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仙侠武侠 >> 磨戟录之侠胆琴心剑 [书号733257]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七章 鏖兵

《磨戟录之侠胆琴心剑》 夜陌潇湘/著, 本章共10209字, 更新于: 2013-12-18 15:17

正在此时,忽地一阵阴风吹来,彻骨生寒。众人不由得都退了几步,生恐前方当真会钻出什么可怖的物事来。蒋奉在朱儁旁侧轻声道:“将军,那黄巾贼向来信奉邪教。更有传言那黄巾贼酋个个身有妖法。若是波才那厮当真有邪法对付咱们,倒是不可不虑。”朱儁点头道:“有理。但不知这些邪魔妖鬼最怕什么物事?”蒋奉道:“对付这些妖鬼,向来是狗血秽物最具灵效。”朱儁一拍脑门,喜道:“对极,这个我倒忘了。”军中找不到狗血,那是无法可想了,但数万人齐集,秽物却着实不少。当下立时传令下去:众军限一炷香内各献秽物来到,违令者军法从事。

大将军有令,众汉兵当然是个个争先,纷纷效死。一时间数万人各解裤带,骚臭之气弥天。一炷香内,十余桶屎尿已运至军前。朱儁掩鼻招呼数名军士提起那木桶,一桶桶向那血线直泼过去。哗哗之声不绝于耳。哪知十余桶秽物倾尽,众人等了半晌,仍是毫无动静。朱儁道:“这……多半便成了罢。”蒋奉也有些心虚,嗫嚅道:“小将不知。”朱儁怒道:“你出的主意,自己怎会不知。”一把扯住蒋奉衣领,双臂运力,将他直掷入血线内。

蒋奉出其不意,吓了一跳。踉跄几步,但见着足之处已是血线以内。双足踏在大滩屎尿上,滑腻腻极不好受。当下将心一横,大声叫道:“妖魔作怪,有种便来和大爷见个真章。”从腰间撤出双叉,向前走上两步。

忽见黑暗中一道蓝印印的火光明明灭灭闪了几闪,猛地爆亮。那火焰扬起数尺,如一条长蛇般迅速盘出一个浑圆的火圈。众人都是吃了一惊。却见火圈中一个身影直直而立,肩上扛着一条长竿,一身孝服被风激动,哗啦啦作响。一顶麻布高帽遮住了额头,长发披散遮脸,只半露出一只血红血红的眼睛,在火光的映照下发出惨碧的光芒,在阴森夜幕的衬托下更是骇人。

朱儁猛地觉得背心冒出凉气,毛骨悚然,只想拔步便逃,但强自忍住。身旁已有数位汉兵喊出声来:“拘魂无常。”骚臭扑鼻,早有数人吓得屎尿齐流,转头向后便奔。那无常鬼桀桀两声怪笑,身子一纵出了火圈,向着蒋奉一跳一跳,伸出枯瘦惨白的双手向蒋奉抓来。蒋奉早已骇得六神无主,硬起头皮挺叉向那无常鬼疾刺。无常鬼斜身避开,身子一转,又抓向他小腹。蒋奉大喝一声,身子忽然纵起,双叉化作一道利电,径飞向无常鬼喉头。他心下发毛,实在不愿意多斗,出手便是最得意的杀招。

忽觉喉头一凉,一双干枯冰凉的手已搭上了蒋奉的喉头。方才那无常鬼还在他丈许开外,却不知怎地已闪过双叉,欺近了他身子。他身子虽然僵直,但这一闪一进如鬼如魅,快得当真难以形容,实非人力所能。蒋奉大惊,只觉那手无半分暖意,霎时间瞳孔收缩,几欲晕去。无常鬼又是两声怪笑,双臂直直上扬,将他身子抛起丈余,接着纵身而起,右手指锋已插入了蒋奉小腹。他掌缘如刀,跟着向上直切。蒋奉惨厉的呼叫声中,只见一蓬血雨直撒下来,半数都洒在那无常鬼身上。跟着蒋奉的五脏六腑滚将出来,被掌风所激,四散乱飞。蒋奉却一时不得便死,惨叫声响彻四野,实是惊心动魄。

那无常鬼浑身沐血,如地狱的修罗一般,踏住了地下蒋奉的头颅,运力一踩,惨叫之声顿息,**与颅骨碎片散了一地。他抬起眼来,冷冷盯着朱儁的面孔转了几转,忽地将肩上的长竿抛出。那长竿直飞而上,粘住了树上的白幡,旋又落下。无常鬼接在手中,阴森森笑道:“朱儁,你多行不义,滥杀无辜,天理难容。今夜你阳寿已尽,我奉了阎王旨意,特来捉你。”说着一跳起身,向朱儁直扑过来。

方才无常鬼杀死蒋奉时,众人便已看得心惊胆战。这些官兵平日无不是心狠手辣之辈,手上染有血腥的在所多有。但见到如此杀人法却还是第一遭。不少人已弯腰呕吐出声。这时朱儁见那无常鬼径向自己扑来,登时心胆俱裂,大叫一声,跌跌撞撞推众兵士挡在自己身前,飞步便跑。跑出两步,只觉自己双腿沉甸甸如同灌满了铅一般。这时也顾不得其他,反手把一名骑兵扯下马来,翻身跃上马背,急加数鞭。那马“唏溜溜”暴叫,昂首奋蹄,对着一路兵士或踢或践,向后驰去。朱儁这一退,其余兵士哪里还有斗志,一个个丢盔卸甲,纷纷仓皇而逃。

朱儁策马狂奔,风声在耳畔呼啸而过,尖利如同鬼啸。这时他背上早已被冷汗浸透,性命攸关,奔逃唯恐不快,又哪敢回头望上一眼?隐隐约约听到身后有人叫道:“将军,将军……留步……”朱儁尖声道:“别过来,别过来。”

忽地一双手斜刺里伸来,扯住了朱儁辔头。朱儁大叫一声,仰天摔下马来。那人慌忙下马,将朱儁身子扶起,劝道:“将军休惊。”朱儁双眼呆直,只是叫:“鬼,鬼。”那人劝道:“将军别怕,咱们逃的远了。”却是宋珪。朱儁战战向他瞥视一眼,急道:“快退,命令大伙快退。”宋珪面有难色道:“将军,前面便是那个谷口。黄巾贼早便撒上了钢钉,过不去啊。”朱儁怒道:“过不去也要过。他奶奶的,那恶鬼要老子的命,你没听见么?”宋珪与身后的宋进对视一眼,均感无可奈何。

忽见潘乐越众而出,挺起两柄铜锤,重重砸在路旁一株合抱粗的大树上。那树颤了两颤,树上树叶如雨而落。潘乐一声大喝,双锤并在一处击出,运足了十分力气,那大树吃不住力道,“喀喇喀喇”声中断为两截。潘乐三下五除二截下了树上杂枝,抱起断树树干,向前猛力一推。那树干向前连滚,道路上的钢钉却都嵌在了那树干上。朱儁大喜,也顾不得旁人,当先纵马进了谷口。余下汉兵一涌而入。

峰上众黄巾将士看得清楚,暗暗赞叹:“朱大侠当真了得。不知他用了什么法子,竟能将这数万汉兵都驱入了谷中。”波才向下俯视,见汉兵火把密密麻麻,蜿蜒在谷中,几如一条长龙。徐直吐舌道:“乖乖,朱儁这可要蚀了老本啦。”波才嘿嘿冷笑,待最后一名汉兵进了谷口,将手一挥,喝道:“动手。”身旁百余名黄巾勇士纷纷跃起,个个争先,将事先备下的滚木尽数推下崖去。轰隆隆连声,登时将谷口封住了。

朱儁在前,只觉身后一阵闷响,心中不由得一凛。正欲问时,一声炮响,崖上伏兵四起,接着破空之声响动,呼喝声中。无数大石密如雨点般砸将下来。

朱儁身为大将,确富统兵应变之才,若非方才吓昏了头,原也不致轻易中计。此刻一转念间,立时便明白中了敌人圈套。急忙大叫一声:“快退。”身子一翻,钻到了马腹下。那马一声悲嘶,已被一块落石砸了正着。朱儁身上覆着马尸,见个空子一跃而出,滚了两滚,已缩身到一处山凹中。

这时惨叫之声不断,已有不少人被乱石砸中,头脑破碎而死。余人纷纷找掩体自避。朱儁一面呼叫众人躲避,一面指挥弓手向上射箭。但那山崖实在太高,汉军箭支往往飞到一半,便力尽坠下,反倒又刺伤了不少自家军士。这时后军报来,谷口已被黄巾军封死。朱儁咬咬牙道:“传令全军:灭了火把,将阵亡弟兄的身子举在头顶,向前全速进军。”

这条将令平日传来,自是骇人听闻。但现今生死关头,却是谁也不以为意。当下你争我抢,平日都不愿有人看一眼的死尸,此时却成了千金难买的救命法宝。黄巾军乱石雨落,但见山下火把越来越少,不一会竟然尽数熄灭,众人投石没了准头,只是一味向下乱打。汉兵有了护身的物事,伤亡大减。

朱儁身旁有数名亲卫挺盾遮护。他缩首弯腰而行,余下汉兵紧紧跟在后面。黄巾军的乱石仍是不断砸下,时不时还能听到被击中者惨厉的呼叫。四周弥漫着血腥。此时中夜已过,淡淡的星光从峡谷露出的一线天空斜射进来,隐隐约约可以辨的出身形。汉军的队伍在谷中磕磕绊绊穿行着,着伤者勉力拖在行伍之后,面对着黄巾军的落石,实在无分毫还手之力。

大约行了半个时辰,面前道路分开,前方山势渐缓,头顶也不再有黄巾军的大石砸下。朱儁松了一口气,挥手令亲兵把盾牌撤下。他身上擦损了数处,此外居然并无其他伤痕。但汉兵却折损了数千,另有万余带伤。此时也顾不得计点伤亡,招手问向导军士道:“前方通向何处?”那军士答道:“左首道路通向一处密林,那密林通往阳翟,右首道路通向阳人山。”朱儁闻言,抬头看了半晌,向右指道:“大军走阳人山,取道襄城。”赵义问道:“将军,为何不走左首道路?”朱儁道:“密林易于伏兵。你看那远处宿鸟惊起,必是黄巾贼伏兵。”向导军士道:“阳人山道路错综繁复,若是依大将军意,可需得小心在意。”

朱儁正欲答话,忽听见喊杀声惊天动地,接着火光突现,火矢乱飞,一彪黄巾军马不知从何处钻将出来,如一阵旋风般向汉兵冲来。众汉兵早已成了惊弓之鸟,被黄巾军一冲,登时乱了阵脚。黄巾军当先一位大汉手拎两把板斧,跨着一匹白马,正是王彦。他哈哈大笑道:“朱儁,今夜你逃不了啦。”将板斧一招,胯下马如风向朱儁冲来。朱儁火急上马,在众军护卫下急急而去。王彦座下“逐月驹”脚程虽快,毕竟隔得远了,一时也追赶不上。他急得大叫:“朱儁,给老子站住。”风声响动,一杆枪当胸刺来。王彦扭身闪过,看见赵义跨着战马,手提双枪拦住去路,一股气尽数发在他头上:“格老子放跑朱儁,拿你的人头来抵数。”双斧抡起,向赵义当头砍下。赵义闪过,左手枪跟着刺出,右手枪拦腰横击。王彦见他武艺不弱,收起了小觑之心,凝神举斧还了一招。二人枪斧并举,战成一团。

黄巾射手的火箭仍在不断射出。那箭箭矢头上擦上了硫磺,射出时弓弦摩擦起火,着体便燃。汉兵丢下数百具尸体,仓皇逃命。黄巾兵士却也不赶,只顾捡拾汉兵丢弃下的兵器等物。赵义武艺原较王彦为强,但此刻见情势不妙,生恐黄巾兵士合围,只顾偷眼瞧着退路,十分武艺倒打了个对折。王彦瞧出他心思,将双斧舞得泼风一般,将赵义双枪紧紧裹住。赵义又拆了几招,见汉兵已退尽,陡然一枪疾刺而出。手腕一抖,枪尖荡起点点寒光。王彦左手斧顺着来势一挡,那枪正刺在斧面上。赵义径不回手,将手一翻,手掌旋即摊开,那枪尖急速旋转,从斧上划了开来。王彦一惊,那枪尖已在他右臂上划了一道浅浅的血口。赵义一招得手,提缰叫道:“少陪了。”纵马急逃。黄巾军士箭矢如雨,都被他转身拨落。

王彦大怒,骤马便追,那逐月驹足下生风,如箭般向前飞驰。王彦看得赵义亲切,挥手将右手斧向他后心掷出。赵义听到身后破空之声有异,急忙回头,那大斧已追到他身后数尺距离。赵义大惊,横枪一挡,身子随即伏低。那大斧斩断短枪,掠者他头顶飞过。他尚未直起身子,只听一声暴喝:“着。”血光迸现,身子已被随后追到的王彦一斧挥成两半,尸身摔落马下。

王彦哈哈大笑,笼住战马,爱惜拍拍逐月驹的头顶,叫道:“收兵。”黄巾兵士聚拢一处,只有数百骑。王彦看向汉兵远去的方向“嘿嘿”两声冷笑,带领黄巾士卒缓缓向东退去。

朱儁在黄巾阵中押队而行,心中愁闷。宋珪宋进二人在他左右护卫。忽听前军报道:“前方有一处险坡,有黄巾贼守把。”朱儁一怔,向导兵道:“将军,那坡名叫断碑坡,是阳人山上一处极险的所在。若要取道襄城,非走此坡不可。”

朱儁从军半生,从未打过如此窝囊的仗,听闻此言,登时恶向胆边生,拔剑在手,怒叫道:“这帮贼人欺人太甚,非与他们拼个你死我活不可。”他传令向前强攻,随即纵马向前,亲自督战。众汉兵得令,一个个口中咬了短刀,如蚁向坡上攀去。朱儁怒道:“鼓呢,为何不鸣鼓?”身旁汉兵告道:“禀将军,方在在谷中中伏,军鼓都丢掉啦。”朱儁怒道:“向前进军,没鼓怎么成。快去给我找一面鼓来,否则老子砍了你。”那汉兵无奈,只得退入军中,寻了半晌,才寻到一面有破洞的破鼓来。

朱儁这时也顾不得讲究,抢过鼓槌来亲自擂鼓。“咚咚”声中,汉兵已攻到了山坡中央。忽然坡上一声呼喊,现出无数黄巾兵士来。这些黄巾兵士一个个手中举了大石,顺着山坡便向下推。那大石个个重逾百斤,这样从上往下直滚,又有谁经受的住?山坡下众人慌忙向后躲闪。上坡不久的兵士尚来得及撤回,但已攻到中段的兵士却无论如何再也躲不开了。黄巾军士一轮滚石落下,汉兵十损七八,余下的吓得连滚带爬,都逃了下来。

朱儁掣剑在手,怒道:“有退后的,本将剑上不生眼睛。”宋珪宋进二人领着一队亲兵上前,挺刀对退下的兵士乱斩,逼着众兵士上攻。众人无奈,勉强又向坡上攻去。黄巾军乱石如雨,汉兵连攻三次,都被击退。那坡上山石斑斑点点,尽是血迹。朱儁无计可施,只在下急得乱转。

潘乐在旁闷声道:“让俺来试试。”提起双锤,向上便冲。宋氏兄弟二人互视一眼,分左右跟在他身后。这三人身手又自不同,转眼间已攻到了半坡。黄巾众人看得真切,一齐推下大石。那数十斤石块从上而下挂动风声,呼啸而至。潘乐睁圆了双眼,看准大石来路挥锤迎上。一声巨响,石块崩裂,碎石乱飞。潘乐虎口震裂。但他勇悍之极,丝毫不惧,仍是挺身直上。黄巾众军又推下数块大石,潘乐大锤辟路,宋珪宋进护在他两侧或拨或跃,都将乱石避了开来。三人已距坡顶不过百余尺距离。山下汉兵齐声呼叫,纷纷随之而上。

忽坡上转出徐直。他拉满手中青竹弹弓,对着潘乐“嗖”便是一弹。虽在黑夜,他的石弹仍是不差厘毫,那弹丸直向潘乐眉心而来。潘乐神力天生,可武艺却非所长。他将锤一抬,石弹正击在锤头,石屑溅在他脸上,火辣辣生痛。他微微一怔,肩膀与胸口已各中一弹,饶得他浑身横练功夫,这一下毕竟轻易经受不起,身子一震,左手锤落地。正在这时,一块大石向潘乐当头滚到。宋氏兄弟同声发喝,四掌齐出,拍在大石上。百斤的大石向下直滚,几有千斤的力道,二人这下是硬碰硬的真功夫,半分取巧不得。那大石被二人掌力所激,直飞起丈余,带着四个宛然的掌印,“轰隆隆”从旁侧滚了下去。二人也不由得震的胸口气血翻涌,难当之极。

徐直见到三人身手,微微一惊,又见坡上大石将尽,一摆手道:“撤。”众黄巾军士得令,急速向后撤去。徐直弹弓“啪啪”连发,阻住三人攻势,转头见众人都已撤离,向下一扬手,笑道:“得了,回见。”一闪身,一道身影向后而去。

潘乐被他弹弓在身上击出数块青紫,早就对徐直切齿痛恨,哪能容他轻易脱身。他高举双锤,第一个抢上坡去,怒道:“别走!”环目四顾,见那陡坡上后是一丛树林,林间缝隙隐隐有火光与人影闪动,地上散乱着还未用尽的石块。潘乐拎锤欲追,一步迈出,却打了个踉跄,险些滑倒。只觉脚下油腻腻踩着什么极不好受。一抽鼻子,空气隐逸弥漫着硝磺气味。这时宋氏兄弟已来到坡上。这二人心思却转的快得多了。一闪念间,立时察觉有异。宋珪大叫一声:“快退!”声音未落,一道火光从林中射出。宋进飞身而前,双指挟出,将火箭绰在手中。只听“嗖嗖”连声,火箭从林中不断射出。宋进接了数箭,忽觉肩胛一阵剧痛,被一颗石子重重击中,半边身子登时发麻。一支火箭从他身旁擦过落在地下,立时窜起丈余高的火焰。那火焰蔓延极快,只一霎眼,三人均已裹在火焰之中。

已爬到坡中段的士兵忽见火光一闪,接着坡上火光大盛,一股热浪扑面而来。胆小的兵士吓得慌忙后退,胆子大些的纷纷向上想看个究竟。只见火光中忽地滚出三个火球,向坡下疾滚而下。其中两个火球滚了两滚,息了身上火焰,从地上一弹而起,正是宋珪宋进二人。另一个火球哇哇大叫,跟着火焰四溅,却是潘乐扯碎了身上火衣。三人都被烧得头发蜷曲,眉毛七零八落,狼狈之极。潘乐见机较慢,身上更被灼得大片火伤,连他那两柄铜锤也都失落在火中。潘乐破口大骂,宋氏兄弟对视一眼,均感懊丧。

约一顿饭时分,坡上火焰方息。汉兵上得坡来,黄巾兵早已逃得不知去向。朱儁见前方密林拦路,生恐黄巾兵再伏下什么阴谋,喝令众军伐树前行。汉兵一齐动手砍伐树木,不多时开出条大路。波才望见前方道路开阔,心下略安,令众军继续前行。

这时汉兵伤亡已及万余,伤者在后拖着身子挨步而行,多有掉队者。朱儁不管不顾,一心只顾速离险境。又行数里,听到水流淙淙之声。向导兵指道:“将军,前面便是翟河。”朱儁举了火把,上前巡视一圈。借着火光,隐约看出那河宽有数丈,水流甚缓。朱儁一会水探路兵士试水,探路兵士跃进河中,水止齐腹。朱儁放下心来,令兵士涉水过河。

众汉兵提心吊胆行军半夜,多数已甚是干渴。听闻朱儁将领,欢呼声中,纷纷跃入河中,放下军器,捧起河中河水送入口中。一时间河中熙熙攘攘,挤满了汉兵。河中汉兵欢呼畅饮,挤不进河的汉兵留在岸上喃喃咒骂,却无一人干脆利落渡过河去。朱儁眉头大皱,喝令道:“急速过河!倘若这时贼兵……”

他话未说完,“叨叨”两声炮响,前方山坳转出一队黄巾兵士来,接着箭如飞蝗,河中汉兵立时倒下一片。蹄声如雷,百余骑黄巾骑士大呼声中首先奔到河边,提起手中枪矛,对着身在河中的汉兵乱戳乱刺。汉军此时哪里有丝毫抵御之力,有些汉兵刚刚拾起兵器,胸口立时便被刺出一个透明窟窿。接着黄巾步卒也赶到了河边,挥起手中兵刃朝着河中汉兵胡乱斩杀。

这时汉兵也反应过来,都俯身拾起兵器抵御。但众汉兵身在水中,时时被水流冲动,自是站立不稳;同时半截身子又在水下,转动极不灵便。黄巾军身在岸上居高临下,又是有备而来,占了极大的便宜。一时间惨叫声与兵刃撞击声响成一片,两军在翟河边展开恶战。果然一场好杀,不多时,翟河河水已被鲜血染红,浮尸顺着河流东流滚滚,塞河而下。

朱儁在岸上也红了眼睛,哑着嗓子指手划脚,呼喝指挥。他受了一夜闷气,此刻尽数发泄出来,全然不顾战局不利。有数名汉兵怯战,从河中湿淋淋爬回岸上,朱儁拔出长剑,一剑一个,斩去了两人头颅,随后飞起数脚,将余下兵士踢入水中,高高举剑喝道:“后退者斩。”众汉兵进退维谷,只得硬了头皮向前强攻。

宋氏兄弟原本护卫在朱儁左右,此时互换个眼色,同时上前。宋珪几个纵跃,已上了对岸,手起一掌,将一名黄巾士卒打得口喷鲜血,身形一旋,双腿连环,将两名黄巾兵踢下岸去。侧身一个肘锤,身旁一名黄巾军士胸口正着,缓缓软倒。宋进拳掌齐施,立时也有数人死伤。二人撞入黄巾军中左冲右突,掌风到处,挡者披靡,不多时已将黄巾军沿河防线撕出一条缺口来,汉兵纷纷抢上岸来。

其时黄巾军虽占上风,但汉兵毕竟人数多过黄巾军数倍。个个舍命前攻,将河岸缺口渐渐冲开。领头黄巾将领张曼成见势不妙,大叫道:“今夜捞够了本钱,大伙撤啊。”黄巾兵士轰声应答,一齐向后退却。

这时汉军后军喊杀声又起。原来波才率方才投掷大石的兵士翻山越岭,已抄到了朱儁身后。朱儁一个激灵,回头看时,马嘶声中,黄巾将士已攻到了他身后五十步开外,波才当先而出,手绰大砍刀,舌绽春雷,厉声道:“朱儁,此地便是你毙命之所!”将刀一挥,一骑当先冲上。身后众兵摇旗呐喊,跟着向前。

朱儁冲开前方道路,早已斗志全无。又见波才来势凶猛,不敢接战,在众军簇拥下慌忙渡过河去了。潘乐截住波才,领一军在后断后。波才与潘乐双马相交。波才见到潘乐头发蜷曲,赤了上身,脸上被火焰灼得红一块黑一块,哈哈大笑道:“凭你这个丑模样的,也来送死?”潘乐大怒,他双锤在火中已失,此时手中提着一根丈许长的熟铜棍,望着波才当头便砸。

波才急欲追赶朱儁,哪里耐烦同他纠缠,见他熟铜棍到,举刀向上一封。“铛”一声剧响,波才双臂发麻,倒抽一口凉气,暗思:“这混人好大力气。”他脸上却不动声色,冷冷道:“便是这般本事吗?”潘乐哇哇怒叫,一根大棍运使如飞,在黑暗中划出一道黄圈,挂动呜呜风声,向波才连环进击。波才手中刀上下翻飞,却是攻守有度。二人膂力均强,这般数十招拆下来,二人均已额头见汗。八只马蹄搅作一团,在原地乱转。

这时殿后的汉兵已被黄巾兵赶杀罄尽,余下的纷纷弃下兵器投降。潘乐却比赵义勇悍得多,丝毫不顾处境不利,熟铜棍往来如飞,越打越快。波才见他已战的双眼发红,心下冷笑,刀法故意卖个破绽。潘乐一棍打来。波才左手从旁一拨一带,将棍来势拨的弯了,右手挂好大砍刀,反手抽出一根铁简,正砸在潘乐背上。潘乐背后一阵剧痛,更是怒发如狂,一把扯住波才手中铁简,硬生生向外扯夺。波才不意他一身横练功夫,竟能强抗此一击,心下也是一惊,撒手放脱了铁简。正在这时,两道绳索从旁飞过,在潘乐身上绕了几转。波才动念奇速,右手探出,分筋错骨,已将潘乐双手扭脱。潘乐大吼一声,被黄巾兵士扯拖下马来。数人当即扑上,将他死死按住。波才冷笑一声,喝道:“捆了。”当下留下数十人清理打扫。波才向前一指,率大部向汉兵退却的方向掩杀而去。

朱儁在前没命价奔逃,只觉身后黄巾兵喊杀声不断传来,多有汉兵落后者被黄巾兵或擒或杀。望望天空,东方已现出鱼肚白。朱儁厮杀半夜,当真是又气又恨,更兼心力交瘁,忽觉头脑一阵晕眩,再也坐不稳马背,向后便倒,从马上直滚下来。身旁宋进慌忙下马扶住。朱儁眼前一黑,“哇”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宋进吓了一跳,叫道:“将军!”朱儁吐出一口血,神志便清明,叹道:“这当儿当真是走投无路啦,大伙自尽了罢,免得落入贼手,再受羞辱。”宋进道:“将军,今日虽败,日后仍可卷土重来……”

朱儁苦笑摇头,一瞥眼间,望见周遭地势,心下大震。只见此间道路逼狭,两面皆是削壁,道路两旁杂草丛生,几有半人多高。原来他方才只顾逃命,不意却领军进入了如此境地。朱儁急道:“不好,快往回退!此地倘若贼军火攻,那便无可解救。”宋进惊道:“可后面有追兵呐……”朱儁一怔,一转念间,这才想到此刻已是身处绝境,一时间彷徨失计。

他这一犹疑,山上黄旗招展,果然现出无数黄巾兵士来。呐喊声中,四下火把乱抛。这时正是初春天气,春草只初生,山间杂草大多仍是冬季遗存的枯草。这等枯草遇火即燃,当真要多快便有多快。霎那间便燃起熊熊大火,烟气腾空。众汉兵困在火中乱成一团,一个个焦头烂额。朱儁火急上马,带着一队军士冒火突烟而行。

黄巾兵火把抛尽,跟着便是乱箭射将下来。汉兵人喊马嘶,叫苦连天。徐直领军截住朱儁去路,宋珪宋进上前冲杀,徐直一声唿哨,众黄巾兵士将二人裹住。这时王彦与波才已赶上汉军,二人合兵一处,合力冲杀。汉兵气势丧尽,哪里能够抵挡?

宋氏兄弟来回冲杀,但听四下里都叫:“朱儁早降。”黄天旗来回展动,黄巾兵已成合围之势。宋珪寻思再战势必无幸。他本为名利而投靠汉廷,此时自是寻思性命更为要紧。当下跳下马来,双手高举,大声叫道:“投降,投降。”一群黄巾兵围上,将他双手反绑了。宋进心意相通,跟着也降了黄巾。众黄巾兵士将他绑了。

朱儁长叹一声,拔出腰刀,向颈上抹去。身侧几名亲兵将他死死抱住,一人夺下他手中刀来。朱儁万念俱灰,黯然向众亲兵道:“你们随我日久,再战定无幸理,还是降了黄巾吧。”一名目力奇佳的亲兵手指山口道:“将军万莫如此,那边不是来了救兵么?”

朱儁一怔,向西方山口极目瞧去。这时东方朝阳未升,西方仍是黑洞洞一片,什么也瞧不清楚。那亲兵道:“小人不敢欺瞒将军,只向西边进军便是。”朱儁将信将疑,但他素知那兵士天赋异禀,目力异于常人。当下精神一振,自忖处境之恶劣已是无以复加,真也好假也罢,至多不过一死,也无需放在心上。他重新上马,扬刀大叫道:“西边有救兵,大伙儿向那边杀啊。”

众汉兵听到他将令,一个个精神大振。人在生死关头,往往能激发出不可思议的潜力。这时汉军十损五六,但能战者仍有万余。这万余人求生欲望大炽,当真是非同小可。当下汉兵狂呼呐喊,一个个脚下踩着火焰,不顾身上余火未熄,向前狂攻猛打。波才王彦随后掩杀。汉军尸体丢了一路,但竟无一人回头抵敌。

徐直手下只数千人,被汉军一阵猛攻,登时抵挡不住。朱儁亲身而前,带众兵硬生生杀开一条血路,向西突围而走。波才哪里肯舍,扬刀高声叫道:“今夜不捉朱儁,誓不罢休。”率众黄巾迤逦追来。

朱儁冲出生天,兀自如痴如醉。策马奔了一盏茶时分,只听西方隐隐有擂鼓之声。他抬起头来,猛见前方火光跃动。那火光分出两条火龙,分左右包抄而来。同时喊声随风传来,隐隐听到:“大汉……骑都尉……曹孟德……”曹孟德是何如人,朱儁自不识得。但他此时听到“大汉”二字,却不由得大喜如狂。他大声叫道:“汉前将军朱儁在此,急速来援!”同时招呼众军,向来军靠拢。

这一下大出波才意料之外。他与楚玄徐直等重重设计,原意欲在此聚歼汉军。不料人算不如天算,汉军援兵竟于此要紧关头赶到。他眺目远望,但见来军严整有法,显然领军绝非平庸之辈,不由得心下一凛。当下拈弓搭箭,向着朱儁后心直射。朱儁“啊哟”一声,肩膀上正着,舍却了性命向前狂奔。

波才暗叹可惜,眼见煮熟的鸭子竟从嘴边溜走,心下自是极不甘心。但他决断极快,立时挥手止住众军,下令道:“列阵迎敌!”众黄巾依令止步,迅速列成阵势。

那一队军马驰过朱儁军前,放过朱儁残兵,跟着两下军兵一合,便即合围。波才见这一队汉兵身形彪悍,行止有素,显然是训练有素的精兵。虽然只数千之数,但实是不可轻侮,不由得心下暗赞。却见数百骑骑兵奔到阵前,跟着两下一分,拉马开来,一人当先骤马而出。火光映照下,只见此人中等身材,细眼长髯,外披蓝袍,内掩细甲,提一柄大剑,左右顾盼之间,眼中精光流动,似是一眼便可洞穿他人的心思一般。波才与他正面相对,不由得心中暗自打了个突,暗思:“此人是谁,我怎地从来没见过?观他形貌,实非朱儁等辈可比。却从哪里钻出这样一个人物出来?”当下纵马而前,叫道:“来将可通姓名。”对面那将朗声答道:“汉骑都尉,谯郡曹操,曹孟德。”跟着拍马向前数步,二人相距一箭之地立定。

波才扬声问道:“观阁下形貌非常,定非寻常碌碌之辈,为何却甘愿为刘宏那昏君卖命?”曹操微微一笑,扬头道:“天道更易,人所难测,各忠其事而已,不足壮士相问。”波才伸指在身前从左至右横划,笑道:“曹将军士卒可不多呐。”曹操答道:“士卒临阵但在精锐,胜负岂便在将兵多寡?”波才点指身后黄巾大军道:“我军数万士卒今夜大胜,士气正旺。与曹将军以所部精锐之兵相并,胜负如何?”曹操毫无惧色,淡淡道:“壮士既有成算,如何不便冲锋过来?”

波才暗思:“此人口才便给,当真是个厉害角色。”看看前方,见汉军阵势甚是严谨,一时却也不敢贸然便攻。正踌躇间,阵前王彦早恼将起来,抡斧出阵,大叫道:“要战便战,罗嗦些什么?且吃我一斧!”双腿在马上一夹,向曹操冲去。曹操道:“来得好!”单骑向前,举起手中宽刃大剑,向王彦迎来。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磨戟录之侠胆琴心剑》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老祖快来给我加属…
2 神豪之从人生导师…
3 和空姐荒岛求生的…
4 我的老婆是仙二代
5 狼啸苍天
6 梧桐树下的青春回忆
7 马甲厨娘不动情
8 穿书后我把反派大…
9 总有人逼本小姐用强
10 摄政王妃竟有两副…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成为救世主的我却慌得一逼 作者: 北名有驴
异界大陆 50231 字
叶帝穿越到一个神奇的大陆,随便唱首歌居然让天帝落泪,走两步居然……

2 诸天无限之卡牌系统 作者: 叶咸鱼
男生同人 1116610 字
小南的式纸之舞,鸣人的九尾,止水的别天神,叶封还能获取多少能力呢?

3 从浮游生物开始称霸世界 作者: 东尧青
异界大陆 853936 字
意外变成了海底世界最没有存在感的浮游,系统却告诉他的目标是称霸世界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463226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乡村大神农 作者: 福娃沙沙
乡村乡土 474159 字
赵二宝一直被人当做傻子看待,直到有一天他捡到一颗生命之树的种子…

6 玄幻之最强帝皇系统 作者: 红机唐辰豆
异世争霸 100825 字
重生异界,开局就亡国,值此内忧外患之际,江辰觉醒最强帝皇系统

7 末世危机之雷神降世 作者: 梦不在了
末世危机 141311 字
末世危机中病毒感染人世间,雷神崛起后,前世情缘,今生能否再续?

8 我真没想当神医 作者: 肥瘦卤肉饭
都市异能 127928 字
林凡很苦恼,刚下山就被误认为神医怎么办?我乃修仙之人真的不懂医术啊

9 攻心女孩不好惹 作者: 竹宝
都市情缘 97928 字
霸气宣誓:我允许你在我的世界走来走去,但是我不允许你走出去!

10 灵横宿 作者: 云雀空梦晓
异世争霸 65006 字
背负着种族命运,力挽狂澜,重新踏入武之极道,成就一篇传奇史诗!

《第七章 鏖兵》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