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仙侠武侠 >> 磨戟录之侠胆琴心剑 [书号733257]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九章 破军

《磨戟录之侠胆琴心剑》 夜陌潇湘/著, 本章共10643字, 更新于: 2013-12-26 14:59

楚玄长叹一声,苦笑道:“人公将军,这下我用不着逼你啦。”撤了匕首,回身便走。张梁兀自未曾回过神来,喃喃问道:“这,这却是怎么回事?”楚玄淡淡道:“你去问你兄弟罢,军中大事,原是你二人拿主意。”说着翻身上了马背。

张梁失魂落魄,忽然几步奔前,扯住楚玄辔头,颤声问道:“后面……是汉兵打过来了?”楚玄见他脸如死灰,到口的一句奚落又咽了回去,点头道:“你兄弟二人自始便一步步坠入了人家彀中。今日之事,原是不稀奇。”张梁嘴唇颤动,全没了往日的气焰,半晌方道:“这,这却当如何?”楚玄叹了口长气道:“你兄弟早已将大伙送入了绝地。这营前后杂草丛生,一旦火起,无可与抗。何况汉兵夹击之势已成……”张梁惊道:“夹击之势?”楚玄道:“曹操全军在前,后面是汉军的援军。”张梁嘴唇发青,说不出话来。

楚玄道:“现下军势危急已极,你叫醒地公将军,大伙各自逃命去罢。若能侥幸留下一条性命,他日再见。”说着轻轻扳开张梁手指,策马而行。

方才炮声响动,波才身在榻上,已知出了极大的变故。久候徐直不归,心下隐隐感到不祥。当下强支起身,拄杖行至帐外,正见楚玄远远加马而来。浓烟滚滚,杀声隐隐。楚玄见到波才,心下一喜,远远叫道:“波大哥,大事不好,你快带大家逃命罢。”行到近前,翻身下了逐月驹,将缰绳递过。

波才心中已隐隐料到七八,这时也不惊慌,问道:“小楚玄,却是怎地?”楚玄急将上项事略约说了,道:“波大哥,让大家逃吧,留得一个是一个。”

波才看了看四周地势,苦笑道:“小鬼头,你平日机灵百出,你看却是怎生逃法?”楚玄默然,他也看出四下地势已被尽数封死,实是无路可逃。波才咳嗽两声,笑道:“给我牵匹战马过来吧。”楚玄一怔,问道:“甚么?”波才笑道:“平素我说十句话,你也听不上半句。今日难道我最后一句你仍是不听么?”楚玄默然点点头,转身走向马厩,不多时牵过一匹战马来。

这时后营杀来的军马已可分辨出身形,大旗高举“汉中郎将皇甫”的字样。前营炮声响起,地面又是微微一颤。喊杀与惨叫声传来,曹操率军杀到,汉军前后二军同时开始总攻。波才淡淡笑道:“后面是皇甫嵩,那可是老朋友啦!”挥手掷去木杖,蹬紧马镫,抓住马缰向上借力一跃,手臂绵软,这一跃却如何也跃不上马背。楚玄在后默默托住他腰,二人同时用力。波才在马上坐直身子,喘息中哈哈大笑出声。楚玄回入帐中,取出平日那把大刀,双手递给波才。

波才哈哈笑道:“好,好!”握紧了大刀,猛地一夹马腹。那马飞驰而去。楚玄在后呆呆望着,不觉眼圈又已红了。波才声音远远传来,汉军喊杀之声虽巨,却仍然掩它不下:“小楚玄,你快快走罢,你机变聪明,又通达世故,日后大有可为。那马脚力不错,汉兵赶将不上。哈哈哈哈……”

火焰蔓延极快。不过顿饭时分,火光漫天,黄巾大帐已多半着火。曹操纵兵冲击,众黄巾兵士登时溃不成军,又见自家兵帐起火,心中先自慌了,纷纷向后便退。曹操一骑当先,扬剑叫道:“今日尽扫黄巾逆贼,众贼子身上有朝廷发下的二十万两赏银,哪位斩杀贼人有功,贼人身上白银便属该人。大伙儿努力向前啊!”汉兵士气大振,狂呼呐喊,一鼓作气挑开营前鹿角,一涌而进。黄巾众人在营中与汉兵短军相接,接上仗来。但曹操计成,众人兵刃方才已高价卖得七七八八,连铁器也是鲜见,只以木棍等物御敌,却哪里阻得住汉兵潮水般的冲击?更兼火焰难禁,当真是兵败如山倒。

那皇甫嵩字义真,官拜左中郎将,为人颇有将略。他与朱儁一般,之前曾同波才数次交手,胜负未分。他接到曹操传书,当即统军依约赶到,在黄巾后营纵火夹击。听到杀声响起,曹操计谋已售。他心中一喜,催军向前便行。

正行军间,忽然转出一人哈哈大笑,拦住去路。火焰映出那人身影来。波才匹马单刀,按住辔头,眼中跳跃着闪烁的火光。皇甫嵩看清波才面容,心下猛地一震,将手一扬,军行立止。他回过头来,向马后一人道:“玄德,那便是黄巾贼酋波才。我曾会过他数次,很是了得。今日他怎会孤身在此,莫非有诈?”马后那人“恩”了一声,沉吟未语。

波才笑道:“皇甫嵩,你放偌大把火,烧毁的物事可是不少,你赔得起么?”皇甫嵩高声答道:“波才,你今日已是山穷水尽,犹然不思退路,还敢抗拒王师?”波才笑道:“是不是山穷水尽,我心中明白的很,不劳皇甫将军饶舌。”他一面说话,左手一面暗暗在背后取出弓箭来。皇甫嵩一无所觉,劝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你现今带了下属投降,犹然有一条生路。”波才笑道:“是么?皇甫将军向不食言,待我考虑……”忽然抽出弓来,张弦便射。箭发流星,向皇甫嵩直掠而去。

他这一箭蓄势已久。他事前盘算清楚,此时情刻危急已极,除非自己出其不意射杀汉军主将,若汉军军势稍乱,众人或有脱身之机。而汉军主将曹操心机深沉,不易暗算。因之他便将主意打在了皇甫嵩身上。他明知皇甫嵩身为一军军心之系,单凭一己之力绝难成功,但却也无别法。因此心中早已盘算数转,务求一击而中。

这一箭射得突兀已极,声势又极猛恶。众人惊呼声中,羽箭已及皇甫嵩胸前丈许。波才心下一动,笑纹方从嘴角漾开,却见寒光一闪,“铮”的一声,羽箭从中断成两截。一绿袍大汉提一把长柄大刀,跨着战马,斜身挡在皇甫嵩身前。此人一对卧蚕浓眉,狭长双眼,眼角斜飞,面如重枣。单单是横刀而立,便自有一股不寻常的凛然之威。他朗声喝道:“黄巾贼子,焉敢如此猖狂?是好汉子,来与我分个高下!”说着拍马向前。

方才此人刀断长箭,波才心下一沉,晃了数晃。眼见他提刀向前,问道:“来将通名。”那人答道:“解良关羽,关云长!”长刀前指,静候波才拔刀。波才道:“足下身手了得,我很是佩服。现下我有一句话想问,待我问过再战,如何?”关羽眉头微凝,道:“问罢。”波才道:“足才阁下称我为‘黄巾贼子’,却不知何以为贼?”关羽答道:“你等聚众作乱,使得天下纷攘,民不聊生,朝廷震动,这便是贼了。”波才问道:“是贼便当杀了?”关羽凛然道:“小奸可恕,大罪难容。”

波才哈哈大笑,好一阵方道:“好一个‘小奸可恕,大罪难容’。我手下弟兄,在天公将军起事前,个个都是守着几亩田地过活的庄稼汉子。大伙辛辛苦苦劳作一年,到头来粮被朝廷征走大半,余下的口粮不足糊口,大伙便以掺以野菜草根,熬粥充饥。但纵然如此,朝廷卖官鬻爵,官老爷们拚了老命捞钱,三天两头派人前来盘剥。你说皇帝与咱们的青天大老爷,犯的是小奸还是大罪?”关羽默然。

波才接着道:“到后来野菜也挖得干净,大伙没有办法,只得将自己的骨肉儿女跟人家换了充饥。自家骨肉,大伙实在舍不得,只得事前给儿女喂了**,待夜半儿女睡熟之时,悄悄让人家来到家里,拿麻袋兜头装了去。干这些勾当时,大伙都不敢点了蜡烛,生恐有一点微光映在孩子脸上,人们狠不下这颗心来。虎毒不食子,大家做的是断子绝孙的勾当。但势逼如此,不得不然。逢着荒年,有些家里子女较多,便能多活一阵子。家中没有子女的,只得眼睁睁饿死。每见有人饿死,大家便争着去啃尸骨上零星的皮骨。但纵然如此,朝廷的皇粮依旧半分不能少了。大伙实在没有活路,便只有干起了这杀头的买卖。我看足下也是穷苦出身,难道不知?”关羽无言可答。

忽然阵中有人叫道:“二弟,此人罪大恶极,莫要听他狂言。速决便是。”波才举目望去,见皇甫嵩身侧一人立马阵前,正在扬鞭呼叫。此人朗目长鼻,阔面大耳,红袍锦带,手提两柄长剑。远远望去形貌非常。关羽一惊,又提起刀来,淡淡道:“但无论如何,今日一战已是势所难免,亮兵刃罢!”波才嘴角一弯,举起手中大刀,问道:“那是谁?”关羽道:“我的结义大哥,中山靖王之后,乃是帝室之胄,字玄德,单名一个备字。”波才点点头,不再说话。将手中刀高举,猛喝一声,向关羽骤马冲去。

关羽丹凤眼圆睁,手中偃月刀向波才横挥过去。波才侧身一让,跟着长臂,刀刃顺着偃月刀刀柄向下划去。这一下划实了,关羽四根手指登时不保。但他毫不惊慌,反手在刀柄一推,偃月刀刀尖直刺向波才胸口。波才见他变招之快之狠,实是生平仅见,心下吃惊。这一刀不敢用实了,仰头倒向马鞍,避开他刀刺。关羽猛声发喝,举刀兜头斩到。波才横刀挡架,但觉迎头便如一座泰山压来,关羽气力催动,他手臂忽然一软,嗓中涌出一股腥甜。关羽“啊”的一声,叫道:“这人有伤。”劲力登收,撤回偃月刀来。

波才眼前金星乱冒,勉强坐起身来。关羽道:“我刀下不斩带伤之人。他日待你养好了伤势,再来一决高下。”兜转马头,缓缓而回。

众汉兵一齐哗然。皇甫嵩皱了眉头,不悦道:“玄德,这人罪不可恕,你这二弟怎能手下留情?这通敌卖阵,罪名可不轻哪。”刘备陪笑道:“我这二弟初到军中,不懂规矩,将军海涵。”皇甫嵩道:“罢了。”一挥手,命道:“将这贼酋擒下了。”四名骁骑应声而出。

波才忽然叫道:“关将军,波某虽不足道,可项上人头也值得白银千两。将军今日不取,可休要后悔!”关羽勒马转身,怒道:“我关某何等样人,岂能趁人之危?”波才仰天长笑,大声道:“俺老波临死,又能见到如此英雄人物,却也不枉了。”横刀在颈中一勒,气绝落马。

关羽微微一惊,不由得向前两步。正在这时,身周卷起一阵旋风,四名骁骑如风般掠过,向波才尸身冲去。波才身为颍川黄巾贼酋,朝廷早颁下了五千两白银的赏格。若能取他首级,那是平白飞来的一场富贵。是以四人个个争先,唯恐落后了半步。关羽一声怒哼,飞马赶上四人,在波才身前一拦,青龙偃月刀横持了,沉声道:“都回去。”

四名骁骑慌忙勒马,都只道他要独占这一场富贵,一人不服道:“这人是自刎而死,功劳须不是你的。”关羽不言,青龙偃月刀忽然抡出,如电光闪动。那骁骑颈中一凉,心下大骇,翻身摔落马下。

皇甫嵩大怒,喝道:“反了,这人居然杀害官军。”刘备扯住他手臂,劝道:“将军稍安。”皇甫嵩怒道:“我安你奶奶……”忽然顿住,想起刘备乃是帝室之胄,刹那间浑身汗透,暗思:“这人名头不小,今日又平黄巾有功,倘若他日在圣上面前参上一本,单凭这句话,便是诛灭九族之祸。这却如何是好?”偷眼望向刘备,却见他神色安然,似是全不在意。不由得暗暗舒了一口气。眼望前方,又是一怔。那骁骑茫然爬起身来,顶盔歪向一旁,竟是全未带伤。原来方才关羽电闪般一刀,已将他头盔的系带斩断,出手之快,拿捏之准,令人思之骇然。那骁骑早就吓破了苦胆,坐骑撇在当地,跌跌撞撞向回便奔。关羽冷冷道:“你们回不回去?”余下三人互相看了几看,只得垂头丧气勒马回阵。

关羽高声叫道:“义真将军,在下向你讨个人情。将这人好生安葬了吧。”他此言一出,众军俱都差异,万料不到他与波才素不相识,平白偌大富贵不取,甚至不惜得罪官军,竟提出如此要求。刘备大声道:“这人也算个英雄人物,在下也一并讨这个情。”他身后闪出一名粗豪大汉来,粗声嚷道:“既是大哥二哥这般,俺又怎肯落后,这份人情,也算俺张翼德一份!”皇甫嵩识得这人乃是关羽结义兄弟,姓张字翼德,单名一个飞字,亦是身有万夫不当之勇。他心知关张二人与刘备渊源极深,又想起方才之事,擦擦头上冷汗,连连道:“当得,当得。”一挥手,令军快步前行。

楚玄躲在不远一座营帐之后,方才诸事从始至终,尽数看得清清楚楚。波才含笑自刎之时,楚玄不由得跟着掉了两点眼泪。但他眼珠转动,登时想到了脱身之策。又想:“波大哥对黄巾忠心已极,这才从容就死。张宝张梁那二人虽然不济,但好歹也是黄巾一军所系。罢罢罢,看在波大哥面上,救了他二人便是。”当下牵了逐月驹,转身回入。

一路到了大帐。这时浓烟弥漫,数步之内,连面目也辨不清楚。各个军帐均已着火。汉军喊杀声已在近处。张宝与张梁二人站在帐外,四周尽是火焰,茫然无措。楚玄驱马跃入火圈,问道:“你二人想不想活命?”二人眼中一亮,便如绝境中陡然见到了一棵救命稻草,齐声道:“想,想!”楚玄道:“好,你二人将衣服尽数脱去了罢!”二人吃惊,似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齐声问道:“什么?!”

皇甫嵩一路前行,于路救熄余火,远远听到喝骂之声。他正欲令人探问,前方火堆中撞出三人来,其中二人在后,脸上被火炙得黑一块紫一块,全身赤条条一丝不挂,狼狈不堪,大声叫骂追逐。前面一人不过十三四岁年纪,头裹黄巾,手中提了火把,嘻嘻而笑,向前飞奔。三人向汉军队伍直冲过来。众汉兵看得有趣,笑嘻嘻拍手喝彩,如在赏玩闹剧一般。

皇甫嵩眉头大皱,令道:“拦住三人。”几名汉兵上前拉手扳腿,将在前少年按倒在地。后面那二人口中污言秽语追来,扑上便要殴击。皇甫嵩喝道:“拉开了,问清楚再说。”众汉兵齐上,笑骂声中,将二人也按倒了。

赤条条一人叫道:“皇甫将军,咱们自家人。你快杀了那小鬼,跟我们出气!”皇甫嵩喝道:“胡说八道,谁跟你是自家人了?你是谁?”那人气喘道:“俺两个是曹将军前锋哨骑。曹将军听闻将军人马前来接应,喜欢的不得了。特命了俺两个前来报信。不想半路被这黄巾小鬼施用诡计,将俺二人一身衣服烧了个干净,那个大损……大损军威。还求将军做主呐!”

皇甫嵩将信将疑,但听闻二人口口声声言道“杀了黄巾小鬼”,心中戒意也消了不少。笑道:“孟德消息灵通的紧呐。只是用你们这等哨骑,忒也脓包。”那人连声道:“是,是。曹将军常言自己初率军马,比皇甫将军要差得远了。今后少不得向将军请教。”这一下马屁拍到十足,皇甫嵩双眼登时眯了起来,笑道:“孟德这可谦虚太甚了。”令道:“放开二人。”众汉兵见将军甚喜,笑道:“是。”将二人放了开。二人恭恭敬敬磕过头,这才站起身来,又惹得众人一阵哄笑。

皇甫嵩眼光在二人脸上一瞟,却也不便多看,转过头去道:“带二位换过了衣服。这便回报罢。”两汉兵笑道:“是!”向二人道:“二位,请吧。”二人缩首哈腰,连连点头道:“有劳,有劳。”随二汉兵而去。

那少年正是楚玄。他眼看计售,心下暗暗松了一口气,暗思:“这二兄弟也着实了得,这出戏仓仓促促,居然不露破绽,委实不易。他二人若到不干这造反勾当,趁早到台上搭了棚子唱大戏,却也饿他二人不死。”他心中转着念头,只听皇甫嵩问道:“你当真是黄巾贼人?”楚玄将头一扬,傻乎乎笑道:“大将军。黄巾是什么金,买大饼么?我家不做。你要吃饼,找隔壁张嫂买便是。”皇甫嵩眉头一皱,喝道:“你既然不识黄巾,头上戴着这劳什子干么?”

楚玄搔搔脑袋,一把扯下头上黄巾,憨笑道:“这个么?天气凉了,俺娘怕俺脑筋冻坏,特地用俺尿布改的。大将军,你闻闻,可香啦。”说着举了头上黄巾,便向前凑去。皇甫嵩掩鼻皱眉,四下汉兵慌忙将他按住,叱道:“不许无礼。”

皇甫嵩喝道:“本将军问话,你且好好听着:你与这二人无冤无仇,却干么烧掉二人衣衫?你使了什么狡狯伎俩?”楚玄笑嘻嘻道:“俺娘常说:穿这衣衫的都是坏人。俺小时在门前撒了尿和泥巴,常常见到如此打扮的军爷,上门讨了白花花的银子去。俺什么也不懂,但军爷每去一晌,俺娘便又是杀鸡又是宰羊,还一面哭天抹泪。那年军爷还抢了俺过年吃的大饼丢在地下踩了又踩。俺气不过,便告诉了俺八嫂,八嫂又告诉了高叔……”

皇甫嵩不耐烦起来,喝道:“谁与你七姑八嫂罗嗦。你干么烧二人军衣?老实道来!”楚玄傻笑道:“是,是。后来俺全村人便都知道啦。大伙都说:‘连孩子都欺负,还有大人过的日子么?’大家便集在我家门口,又是撸袖口又是瞪眼睛,俺也不晓得的。反正将那几位军爷都赶跑啦。日后俺全村人见到这等衣衫的汉子,大伙便乱丢石块。俺村在南,赶车不过一晌工夫,这二位军爷穿了这等衣衫到了俺们村里,那不危险得紧么?如此这般,于是俺便作个好人,将二位军爷衣服烧去啦。”

皇甫嵩叱道:“胡言乱道。你不过十数岁年纪,岂能便轻易烧去二人衣衫?”楚玄笑道:“这个嘛,这二位蠢笨得紧,想是平日荤腥开的太多,油蒙了心。我便是将火这么一点,向前那么一举,衣衫那么一着……嘻嘻,嘻嘻。”

皇甫嵩眉头大皱,心下实不知该如何处置这惫懒顽童。这少年话说得清楚,但神情似傻非傻,颠三倒四。正经了问话固然不成,板起脸来恐吓却也不对。他正欲继续盘问,忽听身后一个阴恻恻声音道:“义真将军,这少年说的可是实话?”皇甫嵩一怔,回过头来,见关羽倒提了青龙刀,直勾勾盯着他面门,神色颇为不善。皇甫嵩心里不由得打了一个突,忙道:“这少年言语不清不楚,焉能便当真了?”关羽冷冷道:“那波才与这少年所言都是一般,岂能便是巧合?官兵如此行径,与这黄巾贼人又有什么分别?”说话间青龙刀微提,刀刃寒光闪烁。刘备喝道:“云长,莫要无礼。”

皇甫嵩心下更惊。他与关羽相处时日甚暂,但已知他为人嫉恶如仇,又是性如烈火。此刻一个对答不善,说不定惹得他性起,自己登时便是身首分离之祸。皇甫嵩忙道:“此事朝廷毫不知情,定是那地方官欺上瞒下,在此地贪墨暴虐,鱼肉百姓,惹得民怨沸腾。待我平了黄巾,定向圣上详奏此事。”

其后皇甫嵩平定黄巾起义,果向朝廷奏请,调冀州一年田租以赡养饥民,献帝准其奏。百姓作歌称:“天下大乱兮市为墟,母不保兮妻失夫,赖得皇甫兮复安居。”此语明载于《后汉书 皇甫嵩列传》。惟关羽一言之功未现于史,后人不复知之。

关羽闻言,脸色稍和,点了点头道:“原应如此。关某方才失了礼数,将军恕罪则个。”皇甫嵩苦笑道:“好说,好说。”关羽上前一把扯过楚玄,将他身子放在马上道:“少年,你且与我同骑,量无人敢动你一根汗毛。待得此间事毕,你便早早回家去罢。”楚玄傻笑道:“是,是。”关羽昂起头,催马而行。

刘备与皇甫嵩并骑,见他脸上犹然一阵红一阵白,劝道:“将军,我二弟性子耿直,你万莫放在心上。”皇甫嵩苦笑道:“我观那少年言语不尽不实,颇有可疑之处。原要细细盘问,哪知……唉。”刘备笑道:“将军何苦如此?量那少年不过十数岁年纪,便当真是黄巾贼人,也当陷溺未深。上天有好生之德,咱们便给他一条自新之路,又有何妨?何况……”顿了一顿,压低声音道:“在下看来,这少年多半是黄巾贼施用的缓兵之计。使一顽童将将军拖在此地,时刻越久,贼人便越有脱身之隙。将军急速进军要紧,不可自误。”皇甫嵩恍然大悟,连道:“是极,是极。”将鞭一扬,催军全速前行。

这时曹操已率兵追袭数里,斩首千余。二军短兵相接,血流成河。黄巾军大半失了军械,无力抵御,战场几如屠戮一般。众汉兵挥动手中长刀大戟,个个争先,刺斩劈砍,尽数杀红了眼睛。黄巾将士殊死抵抗,死战不退。每有人侥幸杀敌,便捡拾了敌人兵刃赴敌。更有甚者浑身沐血,一身大大小小数十个创口,却仍同汉兵在地上翻滚肉搏,空**夺兵刃。各人原本囊中大多装了银锭,此时混战中滚落在地,竟然无人理会。此时众人方才明悉曹操计谋,然则此刻后悔,却已然迟了。

火焰翻腾,好一场恶杀!四下尽成一片赤红,不知是火的光,还是血的艳。

曹操提剑策马在后,眼望战局,传令道:“贼子凶悍,调弓弩队。”传令兵依言传令,弓弩手引弓列队,万箭齐发,前方黄巾兵士登时倒下一排。纷纷惊呼出声。但众营帐都已着火,实是无处可避。众汉兵乘势而上,向前步步紧逼。

正在此时,杀声又起,两骑马如飞而出,马上各有一人。曹操凝目而瞧,左首之人赤面长髯,手提大刀,右首之人豹头环眼,手挺长矛。二骑马所到之处,阵阵倒退,登时在黄巾阵中冲出一条血路来。四名黄巾兵士舍命上前阻挡,右首那人大声暴喝,手起枪落,刺透一人咽喉,长矛挑动那人尸身向后一挥,正撞在两名黄巾兵士头颈,二人飞出数丈,筋折骨断,眼见不活了。那人矛尖一提一收,正在身前黄巾兵士颈中平拖划过,鲜血狂涌,登时了账。这一枪连杀四人,毫不拖泥带水,竟不过眨眼功夫。左首那人刀光挥洒,人头乱滚,也在顷刻之间连斩数人。二人突阵出围,对视一眼,又同时兜转马头,复又转身杀回。

曹操心下骇然,暗思:“哪里钻出这样二猛将来?勇猛若此,当真天下罕见。”眼见二人左冲右突,已将黄巾人众冲乱。阵后大旗展动,大书“皇甫”二字。曹操精神大振,将令旗一展,汉军阵势登变,两路军马一左一右,化二龙取水阵势,向中包抄而来。

楚玄正在坐关羽马后,见关羽挥刀斩杀黄巾将士,心下大是不忍,忍不住转过了头去。关羽瞥见他脸色惨白,转首问道:“怎么?害怕么?”楚玄见他脸有嘲弄之色,摇头道:“不怕。”关羽粗声笑道:“这才像个样子。大丈夫生于乱世,便应沐血沙场,立不世功名。倘若避刀畏剑,见了血也要吓得发抖。那成了闺中刺绣的娘儿。哈哈,哈哈。”

楚玄不语,一瞥眼间,忽然远远看到一人面孔,怒火登时撞到顶门。那人骑了高头大马,正耀武扬威挥刀斩杀黄巾将士,却是叛逃汉军的何仪。这人曾将数十黄巾家眷送入朱儁虎口,为恶极深,与众黄巾将士都有不共戴天之仇。楚玄心下一动,向关羽道:“大将军,你帮俺个忙成不成?”关羽问道:“甚么?”楚玄向何仪一指道:“那位兵爷便是俺方才所言,常常到俺家收租的。上次他借了俺家五十两银子,现下还没还,俺娘急得都上吊啦。大将军,那是俺家一年花销,帮俺讨回可好?”

关羽闻言,卧蚕眉提起,回头问道:“你确没看错?”楚玄道:“这军爷一对三角眼,俺记得清清楚楚。”关羽点点头,向右首张飞道:“三弟,你且冲阵,我去去便来。”说着转回马来,加马一鞭。

楚玄眼珠又转了一转,道:“大将军,那军爷凶得紧,你别让他见到俺相貌,也莫提起俺家。”关羽傲然道:“有我在此,他焉敢放肆?”楚玄道:“将军在此,他固然是不敢。可军爷若见到了俺相貌,日后寻仇上门来,将军不在,却也危险得紧。”关羽心想此事确是可虑,道:“好罢,你将头颈包裹起来。”楚玄心下暗喜,从衣襟扯下一幅布来,将头颈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对眼珠。

关羽一路冲到何仪马前,沉声道:“借一步说话。”何仪一怔,问道:“你是谁,干什么?”关羽见他果然是一对小三角眼,心想楚玄言语多半不虚,哼地一声,不屑多言,手臂长出,一把抓住他后腰腰带提起,策马向无人处奔去。

曹操身侧亲兵见关羽骤马近前,二话不说,便提去本部一名骁骑,尽皆愕然。一人问道:“曹都尉,要不要将那人拦下问个清楚?”曹操摆摆手道:“不必,由他去罢。这人相貌非俗,自有道理。”他此时对关羽颇有结纳之意,眼见他面色不善,雅不愿因一小小骁骑得罪如此英雄。心想这骁骑多半行为不检,恶行撞在了这人手中,以致这人发怒。少侯待二人回阵,再细问便是。

何仪被关羽提在手中,吓得怪声大叫:“放下我,放下我!我是堂堂骁骑,你不怕王法么?”关羽心下更怒,暗思:“这人外强中干,动辄以朝廷唬人,不知平日作了多少伤天害理之事!”眼见离战阵已远,关羽勒住战马,挥手将何仪掷在地下。何仪背脊重重撞落在地,“啊哟”一声,但觉浑身骨架几要散开,半晌爬不起身来。关羽冷冷道:“站起来,我且问你!”

何仪嚷道:“狗杂种,王八蛋,直娘贼,你是谁?胆敢这般无礼!”关羽眉头一皱,俯下身来,反手一记耳光,何仪在空中直转了几个圈子,又是一头栽倒,半边脸登时肿起,吐出一口鲜血并几颗槽牙,咳嗽不止。关羽道:“我问什么,你便答什么!多说一句,便吃一个耳光!”何仪情知无可与抗,心惊胆战,只得连连点头。

关羽问道:“你做过一件大恶行,自己名利双收,却害得人家家破人亡,是也不是?”何仪一惊,心想:“这人与波才有甚么交集,怎地为他说话?”他那日坑陷黄巾家眷,数十黄巾兵士因之殒命,害死的人着实不少,此时被关羽问及,头上立时密密麻麻,尽是冷汗,只得强项道:“没,没有。哪有此事。”关羽见他说话目光闪烁不定,心下益信楚玄所言是实,厉声喝道:“我既问话,你便老实作答,有是没有?”何仪硬着头皮道:“没有!”他方才未见关羽出入战阵,只暗思:“这人多半也是黄巾贼党。此时给他来个抵死不认便了。”

关羽气极反笑,道:“好,好!”忽然一把从背后扯出楚玄道:“少年,你且露出真面目给他瞧瞧!”楚玄点点头,扯去头上布幅,露出头面来。关羽阴森森道:“你认是不认?”

何仪陡然见到楚玄面目,脑中轰然一响,裆下登时淋淋漓漓湿了一滩,瘫软在地。关羽沉声道:“你害了多少人家?共收了多少银两?”何仪断续答道:“七十……二……六家,四……四千两。”关羽勃然大怒,厉声喝道:“天下万人流离,民不聊生,你却在骨里寻油!四千两……哼哼,这等害民贼,留你何用!”何仪愕然抬头,惊道:“你……你不是……”红光一闪,他一颗人头盘旋飞出丈余,脸上犹然带着诧异。他临死,方听出关羽之言颇有榫头不接之处,但一句话未来得及问出口来,却永远再也问不出口了。

关羽下马提了人头,交给楚玄道:“这颗人头,值了五十两银子,你拿去罢。”楚玄畏缩道:“俺……俺不敢。”关羽笑道:“大丈夫生于乱世,怎能只有如此胆量?你是要做大丈夫呢,还是要做娘儿?”楚玄挺胸道:“大丈夫。”关羽道:“那便拿着。”将人头塞在楚玄怀中,上马加鞭而归,向曹操远远招呼道:“曹将军,方才那人鱼肉百姓,已给我杀了,人头在此。”曹操笑道:“既是害民之人,杀了便是。将军敢作敢当,曹某佩服!”关羽大喜,远远一拱手,又翻身杀回战阵。

这一场杀直到次日清晨,曹操皇甫嵩二军会师,刘备以关张二猛将为辅,火攻大破颍川黄巾军。黄巾军除数千溃散外,大部英勇就义,死尸叠塞,颖水为之不流。波才、徐直、张曼成等黄巾将领尽数死节,张宝张梁赖楚玄奇计保全性命。经此役,黄巾于颍川势力基本荡平。其后张角病死于广宗,张梁接替率军抵御,于十月战死。十一月皇甫嵩攻破曲阳,张宝率众阵亡。此次起义自公元184年二月起,自十一月失败,历时八月有余。其后黄巾余部于先后青州、徐州、河东等地再次起事,亦尽数归于失败。

余火已熄,战场只余下一片灰烬与狼籍。残阳如血。

关羽道:“少年,你快快回家去罢。关某有事在身,就此别过。”楚玄点点头,问道:“大将军,俺也要当大丈夫。咱们还能再见么?”关羽豪声笑道:“有何不可?待他日你长成英雄人物,便来寻我罢。”楚玄点头傻笑道:“恩,俺知道了。”关羽向他挥挥手,兜马随军去了。

楚玄转过山坡,将何仪首级葬了,撮土插草为香,向着波才埋葬的方向拜了几拜,昂首阔步而去。他身影渐渐消失在远方,斜阳正浓。

据《后汉书.皇甫嵩朱儁列传》所载颍川之战始末:儁前与贼波才战,战败,嵩因进保长社。波才引大众围城,嵩兵少,军中皆恐,乃召军吏谓曰:“兵有奇变,不在众寡。今贼依草结营,易为风火。若因夜纵烧,必大惊乱。吾出兵击之,四面俱合,田单之功可成也。”其夕遂大风,嵩乃约敕军士皆束苣乘城,使锐士间出围外,纵火大呼,城上举燎应之,嵩因鼓而奔其阵,贼惊乱奔走。会帝遣骑都尉曹操将兵适至,嵩、操与朱儁合兵更战,大破之,斩首数万级。封嵩都乡侯。嵩、俊乘胜进讨汝南、陈国黄巾,追波才于阳翟,击彭脱于西华,并破之。余贼降散,三郡悉平。

后世史家认为,颍川之战乃是黄巾起义独一无二之大胜,然而围城之势既成,黄巾军不依兵法,依草结营,遂被火攻所破。虽然如此,经过此役,汉军元气大伤,国基动摇,地方诸侯势力崛起,为日后三分天下的乱世埋下了极大的伏笔。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磨戟录之侠胆琴心剑》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老祖快来给我加属…
2 神豪之从人生导师…
3 和空姐荒岛求生的…
4 我的老婆是仙二代
5 狼啸苍天
6 梧桐树下的青春回忆
7 马甲厨娘不动情
8 穿书后我把反派大…
9 总有人逼本小姐用强
10 摄政王妃竟有两副…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成为救世主的我却慌得一逼 作者: 北名有驴
异界大陆 50231 字
叶帝穿越到一个神奇的大陆,随便唱首歌居然让天帝落泪,走两步居然……

2 诸天无限之卡牌系统 作者: 叶咸鱼
男生同人 1116610 字
小南的式纸之舞,鸣人的九尾,止水的别天神,叶封还能获取多少能力呢?

3 从浮游生物开始称霸世界 作者: 东尧青
异界大陆 853936 字
意外变成了海底世界最没有存在感的浮游,系统却告诉他的目标是称霸世界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463226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乡村大神农 作者: 福娃沙沙
乡村乡土 474159 字
赵二宝一直被人当做傻子看待,直到有一天他捡到一颗生命之树的种子…

6 玄幻之最强帝皇系统 作者: 红机唐辰豆
异世争霸 100825 字
重生异界,开局就亡国,值此内忧外患之际,江辰觉醒最强帝皇系统

7 末世危机之雷神降世 作者: 梦不在了
末世危机 141311 字
末世危机中病毒感染人世间,雷神崛起后,前世情缘,今生能否再续?

8 我真没想当神医 作者: 肥瘦卤肉饭
都市异能 127928 字
林凡很苦恼,刚下山就被误认为神医怎么办?我乃修仙之人真的不懂医术啊

9 攻心女孩不好惹 作者: 竹宝
都市情缘 97928 字
霸气宣誓:我允许你在我的世界走来走去,但是我不允许你走出去!

10 灵横宿 作者: 云雀空梦晓
异世争霸 65006 字
背负着种族命运,力挽狂澜,重新踏入武之极道,成就一篇传奇史诗!

《第九章 破军》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