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历史军事 >> 将军是怎样炼成的 [书号861927]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十二章 3

《将军是怎样炼成的》 报国殇/著, 本章共9000字, 更新于: 2018-10-27 00:50

杨龙菲梗着脖子望了眼四周后,便叫住了那名正四处走动的哨兵提醒道:“唉,我说,你这放哨好歹也找个隐蔽点儿的地方,你现在站的地方连个死角都没有,你也不怕让对面的拿枪给你撂翻啦?鬼子的枪法可是不赖,你还净往人家枪口上撞。去,换个隐蔽点儿的地方去……”

“没事儿团长,对面的鬼子哨兵我都看到啦,正耷拉着脑袋原地打转呢。您看,就跟那儿呢……刚才他好像也发现我啦,不过我俩都没开枪。”哨兵轻声笑道。

杨龙菲饶有兴致地从工事内爬出后感叹道:“还有这种事儿?嗯,这倒符合小鬼子的性格。你别说,虽然这帮混蛋坏事儿没少干,但在战场上还是很守规矩的。通常情况下鬼子不会主动打对手的黑枪,他们喜欢通过正面交手来干掉敌人。说句实在的,在面对同样的情况下,咱们中国军人的表现就不如鬼子那么爽快。像是我之前遇到过的几次情况,敌我双方都心知肚明啦,双方停止开火,一律改为白刃战,这就好比是彼此签下了某种契约,双方都得按规矩办事,要是突然毁约那就太不像话啦。去年也是鬼子下乡扫荡,我带着一个营被鬼子包围在一个隘口,硬拼是冲不出去啦,没办法,鬼子的刀都顶到老子鼻梁上啦,咱能当缩头乌龟么?我当时就命令全营战士走出工事,随时准备冲过去跟敌人短兵相接、刺刀见红,就是死咱也是死在冲锋的路上,对不对?可当时偏偏出了件糟心的事儿,你猜怎么着?我带的那个营有个战士,拼刺刀拼不过小鬼子,索性就端起机枪照着鬼子人群就一通突突。那小鬼子作战讲究三三制,背靠背彼此间有个照应,结果却让我们团那个小兔崽子钻了空子,一梭子下去硬是撂倒了七八个鬼子。我当时就火了,心说这不是成心让鬼子笑话老子不守规矩么?等战斗结束以后,我照着那小兔崽子屁股上就是一脚,还把他好一顿骂,最后让我给撵到炊事班打杂去啦。老子就这个脾气,不守战场规矩的就别在作战部队待,与其上了战场给老子丢人还不如去炊事班帮厨,也算是各得其所。”

哨兵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道:“也是累啦,团长你看,对面除了那个日本哨兵,其余的鬼子也都睡啦。想想也是,咱们在前面跑,他们在后面追,咱们难受,他们也不好过,这会儿对面的小鬼子八成连说话的劲儿都没啦。”

“嘁,活该,累死他个王八蛋才好!谁让他们死咬着老子们不放的?他们不好过?老子还一肚子气没地儿撒呢。他鬼子好歹还有个电台,还能随时联系外线的鬼子过来增援。咱们别说电台啦,连个能出去报信的人都没有,只能窝在这土沟里和鬼子打打阻击啦。事到如今,老子也想明白啦,等最后这点儿弹药打光,老子就带着你们去跟敌人拼刺刀,啥时候把人拼光了啥时候算完。”杨龙菲一说到这气就不打一处来。

“团长,咱们真就等不来援兵了么?”哨兵两眼失神地问道。

杨龙菲摇摇头回答道:“八成是悬啦,咱们目前所处的位置和身处外线的兄弟部队距离太远,倒是正好卡在了鬼子防区的咽喉部位,前后皆有鬼子的重兵驻防。咱们独立团这回算是真的进了老虎嘴咯,小鬼子惦记我杨龙菲不是一天两天啦,好不容易逮着这么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能轻易放咱走么?恐怕没那么容易。咋啦?是不是想着这回突围不出去啦,怕啦?”

哨兵咬紧嘴唇,使劲地摇了摇头道:“没有,团长,我不怕。我只是在想,我这万一要有个三长两短,我家就只剩下我老娘一个人啦。我要是死啦,我娘还不定啥时候能知道呢。到了这个年纪,身体又不好,万一她再出点儿啥事儿,这身边连个送终的人都没有,我这想想就不是滋味儿。啧、啧、唉……”

“行啦行啦,别唉声叹气的啦。你现在就是把自个儿给愁死,他鬼子也不可能开道口子放你出去。碰上这么个世道,但凡是有点血性的人都去当兵打仗啦。老话怎么说的?叫忠孝不能两全,你娘既然肯放你来这儿当兵,肯定早有那方面的准备。你堂堂五尺男子汉就这么点儿出息?一说起家长里短就开始抹眼泪?我可警告你,现在是关键时刻,你要再这样那就是动摇军心,什么后果你该知道,把眼泪擦啦!”杨龙菲有些不高兴了。他正有些不耐烦地呵斥着这名哨兵的“怯弱”行为,眼前却突然闪过一个黑影……

只见那簇黑影从工事内一跃而出后便弓着腰朝西面的山坳跑去,所有动作一气呵成,身手绝对敏捷。值得注意的是,此人在逃跑的过程中并不是一条直道跑到底,而是不断地拐弯、调整速度和改变方向,似乎是在有意躲避随时可能从身后打来的子弹。

杨龙菲在看到那簇黑影的第一时间便迅速地掏出了自己的配枪,并顺着黑影的逃窜方向瞄去,充分显示出了一个老兵在处理突发事件时所表现出来的机敏和效率……

从对方逃跑时自带的狼狈相上就不难看出,此人十有八九是因为承受不了目前的现状才选择脱离建制当逃兵的。这种人大都败在其脆弱的心理素质上,一旦在溃逃的路上被敌人俘虏,反水投敌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哪怕是在被押往日军审讯室之前还作出一副硬骨头状,但当那些长期负责审讯工作的日本宪兵亮出他们的刑讯器材后,相信大部分人都会闻风色变,甚至还未等上刑就已尿了。

对于此类人的行为,杨龙菲有着自己明确的态度:可以理解,但不可以原谅,更不可以心慈手软。你别看那人可能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兵,可他的肚子里没准儿就能藏着些所谓的“内幕消息”或者是“小道消息”,一旦透露给日本人,不敢说一定能给根据地带来危害,但也绝不是什么好事。就是传出去也不好听,毕竟是自己的部下出了叛逆,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因此,除了干掉这个家伙外别无他法……

只听“叭”的一声,出膛的子弹以每秒钟425米的速度在空中高速旋转着的同时,狠狠地撞进了那个逃兵的后腿处。子弹从后腿进入,前腿射出,剧烈的疼痛加上子弹撞进肌肉时所带来的巨大的冲击力使那个逃兵当即便栽倒在地。

也许是铁了心地想要逃出这个地方,那个逃兵在倒下后没几秒钟便又从地上爬了起来,遂又一跛一跛地继续向前方疾驰而去。

杨龙菲再次扣动了扳机,但手里的驳壳枪却哑火了,卸下**以后才发现里面已经空了,杨龙菲骂了一句娘后遂从那名哨兵的手里夺过一支汉阳造,重新瞄准射击。说实话,与其说这是支步枪,倒不如说成是支烧火棍,膛线磨平了不说,连枪栓拉起来都费劲,准星也显得有些飘忽不定,自己连开了两枪都没能击中对方,直到那人彻底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后方肯作罢。

清脆而响亮的枪声不但惊扰了在工事内休息的一营战士,还惊动了在对面工事内睡觉的日本士兵,双方再度陷入至拉锯战状态,彼此剑拔弩张却无一人先朝对方开火。

副团长张山揉着睡意朦胧的眼睛闻声而来,感到蹊跷地问道:“什么情况?团长……”

“他娘的,刚才有个战士从工事里跳出来以后,啥话也不说闷着头就往东面那片山坳一通跑,八成是当了逃兵啦。操,也不知道是哪个连的兵,把独立团的脸都给丢尽了!”

“行啦,团长,你消消火。全营上下总共不到三百号人,查出这个叛逆是谁还不容易么?这样,您先找个地儿歇会儿,我召集全营重新点一次名,具体情况马上就见分晓啦……史连长!”张副团长拍拍胸脯向杨龙菲保证道。

警卫连连长史刹海跳出工事后两脚一磕,立正吼道:“有!”

“传我的命令,叫醒所有战士迅速归建,所有人重新登记点名!登记完以后到营部文书那去一一对照,看看那个狗娘养的逃兵到底是谁?听清楚了吗?”

“明白!”

十五分钟后,谜题揭晓,史刹海阴沉着脸举步维艰地走到杨龙菲面前,踌躇了不知多久才肯开口:“团长,查出来啦……”

杨龙菲面无表情地问道:“谁呀?”

“是我们连的兵……去年入伍的……叫钟北山……”

“钟北山?哪个钟北山?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么个人?”杨龙菲严重怀疑自己的脑子已经变成了一团浆糊,居然连自己手下战士的姓名都给忘了。

“团长,您忘啦?您去年伤愈出院的时候,回团里检查我们警卫连训练,你当时好像还夸过钟北山那小子几句……啧,就那小兔崽子,本地人,说是练过几年武,参加八路军之前还在晋绥军骑一师干过,您想起来了么?”

杨龙菲的记忆开始飞速回转,随着史刹海的一遍遍提醒,他终于想起了这个几乎已经尘封在自己脑海中的名字:“娘的,我这个脑子现在就跟那浆糊似的,都快拧成一团啦。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有点儿印象啦。这么说这小子还真是从你们警卫连出来的?那他现在有职务没有?是普通战士还是……”

“是三排的副排长,今年三月份刚把他提上来……”史刹海嗫嚅道。

“这小子入党了没有?”

“没有,政委新定的规矩,刚入伍的战士要想入党得先攒下三年军龄才行,但凡是能破格提拔的也都是立下过功劳的战士,正好这小子哪样都没沾上。”

杨龙菲沉默了许久后咬着牙狠狠地说道:“娘的,老子一直以为咱们团在全师的主力部队当中也算是比较抱团的,从独立团成立那天起到现在,多少年下来也没出现过像今天这样的事儿。造化弄人哪,现如今生生让人给打脸啦。之前兄弟部队手下出了逃兵,为此我没少笑话过他们,现在想想……真他娘的是报应,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没成想这种丢脸的事儿也轮到我杨龙菲头上啦。看那小子逃跑时的架势,估计琢磨这事儿也不是一天半天的啦,八成是早有计划,要不然也不会趁所有人都睡着的时候逃跑,跑的时候还在不断地扭身子、拐弯儿,跟他娘的画龙似的,生怕自己后背让人拿枪给瞄上。奶奶的,我以前还真是低估钟北山这小兔崽子啦,没想到这小狗日的心思还挺复杂。你说这小子早不跑晚不跑,非得趁咱准备和对面的鬼子决战的时候才跑,这不成心影响战士们的士气么?要照他这个样再跑上几个,我杨龙菲可真就成了晚节不保啦!”

史刹海攥紧了拳头,两眼泛红,怒火中烧地吼道:“团长,您别说啦,是我的错,我带兵无方,我他妈当时瞎了眼,怎么就没看穿这个王八蛋的揍性?您放心团长,只要咱能安全挺过去这一关,我他妈不管上天入地,我非得活剐了钟北山这个狗娘养的不可,不能让咱独立团的名声就这么毁在这王八蛋手里!”

张山慢慢冷静下来分析道:“目前我们的外围各个方向都有鬼子伪军把守,要是这家伙能侥幸逃走或是在逃跑的过程中被敌人给打死倒也罢了。怕就怕这家伙运气不好,做了敌人的俘虏。依照此人的性格,他既然敢当逃兵,叛变的可能性自然小不了。这小子对我们目前的处境十分了解,一旦被俘投降,鬼子势必会大兵压境,要真是这样咱们可就真算是崴了泥啦。”

听到这儿,沉积在杨龙菲心底的怒火终于爆发了,只见他一把抓下自己的帽子后便放进嘴里狠狠地撕咬起来,待浑身的气性消散以后才肯松口,最后将那布满齿痕和裂纹的帽子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距离一营所处位置的西面十五里处是一处名叫石峦庄的村子,该地及周边地区在战前已被日军划入至“千里无人区”的版图,并由一支日军步兵中队在此驻扎。该中队隶属于日军第36师团101联队管辖,属戒备部队性质,在此驻扎的目的是为了防止一些无视**法令,常抱有侥幸心理的平民在此地随意出入,与此同时顺便对周边的八路军部队进行抵近侦察,以方便获取对方最新的军事动向。

时间已进入到后半夜,空中弥漫着该时节特有的雾霭。迷茫的夜雾遮住了月光,也挡住了婆娑的树影,整座山脉被缭绕的雾色所笼罩的同时,也给眼下这处村庄带来了一番别样的朦胧。在距离村口不到三十米处的一片植被略显稀疏的树林内,两名年轻的日本军曹正站在一株银杏树前解手,完事后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其中一个名叫松本的日本军曹刻意露出一脸坏笑问道:“喂,黑田君,你有多久没碰过女人了?”

另一个名叫黑田的军曹一边摇头晃脑地将腰带重新扎上,一边嘟着嘴回答道:“大概有一个世纪那么久了……”

松本颇显沮丧地叹了口气道:“也不知道上峰是怎么想的,居然把我们安排在这个鬼地方!这地方别说人啦,连只老鼠都没看到,我真不知道上峰要我们在此处扎营的目的何在?生理方面的需求得不到满足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连日常的吃喝都成了问题。运输车开不进来,每天还需要专门派一个小队的人外出打猎,真不知道这种生活有什么乐趣?”

“谁说不是呢?若是长期在此驻扎下去,恐怕我的刺刀都要生锈了。唉,真想赶紧回到潞野,平心而论,支那女人的味道远比从东京来的歌舞伎的味道要芬芳得多,而且那里的老板很懂事,凡是日本顾客光临都会给予比常人更好的服务,比挨着宪兵队旁边的慰安所好多了。既能使身心得到愉悦,还不用顾忌金钱上的开销,我都有些怀念那段美好的时光了。”

“黑田君,我一直以为你不是个能为财色所动的人,没想到你竟然也像第三小队那帮家伙一样龌龊。说定了,等再回到潞野时,你得请客!”

“没问题,松本君,到时候我会特别交代那里的老板,给你最高规格的待遇。唉,我认识一个叫玉春的小姐,她是那里的头牌,回头我介绍给你认识,至于别的就只能劳驾你跟她单独切磋了……”

两人正推推搡搡、勾肩搭背地开着玩笑,突然眼前闪过一团黑影,还未等两人看清便又消失在了视线中。黑田将斜挎在后背的步枪端平,谨慎地嘀咕道:“松本君,你刚才有没有看到一个黑影?”

“是有一个影子掠过,好像在那个位置消失了……黑田君,会不会是头野猪?”松本也收起了**的笑容,将步枪端平后便拉开枪栓瞄向黑影消失的方向,声音有些颤抖和沙哑。

“我们要不要再喊些人来,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天太黑啦……”

“不必,雨田中队长近来心情不太好,如果没有什么大事最好不要打扰到他。如果只是一头野猪或是别的动物,我们俩直接就把它解决了,正好给今晚加餐。若真是有什么阴谋也没关系,到时枪一响,支那军队照样玩完!”

话虽如此,但两人依旧是怀着忐忑的心情向前搜索的。老实说,他们很讨厌这种带有神秘色彩的搜索行动,每前进一步都叫人心神不宁,还不如来场直接的正面战斗显得痛快。

大概前进了不到三十米,二人便在一处茂密的灌木丛中发现了端倪。两人上前定睛一瞧后不禁松了口气,刚才那团颓然倒下的黑影并不是什么野猪,也不是所谓的“军事阴谋”,而是一个倒地晕厥的男人……

经过简单的搜查后,两个日本军曹又进一步确认了此人的身份。从对方的衣着和肩章上就不难看出,这是一个八路军士兵,而长在他手心和肩头处的一层厚茧更加巩固了这一判断的准确性。黑田的目光慢慢转向对方的下半身部位,并很快停在了那人的右腿处。黑田发现此人的右腿疑似遭遇到了枪击,从伤口处流出的鲜血已经将裹在外面的绑腿布浸透了。

“喂,松本君,这个支那士兵的腿部受到了枪伤,已经昏过去啦……”

“不管那么多,先把他带回营地,至于如何甄别此人的身份,就交给雨田少佐去办吧,这不关我们的事。”松本回答道。

二人达成共识后,遂站在那名晕厥着的八路军战士的两边,分别拽起对方的一只胳膊,就这样硬生生地将人拖回了营地。

当雨田少佐听闻部下抓到了一名因负伤而晕厥的八路军士兵后,可谓惊喜交加。惊的是,早在日落以前他就接到了有关八路军总部及各主力部队被驻晋第一军下辖之第36、第69师团击溃的消息,原本以为八路的武装已全部逃进了深山,可没想到在这荒凉的无人区内居然还出现了一条漏网之鱼。喜的是,雨田特有的直觉告诉自己,漏网的绝不只有这一条,这应该是顿大餐,既然送到了自己的嘴边,岂有不吃之理?

雨田少佐派人叫醒了正在熟睡的军医,要他们连夜为这名负伤的八路军士兵做取弹手术。其余士兵也迅速进入到警备状态,所有人一律不得松懈,并随时做好战斗准备。下辖三支小队各司其职,无论是哪个小队出了问题,责任人一律就地枪决,格杀勿论。

雨田少佐站在被临时改造成手术室的帐篷外面,一双黝黑的大手紧紧抱在一起反复擦拭着,脸上紧绷着的肌肉棱角分明,豆大的汗珠很快便从毛孔中渗出,没过多久就已是满头大汗。

时间一分一秒的逝去,直到一名中年军医不慌不忙地从帐篷内走出,这场手术才就此落下帷幕。雨田的目光迅速转移至对方佩戴着的那双沾满血污的乳胶手套上,他的心底下意识地感到有些不妙,却又不知该从何问起,只是微张着嘴唇一脸木讷地看着军医,一言不发。

军医摘下口罩后,两条胳膊耷拉在半空中,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道:“弹头已从伤口中取出,经确认为点三零口径的手枪弹,常配用于德制毛瑟****。目前我们的兵工厂还从未生产过类似弹药,因此这个支那士兵可能是遭遇到了自己人的袭击后负的伤。”

“自己人的袭击?”雨田少佐一脸茫然地问道,“那家伙醒来没有?”

军医点点头后劝道:“我不赞成你现在就对这名支那士兵实施审问,手术虽然结束,但我们还需要对他的伤口进行缝合。另外,在此次外出治安前,中队并没有携带过多的麻醉及消炎药物,如果你坚持审问的话,我担心会对伤员不利……”

“放心,目前我还无法确认此人是否具备接受审讯的资格,我只想简单问他几个问题罢了。就算真要审讯,也不会在这儿,而是在宪兵队,他们的审讯经验可要比我要专业得多。”雨田少佐冷笑一声后便扭过头冲正在对面烤火的翻译官嚷道,“喂,山本,跟我进来……”

由于中队部驻扎在郊外,又正好位于无人区的边缘地带,因此军方无法对该驻地进行正常供电。在漆黑的帐篷里,军医完全是在一盏散发着微弱光芒的煤油灯的照映下完成的整场手术。正所谓“医生仁心”,虽然日本士兵在战场上表现得过于残暴,但这几名日本军医还是很守职业道德的。在他们用手术刀将伤员腿部的伤口慢慢剌开后竟暗自叫了一声“不好”,原因是那枚弹头正不偏不倚地嵌在伤员的右腿胫骨和腓骨之间的缝隙内,此时能做的唯有强行取出弹头,但这势必会对其腿骨造成终生都难以愈合的重创,即便将来好好调养也可能会留下残疾,甚至成为一个跛子。

走进帐篷后,雨田上前一步便拦住了正准备为伤口做缝合的军医,他招呼着那个叫作山本的日本曹长走到手术台前,充当自己和伤员之间的翻译。

伤员的眼神显得有些迷离,被汗珠所湿润的鼻翼在煤油灯所散发出的弱光下轻轻地颤动着,嘴唇微张,欲说还休。苍白的面孔、呆滞的表情,面对眼前站着的雨田等人竟丝毫不为所动。雨田习惯性地用手背触碰了下对方的额头,发现这家伙竟然发起了低烧。雨田在心里琢磨着:该不会是把脑子给烧坏了吧?

“喂,你感觉怎么样?”雨田试探性地开口后,又由站在一旁的山本将其翻译成中文问道。

伤员似乎对这个问题表示嗤之以鼻,甚至都不屑于回答。他在心里咒骂似的回了一句:废话,你他妈像老子这样挨一枪试试……

见对方不做出回应,雨田少佐和山本面面相觑了几秒后又问道:“请你清醒清醒,我现在有几个问题要问你,只要你给出我想要的答案,你就可以休息了……第一个问题是,你的姓名,还有你长官的姓名和你所属部队的番号;第二个问题,你负伤的原因及向你开枪的人的身份;第三个问题,这附近还有没有八路的队伍在……”

话音未落,那伤员便发出了虚弱的声音,颤颤巍巍地说道:“我要找驻、驻太原的日本特务机关……我要找那里的特……特务机关长植山……英武大佐。我……我是他的人,我只……只跟他说话……”

植山英武大佐?雨田顿时陷入了沉思,突然一个电光火石般的想法在自己脑海中闪过,这家伙刚才说他是植山英武大佐的人,若其所言非虚,那他岂不就成了来自驻太原情报机关的特工?对此雨田不敢有丝毫马虎,若此人真是植山大佐手下的特工人员,那他的肚子里肯定藏着不少秘密,否则又怎么会遭致同伙的追杀?不行,这种事儿片刻耽误不得,得立刻同太原方面取得联络。

令雨田少佐感到欣慰的是,战前配发给中队的那部无线电步话机很快便和驻太原的特务机关取得了联系。经过雨田少佐对那名伤员的体态及外貌特征所做的一番相对较细的描述后,话筒对面的驻太原特务机关长植山大佐当即便拍板道,没错,此人正是他手下一个名叫钟北山的特工!毋庸置疑,在得到有关钟北山的消息后,植山大佐兴奋得差点儿从椅子上跳起来。他当即下令,要雨田少佐率部立刻动身,连夜返回太原。且在返程的途中一定要保护好那名特工的人身安全,此人身上存在的情报和秘密甚至有可能超过一个野战联队的价值,千万马虎不得。

双方结束通话后不久,伤员的伤口也已缝合完毕,军医们正忙着处理和清洗手术工具。雨田少佐环顾四周后下令,要士兵们以最快的速度拆除营地内的所有帐篷,中队需连夜开拔至太原一带。对此士兵们非但没发任何牢骚,反倒是热情高涨起来,跳脚地拥护长官英明的同时还不忘高呼天皇陛下万岁……

令雨田少佐没有想到的是,此次中队部的临时迁移虽然结束了这段枯燥无味的守备任务,却也在无形中使他错过了一场堪称精彩的好戏……殊不知就在此时,不光是山西,乃至整个华北地区都已乱成了一锅粥,八路军385旅旅长陈锡联的一个军事命令竟于无形中牵动了整个华北地区的敌我态势。当385旅麾下的警备2团、7团及769团相继出动后,连夜便同从各地赶来增援的日军交上了火。386旅下辖之771团和772团也在旅长陈赓的指挥下分别同阳泉和潞野的日军交站在一起,枪炮声此起彼伏、冲锋的号角也是响响停停。日军各增援部队前进受阻,并试图转移路线,却也无济于事。

日军的几名指挥官焦急之余不禁感到有些纳闷儿,这些八路似乎对他们的增援行动是早有准备,否则队伍还未开至半路便遭到了对方的伏击,这又该如何解释?最让人头疼的问题还并不是这个,而是这伙八路的作战意图!据工兵反应,八路在增援部队的必经之地上都埋下了**,无论是数量和密度都极为庞大,甚至还出现了让工兵瞠目结舌的一幕:在一片还没有一只卡车轮胎大的面积中,居然埋了三颗大小不一的**。几名骑在马背上的日本军官不禁擦了把冷汗,看来这些八路并不打算硬拼,而是为了拖延时间,迟缓增援部队的行进速度。问题是,鬼知道他们在这条公路上埋了多少雷?

敌驻晋第一军司令官岩松义雄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刻向驻扎在各县城及据点的日伪军发报,要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向北家坡一带靠拢,争取在天亮前就干掉那支被围的八路军部队。

可令这位自诩为老狐狸的司令官没能想到的是,他所下达的军事命令刚通过电台发布出去没多久,便被国民党驻重庆军事委员会的“特种技术研究室”所破译。当那位著名的密码破译专家池步洲将该电的译文送抵至他的上司毛庆祥的办公室后,对方竟惊愕得说不出话来。出于对该情报的重视和负责,身兼侍从室主任职务的毛庆祥连夜敲响了蒋介石卧室的大门……

据说,那晚蒋介石从房间里出来时只穿了一身简单的睡袍,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便径直走进了一楼的会议室。站在会议室墙上挂着的那幅巨大的军事地形图前,蒋介石陷入了短暂的冥思……莫不是有人把天给捅漏了?满山西的日军都出动了不说,就连华北的鬼子主力也在蠢蠢欲动?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毛庆祥谨慎地提议道:“委员长,是否需要致电二战区长官部,询问一下具体情况?”

蒋委员长默默地点了点头后说道:“不管二战区长官部是否查明该事件的起因,驻扎在华北地区的国军均可根据自身情况,对就近的日伪部队实施规模不一的进攻或袭扰。无论是中央军、晋绥军、八路军还是其他地方武装,皆有审时出动之必要。倘若条件允许,可适当收回一些失地……”

此命令一出,原本只是暗流涌动的华北地区终于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四级海啸……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将军是怎样炼成的》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大唐之混世小魔王
2 凶中有丘壑
3 玄幻:我的灵脉无…
4 特种兵:从狼牙开…
5 直播:开局就被妹…
6 重生六零团宠小福宝
7 团宠萌宝:未婚夫…
8 药香小农女
9 种田女家主暴富宠…
10 慧禅传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大秦开局震惊秦始皇 作者: 爱吃烧卖
架空历史 307054 字
秦汉穿越到秦朝,就想着天下大乱…… “爹,秦始皇还剩三年寿命!”

2 全民御兽:开局觉醒四圣 作者: 狂狼怒涛
异界大陆 162098 字
穿越到御兽世界,身为少城主的苏峰,开局绑定神级御兽选择系统!

3 重回1990 作者: 关外西风
都市重生 2521808 字
为了给老婆女儿撑起一个家,他毅然回归商界,一个新的传说开始了!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2198278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可秋梨梨穿越之眉骨星长记 作者: 可秋梨
玄幻奇幻 47173 字
宇宙人变幻莫测的科技世界该如何迎对,回去海宫的路又如何找寻和破解天机?

6 精灵之光明崛起 作者: 中南妖怪
奇幻魔法 181586 字
偶然的相遇是真正的缘分还是有意为之?邪恶与正义是否真的如外界所流传的那样?

7 重回1977 作者: 童园无忌
都市重生 709081 字
重生时不待我,一腔热血只洒青春,一杯美酒赠与佳人,共品人生之趣。

8 转生后:被系统坑到下界 作者: 云雀空梦晓
领主贵族 109742 字
成为轩辕宗的宗主,并开始建立自己的势力,拉开热武器时代的序幕!

9 圣云之重生 作者: 西部雪源
古典仙侠 139027 字
出身正派领袖家,自幼修行天赋佳,三年悟通神剑术,五年练道有大成!

10 小爷乐意 作者: 张小慕
玄幻奇幻 766843 字
弃儿青年泣血控诉:为何惨遭毒手满门死绝后,红颜仍是忠贞不弃。

《第十二章 3》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