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仙侠武侠 >> 磨戟录之侠胆琴心剑 [书号733257]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十二章 寿宴

《磨戟录之侠胆琴心剑》 夜陌潇湘/著, 本章共10220字, 更新于: 2014-01-13 02:09

慕容萧吃了一惊,细看那人,见他脸上身上闪闪映动阳光,竟覆结着一层薄薄的寒冰。此时已是盛夏时分,何况生人周身自有热气。那人周身寒冰凝而不融,委实诡异已极。慕容萧定定心神,又去拿他手腕。这次先自有了防备,手臂自不致再被荡开。他双指搭上那人手腕,只觉那人体内有两股真气来回冲突激荡。他方欲细细探查,那人身子忽然一震,脸色登转潮红,周身寒冰未及消融,便化散成青烟弥于无形。慕容萧忽觉双指竟似搭上了一块烙铁,不由得将臂一缩,那人从马上直滚下去,落在地上,四下花木纷纷蜷曲枯焦。

慕容萧大奇,问道:“金兄弟,这位前辈是什么名号?”他方才一试之间,已觉知这人周身真气浑厚无匹,沛不可御,定是武林异人无疑。自己言语间便不敢失了礼数。金羿摇头道:“这人至今未醒过,没留下字号。”慕容萧道:“这位前辈虽正邪难辨,但一身内力几有震古烁今的修为,远胜你我。如此人物,咱们竟是闻所未闻,实是奇事。”金羿不语。

说话间,那人周身又结上了一层薄冰,跟着内力又煎熬如火,化冰成气。如此来回转了数番,未有片刻停息。金羿道:“慕容兄,咱二人合力,将他送至静室再说。”慕容萧点头道:“同道有难,咱们自当竭力相救,不可违了江湖道义。”二人翻身下马,四掌探出,同时低喝一声,将真气布满了全身,内力张开,阻住那人冰火真气侵袭,方才将他身子轻轻抬了起来,举步入庄。

慕容萧金羿将那人送入内室,慕容萧开出一张调和阴阳的药方,吩咐侍清到丹室抓药煎制。过不多时,慕容襄引着慕容灵等人来到。楚玄听闻如此奇怪病症,大感好奇,忍不住便要上前细细观瞧一番。慕容萧喝道:“玄儿不得无礼,这位是前辈高人。”楚玄吐吐舌头,只索罢了。

此时众人方有余暇厮见。慕容萧问那人来历,金羿道:“前日我二人行至江夏辖境,路过一处山林,从地下掘出了此人。”众人齐惊,问道:“地下掘出的?”金羿点头道:“不错。此时山林间处处树木繁茂,我们路过山林那处时,却猛地觉到一阵寒气袭体。四下树木枝干尽是光秃秃地,连一片叶子也无。我原以为这山间气候有异,但行不过半里,山林树木却重又茂盛。我二人心觉有异,又转回探查,方才从寒气最重处发现了这人。”

楚玄吐舌道:“乖乖,这人身上阴气好重。”金羿笑道:“襄妹心肠忒好。言道这人可怜,便要载同此人来此设法施救。这人身上内力怪异已极,忽冷忽热,极难触手。这一路载来,炙坏了五条毡毯,着实花了不少功夫。故而来得迟了。兄长恕罪。”慕容萧笑道:“少待片刻,值得甚么?”金羿道:“兄长既不见怪,那最好不过。兄弟此次前来,除探访慕容兄外,另携有家父书信一封,望慕容兄过目。”他口中说着话,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来。慕容萧急忙接过,笑道:“岳父大人如此记挂,何以克当?”,理理衣衫,方才拆阅书信。

那信只寥寥数语,字体甚是苍劲有力。慕容萧识得是岳父金陆的亲笔。信中概意道翁婿别来日久,甚是思念慕容萧金柔二人,自己初寿将至,甚盼二人归家小聚,共叙天伦云云。慕容萧览毕笑道:“岳父六十寿辰这等大事,纵然不言,做子女的岂能忘了?何烦金兄弟送书信来?近日我夫妇已在筹备寿礼等物,一旦备齐,便往洛阳看望他老人家。”金羿笑道:“金府也缺不了甚么,寿仪之事不劳慕容兄太过费心。”慕容萧道:“那总是子女的一番心意,是万万马虎不得的。”

金柔又问及父亲身体,金羿道:“父亲精神极好,日间习武,轻易便能拉开七石的硬弓。常有江湖同道当面称赞父亲,言道父亲武勇,古之廉颇不过如此。”金柔笑道:“金家这般声名,吹牛拍马之辈还怕少了?”她听闻父亲身子硬朗,心下欢喜,站起身道:“你们且少坐一会,我再下厨煮几味小菜。今日咱们需得好好聚聚。”慕容襄起身笑道:“金姊姊,我来帮你,成不成?”金柔笑道:“成啊。”二人入了后厨。

家僮送上茶来,慕容萧金羿二人便谈些朝廷江湖间的轶事。金羿常日身在洛阳,于朝堂之事所知甚多。此时便择要说与慕容萧。慕容萧听闻十常侍遭诛之事,拊掌笑道:“汉室腌党为祸时日已久,荼毒百姓,算得上天下切齿。今日听闻此讯,当浮三大白。”金羿浅浅啜了一口茶水,叹道:“当日乱子当真不小。那司隶校尉袁本初原也算个人物,只是忒没分晓。当日诛杀十常侍之时,一众官兵乱杀一气,逢着不蓄须者提刀便砍。伤了不少无辜百姓宫人。如今动乱方平,西凉刺史董卓又提兵入京。往后的乱子,只怕还有得瞧呢。”慕容萧未曾听过董卓其人,忙问道:“董卓,那又是什么人物?”金羿摇头道:“兄长,今日咱们难得欢聚,那些扫人兴致之事何苦多提?他日你亲入洛阳,便知端的。”慕容萧双指在桌上轻叩,不再说话。金羿又轻轻一笑说道:“兄长,我跟你通个信:父亲为人一向谨慎低调,此次大派请柬广邀四方江湖豪杰,多半与董卓有关。”

慕容萧双眉轻轻一挑,方欲问时,金柔笑道:“哥两个在聊甚么?”一阵香风飘过,金柔已托着木盘走入来,将盘中饭菜一道道放于桌上。金羿深深一抽鼻子,笑道:“好香。三妹烹饪本领又见长进了。”金柔甚是欢喜,道:“你们且慢用,我稍后便来。”慕容萧笑道:“一家人吃饭,不必太过费神了。”金柔道答应了自去。

晚间一家围坐用餐,慕容萧提起岳父大寿之事。楚玄未曾到过洛阳,于京都甚感好奇。问道:“慕容伯伯,你也带了我去,成不成?”慕容萧饮了数杯酒,心情极好,答应道:“去,大伙一起去。”楚玄大喜,瞥眼向金羿望去。金羿道:“大家都去也不妨事,只是人多眼杂,金家又是名门大户,言行可要检点着些。”楚玄笑道:“是啊,那是自然要检点的。金叔父,薛勇徐青二人你可识得?”金羿一怔,他于门下之人姓名记得极熟,随口答道:“那是我父亲门下亲授弟子,怎么了?”楚玄咬着竹箸笑道:“既是金家门下弟子,言行一定是检点得紧了。”金羿微微皱眉,脸上不露喜怒之色。慕容萧轻叱道:“玄儿不得无礼,这二人既是金家亲传门人,便算得上是你长辈。”楚玄笑道:“那便好了。”

其时楚玄身形渐长,已非复当年孩童模样,只是顽皮跳脱之性始终不改。慕容萧也不以为意,便转过话题去,与金羿谈起些江湖奇闻来。慕容灵微感好奇,悄悄问楚玄道:“你刚才说话是什么意思?”楚玄轻笑道:“这二人既算是我长辈,我行止按着长辈模样,那总是不错的。”

是夜众人尽欢而散。金羿慕容襄二人在庄上留宿数日。日间众人于江夏四间游山玩水,夜晚便把酒畅谈,间或攻磋武学。慕容兄妹虽身出同宗,但二人与剑法见解颇有不同之处。慕容萧笑道:“我慕容山庄绝学,乃是一门‘潇湘剑法’。我父创出了这套剑法,其后分授给我兄妹之时,我二人各依剑意,将剑法精义又加以磨合润色。因之这套剑法需得二人合使,方见其真正威力。我二人所悟有所不同,也就不以为奇了。玄儿,难得你襄姑姑在此,你有甚么疑难,尽可向她请教。”楚玄极喜,便趁机向慕容襄讨教飘渺手修习各处要诀,慕容襄尽意而答。金羿颇似有些不屑,在旁道:“这掌法好是好的,只是变化偷偷摸摸,不是那光明正大的行径。既要修习武学,便需遵循正途,专务这等旁门左道的功夫,终难有所成。”楚玄不理。

众人盘桓了些日,金老寿辰已近。那神秘人日日由侍清煎药喂服,慕容山庄珍奇草药不知被他服了多少,但仍不见半点好转。众人临行,慕容萧吩咐侍清仍然按方煎药,不可怠慢。侍清答应了,将众人一路送至庄门口,方怏怏而回。

金羿早已传出富贵牌在前,众人未出江夏,已有豪客送上马来。众人一路前行,沿途自有快马奔驰打点。未及众人到达,豪奢客店,丰盛饭食等物已尽具备,更有各处名户帮派为攀附金家,于各地高接远送,送上奇珍异宝等物更是难以细表。楚玄心下暗道:“乖乖不得了,早知金家势力如此了得,当日那牌牌到手,就不该还了两家伙。”

到了第六日上,众人已来至洛阳城郊。彼时洛阳乃是汉之京都,民丰物阜。虽只是城郊,已极尽繁华只能事。金老寿辰既近,街上人来人往,便多有佩刀带剑的武林中人。金羿道:“父亲已将寿帖大撒四方,但凡接到的江湖朋友十有八九,都得买了父亲这个面子。”众人点点头。

行至午时,众人都觉腹中饥了。慕容襄指着道旁一家酒楼笑道:“大伙饿了吧。今日该有口福,这家酒楼一味‘天门三蒸’做得着实不错,乃是远近一绝。”金柔笑道:“是啊,我在洛阳,也常听闻此菜声名。大家若是有兴,不妨尝尝。”众人听她二人如是说法,自无异议。慕容萧道:“好罢,咱们便在此打尖后再赶路。”众人一齐翻身下马,将坐骑牵与店伙送入后厩。

那酒楼乃是三开间门面,招牌上金漆“迎仙楼”三个大字。众人上得楼来,早有伙计指引了座位。慕容襄点了数味此地拿手菜肴,又叫烫上两壶上佳好酒。不多时酒保将酒送上,金羿笑吟吟给众人都满斟了一杯,道:“这酒楼既号迎仙,今日我做东,咱们便当他一回神仙罢了。”众人一齐大笑。这一路饥餐渴饮,虽有富贵牌在前,但终是身在旅途,困倦难免。此时洛阳便在眼前,时候又非紧迫,心怀大畅。

众人饮了两口酒,伙计送上菜来。楚玄闻那道“天门三蒸”香气扑鼻,食指大动,馋涎登时满口。众人一齐举箸,方欲就食,忽听得马蹄作响,一队汉兵轻骑由西而来,跟着街心一阵大乱,行人纷纷惊呼躲避。

众人一愕回头,楚玄趁机将一箸“天门三蒸”送入口中。鲜香满口,端的名不虚传。他心中正赞,那一队骑兵已驰到楼下。一名妇女手抱孩童躲得稍慢,登时被马匹撞倒在地。马上骑兵将马一勒,余下马匹纷纷止步。但快马疾奔,岂能轻易便停,马嘶声响作一处,数匹马扬蹄打横,将四下摊位撞得七零八落。为首那骑兵怒道:“你作死么?”扬手一鞭,抽在那妇女背脊。衣衫破裂,现出一条血痕。怀中婴儿受此一惊,大声啼哭。

那妇女疼得几欲掉下泪来,但她孤身女子,如何敢与官兵抗辩。忙低首道:“是,是。”急急起身,便欲向旁奔开。那官兵哈哈一笑,意犹未尽,马鞭一挥一卷,勾住妇女怀中婴儿脖颈,跟着将手一挥。那妇女骇声惊呼声中,那婴儿向空一飞丈余,向下直坠。

众人早已看得不忿,此时见那婴儿命在一线之间,不约而同拍案而起。慕容萧身法快极,双足一蹬,从酒楼直窜而下,身形笔直如箭射出,双袖齐挥,一阵罡风阻住婴儿下坠急势,同时身子已与婴儿齐平。他生恐婴儿稚弱,受不起自己一托之力,当下双掌虚虚实实探出,在瞬间连击出十二掌,每一掌粘身即走,若有若无,不使动半分真力,却将婴儿坠势消于无形。那正是卸劲决中以快卸力的绝诣。他身子落地,在婴儿腰间平平一托,曲臂纳入怀中。那婴儿抻足蹬腿,大声而哭,果是未受半分损伤。

此时慕容襄也已扶起那妇女。慕容萧将婴孩还送于她。那妇女瞪大了眼睛,连道谢之词也忘记了说,扑身将婴儿紧紧搂入怀中,身子不住发抖。

那官兵见到慕容兄妹二人直扑而下,如神兵天降一般,不由得吃了一惊。怒道:“哪里来的野人,活的不耐烦了么?”慕容萧向他怒视一眼,冷哼一声,暗思:“这等狗官兵草菅人命,为非作歹,当真死有余辜。但此地已是洛阳辖境,岳父寿辰在即,不当生此事端。”当下冷冷道:“今日且便宜了你。他日若再为非作歹,终有撞在我手中之日。”言讫,转身便回。围观众人一齐惊呼,却见他方才站立之处,已被他踏出深深两个足印来。慕容襄劝慰那妇女离去。

那官兵望着地上那足印,心下一颤,知道今日遇上了厉害角色,但仍是不肯示弱,马鞭虚击一记,怒道:“野小子好生猖狂,敢在董相国头上撒野?”话音未落,“嘣”一声大响,那官兵翻身落马,额头上一结结实实吃了一枚弹子。却不知从何方射来。身后官兵急忙下马相扶。那人颤巍巍起身,才知四下高手四伏,再少停片刻,说不得便有性命之忧。急忙翻身上马,口中骂骂咧咧,横冲直撞去了。

慕容萧在楼上看得清楚,问道:“董太师,那是董卓?”金羿点点头道:“不错。这些骑兵都是董卓自洮西带来的亲卫,这等害民之事,都是做惯了的。”慕容萧叹气道:“权臣当道,似这等鹰犬之徒当真杀不胜杀。”起手倒上满杯温酒,一口干了。酒入喉中,却尽是苦涩之味。金羿淡笑道:“兄长放心,似这等弄权奸贼,久后必有恶报。”慕容萧眼中微微一亮,平视金羿半晌,缓缓点头。

众人饭罢,金羿向店伙结算银钱,掌柜坚辞不收,连道:“客官今日寻那官兵晦气,给我等出了一口恶气。这钱是无论如何不能收的。”金羿与慕容萧相视一眼,将银钱硬塞在掌柜手中。金柔笑道:“掌柜的但收不妨,咱们不过是路见不平,须不是寻这一场白食吃。”掌柜还待再说,慕容萧一扬手,众人一齐出了酒楼,上马而去。

行至傍晚,众人已到洛阳城内。方入城门,金府早已安排下数台大轿在候。众人舍马上轿,去往金府。楚玄生平第一遭得坐这豪奢物事,只觉足下轻轻飘飘,大感有趣。一路掀开了轿帘,不住四下观瞧。

约二柱香时分,那轿子穿过数条街巷,在前转过一个弯,一座大府登时现在楚玄眼前:一面朱漆大门上满布茶杯口大小门钉,顶上一块丈许长金光大匾印着“天地正气”四字;旁侧蹲踞着两头白玉雄狮,数十位蓝衣劲装汉子负手而立。再向旁看,府墙沿着一条长街东西延伸,竟望不到尽头,墙上红绿琉璃二色辉映,华美已极。墙头探出一栋栋勾檐,堂皇几如皇府内院一般。楚玄一生从未见过如此富贵人家,心头一震,感慨莫名。

金羿快步走下轿来,一位汉子连忙迎上,躬身道:“二少爷。”金羿挥挥手道:“客人到了多少?”那汉子道:“咱们派出了一千三百六十张请柬,今日江湖各处朋友已到了五百余人,约有四成。庐江水狡派,襄平飞刀门,汉中五斗米教等处门主都亲身到贺。”金羿点点头,嘱咐道:“父亲此次做寿乃是大事,各位江湖英雄既肯赏光,须尽意招待。”

众人此时都已下轿,众汉子见到金柔,一个个面露喜色。一人忙道:“三小姐到了,待小人去通报。”金柔笑道:“不必了,我自己进去便是。”将手一挥,一个金丝绣成的荷包抛给众汉子道:“大伙辛苦,请大家喝茶。”众人一齐大喜,欢声道谢。金柔生于豪富之家,虽已出嫁,但出手豪阔依旧不改。慕容萧笑道:“时候不早,大家快进去罢。”门丁拉开门来,众人入了金府。

行至前厅,早听得一阵豪爽大笑传来:“姑娘这嫁了人,几年也难得回来。这可不要想煞我这把老骨头么?”伴着笑声,数人簇拥着一位老者从屏风后转出,笑吟吟望着众人。金柔急忙向前,拜倒在地道:“爹爹。”那老者微笑将她搀起,道:“罢了,罢了。乖女儿,让爹好好看看你。”

楚玄偷眼看那老者六十余岁年纪,下颏长髯白了一半;两道浓眉微微上掀,棕褐瞳孔;头戴高冠,身穿细丝蓝底青花长袍,袖口绣着一圈金边;身形挺拔,高贵中不失武林中人的英武之气。正是武林第一名门金家之主金陆。慕容萧向前拜见,金陆微笑道:“贤婿请起,大家一家人,不必如此拘谨。”慕容萧道:“山水远隔,疏于拜见,幸而岳父贵体无恙,风采如昔,可喜可贺。”一招手,慕容灵向前数步,拜道:“孙女祝祖爷爷玉体安健,万寿无疆。”举起手来,盈盈捧着一只玉盒奉上。

金陆极喜,笑道:“灵儿这可出落成大姑娘啦。花骨朵儿一般,只怕比娘亲还要胜上几筹。”慕容灵双颊微微一红,轻声道:“祖父夸奖。”金陆捧过盒子,也不避讳,便当着众人之面打开,见那盒中绽着一朵玉雕白荷。他金家原本富甲天下,再珍贵的宝物也见得多了,但他看见这白荷模样,也不由得轻轻噫了一声。那整朵荷花晶莹润亮,乃是一整块上佳玉石雕成,那自也不必说了。但奇便奇在那白荷花身作白色,但茎部以下延延展展,皆成一片翠绿,竟不与荷花之白稍有混淆。整件玉雕花如细乳,叶似玉盘,茎叶之间纹理纤毫毕现,便当真如一株白荷缩小洗净了放在这玉盒中一般。金陆叹道:“贤婿,这可真难为你了。老身家中收藏珍贵玉器,没有一千,只怕也有八百。可是说句实话,似这等精巧玉件,连我也是生平仅见。”慕容萧笑道:“只是做晚辈的一片心意罢了,那算不得甚么。”

金陆拉住慕容萧手,朗声笑道:“来来来,老身早已备好了数坛百年老酒。明日需得应付江湖上朋友,难得尽兴,今日需得喝个痛快。”慕容萧道:“自当陪岳父一醉。”金柔抿嘴暗笑老父年齿虽长,可豪情依旧不减当年。金陆道:“柔儿,今日老父高兴,你也得陪着喝两杯。大伙一起好好聚聚。”金柔笑道:“是。”

金陆大笑,左手拉着慕容萧,右手携着金柔,一瞥眼间,看到楚玄立在一旁,奇道:“这少年人是谁?”慕容萧道:“这少年姓楚名玄乃是小婿受一朋友所托,在山庄授他武艺的。算是小婿半个徒弟。这次带他来至洛阳,原要让他见见世面。”金陆微微一怔,接道:“贤婿,今日乃是咱们一家人共叙天伦,你看……”

慕容萧登时明白金陆之意,乃是不欲楚玄赴今晚之宴,眼望楚玄,使动个眼色。楚玄极是乖觉,笑道:“晚辈恭祝金老爷寿比南山。既是金老爷这般意思,晚辈回避便是。”金陆点点头,目光中露出赞许神色,向旁侧人道:“这少年既是慕容山庄高徒,那便不是外人。宋二,你带这位小兄弟在洛阳城中四处看看,一应花销,到账房支取便是。”宋二躬身答应。

楚玄转身出门,宋二随后跟上,陪笑道:“这位楚小爷,咱们洛阳城乃是皇家大都,好玩去处确是不少。西重门猴儿戏,石桥百酿米酒,东街大酱牛肉那都是远近一绝,您瞧这是要去到哪里?”楚玄头也不回道:“先四处看看。”他心下原对金家无甚好感,今日被金陆所拒,当年薛勇徐青强抢他马儿之事,登时从他心底又翻了出来。虽然金陆一家要共叙天伦,避讳他这等外客事极寻常。更何况金陆也待之以礼,命宋二陪他四处游玩,无半分失礼之处,但楚玄心中总是不痛快。“哼哼”两声,当下待宋二套好马车,便老实不客气跳了上去。宋二挥鞭驾车,载着楚玄向闹市处行去。

楚玄在车上翘起腿来,左顾右盼,心下暗思:“老爷有车坐,银钱又有人管账,当真了不得啊,了不得。今日若不好好花上一花,怎对得起金老爷子一番美意?”这当儿马车经过一条长街,楚玄望见左首一间兵器铺子,将手一挥道:“停。”宋二勒住辔头,回过头来。楚玄笑道:“我向慕容伯伯学了许久剑法,却还没有一件趁手兵刃,你且跟我进去挑一件。”宋二笑道:“是,是。慕容大侠剑法通神,**出的弟子必是好的。”

楚玄下了马车,径直走向那兵器铺子。那铺子只是单开铺面,铺外陈挂着长长短短十数般兵刃。掌柜望见楚玄走来,起身笑脸招呼道:“少侠挑趁手兵刃使唤?”楚玄走向帐台,用力一拍,大刺刺道:“小爷使剑,店里可有?”

掌柜忙笑道:“有,有。”俯身取出一柄青铜短剑笑道:“这剑是店里常卖家伙,物美价廉,您看这……”楚玄不等他说完,在柜台上又是一拍,喝道:“谁要这等破铜烂铁?小爷要上好的剑,你铺里最好的钢口铸出的剑。”

掌柜一怔,上下打量楚玄的一身布衣,满脸怀疑神色。宋二见状“哼”地一声道:“楚少侠要买剑,你道他买不起么?赶快取来!”掌柜望见宋二衣着光鲜,倒是不可小觑了,道:“是,是。”放回青铜短剑,转身回入里屋,取出一支长匣来放在柜上,笑道:“少侠果然来得巧,这支剑昨日方才到货,乃是宫廷名剑师引茨山溪水,烧熔上好精钢所铸,削铁如泥,当真算得上是宝剑。”

楚玄只求贵重,剑利与不利倒在其次。反正自己一套三脚猫剑法,有剑无剑也没多大相干。这时闻言心喜,打开匣子,从中提起剑来,拔剑出鞘。森森寒气射出,那剑刃色作深蓝,如一泓秋水一般。楚玄暗赞一声,挥剑削出,“呛啷啷”几声响亮,铺前几支钢矛矛头齐断。掌柜惊道:“你,你……”楚玄提剑在柜上一掷,笑道:“不错,多少银钱?”掌柜结巴道:“五,五十两。”楚玄双目一瞪,怒道:“甚么五十两,莫要侮辱了宝物。似这等利剑,我瞧少说要五百两。”

掌柜兀自有些摸不着头脑,道:“这,这。”宋二在旁道:“楚少侠,我瞧这剑……”楚玄道:“我随慕容伯伯学艺多年,天下宝剑也不知见过多少,这剑是好是歹,你道我分辨不出么?”宋二笑道:“是,楚少侠眼力高明,实在佩服。”不敢再说,拉出行囊,点数出五百两银两,交给店铺掌柜。楚玄佩好了剑,抬脚向外,回过头来,见掌柜呆呆望着桌上堆着的银两,兀自一副魂不守舍模样。

楚玄心怀大畅,出得店来也不上马车,便自信步向前而行。宋二在后慌忙驱车跟随。楚玄路过一老农摊前,随手抓起一只红果便咬上一口,一股酸涩滋味登时在舌尖弥漫开来,口中却大声赞道:“好,似这等鲜美果子,定是于仙树所采,少说也值得五两银子。”他话一出口,也不问宋二,回手在囊中摸出一锭银子拍在老农摊前,拔步又走。

街上众人看得清楚,纷纷聚拢而来,在楚玄背后指指点点。诧异者有之,钦羡者有之,更有人低声道:“这人莫不是失心疯了?”众人纷纷点头,便有人眼光火辣辣飘向宋二马车上的大银囊,心中各自转着主意。楚玄哪里理会,又步向一玉石摊前,抓起一把玉珠笑道:“如此上好羊脂白玉珠,值得十两银子一颗。”宋二早已学得乖觉,连忙在后捧起大锭大锭的银两送上。

如此一来,整个街道登时炸开了锅,四下游民摊贩,纷纷捧着各色杂物便围了上来。楚玄来者不拒,将破烂铜铁,杂草野果等物满满装了一车,手中大把大把银两撒将出去。宋二在车上一面分发银两,一面接过各色破烂物事。楚玄偷眼相望,见宋二脸上竟无半分不豫神色,心下也不由得暗暗吃惊金家豪富。

楚玄直胡闹至傍晚,将宋二所携数千两白银挥霍罄尽,方才兴尽而返。宋二恭恭敬敬送至厢房,问道:“少侠要不要用些晚膳?”楚玄在外早已将各色杂食塞得满腹,忙挥手道:“不必了。”宋二躬身告退。

楚玄闩上房门,在屋中呆呆出神。屋内早已点了麝香,袅袅青烟弥散,榻上是丝裘暖被。楚玄竟无丝毫睡意,在屋中来回踱了两圈。他流浪之时,于山间草野随处而卧,往往能坦然酣睡上六七个时辰。但此时身处于这华美厢房之中,竟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不安之意。他拔出日间所购那柄利剑,剑身映着淡淡的烛光,隐隐现出“青釭”两个篆字。

正在此时,门外响起轻轻叩门之声。楚玄一跃而起,问道:“谁?”门外人答道:“是我。”竟是慕容灵声音。楚玄微微一怔,推开房门,正见慕容灵俏生生立在门外,手中托着一个红木食盒。楚玄侧身将慕容灵让进屋内,奇道:“灵姑娘,你不陪金老爷用晚饭么?”

慕容灵微笑道:“晚饭已吃了一半啦。祖父爹爹们尽谈些的大事,我不喜欢听,索性便来瞧瞧你。”她一面说着话,一面从食盒中取出内中物事来,乃是四道精致小菜与一壶酿雪梨液。慕容灵笑吟吟将杯盘摆好,斟了一杯梨液道:“爹爹要我对你说,今日金爷爷不愿你入宴,那是他老人家谐亲的念头,别无他意。盼你不要见怪才好。”楚玄心下感动,笑道:“自然不怪。”

二人对坐饮了数杯。慕容灵兴致甚高,笑道:“明日祖父寿宴,许多江湖各地英雄人物都会集于此地,给他老人家祝寿。我长这般大,还从未见过如此大场面。”楚玄瞧向她,烛光掩映下,慕容灵两颊现出小小梨涡来,聪目流慧,愈发显得清秀出尘。楚玄心中一动,捧起那柄青釭剑道:“灵姑娘,这柄剑乃是我今日购得,极是锋利。在我手中未免可惜,你拿了去罢。”慕容灵将眼眨了一眨,接过剑来,按动剑鞘,那剑一弹而出,迎光微微颤动,声如龙吟。慕容灵赞道:“好剑。”但接着又摇头道:“爹爹常言道:习剑之人以意御剑,不宜凭仗神兵利器。宝剑虽好,若徒依仗器械之利,就未免落了下乘。”

楚玄笑道:“灵姑娘得慕容伯伯真传,剑法出神入化,原也不需此剑。得此利器,不过锦上添花罢了。不过……”他笑容忽敛,正色道:“金老爷这番寿宴,但求能好生了结才好。今日我观察金老爷颜色,总觉得他有事瞒着大家。这次金家广邀天下英雄,只怕不单单是做寿这般简单。”

慕容灵一怔,奇道:“那怎么会?你有甚么凭据?”楚玄摇摇头道:“现下还没有。”慕容灵抿嘴笑道:“莫不是我不肯收剑,你编这么一套话儿来唬我吧?”楚玄笑道:“那你倒猜猜看。”慕容灵嫣然一笑,翩然起身,拿起桌上青釭剑道:“我回房休息啦,你也早些睡。明日还有得热闹瞧呢。还有这剑……我很喜欢。”她不待楚玄答言,转身出了房间,回手带上了房门。

楚玄又呆了一呆,摇头而笑,将桌上雪梨液自斟自饮了数杯,微微有了些倦意,这才上榻卧倒而睡。

次日清晨,楚玄一早起身。宋二叩门而入,送入一套大红色锦衣,楚玄颇为讶异,问道:“又不是娶新娘子,穿这等大红衣衫作甚?”宋二笑道:“楚少侠乃是慕容大侠高徒,那是今日席上贵客。穿着喜庆些,图个吉利。”楚玄点点头,换上了新衫,将旧衣鞋袜等物置于榻旁。

少顷宋二又入,奉上五色细点并参茶洗漱等物。楚玄梳洗一静,拿过两块细点吃了,踱步出门。此时金家各处张贴布置之物均已就绪,四处喜气洋洋。门窗满贴了寿联,仆佣捧着寿面寿桃等物来回奔走穿梭,迎宾肃客也是井井有条。各处武林中人此时也已到得七七八八,时不时可见到熟络的豪客相互招呼:“林帮主,发财。”“陈兄弟,这可有日子没见啦。”“龙寨主,功夫又精进啦。”草莽豪杰尽多直性直肠之人,有些便在院中相拥言欢,时不时发出爽朗笑声。楚玄侧耳细听,众人言语之间,都对金陆充满了敬意。

正在此时,人群中有人大声呼喊:“金庄主设宴飨客,大伙儿都去啊。”众豪杰听闻此语,纷纷骚动起来,一齐涌向前厅。楚玄本在漫步而行,被人群一冲,登时便是一个踉跄,急忙拿桩站稳。他心下奇怪,问身旁一位豪客道:“大伙儿何以如此心急?”那豪客转头边行边答道:“金老爷寿宴于前厅,偏厅,后厅都设下了座位,他老人家却只在前厅待客。这次所到豪杰怕不有千余人,人人都想着一睹他老人家仙容,自然要去抢那前厅的位子。”

楚玄“哦”一声,便不再问。随着人流而前,不多时已到前厅大门。这时厅中红烛高照,已熙熙攘攘挤满了人。照壁上贴着一大“寿”字,旁侧两支丈许高的油炬发出熊熊火光,喜庆中不失豪迈之气。一幅寿联高挂在门前最显眼处,上写十四个大字:“颂祝遐龄椿作纪;筵开寿宴海为樽”。字迹遒劲,显是名家手笔。金陆挺身站在门前拱手待客,与众人招呼。金羿慕容萧等人也都身着大红锦衣,站在金陆左右同众人行礼。慕容萧转眼见到楚玄,微微一笑,招呼道:“玄儿,到这边来。”伸臂在楚玄臂膀上轻轻一拉,将他拉到自己身后。楚玄一瞥眼间,正见到慕容灵站在身旁,向他眨眨眼,意示招呼。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磨戟录之侠胆琴心剑》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老祖快来给我加属…
2 神豪之从人生导师…
3 和空姐荒岛求生的…
4 我的老婆是仙二代
5 狼啸苍天
6 梧桐树下的青春回忆
7 马甲厨娘不动情
8 穿书后我把反派大…
9 总有人逼本小姐用强
10 摄政王妃竟有两副…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成为救世主的我却慌得一逼 作者: 北名有驴
异界大陆 50231 字
叶帝穿越到一个神奇的大陆,随便唱首歌居然让天帝落泪,走两步居然……

2 诸天无限之卡牌系统 作者: 叶咸鱼
男生同人 1116610 字
小南的式纸之舞,鸣人的九尾,止水的别天神,叶封还能获取多少能力呢?

3 从浮游生物开始称霸世界 作者: 东尧青
异界大陆 853936 字
意外变成了海底世界最没有存在感的浮游,系统却告诉他的目标是称霸世界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463226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乡村大神农 作者: 福娃沙沙
乡村乡土 474159 字
赵二宝一直被人当做傻子看待,直到有一天他捡到一颗生命之树的种子…

6 玄幻之最强帝皇系统 作者: 红机唐辰豆
异世争霸 100825 字
重生异界,开局就亡国,值此内忧外患之际,江辰觉醒最强帝皇系统

7 末世危机之雷神降世 作者: 梦不在了
末世危机 141311 字
末世危机中病毒感染人世间,雷神崛起后,前世情缘,今生能否再续?

8 我真没想当神医 作者: 肥瘦卤肉饭
都市异能 127928 字
林凡很苦恼,刚下山就被误认为神医怎么办?我乃修仙之人真的不懂医术啊

9 攻心女孩不好惹 作者: 竹宝
都市情缘 97928 字
霸气宣誓:我允许你在我的世界走来走去,但是我不允许你走出去!

10 灵横宿 作者: 云雀空梦晓
异世争霸 65006 字
背负着种族命运,力挽狂澜,重新踏入武之极道,成就一篇传奇史诗!

《第十二章 寿宴》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