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仙侠武侠 >> 剑三 [书号75925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一章 稻香驿站(2)

《剑三》 YMichelle/著, 本章共6360字, 更新于: 2014-01-23 21:57

“这样说来,张德柯必须去荆门镇方能避过此难?”欧阳双说道。

“没错,但为何要去荆门镇,这个在下也实属不知。”叶息狂抿了一口杯中的茶水。“你和张德柯既非兄弟且刚刚结识,为何如此护着他。”

“这个,我只是对隐元会有所不满。”欧阳双有些愤愤不平,“如此对待无辜百姓实在让人心中不平。”

“唉,欧阳兄!这隐元会自开朝以来便已经存在,但其高人实在太多,太过神秘。其中大多也是古怪之人。”叶息狂提了点声调。“所以,平时行走江湖还是不要太过插手江湖琐事,否则,必有大祸缠身啊!”

“呵呵,多谢提醒。”欧阳双带着善意的笑道。“我欧阳双必会铭记兄台之言。”

“张兄弟,你休息一会儿我们便上路吧。”叶息狂向这张德柯说道。“此地不宜久留,大江南北到处都可能有隐元会的势力。你若想活命,最好听我们的。”

“是是是,多谢。”张德柯闻罢连声道谢。

“等会你就可以上路了!”一声娇喝,令众人不觉一惊。

驿站外的雨,下的更大了,渐渐成了一道看似无法跨越的雨幕。

“何人?”欧阳且大声喝道,这声音浑厚无比,似乎盖过驿外的雨声。

“藏剑山庄的门人,欧阳侠客。今日隐元会不想得罪在座各位,只是请你们不要插手隐元会的事务。交出张德柯,隐元会就不会追究此事。”声音忽而像妙龄少女的娇笑,又忽而像垂暮老叟的哀叹,忽而远,忽而近,似乎在雨中说话,又似乎就在这驿站中。

驿站中的商贾过客无不坐立不安,冷汗直流。各个如同惊弓之鸟,心中无不暗骂为何搅了这淌浑水。瞬间,整个驿站全部静谧了下来,安静的仿佛掉跟针在地上也能震耳欲聋。只是驿站外雨声依旧,如同奏着一曲诡异的音调。

“究竟是何方神圣?请速速现身。”叶息狂气沉丹田,一股视其而不见的内力迸发了出来。

“好强的问水决内功,你们只拿轻剑不执重剑。莫非阁下二人是藏剑山庄的门人双子剑吧。”这道古怪的声音又笑了起来,这不止的笑声好似夜猫的啼哭,直让人内心发寒。

“阁下好眼力,既我等二人已被你看穿,你何不快快现身!?”叶繁散出了股更加强横的问水决内力,震得周围的商贾过客纷纷有些喘不过气来,而愈来愈强的压力几乎压得他们抬不起头来。被那内力抵制之后,顿时那笑声就低缓了不少,那笑声正是用内力所发,两种内力强度各有千秋,遂相持不下。

“明知我是为何而来,又何必问我身份!”笑声闻此便变得凄厉无比,如同厉鬼的质问。“识相的速速离去,不然今日血溅这山间小村!”

听了这番话,驿站中的商贾过客作鸟兽散,拔腿便走。搬行李的,干脆夺路而走的,绊倒而呼命的,声音往来不绝,一时间整个驿站都变得混乱不比。只是欧阳兄弟二人、叶息狂、叶繁,和张德柯如同石雕似的一动不动。

不一会儿,整个驿站都人去楼空,前一刻还有些喧哗的草房如今变得有些冷清诡异。只留下警惕万分的五人和滴答滴答的雨声。

“叮当叮当......”驼铃声此刻又响了起来,除了张德柯连脖子都不敢转外,其他四人纷纷看向驿站角落,原来那身着蓑衣斗笠的人和那雨中悠闲自得的骆驼并未离去。那人只是安静的躺在长凳上,若无其事的睡着自己的美梦一般,而那骆驼只是时不时的晃动下身体惬意的洗着澡一样,那挂在脖子上的铃铛如同天真孩童的笑声一般。

叶息狂下意识的认为这个驼铃不简单,在叶繁的问水决内功和这古怪内力的相持下,这驼铃如此响亮,想必这安然睡觉的人不简单。

“兄弟快速速离去,小心丢了性命!”欧阳且倒是个粗人,没想得那么细,只是关心待会的打斗会误伤无辜之人。

“欧阳兄,你大可不必担心那人。”叶息狂警惕的看着周围。“你还是管好你自己的性命。”

“你这话什么意思!”欧阳且倒是对这好心话不领情。

“弟!这时候别说了。”欧阳双和叶息狂想的一样,当务之急可是要会会这神龙见首不见的隐元会高手们。

“好好好!”古怪笑声笑得更加的开心一般。“既然你们决意不肯离开,就休怪我不客气,只是今日之后江湖又少了几位好手!!”笑声过后便是更加蛮横无比的内力压来,霎时便一举压过了叶繁的问水决散发出来的相抵内功,逼迫其他三人不得不释放出自身的内力来与之抗衡。但这其余三人在相持之下却也发现这内力好像不比三人合力弱。

下一刻,雨中忽现出几道身影,如同从雨帘中蹿出,瞬间便进到了这驿站之中。张德柯见状抱头鼠窜,连滚带爬的躲进了四人之中。

四人定睛一看,周围已经围上了五人。这五人都是身着深紫色衣物,但也不像万花谷弟子装。宽衣束带,褐履黑袍,从雨中而入但竟然身上一处被雨水打湿的地方也没有。这五人脸部挂着黑纱,四人头戴着束发簪,只有貌似领头一人中长发披肩的女子模样。五人虽然看不到脸长什么样,但是双目各个炯炯有神,透着嗜血的凶光,仿佛早已把被围住的五人里外看透彻一般。

“为什么要叫我们其余四人来此地,她一人不就可以了吗?”站在外围的其中一个紫衣黑袍人抱怨般的说道,听声音倒像个年纪还未过三十的男子。

“少抱怨点,叫你来就来,别那么多废话。”旁边一个声音略显得沧桑的紫衣黑袍人轻斥道,听起来像个年过半百的中年男子。

看似领头的那个有着女子婀娜多姿体态的紫衣黑袍人也不管旁边两个同伴,自顾自的上前走来,顿时中间四人纷纷刀剑出半鞘。

“各位哥哥们别紧张啊!”银铃般的女子笑声从黑纱里传来,直勾人心弦,只是那笑声忽然抬了一个调:“不必太多紧张,反正今天你们都得死!”

回敬她的却是四人齐刷刷的冷视。

“叮当叮当......”就在几人马上要动武之时,这驼铃又传来了欢快的笑声一样。

“这位又是何人?”紫衣黑袍女子似乎对眼前情况毫不关心,转身撇下了全神贯注的四人,向着睡意正酣的那人走去。

见那人好像连起身的意思都没有,这紫衣黑袍女子以为受了轻视,边笑边加快了步伐:“这位哥哥这么喜欢睡觉,倒不如睡一辈子吧!!”说罢抬起了右手,袖**出一道黑光,这黑光无声无息,向着躺在长椅上的那人笔直的射去。

但躺在长椅上的那人却丝毫没有动静,眼看黑光将至。中间欧阳兄弟二人早已按耐不住,长剑出鞘,欧阳双凌厉的剑气破开重重内力,向着那黑光而去。而欧阳且重心下沉,倒执枪头轻轻踮了下地便冲着这紫衣黑袍女子而去,如同化作一条细线。

紫衣黑袍女子轻轻一笑,虽然与那睡在长椅上的那人隔着十步远,但那黑光速度远快于破开内力的剑气。而自己只是左手食指在眼前的三尖枪头上轻轻一画,便荡开了那股疾风如豹的气势。

欧阳且见这女子竟用如此简单的一个动作便化解了自己的三尖枪,心中不禁惊愕,但立即转身,顺势以枪尾作枪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刺向紫衣黑袍女子的腹部,这女紫衣黑袍女子倒是不关心眼前的欧阳且,只是注意刚才射去的黑光有没有击中那让自己感到不安的穿蓑衣斗笠的那人。紫衣黑袍女子只觉小腹凉风一袭,双目一眯,鬼魅般的向前贴住了欧阳且的后背,那顺势的一刺便也刺了个空。

“哈哈哈,好一个神龙摆尾!!”紫衣黑袍女子倒是毫不在意贴在欧阳且的后背,大声娇笑道。

欧阳且见自己两次出手都没能击伤这紫衣黑袍女子,倒是让这女子贴在了自己的背上嘲笑并时不时做出挑逗的姿态,顿时心中怒火中烧,回头向着这女子骂道:“你这妖妇,快放开!”

这紫衣黑袍女子笑得更欢了。

“妖妇!”欧阳且本是传统正派人士,怎能受得如此侮辱,大声喝到;“拿命来!”身随声动,欧阳且身子再度一沉,鞋踩处的地石竟也裂开几分。三尖枪抖擞一下,身子和长枪同时向前突刺而去,笔直的向紫衣黑袍女子刺来。枪如奔雷!势如闪电!欧阳且整个身子都好似化作了一道残影。

这紫衣黑袍女子眼前一亮,内力瞬间汇集至眼和腿处,欧阳且势如闪电的动作便看得清清楚楚。面前黑纱一抖,腿随心移,整个身子竟然在这恍惚之间旋转起来,好似七秀坊弟子的曼妙舞姿。欧阳且这三尖枪刚刚触到这紫衣黑袍女子的衣角之时枪头竟准头偏出,虽然威力丝毫不减,但是却随着这紫衣黑袍女子的旋转方向枪走偏锋,直直的挺入了紫衣黑袍女子的身后处的支柱,随后一声炸裂,这柱子的碎片便化作粉末一般漫天飞舞。

欧阳且心中大惊,这一刺乃是天策府奔雷枪法的突字决,势在必得的一击竟然如此被荡开。但是此刻这紫衣黑袍女子连吃惊的机会都没给欧阳且,玉指一拂,黑光又出,直射向欧阳且眉心。欧阳且下意识的抬起枪身,奔雷枪法的御字决悄然而发,荡开了这黑光,直震得双手发酸,但也借这气势一个后空翻脱离了女子的近身。此刻的三尖枪受这黑光一震还在发颤,如同自己的心一般惊魂未定,双手竟拿捏不住!

“好俊的奔雷枪法,原来哥哥还是天策府的官人啊!”这紫衣黑袍女子又笑道,这笑声只让看戏般的其余几人厌恶。

“姑娘的《点穴截脉》也俊的很!”一旁的欧阳双冷笑道。“若不是家弟未有疏忽,不然你这一‘阳明指’只怕会要了他性命!”

“呵呵...这位哥哥好眼力啊。”紫衣黑袍女子叹道,“我用这万花谷粗浅武功便已快要了你家弟性命,你看你家弟还能接我几招呢?”

欧阳且心中一寒,自知眼前这放**子武功着实了得,自己眼下估计受不了她几招。十余合内必将取自己性命。

但是紫衣黑袍女子心思倒不在这里,她只是想着刚刚那被自己“阳明指”击中的睡觉那人,一眼看去,长椅已翻,那人已是匍匐在地一动不动,想必已是中了自己的一指而一命呜呼了吧!

“哈哈哈。”这紫衣黑袍女子看着那人如此不堪一击,冷冷的笑到。但是这笑容也在下一刻定格。原来那人的身体忽然动了一下,紫衣黑袍女子以为自己看错了,但是事实证明她没有看错。身穿蓑衣,头戴斗笠的那人只是懒懒地动了一下便起身爬了起来。这紫衣黑袍女子不可置信的眼神下,那人费力的爬起,好像刚刚睡了一个很长很长的觉一般,站定之后还打了一个哈欠伸了伸懒腰。

紫衣黑袍女子忽然注意到了翻倒长椅上黑色痕迹,那便是夹带在阳明指上的墨水痕迹。难道这阳明指的威力竟被这椅子给抵挡?笑话!连眼前那拿三尖枪的小子都差点没能挡住自己这一指,这是为何?

“哈哈哈哈!姑娘这一指的功力好生了得!竟击不穿一条木制长椅,想必取我家弟性命恐怕是痴人说梦吧!”欧阳双虽嘴上如此,但心中也闷闷不解。刚才自己的纯阳山太虚剑意剑气没能够到那一指的黑光,但这人是用何种办法化解的呢?

这人站直后身高不过七尺,瘦弱的身体看似是一青涩少年模样,手上的皮肤略显白皙细腻,如同少女的双手一般,但身材体形却又不似女子。宽大的斗笠下看不到脸部,着实看起来很神秘。抖了抖身上的湿气,这人若无旁人的走到他的骆驼旁,把头上的斗笠缓缓摘下,这一举动也吸引了周围几人目光。

众人看去,原来那人原是一青春少年,目视之下年不过二十却有一副俊秀外溢的模样。瓜子脸上有着一对明亮的双目,向左斜斜的刘海儿下剑眉如墨,碎发被雨水沾湿却下垂的向湖边长芦,面上显得有些削瘦沧桑,如同大病初愈一般。

“哎哟,原来是一个如此英俊的小兄弟啊!差点错手害你性命呢!”紫衣黑袍女子被这少年的长相吸引,不禁的感叹道。

“嗯?”少年看似有些疑惑。“在说我吗?”

“呵呵。你看这周围,难道有比你俊秀的男子不成?”紫衣黑袍女子双目显得刚加闪亮了。“小弟少年有成,姐姐我倒不知你是如何化解我这一阴阳指。”

“我可不是你弟弟,我也没姐姐。有袭我之物,伸手挡了一下而已”少年淡淡一笑,坐在了旁边的桌子上。原来这少年明知有黑光袭来,便就是不躲,等这欧阳双出手相救之时才假装被黑光刺中翻身而倒,顺势带翻身下的长椅,下落之时便将内力注入长椅之中,这黑光虽然击中身前的长椅,但无奈这长椅中的内力过于纯净浑厚,便无法洞穿半分,只能将夹带的墨渍留在其上。这少年原以为欧阳且划来的太虚剑意剑气能骗过这紫衣黑袍女子让她放松警惕,但是这紫衣黑袍女子眼力极佳,知道紫霞功剑气破开了自己内力的速度远不及阳明指。

紫衣黑袍女子知道这小子在贬低自己,心中虽恨恨无比,但脸上倒是截然相反,笑靥如花;“姐姐只是想取这几人性命,倒不想害你这俊美容颜,你若安心待在原地看姐姐起舞给你看,我便在杀了这几人后再带你去四处游玩如何?”

欧阳双和李叶息狂叶繁二人听后心中不禁怒火中烧,这女子说话如此猖狂,真不知天高地厚!

“不如这样吧。”少年听后微微说道:“你放了这几人,我来陪你去游玩如何?!”

“那还不如我们游玩之后再放了这四人吧!”紫衣黑袍女子闻后笑声一转,身影如同厉鬼一般袭来。

就当这紫衣黑袍女子就要近身之时,旁边的欧阳双长剑一横,挡在了这少年身前。

“怎么?你想先受死?!”紫衣黑袍女子厉声笑道,随后袖口玉指一出,直指正在聚气的欧阳双。一道黑光在这女子的手指环绕一圈后便猛地射来,比刚才那阳明指的劲道似乎柔缓了不少,但是其中蕴涵的内力却比那阴阳指有增无减。

“商阳指!果真气势不凡!”欧阳双不禁赞道。他与江湖人士交手次数不下百次,这万花谷的功夫倒也见过不少,但是如此随意迅捷的发出这杀伤力惊人的商阳指,可知这眼前的紫衣黑袍女子武功绝对是江湖一流高手,这隐元会果真是藏龙卧虎!

“少侠小心!”欧阳双向身后的少年呼道。身子便冲着这商阳指而去,瞬息之间,这一人一指气相距不过毫厘。欧阳双暗自运气,在刚才说话之时早已将太虚剑意的内功心法褪去,聚气之时紫霞功早已在全身周转过大半,而商阳指即将穿体而过之时紫霞功终于准备完毕。浊气轻吐的瞬间,欧阳双便已用一个华丽的错身动作避开了这商阳指。长剑顺势随身耍了一道剑花,一道“四象轮回”脱剑而出,速度丝毫不减黑光之快,直直的划向那紫衣黑袍女子。欧阳且明白,与这紫衣黑袍女子相斗不可近身。这紫衣黑袍女子指法奇异,不似万花谷正意、归德弟子,指法随心而出,丝毫不用凝神聚气,速度奇快无比,近身缠斗必定占下风,一个不小心便吃上大亏,与其被动,倒不如用紫霞功与其远处相持寻找机会。遂花时间褪去了太虚剑意。少年见欧阳双想助自己,便不去插手,与他的骆驼一边亲昵去了。

紫衣黑袍女子早有准备,见这“四象轮回”扑来,划空两指,又是两道阳明指指去。似乎这阴阳指速度更胜一筹,逼得欧阳双与自己同时躲避,但是欧阳双躲避的更加狼狈。两道少阳指一前一后,欲击其左便攻其右,欧阳双侧身躲了向右而来的前一指,但向左而来的又一道少阳指如同出穴毒蛇,从刁钻的角度向自己左肩袭来。长剑护其左肩,生生的切开了这阳明指,但把自己握剑的右手也震得生疼。

两人还在躲避的动作中,欧阳且就已长剑护心,然后虚空一刺,刚刚站定之时九道灵光四散而开纷纷冲向前方的紫衣黑袍女子,这一招“九转归一”乃纯阳山著名的一招,其剑气变化无序,逼得敌手没有躲避的退路,只得生生接下,接下之后剑气后劲不消,将震退敌手拉开距离。紫衣黑袍女子自然认得这一招,曾经是万花谷弟子的自己也领教过纯阳山道长,这九转归一的威力随用此招者的内力变化,这一招虽难以彻底重伤自己,但自己也将被剑气逼退。在这里用此招,这学过纯阳山的男子想做什么?!

花间游内功心法护体,稳稳地接下了这九转归一,只是这九转归一的剑气太甚,生生逼得自己的身体后仰而退,震退入雨幕之中。

“叶兄,请随家弟速速离去!这女子不好对付!”欧阳双大声呼道,推剑也随这紫衣黑袍女子冲入雨幕之中。

“哈哈,想走有那么容易?!”这紫衣黑袍女子女子虽被震退,但却丝毫没有下风的迹象,冷笑依然。

叶息狂和叶繁四目相对,俨然已知对方心中所想,他们与隐元会向来无仇,无心费力相斗。两人遂架着张德柯准备离去,而其余四名紫衣黑袍人半点阻拦之意也没有,好似想看这紫衣黑袍女子的如何使出办法来取他们几人性命。

“兄台,今日飞来横祸,家兄我不得不管,请带人速速离开!”欧阳且说道,语罢便也冲入雨幕之中。

“走!”藏剑山庄二人架着张德柯轻轻一跃向着相反的方向跃入雨帘。

“呵呵。放走了他们,你怎么交代?”那个声音略显年轻的紫衣黑袍人悠闲的笑道。

“既然她想抢功,何必帮她。”旁边那个声音略显沧桑的紫衣黑袍人缓缓说道。“莫将他们跟丢了,我们随他们去,只是不要出手。”

顷刻之间,这四人便也消失不见,只留下那少年和哈着气的骆驼。

“骆兄。我们该去帮那欧阳兄弟二人还是藏剑山庄的二人呢?”那少年对着木讷的骆驼说道,而回应他的便是木讷骆驼的哈气和摇晃。

“好!”少年抚摸了下那骆驼说道。“既然你不愿我差手此事,我们便安心休息吧。”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剑三》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仕途红人
2 我有系统,举世无敌
3 都市之物价贬值百…
4 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
5 她的小情绪
6 朕的长发皇后
7 匪BOSS的影后甜…
8 马甲厨娘不动情
9 三千万负婆的还债…
10 夫人又在吊打白莲…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大唐:开局李世民流落荒岛 作者: 夜半蝉鸣
历史穿越 816888 字
流落荒岛,一年后捡到了唐皇帝、长孙无忌、杜如晦,世人称为大唐四剑客

2 天啊!我变成了大熊猫 作者: 西瓜保熟
都市重生 747639 字
一觉醒来,我勒个去!我变成了大熊猫,等等,我身上这只母熊猫是什么鬼

3 举国随我攻入异世界 作者: 繁花落是炊烟
都市异能 179380 字
在人族微弱时重生,带领华夏征伐异界,镇压强敌,打遍九天十地无敌手

4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崛起 作者: 赢无欲
军旅生涯 1040728 字
范天雷不敢和他掰手腕,何晨光见他不敢称枪王。他是江凡,世界最强兵王

5 我在西游捡属性 作者: 斗战不为胜佛
东方玄幻 303106 字
人在西游,天崩开局!李牧:只要我捡的够快,圣人也得在我后面吃灰!

6 大唐之最强败家子 作者: 道是wu情
历史穿越 20609 字
我是败家子,我就要做败家里面最闪亮的那一颗,家里余钱不能超过十两!

7 道士半生录 作者: 浮三
民间奇谈 91312 字
初入道门的我,还没学习术法,遇到的第一件事情居然是和上古凶兽打架?

8 步步为途 作者: 骑鹤人本尊
现实题材 190154 字
他坚信——掌权亦会放权,铺路不忘路,争斗不忘初心,方能为民造福!

9 混沌书 作者: 思否
奇幻修真 345695 字
洛豪,身怀混沌书,修炼混沌万物决,横扫修真界,仙界,神界,统一神界

10 和空姐荒岛求生的日子 作者: 焖葫芦
现实题材 1275215 字
一次空难,退役特种兵与三个美女同时流落荒岛,恶劣条件,艰苦求存。

《第一章 稻香驿站(2)》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