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都市小说 >> 神探奇侠传 [书号90517]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006章【坐镇中心医院】

《神探奇侠传》 寒雪风/著, 本章共10802字, 更新于: 2011-01-21 15:11

“什么?”院长韩炳国听到这句话,吓得一身冷汗,但转念一想,怎么可能?肯定是人家慊虚一下!

“您好,我是中心医院的院长韩炳国,首先我代表…………”“对不起!韩院长!我现在很饿!可不可以?还有您看我现在这个样子?”陈寒军不加思索地打断道,院长韩炳国闻言哈哈大笑,说道:“是我太性急了!嘿嘿…………”几个实习生从手术室里出来,对陈寒军可以说是奉若神明,他们尊敬地对院长韩炳国说道:“谢谢院长给我们一个如此好的学习机会!我们会努力提高自己的水平!报答院长的良苦用心。”

院长韩炳国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明白这几个实习生到底什么意思?急忙对阮平使眼色,阮平微微一笑说道:“我们也看到刚才………我们其实还不知道刚刚的医生叫什么呢?所以刚才的医生并不是我们医院的医生。”

“这…这怎么可能?难道是是省里的名医?可我还没有听说过省里还有如此年轻就有如此权威的医生啊!”王凌博思索道,

所有人都十分地疑惑地认为这陈寒军究竟是那路神仙?

卫克一时也没有完全反应过来,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前几天里还被下达病危通知书的患者,没有几天摇身一变成了比自己的医术还高超的神医了呢?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而陈寒军来到洗手间,除去了做手术用的口罩、手套、手术衣等一系列的行头。洗了洗脸,这才第一次看到今世陈寒军的模样!

虽然称不上气宇轩昂,但还算比较不错!国字脸、高鼻梁、算不上英俊,不过蛮清秀的(不错什么呀?放在人群中,谅谁都寻找不出来!一句话,大众式的脸!这不是没办法吗?我要接受事实!)

但一双眼睛却比前世的陈寒秋更加有神,很有穿透力,这让陈寒军失望之余,还寻找到一丝安慰!刚洗好手,一个护士拿着一条干毛布递给陈寒军!

“陈医生…您辛苦了!”护士微笑道,

“哦…你怎么知道我姓陈?”陈寒军疑惑地说道,娇小玲珑地护士脸上飞过一片红霞,羞涩道:“我叫许若兰,您可以叫我小兰,前几天陈医生出车祸的时候,是我给你擦伤口的。”

陈寒军闻听到原来是这样,恍然大悟,呵呵一笑,“谢谢你了!其实我不是真正地医生,只不过学了几天医术,略知一点皮毛而已!严格来讲,我还是一个病人,只是已经康复了,我这不是刚要想向卫医生提出出院吗?赶上这种情况,见死不救,我做不到啊!”

若兰轻轻一笑,对陈寒军笑道:“陈医生,经过这次手术,你想出院,恐怕没这样简单了!我们中心医院想撑起县第一医院这块招牌,必须要强大的医疗队伍才行!你恐怕不知道,我们中心医院除了两位主任医师之外,其他的医生恐怕只有三流水平!这次陈医生的一鸣惊人,院长岂会错失良机。”

陈寒军嘴角微微上扬,苦笑道:“救人还救出麻烦来了。哎……………”叹了口气,来到外面,这时候中心医院的很多医生闻讯而来。

院长韩炳国马上意识到这件事,不能让太多人知道,要不然中心医院这次事件所带来的将是无耻的抄作!拿起电话通知保安前来维持,自己大刀金马地喝斥着这些好奇心重的医生病患们,阮平和卫克乘这个机会向洗手间而去,恰好和出来的陈寒军相遇,两个主任医师非常尴尬地报以一笑,卫克先说道:“小军,你可以告诉叔叔,你的医术学了几年?”

陈寒军现在才明白这件事做得可能过了火,一定要让中心医院坚守好这件事的扩散,如果这件事扩散的话,尤其是新闻媒体,后果则不堪设想!

于是前世陈寒秋的做事风格再次表露无遗,陈寒军微微一笑,说道:“卫叔叔,首先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可能早就死了,卫叔叔,你……信不信?我的医学手断,呵呵…………替我保守密秘!还有帮我办理出院手续!其他没有问题。”

内科专家阮平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这什么跟什么啊?什么意思啊?刚想问卫克,卫克却一副恍若大悟的样子,然后微微一笑,拍了拍陈寒军的肩膀称赞道:“小军啊……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您放心吧!我和你爸爸是二十多年的朋友了!这一点诚心是有的!我马上和韩院长谈一谈,封锁这件事继续扩散。其他事等这件事风波后再说吧!”

“有劳了……”陈寒军知道医院方面不会把事情闹出去,因为这件事传出去,对医院一点好处都没有,再说自己答应医院……………

当陈寒军和若兰一起来到手术室外的走廊,而阮平和卫克随后来到院长韩炳国身边,卫克对韩炳国耳语了一会儿,韩炳国闻言眼中放射出异样地光彩,又是点头又是感叹,然后和陈寒军紧紧地握了握手,说道:“我代表我们中心医院感谢你!这件事我会处理的!放心……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的。”说完,院长韩炳国迫不及待地招集任何对喉部手术的相关人员进行封口令,还有各部门护士、保安等所有知情人对这件事绝对不能外传,否则后果自负!

这时候王小云的父母过来,王凌博说道:“恩人……你难道真的不是中心医院的医生?”

陈寒军微笑道:“当时情况很危险,所以也没有考虑这么多!请多多见谅。”

南婷和王凌博说道:“王伯伯,当时小云已经不行,我都感觉到小云差不多没有呼吸了,而中心医院又没有什么医生在场,要不是这位先生控制大局,我想小云恐怕…………”

王凌博没有什么表情,等南婷说完后,对陈寒军说道:“大恩不言谢………恩人对我们家小云有再造之恩,这是我的名片,如果用得着我们王家,一句话。”

说着王凌博从内袋里取出一张名片交给陈寒军,陈寒军本想推辞,但转念想到自己已经不是前世那个呼风唤雨的封强疆大吏了,也知道现在自己的身份—一介布衣!看了看名片“常德市雄姿服饰总裁王凌博”嘴角微微上扬,陈寒军说道:“原来是王叔,我想病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可以在今晚九点左右可以醒过来。你们不用太担心了!护……小兰!我现在肚子好饿!可不可以把饭菜送到我的病房?”

若兰眼里含笑,说道:“我马上去安排,陈医生!我们要不要到食堂用餐?以我看来,陈医生你的伤已无大碍!”

“不用了……还是把饭团菜送到病房里吧!毕竟我现在还是一个病人。”陈寒军不加思索地说道,

说完,便向电梯间而去,留下王凌博夫妇和花凌、秦洪、南婷等人愣在那里,过了好久,花凌 秦洪 南婷三个人不约而同地感叹道:“偶像…………”

当陈寒军和小兰来到住院部的388号房门口,这时候病房床铺边站着两个人,一个头发光亮,大便腹腹,一副官腔,戴着金丝眼镜,旁边站着一个玩世不恭地二世祖,一个四五十岁、一个二十来岁的样子,他们对着六十一号床,一副难以置信地模样。

陈寒军根据记忆中了解到这两个人是父子!也可以说是陈寒军的“恩人”景南县县委副书记纪少昌和儿子纪实元。

陈寒军意识到这两人如果这时候发现自己康复地如此快速,肯定会把当日醉酒驾驶的罪名降到最低,所以这时候不是见面的时候。

转身对护士小兰说道:“我们还是换一个地方吃饭吧!”刚想转身,谁知道,病房里的纪实元已经发现了他们,在陈寒军的身后唤道:“医生……六十一号床的陈寒军病人呢?”

陈寒军停下脚步,用眼神提醒沈若兰,不要说什么?纪实元的父亲纪少昌也从病房里出来!

陈寒军没有转身,问道:“你们是病人家属?”

纪少昌忙辞道:“不…不…不!我是县副委书记纪少昌,我是为了犬子醉酒驾驶而撞伤了值勤民警陈寒军同志,特意过来探望的!”

“哦……原来是这样!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事?”陈寒军继续问道,

纪实元这时候受不了,大声疾呼道:“我操……管你什么事?我老爸问你话呢?”

陈寒军冷冷一笑,对护士沈若兰说道:“我们走吧?我肚子饿了。”说完就招唤一声一脸茫然地沈若兰离开。

纪实元岂会如此轻易放过这个视自己父子如无物的刁“医生”,急匆匆地冲上去拉住陈寒军的右手,眼露凶光,正要动手,这时候后面的纪少昌高声喝斥住纪实元:“小元……你给我住手!”

“老爸……他……”纪实元心有不甘地转头,当他再次转头,令他亡魂大冒地事发生了。

“什么………?你是?你是?”当纪实元看到陈寒军地脸庞的时候,顿时把纪实元吓得栗栗危惧,还伴有微微颤栗!

陈寒军知道这一天迟早来临,索性也不再藏头露尾了,但目前绝对为自己这个草民身份树敌,所以也没想过把纪实元怎么样?而纪少昌则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看到儿子刚才还大吵大闹的,如今怎么一屁股坐在地上呢?

陈寒军转身微微一笑,对着纪家父子道:“没有想到吧?我恢复地这么快?”

纪少昌因为没见过陈寒军,所以他疑惑地看着纪实元,纪实元双眼充血地说道:“他……他就是…就是被我撞死的陈寒军!”

“什么………?”纪少昌被这话吓得倒退数步!强作镇定地问道:“这……这不可能?你………不是?”当纪少昌看到站在一旁地护士沈若兰的时候,眼睛一滞,真后悔自己来的不是时候。

陈寒军也装作很迷惑的表情,问道:“纪书记,难道你们不知道,你们帮我付了巨额医药费,让医院从国外购买特效药为我医治,说起来真的要谢谢您的赔偿金了!”说完还亲切地握住纪少昌的手,表示感谢!

纪少昌瞬间脑子短路,经过片刻思考,他认为这次事件有了很大的转机,不但可以帮儿子洗罪,还能表现自己爱民如子的伟大形象,在竟争上岗上可以为自己的政绩上划上漂亮的一笔,最重要的是沈若兰的原因,于是很配合地说道:“不错……不错!是有这么一回事!哎呀……小军同志这么快恢复,代表我为你做的一切没有白费!你放心!虽然你现在病情稳定了,但作为错误的一方,我追回原来的十万八千块,追加到十二万,希望可以帮助小军同志目前的困难。”

陈寒军知道事情已经到达了自己的预期,装出一副感激涕零地样子,以示感谢!

而这戏剧性地一幕令纪实元和沈若兰感觉摸不着头脑!怎么回事?

纪少昌将带来的水果放到陈寒军的手里,而陈寒军为了不让这个官场老狐狸看出自己的深浅,故意打开口袋,从里面拿出一只梨,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称赞道:“好吃…好吃!谢谢纪书记!”在病房的周围不少人翘起大姆指,纷纷称赞纪少昌是好官。

纪少昌很满意这次探视,发现了陈寒军完全脱离危险,还在医院中建立了一个爱民如子,勤于民生的父母官形象!

这时候纪少昌看了看手上的表,然后对陈寒军报以歉意地一笑,说道:“小军同志,你好好的静养,市委有个会议,我就先走了,如果有什么情况,记得打电话给我。”说着从内袋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陈寒军,陈寒军接过,点点头说道:“好的,纪书记您忙!我没事!”

说完,纪少昌叫过纪实元朝电梯间的方向而去。这时候纪实元非常不解地说道:“老爸!你怎么还要加钱吗?十多万已经不错了,刚才真的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炸尸,原来老爸给那小子用上特效药!难怪!不知道老爸你有没有感觉到陈寒军似乎有点不同了?”

“你小子是想不明白?还是真不明白?”纪少昌致疑道,

纪实元很不理解地问道:“难道这小子有什么背景吗?但我之前已经查的很仔细啊?没什么不妥啊?”

“可能是这小子运气好,前几天,纪委的沈书记找我谈了一次话,让我收敛一点。所以目前的状况下千万别出什么状况,如果真要做什么事……也要等老爸把这个副字拿掉之后再说!”纪少昌在电梯里轻声道,

“老爸,你怎么还要多给这家伙钱呢?我看他现在没什么事了啊?”纪实元仍然对父亲追加赔偿金很是不解。

纪少昌深沉地笑地笑道:“你难道没注意他旁边那个护士吗?”

“护士?护士怎么啦?”纪实元仍然没感觉到什么!

纪少昌叹息道:“这个护士正是我们纪委书记沈田的女儿,市委组织部长高中河的外甥女。”

“什么………?”纪实元一脸错愕道,

父子俩来到一楼大厅,刚出电梯,就看见两男一女匆匆忙忙地朝这边跑过来,

“你们问清楚了没有?偶像真的是病人?”一个黄莺般的声音响起,

接着一个男孩回答道:“婷婷,你要知道住院部的王医生是我爸的老部下了,他怎么会骗我呢?准没错!”

“靠………花凌,你就吹吧!你既然医院有人,你早干嘛去了?害得我们刚才为小云吓得脸都青了!”另外一个美貌少年说道,

这几人正是封陈寒军为偶像的花凌 秦洪 南婷三人,他们见王小云还没有完全苏醒过来,再说有王凌博夫妇照顾,所以他们三个打算拜访一下这个令中心医院为之震憾的人物。这不刚到外面买了不少东西,买了几束鲜花和营养品!再让花凌通过关系把陈寒军的病房打听出来,当他们知道原来陈寒军是景南县交警支队的编外胁警的时候,都感觉到不可思议!

当纪少昌和他们相遇的时候,南婷在一错身的瞬间,马上认出了这个县委副书记,因为有一次,她回家的时候,这个县委副书记曾经被她父亲常德市市委书记杨平安轰出来过,原因是这个县委副书记给杨平安送钱!

而纪少昌因为在想事情,所以没在意,而纪实元这个***怎么可能看不到南婷这么标致的美女,怎么不动心,但当看到旁边的两个护花使者盱衡厉色的表情,又看了看自己这时候没有精心修饰过的外形,的确不方便和这两个看起来连男人都可以迷住的家伙相比较,识趣地叹口气就低下头了,他知道这几个人自己惹不起,这从他们的穿着打扮中可以看出!

三个人进了电梯,秦洪口中骂骂咧咧地说道:“这家伙看到美女就掉口水,真是欠扁!”

花凌说道:“这家伙我知道,是纪少昌的儿子!景南三少之一,我想起来了!妈的,就是这家伙醉酒驾驶撞伤偶像的!”

南婷也同意道:“这家伙来这里干什么?不会是……?我刚才看到纪少昌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秦洪摇摇头,苦笑道:“真是奇怪!偶像这么高明的医术,怎么会干这么没前途的工作呢?”

“别说了!等一下,谁要说偶像的工作问题,我饶不了他!明白不明白?”南婷警告这两个大少。

陈寒军见到纪少昌父子已经离开病房,自然没理由到别处用餐,这时候正坐在病床上吃着沈若兰叫上来的饭菜!

看到陈寒军狼吞虎咽的样子,沈若兰嫣然一笑,顿时一笑百媚生,令旁边的另一个病号痴了!

陈寒军因为前世有国际刑侦界教父的身份,接触过的美女可以说是数不胜数,他的妻子艾维可是2078年全球皇冠美女,他对美女可以说是相当免疫!所以对沈若兰的美丽完全忽略!

这时候他吃好饭,喝口茶,慢不经心地说道:“谢谢你给我多挣了一万多块钱!你说这些钱应该请你吃饭好呢?还是送你礼物好呢?小兰,你来决定吧?”

小兰微微一笑,说道:“陈医生真会开玩笑,我什么也没做?怎么会帮你挣钱呢?如果你说的是刚才赔偿金的话,这是你应该享受的。”

陈寒军喜欢干脆的说话方式,直接、一语中的是陈寒秋的个性,现在应该转换为陈寒军的个性了!

他知道自己现在完全和这个社会脱了节,只有不断地加强学习,补充知识才能在现在所处的社会不处于太过变态!毕竟自己在八十年后也算得上变态人群!但现在可不是一个国际刑侦专家,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三无人群,没钱、没权、没势力!

接下来应该就是学习,自己的知识虽然渊博,但要知道这是八十多年前,如果不事先学习一下这个时代的事和情,万一不小心把一些不应该说的说了,恐怖也不是什么好事!

沈若兰破天荒地帮陈寒军面前的碗筷收拾一下,就打算出去,这时候走廊里过来三个人,二男一女,他们看到陈寒军这时候真的半躺在病床上,才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由南婷开口道:“您好!我叫南婷,你可以叫我小南或者婷婷,你不要误会,我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不知道可不可以?”南婷说完话,等待着陈寒军的回应。

陈寒军从南婷的言语、肢体语言、微表情等种种迹象表明这个女孩的背景也非同一般。他不明白今天这是怎么了?好像这家中心医院很不简单,到处充满了意外!

看来际遇跟个人能力有很大的关联。看来前世的光辉还是无法掩盖。

陈寒军微微一笑,没有说话,用眼神喵向花凌和秦洪。

花凌靠在门边,悠闲地说道:“我叫花凌!鲜花的花,凌晨的凌!”

当陈寒军听到花凌这个名字,心中一惊,马上想起在前世的时候,父亲一个至交好朋友不是也叫花凌!是北河省的省长!难道?

陈寒军盯着花凌说道:“你是1984年7月13号出生在哈尔滨市花都县的吗?”

此话一出,把花凌整个人都被弄得大惊失色,吞吐道:“你…你调查我?”

陈寒军急忙为自己辩解道:“没有…没有!我瞎猜的?”

“不会吧?你刚才说得都丝毫不差?这怎么?”南婷也显得难以置信。

陈寒军再次审辩道:“真是瞎掰的!不要这么认真吗?巧合而已!”

花凌苦笑道:“你真是一个奇怪的人,不竟医术高深,竟然还有如此奇术!我彻底服了!”

秦洪继续说道:“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姓秦,单名一个洪字!今年正好二十岁!”

陈寒军再次震惊,秦洪?南京军区司令员?不会吧?这怎么可能?这不能再说出来了,不然他们非把我当外星人来对待了。

“你好!我叫陈寒军,认识你们很开心!你们随便坐吧!”陈寒军迟疑一下说道,

南婷笑道:“介意不介意我叫你陈哥?”

“不会…不会!你们看得起我,我已经很开心了!叫什么?只是一个符合而已!”陈寒军把报纸放在一边,开心地说道,

陈寒军怎么都没有想到重生后的第一伙接触的人竟然都是日后的牛人们,真是缘分嘛?若说无缘,三千大千世界,十万菩提众生,怎么单单与你们想见?也许这就是恕命!

陈寒军继续说道:“可以说说,为什么啤酒瓶渣子跑到小云的喉部去了呢?如果再过二三分钟的话,恐怕就算是神仙,都只有望洋兴叹的份了。”

南婷听陈寒军问起这件事,顺势也坐在床沿上,陈寒军笑而不言,他怎么会看不出来,南婷对他很有好感,但并不是男女之情!

南婷把事情的经过告诉陈寒军听;

“我本来是来景南探望我爷爷奶奶的,我也没有想到在明南街碰到他们三个,大家本来就是一个学校的校友,在这里偶然相遇,当然很开心,小云提意到他新开的酒吧“云山Q吧”坐坐!本来我们好好的在K歌,后来玩的有点疯,花凌说在京北有一种新的玩法叫做“叠罗汉”我们听着新鲜,就玩上来,顾名思义,叠罗汉就是用盛满啤酒的啤酒瓶往上叠,意外就是这样发生的,当时大家都张大嘴喊加油,谁都没有想到………叠在最高的啤酒瓶,掉在地上,瞬间一块渣子飞进小云的嘴里,当时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们看到小云双手箍着脖子,而且满脸通红,呼吸急促,双眼翻白,没一会儿就不行了!”

花凌补充道:“因为云山和中医院只隔了一条街,我们也没打120,就直接过来了!所幸,陈先生仗义相救,不然我们几个可能会遗憾终生啊!”

秦洪微微一笑,说道:“说到这里!我真的很好奇,动手术可不是一般的医生可以胜任的,但居我所知,陈先生只是交警中队的编外人员!怎么…………?”

陈寒军报以微微一笑,说道:“谁告诉你,一个交通警就不能手术?其实我会手术的事,就连我的亲人都不知道,所以我不想惹太多麻烦,一般情况下,我是不会出手的,今天这种情况下,见死不救,我良心会不安的!所以没有计较什么后果。”

南婷呵呵一笑,“陈哥这叫不出手则已、一出手鬼神泣,你们没有看到手术室的那些实习生和药剂师看陈哥的眼神完全是粉丝看偶像的眼神!”

“你就不要取笑我了!对了……南婷,你们来这里看望我,不会只单单想和我交朋友,这么简单吧?”陈寒军喜欢说话直接,这也可能是前世常年审犯人的职业病吧。

南婷吞吞吐吐地说:“本来是想………但现在看到你真的是病人,以后再说吧!”

花凌说道:“陈兄……不介意我这样称呼你吧?”

“没事?你们不嫌弃我身份贫贱,我已经很欣慰了。”

“陈兄,我花凌很少结交朋友,但对于你,我是真心想要结交的,因为我看得出来,引用电影中的一句话:你绝非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花凌说这句话的时候很诚恳,

秦洪忍着笑,终于还是笑出了声,拍了拍花凌的肩膀调侃道:“不是吧!花大少,你很少这么严肃地夸过人的。”

“秦少,你少来,我现在才知道,办大事的人一般都很严肃的,像你这样嘻皮笑脸的一般都是一事无成的。”花凌反击道,

“操………你就这样损我啊?”秦洪用力把花凌推向一旁。

顿时病房内传出欢声笑语,这时候,陈寒军的姐姐陈秀拿着一盒盒饭走进病房,当他看到坐在病床上谈笑风生的弟弟,她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而且一向性格孤僻的弟弟,这时候竟然面对这些锦衣美玉般男女,一点都没有显得羞涩和腼腆!

当陈秀被弟弟的表现感到不可思议的时候,病房里的众人也都看到了陈秀的存在。花凌现在在常德市市**做机关秘书,所以也经常和地方媒体打交道,当陈秀出现的时候,只是有点眼熟,但并不认识,花凌只是一颔首,陈秀也只微微一笑,秦洪现在也只是南京军区的一个中尉,所以更不可能认识这些地方媒体的人了!

陈秀今天穿着一件黑色地职工短装,袖口卷起,显得有点精明强干,他微微一愣神便回过神来!

但还是很不确定地说道:“小军?”

陈寒军点点头,然后笑着对其他人介绍道:“各位!这位是我的姐姐,他现在在一家编辑部工作!姐姐这些都是我刚认识的朋友!”

在场的男女听说是陈寒军的姐姐到了,纷纷自我介绍起来,当然他们只是说了一下自己的名字,并没有将具体身份说出口!

和众人一一打过招呼后,来到病床前,对陈寒军左看右看,一脸的难以置信,说道:“小军!医院什么时候给你拆带的?怎么不通知家属呢?”

南婷和花凌他们看了看时间,感觉差不多了,临走前把电话号码告诉陈寒军,花凌也让陈寒军有什么事,可以寻找他帮忙,一般在常德市境内,还没什么事是花凌帮了忙的,在出院的时候务必告诉他们,南婷有事需要陈寒军的帮助,陈寒军也是真心实意地和他们交朋友,所以当然答应了这个请求。

陈秀将南婷他们送出病房,沈若兰也离开病房,因为交接班的时间到了!

没等陈秀开口,陈寒军首先开口道:“姐……我在床上躺了多久了?”

陈秀想都不想,就说道:“二十一天十二个小时了!姐姐记得很清楚。”陈秀如此清楚明白地记得弟弟在医院的住院时间,这就说明是多么在意自己的这个弟弟。

“哎……不知不觉地就在鬼门关徘徊了一圈回来,只是苦了你们了。”陈寒军感叹道,

陈秀在一边倒了一杯开水,递给陈寒军,然后坐在陈寒军旁边,说道:“什么是家人呀?如果这时候,家人不做出点,还算什么家人啊!小军…你知道不知道其实正豪爸爸这些年偷偷地背着我们姐弟俩帮助妈妈医治胃癌!但是我们却一直误会他,还处处针对倩容,我这个做姐姐的,真是太不应该了!”

陈寒军一听到陈秀提到母亲得了胃癌,脑海里忽然出现了一丝记忆,前世陈寒秋的奶奶不正是在陈寒秋任美国加州警政厅刑事化验室主任的时候,得癌症忽变而逝世的,陈寒秋连最后一面都没有碰到,怎么会这么巧!难道自己的重生,改变了父亲陈广平的命运?

陈寒军放下这个有点疯狂地想法,然后说道:“是不是妈妈不愿意为了自己的病情而影响到我们,所以一直瞒着?”

陈秀有点看不透自己的这个性格怪癖的弟弟,现在怎么思路这般清晰!

“事情就是这样的!可是目前我们家的钱还是不够,因为倩容妹妹上大学的钱也要很多,我打算把我存在农行的三万块钱拿出来给妈妈治病。”陈秀说出自己的打算。

陈寒军挥挥手,说道:“不必了……妈妈治病的钱已经有着落了,而且医院方面也已经请到一个来自首都的一个专家,他愿意为妈妈治疗胃癌!”

“小军…你就不要安慰我了,怎么可能?治疗癌症,这是世界医学上最大的难题,怎么可能?对了……你说妈妈治病的钱已经有着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陈寒军把县委副书记纪少昌父子来探望自己的经过和陈秀说了一遍。

刚刚说完,中心医院院长韩炳国随同主任医师卫克还有护士长李芸一行进入了陈寒军的病房,陈秀还以为发生什么事了,但院长韩炳国的一句话,把陈秀吓得更是不知所措。

“陈医生,你的请求,我经过医院的综合会议决定,你可以出院。但是你不能离开中心医院!不过你放心,我们会按主任医师的标准薪酬加一倍支付陈医生的,我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想请教陈医生,关于医学专业的各种问题,希望你可以答应。”院长韩炳国很诚恳也很认真地说道,

“陈医生???请教???一个大大的问号出现在陈秀的脑海里,“怎么回事?小军什么时候变成了医生了?而且还是院长韩炳国亲自来邀请的?这种架势完全是请一个国际权威医师的架势?

卫克知道陈秀可能不知道这件事!马上拉过陈秀,把她拉到外面,卫克转头看了看陈寒军,陈寒军点点头,他知道瞒得了一时、瞒不过一世!

但是当卫克把陈寒军独立完成喉部手术的事告诉陈秀,陈秀几乎是脑子短路一般,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人还是不是自己的弟弟陈寒军,“小军怎么会动手术???而且已经到了专家级别?这不会是在做梦吧?”陈秀一时三刻还是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卫克也是无法相信他的病人竟然是比自己的医术还要高几个级别的神医,如果把陈寒军给王小云动得喉部手术拍成专题片,相信小小的景南县中心医院将轰动整个中国,乃至国际医学界!

当时中心医院还特意请求福建省有名的医学界几个元老专家前来看望了术后的王小云,术后的王小云不但没有一般手术后严重的炎症,而且原来青紫的脸色也转变为红晕色,这是逐渐康复的信号!这就更让这些老专家叹服了!

后来卫克竟然还告诉这些老古董们,说主刀医生连病患者苏醒时间都知道,是今晚九点左右,此话一出,更是令这些权威目瞪口呆,大呼“华佗复苏、扁鹃重生啊,太难以置信了!”

三个老中医纷纷表示去拜访这个神医,但院长韩炳国表示这个神医再三交待不能把他的身份透露到外界知道,所以不可以去无故打扰!开玩笑,如果今晚九点左右病患者如期的苏醒,这可就非同小可了,现在陈寒军可算得上中心医院高层的香饽饽,岂能如此轻易让他在医学界展露头角,景南县毕竟是个中型城市,如果不搞点大手术提高点知名度,怎么可能招募到更多地医学界精英加盟,而陈寒军的横空出世,无疑是将中心医院发展成为省重点医院的基石!

陈寒军古井无波地看着院长韩炳国,缓缓说道:“答应我几个条件?”

韩炳国大喜过望,笑道:“陈医生,末说几个条件,就是百个要求,只要不违背道义,我代表中心医院都答应你!陈医生请说?”

陈寒军微微一笑,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给我完全的自由性选择病患者,如果你们要临摹手术过程,必须把我的影像用马赛克模糊化!三次手术机会,其中二次我已经安排好进程了!”

“哦………这个没有问题?陈医生,冒昧问一下,关于你自己的伤为什么有如此快的恢复过程,而且我听卫医生说你当时地脸部皮肤大面积地烧伤,为什么现在看起来,完成和没受伤前并无一致啊?”

陈寒军也不知道为什么皮肤组织会恢复的这么快,所以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让院长韩炳国彻底隐瞒这件事!

院长韩炳国满口答应,看到陈寒军现在的身份很尴尬,即是病人又是医生的,还是交通警察。

于是说道:“陈医生,我想把你单独的安排到院长室隔壁地一间办公室,这样有利于保密性!不知道你的意思是?”

陈寒军点点头,说道:“不用了,你们还是把我当成普通病人来安排吧!不过我要单间,专职护士让小兰来吧!”

“好的!我可以在晚饭时间前后,把房间给腾出来,不过沈若兰护士因为身份有点特殊,我要征求一下她的意见!还有什么要求呢?”韩炳国继续问道,

陈寒军想了想,虽然前世自己有八种专业的博士学位,但很多领域和现在这个社会完全脱节,很多东西都没有完善,也有很多东西和自己的知识层面有冲撞,所以陈寒军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掌握住这个时代的基本信息,学习是最好的办法。

于是陈寒军让韩炳国帮他安排一台目前市场上配置最好的笔记本电脑,还有很多中心医院没有攻克的医学难题,还有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刑法、法医学、心理学、思维逻辑学等等包括三个专业的专业书籍都让韩炳国准备一下!

韩炳国真的很疑惑,这还是人吗?这些书,随便那一本基本上都是几公斤重,他居然一次性要看这么多?难道真的要应了一句话;智者顺时而谋,愚者逆里而动!

毫无疑问,陈寒军如此轻易地同意中心医院这种要求,完全是因为王淑芬的胃癌急需治疗的缘故,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恐怕陈寒军没等韩炳国说完,就拒绝了,现在的这种情况,也是陈寒军乐意看到的。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神探奇侠传》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大唐之从当咸鱼开始
2 一品红人
3 战神之君临天下
4 我在王者荣耀捡彩蛋
5 山海经传说之人神恋
6 重生之绯闻女王
7 重生后被七个儿子…
8 医妃冲天傻王你掉…
9 穿越后郡王休想娶我
10 妖文妖禹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联盟之我真不是高人 作者: 绯欲丸
电子竞技 434716 字
LOL:不懂就问,世界冠军被人发现实际上是白银,会不会被人给打死?

2 首富从物价贬值百万倍开始 作者: 中暑山庄
都市异能 219715 字
物价贬值百万倍,而林轩资产保值!看着账户里的二百万,愣是不会花了!

3 成为她的那一天 作者: 林羡
职场励志 9207 字
当胆小怯懦的她,突然变成肆意张扬的她,不再承受别人为她设定好的人生

4 神豪之开局怒怼家长群舔狗 作者: 墨荷1
都市生活 206650 字
无良教师劣迹斑斑,舔狗家长歌功颂德,我誓要打破这魔幻的现实。

5 我在洪荒搞事情 作者: 莫谷
东方玄幻 506976 字
穿越洪荒,本体不周山,身怀盘古血脉,开局打残罗睺,逆天化形!

6 王者荣耀之老子怼人就变强 作者: 夜辽
电子竞技 526133 字
林修:主播团,我说你们是开塞露成精了咋滴,做你们队友还有生命危险?

7 玄幻之镇天战神 作者: 沉戈2020
东方玄幻 412810 字
百万天界大军集结,随时准备奔赴天武界,只为给战神叶天玄看家护院!

8 我替天庭直播带货 作者: 彩色的风
都市异能 921769 字
成为天庭在凡间的代言人,将各种神迹洒落凡间,各种宝贝冲击世界观!

9 梦与篮球 作者: 妞妞打过我
篮球风云 114031 字
今生能与你相伴是我最大的幸福,我要成为你的英雄,站在世界的巅峰!

10 南四七监往事 作者: 从前有个妖精
现实题材 153736 字
一时冲动的犯罪和蓄谋已久的犯罪真的存在着本善或者本恶的区别吗?

《第006章【坐镇中心医院】》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