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仙侠武侠 >> 九龙永镇 [书号75323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十四章 人生百态

《九龙永镇》 夏蓑衣/著, 本章共6253字, 更新于: 2014-01-21 10:36

大概这人,在欲望的驱使下,没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人总是会被红尘种种蒙蔽双眼,讲究一个酒色财气。然而酒伤人岁,色字头上一把刀。更何况钱财之事,增减之数,难免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损人阳寿,兼损阴德。为一个争名逐利,不见眼前人生宜适,最终落得个凄惨下场。

就说这红楼一梦,也是任你多少世间繁华,爱恨纠缠。,最终不过落得茫茫大雪。世人追求的名利,来时去时都不过是尘埃过境,须知这人生一世,多少人浑浑噩噩。

于是乎,人间百态,造就了因果纠缠。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古人常语,举头三尺有神明。更是说,人在做,天在看。恩怨到头终有数,几时苍天罔留人。

这钱财迷眼,利欲熏心。用通俗话讲,就是被猪油蒙了心。把所谓的亲情友情兄弟情,就那么称斤论两卖掉,真是好一个有情有义。

孙静,是一个年仅十四岁的富家千金,父母取名为静,寓意她一生不遇大风大浪,风平浪静,也有她能安静美好的愿望。但,养儿不教,最终得来的只是不尽的后悔。虽然也许并非是不教,而是根本没有那个机会。

青春期,叛逆期,现在的少年少女,总是自以为是。更不知晓,糟蹋自己,最终伤得也只是自己。期望通过伤害自己引起他人注意,那就是不希望被抛弃。这是何等可笑,若是伤害自己能让别人为你伤心,那还何苦做出这种事。因为你心中已有答案,你伤害自己会有人伤心。正因为如此,伤害自己非但不能证明什么,所能得到的也仅仅是破灭。

被压抑或是不被理解的,并非只有自己。然而超脱这些去看待,把一切看尽眼底,才能成为大人。否则永远只是个小屁孩,只有把握住自己,才是自己。

反抗与放纵,往往只有一线之差。那些自诩叛逆成熟的孩子,又何尝见过世间黑暗。古语有云,人死为大。除死无大事,然而现今世界,又有多少冤仇埋葬呢?人无知而无畏,有时候悬崖勒马,尤是未晚。

而这孙静,就是个典型的青春期综合症的少女。自从升上初中,孙静就开始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鬼混。也许在那些心智未成熟的少女眼中,冲动易怒,穿耳环秀纹身,一天到晚惹是生非,欺软怕硬的少年,很帅气。

这也许不需要否认,从某种意义上来讲。

就这样,一个富家千金,少不更事的加入了不良集团。好在孙静还有最基本的自我保护意识,不沾染毒品,不随便交男朋友。因为家中是医药公司,还涉及很多行业。吸毒者的惨状,和那些年纪轻轻就堕胎的少女,凄惨景象,也不是平生仅见。或者不避讳的说,孙静并非对此没有认知,反而可以说是有着切身体会。

一个人要从堕落中醒来,往往需要特殊的事件。没见过真正天灾人祸的人,是没有资格谈及反抗的。连自己要反抗的是什么也不清楚的人,如何逆天行事?

女儿染一头五颜六色的头发,穿耳环抹口红,化稀奇古怪的妆。对此孙家夫妇是痛心疾首的模样。他家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自称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也许正是因为这过度的关心,孙静认为自己需要自由吧。

自由,多么美好的字眼。可是,什么是自由呢?老百姓常说,人都有各自的命。

家中发生了这样的大事,孙静也毫不知情。对她来讲,集团的事情才值得考虑。今天要和不良集团里的人一起去酒吧,不打起精神,恐怕后果堪虑。没有勇气和能力拒绝的人,除了紧抱自己兢兢业业的苟延残喘,别无他法。

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有时候仅仅生在有钱人家,对别人来说都是不可饶恕的罪孽。世事有时候分外简单,任何事情都可能成为理由。

“飞哥,那妞儿喝下了。”一个染着红毛,穿着破洞装的青年对一个金发,满脸凶恶和不耐烦的青年说道。还露出淫猥的笑容。

人为何自甘堕落,这是整个世界都必须面对的命题,但答案却是从来无法得到。无从得知这些自己糟蹋自己的人是为了什么,更不可能了解他们的故事。大多数时候我们并不需要过程,所要的仅仅是结果。所以大多数人都无法埋怨别人不了解自己,谁又有义务去了解别人呢?人心隔肚皮,每个人都有着只属于自己的故事。然而有时候并不需要故事的过程,大飞是如此,白辜也是如此。

这金发青年被称为大飞,是这一伙小集团的头儿。平时就做些勒索,打劫学生的小动作。孙静是富家千金的消息被大飞得知后,他就起了勒索的打算。相比起历经无数困难,才得到女人和钱财,这种一步登天的手法无疑更有诱惑力。

女人一旦天真了,那还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既然只是需要身体和钱财,无论用什么方法,只要结果相同,其实谈不上有什么区别。

“喝下了,这**答应做我女朋友,却不给我玩像什么话。”大飞哈哈大笑,端起桌子上的酒一饮而尽,顺便狠狠摸了一把路过女人的屁股。被摸的女人迅速的回过头,看见大飞后脸上的表情一变,更为迅速的逃开了。

孙静在大飞的求爱攻势之下,答应做他女朋友。却死活也不答应把身体给他。这其中的原因孙静自己不说,其他人也不可能知道。不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与此同理,在得知她是富家千金后,也无怪乎大飞一石二鸟之计就这样出来了。

大飞独自前往包厢,心想一定要好好玩玩这妞。这妞也真是贼漂亮,不愧是富家女。其实羡慕别人钱财的人,未必想要过与他人一样的生活。在潜意识里,人们明白着许多事情。既想要钱财更不愿意改变自己的人,只是纯粹的妄想而已,是最丑恶的人类劣性。

大飞露出笑容,心中已有盘算。把孙静绑架,然后勒索她父母,财色双收。不得不说,计划听上去是颇为完美的。吸毒是要钱的,赌博也是要钱的,放纵更是要钱的。这些无业青年哪来的钱,当然是偷摸扒抢,无所不为了。

心想孙静的老爸听说挺有钱的,得好好讹诈一笔。却完全没想到,那个有钱人的钱财是纯白色的。孙静老爸手中的人命,怕是比他祖宗八辈还多。这就是无知,恐怕他勒索刚出,不过多久尸体就已经在长江里了。而且啊,沦落为他人算计的傀儡而不自知的人,就算是死掉,也是死不足惜的。

不过有一点倒是没错,他的女儿是完了,或者说孙静早就崩坏殆尽了。

大飞哼着小曲走向包厢,刚刚已经喂她吃了**,现在应该已经发情了吧。还没见过她放荡的一面呢!

人算不如天算,这个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现代的年轻人又不相信这些,先前有个道士就警告大飞,女色还是少沾为妙。可是那个年轻人会听神棍的。青灯古佛和软玉温香,是男人就知道怎么选。

就在大飞推门进去时,非但没看见放浪的孙静,反而看见一个身穿道袍,头别木簪的男人,好整以暇的盯着他。

大飞虽然觉得不妙,然而横行惯了,当下便拎起旁边的椅子,向那个男人砸去。孙静则默默无语的看着他,流着眼泪。

“为这样的人流泪吗?”那个男人动都没动一下,反而问孙静。

大飞扔出的椅子在空中一顿,竟然不动了。大飞立刻意识到,不是善茬。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从怀里掏出小刀,想拼个鱼死网破。一来无知者无畏,二来,孙静代表着他的财和色,如何割舍得下。

“你真的要绑架我吗?”孙静仍然不死心,追问大飞。

大飞眼珠子一转,笑吟吟的说道。“怎么可能,一定是哪个男人骗你的,他才是想绑架你的人。”

孙静看着大飞停下,又问“你给我下药了。”

大飞眼珠子再转,“一定是哪个那个男人污蔑我,敢破坏我和静静的感情,找死。”

然而一阵清风拂过,包厢里人已经不翼而飞。白辜剑指伸向大飞,无匹剑气透出。大飞刚想大叫有鬼,却发现怎么也发不出声音,血从脖子上滴下,意识也模糊不清了。

人的运气不好,真是喝凉水也会塞牙缝。就如同刚才那个男人,如果孙静母亲再晚一天找到自己,他或许就会成功了。或者说孙家夫妇心中的恐惧能稍弱一些,不至于失去平常心和警戒心,也就不会是这个结局了。

夜风清冷,酒吧门口。

被白辜带出来的孙静,脸色一直木然。不过这些并非白辜需要管的,白辜只是在孙家夫妇的哀求下把女儿带回家。刚才和她讲过那些经验之谈,人生道理。她能理解几分,那便是个人各有自己的造化。就怕半夜孙静突然回家,被血玉吸成人干。当然白辜并非是傻子,其中的利害关系心知肚明,带孙静回家不过是孙家夫妇诸般思虑之后,为了试探而做出的权宜之计罢了。

“走吧。”白辜说道。每个人的人生际遇都有不同,像自己,十一年波澜壮阔,一向孤高自许,自忖算无遗策,但还是让白釉这个变数搅乱了和老狗的战事,无数算计付诸东流。

孙静默默的点头,都说这世上,眼见为实。然而这眼睛,何尝不会骗人呢?等她知道真相,那才是她这一生最大的转择。反正她家的情况更吓人。还不知道那所谓的血玉什么时候会回来。

一挥手,缩地成寸,再看已经是在一座大宅之中。

这是一栋占地面积很大的别墅,处在山水环绕之中,虽然是人造山水,但也能看出有钱人家特有的奢靡和气派。

白釉就坐在一棵树上,看着白辜身后那花花绿绿的孙静,笑得连口中的苹果都喷出来了。

“二二叔,这,希水啊?”白釉说完又大笑起来。白辜脸色平静,自己可不能像她一样笑,不然就有些过不去了。

孙静抬头看着树上那个白衣白裙,黑发如瀑,明眸皓齿的小女孩,再看看自己这一身,人不人,鬼不鬼的,难怪对方要笑。而且那女孩散发着比大飞危险百倍的气息,清纯中有股妩媚妖异的气息。虽然这女孩还小,孙静依然想到了狐狸精。

白辜最开始听孙家夫妇的话,也没想到会这么夸张,说实话不是答应了那两家伙,白辜一定懒得管她。自己选择的路,就要有承担的勇气。

听到门外吵闹,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孙家夫妇连忙冲了出来。出来看见自己女儿就低头站在白辜身后,显得不伦不类。脸色一沉就准备发火。

“砰”孙海,也就是孙静的老爸。被白釉狠狠的砸了一整个苹果。

孙海有些站不稳的感觉,想发火,又想起白釉捉弄他们的手段,脸色青白不定,更是气愤,把眼神投到了孙静身上,看样子准备把火发在女儿身上。

“这么扭曲?”这次是白辜,挥手间,孙海飞到了门边。“我就说一个收藏古怪东西的人,死了也没什么可惜的。罪有应得不是么。”

“那二叔你为什么要来?”白釉又拿出一个苹果,狠狠咬了一口。

“因为挺有趣,会自己回来的血玉。”白辜摊摊手,自己又不是什么牛鼻子道士。可没有救助被鬼魅所害的人的想法。

目瞪口呆的孙夫人看着倒地不起的孙海,正要报警或者破釜沉舟的时候。白釉不耐的皱皱鼻子,没好气的说道。“放心,死不了。也没残废。”

孙静依旧没有反应,白辜惊讶的回头看着她。“你父亲对你不好吗?”

“没有,他对我很好。”孙静此时一点也不像一个堕落的少女,反而更像是拼命守住最后一丝尊严的人。

白辜瞪了孙夫人一眼,“有些事情最好说实话。”白辜心想这大户人家,最多这些黑暗事情。心中厌烦之下,祸曜剑气已从手中浮现。金色剑芒吞吐不定,凛凛绝世,一如最初的高洁。

孙夫人一声惨叫,先前她还意识不到亲戚为什么一再嘱咐她,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要去找白辜。现在孙夫人心中已经有底了,朋友千叮咛万嘱咐,此时只恨自己没有听进去,那个人驱除妖魔之前,有可能会先驱除人魔的告诫。

“我需要一个解释,一个你们欺骗我的解释。”白辜冷冷的看着他们。道士虽然只驱邪,白辜却不是那种道士。否则青要也不会让他做什么灵异督查,像道士什么不影响人,国家乐得你找妖魔麻烦。但是与这些道士不同,白辜却是会找领导阶层麻烦。

白釉从树上跳下来,背着双手,代替白辜发问。“首先,你们到底什么关系。好孩子不许骗人哦,要说是父母的话给我闭嘴,别当我和二叔是傻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二叔杀过的人比你见过的都多。技术保证不会让人感觉到痛苦的。”

原本气势回笼,准备大声辩驳的孙夫人,被白釉这所谓的好消息一吓,脸色惨白。只敢拿眼角余光胆怯的瞥白辜,一看,吓得更加面无人色。白辜抗议道“他们见过的好歹也有几十万,我没杀那么多吧!”

流窜的肃杀气氛让现场一片混乱,仆人保姆纷纷望风而逃。

“不想说,那就我帮你们说了。”白釉数着手指头。“嘛,三年前,孙静真正的父母在某场车祸中死了。而你们和孙静只是陌生人。听说有一种奇术,能给人装上人皮面具,就算最亲近的人也根本无从辨别真假。你们不仅蓄意谋杀还外加侵占财产,真是大大的坏蛋啊。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血玉夜夜回到家中,你们就没有一点看法吗?还是说你们已经相当清楚了?”

白釉越说,孙海和孙夫人脸色越惨白。白釉最后笑道“孙夫人你真是个笨蛋,从你找上二叔开始,就已经属于自投罗网了。你们做的那些事情,就算瞒得过所有人,但终究骗不了妖怪哦。”

“或许你们应该告诉我们,把尸体弄到那里去了?”

“至于那块血玉,你们应该并不陌生,从前孙家也有一块,是他们的传家之宝。我想,在遇难时,他们为了传家宝不被你们侵占,就把玉吞进了口中。而你们偏偏倒霉的找个凶闵之地埋葬他们。可喜可贺,现在他们找来了。所以血玉为什么要回到这里,因为这里是他们的家啊。”白釉拍拍手,做出了结论。

“告诉你二叔存在的那个人,没告诉过你,二叔不仅降妖除魔,也会除人吗?”白釉看着依旧挣扎着爬不起来的孙海,和试图逃跑却被白辜斩断脚筋的孙夫人。

白辜悄悄抹了抹汗,他可是完全不清楚。白釉才有事先让神机调查清楚一切的习惯。而且情报来源极为广泛,也就是牛鬼蛇神,各行各业都有这丫头的眼线。否则白釉也不能够从防卫森严的白家来到这里。其阴险狡诈,就是白釉的代名词。

孙静张大嘴,有些事情她虽然有感觉,但听白釉分析来,就不一样了。不过白釉还没分析完。“你们用看平常道士的目光来评断二叔,是你们最大的错误。”

“孙静常年和父母在一起,对于身边的人已经改变,不可能没有察觉。她或许想不到人皮面具这点,但不代表她察觉不到父母的变故。这件事古怪在哪里呢?富家千金和不良集团?有些时候按照剧本来演的都很可笑。钱财对一个人的诱惑力有多大,你们自己清楚。你认为不良集团对待富家千金,是绑架好呢?还是绑架好呢?同伴?那是小孩子不懂事,这些无所事事的混混,会和孙静成为同伴?不好意思,我不认为猪的脑子能有那么聪明。”

“所以可以确定,这些是你们所策划的。包括让孙静的叛逆。只要这样,就算她说你们不是她父母,大家也只会认为错在她。毕竟叛逆的青春期少女,她们的话有多少可信度呢?真是完美的计划。不过你们也太大胆了,明目张胆的支使别人,可难保不会隔墙有耳,绑架勒索然后撕票这一连串计划真是太完美了。嘛,一定是他们的在天之灵保佑,让你们谋害孙静的计划流产咯。病急乱投医就是说的你们,竟然找上了我们。”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查不出来的事情,还真没有。其中一件事,我相信说出来二叔会不知不觉拧下你的脑袋。”白釉带着妖媚的笑容,看着仍在假装挣扎的孙海。“二叔,这家伙可是兴致勃勃的玩着真实版的鬼父游戏呢!”

剑光一闪,孙海不动了,只是全身的筋脉都被斩断。白辜听了白釉的话,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但仍是一不小心就把他砍成了残废。鬼父游戏白辜还是知道的,因为和白釉在一起的几年,这个完全有别于其他小孩的侄女儿,就曾不止一次的给白辜讲解普及鬼父方面的知识,简直可以说是白辜绝无仅有的心灵创伤。

白釉看着想要大叫,却被封住嘴巴的夫妻二人,露出伤脑筋的笑容。“呀,糟了,开个玩笑而已,二叔做得太过火了。别怕,也别叫,我讨厌太吵。”“让我看看你们的真面目吧!”白釉笑得天真无邪,白辜却心中发冷,这丫头怎么今天火气这么大?自己已经非常顺着她的心意了,否则现在早就是满地尸体,那里还有活人。想到之前自己摸到的,白辜露出了然神情,白釉转身就是一个苹果扔了过来。

接下来的事情太过血腥,白釉在孙夫人脸上直接开了个口子。她可没心情去找缝隙,就好像一堵墙,没有门你不知道自己开一个吗?

先人说得没错,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叫门。鬼魅邪魍,大都是冤有头,债有主,只找害了自己的人。含冤而成厉鬼,被厉鬼找上的人,又怎么可能是善信人家!白辜早就清楚,鬼魅报复的人,又怎么可能是无关的人?

惯看灵异的人应该知道,厉鬼牵扯凶杀,被找上的人都是心里有鬼的人。妄害无辜的鬼怪,最终天道茫茫化为尘灰。须知厉鬼害人,那是魂飞魄散。业火灼魂,尚留一丝灵识不昧。无风不起浪,世俗道士或许为道义所累,不知事件真实。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九龙永镇》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娱乐:从讲鬼故事…
2 全球轮回:开局签…
3 神豪:从游戏氪金…
4 我的皇朝太争气…
5 我的商界征途
6 重生成敌国王妃…
7 寒门小福包
8 农家厨娘初长成
9 重生医妃又狠又…
10 十七遇见她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网游之诸天降临 作者: 盼达
游戏生涯 1298689 字
地球异变混沌降临,象兵、铁浮屠、人类、兽族、异族侵袭,万界万族争霸

2 僵尸先生从白僵开始崛起 作者: 姬道人
都市异能 966234 字
一觉醒来,叶晨穿越到僵尸先生电影世界。从白僵开始崛起,成就至尊尸神

3 洪荒:人在紫霄宫,直播成圣 作者: 超爱吃草莓
东方玄幻 41444 字
李辰紧穿越洪荒世界获得直播系统。龙凤大战,鸿钧讲道,谢大哥的飞机!

4 破晓 作者: 也白又白
都市情缘 220440 字
当他遇到两年前的她,紧随而来的,是未知的重重疑云和步步杀机。

5 大唐:开局扮演天机神算 作者: 陈喵呜
历史穿越 197095 字
穿越大唐,开局长安街上摆摊算命,为李世民演算国运,震惊李世民

6 和青梅女神的超甜日常 作者: 玖焉
都市生活 284499 字
战争要出现,韩零没有太担忧,反而在想,回家后给老婆做什么好吃的。

7 全球神选之只有我选择木叶 作者: 隔壁老五hx
异界大陆 154508 字
在全球选择各项副本的时候,选择木叶反而成了耻辱,但真正废的是你们

8 重生:我的1990 作者: 半颗纽扣
都市重生 494495 字
杨洛重生到1990年的夏天。从一个连年亏损落魄不堪的化肥厂开始……

9 寻符纪 作者: 潘有病
东方玄幻 182379 字
破神器,居然都是公的,要你们何用?几万年了,也不知道去找个主母?

10 百族遗孤 作者: 达布纽
东方玄幻 267559 字
血脉觉醒?给我先来一百次!什么?不够看?莫慌,我还能二次觉醒!

《第十四章 人生百态》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