“嗯”了一声,道:“记住了,我背给你听:一阴一阳之谓道,道最玄,五行分属支;水曰润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从革,土爰稼穑。火金木土水,相克相生。水之阴柔,阴者,藏而匿,冷而寒,逆而反,抱流而驱炎;柔者,能屈能伸,能大能小,或长或短,或多或少;似空而非空;水之无形,凝之为冰……”

“很好。”杨枫微笑着点头。

“只是有些不知道什么意思,但我都按照杨叔你所教的运功修习,没偷懒哦。”文辰幻有点脸红。

“以后多钻研,你慢慢便会明白的。”杨枫盯着文辰幻火光中闪烁不定的脸,道:“辰幻你记住,你父母家人是被幽后指使天机门所害死的。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你一定要亲手杀了他们,才不枉为人子。”他说的语速缓慢,语调低平,但字字铿锵,仿佛要刻在文辰幻的心里。

文辰幻低声嗫嚅道:“我……我没有想过要杀那些人,我只是很想见见爹爹和娘亲,想不出他们去的地方,想不出他们的样子,梦里也是那么模糊……”

“辰幻!”杨枫语气重了起来:“你知道吗?人活着不能太过软弱,更不能向任何人示弱。这世间太多欺软怕硬之徒,优胜劣汰、成王败寇本为常理,似你这般,早晚会被人踩在脚下,被人看不起。你若连父母大仇都报不了,你父母在天有灵也会感到羞愧!”

小辰幻一声不吭地站了起来,低着头不敢看着杨枫,就像平常做错了事以后的小孩子一样。

“唉,”杨枫叹了口气,语气也缓和起来:“辰幻,我这都是为你好,你以后便会明白了……时候不早了,当心着凉,快去回屋歇息吧。”

文辰幻答应着,转过身向小竹屋走去。

“辰幻,”杨枫突然又喊住了他,“若有那么一天……罢了。”杨枫挥挥手示意他回去。

文辰幻仰面躺在木床上,月光透过小窗洒在床边,一片银光,那么得祥和安宁。

“为什么我不愿杀人,杨叔会那么生气呢?定是杨叔在外面碰到了什么难事,心里难过吧。不知道爹爹和娘亲会怎么想?是我太没用吧,有时连野兔也不敢杀。好端端活生生的,突然要是没了,可有多可惜……”他这么胡思乱想着,迷迷糊糊,渐入梦乡。

隐隐地听到小窗外杨枫反复念叨着什么,声音极为低沉凝重,却听不真切。

也许真是梦吧。

晨曦湿露,鸾鸟鸣啼,野林子里文辰幻紧随杨枫的步伐,不敢有丝毫懈怠。杨枫要带他去一处地方,临行前又让他运行了一遍以灵化气的法门,也不知何故。

在野林里穿行多时,终是在一处山岩前停了下来。杨枫立定脚步,转过身以一种审视的目光望着文辰幻道:“我在这洞里面放了一件东西,你替我取来。”

说完顺手一指前面秃岩后面一个隐约的山洞。

文辰幻应了声,翻过几块大石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洞口看上去很是光滑,里头黑漆漆一片的山洞。文辰幻挨过去,探头向里面张望,什么也看不见,回头望了望杨枫,依旧是严峻的目光注视着自己。不在多想,慢慢摸进洞里,黑暗中突然窜来一股腥臊气味,还有一阵热潮袭来。文辰幻定睛一看,前面地上六个绿莹莹的珠子,两大四小,闪闪放光。

文辰幻笑道:“想必这便是杨叔叔所放的东西了,原来是几颗绿珠啊。”

正欲向前取走绿珠,却听得耳边传来似是小孩子磨牙呜咽的古怪声响。那声音正是从眼前那绿珠处发出,文辰幻一惊之下,立马后退几步,却见那六颗绿珠子竟动了起来!朝着文辰幻上下颠簸着冲了过来。文辰幻啊地一声,调头朝洞口光亮处跑去,也顾不得脚底下的磕磕绊绊,边跑边喊:“杨叔叔!杨叔叔!……”

嘭地一下,文辰幻撞了个人仰马翻,跌倒于地,洞口竟然平白无端地被一块透明的冰壁完完全全堵住了。这一下,文辰幻慌了神,回头正看到那绿珠子从暗处走了出来,一大两小三只长得似狼非狼,似狗非狗的野兽,一身暗灰弯曲打卷的皮毛,大的比狼略小,比狗略大,嘴里发出低沉沙哑的呜吼,两只小兽却由于过于幼小,只是耷拉着小脑袋,蜷缩着注视着发怒的母亲如何打发这个冒然闯入的家伙。

那母豺见文辰幻在地上打着圈,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知道时机来了,一个蹿扑跳爪过去,文辰幻一个翻身滚到一旁,刺啦一声,肩头已被那母豺的利爪撕开一道血口子,殷红的鲜血透过衣衫渗了出来。母豺一击中的,不等文辰幻反应,跟着前爪一掀,一扫,文辰幻膝盖一麻,双腿一软,栽倒于地。文辰幻惊骇慌神之下,也觉不得疼了,一撇身随手从地上捞起一块石头,照着母豺就掷了过去,由于距离很近,正中那母豺伸缩自如犹似蛟蛇的脊背骨。那母豺吃痛,闷叫一声闪身蹿到文辰幻身后,开始围着他打起圈儿来。

“用我传你的法门杀了这只灰豺。”冰壁外传来杨枫低沉稳健的声音。

此时此刻乍听到杨枫的声音,于文辰幻来讲无疑溺水中的救命稻草,连声喊道:“杨叔!快救我啊,我出不去了!”

“出不去就要学会自个保命!”

“快杀了它!否则死的就是你自己!”

杨枫的话语依旧是催促和冰冷。文辰幻急道:“我……我杀不了它,也不想杀它!杨叔叔你快点救我出去吧!”

回答他的是冰墙外悄无声息的沉默以及山洞内母豺迫人的喘息声。此刻文辰幻已被围着自己打圈跳蹿的母豺搅得眼花缭乱,而杨枫此时的袖手旁观又让他心智迷惘。只见那母豺一个猛跳已将两只尖爪搭在他双肩,整个身躯直竖起来,趴伏在文辰幻的后背,锋利的尖爪已经陷进了肩头的皮肉里,钻心的疼痛反而让他恢复了心神,思路也变得清晰了起来:以前杨枫曾教过他如何才能在山林里生存下去,如遇到豺狼野兽之类的搭上肩头,千万不可莽然回头,否则会被它一口咬断喉咙。

文辰幻双手迅速反扣住母豺的两只前爪,奋力想把它从后背甩出去,但是却被母豺牢牢钳住身体。情急之下,文辰幻一个鹞子翻身同母豺一起滚倒在地,母豺两条强健的后腿在他身上使劲乱挠乱蹬,文辰幻胸口一热,丹田中灵力自然而出,只觉得双臂充盈有力,一下子将那母豺摔了开去,撞在洞顶乳岩又从丈余高的上面落坠下来。母豺翻身起来,抖动了下全身的绒毛,试探地向左移动,却是一瘸一拐地,原来文辰幻方才一击,依然使它受伤不轻,伤了筋骨。两只小灰豺也爬过去,吻舔着母豺的流血的后足,嗷嗷哀叫着。

文辰幻大口喘着粗气,母豺用嘴将两只小灰豺努到一边,重新向他逼了过来。倏地一下,母豺一个剪扑积聚了半天的气力,猛地向文辰幻一掀,一口尚自淌流着粘液的尖牙朝着文辰幻的喉咙狠命咬将下去。文辰幻双手紧紧攥住它的双爪,不让它那张腥臭的大嘴逼近自己分毫,此时母豺已经奋进全力,尖牙距文辰幻鼻尖不过寸许。文辰幻手心发力,稳住心神,却感觉那母豺身体似乎越来越重了……

只听得呼啦啦如疾风掠过的声响,洞口大开,冰墙消散,“放手吧,它已经死了。”杨枫负手走进洞来,适才那冰墙自是他施法所筑。

文辰幻一怔,果然觉得那母豺腿爪停滞,四肢冰凉,连忙松手,那母豺梆地一声,歪倒在地。原来文辰幻刚才性命相搏之际,不知不觉中已催动灵力,以灵化气,寒元冰气发出,已将母豺周身血管凝结,血液滞留,过得片刻,母豺自然一命呜呼。只不过他初窥此运气释灵附着于水灵之力的境界,力道颇有不足,否则眼前的母豺已成冰雕了。

杨枫将文辰幻从地上拎起来,道:“辰幻,咱们走了。”

文辰幻突然指着地上两只正围着母豺尸体声嘶哀叫的小灰豺,道:“那它们怎么办?这么小没了娘亲,以后怎么活呢?杨叔咱们把它们抱回家,我来圈养它们吧。”

杨枫俊雅的面庞变得有一丝疑虑,冷然道:“它们就是要学会从小独立捕食的能力才能在山林中存活下去,让它们自生自灭未必便是一件坏事,能活下去的必定是其中的佼佼者;你把它带回去圈养反而是对它的一种侮辱,它就不再是让人生畏的野兽,而是和那些个家养的猪狗之流无甚分别!”

文辰幻垂头不语,默默向洞里走去,杨枫奇道:“你做什么?”

文辰幻稚气犹存的小脸上,明澈的眸子点点泪光,似乎轻轻一触,便会溢出眼眶:“我……我去拿你存放的东西……”

“哈哈,”杨枫难得也有笑的时候:“已经找到了,咱们走吧。”

“找到了?”文辰幻疑惑不解:“在哪里,我怎么没看到,是什么东西?”

“就在你身上,可是你却看不到。”

“哦……”文辰幻似懂非懂地应着,跟着杨枫出了洞穴,一步三回头地凝望着母豺冰冷的尸体旁,两只嗷嗷哀鸣的小灰豺。心里默念道:“小豺啊,小豺,我不是故意杀死你们娘亲的,希望你们好好活下去,原谅我吧……”

一路上,杨枫见文辰幻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遂道:“辰幻,你是不是怪我刚才见死不救,还故意把你封在山洞里?”

文辰幻摇摇头,道:“没有,我知道杨叔叔你是为了我好,是想考验我……”

“不错,”杨枫清眉微扬,点头道:“我想看看你在危险之时,有没有胆量放手一搏,别说是只豺狼,就是只猛虎,一条蛟龙也要有胆识跟它拼到底!你以后行走江湖,世上的人比之凶狠残暴的比比皆是。若没有自信,被对方高高在上的气势所压倒,未战先怯,就已经输了一半了……”

累了一整天,横卧在竹板床上,文辰幻真的是又疲又倦,身上与母豺搏斗时留下的伤痕犹在,虽然敷上了金创药贴子,辗转体位时,还是隐隐作痛。窗外呼呼地起了风,文辰幻不禁又回想起日里头的那一幕幕,暗自思道:“若不是亲身经历,真想不到,自个单凭一己之力,居然可以杀死平日里遇着便躲得远远的豺狼。杨叔为了我可算是煞费苦心了,他一定是太希望我早日练好武功,有能力去替爹娘报仇。报仇……报仇……我还不是亲手杀死了那小豺狼的娘亲,它们会不会也来找我报仇?我根本不想的……不想这样的,不想杀死它的,外面风这么大,不知道小豺狼怎么样了……有没有找到东西吃……”

风夜少有的宁静。

咚咚咚,剧烈震撼的打斗声从竹屋外传来。文辰幻一惊,一骨碌从床上滚了下来,奔了出去。刚转到屋后,便见六、七名黑衣赤发的人用一把红灿灿如烙铁般的锁链将杨枫紧紧索住,缠绕于身,杨枫全身均被红光罩住。黑衣人身法变幻莫测,动辄如闪电一般,在不停地围着旋转飞驰,红光大盛,越来越快,越来越烁目,晃眼!

文辰幻失声大叫:“杨叔叔!杨叔叔!放开我杨叔!”他从地上拾起一根拳头粗的干木棒,便向距离最近的一个黑衣人,打了过去。

“辰幻快躲开!”杨枫急喊道。

文辰幻“呀”地一声,被一股刺面的劲风弹飞了好远,跌倒在地,昏了过去……

竹叶纷纷扬扬,散落四周,一片片轻轻滑过文辰幻的手背,又慢慢滑下来,文辰幻手指微微一动,一个声音在呼唤着他,那么的微小,遥远。“杨叔!”文辰幻挣扎着使劲撑开了身子,一抬眼望见杨枫斜着身子,歪倒在大青石边,嘴角微颤,显然在使出全力呼喊着他。那把剑依然斜插在青石边的泥土里,依旧是青幽幽,冷冰冰,无视着人世间的一切。

文辰幻扑过去,“哇”地一声哭了起来:“杨叔!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你怎么了?”他努力地想把杨枫的身子扶起来,一来年纪小,力气不够大;二来杨枫身材比较高,挪腾了半天,只是将杨枫拖靠在大青石上。

杨枫微微睁眼,轻轻“哼”了一声,道:“辰幻,幸好你无碍,不然……不然我死也不会瞑目的……”

文辰幻只觉得眼神跳动,双耳嗡嗡,眼泪扑啦啦地往下落:“杨叔,你别动,我下山给你找大夫,大夫来了你就没事了,对,……没事的,一定可以的……一定……”实在没法子,只得抱着杨枫大哭。

杨枫摇了摇头,挤出一丝苦笑,道:“没用的,我中的是……魔界鬼使的辛辣毒招……”一边扯开胸口的长袍,露出胸膛,一个黑幽幽的火焰印,仿佛凭胸在肌肤上绣了出来。

“不会的,不会的,我一定要救你!”文辰幻一边托起杨枫身体,一边使劲蹬着地,要把杨枫背起来,“我背你下山,下山就有救了……”

“辰幻,你听我说,你……你不要意气用事,不然,我会很生气……”

“杨叔叔,你说,你说……可你别太伤神了……我听着。”

杨枫嘴角挤出一丝微笑,点了点头,轻声道:“辰幻你打小跟着我,却不知道我的来历,我本不愿提及,但天不由人,我如此撒手而去,只放心不下你。况你身负血海深仇,更不能……咳、咳……我本是大荒山两仪宫的门人,是太寅真人的嫡传弟子。我死以后,你拿着我的青霜剑去两仪宫说明原由,他们自会收留你的,不怕你日后流落江湖,无所依靠。”

文辰幻使劲点头又使劲得摇头,垂泪道:“杨叔叔,倘若连你也不在了,这世上再没个亲人……我活着……我能做什么……”

杨枫眉头一扬,费力吸着气,厉声道:“辰幻你记住,你的仇人很多,幽后,天机门甚至刚才那些鬼使都是……你切不可再提丧气的话!男儿立于天地间,便是成大事之人,万不可为人软弱怯懦……我把青霜剑留给你,好好善用,你去两仪宫后,切不可说我传过你心法,谁也不许说,不然……不然……你便入不得两仪,报……报不得血海深仇……”

目中忽地暗淡无光,语声低沉了下去,化作一缕游丝,语断气绝。

任凭文辰幻怎么呼喊,杨枫再也听不见了。

夕阳如血,涌洒着满天晚霞。小竹屋前立起了一座土堆,我们就说它是个坟墓吧,没有碑,那是杨枫的墓,那是文辰幻用树枝、手指挖出的墓。墓里曾经有位遐迩江湖的武林高手,而现在什么也不是了。

文辰幻久久跪在坟前,青霜剑还是那么青幽幽,冷冰冰,物事总是一个样,变的只有人。绿竹婆娑起舞,和着一首伤感的曲子,沙沙作响。

终于他向杨枫之墓拜了拜三拜,又转身对着崖边血色残阳的方向,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心里暗暗祷道:“爹、娘,杨叔叔,你们安息吧!孩儿一定寻得仇人来拜祭你们。”

立起身,拔起青霜,用布带破衣缠好,背在身后,拾起竹屋旁果架子上前日采的毛桃,用条粗布包好,挎在腰间,又缓缓向着小竹屋望了半晌,终于不再回头,寻清下山之路,踏步流星,一步一步挨下山来。

怜月隐没云让,晚风穿林忧伤,旧时青苔山道旁,一点星光,微亮。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石落天惊》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网游之神秘复苏
2 大唐:从神级吐槽…
3 西游:我唐三藏绝…
4 成为她的那一天
5 太古龙尊
6 穿书后,我把反派…
7 满级大佬穿成黑红…
8 穿书后我教反派好…
9 快穿之男女搭配秒…
10 特殊旅程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地窟求生:只有我能看到提示 作者: 记忆里的那人
都市异能 241104 字
求生游戏刚开始,方唐发觉有点不对劲。怎么我的眼睛和别人不一样呢?

2 美人小村医 作者: 老婆爱我
乡村乡土 116119 字
村医李小山,遭人陷害,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仙女湖四位仙女传承...

3 全民皇帝:独断万古从召唤开始 作者: 一笔焚天
东方玄幻 54979 字
李君临穿越源武异世,成为大唐皇帝,开局觉醒诸天召唤系统!

4 西游:我牛魔王,开局镇杀观音 作者: 江北大魔王
洪荒封神 59158 字
打卡千年,开局选择镇杀观音!陆羽:欺负我儿红孩儿,你们还想西游?

5 奶爸的超级农场 作者: 神幽冥
乡村乡土 1147018 字
美女带着四个奶娃寻找父亲,却发现男子在农村竟有一块世外桃源!

6 网游之诸天降临 作者: 盼达
游戏生涯 1229128 字
地球异变混沌降临,象兵、铁浮屠、人类、兽族、异族侵袭,万界万族争霸

7 我的七个女徒弟风华绝代 作者: 陈笑生
东方玄幻 1969967 字
大弟子读书成圣,二弟子铁锅炼丹,三弟子顿悟天机…我的女徒弟都是妖孽

8 大唐:我在长安开酒楼 作者: 雁门北归
历史穿越 16483 字
陈晓穿越到大唐开酒楼,总有个自称李二哥的人,死缠着陈晓问民生大计!

9 惊世绝俗 作者: 天蝎有毒
都市异能 588801 字
诚悬重宝出世,逆袭!古武修真异能,天下争雄,荡尽天下不平事,杀!

10 豢龙氏传人 作者: 惟精锅
奇幻修真 324067 字
跨越了时空,穿越过千年。有些事总值得让人坚持,有些人始终不能忘怀。

《第二章(2节)两仪门前 大荒山中》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