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仙侠武侠 >> 九龙永镇 [书号75323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十一章 怎奈飞仙

《九龙永镇》 夏蓑衣/著, 本章共6756字, 更新于: 2014-01-19 16:57

人算不如天算,这句话应该很多人都耳熟能详。经常有机关算尽的人,感叹人算不如天算。而白辜也不能免俗,此次事件,将让他喟叹,机关算尽,也不如世事无常。

此刻外界都还不知道白辜被卷进大阵的消息。

胖子不情不愿的跟着小夜,白辜让他到张家界访问他的旧友。据说这名旧友曾经和白辜参加过某件惊天动地的大行动,号称白猿王。也就是说是妖怪。对于那次行动,胖子也有所耳闻,也就是传得玄之又玄的白莲一役。

白猿王胖子还听说过,当今妖族里有几个这样法力通天的人物。这位白猿王战力无双,成妖之后猖狂无比,四处寻衅滋事,知道受到教训后,才稍微安分。

这位主完全是一路打架打过来的,从小妖一直到妖中称王,实力可想而知。据白辜讲,自己和他开打,胜负只在四六之数。胖子埋怨白辜,连他都打不过的家伙,让自己去,万一让人打一顿怎么办?

白猿王的故事不为人知,白辜也只是稍有耳闻。传言中白猿王是古时候一只深山老猿,在很多年前和一个人类少女在一起。后来那个女孩子被家里逼迫嫁人之后,不久赶上征兵的事,丈夫一去不复返。李白也有过那么一首诗,“长号别严亲,日月惨光晶。泣尽继以血,心摧两无声。困兽当猛虎,穷鱼饵奔鲸。千去不一回,投躯岂全生。”

李白这首诗就说明了征兵此事,对遭到征兵的人家是多么惨烈,何况是一去不复返者。古来征战几人回,正是一语成谶。

年纪轻轻就守寡的她,碍于礼教伦理,世俗眼光,只能选择独身守寡。在收到丈夫切实战死的消息后,就削发为尼了。不得不说,白猿王好战善战,极有可能有此中原因,然而白猿王不说,也就无从考证。

从深山老林里跟着女子出家的白猿王,不久之后眼看着女子病重死去,心境有了变化。而在某个夜里接受了天地灵昧,有着仙神泪之称的日月灵气,开启了妖的灵智,然后把那名或许不幸或许幸运的女子带到他们相遇的森林安葬,从此踏上白猿战神之路。

而相识白猿王,是之前提到过的白莲之乱。心系妖族安危的白猿王,在白莲化为天魔的时候接受白辜的邀请,在青羊山共展太虚禁天遥,并因此与白辜相识相知。

该说是白辜心思莫测么,他看出小夜必然有所牵念,所以趁机提出让他们旅游。但是小夜,根本不是要出来旅游。她的某种极为重要的东西遗落在南山,她回去找到之后,本来打算直接回家。但是胖子却说白猿王的事,小夜也就只能同意一同前往。为免牵连到他们,白辜算无遗策,正因为知道自己处在什么位置,敌人又是何等可怕,才不愿意牵扯别人。

但就在小夜和胖子赶往张家界的时候,突然,天上掠过一道白色流星,而里面分明是一只硕大的白猿,目光炯炯,睥睨人世。

接下来胖子感应到自己和白辜的联系断开,立刻知道,白辜出事了。胖子那里还顾得上寻找白猿王,把事情和小夜一说。小夜就拎着他马不停蹄的往回赶。

而白辜此时,就面对着这位摆下大阵,要置白辜于死地的人物。

淅淅沥沥的雨飘洒着,白辜站在市中心的广场,看着那个搞出这一切的人。让自己一路奔波,转遍了整个城市的人物。

“故人不我知兮,空平生之漂泊。时人不我知兮,断此身于无常。山河不我知兮,葬魂灵而天苍。死生不我知兮,远哀怨尤三江。”

那个人影身形佢偻,仿佛背负着生命无法承受之重,无法放下,也不能放下。

“果然是你。”白辜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到他面前。白辜先前就考虑过,拥有设下此阵而且能够操控那些大妖的存在,在白辜记忆中虽然多不胜数,然而其中有这样的实力和仇怨的人,基本上都被白辜处理掉了。否则也是分身乏术的状况,真正有可能的人实则少之又少。

“辜罪红莲,八年前的事情还记得么?”

“太多记不清。”

“但我记得可是很清楚,你和你爷爷找到我们一家,毫不留情的残杀了我们全家老小”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老狗”

“哈哈,说得好,看你现在的样子,不就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吗?”

“杀人者人恒杀之,我并无怨言。”

“场面话和废话收起,只可惜你爷爷在天劫中死了,啧啧。否则。”

老狗,是八年前白辜爷爷渡劫前收拾的最后一个妖孽。白辜当时也一同前往,老狗所犯的罪行极为严重,数以千计的人被他所杀。白辜爷爷找上门后,受到老狗子孙的拦截,当时的白辜和爷爷一路斩杀。并且在之后对他的子孙们赶尽杀绝。

按白辜爷爷所说,老狗罪大恶极,子孙也一并铲除,永绝后患。直到后来白辜才抛弃这处理方法,但也不能不说是这份闲暇余裕,是建立在绝对的实力之上的。八年前老狗没有被抓住,仅仅受了重伤。而他的子孙却被白辜爷爷斩尽杀绝。白辜并不清楚那些小家伙犯了什么罪,如果是现在的白辜,一定不会让爷爷做出那种事。然而,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时间不会因为任何人的欲望而回头,就像是少数永远得服从多数。

“关于那件事,我向你道歉。”白辜苦笑

老狗暴怒的挥舞着双臂,“呵呵,哈哈,道歉有用吗?”

“我知道没用”

“呵呵呵,那天你和你爷爷不就是像你今天这样,杀杀杀吗?”

“算了,你也是不明白。”白辜叹息,这个老狗只是一个疯子而已。他根本不在乎白辜为什么道歉。白辜道歉,是因为听从爷爷的话,对没有作恶的妖赶尽杀绝,这些老狗又如何能懂得呢?

老狗眯着眼睛打量白辜,他很谨慎,白辜在八年不到的时间一举达到飞仙的境界,不知道有什么特殊之处。他也知道,这次报仇不成功,自己永远都不会再有机会了。自己用了千年时光达到的境界,白辜却轻易达到,老狗知道自己得把握机会了!

夜色渐深,乌云散开,一轮明月从云中探出头来。

红莲业火在燃烧尽灵魂后,渐渐熄灭,整个城市只剩下破败与萧条。

白辜把胸前的仙桃吊坠一把扯下,这是白猿王送给他的礼物,在不久前替自己挡下了致命的一击,现在已经粉碎。据说这吊坠还是白猿的母亲留给他的,白辜心想也许死了就不需要解释了吧。

老狗警惕的看着白辜,浮现出锋利的指爪。白辜慨然握住祸曜,老狗目光凝重。

突然,一道身影从地上向白辜扑来。白辜正在和老狗全力对峙,不料竟然被突袭,一时猝不及防。那道身影直取白辜的天灵,十指如钩,虎虎生风。

然而就在此时另一道身影撞上了那个人影,电光火石之间,那个人影在白辜身后白泽异象的愤怒咆哮中飞速退后,并迅速回到老狗身边。

“柚子。”白辜连忙抓住白釉,然而白釉只看了他一眼,竟然一口血喷出来,缓缓倒了下去。

白辜一急,竟然也跟着一口血喷了出来。同时,白辜身后的白泽异象发出震天怒吼,老狗一时之间竟然愣了神。

然而,这也是瞬间的事。老狗迅速的再次和白辜对峙起来,不过,这次是两个。身外化身,这是一种玄异的神通,要修炼也实属不易,白辜没想到老狗竟然会有身外化身,更没想到白釉没听他的话,竟然跑出来了。

白釉并不知道白辜在其他地方一路杀过来,她是感觉到不对劲出来查看的。白釉是人和九尾狐的混血,擅长的是幻术和伪装。也是靠着幻术,她欺骗蝰蛇,甚至来到了这里。

白釉在这里一会儿后,察觉到地下有人潜伏。白釉收敛了一切气息,用龟息法掩去了所有痕迹。然而很快白辜来到了这里,看到白辜的样子白釉傻眼了。她一向只见过翩翩不凡的二叔,从没见过二叔如此狼狈的样子。

然后就是有人偷袭,白釉脑子一热就冲了上去。

看着白釉倒下,白辜脸色大变,然而老狗马上就动手,白辜一时焦急不已。更害怕老狗的化身会对重伤的白釉不利。

老狗露出满足的笑容,能看见白辜焦急和愤怒。老狗两个身体同时向白辜扑过来,白辜真元一提,极致之力涌动绝世之招,正是白辜《祸天诀》的杀招。

“九祸•太虚绝”

杀招临身,老狗两个身影同时动作,联手之招,抗衡杀伐金光扑面而来。两个身影同时出手,演练天狗一族最终之招。漆黑的大狗吞天蔽日,浓密黑气和金光相击。天狗一族天赋绝式,“天狗吞月”。真元相冲,猛然爆裂开来,四周经此扫荡,萧条一片。

夜风吹来,浓浓的血腥挥之不去。白辜意识到这座阵并没有传说中灌顶造妖神的力量,相对的,白辜的力量遭到了三层左右的压抑。而老狗,也差不多强上了三层。

两个随时会引来天劫的强者冷冷对峙,老狗两个身影合二为一,刹那间原本就强大的力量,终于超过仙神界限。白辜任凭额头上鲜血滴落。四周一片静寂。

不远处的高楼里隐藏着幸存的小妖,路灯断折,满地尸骨中站起自相残杀后幸存的小妖。他们望着白辜和老狗,惊惧与贪婪皆有之。这些小妖只要吞噬了修行者或大妖的内丹,修为或许能有极大的进步。这种诱惑让小妖们不顾生死,凝视这场将来的战斗。

老狗并不是狗,而是天狗。山海经记载过这种妖物,拥有强大的力量,然而老狗只是其后裔,并非真正的天狗。

合二为一的老狗,气息终于不像刚才一样弱于白辜,而是压倒性的强大。白辜心神俱凛,心中已有打算,当下左手再划,老狗严阵以待,他容不得丝毫差错。

然而白辜的术法却只是形成一个阵势,将白釉保护起来。老狗眯着眼睛,心中心念百转。正要有所动作,白辜已经展开鬼魅的身法,向他袭来。

老狗现出利爪,白辜身形再转,让开了迎面而来的利爪。同时老狗飞起,抬腿化作巨大的兽脚,直袭白辜胸膛。白辜剑锋回旋,剑气直扑老狗而去。老狗张开巨大兽爪,若无其事的挡下剑气。

两道身影一错即分,各自都有了底。

两人不再试探,迅速飞向半空。巨大的兽爪划破云天,白辜抽剑一弹,迅速撤开。老狗将身一跃,两人从天空打到高楼。

轰隆一声,百层高楼应声而倒,白辜按住胸口,鲜血正源源不绝的流出。烟尘漫天中,老狗从倒塌的大楼猛然张嘴一咬。白辜剑尖在老狗犬齿上一点,借力后退。

“哈哈,可惜白丘老儿已经死了,不然一定让他生不如死。”老狗爪子在白辜左臂留下深深的几道爪痕。

白辜爷爷白丘是在七年前死的,那时白丘的天劫来临,途中受到了其他妖类的惊扰,乃至于在滚滚劫雷下魂飞魄散。

白辜皱着眉头,老狗如今根本是在玩弄自己。白辜屠戮万妖,并且受到与自己相差不远的大妖截杀,早已重伤,老狗花如此大的阵势来对付自己,还真是。白辜苦笑不已,那些死掉的妖,为了仇怨,走进了他人设计的死局。

然而白辜也有准备,像和蝰蛇一战,受的伤修养两三天也就好了。然而这一环扣一环,白辜的的伤已经到了一个濒临极限的地步。心知世事难料,若非为了封印血誓之眼,区区小妖小阵如何能奈何自己。虽有感叹,却并无怨悔,只因白辜从来如此,心思不定,曲意逢迎他人,莫测想法。一个人若有无数张面具,那还算是人吗?谁也不知道,但就算白辜如同天道般冷漠无情,却也如天道般果决。白辜还有最后的准备,那就是白家的祖传禁术,飞仙之术。

这个飞仙,指的是杀戮的意思。原本就是为了凡人弑仙而来,是白家第一任先祖,所传下的绝世仙术。而白家代代,都是在杀伤强大妖魔而死,白辜爷爷白丘,是第一个渡劫死的。

这飞仙之术,是白家不传之秘。七步飞仙,所施展的人轻则重伤,重则魂飞魄散。原因在于白家身后的白泽异象。飞仙之术,白泽入体。

白辜心中释然,唯有时时亲感生命之重,才能了然生命之轻。自己没有其他选择,务必要一击绝杀。

原来一个人为了他人而不顾自己,就是这般感觉。白辜毅然舍去自己的生机,辜罪红莲这一身鲜红的罪业,死不足惜,只叹名剑祸曜又将流落,月阙迟迟难以归还。回忆过去,正是无愧于天地,无愧于道。

老狗从白辜身边穿过,白辜扬手祸曜旋转,一道剑伤瞬间印在老狗身上。老狗则是尾巴轻甩,打在白辜肩膀上。白辜凝神开启飞仙之术,手上的剑却丝毫不停,交织出天罗地网,无匹刀气让周围地势千疮百孔,几个倒霉的小妖更是化为飞灰。

老狗不紧不慢的应付着,庞大的法力压迫着白辜的身形。

“九祸•终元始”

金光再起,白辜真元尽起,左手拂过剑身,无匹之威再次降临。终结之招引动天雷滚滚,风云转眼为之失色,只见金光向天,尽显出屠神灭佛的恐怖威势。

“万灵血祭•天之殛”

老狗则是引动万千妖灵血煞,磅礴血雷自他身边缭绕,周围陷地数尺。金光剑气和血雷在空中遭遇,爆发出毁天灭地的力量,整个异世界为之颤栗。杀招过后,白辜和老狗各退一步,吐出一口鲜血。白辜祸曜再抡,迎战老狗钢铁指爪。

在一次次交锋中,老狗终于不耐烦,白辜的剑道修为决定了他打中一次,自己也会留下伤口。此时两人的身影都极为狼狈,白辜的左臂已经失去知觉,老狗的一只耳朵被削了下来,彼此都用恶狠狠的眼神对视着。

当老狗现出原形,手中运起法术时,白辜知道最后的时候要来临了。一路走来血雨腥风,早就明白世事无常,该来的终于会来。心头茫然,白辜不欲求生,这一路血雨腥风,不问其他,但凭问心无愧,原是并无亏欠。

这世间的对与错,终究到了让人分不清的地步。白辜回想起自己亲手斩杀父亲之后,母亲那悲戚的面孔,兄长那怅然若失的神情,眼睛一闭,尽是释然。原来辜罪红莲依旧是辜罪红莲,从来就不曾变过。

遥望天际,是自欺欺人的朋友,最后一眼,留给那个与自己血缘相连的女孩,那个一直追随着孤僻的自己,愿意为自己付出生命的女孩。白辜手紧握祸曜,祸天真元猛地一震,接近涣散的真元发出金色辉光,还是那份冰冷的孤独。

巨大的罡风席卷而来,白辜任凭风刃在身上割出一道道伤痕,将祸曜插进了自己胸膛。

此时老狗忽然眉头一皱,有谁在破阵。当下张开大口,口吐出更大的飓风,务必要杀死白辜。

“神罡动天荒”,老狗真元饱运,誓要绝杀白辜于当场。无匹飓风蚕心蚀骨,异世界的天穹也为之一破。

突然白辜身后巨大的白泽异象消失,老狗心神一动,只见一道白光从飓风中飞出,速度之快难以想象。正是白辜穷最后之力,白泽一族最后之招,“飞仙之术”。

这就是老狗最后看见的景象,他穷极一生布下这个阵,却忽略了本身的修为。而这也再次证明了白辜不败,就算是死,白辜也是不会败的。从白辜接下祸曜开始,就有了绝不会败退的承诺。

原来世事是不会如人的意料的,白辜留下一抹似笑非笑的微笑,闭上眼睛。

也就在老狗死去的刹那,白辜也颓然倒下。白辜终于知道为何飞仙之术等于同归于尽了,白泽入体,会将原主人的灵魂摧毁。白辜只觉得眼前一暗,头脑浑浑噩噩。周围的小妖试图靠近,神智已经完全消失的白辜,凭着最后的本能,挥出一剑,把试图接近的白釉的小妖斩碎。祸天真元失去控制后狂涌而出,一些残存下来又心怀鬼胎接近的小妖,在无匹祸天真元的扫荡下瞬间爆成齑粉。

“小白!”老狗一死,阵法转瞬告破,愤怒的吼声传遍整个城市。无数人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却丝毫不知道,异空间中发生了数万妖族的屠戮。

一只巨大的白猿出现在周围人的视线里,同时还有一个沾满血,胸前插着长剑,不成人形的男人。白猿手中拎着一个昏迷的小女孩,注视着跪在地上的男人。

周围的人一哄而散,纷纷逃窜,而且许多人还掏出手机报警。不过言辞混乱。什么白猿杀人,抢人之类的。警方对这些报警电话的回答是,需要转精神病院的电话吗?

也许明天就有新的都市传说了。但眼下最重要的,莫过于这场惊天动地的屠戮,当然这仅是对于知情人而言。

随着白猿出现,一个胖子和一个绝色美艳的女人也出现在这里。“小白”胖子目眦欲裂,瞪着白猿,大有冲上去拼命的想法。白猿目光流转,似有所思,胖子则是亮出了铜锤,不顾修为上的极大差距,誓要一讨公道。

然而那女孩却转眼出现在白辜身边,抬手就是诡异莫名的术法。

白猿目光如炬,他比胖子了解得更多。对小夜的身份感到震惊。看到小夜展开传说中的锁魂之术时,更是惊讶万分。

胖子也意识到现在的情况,比起不明敌我的白猿,白辜以及蠢蠢欲动接近的群妖,要更为棘手。在胖子拎着铜锤威慑群妖的时候,白猿突然就发出长啸,眨眼间,一些过于接近的小妖瞬间灰飞烟灭。

白猿在感知到自己在白辜身上留下的术法被破坏时,就知道白辜一定出事了。然而匆匆赶来,却遇到了一个诡异的大阵,并遭到此阵的阻挠。小夜他们则是稍晚一步,到来之时恰好是阵破,老狗死亡的时候。

此时小夜正在施展传说中的锁魂之术,这种术法就是为了魂魄离散的情况而存在的。小夜聚拢白辜将要消散的灵识,咬破指尖滴入鲜血在白辜额头。

白猿低头试图唤醒昏迷的白釉,白釉却完全没有反应。感应到一些大妖的气息后,白猿把手中的白釉交给胖子。

小夜依旧在进行着诡异莫名的术法,白猿则防备着其他生灵的偷袭,凝滞的气氛一触即发,暗处潜藏的大妖忌惮白猿王的威名,不敢造次。一时之间谁也不说话。

“咔嚓”伴随着无比瘆人的声响,小夜将白辜胸前的祸曜拔了出来。

“不会死了。”看到胖子和白猿关切的眼神,小夜疲倦的叹了口气。

胖子喜出望外,就快要手舞足蹈了,白猿也露出欣喜的神色。“别高兴得太早,小白什么时候能醒我也不知道。而且醒了恐怕也修为大降。”小夜别过脸去,有气无力的说道。

眼尖的胖子和敏锐的白猿,都看到了小夜眼睛湿了。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三人的关系早已生死莫逆。而且白辜对小夜的心思,恐怕也只有白辜自己不清不楚。小夜也说不得有什么看法,这些也就是本人才清楚了。

现在看见白辜满身是伤。一时之间谁也不想说话,都默默的收拾着心情。白猿曾在阵破瞬间瞥见了异世界的血海景象,并为之哑然。

胖子拎着白釉,小夜抱着白辜,四周杀意和杀气渐渐凝聚起来。白猿则是对着虎视眈眈的群妖防备着。

意识到心怀不轨者太多,难以脱身,白猿王一声长啸,突破将要形成的异世界,伴随着白猿王身影过境,潜藏之妖和人都在瞬间崩碎,杀气为之一滞,渐渐收敛起来。没有真元引动九鼎结界,异世界的形成戛然而止。白猿王目光披靡所向,一行人安然离开此地。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九龙永镇》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娱乐:从讲鬼故事…
2 全球轮回:开局签…
3 神豪:从游戏氪金…
4 我的皇朝太争气…
5 我的商界征途
6 重生成敌国王妃…
7 寒门小福包
8 农家厨娘初长成
9 重生医妃又狠又…
10 十七遇见她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网游之诸天降临 作者: 盼达
游戏生涯 1298689 字
地球异变混沌降临,象兵、铁浮屠、人类、兽族、异族侵袭,万界万族争霸

2 僵尸先生从白僵开始崛起 作者: 姬道人
都市异能 966234 字
一觉醒来,叶晨穿越到僵尸先生电影世界。从白僵开始崛起,成就至尊尸神

3 洪荒:人在紫霄宫,直播成圣 作者: 超爱吃草莓
东方玄幻 41444 字
李辰紧穿越洪荒世界获得直播系统。龙凤大战,鸿钧讲道,谢大哥的飞机!

4 破晓 作者: 也白又白
都市情缘 220440 字
当他遇到两年前的她,紧随而来的,是未知的重重疑云和步步杀机。

5 大唐:开局扮演天机神算 作者: 陈喵呜
历史穿越 197095 字
穿越大唐,开局长安街上摆摊算命,为李世民演算国运,震惊李世民

6 和青梅女神的超甜日常 作者: 玖焉
都市生活 284499 字
战争要出现,韩零没有太担忧,反而在想,回家后给老婆做什么好吃的。

7 全球神选之只有我选择木叶 作者: 隔壁老五hx
异界大陆 154508 字
在全球选择各项副本的时候,选择木叶反而成了耻辱,但真正废的是你们

8 重生:我的1990 作者: 半颗纽扣
都市重生 494495 字
杨洛重生到1990年的夏天。从一个连年亏损落魄不堪的化肥厂开始……

9 寻符纪 作者: 潘有病
东方玄幻 182379 字
破神器,居然都是公的,要你们何用?几万年了,也不知道去找个主母?

10 百族遗孤 作者: 达布纽
东方玄幻 267559 字
血脉觉醒?给我先来一百次!什么?不够看?莫慌,我还能二次觉醒!

《第十一章 怎奈飞仙》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