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仙侠武侠 >> 石落天惊 [书号938626]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一章 朝纲乱 旦福夕祸 本无定数

《石落天惊》 东南榆/著, 本章共7595字, 更新于: 2014-07-29 00:54

细雨青丝,香侵纸窗。太傅府书房中,文之栋右手持书卷,左手敲指于案,目光炯炯,眉头时而锁,时而展。蓦地他起身于阁架上取出一个玉椟,匆匆奔出书房,房门经风一吹,哐哐轻响。文之栋出了书房,直直往正厅卧房而来。门被轻轻推开了,文之栋轻轻走进来,掩上门,缓步走向内间,一眼便望见丫鬟含香满面愁容地立在床榻一侧。

“老爷,夫人刚躺下……”

文之栋摇了摇手,示意她不必言语,挨到床边,慢慢在床沿坐下。望了望静静躺着的文夫人,轻叹一声,回过头来,问道:“药吃了吗?”

含香道:“吃了半碗,剩下的夫人怎么也喝不下去,沾嘴就噙……”

文之栋正要细问,却听道一声闷咛:“夫君,别,别费心了,没用的了……”语音微颤夹杂着无助。

知道夫人醒来,听得她话语凄凉,不禁心里一酸,柔声道:“夫人,何太医开的药方,你怎么不喝呢?”

文夫人微微闭目,缓缓了气息,片刻双目缓舒,说道:“药不对症,多食不益。我自己的病,自己最清楚,我是心病,沉疴久居于心,外疾复加,是以…是以……咳~咳……”

文之栋、含香两人齐奔近,扶住夫人,将枕头抬高,被褥拉好。一缕凝重在文之栋眉头闪过,“夫人,”文之栋紧紧握着夫人的手,犹豫道:“这……唉,怎么办?”

文夫人感觉丈夫手心冰凉,奇道:“夫君,你有何话,但说无妨,不用顾忌一二。”

“好吧,”文之栋回头看了看含香,含香忙要转身退去,文夫人却道:“不妨事,咳咳~含香自小跟着我,实为贴心之人。”

文之栋点点头,示意含香留下。慢慢从袖中取出一个玉椟,轻轻打开,霎时飞彩凝辉,五光交绕,十色流离。含香“呀“地一声叫了出来,文夫人也几乎痴痴坐了起来。

文之栋道:“想岳父他老人家久居太学馆宰辅,见多识广,汝家学渊源,夫人可识得此物?”

文夫人凝视半晌缓缓摇头,道:“倒像个灵芝。”

文之栋道:“这玉灵芝据说是上古至宝,女娲氏补天所遗的五彩灵石,食之能治百病……”

“呀,太好了!夫人,夫人有救了!”含香盎然顿足,闻得是宝物显得尤为高兴。

“只是……”说到这文之栋却不言语,只是默默地看着玉灵芝,又望了望文夫人。

“怎么了老爷,难道?……”含香盯着文之栋,满脸疑惑。

文夫人叹了口气:“夫君,你的心思我明白,你怕我食了这‘玉灵芝’后,节外生枝,有所遗害。”

“不错,”文之栋面露难色道:“这玉灵芝,我只记得在一本古籍中略有记载,然其实际功效到底几何,未有担保。倘若有何闪失,岂不害了你!”所谓“病急乱投医”,但文之栋一生未纳一妾,可见他对文夫人感情之深。此情此境却又让他进退两难。

文夫人闻言说道:“玉灵芝我虽不曾见过,但若有药引之用,必遇水则溶;逢火必焦。否则它外如石玉,常人怎可食之。”

顿了顿黯然道:“若果有何不测,亦为天命使然,不可强求。”

文之栋听了,垂头不语。半晌猛抬头以手击案道:“也罢!若果有……不妥之处。我自刎于夫人榻前以谢罪,咱们便于阴间做对鬼夫妻,也好过我终日见你为病魔所累。”

文夫人微微一笑,眼圈儿早已红了,柔声道:“瞧你说的什么疯话,我一生欠你太多,儿女无一,若不是舍不下你,我早就……”说不下去改口道:“含香,去取碗温水来。”

含香应了声“是”,退了出去。

文夫人心潮思转:“这不明之物如能治病固然为好,省得夫君整日劳心费神;如有不测,也盼他能为文府续弦,不至无后。”一时间又是期待,又是感伤。

不到盏茶的工夫,含香已捧碗复返,小心将水碗放于案上。文之栋取出玉灵芝,正要放于碗水中,突然奇道:“咦~夫人你看,这面有字形。”原来文之栋一直没注意过玉灵芝的底部,一块平坦之处,竟有字迹。

文夫人念道:“补天~幻灵。”

文之栋面有喜色,道:“看来书中记载不虚,我也可安心不少。”当下不在迟疑,轻手将玉灵芝执于碗水中。但见那水痕上移,碗体充盈,果是相溶于水。好个气象,茶碗上宛如水雾贯虹,流彩四溢,慢慢消溶于水碗之中,仿佛自然的奇景,临时缩然于这茶碗之上。末了,文夫人才稍微定定心神。文之栋已小心翼翼的端过茶碗,含香连忙过去将夫人沿床扶起,接过溶有玉灵芝的茶碗,慢慢递过去,文夫人端起茶碗,略一沉吟,正欲往口中送……

“夫人!”文之栋与含香同时叫了出来,脸上满是关切之情。文夫人流露出一丝苦笑,缓缓地将“药水”喝完。

一夜无话。

翌日,骄阳高挂。文夫人端坐于后园亭中,旁边含香正与她说着什么。

“哼,文某行得稳,立得正,何惧她幽后!我只为这社稷担忧啊,怕后宫干政,朝野动荡……”文之栋大踏步进了后园,身后跟着管家景万忠。

“老爷,何事如此气恼?”文夫人迎了过来,引文之栋坐下。

文之栋缓缓吐了口气,道:“夫人,你身子如何?昨夜可挂念得紧,生怕你……”

文夫人摇摇头轻笑道:“自喝了‘药’之后,一觉天明,但觉神清气爽,与往日大不可同语。”

“那就好,那就好。”文之栋满心欢喜,一边点头,一边打量着夫人,果见血色微红,略有水润之气。

文夫人问道:“但不知你今早朝圣回来,为何这般忿忿不平?”

文之栋脸色一紧,怒道:“哼,今早朝后,天子在社稷殿设宴,一干朝臣皆往。幽后伴天子同席。席间却突然喝斥我纵容太子,督导无方,使得太子沉迷俗庸,无术无学,国无储君,早晚治我渎职罪。”

文夫人眉头微皱道:“此话怎讲?太子虽年纪尚幼,但自为你门生一来,勤奋律己,才智德操皆为上品,满朝文武有目共睹,难道圣上自己不知吗?”

文之栋叹道:“圣上,唉,圣上……竟无一言,只一味饮酒,独幽后一人施令而已。”

管家景万忠在旁边插口道:“老爷莫要小觑了这幽后,自前皇后中道离幸,魂归中天,天子选纳了这幽妍为妃后,她在一年之内便异起突进,从后宫众多佳丽中脱颖而出,被天子立为**皇后,非寻常女子可比也。”

文之栋尚未言语,文夫人却急道:“那如何是好?你不知何故招惹于她,这便……如何……”

景万忠道:“夫人不必惊慌,我料那幽后未必冲老爷而来,其意在于太子啊!”

文之栋“霍”地站起来,一手拍在石案上,怒道:“太子也是我门生,不管她意欲何为,我都不能坐视不理!天下社稷岂可毁于一妇人之手!”

“啊……”文夫人突然斜身倒向旁侧,文之栋大惊,含香急忙拦过夫人身子,文之栋扶起文夫人,急道:“夫人!夫人!”

文夫人微微睁眼道:“我没事,只是头有点晕。”

文之栋道:“那就快回房歇息去吧。”一面说一面吩咐含香将夫人送去卧房。望望日头,已近午时,自思夫人必是急于幽后之事,又兼烈日炎炎,两火攻心,是以头昏目眩,当无大碍,便自去书房不提。

是夜,文之栋心神恍惚,眼迷离,耳模糊,时而望见太子奔过来哭诉;时而闻见幽后隐隐冷笑;时而又见玉灵芝闪烁不定。正惊疑间,猛然听到夫人一阵撕心裂肺的呼叫声。蓦地坐起来,南柯归来,定神一看:文夫人身体左右抖动,摇晃不定,小腹隆起,手指紧紧撕扯着被角,**不止。

文之栋吓得冷汗涔涔,急道:“夫人!夫人!怎么了?这……”

“疼!肚子好痛……好痛!”文夫人痛苦万分地叫道。

文之栋慌忙跳下床头,喊道:“含香!含香……”

偏房里含香正在睡梦中,猛听得老爷呼唤,声音抖颤,不知何故,急忙披了外衣,奔了过来。

“快!让景官家马上去请何太医,快!”

“是,是!奴婢马上去!”含香答应着,向前庭奔去……文之栋退回屋里,守着苦苦挣扎的文夫人,满眼含泪……

草动虫琴,月光洒水,早已过了子时。管家景万忠立在左右,微微晃了晃身体,偷偷打了个哈欠。平常此时本应与会周公的,而现在却又不得不伺候着。“人不翻身,一辈子就得非仆即奴。”心里暗暗思磨着,一边斜觑着焦容满面的文之栋。

“何兄,拙荆情况如何?”文之栋问道。

须发花白的何太医压了压手,连声道:“奇~奇~奇也!我观尊夫人脉象:虽非四平八稳,但却只一脉不调,乃是尺脉,脉象转急浮大而滑,此一奇;喜脉初触,便小腹隆起成怀胎十月之状,此二奇;文兄你我多年相交,彼此深知,而今天可怜见,送子与兄,此非三奇也?”

文之栋闻言心海沸腾,悲喜参半,一时竟迷糊了。何太医道:“夫人即将临盆,事不宜迟,请速招喜婆,恐家中挂念,老夫先告辞了。”

文之栋回过神来,连连喏道:“对,对……万忠好生送何太医回府,含香速速接喜婆来府中。”吩咐完众人各自去了。

两个时辰,两个时辰很长,长到足以改变一个人的一生;两个时辰很短,短到酸甜苦辣的滋味你都来不及品尝。这一夜,永生难忘。当那一声婴儿的啼哭传来,当喜婆兴奋地喊道:“是个公子!”文之栋浊泪横流,以首叩天,还没等他进门,就又听得喜婆大叫:“文老爷,恭喜,大喜!是龙凤胎,又添一千金!”

房门接着被推开了,喜婆抱着两个小生命,两个正在啼哭的小生命。但世上没有比这哭声更让人欢喜。文之栋百感交集,竟无语噎。奔到床榻前,握着文夫人的手垂泪道:“谢天谢地谢神明,还有……夫人你。”

文夫人听他有点语无伦次了,知他心神太过激动,自己亦何尝不是。良久,文夫人才慢慢从喜婆那接过孩子,放于床侧笑道:“夫君,先给孩子们取个名字才对。”

文之栋点头赞同,可平时出口成章,满腹经纶的他,此时却脑中空空如也。文夫人见他发呆,哧笑了出来,说道:“我看咱们能有此一双儿女,全仗‘玉灵芝’神效,莫若以此为名,权作纪念感恩之情。”

文之栋神情俨然正色道:“所谓尊之敬之,必先隐讳其名,咱们夫妻二人公然称自己的子女‘玉灵芝’,恐有不妥。”

文夫人嗤笑道:“瞧你,一当爹爹,便犯混起来,你可记得玉灵芝上曾有四个隐字?”

文之栋恍然醒悟,喜道:“‘补~天~幻~灵’,对,是了!我们从中取其‘幻灵’二字,”说着望了望木凳上的沙漏,说道:“孩子们乃辰时出生,正是龙凤呈祥之兆,我看儿子取名‘辰幻’,女儿就叫‘辰灵’吧!”夫妇两人相视而笑,满屋子的幸福祥和。

正是:灵石幻化,遗珠人间。人生无常,当有此年。

半年后,深夜、大雨。“咣咣咣……”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划破夜雨中的沉静,太傅府大门打开了,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祈福微睁眼正要发话,一个大汉突地闯了进来,大声催吼道:“速速报与文太傅,宫里出了大事,太子正被追杀!快去!快去!”

祈福吓得忙向后院跑去……文之栋听了传报,惊怒不堪,迎了出去。那大汉见了文之栋,一拜到底,从脊背上放下一少年人来,一身龙纹白底金带锦绣袍,苍白的小脸,眼睛通红,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所致,那少年正是太子。大汉胳膊衣领一片殷红,却是大内侍卫装束,两人浑身泠水不断。太子上前一步,抱住文之栋哭道:“恩师救我!恩师救我!”

文之栋忙扶起太子,怒道:“何人如此大胆?”

太子哭道:“父皇刚不明缘由驾崩了,幽后要代天授命,金座听政,并且颁旨说我和一众党羽设计谋害了父皇;朝臣中有疑问不服的都已被诛杀……现下正追杀我。亏得一班心腹侍卫护我至此,今已无他路,唯死矣~”说完大哭。

文之栋扶起太子,正欲言,忽听外面车马嘶鸣,呼哨交织。祈福一身泥水奔进内堂:“老爷,不好了!外面许多武士破门进来,逢人便杀!”

太子侍卫骂道:“必是幽后那贱人派天机门的人来杀人灭口,以绝后患的!”

文之栋道:“天机门怎么如此目无王法,干涉朝政?他们不是……”

太子侍卫恼道:“哼,天机门投靠了幽后,早已成了那贱人揽权夺势的走狗爪牙了,暗中干了许多伤天害理的勾当!”

正言间,文夫人已流泪奔来,怀里尚抱着一对熟睡的婴孩,正是文辰幻与文辰灵,泣道:“夫君,你我死命于此,竭忠报国,死而无憾。然幻儿、灵儿若何?我自受千刀万剐之刑,亦不能苦了我可怜的儿女亡于不白!”文夫人素知丈夫为人,今日之情势,在场众人势必在所难免,实在不忍自己一双尚在襁褓中的儿女,就这么早早离开人世。

喊杀声直透而来,已逼近中庭,太傅府的家丁护卫,怎挡得住帝都天机门的武士杀手!火把如游龙,雨浇不掉其丝毫火焰,哭声,吆喝声,惨叫声,哨子声,响作一团。远远地火光穿透水雾雨障,映在文之栋冷峻的脸上,闪烁不定。

“太子,夫人……你们都随我来。”说罢,文之栋带头向书房奔去,众人都跟了上去,不知其何意。祈福最后一个奔进书房,忙把门掩上,却见文之栋站在书房左首一块竹纸屏风面前。文之栋撤掉屏风,露出一块沥青墨色大石磨来。

文之栋指着磨盘道:“此乃‘转生盘’为昔年我一至交好友蕉鹤先生所赠,他曾于我占卜一卦,嘱我来日大难,可凭此盘脱生。”

“那怎么用?”太子侍卫问道,满脸疑惑。

文之栋道:“殿下,你站上来。”

太子依言缓步登上“转生盘”,文之栋从衣袖内取出一洁莹灵透的玉圭,嘱道:“殿下你离了‘转生盘’后,将在帝都城外五里之处。你可向西北方向走,过了中州,一路朝北,有一积功山,上有佛门大孔雀寺,方丈清海大师与我有数面之缘,你拿我信物告知其详情,佛门慈悲必将周全你性命,以图复国。路上切不可露出你左肩盘龙胎记,一切以江山社稷为重……殿下多保重,慎之,慎之!”

太子含泪接过玉圭,连连点头。文之栋转动“转生盘”,旋转三圈,青光一闪,太子凭空消失在石盘之上。祈福喜道:“夫人,快!你站上来!”文夫人尚未答话,文之栋却轻轻摇头,愧疚地望着文夫人,含泪不语。

文夫人心里已明,泣道:“我死不足惜,可幻儿与灵儿……我苦命的孩儿……”文之栋轻轻拉过夫人的手,接过包被里的文辰幻,怜惜无限地揽在怀里。

祈福仍是不明,急道:“老爷,你……”

含香疾忙扯了扯他。

文之栋脸露悲色道:“非我不愿你们逃生,只是这‘转生盘’只能用一次载一人,完后即损,唉,亏了你等,累了夫人和孩子们……”

喊杀声渐近,众人都微微闭目,等待生命最后时刻的来临。祈福突然道:“老……老爷我知道有个地方或许能逃出府去。”

话音未了,含香也跳了起来连道:“对!对!狗洞,钻狗洞!”这话本说得十分滑稽,但此时此境听来,便如溺水中救命稻草之感了。

文之栋连忙追问道:“什么狗洞?”

祈福道:“那是我以前贪玩偷偷挖的,通向后街一个极为隐蔽处,闲时我常跑出去买些小玩意来给含香玩,就在咱们后花园深处墙根边。”

文之栋点了点头,神色毅然,说道:“事不宜迟,快!你与含香护着夫人速速逃出去,天大地大,能走多远,走多远。”

祈福忙答应了,文夫人仰头凄声道:“夫君,你……”

文之栋微微苦笑道:“夫人,难道你还要劝我逃吗?贼子首要的目标是太子和我,我留下来,你们或许能有命……”

文夫人怔了怔,素知丈夫为人,不再多言,回头道:“祈福~,带路!”三人一道出了书房,在曲折萦汀,盘树老根的园子中前行。

书房中,文之栋望了望多处受伤的太子侍卫,道:“你何不一起离去?或能保得性命。”

侍卫道:“文大人尚且不惧,以报国恩,小人怎能苟且偷生。况太子已离帝都,吾使命已完,死而无憾。”

文之栋悲叹一声,颔首不语。

“就是这里了。”祈福奔到一棵大柳树后面,在墙根前拂去一层枯枝败叶,掏出几块大石头,一个黑漆漆的洞口露出。祈福先试探了下,道:“夫人,含香跟着我,小心点。”

正要往里钻,却听文夫人说道:“慢着。”祈福忙又缩了回来,不解地望着夫人。文夫人把脸深深埋在两个孩子的襁褓之间,紧紧地贴着,轻轻亲了亲两个孩子的小脸,将辰幻交与祈福之手,又转身将辰灵递与含香,孩子仿佛感应到了周遭事物,哇哇啼哭起来。

祈福尚未明了,仍呆呆地抱着辰幻,含香却已低声抽泣,道:“夫人,你别……”

文夫人摸了摸含香的头发,擦了擦眼泪,“你们两个速速离去,好好带大我的孩子,好好活着,不求你们以后富贵,但求……一生平平安安。”说罢,猛一站起身,转过头去,喝道:“快走!”

祈福还是不明,问道:“夫人你去哪啊?”

含香却拽住祈福衣角,泣道:“听夫人的话,快从洞出去,逃出帝都要紧,你不要再犯浑了!”

文夫人走了几步,顿了顿,终究不再回头,一径地走远了。含香对着夫人的背影拜了三拜,默默地在心里喊道:“夫人保重!”,紧跟着祈福从洞里钻了出去……

雨稍微住了住,太傅府正厅火把涌动,夜如白昼。天机门的人一身金衣罩身,个个头上系着金色飘带,上印着“天机”二字。有的人金带都染成暗黑了,那是鲜血浸透了头带,只有“天机”二字仍是那么刺眼。

“禀堂主,太傅府上上下下全搜遍了,还是没有找到太子及文夫人,也没找到这厮的两个孩子。”一个天机门的独眼武士单膝着地向主子报告。

被称为堂主的是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正是天机门地字堂的堂主地煞。地煞的脸色由沉稳慢慢显得异常阴冷,甚至还有一丝不可察觉的恐惧。

他缓缓转过身,注视着文之栋微笑道:“文大人,这帝都城人人都说:文太傅一生廉洁奉公,刚直不阿,爱民如子,所以天赐儿女一双,乃补天灵石所化,奉为天人。啧啧,真是羡煞路人呐……不过可惜啊,就是翻遍整个帝都城,本堂主也会把他们一个一个都找出来!也好让你们一家九泉团聚,再续天伦!”

文之栋仍是一语不发,地煞冷笑道:“我知道你不会说出太子的行踪,可是难保我找不到尊夫人,你的骨头硬,不知你夫人怎样,待我抓到后……”

一语未了,但听得“不劳费心,我来了。”正是文夫人,声音虽然不高,却是利落无比。人丛分开,文夫人坦然走了进来。

文之栋大惊,道:“夫人,你!你怎么又回来了!”

文夫人望着一脸痛苦的丈夫,平静地道:“夫君你若是被这些魔鬼刽子手害死了,你夫人岂能偷生于世?”

“唉,”文之栋仰天悲叹道:“你这又是何苦呀……”

“果然是伉俪情深哪!”地煞冷笑道。

一旁的太子侍卫破口大骂:“啊呸!你个狗杂种!王八羔子!幽后那贱人的一条狗,怎能明白这世间人情!”

“哦?我不懂人情?”地煞转过脸盯着他,脸上仍然挂着笑。

那侍卫仍是骂个不停:“你个杀千刀的,他妈的你死后……啊!”一声惨叫,众人还没明白怎么一回事,凭空地上流了一滩血,一条血淋淋的半截舌头掉在地上。太子侍卫满口满腔鲜血,被几个天机门人死死按住,他没了舌头,口里依然咕噜呱啦骂个不停,只是再也没人听得出来骂的什么。

地煞轻轻弹了弹刀刃,阴笑道:“我不懂人情,却不想听你讲,你懂人情,却讲不出,这原是很公平。”

刀身一抖,哧地一声轻响,刀尖已对着文夫人的胸膛。

文之栋大叫道:“你!想怎么样?要杀要剐,我在这等着呢!你折磨别人又有何用!”

“折磨人的确没用!”地煞一声狞笑,众人只觉眼前一花,跟着“扑通”一声,太子侍卫突然双膝跪地,耷拉着脑袋,脖颈间一条鲜红的细线滑下。地煞用还在滴血的单刀,指着文夫人冷冷地道:“那就干脆点,太子到底在哪?”

文之栋怜惜无限地看着夫人道:“夫人,我拖累了你……”

文夫人轻轻摇头,对着文之栋一笑,缓缓转过身,正对着冷气森森的地煞。嗜血的刀尖离她不过半寸,文夫人冷笑道:“好威风,好杀气!”

猛地就刀尖一扑,一声轻响,一刀透心。仿佛有点茫然,也许是突然,地煞略一迟疑,嗖地抽回单刀。血泊中的文夫人没有一丝抖动,仍是那样的干净而圣洁。

“现在轮到你了。”地煞瞪着文之栋,文之栋一言不发,仍旧被两个门人押着,眼睛却已闭了起来,脸色似乎更加苍白。

地煞暗叫不妙,伸手一探鼻息,已经气绝。但见尸身嘴唇紫绀,已然明了,原来文之栋早已服下毒药。

地煞本就阴沉的脸更加阴郁起来:“冯七,你快去回报门主这里的情况;刘海,你带人速去帝都城外搜查。”

两人应声而去。

独眼武士凑上去问道:“堂主,那这里怎么办?”

地煞瞥了他一眼,笔直地走过去,擦肩而过,抛下一句:“看看还有没有喘气的……做干净了,一把火烧个干净!”

独眼武士盯着地煞远去的背影,脊梁骨一阵冰凉……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石落天惊》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网游之神秘复苏
2 大唐:从神级吐槽…
3 西游:我唐三藏绝…
4 成为她的那一天
5 太古龙尊
6 穿书后,我把反派…
7 满级大佬穿成黑红…
8 穿书后我教反派好…
9 快穿之男女搭配秒…
10 特殊旅程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地窟求生:只有我能看到提示 作者: 记忆里的那人
都市异能 241104 字
求生游戏刚开始,方唐发觉有点不对劲。怎么我的眼睛和别人不一样呢?

2 美人小村医 作者: 老婆爱我
乡村乡土 116119 字
村医李小山,遭人陷害,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仙女湖四位仙女传承...

3 全民皇帝:独断万古从召唤开始 作者: 一笔焚天
东方玄幻 54979 字
李君临穿越源武异世,成为大唐皇帝,开局觉醒诸天召唤系统!

4 西游:我牛魔王,开局镇杀观音 作者: 江北大魔王
洪荒封神 59158 字
打卡千年,开局选择镇杀观音!陆羽:欺负我儿红孩儿,你们还想西游?

5 奶爸的超级农场 作者: 神幽冥
乡村乡土 1147018 字
美女带着四个奶娃寻找父亲,却发现男子在农村竟有一块世外桃源!

6 网游之诸天降临 作者: 盼达
游戏生涯 1229128 字
地球异变混沌降临,象兵、铁浮屠、人类、兽族、异族侵袭,万界万族争霸

7 我的七个女徒弟风华绝代 作者: 陈笑生
东方玄幻 1969967 字
大弟子读书成圣,二弟子铁锅炼丹,三弟子顿悟天机…我的女徒弟都是妖孽

8 大唐:我在长安开酒楼 作者: 雁门北归
历史穿越 16483 字
陈晓穿越到大唐开酒楼,总有个自称李二哥的人,死缠着陈晓问民生大计!

9 惊世绝俗 作者: 天蝎有毒
都市异能 588801 字
诚悬重宝出世,逆袭!古武修真异能,天下争雄,荡尽天下不平事,杀!

10 豢龙氏传人 作者: 惟精锅
奇幻修真 324067 字
跨越了时空,穿越过千年。有些事总值得让人坚持,有些人始终不能忘怀。

《第一章 朝纲乱 旦福夕祸 本无定数》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