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仙侠武侠 >> 磨戟录之侠胆琴心剑 [书号733257]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十四章 断义

《磨戟录之侠胆琴心剑》 夜陌潇湘/著, 本章共10048字, 更新于: 2014-01-20 16:13

众人被金陆豪情所感,轰然应声,纷纷仰头饮尽茶水,举碗掷地,瓷片碎裂声中,群雄精神都是一振。金陆将手一挥,群雄鱼贯而出。

这时众人均已换上了官兵服色,淬毒的兵刃藏在衣中,月光下不露出半点寒芒。慕容萧向后望了一眼,心中暗自奇怪:“怎地襄妹三人还不回来?”金羿随后而来,见他脸色有异,问道:“慕容兄,怎么了?”慕容萧问道:“金兄弟,那带回密旨英雄所葬之处,据此约有多久路程?”金羿眉目间微微一动,答道:“那是南山一片风景绝佳所在,若要徒步赶去,只怕须得两个时辰。”慕容萧点点头道:“原来如此。若是今夜事成,我有心在这英雄墓前一拜。”他却不提慕容襄三人未归,只怕引得金羿忧心,不利刺董大事。金羿笑道:“自然当得。”身法加快,快步向前去了。慕容萧暗思楚玄机智百变,慕容襄慕容灵二人都是出类拔萃的身手。三人同行,谅无多大差池。思及此处,心下一宽,脚上加力,尾随众人而去。

众人出得金府,向右便转。金羿当先引路,在前指点方向。此时街巷空落,寥有行人,宽宽的街道上间或传来几声犬吠。冷冷的月色杂着星光斜射下来,越发显得空阔冷清。众人都是身有武功之人,一路放步而行,极是迅速。约摸行过了半个时辰,众人已隐隐见到了前方皇宫的红墙碧瓦。

众人心下都是一喜,正欲奔上前去,忽听金羿低喝道:“停了。”众人愕然停步,随着金羿在旁侧小巷中躲身。过不多时,一小队巡夜官兵手执火把,在街心昂首阔步行过。金羿待得众官兵走近,蓦然扑身而出,寒光突现,一对烂银短匕从腰间撤出,匕随身走,月光下一道寒影电闪般绕了两绕。众人定睛看时,那一小队军兵已尽数横尸街头,竟未发出半分声响。金羿将数具尸首拖入巷中,依次摸索了半晌,从一具尸首中摸出一面小小铜牌来。金羿将牌交与金陆之手,低声道:“父亲,这铜牌乃是值夜军士的巡夜令,您收在身上。若再遇官兵,您上前应付便是。”

金陆点点头,但又接着轻轻将头摇了摇。点头之意,乃是赞金羿遇事果决勇断,这一套身手进退惊雷电闪,已是深得家学真传。摇头之意,却是金羿于暗影之处乘人不备突施偷袭,手下招招致命,未免狠辣残忍。金羿早知父亲心思,低声道:“这些官兵都是董卓爪牙,平日多行不义,杀之不伤阴骘。”金陆拍拍他肩,迈步而前。众人随后跟去。

金羿这一露身手,众人精神大振,有人低声议论道:“金家与江湖中声名最赫,果非幸至。便是方才那一套身手,此间便没几个人及得上。”旁侧同伴悄悄道:“那还用说。这位金家二公子足智多谋,武艺也已青出于蓝。日后金家的担子,那定然要着落在这二公子身上。”先前说话那人言及此处,不由得向后望了一眼,见金羿低头锁眉,正若有所思。赞道:“二公子胜而不骄,那是更加难得了。”

众人悄声议论间,金陆已持牌同数队兵士打过了照面,一路果然畅行无阻。又过了一炷香时分,众人已来至北掖门前,此门乃是汉宫外门,高约三丈,但入得此门,内中便是禁宫。此时四下静静悄悄,无一个兵士把守。金陆暗暗点头,来到门前,起手在叩响门环,他先叩出两声长音,接着又急促敲击六下,循环往复三次。却听“吱呀”一声,宫门被轻轻推开一丝缝隙来,接着一人从内探出半身。这人身上穿了紫红色宦官服色,蒙着半面,只露出两只眼睛来。金陆低声道:“草民奉了今上密旨,入宫诛贼。”那宦官扫视了一眼金陆身后群雄,点点头,目光中露出喜悦神色,推开门来,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跟着转身在前引路。群雄一拥而入,紧随在那宦官身后。

慕容萧尾随在后,心中暗记路径。但觉宫中路径曲折繁复,处处都是亭阁水榭,山林路石,布局也都是一般,若非熟稔路径之人,极易相互混淆。慕容萧心下暗自警惕,左手长剑看似有意无意,却已于路尽数留下了标记。司徒炎向那宦官搭讪道:“这位兄台如何称呼?何不以真面目示人?”宦官头也不回,向后摆摆手,示意不可再问。群雄心下暗笑:“这没卵子的鼠儿胆,只怕被人知道了姓名,日后担待干系。”

众人一路向前,绕过了两仪殿、太和殿、隆德殿等数座殿厅,又穿过了七八丛园林。这么数百人在一处行走,原本极易引人盘问,难得于路连半个宫中侍卫也未曾见到,显是已被尽数支开。又是这般行了半晌,夜空中月影朗朗,算来亥时已至。群雄正感不耐,忽听金羿轻轻道:“到了,便是此处。”众人都是耳聪目明之人,闻言一凛。却见前方一所五方壁门张开,内中一座青石石屏,正如金羿所示图中所标示一般无二。

那宦官向众人拱了拱手,转身欲走。金羿手臂一展,已点中了那宦官穴道。金陆点点头道:“这般最好。此人连面目也不敢露,定是鼠胆之辈。将他藏在一处所在,以防大事走漏。”金羿点点头,将他拍拍那宦官肩膀道:“只消六个时辰,你穴道自解。此时便吃些苦头罢。日后你封官荫亲,也不见得亏了。”那宦官瞪目张口,哪里能够分辩,被两人横拖竖拽到一处假山凹处,藏得稳稳实实。

金羿轻喝道:“走罢。”众人齐齐点头,率弟子门人便向各自分派之处而去。夜影中一条条人影散将开来,轻捷矫健。不过半柱香时分,众人俱已藏身妥当。金羿胸中果有大才。福寿殿外放眼而望,惟见树影横斜,风动草伏,却连半片衣襟也不见。群雄心知事关重大,个个都屏住了呼吸。一时间殿外寂然无声,时间只如凝结了一般。

风声渐渐淡了下去,草叶止了晃动,然后又轻轻一颤,再一颤。夜色隐没了兵刃的寒光,众人都望着殿前那宽宽的玉青色石路,默默不语。惟见福寿殿中烛火的颜色轻轻明灭跳跃。那是皇帝点了灯烛,在候着董卓的到来。而殿外张开了天罗地网,只消董卓踏上这条小路半步,立时便会被万刃穿身。众人都在静静等着,等着……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忽听得一声轻轻脚步之声响起,接着便是两声,三声……步子越来越响,众人听得清楚,正是朝着福寿殿方向而来。群雄不由得都心跳加速。金陆攥紧了手中的金枪;慕容萧右手已扶上了剑柄;司徒炎指缝间透出蓝印印的暗器;众人也都将各自兵刃拔出了寸许。这一声声脚步踩在青石路上,但却比踩在他们心口上更是要紧。却见黑暗中一座的金顶大轿渐渐显露出来,八名轿夫双肩一抬,行得四平八稳,一步步向着福寿殿走来。

群雄一个个都倾起了身子,每一寸肌肉都张满了力道,便似一条条蓄势待扑的猎豹一般。众轿夫依旧茫然无觉,抬稳了轿子缓步慢行着,似是生怕大轿有了分毫的颤动。金羿缓缓抬起手来,伸出三根手指,接着将一根蜷曲起来。

这时轿子已行到了距慕容萧所藏不到五丈之处。慕容萧长剑微微扬起。他自信在如此之近的距离下,自己忽施雷霆一击,对方便是绝顶高手,也决计逃不掉性命。金羿蜷起第二根手指,向左右众人使动眼色。

蓦然,一声尖锐的口哨拔空而起,宿鸟惊飞。金羿长身而起,将二指扣在唇间。数十条身影同时扑起,径向那大轿冲去。破空之声锐响,十余般暗器齐飞而出。司徒炎轻轻挥手,三名轿夫立时便被剧毒暗器打正了心口。连哼都未及哼上一声,身子滚倒,登时毙命。

慕容萧身法展开,比暗器只晚到一霎。寒光暴涨,他长剑在手,潇湘剑法飘洒而出,已分心刺入轿中人眉心,心口,咽喉三处要害所在。金陆金枪乍起,如金龙破空般矫夭而至,“砰”一声闷响,已将轿子刺得对穿。接着便是莫邪派风掌派的双钩,彩凤门清寂门主的凤凰刀,河西雷煞的奔原铁掌……只一转眼间,那轿子已被二十余种兵刃肉掌击得正着。如这般巨力冲击之下,那轿子便是铜浇铁铸,也是禁受不起。但听一声脆响,那轿子炸碎开来,破碎的木板锦缎四散飞扬。

群雄大喜,不少人便要放声高呼,以泄胸中快意。金陆方“呵呵”笑出两声来,忽地一怔,却见他金枪头飘飘然挑起着一物,却是半截稻草扎成的草人。跟着四下观瞧,惟见断碎的草屑随风四舞,却哪里见得到半点鲜血尸骨了?群雄随即便将目光集在了金陆枪头,一个个面面相觑,心中不尽疑惑之意。

金羿转念极快,立时喝道:“不好,这是董贼的毒计。大伙快聚拢来商议。”群雄心下一凛,望望四周,却依旧是静悄悄的一片,当下依言聚拢在一处。金羿凝声道:“轿中既非董贼,那草人显是早便扎好预备下的。咱们身在险地,速退最是要紧。”

金陆急问道:“那圣旨写得清清楚楚……”金羿叹道:“观此情状,那圣旨压根就是假的。设计之人用心险毒,便是要诱我等来到此处。那日送信弟子,只怕也已受了别人收买。”金陆嘴唇颤抖,说不出话来。

慕容萧在旁道:“这些少侯再说不迟。既然现下已到了此处,那便速作归计。”金陆道:“正是,正是。这些好汉子将性命交在我手上,若有了差池,那金家如何与江湖同道交待?”司徒炎安慰道:“金庄主莫慌。不过是一丛草人罢了,何须如此自惊?”

群雄一齐点头,都觉司徒炎之语极是有理。彩凤门清寂门主道:“既然董卓不来,那么皇帝又在何处?”众人听他此言,一齐将目光投向了那闪着烛光的福寿殿。司徒炎随手捡起地上石子,“哧”一声弹出。那石子撞开大殿正门。司徒炎身子随即伏低,生怕其内有什么暗器射将出来。众人一齐提气戒备,却见那殿门受那石子余力,来回张了几张,便静住不动,一无异状。

慕容萧道:“大伙进去看看。”言讫,闪身在前,举剑护胸前行,众人紧随其后。慕容萧迈步进了殿门。

那福寿殿乃是一个寝殿,正门前一座薄纱侍女屏风,烛光映过薄纱透射而出,隐隐可见屏风后置着的一座锦榻,一双黄缎小鞋置在榻前,被褥等物俱都齐备。慕容萧丝毫不敢大意,绕过屏风,忽地隐隐一股血腥直冲鼻端。慕容萧吃了一惊,转过头来,赫然见殿中匍匐着一具小小尸身,尸身上龙袍散乱,赤着双足,金色头冠落在一旁,竟便是皇帝服色。

慕容萧这一下吃惊不小,这时身后数人已进得殿来,见此情状都是一呆。金羿抢身向前,将那尸身扳正,伸指探探鼻息,顿足道:“已死了数个时辰,乃是中了剧毒。”

这下众人心中都是一慌。清寂门主道:“莫非皇帝口风不紧,将此事泄露了出去,被董卓鸠杀?”群雄相顾骇然无言。彼时君为臣纲,为臣之人对君王少有冒犯,已是诛灭九族之罪。这等鸠杀皇帝之事,众人连听也未曾听过。此时人人亲眼所见,不由得都有些心神不定。司徒炎道:“皇帝既已遭毒手,董卓定然早已知悉咱们所谋之事……”

金羿道:“众位莫慌,在下来此之时,早已筹划妥当退路。此时既然情势不利,咱们便先退去如何?”慕容萧道:“金兄弟所言极是。天幸咱们未曾放走那宦官。这便解了那厮穴道,逼他带路出宫便是。”

众人一齐点头。金陆脸色铁青,提枪转身向外,径向方才假山处走去。司徒炎悄悄向慕容萧道:“此事乃是金家首倡大义。闹到这般情状,金老爷子可气得狠了。”慕容萧脸有忧色,低声道:“学武之人最忌动气。岳父如此大动肝火,免不得要生一场大病。”

忽听金陆骇声惊呼。众人齐齐一惊。金羿与慕容萧身法最快,齐齐如一溜轻烟一般,闪身到金陆身前,齐声问道:“怎地了?”金陆面色由青转白,向着先前那宦官所藏处一指。却见那宦官口鼻流血,双目圆睁,早已被人以重手法震碎内腑而死。

这时众人也已赶到,见状俱都惊骇不已。金陆忽地想起一事。站直身子,扬声叫道:“青雁兄弟,青雁兄弟。”他连叫数声,不闻应答,顿一顿足,身子陡然拔起,伸手在面前榕树树干上一撑,又飘飘向上了数尺。他年已六旬,这一套动作却轻捷如猿。只见金陆手足起落数番,已上至那榕树树顶,枝影横斜间,数条人影正自低伏。金陆心下一宽,问道:“金雁兄弟,你在此窥探,可见此处有人路过?”那人影一动不动,似是没有听见一般。一阵轻风飘过,淡淡血腥弥散。金陆忽觉不妙,上前在那人影背上轻轻一拍。触手微有余温,却已死去多时。

金陆大惊失色,俯身抱起那人身子,削肩瘦骨,身形正是飞燕门门主青雁。但头颅却已不翼而飞。金陆双手发抖,细看那三名弟子,竟也如青雁一般,尽俱被人割去了头颅。

金陆心神恍惚,将四具尸身尽数扛在肩上,飞身掠下树来。群雄纷纷围上。金陆放下三名飞燕门弟子尸身,将青雁身子横抱了,双目泪水潸潸而落。群雄默然无语,心中都沉甸甸如压了一块大石般。敌人隐身在暗处,下手之狠,实乃罕见。何况这等诡奇莫测的身手,也犹令众人背后冷气直冒。一时间群雄纷纷提气戒备,生恐敌人从何处冒将出来。慕容萧见金陆伤心难抑,上前劝道:“岳父……”

金陆蓦然抬起头来,提气大吼道:“奸贼,此事乃是我金家一手促成,与大伙绝无干系。你要杀要剐,只管来找我一人便是。这般躲在暗处鬼鬼祟祟的行径,算什么英雄好汉?你来杀我啊,来杀我啊……”他这一声振声而喝,声闻数里。群殿应声,“来杀我啊”、“杀我啊、“英雄好汉”声音随风飘转盘旋,久久不息。金羿低喝道:“父亲噤声!”

却听有人“嘿嘿”两声冷笑,接着一道轻影在空中一闪,又旋即隐没。“嗖嗖”两声轻响破空,慕容萧剑已在手。他身随剑起,银光乍动,长剑划出一道银弧横在胸前,将袭向金陆的两枚暗器格飞。

暗影中那人轻轻“咦”了一声,接着便是微微的叹息。却听那人轻轻道:“慕容萧,你果然到了此处。”这声音虚无缥缈,如一缕轻丝钻入众人耳中,人人却听得清清楚楚,不由得色为之变。金陆大喝道:“你是谁?”风声渺渺,那人再无声息。

金陆转头道:“贤婿,这人单道你的名字,那是甚么用意?”话甫出口,见慕容萧面色大变,脸上苍白,握剑的手也在微微颤动。金陆吃了一惊,急声问道:“你受伤了?”慕容萧摇摇头,勉强一笑道:“没有,不劳岳父挂怀。只是想到了一人。”金陆疑道:“是方才那厮么?”

慕容萧微微摇头,不再置答,向众人道:“众位。咱们身在险地。对手身手高强,只怕此间无人胜得过他……”众人闻言,不由得纷纷窃窃私语起来。慕容萧续道:“方才入来时,在下已在各处留下标记。众位这便随我来。”他长袖一挥,当先引路。

慕容萧心细如发,方才入宫时候虽促,但每处标记却都记得清清楚楚。此时群雄依路而行,左转右回,走得极是迅速。金陆怀中抱了青雁尸身,与慕容萧并肩而行,向他低声道:“贤婿,亏得你路径如此熟稔。大伙今夜落入圈套,也只能待来日再作计较了。”慕容萧苦笑不语。金陆又叹道:“青门主与我乃是十数年的老交情。今夜损折在此,实乃因我之累。若是此间群雄再有什么损折,那我老头子便当真没脸见人啦。”

众人随在慕容萧身后,但觉身旁路径越来越是眼熟,想来身距北掖门已不远,不由得暗自都松了一口气。正在此时,那阴恻恻的声音又飘然而起:“慕容兄,我念在你面上,未曾毁了你出宫标记。你若要走,我也不来拦你。但你身后之人需得留下。”那人此言一出,众人无不骇然心惊,性情粗鲁者更破口大骂出声。慕容萧横剑当胸,凛然道:“放着慕容萧在此,断不容你伤了此间任一人。”那人“嘿嘿”两声冷笑,叹道:“你们已身入万劫不复之地,难道凭你在此,便护得众人周全?”慕容萧厉声喝道:“君华,这计策是你排下的,是也不是?”那人不再言语。

慕容萧轻叹一声,向众人道:“大伙都亮了火折。”众人来时,多有携带火折在身,只是夜袭刺杀,未便点亮。这时听慕容萧如此说话,当下众人都从怀中摸出火折燃起。火光一片,映出众人茫然不解的神色。慕容萧精神微微一振,从司徒炎手中接过火折,向前一晃。淡淡火光中,前方道路上匍匐着什么物事。金羿抢步上前,蹲下略一看查,叹道:“天门四英。”

金陆面色阴沉,向慕容萧道:“贤婿,听那奸贼语气,竟与你是素识?!”慕容萧点点头,吐出一口浊气,涩然道:“这人姓朱名邪,字君华。”金陆听他一口承认,更是不悦道:“咱们名门正道,当行的端走的正,却如何能与这等邪魔外道结交?”

慕容萧苦笑道:“他平日独来独往,向与人无涉。我也料不到他会做出如此行径……不,我原应料到的。他一家为汉廷所害。董卓败坏汉室,那是正合他心意……”众人听他前言不搭后语,均皆愕然。司徒炎扯扯慕容萧衣袖,低声道:“慕容兄弟。依你如此身份,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今日不过受了这些许挫折,何必如此慌张?”

慕容萧又摇摇头,将火折还给司徒炎,拔剑在手,向着北掖门方向朗声道:“君华,你既已决意相助董卓,我纵然相劝,也是无用。慕容萧首级在此,你要便取了去。”他话音方落,“吱呀”一声,面前北掖宫门应声而开。火光闪耀,宫墙上忽地齐齐现出一排排的弓手禁卫,怕不有千余人。每人手中都是明晃晃的狼牙长箭,齐齐对准着院中群雄。宫门外一队军士严阵而待。当先一将纵方天画戟,横马而立,向着群雄睥睨而视。旁侧数员健将各挺兵刃,雁阵排开,已将去路挡得严严实实。

群雄悚然色变间,军阵中朱邪缓步而出。他仍是一身青袍,面蒙幕布,右手负在身后,左手却平平托着一只琥珀色酒壶。他双目精光闪烁,望着慕容萧,向群雄一步步走来。群雄破口大骂,他充耳不闻,走到慕容萧身前三尺处站定,右手挥动,一物骤然飞出。慕容萧伸掌绰在手中,竟是一只翠绿色酒杯。朱邪将手中壶口微倾,一股酒箭激射而出,霎时间,慕容萧手中酒杯已满斟美酒,齐杯缘而止,更不溢出半分。

群雄见他这一手功夫,纷纷色变。心中都想:“这人平素名头不响,武艺却恁地了得。”

慕容萧望望手中酒杯,问道:“青雁门主是你杀的?”朱邪不答,将自己杯中也斟上了酒。慕容萧又问道:“天门四英也是你干的罢?你为何不答?”朱邪淡淡道:“我既然不答,便是认了。”

此言一出,群雄大哗,却更有不少人栗栗危惧。金陆眼中几乎喷出火来,拔步便要向前。金羿扯住父亲臂膀道:“父亲且慢,看慕容兄如何计较。”

慕容萧淡笑道:“饮了这杯再打?”朱邪点点头道:“这是好酒。”举杯就口。慕容萧道:“确然是好酒。”也将酒杯放在唇边。司徒炎急道:“慕容兄,万不可饮,以防有诈。”金陆虽不满慕容萧与邪魔外道结交,但翁婿情深,大声喝道:“萧儿留神。”慕容萧转头笑道:“众位放心。我慕容萧有为之身,安敢不自惜?”双手捧起酒杯,与朱邪互作敬酒之礼,将酒一口饮干。

二人酒方落喉,同时飘身后退,银光暴迸,慕容萧剑势已绵绵而上。朱邪身法展开,幻作数道残影来回飘忽,绕着慕容萧剑势滴溜溜转动。兵刃交击之声密入爆豆。八十一枚铁莲子与一柄长剑盘旋绕转,霎时间拆作一处。二人于对方功夫早已熟知,此时出手均是以快打快,瞬时已交过了三十余招。

宫门前那将嘿嘿冷笑,将手挥动,喝令道:“放箭!”众军得令,齐齐拉弓开弦,一时间长箭密如飞蝗,向着群雄扫射而来。群雄立时错动分散开来,各出兵刃抵御。却听“乓乓乓”的兵刃格击声夹杂着痛吟之声响起。此时正是沉夜,群雄虽个个身有武功,但视物难清,千余弓手开弓齐射,箭矢又实在太过密集。这一轮扫射,终仍有十余名豪士被射死射伤。众人不敢大意,各自寻找掩体之处躲避。

当前那将又将手一挥,墙上弓兵禁卫立时矮身伏低,身后便各自有军士补上。强弓硬弩拉开,箭如雨落,向众人倾泻而下。慕容萧见势不妙,身形骤然加快,一飘一掠,身子已横掠过十余丈。剑气铺卷,所及之处,长箭飘落飞散。朱邪少了慕容萧阻挠,低喝一声,寒光微闪,两枚铁莲子已钉正两豪杰眉心。二人兵刃已抬起数寸,却已来不及抵御,面容带着惊骇,身子已缓缓软倒。

慕容萧急急赶回,却终于晚了一步,见朱邪手起敌毙,竟未留丝毫余地,心下既痛且怒,长剑如一道惊虹一般飞刺而出,跟着劲力忽吐忽收,霎时间向着朱邪咽喉接连刺出一十六剑,这时已未有丝毫留手。朱邪身子一摆一倾,倏忽退开数丈,跟着起手一挥,三枚铁莲子激射而出。慕容萧剑势更不停留,横过剑面一拍一弹,将铁莲子信手击落,长剑势道却丝毫未缓。追魂附骨,将朱邪牢牢缠住了。

这厢二人拆得难分难解,朱邪固然抽不出手再去袭击众人,但慕容萧却也无暇分身去替群雄抵挡箭矢。那持戟那武将连连喝令,箭矢穿梭,将众人压制的抬不起头来。群雄纷纷从怀中掏出暗器还敬,但仅徒手之力,万难比得硬弓千张及远。一时间,群雄被压得抬不起头来。

司徒炎躲身在一块大石之后,向金羿道:“金兄弟,情势不妙,咱们暂且向后退避如何?”金羿摇摇头道:“咱们若退,官兵驱兵随后掩杀过来。咱们不识宫中路径,闷头乱撞,那是死路一条。”金陆怒道:“那咱们便在此处等死不成?”金羿向外张了一张,指向那当中持戟将军道:“父亲,你瞧那将军金冠束发,身穿百花战袍,腰上系着那是狮蛮宝带,想见身位着实不低。”金陆一怔,随即会意,捋袖道:“那我便擒这厮过来。”金羿道:“如此最好。司徒兄,风掌派,咱们齐上。”二人齐声答应。

金陆紧了紧腰带,怒吼一声,挺枪抢身而出,向着那将直冲过去。众官兵都是一怔,旋即长箭都指在了金陆身上。金陆毫不在意,手中金枪矫夭如龙,化成一团黄影上下翻飞,将身周长箭尽数格挡开来。莫邪派掌派风胡手提了吴钩双剑,紧紧随在金路身后。金羿与司徒炎二人各自取出甩手箭,挥手向着众弓手击出。二人都是内力悠长之人,甩手箭又远较平素暗器为重,可以及远。但听数声惨呼,六人被二人甩手箭击得正着,从宫墙翻滚落地。二人暗器都喂了剧毒,沾人即毙。墙上弓手一阵慌乱,微现散乱。

风胡眼见有隙可乘,身形蓦然一闪,直掠上宫墙,双剑齐出,连刺数兵。众兵惊呼躲避间,金陆已随后赶至,猛地一声断喝,手提金枪,径取向当前持戟那将。那将眼见枪来,微微一哂,随手挥戟拨弹。枪戟相交,金陆蓦觉心口一震,一股大力自手臂直传上来,虎口发热,金枪几乎拿捏不稳,连忙舒臂拧腰,向后斜弹而出,半空中连转三个圈子,消尽劲力,这才落在地下。

这时金羿与司徒炎也已赶到。金羿信手抽动,腰间一支软剑翻卷弹出,手腕轻抖,那软剑灵动如蛇,分心刺向那将。司徒炎双臂一展,一对水刺向前连探,虚虚实实,分指那将胸前七个要穴。那将瞧也未瞧,挥戟相格。那戟侧刃口与司徒炎手中水刺相交,司徒炎手上一轻,一对水刺已断成四截。大惊向旁跃开。金羿瞧出那将手中画戟削铁如泥,这一剑便不敢用实了。那将趁势挥戟刺出,金羿急提一口气,硬生生刹住向前去势,接着向后飘退。那将收回画戟,向风胡喝道:“下来罢。”左手向后一抽,“嗖嗖”两声,两支小戟向风胡旋转飞袭而出。风胡听那小戟来势,不敢硬格,向后倒翻一个筋斗,从宫墙上跃下,小戟从他面门前扫过,一阵疾风触肤生痛。

那将轻描淡写迫退四大高手,群雄尽数看在眼里,不由得尽皆大惊失色。原有人冲出欲待接应四人,此时也骇然停了脚步,不可思议望向那将,仿佛见到什么怪物一般。鸦雀无声中,金陆一横金枪,喝问道:“你是谁?”那将挥挥画戟,傲然道:“吕布,吕奉先。”

金陆微微摇头,喝问:“阁下如此身手,如何甘愿为董卓那奸贼卖命?”吕布“咦”一声,似是颇为讶异,不答金陆问话,反而问道:“你既听说我名姓,如何还不丢下兵刃让大爷绑了?莫非胆边生毛,活得不耐烦了么?”

吕布这句话淡淡说来,藐视于人,可谓不可再甚。金陆何时受过这等语气,登时气往上冲,金枪一挥,二度抢上。这时他丝毫不敢轻敌,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这一枪出手狠辣劲疾,跟着手腕一抖,枪尖化作点点金星,正是金家绝学“平阳枪法”中金鸡点头的路子。吕布纵马迎上,方天画戟化成漫天戟影,跟着迎上了金陆手中金枪。那画戟现出蒙蒙青气,便似化作了千根万根。金陆手中枪法使出一半,去势已被尽数封死。金陆变招极快,一套枪法不及使老,骤然由刺转劈,跟着向上斜挑,使出一式“飞度登萍”来,吕布侧身让过枪式,随手一戟直刺金陆咽喉。金陆横掌在金枪推拨,枪杆登时打横,格开了吕布一刺。数点火星溅起,枪杆上多出了一条浅浅豁口。金陆金枪虽是利器,较之吕布画戟却仍是逊了一筹。

金羿与司徒炎互视一眼,分左右抢上相助。司徒炎手中没了兵刃,当下半空中一个转折,掠向吕布身后兵阵,左手起处,将一名兵士扯下马来,随手绰了那兵手中铁枪,摇枪连刺数兵下马,随即一拍马臀,便要抢上同金陆前后夹攻吕布。旁侧一将看得清楚,跃马横刀相拦。司徒炎连刺三枪,均被那将斜身避开。那将跟着进马挥刀,掠空直斩向司徒炎腰间,刀势狠辣凌厉。司徒炎慌忙勒马后退,心下凛然:“这将也非庸手,董贼麾下何以恁多能人!”当下横枪喝道:“你是何人?”那将空挥一刀,凝声答道:“雁门张辽,张文远。”二人通过名姓,纵枪挥刀,战作一处。

金羿向前掠出数步,蓦觉金刃挂风之声迎面而来,一将横矛纵马,长矛向着金羿面门直刺而出。金羿斜身避让,双匕手起,向前连环进击。那持矛将军舞动长矛,金羿手中兵刃极短,始终无法抢进那将身前三尺之处,当下插回双匕,身形斜转,右手挥动,数点寒星向着那将直挥过去。那将长矛挥成一团铁幕,将暗器纷纷荡开,旋即拈矛直刺,矛到中途轻轻一颤,化成数点寒影。金羿软剑翻卷出手,剑身挥舞如蛇,在矛身绕了几绕。借力一拉,整个人骤然飞前,让开了矛势。那将拨转马头,横矛立马,端凝沉稳。金羿略一思忖,疑道:“你使的是高家枪法。你是?”那将答道:“高顺。”金羿点点头,挥剑又上。

这时金陆与吕布已拆到六十余招,气力渐渐不济,一转头,见数员汉将都已被缠住,转头向众人喝道:“大伙快走!”臂上加力,枪法陡变,一招一式惊雷电闪,攻势大张。一套“震雷霆枪”连环挥出,挑打劈刺,快攻七七四十九枪。吕布轻噫一声,猛觉身前压力大增,竟被逼退数步。

战阵中情势突变,群雄一一都看在眼里。彼时园中八人捉成四对厮杀,汉兵只恐误伤己方将领,箭势已大为减弱。彩凤门清寂门主眼见金陆枪法陡变,她深知“骤雨不终夕”的道理,暗思金老这般打法,定然难以久持,当下振臂呼道:“金老一片苦心,大伙不能枉费了。今日暂且退避,待来日再找这贼臣晦气。”长身而起,双臂一扬,两支软鞭挥出丈许,卷上了亭中一株大树树干。她身子借力一荡,飘然前掠,右手起处,一蓬银针如暴雨般撒将出去,十余汉兵惨呼滚落。群雄纷纷起身,一个个纵声长呼,向着汉兵军阵冲去。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磨戟录之侠胆琴心剑》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老祖快来给我加属…
2 神豪之从人生导师…
3 和空姐荒岛求生的…
4 我的老婆是仙二代
5 狼啸苍天
6 梧桐树下的青春回忆
7 马甲厨娘不动情
8 穿书后我把反派大…
9 总有人逼本小姐用强
10 摄政王妃竟有两副…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成为救世主的我却慌得一逼 作者: 北名有驴
异界大陆 50231 字
叶帝穿越到一个神奇的大陆,随便唱首歌居然让天帝落泪,走两步居然……

2 诸天无限之卡牌系统 作者: 叶咸鱼
男生同人 1116610 字
小南的式纸之舞,鸣人的九尾,止水的别天神,叶封还能获取多少能力呢?

3 从浮游生物开始称霸世界 作者: 东尧青
异界大陆 853936 字
意外变成了海底世界最没有存在感的浮游,系统却告诉他的目标是称霸世界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463226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乡村大神农 作者: 福娃沙沙
乡村乡土 474159 字
赵二宝一直被人当做傻子看待,直到有一天他捡到一颗生命之树的种子…

6 玄幻之最强帝皇系统 作者: 红机唐辰豆
异世争霸 100825 字
重生异界,开局就亡国,值此内忧外患之际,江辰觉醒最强帝皇系统

7 末世危机之雷神降世 作者: 梦不在了
末世危机 141311 字
末世危机中病毒感染人世间,雷神崛起后,前世情缘,今生能否再续?

8 我真没想当神医 作者: 肥瘦卤肉饭
都市异能 127928 字
林凡很苦恼,刚下山就被误认为神医怎么办?我乃修仙之人真的不懂医术啊

9 攻心女孩不好惹 作者: 竹宝
都市情缘 97928 字
霸气宣誓:我允许你在我的世界走来走去,但是我不允许你走出去!

10 灵横宿 作者: 云雀空梦晓
异世争霸 65006 字
背负着种族命运,力挽狂澜,重新踏入武之极道,成就一篇传奇史诗!

《第十四章 断义》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