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仙侠武侠 >> 剑三 [书号75925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四章 大漠孤烟(1)

《剑三》 YMichelle/著, 本章共4931字, 更新于: 2014-01-23 18:39

漠北,雁门关外。

皇甫扶出神地看着东方的鱼肚白,一动不动,似乎灵魂早已脱壳而出,留在这里的,只是铁骨铮铮的肉体。

雁门关外的大漠,在这里寻觅不到一丝希望的颜色,漫天黄沙,铺天盖地。几千年来,自楼兰古国销声匿迹之后,几乎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成为了陪葬品,只剩下一望无尽的风沙。这里曾经吞噬了无数的商队,夺走了无数生命,然后将这些生灵缓缓埋入浩瀚的沙海。

大漠沙如雪,这里只能零星见到点早已枯死的矮木,和形影孤单的黑鸦。无论何种声音都会渐渐被大漠长风同化,从东边飞向西边,从过去吹向未来。这大漠长风中似乎揉杂了几千年来的所有声音,商队的驼铃、混杂的脚步、战争的喧嚣、痛苦的悲号、胜利的狂热、这里是曾经历史的见证者,这里没有同情,没有怜悯,而有的,只是如同大海般汹涌的沙涛、排空的沙浪。但对于活着挣扎的人,这里却是地狱,脚下逐渐滚烫的细沙,会把人们拉回现实,面对黄沙中未知的恐惧。

拂晓,没有带来希望,而是新一轮的绝望。

“大人!”似乎在向着自己大吼,皇甫扶把视线从东方移回了西方那席卷而来的凶猛地漫天腥黄。

“突厥人又来了?”皇甫扶看起来有些疲惫,一夜在大漠风沙的摧残和寒冷中,让他有些疲惫,不仅仅是他,脚下几千大唐将士也同样睡眼惺忪。

“没错。”来者是穿着天保战铠的将士。浑身银甲红绫密不透风,发上冲天怒冠,腰间束带猩红,肩上鬼头钢甲,腕上白爪护臂,胸前雕纹护心镜,腿上红花连环铠,龙爪铁履踏鞍,身后系跨“天”字星狼箭,手持秦王破阵枪,胯下的枣红战马上挂着红绫铁胃,威武中透着潇洒,英气挥毫,一眼便知这是天策府天杀营将士。他脸色虽有些疲惫,但透着的却是视死如归的冷静,那是多年浴血的军戎生涯磨砺出来的性格。

“敌军人马有多少?”皇甫扶虽然身上挂着更加豪华,更加光鲜亮丽的逆鳞战铠,但却有些颓废,无力,胯下白马马头拉拢喘着粗气,不像个驰骋疆场的胜利将军,却像个连吃败仗的逃难军人。

“不清楚,但敌军四面而来,数量绝不为少。”那名天策将士见眼前的皇甫将军如此模样,不禁有些忧心,血战将至,将军如此,将士何为?

“你会怪我吗?”皇甫扶突然苦笑起来,有些苦不堪言的问道。

“将军?你此言......”那名天策将士不知如何回答。

原来皇甫扶本是受朝廷之命该驻扎在雁门关,防止南下的不明突厥人入关,由于这次突厥人来势悄然,不明其意,朝廷怕皇甫扶年轻有闪失,便拨出三百天策将士助阵。皇甫扶年尚三十,未经历大战,选他来此实属无奈,边疆万里,各大将军皆有镇守之处,朝中武官却贪图享乐,早已忘了如何征战。且朝中百官一致认为此次南下的突厥人乃是当年西突厥残党,不足畏惧,各大武官以杨国忠为首,皆有不战之理,见神策不出,天策义不容辞,以李承恩为首的天策将士皆请战。后皇甫将军皇甫少华为族子皇甫扶征得帅印。

最终,天宝四年。皇甫之后皇甫扶率大唐羽林军万余天策将士三百一路北上,到达雁门关,防止突厥人入关。

到达雁门关后,皇甫扶及手下将士雄心壮志,誓要血战千里,以身报国。三月内,突厥人不曾进攻,隐藏在大漠之中,静候其变。遂大唐将士锋芒骤减,心生抑郁,人马斗志皆缓。而突厥人虽是残党但此次南下十万余人,皆是兵强马壮,誓要报几十年前的灭国之恨。见关上大唐羽林军锋芒已去,便用诱敌深入之计,屡次攻关,却是佯攻不前,而关上羽林军却是心急如火,几月之后终于盼来突厥人,却在相互消耗之中未有歼敌有生兵力之效。而突厥人屡次布阵故意露出破绽,让熟读兵书的皇甫扶误以为此次敌军乃是乌合之众,渐渐心生出关歼敌的念头。之后突厥人多次辱骂阵头,骂得关上羽林军祖上生烟,勃然大怒之下,皇甫扶全然忘了朝廷之命,钦点一半精兵强将和三百天策将士出关破敌,深入大漠百余里战斗。

雁门关外乃是人间地狱,且不说终于得逞的突厥战士,就是大漠无比恶劣的环境也慢慢将大唐将士逼上绝路。相反,突厥人常年游牧,对大漠了如执掌,借助天时地利,将大唐兵马逐渐蚕食。

多年未得一战,中原军士早已忘了血雨腥风。除开三百天策将士骁勇无比,五千余名大唐将士乃是且战且退,激昂斗志在风沙中消磨殆尽,苦不堪言的痛苦弥漫在全军上下。兵粮寸断,渴极饮血,箭矢等军需品逐渐告罄。且在大漠风沙的恶战中迷失了方向,与雁门关越走越远。而突厥人知道敌帅皇甫扶就在军中,便悬赏人头。顷刻间,突厥战士各个如同狂热的不死战士,斗志高昂,无不以一当十。

最终,皇甫扶和随军将士在无数恶战中夺得此高地山坡。虽说夺得,倒不如说是围困,损兵折将两千余人,剩下的三千余人多半是心如死灰,无生想法。四面楚歌的境地,不禁让皇甫扶后悔不已。而让自己欣慰的是随军的三百天策将士,出关月余,三百人三百骑,无往不利,势如破竹,杀敌无数,每一骑都是银甲红绫,潇洒无比,至今未得损一员。且不同于羽林军,无一人有过抱怨,一心只为精忠报国,视死如归,杀敌饮血,恍如天兵。

眼前的这个天策将士便是三百人之首,李家族亲之后,李秦。

“大人何出此言,我等身为大唐将士,一心独守大唐李家天下。保得一方平安,九死无一悔。”李秦乃是无比忠义之人,虽年纪轻轻,却在天策府任劳任怨,皇甫少华都看在眼里,此次出征,便是皇甫少华特地将天策兵士交给他指挥,且此一好兵“秦王破阵”,助族子皇甫扶奏凯。

“嗯。”皇甫扶自己本就是一心为国,只是初为兵帅,落得如此境地,实在悔恨难当,自己一死便罢,只是害得如此多的大唐子弟共赴黄泉,心生愧疚。但被李秦一说,却也抖擞了精神,大丈夫,且要死得惊天动地!

“李秦,天策将士骁勇无比,乃是东都之狼,大唐之卫。血战时我不求苟活,只希望那三百天策将士能突围而出,告诉那关上兄弟,求得朝廷援军!”冷静下来后的皇甫扶命令道。

“将军!!你让我们天策府将士突围?”李秦有些惊愕。“我们三百天策将士,各个是忠义无比,我怕会...”

“军令如山!”皇甫扶大声打断了他的争辩。“尔等三百天策军士性命事小,突厥人破关后生灵涂炭事大!无论如何必要将吾命传与朝廷!”

李秦纵然有千万个不愿意,却也不得不回道;“末将领命!”

清晨的第一缕曙光从东方而来,却照不开西边滚滚而来的黄沙。

“呜~~~”随着华阳初上,黄沙中的第一声悲号被缓缓吹响。号声长扬,在黄沙的吹袭中震入了每一名中原将士的耳中,仿佛是血战千里的序章。不安、战意、激动、恐惧、以及人生最后一刻的回忆冥想交织在一起。那大漠长风中的声音,不就是自己吗?所有的大唐将士都释然了。

黄沙中的悲号久久不绝于耳,待号声消散,黄沙中的另一边又响起了悲号!如同共鸣一般,悲号在四面八方此起彼伏,顿时如同回音天鼓,响彻漫天黄沙后的九重云霄!

“咚!咚!咚!......”战鼓擂心,所有的大唐将士都感受到了脚下灼热细沙的震动。那是无数脚步带来的感应,那是无数战将混杂的怒号,那是千百年来不甘的复仇。

马儿开始不安的跺脚喘气,将士开始汗流浃背,长兵刀剑开始碰撞的叮当作响,牙齿开始不安的碰撞,大地开始动摇,黄沙开始被卷起。这,就是战争。

一只落单的秃鹫静静划过天际。它在等候这场残酷万分的战斗结束后来一次终生难忘的盛宴。

光,从西边的黄沙中,射了过来,首先是两三点,随后便是两三百,接着就是两三千,最后变成一片浩瀚的金光。照得向西的大唐将士睁不开眼,向西边看去,每个人几乎所有的心情都凝固了。不安、惶恐、激动、沸腾。这是有生之年,最壮观的一幕。

光是反射过来的,东边的太阳将数不清的刀山剑海、枪林戟幕照得金光发亮。一眼望去,黄沙之下是一片真正的海洋,广袤无垠的大漠上,被无数的突厥人填满,军旗如同一片过山林海,再也没有兵家复杂交错的阵形阵法,再也没有空缺移动的空间,大漠被死死地踩在脚下,主宰这里的,将是一片真正的噩梦。所有大唐将士的瞳孔里都是反射的黑色,原始的黑色。站在这片高地上,看着脚下一望无垠的波涛汹涌,一切都变得虚幻,那么的不真实,似乎是眼前是来自地狱的阎王鬼兵,他们乘着黄沙,如同水银泻地,顷刻来到自己的眼前。每个突厥将士都是一身通黑的布甲,黑纱裹面,眼神锐利沧桑。双手各持弯刀长兵,用肉身作盾牌,双腿作骏马,无尽饥渴难耐的突厥战士只待黑角长号,便化作滚滚洪流,淹没眼前的高地,然后一路向南,冲破雁门关,席卷中原大地,报仇雪恨。

大唐将士看着一排排的突厥黑浪,强撑着身体,紧紧咬住牙关,强挺着不让手中的兵器颤抖,眼睛全都眯成一条细缝,一切的激昂都化为乌有,头脑中一片空白。箭术不佳的弓箭手们看着背后稀疏可数的箭矢,再也不用担心能不能一箭毙敌,只需要将长弓拉成满月。长刀在手的骑兵,再也不需要一手握缰一手吃力的挥刀,只需要任马儿来一次最后的生命驰骋。戟手们再也不需要舞动长兵,只需要将戟头向前,拼上性命的冲刺......

天策府的将士也有些僵愕了,冲天冠下的额头也有些细汗流出,胯下的战马瞪着腿喘着气,拉拢着高傲的头。安抚下马儿,他们抖擞了热血,紧握兵器,眼神锐利。能死于如此壮烈的一战,复求何生?

突厥人的黑色,大唐将士的红色,像是火山的俯视图一般。

势单力薄的红色被暗流涌动的黑色团团围住,没有任何可能逃脱,没有任何可能存活,只是在有生之际能杀几人?

黄沙中最后走出来的,是一挺帐篷,少有的灰色。安静地屹立在远方的大山坡上,它静静地看着这即将成为战场的大漠。帐篷旁,是更加浑厚的防护部队,里外三层,万无一失。

“李秦!!”皇甫扶最终从木讷中走了出来,大声呼唤道。

“末将在!”李秦大声应道,少顷,就从天策众军士冲出。天策府将士听到命令后本有不愿,但李秦还是努力说服了他们,毕竟,国事重要。

“李秦,你可见到那灰色帐篷。”皇甫扶目不转视地盯着远方的大山坡上。

“将军,见到了。”李秦其实早就见到那顶灰色帐篷,那定是突厥人的首领所乘帐篷。

“呵呵,苍天还是给了我机会!”皇甫扶面上回了些血色,第一次见到如此阵势,心中澎湃不已。

“将军?你想...”李秦似乎猜到了眼前这位年轻将领的想法。

“擒王。”皇甫扶只是说出了这两个字。身后长风吹过,将赤色披风团团卷起,银龙盔上的红缨依风而起。说不出的潇洒。

“此处离那山坡有一千八百余步。”李秦目测了一下距离,在铺天盖地的敌军中前进八百步,也是难于上青天,何况那护卫的部队实力不知深浅。

“就算有八千步那我也得拼。”皇甫扶面露凶光。“为了不给祖上蒙羞,我皇甫扶今日只能背水一战。”

“集中全部的骑兵,会与阵中。待敌军与步兵缠斗之后,拉开阵眼,分东西二路。向西直取敌帅,向东天策府将士突围!骑兵尽出后,全部步兵为西进骑兵护住两翼。”皇甫扶镇定地说出了自己的兵法所想。这也是他最后一次下的军令。

“末将听令!”李秦心中随想随他取敌帅,但己方势单力薄,身上也有艰巨的战报,不得不向**围而出。

待李秦离开,皇甫扶孤身一骑耸立在山坡之上,静静地望着东方出神。阳春三月,又会有一个闺中怨妇两行清泪,独自徘徊吧。他长叹一声,这叹息如同穿越了时空,传到了那遥远的长安城里。

“众将士听令!”皇甫扶声嘶力竭的吼道。他左手持帅旗,右手执金身***。威武豪迈。

“在!!”回答他的是坡下三千将士的齐声怒吼,这怒号响彻大漠,连半空中的黄沙都为之一愣。

“今日,我等进大漠,战沙场,取敌将,喝敌血。后不后悔?!”皇甫扶气沉丹田大声吼道。

“不后悔!!!”又一声荡气回肠的呼应。

“好!我皇甫扶无德无才,今日将你们带来此处一睹敌阵,有谁愿意随我一同破敌阵,取敌帅,斩敌旗?!”皇甫扶高声怒号。

“我!”“我!”“老子和他们拼了!”“二十年后,又是条汉子!”......

一时间,高呼声,咒骂声交织在一起,但无一条声音有过后悔,无一条声音有过悲哀,有的只是豪迈,有的只是顶天立地!所有人,都视死如归,困兽之斗,就在今日!

方阵无形之中依然布好,中心处一千骑兵预备随着皇甫扶向西赴往黄泉,三百骑兵依然预备向东而去。

“好!既然如此,大丈夫就当顶天立地,死而无憾。若今日不得破敌阵、斩敌旗。那么咱们共赴黄泉!”皇甫扶见将士的豪言壮志,不禁心生自豪,脚下的将士,都是铁骨铮铮的大唐羽林军!

李秦和天策府将士见羽林军这般模样,不禁心生敬畏,这些人都是将死之人,能说出这般话来,定是个顶个的真男人。反观自己,将要向东而去,也不禁心生愧疚,不能同兄弟出生入死,实属愧对他们。羽林军们无一羡慕天策将士能脱身而去,他们身上有事关关内生灵涂炭的任务,而自己,是要与拖住敌人。

万事具备,只欠敌来。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剑三》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仕途红人
2 我有系统,举世无敌
3 都市之物价贬值百…
4 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
5 她的小情绪
6 朕的长发皇后
7 匪BOSS的影后甜…
8 马甲厨娘不动情
9 三千万负婆的还债…
10 夫人又在吊打白莲…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大唐:开局李世民流落荒岛 作者: 夜半蝉鸣
历史穿越 816888 字
流落荒岛,一年后捡到了唐皇帝、长孙无忌、杜如晦,世人称为大唐四剑客

2 天啊!我变成了大熊猫 作者: 西瓜保熟
都市重生 747639 字
一觉醒来,我勒个去!我变成了大熊猫,等等,我身上这只母熊猫是什么鬼

3 举国随我攻入异世界 作者: 繁花落是炊烟
都市异能 179380 字
在人族微弱时重生,带领华夏征伐异界,镇压强敌,打遍九天十地无敌手

4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崛起 作者: 赢无欲
军旅生涯 1040728 字
范天雷不敢和他掰手腕,何晨光见他不敢称枪王。他是江凡,世界最强兵王

5 我在西游捡属性 作者: 斗战不为胜佛
东方玄幻 303106 字
人在西游,天崩开局!李牧:只要我捡的够快,圣人也得在我后面吃灰!

6 大唐之最强败家子 作者: 道是wu情
历史穿越 20609 字
我是败家子,我就要做败家里面最闪亮的那一颗,家里余钱不能超过十两!

7 道士半生录 作者: 浮三
民间奇谈 91312 字
初入道门的我,还没学习术法,遇到的第一件事情居然是和上古凶兽打架?

8 步步为途 作者: 骑鹤人本尊
现实题材 190154 字
他坚信——掌权亦会放权,铺路不忘路,争斗不忘初心,方能为民造福!

9 混沌书 作者: 思否
奇幻修真 345695 字
洛豪,身怀混沌书,修炼混沌万物决,横扫修真界,仙界,神界,统一神界

10 和空姐荒岛求生的日子 作者: 焖葫芦
现实题材 1275215 字
一次空难,退役特种兵与三个美女同时流落荒岛,恶劣条件,艰苦求存。

《第四章 大漠孤烟(1)》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