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现代言情 >> 新婚下堂妃 [书号64118]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四章 被迫答应

《新婚下堂妃》 彼岸花蕊/著, 本章共3991字, 更新于: 2010-02-21 18:46

夕阳的余晖已透过纸窗照进书房,将房里那个蜷缩在墙角的身影投下一片阴影。初蕊双臂抱膝蜷缩在偌大书房的一个角落,已经一整天了,她始终保持着这个动作,脑海里是空荡荡的一片,对于那个问题她已经无力去思考,一整天滴水未进,脸色因虚弱而苍白,因苍白脸颊上的掌印越发显得突兀,原本就单薄的身子此刻仿佛随时都会消散一般。泪早已流干,只觉得干涸的泪痕留过掌印是阵阵的痛。

是她天真,曾经期待过自己也会幸福;是她可笑,曾经妄想过和心爱之人执手偕老。是的,后娘说的对,她一直都是不祥之人,不祥之人不配拥有幸福。

“你愿意答应便更好,不愿意答应我也自由办法让你答应!”仇斯的话响在她的耳边。是啊,她该怎么办。答应他,那么她的一辈子再无自尊可言,他会一辈子把她的尊严踩在脚下,从此她只是他的一个奴,再没有自己的思想,也必须接受他给她的折磨;可是不答应呢,她又有什么力量去反抗他,他说的办法是要折磨到她同意吗?

初蕊心中从未这样绝望过,是的,这两条路她都不能选,那么有第三条路吗?突然,她看到放在案几上的那个茶盏,或许吧,那才是她的第三条路。

初蕊缓缓地起身,如行尸般走到书桌前,拿起桌上的茶盏,狠狠地掷在地上,“啪!”的一声,茶盏落地,碎了一片,就如初蕊那颗早已千疮百孔的心,如今被仇斯践踏得只剩碎末。她弯腰捡起其中一片,碎片的断截面那么尖锐,初蕊心底冷笑着,应该很快吧。

此时的初蕊的眼神涣散,不,应该是因绝望眼里投不进任何光泽,只是漆黑得可怕,她看着手里的碎片,再看看腕上的血脉,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割吧,割下去就解脱了,割下去才能停止所有痛苦,才能停止这一切无休无止的折磨。

……

“蕊儿,相信我,你在我心里永远那么纯净,让我好好地疼爱你,珍惜你!”曾经,沈大哥抱着全身裸露、发抖颤栗的她,在她耳边温柔地耳语着,“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蕊儿,你永远是我心里的珍宝,不管发生了什么,我会一直对你好!”那一刻几经绝望地她,被沈大哥的承诺唤回,是他重新给了她快乐,让她重新拥有了笑。

……

“沈大哥,”初蕊握着碎片轻轻呢喃着,“谢谢你。”初蕊的眼前已经一片模糊,只有沈大哥已经如春风般温暖的对她笑着。

碎片慢慢地靠近血脉,轻轻地在腕上那根静脉上触碰着,正当初蕊的手要用力时,突然房门用力地被撞开,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门前,挡住了外面仅有的光亮,初蕊的世界一下陷入了黑暗。一只大手伸过来,用力地想要夺过初蕊手里碎片,初蕊一急紧握着,那只手将整个碎片握在手心里,殷红稠密的血从指缝中汨汨地流下,震住了初蕊,她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可怕的男人。

刚才的仇斯已经在门外看了很久,他看着她摔碎茶盏,他看着她拿起碎片,原本他应该希望她用碎片割腕,这样她死了,沈予轩那个小畜生和柳伯成那个老狐狸就会尝到失去亲人的痛,这难道不是他想看到的吗?可是,就在看到她拿碎片去触碰自己的经脉的时候,他心里竟有一丝害怕,不,他一定不想这么轻易就让她死,这样太便宜她了,他这样对自己说。

仇斯扔掉手里的碎片,伸手用力地握住她单薄的双肩,手心里的血染在她的衣服上,他用力地摇晃着她,他手上力道之大仿佛能穿透她的肩胛骨,似要将她整个捏碎,因为痛,她不得已直视着他的阴狠的双眸,“你想就那么死,没那么容易,我要你生不如死!”他暴戾地低吼着,“我要你活着,做我的奴隶!”

吼毕,他将她用力地一推,没有一丝怜香惜玉,她瞬时跌坐在地上,全身的疼痛仿佛骨头已经震碎,她的眼神毫不躲闪地直视他,她的眼里是少有的倔强,她忍着痛,努力想要站起,突然,肩头一阵剧痛让她又跌了回去。是他用力的一脚狠狠踩在她的肩膀上,因为他厌恶看到她忍着泪委屈的双眸,这个样子的她让他恼火,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恼火的是他自己,他竟不忍心看到她这种倔强,令人怜惜的倔强。而他更不知道的是,初蕊的倔强不是矫情,而是要保住她自己最后拥有的那一样东西——她仅剩下的自尊……

两人一同陷入沉思,书房里是令人窒息的寂静,初蕊的脸色越发苍白起来,但是她依旧紧咬牙关挺着,她不愿意倒在他面前。

良久,“你考虑清楚了吗?”仇斯的声音有些嘶哑,却依然是那么冰冷。

初蕊只是紧抿着唇,没有出声。

仇斯显然有些不耐烦,突然,他从怀里拿出一本东西扔在地上,他居高临下地看着跌坐在地板上苍白虚弱的初蕊,示意她拾起那本东西。

初蕊的手有些颤抖,因为虚弱,因为疼痛,她吃力地翻开那本东西,仔细看,这竟是一本账册。再翻动几页,初蕊的眉头越蹙越紧,神色越发地沉重,这是……

“你说,如果我将这本东西呈给皇上,后果会怎么样……”仇斯一脸挑衅地看着初蕊。

这是一本证明柳丞相和兵部侍郎沈家耀结党营私,贪赃枉法的账册,其贪污的赃款数目巨大,牵扯甚广,若一被展开调查,其牵连的人岂能以百来计算。而柳伯成与沈家耀两家,轻则处斩,全家充军,从重的可是满门抄斩的大罪……想到这,初蕊不禁全身哆嗦,心口仿佛压着巨大的石块,让她喘不过起来。爹的为人她很清楚,这些年来他与沈伯父里应外合,买官卖官,两人以为可以只手遮天、瞒天过海,可是……

初蕊从小便知道自己的父亲不是清官,也曾数次劝说过父亲,可每当父亲诚恳地看着她,说做这些只是为了让家人过得更好,初蕊的情感便会战胜理智。

对初蕊来说,爹是她最亲最亲的人,从小到大也只有爹是出自真心地疼爱她、呵护她,每一次她被后娘责罚,爹都会挺身而出保护她,甚至和后娘几次发生争吵,每一次只有在爹的怀里她才感觉到自己和其他女孩子一样无忧无虑。虽然她知道,爹做的人事情迫害了多少黎民百姓,陷多少百姓于水火之中,但人总有自私的时候,她也只能去守护她那点仅有的幸福。

而沈家呢,沈大哥从小如大哥般疼惜她,每一次她受了委屈总会有沈大哥温暖的怀抱,她也只有在沈大哥面前才会露出小女孩般的娇气于调皮,因为她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爹,只有沈大哥会真心对她好,会一次次地包容她。若沈家获了罪,沈大哥一定会受到牵连,那么他一身的抱负和梦想该从何实现……

在一瞬间,初蕊脑海里闪过无数的画面,突然,她跪直了身子,平静地问仇斯,“若我答应为奴,你是不是可以放过柳、沈两家……”她的声音很平静,因为她已经做出了决定。

看着她仿若忍辱负重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仇斯心里反而更加恼火,贱人!难道她为了沈予轩她真的可以做什么都愿意?!

“是,”他的语气极度阴戾,眸子里泛出冷光,“我可以暂时不把这份东西交给皇上,只会给他们一个小小的教训,让他们收敛一下……”

听着仇斯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初蕊虽然恨透了这个残暴地男人,但是她却相信他说得出做得到,初蕊一下子安了心,是啊,现在能让两家人归于宁静的就只有她了。“好,”初蕊的声音充满了坚定,“只要你不要打扰柳、沈两家,你让我做什么,我便是什么!”

虽然,初蕊跪在地板上,但是她的背脊始终挺直,虽然她答应做他的奴隶,但是她的声音依旧不卑不亢,虽然此时她已虚弱地仿佛会随时消散,但她依旧那么倔强地看着他。这个样子的初蕊,让仇斯心里流露出一种特殊的情感,是一种似曾相识,亦或是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怜惜。

……

“你真的想要学武?”那个男人眼神深邃,看着跪在地板上那个虽然已经遍体鳞伤,依旧背脊挺得笔直的小男孩。

“是,只要你能教我武功,我做什么都愿意。”因为硬闯山门,小小的他被护卫打得遍体鳞伤。

“你执意学武的用意是什么?”男人质问他。

“为父母报仇!”小男孩的声音洪亮,坚定有力。

“你要知道,在我门下学武,要经过如地狱般的炼狱训练,你熬得住吗?”

“只要可以为父母报仇,无论做什么,都是值得的!”男孩的眼神里没有丝毫的犹豫,坚定有力地陈述着。

“好,”男人很欣赏眼前这个男孩,“你叫什么名字?”

“仇斯。”仇斯,倒过来便是‘思仇’,他让自己不忘记那段仇恨,不能忘记那段伤痛。

……

突如起来的一瞬间,仇斯的心突然微微地疼了一下,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但很快,又重新恢复了一如以往的冷硬。“你说,你叫什么,你是什么。”

“我叫‘恒奴’,是将军您书房里的丫鬟,是奴隶。”初蕊眼神涣散,如木偶般背诵着一切。

仇斯的嘴角牵起一道阴鸷的笑,然后,转身离开。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初蕊无力地跌坐在地板上,从今以后,她只是个奴隶,一个没有思想、没有自尊的木偶,到这一刻,她最终失去了她的一切。

当晚,初蕊,哦不,应该是恒奴住进了下人房,简陋狭小的屋子,只有一张床,一个柜,还微微弥漫着发霉的潮味。寂静的夜里,月光洒下,照着恒奴一个人的屋子,她的心里突然感觉到一阵被人用刀钻出洞似的痛,扯起一张单薄的锦被,埋在被里,她放声大哭。短短的两天,她失去了她一直以为的仅有的东西。

“笃笃。”敲门声突然想起。

恒奴停止哭泣,无乱地抹了一把眼泪,未干的泪渍残留在脸颊上,反射在月光下,和她那双水汪的眸子交相呼应。

她打开了简陋破旧的木门,只见林管家站在门外,看着她狼狈的样子,管家的眼里闪过一道心疼的光。

他伸出沧桑粗糙的大手,将手里一个小小的药瓶递给她,“这瓶金疮药挺管用的,夫……”管家突然停住口,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恒奴感激地笑了笑,接过药瓶,“叫我小恒就好了。”她不想为难这个府里唯一会来关心她的人,“谢谢,管家夜深了,快歇息吧。”

林管家点了点头,有些怜惜地看着这个女孩,不由地在心底叹了口气,原本是相府的千金,可如今竟沦落为将军府里的丫鬟,究竟是这个女子命苦还是老天在作弄她,想着,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看着林管家离开的背影,恒奴心里流过一丝微弱的暖意,但是转瞬即逝,只在心底冷笑一声,金疮药可以治表面的伤痛,可她心里的呢?

恒奴握着手里的药瓶,关上了木门,但是她却没有发现走廊拐角隐在黑暗里的高大身影,那个身影直挺挺地立在那里,月光投下,形成一道阴影。

修长的指尖里同样握着一个药瓶,见到管家给她送药,他停住了脚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给她来送药,只是莫名其妙拿了金疮药就来到这里。他是不想让她死吧,好让自己折磨她,仇斯这样想着,然后便转身离开,背对着月光,他的脸蒙上一层阴影,而背影却显得那么孤寂。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新婚下堂妃》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铠甲勇士:开局领…
2 回到明朝当暴君
3 我在80年代当村长
4 网游之诸天降临
5 天道藏锋
6 蛇祭
7 全家穿越后靠种田…
8 穿越到宫斗游戏当…
9 首辅快跑:我用读…
10 作死的100种方法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大唐:开局扮演天机神算 作者: 陈喵呜
历史穿越 482355 字
穿越大唐,开局长安街上摆摊算命,为李世民演算国运,震惊李世民

2 开局精神病,一拳打爆恶鬼 作者: 霜叶乌啼
异界大陆 95726 字
恶鬼降临,英雄熟手无策,一个精神病神兵天降,带领英雄打爆恶鬼。

3 天赋太差全凭系统黑化 作者: 御姐的小奶狗
传统武侠 158079 字
什么习武天才,什么天命之人,我的武功能黑化后,你们都得乖乖跪下。

4 重生:我的1990 作者: 半颗纽扣
都市重生 645042 字
杨洛重生到1990年的夏天。从一个连年亏损落魄不堪的化肥厂开始……

5 神奇宝贝之开局黑化沙奈朵 作者: 鲸落无人知
男生同人 322010 字
开局精灵主动黑化,暴打联盟审查官,杨凡表示精灵真的太为自己着想了!

6 大唐开局震惊李世民 作者: 九剑本尊
架空历史 1384617 字
李盛穿越成大唐年间里的小太保,开局就震惊李世民、杜如晦等人。

7 重生第一天,我喝了校花的奶茶 作者: 狗粮天下第一
都市重生 98992 字
陆思诚刚刚重生,就接到了校花的奶茶,叮:接受校花奶茶,开启成就商城

8 最强皇帝:重生大明朱由校 作者: 玄武湖的鱼
历史穿越 157185 字
最强皇帝:穿越成为明朝短命皇帝天启帝朱由校,开局干掉魏忠贤!

9 初恋如狗 作者: 二马爷
现实题材 165587 字
如果心中有爱,肩上扛着悲伤,是不是就可以以爱为名,互相伤害?

10 持娃上岗之雌霸天下 作者: 骥伏枥
架空历史 132451 字
胎宝谁的?本主都不晓。却做了王后。治理天下,弹丸小国变强大,谁怕?

《第四章 被迫答应》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