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仙侠武侠 >> 磨戟录之侠胆琴心剑 [书号733257]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十三章 刺杀

《磨戟录之侠胆琴心剑》 夜陌潇湘/著, 本章共10497字, 更新于: 2014-01-13 20:51

这时客人渐多,慕容萧道:“灵儿,你先带了玄儿入座罢。”慕容灵答应,扯扯楚玄衣袖,二人入了大厅。家丁早已收拾好座位。二人的位子便在金陆右手侧次席。慕容灵引着楚玄落座,托腮望着厅上人来往,小声向楚玄道:“祖爷爷的交情好宽。在慕容山庄,便无这等热闹场面。”

又过了一顿饭时分,众人方才各自坐定。金陆却不入席,先自向数位名门大派掌门端上美酒,以示尊敬之意。家丁流水价将酒菜等物送上席来。这等江湖间聚会,原不若官门大宦般拘谨。众人放怀吃喝,杯声杂在喧闹声之中,又是热闹一片。

酒过三巡,觥筹交错声中,金陆陪伴宾朋已毕,终于入到席中。那正席设在厅中高台之上,高过次席二尺有余。金陆这一入席,众人看得清清楚楚,登时便止了吃喝。

金羿站起身来,端起一杯水酒,向着众人行了一个罗圈揖,朗声道:“今日家父初寿,难得众位英雄赏光,在下甚感荣宠,在此在下谨代家父,敬众位一杯。”言讫,举杯将杯中酒一口饮尽。众人纷纷举杯,颂祝之辞此起彼伏。各门各派之人都知金陆一声育有二子一女,长子早夭,长女嫁与慕容家为妇。金陆百年之后,金家衣钵势必要由次子金羿接掌。更兼金羿兼资文武,乃是江湖上出类拔萃的人物。是以众人对这位金家二公子绝不敢有半点失礼之处。

金羿倒转杯口示意一圈,向众人点首为礼,退身回入座位上。慕容萧也站起身来,举杯与众人致礼。他早已是江湖上成名的剑侠,与此间多人都有交情,群雄多有站起身答礼者。慕容萧行礼罢退回座位,金陆门下各弟子依次向众宾敬酒。连当日抢夺楚玄白马的薛勇徐青也在其内。

楚玄“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慕容灵疑道:“你笑甚么?”楚玄低声道:“我笑金老爷笨得出奇的那两位得意门徒。”当下悄声将二人抢夺他马匹之事说了一遍。慕容灵嫣然笑道:“那富贵牌那物事,祖爷爷门下个个瞧得比命根还重些。你没摔坏了罢。”楚玄笑道:“我哪里敢?”

正在此时,两声拊掌之声响起,厅中登时喧闹之声立止。二人也停了说话,一齐将目光转向台上。却见金陆手持金杯,笑眯眯站起身来。他今日穿着红底黑花的宽袍,前发齐梳向后,身板挺直,愈显得精神矍铄。金陆扬手向众人微笑招呼,笑道:“老儿虚活了六十岁年纪,承得众朋友看得起,不辞千里来吃我老头子这一口寿酒,当真极感盛情。这一杯水酒,我敬各位。”提起手中杯来喝了。众人颂词洋洋,都将杯中酒饮尽。

这时众家丁托着果盘,流水价送上寿桃来。金陆笑道:“席间千百位英豪,老儿家中酒菜菲薄,难免有粗疏不到之处。大伙莫要见怪。这秋蜜桃虽值不上什么价钱,但却是老儿托了快马从南越送来。一路奔波,着实花了不少功夫,大伙儿都要尝尝。”众人都道:“金老这般客气,让我等如何克当?”“金老如此尽心招待,大伙脸上都有光彩。”厅上喜气洋洋,尽是一片融洽气氛。

又过了数巡酒,众人都已醺醺然有了几分酒意。一位老者站起身来,向众人敬了酒,大声道:“今日在此地的,尽是天下的英雄豪杰。武林中除了金老爷子,再没有第二人能将这些好汉聚在一处,大伙儿说是也不是?”

他这一句鼓足了内力,厅内厅外都听得清清楚楚,众人都轰然叫道:“是。”

那老者脸有得色,续道:“依在下之议,今日之宴,那是武林中十多年来的大事。咱们不妨请金老给这宴会取个名目,也好日后留个见证。”他此言一出,众人齐声叫好,声震屋瓦。

金陆望向那老者笑道:“老秦,你这不是要我的好看么?咱们学武之人,一辈子都在刀剑上下功夫,强要做这舞文弄墨之事,那不是让人笑掉了大牙么?”他识得那老者乃是四川“断魂锥”掌门秦昂,与他乃是十余年的老交情。秦昂笑道:“这是众望所归,金老爷子莫要过谦。”

金陆笑着起身道:“好罢,既然如此,咱们便也来附庸风雅一回。”他将手一挥,旁侧早有一名弟子捧过一只狭长木匣来。金陆从中取出一支尺许长大笔,饱饱蘸满了墨,笑道:“取个名目,最是容易不过。但若想当真名符如实,那便难得多了。一个草包人物,便是取个英雄名字,也徒然惹人嘲笑而已。咱们江湖人士,给人称上一声‘英雄’,也正是为着咱们怀了行侠仗义,救国救民之志。也只有如此,大伙才不枉了苦练咱们这一身功夫。”

秦昂大声道:“金老有吩咐:今日与宴中人,人人日后当持身正道,多行善举。”他虽话说如此,但心中愕然不解,实不知金陆这数语意究何指。众人轰然答应。

金陆微笑道:“老秦,你还如往前一般,最善揣度别人心思。”他提起大笔,转过身去,身后壁上早已展开了丈许长白绢。却见他大笔挥洒,三个大字如长枪大戟一般跃然而上,浓墨厚重,力透绢背,字字戟张,当真有跃马横刀的气概。金陆书写完毕,掷去大笔,负手回身。一时间,堂中鸦雀无声,便似人人都屏死了呼吸一般。

却见那绢上赫然,乃是“诛董宴”三字。众人心知,这个“董”字除了当今弄权大臣董卓,再无第二人能在金陆眼内。更无第二人能够劳烦他广邀天下英雄,又在天下英雄眼前亲笔写将出来。

金陆向秦昂笑道:“秦兄弟,你道我这个名目好是不好?”秦昂此时已笑得有些勉强,道:“既是金老所取,那必是好的。”金陆微微一笑,朗声道:“老头子活了这大把年纪,什么贱降贵降,也早已不放在心上。单单是这口寿酒,何至劳动天下英雄玉趾?这次既然老了脸皮将大伙都邀来,乃是另有要事相商。今日在此,先请大伙儿看一样物事。”言讫,从袖中缓缓取出一支青竹筒来。

慕容萧向旁侧金羿望了一眼。金羿事先曾对他言道此次金陆做寿必与董卓有关,因之他心中也不如何惊异。只是他万万料想不到岳父之谋甚大,更料想不到他会在寿宴之中当着众人明宣。一时间他心中转过了无数念头,转眼望向金羿,却见他神色淡然,显是于此事早已知悉。金羿迎上慕容萧眼神,向他微微一笑,随即转过头去,向身后薛勇密密耳语数句。薛勇躬身而去。

慕容灵低声向楚玄问道:“你倒猜猜看,竹筒之中会是什么物事?”楚玄摇头道:“我又不是神仙,怎猜得……”他话未说完,忽听见众人讶然吸气之声,急忙转头。

那筒中乃是一幅金黄色丝帛,背面绣着二龙戏珠的图样,丝幅中心印着一大黑色“旨”字。群雄多是身在草莽之辈,少有人得曾见过圣旨是何般模样。但自始皇一统中国之日起,这等金黄颜色除却皇家之外,再无第二人能够用得。却听金陆朗声道:“有圣上旨意在此,众人接旨。”

群雄惊愕万分,有粗鲁之辈便想:“我等浪迹江湖,不受皇家约束,接甚么鸟旨?”但更有识得世面之人心知圣旨威严,虽事出仓促,但微一转念之间,便已分晓得其中利害之处。当下一撩袍角,便欲跪倒。金陆又大声道:“圣上明喻:此旨大家不必跪接,需得挺身候旨。”

他此语一出,众人又是一惊。古来皇权至圣,天子旨意所到之处,令出如山,臣民迎风跪伏,无丝毫抗御余地。皇帝降诏而令草民站身接旨,那是闻所未闻之事。群雄中心思缜密之人跟着便想到:“天子既肯如此折节,诏中所言,定然非同小可。”一时间,厅上众人悄然无声。

金陆左右扫视一周,捧起圣旨,朗声念道:

“朕闻:得天下者,以恤民为要,治天下者,以施仁为先。

曩者,暴秦强专,肆横天下,涂炭生民。故社稷崩坏,群雄反戈,臻有望夷军败,宗庙隳灭。高祖斩蛇倡义,承天应命,至于今日,四百有余年矣。既受命于天,究秦丧世鉴,则君王在治,莫不以仁义而待天下:外逐边凶,内除佞贼。故王道兴隆,汉统显融。先君亲宠腌宦,故有失宜,然非为纲纪之失,差可原宥。

今承宗庙护佑,腌宦尽除。朕方承洪业,欲继先祖之德,上弥先君之失,下慰万民之望。然汉室不幸,贼臣董卓,提师勒京,乘衅纵害,朝纲独揽,倒行逆施,暴国侵民。更甚迫胁九五,窥测乾坤。其性类穷奇,婪若饕餮,纵罄天下之竹,亦难尽书其罪。

江山既固,则足为万民立身之本。社稷有失,则黎庶焉附?今董贼欺天乱国,汉统有倒悬之危。君等既称奇才,必具异能。习武之日,未尝不以苍生为念。今朕势孤,纵有除贼之念,奈何力所不逮。冀望君等念同身为汉民,仗义勤王,扫除凶逆,尽诛乱臣,扶持天下。

书不尽言,望君等依约起事,倘事有成,封荫显祖固不待言,汉统得续,皆君等之力也。”

金陆朗声念讫,将圣旨缓缓卷起。群雄虽少有精擅文事之人,但这篇诏文甚是直白,大家也都懂了七七八八,不由得纷纷议论出声来。金陆道:“这封诏书乃是当今皇帝亲笔所写,那是绝无可疑之事。咱们江湖中人,原是不贪图朝廷名利。但大家既然至此,董贼在洛阳所为种种无法无天之事,想必大伙儿都已见到了。老身这里有一本账簿,在此请大伙参详参详。”

他将手一挥,一名金家弟子站身出列,向众人躬身施礼。翻开手中所捧账本,大声读道:“六月十三,董贼入京,纵军士劫掠富户一十四家;六月十六,杀北城门集会妇孺六十三人,悬头游街;六月二十九,纵铁甲骑横行街市,踩踏致死一十二人,伤者一百二十二人;七月初三,抄没司徒王律府第,淫掠其妻房侍女八人,七月初九……”

那弟子朗朗读来,众人无不悚然心惊,却听那簿中所载董卓种种恶迹竟至一百四十余处。其日期所距越近,簿中所载也越是详实。更有恶行如凿眼剜心,断肢剥皮等等直是匪夷所思。饶的群雄都是见惯了江湖上斗杀的人物,闻之也不由得眉头大皱。却听那弟子读道:“九月初三辰时,突骑入民居杀一十四人,纵火焚其房屋,其因不明。”群雄面面相觑,均觉那董卓嗜血好杀,已是到了天性使然,无所不为的地步。

那弟子读毕,合上手中文簿,向着金陆躬身为礼,退回弟子伍内。金陆道:“这簿中所载,都是我金家弟子暗中探查所得,绝无虚假之处。不瞒诸位,自董卓入京,所为种种天怒人怨之举,都被老儿一一瞧在眼内。这奸贼倒行逆施,若任由这厮秉掌大权,不知还要有多少好百姓坏在这厮手下。老头子早便有心为国为民除了这奸贼。只惜这厮相权在握,又明知平日断子绝孙之事做得实在太多,身周防护极是严密,难得下手……”他精神一振,续道:“所幸天道昭然,容不得奸臣作乱。小皇帝被董卓把持朝纲,早已有了诛董之心,只是势单力孤,未敢轻动。这才发下密令,诏令豪义之士。这等天赐良机,我等岂能错过了……”

楚玄一直在下静静聆听,这时突然插口道:“金老爷,这部密旨是从何处而来?事关重大,万不可草率。”金陆闻声向楚玄望了一眼,点头道:“这位小兄弟所见甚是。这密旨乃是我金家弟子于宫中当值之人密送而出,避过了董贼耳目,几经周折,这才到了老夫手中,断无虚假之理。”楚玄问道:“这位英雄人物是何人?可否请出一见?”金陆淡淡道:“这位弟子忠肝义胆,拼死从宫中脱出,将密旨交与我手,不久便伤重而死。我已将他厚葬于南山,小兄弟若是有心,可前去一拜。”楚玄点点头,若有所思。

这时薛勇已引着数十名家丁入了厅中。众家丁二人成列,左右抬着一口口大箱子,脚步蹒跚,显是颇为吃力。那箱子上好红木所制,四周镀玉描金,极是华丽。众家丁将那大箱放在厅前,向金陆行礼而出。却见薛勇走上前去,将一封物事交在金陆手中。

金陆点点头,向众人接着道:“大伙都是江湖上的热血热肠汉子。兹体事大,我金家一门孤掌难鸣,正欲借用大伙之力,不知诸位意下如何?”他此言出口,厅中议论之声大作,不少青年豪英跃跃欲试,却另有些老成持重之辈脸现犹豫神色。这些人心知董卓已是当朝相国,权倾天下,刺杀岂同易易?以这千余江湖豪雄之力以抗董卓禁卫亲军,刺杀成与不成尚在其次,单要在刺杀之后谋取脱身,已是极大难事。一时间众人议论未决,厅中乱成一团。

金陆心知众人所虑,高声道:“众位且听我一言。”他这一声以内力鼓入众人耳中,人人听得清清楚楚,声音立时便低了下来。金陆道:“密旨之中,已附周密刺杀谋划。董贼这数日行止,已尽数在我等掌握之中。老夫与犬子曾参详数日,均觉若发雷霆一击,少说有九成成算。董贼若毙,京城势必大乱。咱们个个武艺在身,若实现筹划周密,趁乱斩关出城,那也不是难事。犬子虽不才,却蒙江湖人送绰号‘子牙敌’,于这等兵戎之事,差有一技之长,众位难道信不过么?”

他此语出口,登时又数十豪杰叫道:“我加入。”“此等侠义行径,正是我辈本分。”“愿附金老爷骥末。”金陆点头微笑,眼望余人,却仍多有犹豫之色,显是生死事关,不敢轻易拿定主意。金陆叹了一口气,道:“老夫不才,承祖宗先业,薄有些家产。今日要行非常之事,这些身外之物……”他一面说,一面走下台来。众人目光随着他身子转动,却见他径直走到一口箱子旁,起手掀开了一口描金箱子。宝光灿然,却见那箱子中满满堆着数不清的金银珠宝等物。金陆起手连掀,将十数口箱子尽数揭开来。一时间满厅珠光宝气,晃得人眼也花了。

厅上众人呆望着十数口箱子,默然无语,惟偶尔微微听闻强抑着的馋涎吞咽之声。金陆取出方才薛勇交与他那封物事展开来,却是一封义状,上书血红三个大字:“诛逆状”。金陆道:“金家亲传弟子共计一百二十二人,名姓俱已在这义状之上。诸位英雄有意谋事者,请上前在义状之上书写姓名。若有不愿者,老夫不敢相强,各予两千两白银以为路资,用罢薄酒,便各自归去罢。人各有志,老夫断然不敢见怪。”言讫,将义状覆在案上。

众人肃然无声,便有数名江湖豪客走上前去,提起笔来在状上书名。跟着又有数人络绎起身,写上了各自姓名。众人都知此般一来,若是在状上写了名姓,性命便算已交在了老天手里;但倘若不买金陆这个面皮,却是与金家结下了不大不小的梁子。金陆虽早已言明不会见怪,但众人将心推心,心下自然都挽上了疙瘩。日后若要仰仗金家助力,那只怕也是千难万难。有人思及此处,便也硬了头皮,上前在状上署了姓名。余人纷纷权衡,均觉金家交情虽重,但身家性命却又更重上一筹。一双脚便似钉在了地下一般,怎么也迈不开步子。至于当真心存为国为民之志,将生死置之度外的豪杰之士,那是极为寥寥了。金陆见众人书讫,状上不过又多了二百多个姓名,只怕还占不到今日所到人数的三成,叹道:“江湖辽辽,忠义之士当真如此稀乏!”

正在此时,旁侧慕容萧站起身来,慨然道:“岳父心怀天下,小婿极感汗颜。既欲行此忠义之举,小婿惟岳父马首是瞻。”大步走上前去,在义状上写上了自己姓名。

群雄哗然。慕容山庄剑法通神,江湖群雄早闻其名。这时见慕容萧也参与其中,刺杀成算自是大增。众人哗然声与叫好声中,又有数十人上前书上了名字。状上密密麻麻,挤满了三百余人姓名。

金陆向慕容萧望了一眼,目光中极是嘉许,又等了半晌,确知再无一人上前。当下举起手中酒杯,朗声道:“既然如此,老夫再无二话。今日前来此地都是好朋友,好汉子。若是此事能得功成,老头子再大摆筵席,请天下英雄前来,人人吃上董贼一口肉,喝上他一口血。方才不枉了来世这一遭。”众人纷纷附和,举杯痛饮。在状上署名之人或者胸怀坦荡,或者甩出了性命,只求一醉方休;未敢署名之人心下暗自羞惭,只盼早醉。一时间厅上美酒横流,人人酒到杯干。

这一宴直饮至夜间,群雄醉倒了七八成,方各自散去。金府家丁来回忙碌,收拾杯盘,将醉倒之人一一扶入客房,乱了一夜方止。

次日清晨,群雄陆续起身告辞。家丁站在门前殷勤相送,将大包的银两捧送诸人。楚玄在旁侧冷眼观瞧,见离去的众人多是面有惭色,连送上的银两也是摇手不纳,口上应付几句,便匆匆离了金府。但另有些薄耻之徒便大摇大摆,堂而皇之便将银两收入囊中,显是心觉金陆所为乃是自取死路,绝无成算之事,对金府之人也就少了往日的谦恭之态。

楚玄暗自摇头,一转过身,瞥见慕容灵正站在身后不远之处,呆呆拈着一朵白花出神,于身周一切不闻不见。楚玄上前,提起手掌在她眼前晃了又晃,笑问道:“灵姑娘,你怎地独个在此?慕容伯伯呢?”慕容灵向他望了一眼,道:“爹爹昨夜没睡,与祖爷爷舅父在西厢筹划刺杀事宜。”楚玄奇道:“灵姑娘这般武艺高强,怎地又不去?”慕容灵道:“祖爷爷言道此事事关重大,女眷可不能理会。娘亲与襄姑姑也是一般。”

楚玄点头道:“姑娘能不去涉险,那是再好不过。金老爷侠肝义胆,确然极是可敬。但昨日寿宴之上金老爷那一番言辞,我却总觉有些不大对头。”慕容灵身子一震,略带匆忙道:“你也觉到了?是哪里不对?”楚玄抓头道:“现下还想不出,待我细想想。”慕容灵知他智计过人,当下不言不语,不欲扰他思绪。

金府西厢内,与谋群雄都已齐集。慕容萧悄悄向金陆道:“岳父,这等大事,何以昨日于众人前说将出来。人多口杂,如有泄露,大是可忧。”金羿笑道:“兄长不必忧虑,董贼那厮日夜身居禁宫,寻常草民要见他一面那是千难万难,如何来泄露一说?何况董贼欺天乱国,又是豺狼心性,人人欲除之而后快,昨日与宴之人都与他毫无瓜葛,断不会有助纣为虐之人。”

慕容萧点点头道:“虽是如此,此事也不可不虑。咱们若要行刺,那便越快越好。迟得一天,便多一份危险。”金陆道:“贤婿此言不错。我既将诛董宴设在了昨日,便是早就料到了这一着。行刺诸物早已齐备,咱们今晚便就动手。”他摊开一封密函,招呼众人近前,指着函中文字道:“今夜亥时,皇帝于北宫福寿殿召董贼议事。我已取过数百套军甲在此,咱们便在今夜扮作汉廷兵士,混入宫去,伏于道旁刺杀这奸贼。密函中早有分派,北宫北掖门处自有人接应。”

此计言出,众人纷纷称善。慕容萧微笑道:“那便要请金兄弟细细分派。”金羿也不谦让,从袖中取出一个卷轴挂于墙上,向众人道:“在座各位都是英雄好汉,量那董卓能有多大能为?函中密计若成,只消一略通武艺之人出手,立时便能取了那厮首级。只是杀了这奸贼之后如何能令大伙全身而退,却是要费些周折了。兄弟前些日买通了宫中侍卫,绘出了这福寿殿外园图景。咱们便细细参详参详此图,再定行止如何?”

众人齐向那图上看去,见那图中清清楚楚绘着福寿殿外情状,显是极费了一番功夫。却见福寿殿居于图上侧,一条笔直大道直通向殿前正门,旁侧假山、甬道、回廊、花林、屏壁等物都已尽数标明。金羿指着图中道:“飞燕门青门主,贵门轻功了得,园中向南八十六步处有一株大榕树,高有十余丈。相烦门主引三名弟子隐在此处窥探;刘兄弟,你使得一口好刀法,便请着上宫中禁卫服色卫护西宫门,若有宫中人等,便称董太师与圣上议事,一个也莫要放入;天门四英,你们四兄弟莫要深入禁宫,便在宫外紧守,如见宫中乱起,立时抢夺宫门……”他交游见识极广,于座中群雄也识得七七八八,此时便指着壁上图一一叫出名姓,将计划分派给诸人:何人把守,何人瞭望,何人示警,何人断后……尽数安排的井井有条。最后他道:“殿外左首假山后,右首花丛间俱可藏人,行刺诸人便各自伏间两处。若是董卓走近,那便兵刃齐出,一起向这奸贼身上招呼。这董太师便是两肋插翅,也得成了肉泥。”他接着点了二十余名群雄中武艺最高者,慕容萧、金陆等人均在其内。

群雄听过他安排,心中成算又大了两分,纷纷赞道:“金大侠分派的极是,果然不愧了‘子牙敌’之称。”金羿谦逊两句,又道:“诸位兄弟,咱们既然是行刺之举,对手又是大奸大恶之徒,实不须讲什么江湖上规矩。依在下只见,咱们便各自在兵刃上喂了剧毒如何?”金陆闻言在旁一怔,颇感犹豫,缓缓道:“我金家子弟,如何能为如此勾当?那不令江湖上朋友笑话么?”金羿劝道:“爹,咱们所为乃是为国为民的大义之举,此等小节,如何能拘束了?何况万一咱们一击不中,被那奸贼脱身而走,岂非是功亏一篑?”

慕容萧在旁道:“金兄弟言之有理。岳父,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咱们诛奸之举若成,江湖上决不至因此有半句闲话。”金陆思索半晌,方点头道:“好罢,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慕容萧微笑道:“那是自然。”

群雄中一人站起笑道:“熬炼毒药,那正是兄弟的拿手本事。”慕容萧识得此人乃是一江湖好手,人称“鬼手神农”的司徒炎。此人称医道,用毒,行武三绝,于炼药用毒有颇高造诣。金羿道:“药房在南首,有劳司徒兄了。”司徒炎大喜道:“久闻金家药库贮存颇丰,不乏珍草奇药,兄弟正要一开眼界。”向众人一拱手,匆匆去了。

金羿向众人道:“这边请各位各自归房休息。今夜行刺非同小可,多休息一刻,便多长得一分力气。”群雄应声起身,告辞而出。

慕容萧也站起身来,在金羿肩头拍了一拍,叹道:“金兄弟,这可当真难得。”金羿一怔,问道:“什么?”慕容萧道:“金兄弟既为金府继业之人,能舍却如此家业而以苍生为念,大仁大勇,愚兄极感钦佩。”金羿嘴角一弯,立时笑道:“此乃江湖中人本分之事,何劳兄长盛赞。”慕容萧又拍拍他肩,转身而出。

慕容萧出了厢房,径自转左,一路所见,金府家人已起始收拾细软之物,处处都是忙碌景象。慕容萧走到一处房前,屈指在门上扣了一扣,一人在内打开门来,却是金柔。慕容萧举步而入,金柔轻声问道:“兄长都安排妥当了?”慕容萧点点头,走入屋中坐了,慕容襄从内房转出,见慕容萧面带凝重之色,笑道:“大哥,我记得咱二人少年之时,也曾闯相府入县衙,还在官兵手中救出了黄老爷子,你可从未有过这般神色。怎地年纪越大,功夫越精纯,可胆子反而小了?”

慕容萧道:“相府县衙,又岂是皇宫内院可比?何况今日之事成与不成,那是牵扯了三百余条江湖好汉的性命,倘若稍有差池,金府与慕容庄可要贻愧于天下了。如此大事,岂同儿戏?”慕容襄眼望慕容萧腰悬之剑,叹道:“我便是不明白,不过是一个大官儿,何以如此兴师动众?依咱兄妹少时的性子,双剑夜入皇宫,取了那奸贼首级,宫中侍卫也未必阻得住咱二人。”慕容萧笑斥道:“依岳父如此见识,尚要广邀天下豪杰以定行止。若当真如此轻易,董卓便有十条性命,也尽数送在大伙手上了。”慕容襄踱了几步,略带不满道:“既然如此,那何以又不许我去?咱兄妹二人联手使动‘潇湘剑法’,杀敌岂非更是轻易?”

慕容萧正欲答话,忽见两条身影从外入得房来,却是楚玄与慕容灵。金柔讶声问道:“灵儿,玄儿,你二人怎地到了此处?”她目光在楚玄身上一转,见他手中提着一个小小竹篮,内中置着香烛,黄纸等物事,这一下惊异更甚。楚玄笑道:“金伯母,今夜慕容伯伯便要行刺奸臣。我有心出上一份力,但自知武艺低微,也帮不上什么忙。思及带回密旨那位金家英雄,心中甚是钦敬。若非那英雄舍命将密旨带回,只怕也寻不到这等诛董良机。我与灵姑娘谈及此事,有心要到那英雄墓前一拜,特来求金伯母指引路径。”

金柔一怔,眼望慕容萧示意。慕容萧道:“难得后辈们一番心意,那也好。若是今夜事成,我也有此心拜望那英雄墓冢。”金柔见他如此说话,点了点头。她居于江夏慕容山庄,洛阳金府之事却也知之不详,眼光便望向了慕容襄。慕容襄起身摘下墙上长剑道:“整日价在这大府之中,呆的着实烦闷,左右无事,我便陪两个孩子走一遭罢。”楚玄大喜,笑道:“有襄姑姑同往,那是再好不过。”慕容萧心知妹妹少事行走惯了江湖,若令她常年不出府院,未免强人所难,少不得便要生些事来。当下微微一笑,也不阻止,只道:“早去早归,莫误了大伙行程。”慕容襄笑道:“我理会得。”转身而出。

慕容萧摇头而笑,转过头来,正与金柔四目相交。却见她眼波如水,深深望向他面庞,目光中深情无限。慕容萧心中一荡,伸手握住了她手。金柔轻轻道:“大哥,你与父亲都是当世成名的豪杰,我原不应担这份闲心。但心下想到今夜之事,总是有些不太平。”慕容萧奇道:“怎么?”金柔悠悠道:“我也说不上来,只是觉得董卓权倾天下,绝非可以轻易暗算之辈。”她反握住慕容萧手,接着道:“大哥,那董卓刺得到固然最好,倘若万一失手,那便急谋脱身,千万莫要硬拚。”慕容萧笑道:“那是自然。不过今夜咱们不出手便罢,只消出手,定不容董卓那奸贼走脱。金兄弟早已分派妥当。岳父德高望重,武艺精熟,江湖上胜得过他老人家的只怕也没有几个;你兄长‘子牙敌’武功计谋俱都出类拔萃;我慕容山庄虽不足道,这几套家传剑法却也不能给人小看了。更兼群雄为国为民,称得上齐心协力。宫中便算是刀山火海,也未必留得下咱们了。”他说到后来,胸中豪气登生,眼前仿佛又浮现了统领群豪,与官兵浴血搏杀的场面:月映寒沙、剑气纵横、寒光跳掷、流风沐血。只是当日乃是祸国腌宦,今日却换作了欺天董贼……

金柔点点头,伏在慕容萧宽实肩头,心中不安慢慢平息。良久,她抬起头来,轻轻道:“你快去罢。你是慕容庄主,武林中人观瞻所系。莫为了私情误了大事。”慕容萧心中一凛,道:“正是。司徒兄正在药库熬炼毒物,我这便前往看看能否帮上什么忙。”言讫,匆匆举步向外。

此时,司徒炎正在药库中来回忙碌,将各色毒草捡配作一处。旁侧支起着数只大铁锅,内中熬炼着匕首,甩手箭,铁莲子等物。数十名江湖侠客聚集于此,将毒液在兵刃上细细擦抹。慕容萧走入房中,与众人点头招呼了,向司徒炎问道:“司徒兄干事如何?在下可否相助一臂之力?”司徒炎忙得满头大汗,但却掩不住脸上一股喜悦之色。他一面扇火,一面笑道:“毒物熬炼极是顺利。久闻金府广收天下奇珍,果然名不虚传。贮药之丰,实是兄弟生平仅见。”他拿起一株淡红色的草药道:“单是这一味七蛇草,便算得上是珍物。就这么小小的一株,毒得倒三头大牯牛。”慕容萧微微一惊,揭开他面前熬炼着的砂壶,一股腥甜之气扑鼻而来,饶得他内功深湛,仍然感到一阵头脑昏眩,极不好受。司徒炎忙道:“慕容兄小心。我所熬制这毒药有个名目,称作‘五毒玲珑散’,见血封喉。只要被这毒药沾上一点擦损的油皮,立时毒入心脉,无药可救。”

慕容萧惕然心惊,问道:“这等霸道毒药,太过歹毒了吧?”司徒炎道:“这是金二侠之意。他言道诛杀董卓乃是不择手段行事,毒药烈得一分,大伙便少一分危险。”慕容萧摇摇头,但也不便再说些什么,举目望望四下,见群豪擦拭着淬炼过毒药的兵刃,兵刃映光,现出绿油油的光亮。

慕容萧暗叹一口气,向司徒炎道:“咱们此次行事,只诛首恶。若非万不得已,对付寻常兵士不必使用这等歹毒毒物。”司徒炎点点头,劝道:“慕容兄,这也是金二侠熟虑之举。董卓身居高位,宫中良医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若只使寻常毒物,被那厮留下一口气在,难保不被那些误国庸医所救。咱们再要寻得这等良机,那便不易了。”慕容萧点点头。

是夜,戌时已过,群雄都于金家前厅取齐。堂中烛火高烧,金陆坐于堂上向着众人。群雄默然无语。家人发下一个个粗瓷海碗,又在海碗中斟上茶水。一时间,堂上茶香四溢。

金羿向金陆悄声道:“细软等物都已收拾停当了。倘有异变,府中弟子家人立时便可退走,西城门有人接应。府中事务一应照旧,外人绝瞧不出异动。”金陆点点头,站起身来,向着众人高声道:“众位江湖兄弟,咱们都是肝胆相照的好英雄,好汉子。废话老头子也不再多言。今夜本当请大伙痛饮一醉,只是咱们要务在身,多有不便。现下咱们以茶代酒。待得咱们大事成日,再来喝个痛快。”烛光映照下,金陆须眉如银,凛然傲立,端凝如山。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磨戟录之侠胆琴心剑》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老祖快来给我加属…
2 神豪之从人生导师…
3 和空姐荒岛求生的…
4 我的老婆是仙二代
5 狼啸苍天
6 梧桐树下的青春回忆
7 马甲厨娘不动情
8 穿书后我把反派大…
9 总有人逼本小姐用强
10 摄政王妃竟有两副…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成为救世主的我却慌得一逼 作者: 北名有驴
异界大陆 50231 字
叶帝穿越到一个神奇的大陆,随便唱首歌居然让天帝落泪,走两步居然……

2 诸天无限之卡牌系统 作者: 叶咸鱼
男生同人 1116610 字
小南的式纸之舞,鸣人的九尾,止水的别天神,叶封还能获取多少能力呢?

3 从浮游生物开始称霸世界 作者: 东尧青
异界大陆 853936 字
意外变成了海底世界最没有存在感的浮游,系统却告诉他的目标是称霸世界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463226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乡村大神农 作者: 福娃沙沙
乡村乡土 474159 字
赵二宝一直被人当做傻子看待,直到有一天他捡到一颗生命之树的种子…

6 玄幻之最强帝皇系统 作者: 红机唐辰豆
异世争霸 100825 字
重生异界,开局就亡国,值此内忧外患之际,江辰觉醒最强帝皇系统

7 末世危机之雷神降世 作者: 梦不在了
末世危机 141311 字
末世危机中病毒感染人世间,雷神崛起后,前世情缘,今生能否再续?

8 我真没想当神医 作者: 肥瘦卤肉饭
都市异能 127928 字
林凡很苦恼,刚下山就被误认为神医怎么办?我乃修仙之人真的不懂医术啊

9 攻心女孩不好惹 作者: 竹宝
都市情缘 97928 字
霸气宣誓:我允许你在我的世界走来走去,但是我不允许你走出去!

10 灵横宿 作者: 云雀空梦晓
异世争霸 65006 字
背负着种族命运,力挽狂澜,重新踏入武之极道,成就一篇传奇史诗!

《第十三章 刺杀》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