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历史军事 >> 将军是怎样炼成的 [书号861927]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七章 4

《将军是怎样炼成的》 报国殇/著, 本章共6553字, 更新于: 2018-06-23 10:01

为了谨慎起见,木村次武照旧让司机把卡车停到距离将军庙三十里外的公路一侧,其余路程改由特工队员步行进军。他将实施这次行动的时间放在了下午,但进攻地点却由将军庙的村口改到了后山山崖。经过上次那场战斗,他已经领教到了八路军暗哨对自己所构成的威胁。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回正好顺带着考验一下特工队员们的攀岩能力。

“佐藤君,你亲率第一、第二战斗小组绕到将军庙尾部山崖进行攀岩,我和服部君将率领其余特工队员将在山下掩护你们。一旦你们得手,就通过无线电台向我们喊话,我再率领其余战斗小组登山,明白了吗?”木村次武吩咐道。

“明白了。不过大佐阁下,如果土八路在山崖一带也布置了岗哨的话,我们是否可以做出紧急预案,先下手为强?”佐藤少佐问道。

“当然可以,我们的宗旨向来是抢来敌人前面先动手。不过为了此次战斗能够顺利进行,如果能做到避而不战那是再好不过,假如非打不可,最好也是等到特工部全体到位以后再展开进攻。我可不想让我的队员还未爬到山顶,就在混战中跌下山崖。”

将军庙村依山而建,后崖的海拔高度足足超过了三百米,对于还不具备过多作战经验的特工们来说,这既是挑战,也是显露其实力的机会。俗话说“初生牛犊不怕虎”,这些技术水平全面的特工队员们并没有把面前的这座悬崖放在眼里,身为帝国军人,没有什么能够难倒他们,更何况是一座海拔只有三百米左右的悬崖?

第一、第二战斗小组正在进行攀岩的同时,木村次武也开始向驻太原第一军司令部发布电文:“下午两点零七分,我特工部第一、第二战斗小组开始对将军庙后山悬崖进行攀岩,特工部预计将在两点五十五分于山顶一带集合,并于三点整对驻守该地的土八路实施猎杀行动。请司令官阁下静候佳音,木村定不负驻晋第一军同仁所望。”

下午两点半整,第一、第二战斗小组顺利完成攀岩任务,并通过无线发报机向山下的木村次武等人汇报了八路军在山顶一带的布防。

“大佐阁下,我是佐藤,我是佐藤,我们已顺利到底山顶。不出所料,土八路确实在后山布置了警戒哨。我们现在隐蔽在几块岩石后面,尚未被敌人发现。距离我超过一百二十米处,有两个明哨在进行巡逻;距离我一百八十米外,有敌人的一个机枪阵地,是两挺捷克式轻机枪,工事内有四名士兵;距离我超过三百米处,有土八路的巡逻队,大概二十人左右……敌情汇报完毕,下一步作战方案如何实施,还请大佐阁下定夺。”

木村次武回话道:“依托有利地形,寻找射击角度,等待与我主力会合。”言罢,他冲站在身后的特工队员们猛地一挥手臂:“传我命令,其余战斗小组成建制依次攀岩,所有人必须在两点五十五分之前全部登至山顶……行动!”

中午的会餐结束后,杨龙菲便把铁海川带到了团部的一处空地观摩战士训练。一个不留神,团直属警卫排和侦察排的人就杠上了,既然是当兵的之间产生了口角,又当着团长和友军的面儿,自然不能明目张胆地打架。战士之间的争斗可以通过很多方式来解决,警卫排长史刹海用肩膀狠狠地撞了一下侦察排长李铁柱的胸口,挑衅地说道:“咋的老李?你一个侦察排长来我们警卫排扎刺儿来啦?敢不敢和我过两招?这样,咱们谁也别告诉团长,只要你把我放倒了,以后别说扎刺儿,就是你把我们警卫排屋顶拆了我都认,咋样?”

李铁柱也不含糊,他上前推开史刹海同时嘴里还嘟囔道:“来就来,老子还怕你咋的?要我说海子,你也别动不动就拿团长来压我们,我知道你是团长的老乡。老乡又怎么啦?我还和咱师长是老乡呢,也没像你这么显摆呀。想过招?行啊,说吧,怎么个玩法?”

史刹海冷笑道:“简单,三岁孩子都懂。既然是你们侦察排的人先扎刺儿,那咱也别一对一单挑了,一窝上吧直接就……咱俩都是排里的一把手,眼瞅着战士们茬架,我们自然没有在一旁眼睁睁看着的份儿。就像政委平时说的,当干部的就得学会去给战士们带好头,这话放咱俩也不能免俗不是?”

“不就是打群架吗?直说不就完啦?还政委说的……哪那么多废话说的,来吧!”

没一会儿,警卫排和侦察排的战士便扭打在了一起,就像是一群不讲规则、毫无避讳的孩子般,面对对手绝不手软,哪软乎就照哪招呼。赤手空拳打得不过瘾,干脆就抄起了家伙,烧火棍、白蜡杆拿起了就干,也不管下手轻重与否,挨着了就算自己活该。

站在一处土坡上观摩战士训练的铁海川见状不禁唏嘘道:“龙菲兄,你的士兵平时也是这么训练的吗?这力度未免太狠了些。你看他们,一个个像亡命徒似的,人手一支棍子不说,还专照要害部位打。这要是打出了毛病,上峰追究起责任来……龙菲兄,我可真是为你捏了把冷汗哪。”

“兄弟你多虑啦,这帮小子虽说下手有些没轻没重的,但多少还知道点儿利害。不瞒你说,这算不错啦,你还没见过更狠的哪。在我们团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在训练中折了肋骨伤了腰,那都是小事儿,连医院都不用去。只要不落下残疾,不影响以后参加战斗,他们爱怎么来怎么来,我一律不插手。都是一帮十八九、二十啷当的生瓜蛋子,平时就一脸的不忿,你要是不给他们找个对手比比拳脚,他们也能自己创造个对手出来,既然如此,老子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

铁海川摇头表示不敢苟同:“这可不好,在我的部队就不允许出现这种事儿。演习归演习,实战归实战,哪能混为一谈呢?训练之前起码得让士兵们知道,他们的对手不是日本人,不能用对待鬼子的方式去对待自己的战友。这一来二去要是养成了习惯,以后部队就没法管啦,说什么他们都敢抗命。到头他们要再找你这个团长练手,你怎么办?你也陪他们过几招?”

杨龙菲憨笑道:“那当然啦,战士向我这个团长下了战书,我要是不应战那成什么啦?人家会说我这个团长是靠卖狗皮膏药上来的,啥本事都没有,那我以后就没法在这一带混啦!不瞒你说兄弟,我十五六岁的时候也练过一段日子,不敢说是什么武林高手,但收拾三四个像他们这样的生瓜蛋子还是没问题的。”

他们正说着,两个排已经有不少的战士相继倒在了地上,有捂着脑袋的,有捂着胸口和肚子的,还有捂着裆部在地上疼得直打滚的。这一幕幕看得铁海川心里直发毛,他心说哪有这样训练的,简直就有违人道主义。说是训练中受的伤,万一遇到几个爱记仇的人结下了梁子,以后很有可能会出大问题。

“龙菲兄,你们的条件太艰苦啦。士兵们每天都吃得这么少,还要进行如此高强度的训练,长此以往下去,身体吃得消吗?贵党不是一向提倡唯物主义论吗?这样的训练只怕与贵党的宗旨不相符合。”铁海川冷笑道。

“别扯淡啦,我的部队要是也像你们团一样装备清一色的德械武器,我还用得着练这个?我还真有你那的条件,一个战士分上一二百发子弹,对着靶子可劲儿搂火不就完啦?这种情况不说多,能保持一个月我就很满足啦,到时候人人都是神枪手,也不至于在战斗中吃鬼子这么大亏……咱不是没这条件吗?我们团连个番号都没有,阎长官的援助再怎么着也轮不到我呀。整个友军队伍里我也就认识一个你啦,可你呢?好家伙,来趟我这儿,啥都没给我带,硬是空着手来的?唉,你自己说,你见过哪家串门儿的不带礼物意思意思,你就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吧?”

铁海川面部平静地说道:“龙菲兄这话就见外啦,你我既是兄弟也有友军,没有什么不能商量的。枪支弹药的事儿包在我身上,只要是用来打日本人,别说枪,就是炮我也想办法给你弄来!”

杨龙菲一副阴谋得逞的模样笑道:“那敢情好,咱中国人历来就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你有钱不要紧,不要漏出来让别人知道,万一让别人知道啦,那没办法,宰你没商量,你也只能干挨着。明摆着的道理嘛,既然都是亲娘养的,那凭啥你喝干的,我就得喝稀的?退一万步讲,能有口稀的喝咱也算知足啦,可蒋委员长不答应呀,看着我们喝稀的他都恨得直磨牙,巴不得我们一个个都去外面要饭,倒给他省了,那哪儿行啊?现在好啦,咱虽说不在国军当差啦,可还有熟人不是?你铁团长就权当救济穷人,发发善心吧。回头我让供给处写个清单给你送去……”

铁海川终于道出了此次的来意:“这没问题,别人的面子我可以不给,但你龙菲兄的账我还是要买的……不过做兄弟的还是要劝你一句,要认清楚形势,不要被某些人的只言片语所蒙蔽,我可不是拍你老兄的马屁。不瞒你说,兄弟到来之前还曾探过阎长官的口风,如果龙菲兄肯回到国军述职,阎长官允诺,将会给你一个旅长的职位,授少将衔,武器装备以及兵员补充也会优先考虑。怎么样,龙菲兄,这个条件不低吧?其实这件事儿很简单,也不需要你去考虑什么,只要你点个头,你老兄立马就摇身一变成少将旅长啦。”

还未等杨龙菲说出自己的态度,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激烈的枪声。杨龙菲就好像打了鸡血似的差点儿跳了起来,他下意识地从腰间拔出了自己的勃朗宁手枪,嚷道:“坏啦,有敌人从后山摸上来啦……全部住手,暂停训练!警卫排、侦察排以最快的速度集结到后山支援,团直属队马上就到……”他随即面向铁海川说道,“不好意思兄弟,你刚来就遇上了鬼子偷袭,招待不周,只能先救急啦。这样,我派人送你回团部休息,等战斗结束以后咱们再聊……”

临走前却被对方一把拦住,只见铁海川从枪套内拔出一支泛着蓝光的马牌撸子,冷笑道:“龙菲兄不必客气,贵我既是友军,铁某自然不会袖手旁观。闲着也是闲着,既然撞上了就没有不接招的道理,倒不如跟在龙菲兄身边涨涨见识,上吧!”

等警卫排和侦察排赶到后山支援的时候,敌人已经成功突破了我军的两道防线,两名岗哨和机枪阵地内的四名战士也已命丧敌手。特工队员正依托有利地形对正面的八路军阵地进行蚕食,独立团各部队也在积极地展开防御措施,计划将这支日军小股部队堵死在这片断崖上,就是堵不死也要把他们逼到山崖下面摔死!

在日军的精度射击下,侦察排已经牺牲了五名战士,而对方却毫发无损,这让排长李铁柱感到无比震怒。他从一名战士手里夺过一挺歪把子轻机枪,枪口对准一百米外的几处岩石就是一通狂扫,一边扣动扳机一边不干不净地骂道:“操你姥姥小鬼子,有种就上来吧!”

被弹群击中后的石块如同雨点般砸落在隐蔽着的特工队员的脸上,但他们并没有因此而和八路军展开火并。他们正不慌不忙地蹲在岩石后面给自己的武器更换**,准备趁对手火力逐渐薄弱的时候再向其发动袭击。

“哒哒哒……”三枚7.65毫米口径的巴拉贝鲁姆手枪弹迸膛而出,以每秒钟超过八百米的射速撞进了侦察排长李铁柱的身体,李铁柱的胸口瞬间便绽开了三朵鲜艳的血花……与此同时,他的大脑突然变作一片空白,整个身体也好像羽毛一样轻盈无力,那挺还未来得及补充弹药的歪把子机枪也脱手而出,李铁柱的身躯就好像脱了门洞的木板一样“轰”地一声倒在了地上。

“老李……”警卫排长史刹海见状痛苦地嘶吼着。就在刚才他还和李铁柱闹得不可开交,可还没过半个小时,李铁柱就已经倒在了日本人的枪口下。史刹海的眼眶中狠狠地挤出两滴豆大的泪珠,他从一旁的弹药箱内捡出了一枚手**,拧开盖拉开弦儿便猛地甩向了鬼子的阵地……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对面的日军阵地内就爆发出一阵瘆人的惨叫。一名特工队员的大腿被那枚迎面砸来的手**炸断了,他只感到一阵锥心之痛扑面而来,依旧持续着他那凄厉的惨叫。

两军陷入胶着状态,正在这时,团直属队也在杨龙菲的带领下进入了阵地。看着脸颊上还挂着两条泪痕的史刹海,杨龙菲忙问道:“伤亡情况怎么样?”

史刹海一拳捣在弹药箱上层,木板当场就被打裂开来:“两个哨兵连同机枪阵地里的四个人全部牺牲,警卫排和侦察排一共牺牲了七名战士,侦察排长李铁柱也牺牲啦……”

杨龙菲听后气得直骂娘,他怒吼道:“都别打啦,停止射击!所有人补充弹药,把手**的盖给我拧开,放鬼子过来,等靠近了再打!”

接到命令后,我军阵地内很快便恢复了平静。隐匿在岩石等掩体后面的特工队员们似乎并不打算继续向前推进,他们已经做好了和这伙八路展开拉锯战的准备。回复给杨龙菲等人的则是一阵猛烈的弹雨……

拍打着洒落在帽子上的碎石,杨龙菲恨恨地啐了口唾沫破口骂道:“娘的,真是邪了门儿啦。这伙鬼子就像是成了精的猴子,老子上次应该就是栽在这帮狗日的手里。老子也不知道怎么得罪他们了,小兔崽子单就认准老子啦?这才消停了几天,就又来犯事儿?今天要不想个法子让他们吃点苦头,这帮狗日的就不会长记性!”

铁海川倒显得较为镇定,他有板有眼地分析道:“听着枪声不像是日本的南部式***,倒有点儿德械武器或芬械火器的味道。看来,这还真不是一般的日军部队,是以精锐士兵所组成的突击分队。龙菲兄,你听到没有?这伙鬼子的射击很有特点,绝大多数人都采用的是点射,而不是连续射击。从枪法上看,凡是被他们击中的人一律没有活口,弹着点全部都打在要害部位,不是眉心就是胸口。这可不是一般日本步兵能有的军事素质,你怕是遇上鬼子的精锐啦。”

“这我知道,这帮兔崽子还不是普通的精锐,闹不好是太原日军手里的一张王牌。上次也是这帮家伙在我们团村口搞了场夜袭,战斗打了二十多分钟。你猜结果怎么样?说出来不怕你笑话,十五比一。娘的,老子牺牲了十五名战士才拼掉了一个鬼子,心疼得老子我多少天没睡好觉……”杨龙菲咬牙切齿地说道。

铁海川嗔怪道:“你看,你下令停止射击,想把敌人放近了打。对面的鬼子估计也看出你的心思来啦,就躲在岩石后面动也不动。我敢跟你打赌,你要是现在派人上去,走不了二十米就得挨鬼子的黑枪。”

“谢谢友军提醒,我还没有傻到让手下战士去给敌人当枪靶使的地步。唉,我问你,我要是命令战士拿手**炸他狗日的,你不会反对吧?”杨龙菲嘿嘿一笑道。

铁海川表示吃惊地反问道:“开什么玩笑?对面的鬼子距离我们至少有一百二十米,手**又不是****,掷弹手能把手**扔出四五十米远就算相当不错啦。恕我直言,这位兄弟刚才之所以能得手,除了自身的投掷技术外,关键还在于和对方之间的距离。我观察了一下刚才引爆的地方,距此不过六十米,能命中已经很不错啦。说句大实话,这已经是掷弹手的极限啦。再往远了说,那就不是掷弹手了,是掷弹筒!”

杨龙菲满意地拍了拍铁海川的肩膀说道:“小子不错,说得头头是道的。看着架势,就是让工兵临时向前掘进个几十米也没用。到时候还没等咱们投弹,对面就先动手啦。鬼子的香瓜**可不赖,同样是手**,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娘的,早知道有这么一天,老子就该早点训练出一部分炮兵。像你说的,这个距离把掷弹筒弄上来正合适!可惜呀,老子一个团部连个炮手都没有,不然非得好好教训这帮狗日的不可……”

“怎么?你这儿还有掷弹筒?有多少炮弹?”铁海川灵机一动问道。

“有个十几枚吧,还是上次打鬼子小野大队时缴获的。”杨龙菲不经意地说道。

“如果你不怕浪费弹药的话,不如让我试试……”

杨龙菲乐了,他两手一拍便是一副恍然大悟状:“他妈的,我怎么把这事儿给忘啦?你小子当年去德国留学的时候就当过炮手,听说技术还不赖!来来来,你来我这儿,我今天倒要见识见识,你这个炮兵出身的团长到底有几把刷子!海子,去,抱个掷弹筒过来,再带十枚炮弹。”

掷弹筒就位后,由铁海川亲自掌舵,用右手大拇指比对目测后便开始装定射击诸元。必须承认的是,从军这些年一路高升,最初训练出来的炮手技术还真有点儿生疏了。怪就怪杨龙菲这家伙一句话把自己将在这儿了,要是这第一炮打不出个彩头来,还真容易让这帮土八路看低自己,甚至是看低所有的中央军军官。

杨龙菲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快点儿吧兄弟,只要角度不是太偏,先干他一炮再说!娘的,老子看着对面那帮山药蛋子就来火,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撕碎了他们!”

铁海川则不急不慢、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待万事俱备后,他伸出自己那对空着的双手,目不转睛地说道:“炮弹……”

史刹海立刻将炮弹递到他的手里。铁海川双手握紧炮弹的中间部位,弹头朝上与炮口持垂直水平。他的心底此刻波澜壮阔,五味俱陈。握紧炮弹的双手也在慢慢放松……

只听“咣当”一声,那枚炮弹便脱手滑落进了炮筒,众人下意识地垂下脑袋捂住耳朵,随即又是一阵“轰”的巨响,那枚炮弹便被炮身底部的顶针重新弹出了炮膛,犹如一只疾飞的乌鸦般划破天际,构成一道优美的弧线后便砸向了一处岩石群……紧随而来的是一阵阵嘈杂的,痛苦的嘶叫,听得人毛骨悚然。岩石也被炮弹炸得粉碎,有两名隐蔽在其后的特工队员被当场炸死,炮弹爆炸后掀起的气浪多少也波及到了附近的特工队员,有两人受了轻伤,还有一人被弹片击中左脸颊造成贯穿伤。

“好样的,打得好!”杨龙菲一拳捣在了铁海川的胸口处喊叫道,“来,不要节省弹药,继续瞄准了轰他狗日的!娘的,老子不给你点儿颜色看看,你是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轰,逮准机会就他妈轰,炸死这帮狗娘养的!”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将军是怎样炼成的》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大唐之混世小魔王
2 凶中有丘壑
3 玄幻:我的灵脉无…
4 特种兵:从狼牙开…
5 直播:开局就被妹…
6 重生六零团宠小福宝
7 团宠萌宝:未婚夫…
8 药香小农女
9 种田女家主暴富宠…
10 慧禅传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大秦开局震惊秦始皇 作者: 爱吃烧卖
架空历史 307054 字
秦汉穿越到秦朝,就想着天下大乱…… “爹,秦始皇还剩三年寿命!”

2 全民御兽:开局觉醒四圣 作者: 狂狼怒涛
异界大陆 162098 字
穿越到御兽世界,身为少城主的苏峰,开局绑定神级御兽选择系统!

3 重回1990 作者: 关外西风
都市重生 2521808 字
为了给老婆女儿撑起一个家,他毅然回归商界,一个新的传说开始了!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2198278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可秋梨梨穿越之眉骨星长记 作者: 可秋梨
玄幻奇幻 47173 字
宇宙人变幻莫测的科技世界该如何迎对,回去海宫的路又如何找寻和破解天机?

6 精灵之光明崛起 作者: 中南妖怪
奇幻魔法 181586 字
偶然的相遇是真正的缘分还是有意为之?邪恶与正义是否真的如外界所流传的那样?

7 重回1977 作者: 童园无忌
都市重生 709081 字
重生时不待我,一腔热血只洒青春,一杯美酒赠与佳人,共品人生之趣。

8 转生后:被系统坑到下界 作者: 云雀空梦晓
领主贵族 109742 字
成为轩辕宗的宗主,并开始建立自己的势力,拉开热武器时代的序幕!

9 圣云之重生 作者: 西部雪源
古典仙侠 139027 字
出身正派领袖家,自幼修行天赋佳,三年悟通神剑术,五年练道有大成!

10 小爷乐意 作者: 张小慕
玄幻奇幻 766843 字
弃儿青年泣血控诉:为何惨遭毒手满门死绝后,红颜仍是忠贞不弃。

《第七章 4》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