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游戏竞技 >> 星寂 [书号6578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七章 雪国船长

《星寂》 南宫胤/著, 本章共8730字, 更新于: 2010-04-17 10:56

原本一望无际的沙地伴随着沙漠蝎子一同沉入地下,恢复汐州原本赤白色的土地,也许几年以后这里就会郁郁葱葱,神墓的地方就此也会再无人知晓,在旅步走向汐州的路上,气味夹杂着海风的味道,隐约间似乎能听到汐阳城里瀑布的流水声。

快看呀,翻过了这座山,灼夜指着不远处的一片汪洋大海,开心的叫着。

可是一提到汐阳城主汐拔灼夜的表情就黯淡下去,她一定要去见见这个汐拔,而且要直视他的眼睛,他是否忘记当年近卫的誓约了么?

那片无垠的海岸线上有一个巨大的港口,无数的海鸟飞翔在白色石头堆砌的城楼上,港口上几只巨大的海船安静的停泊着。等走近些街市上繁华的声音传来,城中一条引海水修成的护城河,最终在中心用水车引导一个高丘上,上面建造着近卫最大的花园,奇珍刈草无所不有,经过自然之物的稀释原本的海水变成清澈甘甜之水,从一处宽幕处汇集流出形成一个宏伟的瀑布,之后就落在一个小湖里,湖中就是汐州城主汐拔的水上楼格,能工巧匠花了百年的时间建造而成的一座水上奇迹,这里宫殿的四壁用苦主做成,夹层中用水流周而复始的循环,冬暖夏凉,更为精巧的是支撑楼阁的五个大柱子是引湖底的水做成的,时常有鱼游于其中,如梦如幻,殿中中心则是直通湖底,用海水晶铺的地犹如轻履与湖面之上。

真是一个繁华的国度啊!空砜不由得赞叹道。

请四位稍等,汐拔城主马上就来,一位衣着干净的仆人恭敬的说着。

不一会,一位衣冠整洁如雪的长者走了出来,当他踏上水晶时,地面的湖水也翻滚起来,开口道,这位不是火族的公主么,真是荣幸,这座城亦叫做水城,竟然能迎来火族公主,我不胜荣幸,其他人相比也是公主的朋友,等汐拔看到幻月的衣着时不由的一惊,而后有恢复先前神情,请诸位落座之后奉上当地的美食美酒,并且安慰着失去火族的灼夜公主。

空砜起身道,城主,其实我们也是被逼无奈才来的汐州,既然来了不妨就和城主好好谈谈,早在云都我就听说汐拔城主的名字,也知道正值火族危难之际,您却没有出兵,从您对炎州的惋惜,我们宁可认为这是误会!

城主起身,向公主又一次施礼,说,我何尝不想援助火国,至少我还是近卫联盟的属国,我们有责任,可是你们的求援信却被天灾接获,篡改了日期,并且替我们回信于火国,等到那一天我们即将出兵,却得知火国已亡,告诉我这个消息的也是天灾。如今的近卫只不过是一盘散沙。区区一个汐州如何抵抗!

啪!灼夜打碎手中的琉璃杯,起身道,城主,您就别再这假惺惺了,你敢直视着我的眼睛,说一遍近卫联盟的誓约吗?你可知道,死去了多少火族战士么?他们死的时候甚至燃烧自己的灵魂,多最后凡世什么都没有留下,这样子的牺牲为了什么?有在保护着什么?你们的那个时代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不过今天近卫还在,誓约我们火族依然遵守。

汐拔城主眼睛微微颤动,闪躲着目光不与灼夜直视,而后幽幽的叹了口气,可是近卫的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晨帝已经不在了,唯一留下的只是我们这些迅速衰老的臣子,当年是何等的波澜壮阔,荡气回肠。如今我不再效力近卫联盟亦不会当天灾的走狗,我只是为了汐州的这些渔民,城主叹息起来,这个样子也绝不是他所希望的。

那你为何还要破坏契约?灼夜质问道。

神与魔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我们都是凡夫俗子,还是追求些实际的东西,我没有背叛。只是离开近卫。而且,你们走吧,听说天灾的帝王,锦野要来这里出海。自古以来我们部落打渔为多,有个传说,部落曾经出现一个英雄,他四岁能架船,十四岁杀死鲸鱼,后来为了探寻海外的世界,一去几十年,终于回来,可是当年的族人已经差不多死了,只有他依然年轻,他还知道冰族的一个秘密,那就是世界存在尽头,而且那里有无数颗星晨。之后就一去不复返。

天灾的巫师说那是一颗尘核的所在,原来真的有这种存在,他们的帝王打算亲自去找寻,如果找到打算利用这种神力,而找不到他一样会动用军队毁灭近卫,你们快走吧。

你这个骗子!苟且偷生的骗子!我火族数十万的将士换来的竟然是你们这帮人的苟且偷生!灼夜哭泣着大骂起来!目槿和空砜来住了就要上前的灼夜。

幻月只是站在一旁冷眼看着这一切,听到锦野的名字眼里微微闪烁,难道王真的要来了?

汐阳城中迎接锦野的号角已经吹响,在他们听来,瞭远而凄凉,似乎是吹响了一个新时代的到来,快走吧,汐拔苍老的手挥了挥,从他低着头黯然的眼神中似乎也是对这个新的时代的无奈。

他们是从侧殿走出去的,夕阳下,锦野踏着红色的地毯,身披黑色纹领长袍和天空撒下的鲜花,人们欢呼着汐拔城主与帝国的合作,终于可以幸免于这场浩劫了。

王,你不觉着这样很招摇,一旦我们深入大海,近卫也许会趁王不在时反攻。一个随臣悄声贴着锦野的耳朵说道。

就算知道,他们也早已没有这份勇气了,再说不是有大祭司么?锦野极目眺望着汐阳城里奇异的水上建筑和百姓,像是查看自己的领土一般。

难道大祭司就不会——

哈哈,只要王座上冰封的那个人在一天,那么就永远也不必担心!锦野双手抖落领肩的花叶,之后进入大殿。

一行人走在海边白色的沙地上,海浪一次又一次的打在脚上,每个人心事重重。

一行白色的鸽子远远地飞来,俯冲下来,在坠入沙地的一瞬间幻化为一个拄着拐杖的老者,久违了,王,老者躬身行礼。

目槿眼神晃动着,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老者,一言不发。

快快起来,先知长老,我怎么受的起,再说近卫如今都这样了,还王不王的,等近卫灭亡的那时,任何人都可以说自己是王。倒是先知长老你为何到这,又如何找到我的?空砜道。

王,如不变成白鸽我如何飞的远,我是先知,天上的星辰无时无刻不再昭示着王的行踪,我带来了希望!先知说。

什么希望?

上次一别,我去了北面的冰州,这是我和大法师的约定,现如今大法师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先知露出羡慕的神情,似乎他口中的大法师是得到了某种解脱一般,而我终于给王带来了希望,这是命运的安排,王,极北的星辰如此明亮正为您照亮前行的路,在冰族的领地,有一个汐州的人,他是一位船长,有一艘幽灵冰船,现如今除了擅长船工的汐州人手里有一艘巨轮,也只有那艘船能带你们去世界的尽头,那里正是星辰排列所指的方向,王,无论如何您都要自己走下去,这是您的责任,也是我们近卫的希望。先知又是一次施礼。

可是我们所见所闻的是,近卫正在瓦解,而天灾如日中天,先知长老,就算我是那个王,你能告诉我。天象是如何的?

听了空砜的话,先知的身体不由得一颤,最后稳了稳道,天空已经完全被黑色煞气笼罩,星辰黯然失色,只有北方的极星无比明亮,皓可抵月,也许是所有星辰把力量都给了它,王,这场浩劫是不可避免,也许对近卫不利,可是一旦极星的亮度足够大就会照亮苍穹,将乌煞之气去除。

我还想知道——

空砜!目槿忽然打断空砜,你知道么,先知每透露一次占星的秘密就会以自己的寿命作为补偿的,你问的越多,先知长老就会失去越多的生命。

目槿!不得无礼!王,原谅他的不敬,有什么请尽管问吧,先知恳求道。

哦,空砜停顿了下,我没好问的了。

王,请允许我继续完成我的使命!

好,感谢你,先知大师。

说吧,先知就要幻化为白鸽,目槿的手紧紧的拉住了先知的手,先知头也没回慢慢的将目槿的手取下,幻化为一只白色的鸽子飞起,在目槿头顶盘旋了一整低鸣着向汐州深处飞去。

先知是你什么人,灼夜问道。

目槿沉默不语,忽然狂奔向海里,大声吼叫,用力的拍打着海水。

空砜!你正的是近卫未来的王么?灼夜问。

只有灼夜是公主这个事实,空砜看着目槿悠悠道。

噗嗤,幻月冷笑一下,近卫出了你这样的王,不亡才怪。

幻月!你真是让我越来越讨厌了!灼夜气愤的说,一把火焰生于手心。

还是省省吧,你那点火只够做饭。幻月恢复冷漠的表情说。

还真饿了,灼夜我们做饭吧,你生火我去捉鱼,顺便看看目槿,似乎他很难过。

咦?你还真把你当王啦,让我做起饭来了!灼夜气不打一处来。

这不是目槿难过么,我当然还是喜欢目槿做的饭菜。

你还说!看我不烧你,灼夜手心的火焰大盛。

别吵了,我来吧。幻月挽起袖子走出沙滩。

目槿再也没有说难过的原因,不过在他后来的诉说中,所有人都难过了,目槿说,幻月看不出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做的饭菜却是温润可口。

好不容易在汐州的海港上找到一位船长,不算是很大的船,却可足以到北冰州,不过价钱却是非常的高,船长的原因却是因为战乱导致猪豚肉的涨价,而猪豚肉的涨价导致牛肉的涨价,吃太多鱼肉的船长喜欢吃牛肉,所以船费也涨价。目槿咦了一声就决定一定要做这个船,灼夜从手腕上取下一个如玉石般发散红色流光的镯子给了船长,之后就启程了。

北冰州生活着天生灵力高强的冰族,他们适应不了星寂大陆的温暖,所以选择了北面终年风雪的岛上生存,冰族人建立了自己的帝国,近卫的人称之为雪国,偶尔上面的人会和外人互通有无,只是在他们眼中无所谓近卫和天灾,他们只重视自己的国度,早在百年前,晨帝站在高高的明寂塔上就在叹息冰族的顽强,如果近卫也能那样将会是怎样的强大啊。甚至于如今所向披靡的天灾军团里也没有一个将军想打雪国的主意。再往北走就是极北无垠的冰原,没有人知道它有多大,也没有人知道它里面有什么。

平静的海面寒冷慢慢的自北向南侵袭,温暖的船舱中篝火旁映照着灼夜睡熟的脸,均匀的呼吸下,空砜轻轻地往火盆中又添了些炭。想着这些天发生的和即将发生的事。

幻月一个人站在船舱外,目光向着汐州的方向看着,眼神中似乎蕴含着淡淡不舍,毕竟她生长在那个帝王开创的时代里,可嘴角却隐隐带着笑意。

又有一个人走来,将身上的黑色披风拿给了静静看海的女子,本来沉默着的目槿悄然站在幻月旁一定会被人认为是神仙眷侣,爱好干净却又如此喜欢静谧的黑色的目槿实在无法和他的性格相符,只一张口形象全毁。姑娘,这里的海洋就像是一片静谧,也如同现在姑娘你的样子,深邃而美丽,目槿道。

幻月冷漠的脸庞忽然绽放出一片笑颜,忽而又意识到面前的是目槿,又收敛起来。目槿,你也曾经是帝国的将军,你知道么,我是大祭司挑选的冥罗中最后一个还未成为觉醒者的人,也是由于我还存有凡世世人的思绪,所以陛下才会让我率领其他人奋战杀场,陛下是疼爱我的,说到这幻月低下头去,彷佛一个干了错事的小女孩,须臾又道,因为如此我的容貌才未曾毁灭,所以不由引起其他觉醒者的嫉妒,更重要的为了不让对手看到我的表情,一旦被对手看穿心境,那么你已经输一半了,所以我一直戴着那个铁面。而一旦成为觉醒者就不会在面容上展露一丝破绽,他们全都变得无比丑陋。他们都不会照镜子的!甚至于敌人临死时眼瞳里的倒影也不愿意看!

哦,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们走杀手的一定要这么神秘呢,我总是嘻嘻哈哈的对我的对手,敌人也是一种职业,不是么?

幻月嘴角有泯过一丝笑意,知道那次在天炎城外,我挡在你的踏火驹前,我抱着一定要杀你的决心用尽全力,可当我被定格在你的时空结界里,静静听你讲话,虽然戏谑带却有道理,躲在时空的缝隙里,那一阵是我来到这个世界最为清醒的一刻,目槿你虽然是天灾的叛徒,但是你至少是个善良的人,连我这个隔着面具的人都能感觉到,那次也是第一次我藏在面具里欢笑。

呵呵,目槿傻笑起来,摸摸后脑勺,幻月,其实他们知道的我向来不怎么杀人的,更别说女人了,我只是觉得帝国培养你这样的一个杀手不容易,而且你的每一招如此华丽却未掺杂过多的狠毒,我欣赏光明正大的人。

如今我走投无路,你们一样收留我,这才是近卫的希望我觉得,那个先知也许说的没有错,只需要时间来证明,目槿,幻月顿了顿又道,我虽然没有成为天灾帝国希望的觉醒者,但我觉得自己觉醒了那些冥罗没有发觉的东西,我不知道,我该怎么说,总之,目槿,我欣赏你的洒脱,背叛天灾让我的身体死亡了,却在精神上重生了,我甚至都怀疑自己,一个杀人都不眨眼睛的杀手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可我向来就这样,就如同我倔强的成为最迟觉醒的人一样。

目槿表情认真起来,不过仍然笑着说,幻月,我的背叛是注定的,而你却因为我们,更确切的说是因为我,我们每个人就如同天际星辰,沿着自己的轨迹完成自己的使命,我们能做的就是努力去做然后等待,冰族异常凶险,但我还是会保护每一个人的,幻月,你并没有死,无论身体还是灵魂。之后,两人遥遥的看着北面,天际似乎一片白茫茫的海岸。

漫长的旅程里,寒冷越来越强烈,等看到这片雪和冰构成的大陆时,船上的人无不惊叹自然的神奇,万里银装素裹,一阵风吹过,地上扬起的雪花末如同银粉一般,透过脚下巨大的冰盖似乎能看到最深处海水的流动,阳光让这里无不明亮也无比刺眼,如同幻境。

临走时,目槿告诉那个爱吃牛肉的船长,近卫联盟的东边住着神牛一族,所以,千万别去那里。

走了一大片,除了白雪茫茫还是白雪,竟然见不到一个冰族人,难道冰族人都生活在冰下面,那岂不是鱼,只是是听说冰族历来会的是最为纯净的法术,而且几乎每个冰族人都会,可是不问问他们,又如何到得了冰族的王族所在地。走过一片小小冰雪山丘,是更为广阔的冰雪冰原,不远处一个小小的影子似是一个小女孩在雪地上一蹦一跳的在原本洁净的雪面上印上脚印,终于发现一个族人,空砜一行人说着走了过去,小女孩约莫只有十岁却拥有一头银色的头发,在阳光下发散着丝质光华,如此年龄灵力就这样充沛,冰族果然是强大的存在,雪白的脸蛋上并没有因为还冷而变得通红,雪地就似温软的鹅毛毯子,她欢笑着自顾自的嬉闹全然不顾旁边赶来的陌生人。

“小姑娘,你知道你们冰族的王宫在哪里么?”空砜柔声问道,生怕打扰小女孩的雅兴。

“就在你们脚下呀”小姑娘顺口说道。

小姑娘的脚印恰好围成了一个圆,将所有人圈起来,沿着脚印的边缘,忽然冰盖裂开了,整块的往下慢慢陷下去,深一点的冰盖下面竟然是空的,随着深入一座富丽堂皇的冰族王宫出现,最后这块圆形冰盖停在了大殿中间。这里是幻雪神殿,晶莹剔透的王座上是当今冰族女皇,一位法术是恭敬地在一旁提醒道。

空砜走向前刚要开口说明来意,女皇却先开口了,不要说了,你们的先知都已经告诉我了,并且我也已经答应了,只是能不能行得通就要看你们自己。现在我就让白雀带你们去你们要去的地方,女皇用长长地手指指着刚才说话的男法师。他们都有着银色光泽的头发,冰玉一般的皮肤,连衣着也喜欢银白色,在巨大的冰晶宫殿里穿行,这个叫白雀的法师告诉他们一个真实的故事:在很久以前,一位来自汐州的男子与当时冰族圣女的妹妹相爱,而冰族是严厉一族之间通婚的,即使是手握重权受冰族敬仰如同神一样的冰族圣女也不能,更别说别人了。王室是严厉禁止的,当时的女皇将她囚禁在这里唯一的一眼泉里,那里有来自地心的热,永不结冰,冰族人是不喜欢太过温暖的地方,她得接受永世的煎熬,由于她是圣女的妹妹一样有不可一世的法力,冰族人从此叫她水神,每年祭祀她的时候就将极北的巨大寒冰运来扔进泉里让她享受短暂的冰凉。而那个船长则被掏去了心脏,囚禁于幽灵船,生生世世驾驭它运送过往凡世的灵魂,十年里只有一天才可以上岸,与水神相见,这样子已经有百年了,而他的心脏就被冰冻存放在女皇的宫殿里。冰族百年来一直流传着这个故事。

真是一个动人的故事啊,如果放在我们近卫可以算是可歌可泣,还怎么会囚禁呢,只是我不理解你们的王宫怎么会在这里,目槿好奇的问道。

白雀继续说道,你们看到的那个小女孩是女皇派去接应你们的,而这个幻雪神殿是百年前圣女为了抵御天灾的入侵用自己的法术幻化而成,它与这边冰州融为一体,在那里都可以出现,也就是说它能移动到任何一片冰下面,正因为这样百年前强大的天灾帝国入侵要想毁灭冰族的王族就的挖遍所有冰州,所以冰族才幸免遇难。

那时那些平常的冰族人呢?空砜问道。

几乎无一幸免,圣女再怎么厉害也终究是人,无法幻化出能够容纳整个冰族的结界,所以我们这些幸存下来的族人每个人必须无比强大才能生存下去,白雀神色凝重道。

等他们顺着宫殿的阶梯再一次走出宫殿,来到雪覆盖这的冰州地面时,一座微微隆起的山出现在眼前,再往北看就是茫茫的海面,在山的顶,果然有一个巨大的泉,蒸腾的气雾使人看不清泉的里面。

好了,我只能带你们到这里,冰族人是不容许见水神的,白雀微笑着走回了雪原。

一声瞭远的笑声穿过雾气向天地间传去,哈哈,尖利刺耳的笑声,这难道就是冰族人心目中的水神,一阵剧烈的风吹去了水面上的水汽,露出清澈的水,而再往深看去竟然依旧是冰,透明的深不见底。水面剧烈颤抖起来,几个水柱喷涌而出组成一个巨大的水人,不同的是巨人就那样高耸着,它体内的水不停地流转。我就是水神,巨大的声音从水人里传出,你们来做什么,陌生人,那些冰族贵族竟然让你们来见我真是奇怪啊,说着又哈哈大笑。

“水神,我们是想见驾驶幽灵船的人,我们要去极北的世界尽头,也只有幽灵船才能带我们去!”空砜大声的道。

“是啊水神,如果我们去不了世界的尽头,我们的近卫的无数人也就活到尽头了,您决不能容许无辜的死亡与你有关,我是说作为神祇的存在就应该有拯救世人的胸怀!”目槿继续道。

“真是像他啊”水人自语道,而后又说“我不是神,只是族人一直这么叫,我不过是冰族普通的法师,因为触动禁律而被囚禁,我什么都帮不了!”

“那我们想见见他,行么?”目槿继续说。

“我十年一见,哪会轮到你们!”高空中水人怒吼一声,激起巨大的波浪泼过来,打在了一行人身上,被浇的湿透,顿时寒意侵入人体,不由让人打喷嚏,哎呀,神就是不好惹,目槿拍着自己湿透的衣领道。

“可是,水神,我们必须要见到他,如果不能见到,我们就一直在这里等,那怕是十年”空砜说着。

“哈哈,真是可笑,你们不过是凡人,十年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可是你们能有几个十年?”水神狂笑道。

“只要能带我们去凡世的尽头,这样子的十年总比浑浑噩噩的十年要有意义!”空砜大声道。

“年轻人,你口气好大,不过你倒是像一个我认识的人,不,确切的说他才是神,你们大陆上认为的神,如果你们一定要见,要经过我给的三关,过了,我就会告诉你们,年轻人,你愿意接受考验么?”水神道。

“还是我来吧”空砜对身边的人道,之后大声的回答,“我愿意”

“哈哈,好”

忽然空砜身边的人都消失,泉水迅速的结冰,冰霜最终停滞在空砜的脚下,在泉的中央站着一个人,等细看竟然是灼夜,不住的冲空砜微笑,红色的罗裙就犹如冰莲里的花心,灼夜挥舞着自己的长袖在冰面上翩翩起舞,更远处一只黑色的小点,近了近了,终于看到是一条银白色的冰霜巨龙,急速的冲向起舞的灼夜,快走啊,空砜大声呼喊,可是灼夜依旧笑颜如花,彷佛就不曾看到那条张开血盆大口要吞噬自己的巨龙,空砜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在巨龙的齿间就要接触灼夜的一刻挡在了她前面,闭上了眼。只一瞬巨龙接触到空砜之时就破碎为冰块散落一地,耳边还回响着灼夜银铃般的笑声。等他再睁开眼睛,冰面一边忽然塌陷下去形成一个悬崖,边上幻月正和目槿打斗,变幻的身形下一击刺中目槿的背,目槿倒地,血流一地,就在她的剑刺向目槿的颈时,空砜将幻月打飞出去,幻月被打下悬崖,她紧紧抓着一块冰棱悬在半空,空砜看了看目槿没什么大碍,最终伸出手拉住幻月的手,可是她似有千斤一般,一步一步的拉着空砜往下坠,空砜只是咬着牙尽力的用另一只手支撑着,可是还是不住的往下,在空砜掉下去的时刻,另一只手拉住了他,是目槿,嘴角带着血的微笑,可是依旧阻挡不了下落的趋势,终于在最后时刻,空砜挣扎着松开了握着目槿的手,和幻月一同向黑暗的深渊坠落去,急速的风如利刃刮着脸,空砜闭上了眼,等他再睁开眼是,他依然站在泉旁,其他几个人正在用奇怪的眼神看着空砜,原来一切都是幻境,如此真实的幻境要多么强大的灵力啊,一层细密的汗渗出。

“哈哈”又是一声尖利的声音划破沉默,“年轻人,你过关了”

“啊?”听了水神的话,其他人更加奇怪了。

空砜笑了笑,说是幻境在考验我,那水神请你告诉我,船长的事吧,他什么时候会上岸,这一天还远么?

“哈哈”笑声中水神的腔调竟然带着一丝苦涩,“其实,今天等最后一丝阳光落下,他会和他的幽灵船一同出现在岸边,我等了难道又是十年了?

啊,今天!压抑不住喜悦,每个人心中都无比激动,空砜暗自赞叹原来先知早就知道这一天会到来。

水聚合成的高大水人向着爱人上岸的方向极目远眺,默默等待着阳光慢慢斜着直至最后一丝消失在天边云际。

终于,对面的海里一艘黑色的船破水而出,巨大的船身激起一声巨响,呜咽着驶来,吹来阵阵冷风,带着彻骨的寒意,仿佛上面载满了幽魂。

一个英俊的年轻人走上岸,仿佛这多少个十年他都一直没有老去,敞胸的衣襟中赫然有一个碗口大的伤痕,这就是掏心后留下的吧。当他慢慢的踏入泉中是,水人慢慢的消退,下沉,最后剥离的水中间走出一位同样年轻的白衣女子,银色的发丝即使没有阳光也散发着夺目光彩,超凡脱俗,宛若天际的仙子,轻轻的驾驭着水慢慢移到船长身边,最终这对恋人握住了彼此的手,水神又伸手摸了摸船长无心的胸口。谁说思念要靠着心的,我空洞的心里满满的装的都是这里,似乎我十年的忙碌就是为了这一天,有时看着亡灵能成双的奔赴彼岸,原来即使死亡也是幸福令人羡慕的事。

不顾凡世里几个外人的目光,水神紧紧的拥抱着船长,将头埋在他无心的胸膛上,我该怎么说呢,彷佛积攒了十年的话,可是每次见到你,我就一句也说不出只想这样静静的拥抱,我虽然感受不到你的心,可胸膛依然温暖,这里温热的泉水让我时刻回味你的温度,那怕一起去死也比这样十年一面的煎熬要好受的多,水神本身的声音婉约而温柔,如水一般,沿着水面波荡的传向远方。

他们是?船长忽然意识到泉的边缘还站着一行人。

他们也是在等你,想让你带他们去凡世的尽头,你不觉得他很像一个人么?水神指了指远处的空砜。

细看之后船长也不由一惊,你叫什么?

空砜。

哦,真是像极了,要上幽灵船可以,不过在船上会助长你们内心的欲念,如果你是邪恶的那么就会更加邪恶,你们要想清楚,因为我无心所以我可以驾驭它。还有凡世的尽头有无尽的危险,你们要想好。

我们早就想好了。几人异口同声。

还有,我叫旷。可以叫我船长旷。

同年,在遥远的汐州,锦夜带着他的部下驾驶着巨渊号按照地图上说的亦去寻找凡世的尽头,企图依靠强大的尘核一举统一整个星寂。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星寂》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洪荒之开局迎娶云…
2 星辰与灰烬
3 海贼开局假扮白胡…
4 都市超级神兵
5 玄幻之我的七个姐…
6 冥界女友是青梅
7 穿书炮灰女配自救…
8 傅先生说好要负责
9 千岁夫人她是黑心莲
10 后宫美人如花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重生之战佛无双 作者: 24K金樵夫
都市重生 171001 字
强者归来,无双战佛重生都市,除魔卫道,渡尽红尘,不负一世深情

2 玄幻之求求你快突破吧 作者: 爱吃拌面
奇幻修真 59536 字
在系统帮(wei)助(xie)下,叶不凡一路白嫖,最终成就大道!

3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1082990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4 网游之诸天降临 作者: 盼达
游戏生涯 816023 字
地球异变混沌降临,象兵、铁浮屠、人类、兽族、异族侵袭,万界万族争霸

5 娱乐圈天王竟是我自己 作者: 此年
娱乐明星 90932 字
从组建女团开始,拍电影,搞综艺,老姜发现,娱乐圈的天王竟是我自己!

6 龙潭奇侠之红颜劫 作者: 龙潭秋雨
古典仙侠 261584 字
数百年前,江南深山,一场瘟疫夺去成千上万人的生命, 了无人烟!

7 暮虎识香 作者: 制尺量星
乡村乡土 296439 字
个土匪的儿子, 最后娶了身高只有一米三的邻家女儿。

8 情途官路 作者: 皓月晨阳
现实题材 246152 字
一对深爱着的情侣,一方父母反对就痛苦万分,双方父母反对还能坚持吗?

9 观溪一梦 作者: 宁轩公子
架空历史 747152 字
假如您在战火飞天的三国,身在大山中,面对一无所知的环境,您会怎么办

10 九品道玄 作者: 在下怀鑫
古典仙侠 259221 字
为解惑师傅道基被毁之谜,一路战天问道,诛魔渡苍生于灵域,一路传奇。

《第七章 雪国船长》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