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历史军事 >> 将军是怎样炼成的 [书号861927]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三章 7

《将军是怎样炼成的》 报国殇/著, 本章共4980字, 更新于: 2014-05-19 13:33

在这场战斗中,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新兵着实露了把脸,硬是靠手里一支装了刺刀的中正式就干掉了十五个鬼子。战斗结束后经查,身上的伤口竟多达二十一处,其中左臂被一名日本士兵的刺刀捅穿,造成了严重的贯穿伤。这个绰号“李大脑袋”的战士也没多想,不假思索地督了眼自己那根被戳了个透明窟窿的胳膊后,怒吼一声挥刀便将对面的鬼子脑袋和身子分了家。

毫不避讳的说,杨龙菲的战术指挥能力一流,但拼刺技术却实在不敢恭维。只顾硬拼,不懂技巧。这方面不能抬杠,就连他自己也深知这一点,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完美的军人。加上在前两次战斗中先后造成的腰肢连续挫伤,慢慢地身体就有些力不从心了。在连续抹掉三个鬼子脖子后,杨龙菲和一名手持军刀的日军少尉狭路相逢了。

这个嘴唇上方留着一撮八字胡的日军少尉有些来路,早在应征前他就是日本中条一刀流的入室弟子,入伍时的剑道修为已经达到了五段,据说他还曾在军队里接受过一段时间的柔术训练,拳脚功夫可见一斑。

在杨龙菲看来,这个小鬼子实在是有些以逸待劳之嫌,这他妈摆明了就是想占便宜嘛!他才不会让给对方先出手的机会,他决定先发制人,挥舞着手中的刀片便劈向了那名日军少尉。少尉不慌不忙,轻轻斜过身子后便闪过了这一击。不仅如此,他竟然还朝杨龙菲做出一副挑衅的手势,仿佛在用无形的语言告诉他:你的刀法太差劲了,再来一次,稍微砍正一点……

杨龙菲火了,他最受不了让鬼子侮辱,大吼一声“操你姥姥”后便拎着鬼头刀继续向那名少尉砍去。少尉也不再避讳,出手便是杀招,好几次差点儿就挨到杨龙菲了。杨龙菲有些明白了,这个兔崽子招招都是朝他脑袋和脖子来招呼的,而且对手的下三路防护得很严实,哪怕是你虚晃一招过去他照样能用***给格挡开。杨龙菲不禁咽了下口水,娘的,这回算是碰上硬茬儿啦!

“过来,过来……”日军少尉一脸讥笑地看着处于劣势的杨龙菲,一边继续做着挑衅的动作和手势,看来他是信心满满。成竹在胸的日军少尉坚信,这把***很快就能将自己对面这个貌不惊人的家伙的脑袋给砍下来了,这只是个时间问题。

又经过了两回合的较量,杨龙菲渐渐有些不敌,面对敌人几近疯狂的攻击,杨龙菲那对变换着拿刀的手掌被震得虎口发麻。一个不支,手里的鬼头刀便脱手而出,落在地上。那名日军少尉见状大喜,他那如同鹰隼般尖锐的双眼微微一颤,趁此机会握紧刀柄便冲向了手无寸铁的杨龙菲……

只听“喀嚓”一声巨响,那名日军少尉便犹如一扇门板儿般栽倒在地,整个人一声不吭地趴在血泊中,显然已经断气。惊魂未定的杨龙菲只感觉自己好像同死神擦肩而过一般,他亲眼目睹了敌人手持军刀砍向了自己,几乎已经要挨到了自己的鼻梁。

杨龙菲这才发现,竟然是那个名叫李大脑袋的战士救了自己。由于李大脑袋刚入伍不久,还是在淞沪会战结束后作为补充兵源被编入25团战斗序列的,因此杨龙菲对这个人知之甚少,更谈不上了解,撑死也就有过一面之缘。

李大脑袋原名李本财,河北保定白洋淀人氏,出身于武术世家,自小便苦练功夫。师从绰号“闪电手”的天津卫武术名家张占魁门下研习形意拳和八卦掌,是张占魁大师门下为数不多的关门弟子之一,颇谙内家拳武术之精髓,同日后的形意拳名家如韩慕侠、赵道新、姜容樵等人皆为同门师兄弟。其师公更是大名鼎鼎,乃清末时期的形意拳宗师,享有“半步崩拳打遍天下”之盛名的郭云深老前辈。比起江湖上那些依靠野路子欺行霸市的“练家子”来说,李本财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名门正派,出身根正苗红。据说,李本财后来惯用的绰号“李大脑袋”还是当年几个师兄给他起的。主要是因为师傅每天都让李本财用脑袋对准院里的一块石碑狠撞,一来二去脑袋撞得比平常人都要大一圈,“李大脑袋”由此得名。

卢沟桥事变爆发后,李本财携父母从天津流亡至北平,途中父母皆被日军杀害。李本财顿时心如死灰,他原本打算回天津卫找师傅,结果在返程的路上一个没忍住,从路边裁缝铺抄起一把剪子就干掉了两个街上巡逻的日本兵,结果闹得日军封锁了整个四九城后在全城贴满告示通缉追捕。还好这小子命大,在日军封锁城门前就逃了出去,并在济南报名参加了中央军。淞沪一役结束后,李本财就作为首批战后补充兵员被分到了杨龙菲的第25团一营当一名普通战士。就连他自己都没能想到,自己在刚刚参加的第一场战役中便一战成名,手里一支装着刺刀的“中正式”前前后后已经要了不下四十个鬼子的命,破了全团单兵杀敌数量之最,甚至连团长杨龙菲,营长谢大成都被他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战斗瞬间进入了白热化状态,杨龙菲连声感激的话都没有就从地上拾起自己那把鬼头刀再次陷入了混战,但他在心里已经牢牢地记住了这个士兵的模样。李本财站在原地愣了几秒后,也跟在杨龙菲身后重新进入了战斗,他尽可能地选择在距离杨龙菲较近的地方和敌人搏斗,保护团长的同时也不影响自己杀敌立功。

又是两个日本军曹出现在了李本财面前,军曹们显然是发觉到了面前这个人高马大的中国士兵的刺杀能力,一般人和他过招不仅占不得上风,反而可能被他一刀干掉。两个日本军曹对视一眼后点头示意,他们打算一起上,二打一,先放倒这个中国士兵再说。

附近的几名八路军战士见状不妙,赶紧冲过来帮忙,结果被李本财喝道:“都起开,干什么?跟我抢功怎么的?”说完便冲面前两名日本军曹怒骂道:“小鬼子,我日你们祖宗……”话音未落,他便端起刺刀冲向了敌人,还未等敌人做出防守姿态,他便一刀攮进了对方的腹部,负伤的军曹当场毙命。另一个军曹不由得心生怒起,他抬起带着刺刀的步枪便朝李本财的脊梁骨扎去,却不曾想李本财这个愣头青竟一个侧身将对方直接撞翻在地,这名军曹当场摔了个倒栽葱。还未等他从地上爬起,只见李本财手起刀落,军曹当即身首异处。

战斗仅仅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日军第九联队先头部队就有点儿扛不住了,虽说他们顶着一个联队的番号,但总体兵力却分散得很开,在梅花山一带的日军不过只有一个大队的兵力,经过之前双方相互进行的枪炮淬炼,敌我双方皆损失惨重,伤亡过半。由于第九联队指挥官吉野直南大佐已经战死,日军群龙无首,眼下又进攻受阻,部队继续向前推进已经成了一句空话,在日军大队长山田少佐的命令下,日军先头部队只得放弃推进计划并撤出战斗,重新回到原有阵地做下一步打算。

“惨胜”的第25团也按原路返回工事进行休整,经初步统计,一营在这场白刃战中死伤过半,辖下三个连的连长全部阵亡;伙夫班班长王大年也在战斗中不幸牺牲;马夫班班长陈世和胸口挨了一刀,血流不止,奄奄一息;一营长谢大成腹部也被刺伤,所幸伤口不深,经过简单的包扎后得以止血;团长杨龙菲虽然没有负伤,但在白刃战过程中因用力过猛,腰后还没拆线的伤口再次裂开,夹杂着白脓的鲜血如同小溪般涓涓流出。

由于药品的匮乏,杨龙菲的伤口得不到好的治疗,只能通过绷带做简单的包扎以达到止血的效果。包扎过程中,杨龙菲为避免自己在经受伤痛时发出声音,他竟把自己的右手塞进嘴里狠狠地咬住。待包扎完毕后,杨龙菲才发现自己的手背上已经被咬出了一圈带血的牙印。他拭去自己额头上的冷汗,只感觉一阵强烈的眩晕感迎面袭来。杨龙菲下意识地停止脚步,捂住晕眩的脑袋,尽可能地不使自己倒在地上。

谢大成等人见状赶忙过来将杨龙菲扶住:“团长,怎么了这是?去后面躺会儿吧……”

杨龙菲保持着最后一丝清醒,无力地摆摆手拒绝了:“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可能有点儿受凉了,我在这儿趴着眯一会儿就好,不用管我。”说完便将谢大成等人一把推开,撑着最后一股劲儿跌跌撞撞地走到一处散兵坑旁趴了下去,在闭眼的前一秒他还在心里咒骂道:娘的,这下完啦,战斗还要继续,自己却倒下了,接下来的仗可怎么办?

一营长谢大城无奈地朝两边的战士摆手示意,除了岗哨值班外,其余战士都各自找地方休息吧,明天会有更大的恶仗要打。下达完命令后,他自己也随处找了个坑道,将配枪下了保险别到武装带里,用帽子遮住脸庞后便呼呼睡去。

同样是在这个夜晚,国民**驻武汉大本营最高长官蒋介石突然致电南京卫戍司令官唐生智:如情势不能久持时,可相机撤退,以图整理而期反攻。这则电文无疑像根救命稻草般,赋予了陷入这潭淤泥之中的唐生智以最为强烈的求生欲望。这几天他踌躇反侧,辗转难眠,就是为了等到蒋委员长亲自颁布撤退命令。接到命令前,唐生智本人已经睡下。当他得知委座的授意后顿时变得睡意全无,他立刻吩咐卫兵将副手罗卓英和刘兴叫来,连夜制定撤退计划,并将武汉大本营颁布的命令下发到所有可以联络的上的作战部门,要他们自行制定突围方案,伺机而动。

……

天刚蒙蒙亮,负责紫金山北麓防御的25团二营、三营在副团长张山的带领下已经放弃了现有阵地,并一路摸到了一营驻地。还未等张山靠近正在熟睡的一营长谢大成,对方便下意识地从腰间掏出了配枪,小腿猛地一蹭便顶上了膛火,枪口直接戳在了张山的眉心处。

“我说谢大成,你他妈这是什么臭毛病?梦里也要掏枪?赶紧把保险给老子下了!”张山怒骂道。

谢大成赔着笑脸放下枪口,揉着自己睡意朦胧的双眼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习惯啦,我还以为是鬼子摸上来了呢……唉,你们怎么上来啦?钱里远和曹光那俩狗日的哪去啦?”

“他俩还在后面呢,我带着团部先他们一步摸上来啦。听说你们这儿电话线被人切断了,跟总队指挥部都联系不上啦,是这么回事吧?”张山问道。

谢大成对团长杨龙菲切断电话线的事一无所知,一脸茫然地看着张山:“我不知道,有这回事儿?”

一旁的通讯兵插话道:“是这么回事儿,我当时就在前沿指挥所,是团长……是团长用大刀片子把电话线给砍啦……”

张山恍然大悟:“我说呢,总队的邱参谋长说联系不上团长,连夜派了两个通讯兵到团部来找人,我当时还纳闷儿呢。生怕团长出什么事儿,就赶紧带队过来看看……唔,差点儿忘了大事,我跟你说,总队昨晚派了一名通讯员到团部传达了换防命令,各基层部队放弃现有阵地分散突围。咱们团的任务是组织兵力朝燕子矶方向靠拢,争取在今天晚上八点钟左右和总队主力会合……”

谢大成听后有些模棱两可,他反问道:“不是我说……你说的这个我没太听明白。你的意思是……突围?就是说,不打啦?要撤出去?”

“你少扣帽子,这怎么就成我说的啦?这是桂总队和邱参谋长下达的命令。你们这儿电话线一断一了百了啦,人家通讯兵直接找到我一个副团长身上,你让我怎么办?算啦,跟你说这么多也没用,团长人呢?”张山话里话外显得有些着急。

谢大成抬起左臂手指向十米开外的一处散兵坑,张山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督了眼谢大成后,便快速地跑到了这处散兵坑旁,眼前的一幕差点儿把他吓得坐在地上。只见团长杨龙菲整个人蜷缩在坑内,面部肌肉几近痉挛,上下嘴唇不自然地抽搐着,半张脸已是热汗淋漓。

张山和谢大成见状不妙,立马跳进坑道内将杨龙菲从地上抱起,平放在地面上。张山一边拍打着杨龙菲的脸庞试图将其叫醒,一边脏话连篇地骂着一旁有些束手无措的一营长谢大成:“团座、团座,怎么了这是……团长,团长,醒醒啊团长!谢大成,你他娘的怎么看的团长?没看出来团长正打摆子呢?要你在身边有什么用,有个头疼脑热都指望不上的东西!我警告你,团长要有个三长两短,我他妈饶不了你?”

一听这话,谢大成有些慌了:“打摆子?昨晚上还好好的呢……这啥时候的事儿?昨天晚上给鬼子打了场白刃战之后就……坏啦!昨天夜里休息前我就看团长有点儿不对劲,我以为是累了,我要早知道我……”

“早知道?你他妈早知道尿炕怎么不睡筛子呀?谢大成,你说你他妈活这么大人管个屁用?这么冷的天,你就让他在一个人躺在这散兵坑里面吹风?你别给我说什么团长自己要待在这儿的,团长什么人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你就是强行带他去个避风的地方眯一觉,他都不会是现在这样!”

“老张,你说你现在说这么多还有什么用?你再怎么骂我,团长这病现在这样了那也没办法!你赶紧的,想个办法,咱现在该怎么办?你刚才不还说要突围吗?你赶紧……你来指挥战斗,我背着团长,趁鬼子还没上来,咱们赶紧撤!”谢大成自知罪责难逃,干脆也就一收之前的火爆脾气,一个劲儿地道歉说好话。

张山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你给记着这事儿没完!回头我再找你算账……全团听我命令,后队改前队,迅速撤出阵地!目标燕子矶,跑步前进!”话音未落,谢大成便蹲下将昏迷的团长杨龙菲扛在肩上,在左右两名战士的护卫下快速撤出工事。

对面的日军似乎发现了中国军队的企图,立刻下令反扑,团直属队负责掩护主力部队撤离,果断地担任起了阻击任务。战斗持续了接近半个小时后,直属队战士共计一百五十余人全部牺牲……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将军是怎样炼成的》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大唐之混世小魔王
2 凶中有丘壑
3 玄幻:我的灵脉无…
4 特种兵:从狼牙开…
5 直播:开局就被妹…
6 重生六零团宠小福宝
7 团宠萌宝:未婚夫…
8 药香小农女
9 种田女家主暴富宠…
10 慧禅传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大秦开局震惊秦始皇 作者: 爱吃烧卖
架空历史 307054 字
秦汉穿越到秦朝,就想着天下大乱…… “爹,秦始皇还剩三年寿命!”

2 全民御兽:开局觉醒四圣 作者: 狂狼怒涛
异界大陆 162098 字
穿越到御兽世界,身为少城主的苏峰,开局绑定神级御兽选择系统!

3 重回1990 作者: 关外西风
都市重生 2521808 字
为了给老婆女儿撑起一个家,他毅然回归商界,一个新的传说开始了!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2198278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可秋梨梨穿越之眉骨星长记 作者: 可秋梨
玄幻奇幻 47173 字
宇宙人变幻莫测的科技世界该如何迎对,回去海宫的路又如何找寻和破解天机?

6 精灵之光明崛起 作者: 中南妖怪
奇幻魔法 181586 字
偶然的相遇是真正的缘分还是有意为之?邪恶与正义是否真的如外界所流传的那样?

7 重回1977 作者: 童园无忌
都市重生 709081 字
重生时不待我,一腔热血只洒青春,一杯美酒赠与佳人,共品人生之趣。

8 转生后:被系统坑到下界 作者: 云雀空梦晓
领主贵族 109742 字
成为轩辕宗的宗主,并开始建立自己的势力,拉开热武器时代的序幕!

9 圣云之重生 作者: 西部雪源
古典仙侠 139027 字
出身正派领袖家,自幼修行天赋佳,三年悟通神剑术,五年练道有大成!

10 小爷乐意 作者: 张小慕
玄幻奇幻 766843 字
弃儿青年泣血控诉:为何惨遭毒手满门死绝后,红颜仍是忠贞不弃。

《第三章 7》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