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仙侠武侠 >> 二十一场雪,雪在烧 [书号6332]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五十八幕:

《二十一场雪,雪在烧》 略家/著, 本章共6204字, 更新于: 2006-09-02 08:29

第五十八幕:  提生辰莫离桑赠密籍小厅欢聚 叙离别叶初落表委屈后山斥责

[[角色01:叶遇秋]]

贾新三次攻打二十八星宫又以失败而告结,而且和白皑头两次攻打二十八星宫一样,死伤惨重,其中武林一流强手就有:“紫神将”许天庆、“左臂金刀”徐鹏程、“歪把断肠”袁栈、“绿发童子”秦珂、“醉螳螂”软弃、“病螳螂”潘显沪、“房上猫”段程坎、“病扶栏”宋恩、“两栖龟”祖兰、“瘆人毛”束精武、“不见头”燕往、“过眼霓虹”汤雄、“玉肌达摩”悟哲、“至骄达摩”悟愿、“潜修达摩”悟索、“穿云燕子”李梦长、“飞天燕子”李乡正、“离巢燕子”李国精、“斜倚昆仑撕破天”辛冶、“烈焰腾空化万物”符止宾、“神枪担山”左宇、“鸟瞰三山俯览五岳”毕尤、“拾虹哪吒”申夺、“口含乾坤”杨江北、“金伞仙子”岺琼、“落地仙”岳亭深。此次攻下二十八星宫中的:东方苍龙箕宿星宫、东方苍龙心宿星宫、东方苍龙氐宿星宫、东方苍龙亢宿星宫、北方玄武牛宿星宫、西方白虎娄宿星宫、南方朱雀鬼宿星宫。我才想到一层,那就是:原来白皑和贾新两人每次攻打二十八星宫时完全凭借人数。

想不到二弟和冉溪的功夫精进了这么多,我和冉溪上次在二圣庙斗过一回,多亏此去落关山我还有些进步,要不然被俩人落下了。

我回到住所,二弟跟了进来,刚进屋就说:“姐姐今日不应接下八十门总门长。”我笑了笑说:“二弟心里想的我自然明白,不过,……”我没有说下去,转口说:“莫大剑请进来吧。”说着话我轻掸中指,房门大开,莫离桑走了进来。二弟问我:“姐姐怎么知道莫大姐到了?”我回答说:“除了她还有谁有如此身法。”莫离桑说:“叶总门长好耳力。”我说:“莫姐姐此来雨满鹰愁涧除了澄清二十几年前的真相之外怕是还有要事吧?”莫离桑说:“上次金至倾的事,我心中有愧于你姐弟二人,此来还想为中原武林人士帮一个小忙,我想近日叶总门长就会率众剑侠第四次攻打二十八星宫,我想随去做个帮手。”二弟说:“莫大姐客气了,在这雨满鹰愁涧上要属您跟师姐的武功最为精妙。”二弟又转脸和我说:“姐,这莫大姐的武功远我等之上,高出很多,上次我和姜月朗在睡熊沟已经见识过了。虽然姐姐不在山上这段时间二弟和冉溪武功虽有些长进,但若以经验丈量,与莫大姐的武功尚有十几、二十年的距离。”莫离桑笑笑说:“叶二爷不可这么说,就凭时才叶总门长能知道我在房顶来看,叶总门长现在的武功必在我之上。”二弟看了看我问:“姐姐已经修炼了那册秘籍上的武功?”我回答说:“不曾,因为那时只是受衣总门长所托去落关山,我想回来后将那册秘籍交于衣总门长。”三人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我想应该是倪烈、劳信和陆允三人。二弟开了房门,三人进来和莫离桑打过招呼,问我:“今日是大姐和叶大哥生日,我三人特来寻问大姐的意思,是否通知众剑侠一起热闹一下。”我说:“那倒不必,如果你几人有意,只咱们几人在一起即可,不要惊动他人,许多高手刚从二十八星宫返回,让他们好好息息也好。我急着从落关山赶回来也是为了和二弟在一起,我和二弟分别多年,相认不过两月左右,刚好也带上几位贤弟。”倪烈说:“就遵从大姐的意思。我和老三、老四这就去准备。”我又说:“多谢三位贤弟,还有,也叫上冷师姐、冉溪姐弟跟衣总门长。”三人出去。

莫离桑说:“我实不知今日对叶总门长还如此特别,也没有什么礼物相赠,说来惭愧,这样吧,我已经将至今所学写就一套籍子,就送于叶总门长当做寿礼,望叶总门长不要嫌弃。”说完后从怀里取出一本册子,我沉吟了一下“这——”而后接着说:“此是莫姐姐至宝,怎么好……”莫离桑摆摆手说:“以叶总门长的天质和武功定能将两册秘籍运用得当,倘被落入恶人之手倒有损于武林正道。”说着话起身又说:“叶总门长和叶二爷,我先行告辞,闲些时再叙。”二弟说:“莫大姐可一同去和山上英雄欢聚欢聚。”莫离桑摆摆手说:“叶二爷的好意我心领就是,只是,这本是叶总门长和叶二爷的家宴我不便参加,况山上之人多是陌生,我又不太爱热闹,所以,请二位见谅。”我点了点头说:“既然莫姐姐有自己的道理,遇秋和二弟自然也就不强求了。二弟你送一送莫姐姐。”二弟将莫离桑送出后返回。将好倪烈回来,进屋后说:“大姐,已经准备好了,请大姐和叶大哥随我去后山小厅。”我问:“后山哪处有这小厅,我怎么不知?”倪烈说:“哦,此事小弟未来得及与姐姐商议,自从殿尘卜出姐姐和叶大哥的生辰,我和老三、老四就留了心,花去些时日在后山新建一处二层楼阁。”我笑了一下说:“你们几个费神了。”倪烈说:“姐弟之间无须客气,请随我来吧。”

直闹腾到半夜才各自散了。往回走时,我说:“二弟你跟我到住所,这些日子我不在山上心里无时不挂念于你,姐想与你好好一叙。”二弟说:“我也有一肚子话正要与姐姐讲呢。”我带着二弟回到我的住所。我和二弟进屋后,将门关紧燃亮了灯。二弟站在门口发呆,我问:“你怎么了?”他回答说:“没事。”我说:“那过来呀,过来坐。”他坐在我对面看着我一句话不说,就只是看着。我问:“这些日子……”他用手势打断我,还是什么话也不说。我问:“想姐姐啦?”他点了点头,我笑了一下说:“我们真是姐弟?”他反问:“你不想要我了?”说完我们两人全都笑了。他说:“真没想到,……”我接下来说:“真没想到还有一个亲人?我也没想到,我只知道自己不是陈家的人,很小时就知道,可大伯对我真的很好。”我又说:“没想到刚相认不久,就又要面临着一场撕杀,就连我们的相认都是被这场即将到来的撕杀促成的。”他问:“我们能,……”他不再说下去,摇了摇头,我接着说:“我们能不能都活下来?”他点了点头,说:“连项十八那样的身手都……,莫大姐也说,估摸就是你和她还有冷师姐三人合力也未必能够取胜于二十八星宫的教主。”我笑了笑问他:“你是担心自己多一些,还是担心姐姐多一些?”他笑了笑说:“我担心自己多一些。”我也被逗笑了,我说:“真的?”顿了顿又说“如果真就是只能活下来一个人,要是有选择的话,我希望二弟能平安。”他又说:“当然是我们都活下来好一些,如果不能,我愿意和姐姐死在一处。其实,如果要死的话,不管怎么样都没个改变,能在这之前和姐姐相认,初落已经知足了。”我点了点头说:“二弟能这样想我很开心,我也是,能相认就已经知足了,以前在大伯家虽然有温暖却不见得这样踏实。自从我知道了自己不是陈家亲女时,虽然仍然感觉着家的温馨,但总象是在梦里一样,总担心并且知道会有一天要醒过来,到那时会宣告我是一个孤女,那该是一种怎么样的冷清?我做好了一切准备,准备着有一天要面对那份孤独,可还是不敢去想。五叔在二圣庙道出你我身世,真是忧喜掺半,二弟啊,你可知道,虽然你生性冷漠可对于我来说,你却是真实的,是永远都不能有人宣告失去的。”

我和二弟起身同时向前走了几步,面对面站得很近。他握住了我的双手,我也握着他的双手,紧紧的。我觉得很美妙:就象是有一种东西在我和二弟之间自然荡漾着,并温暖着两人的身心;是一种心情游遍全身,没有什么能够阻隔我和他之间的交流和感觉;是一种亲情,让我们尽情的体味骨血的浓郁带来的那份激动与平和的挥应、交错。我说:“二弟啊,今晚留在我这吧。”他点了点头,我说:“我累了,跟我进里间屋。”我把他领进里屋,我坐在床头,让他坐了床尾。我笑笑说:“记得吗,和二弟刚相见时我去见月朗对决时我们就这么靠着大树睡,面对面的。可惜现在月朗不在了,要不然,……”我说不出去了。他说:“我想我们在娘的肚子里时就象现在这样,面对着面坐着。”说着话往前凑了凑,坐近我。我笑了笑说:“疯话!”他又问我:“你确信你比我先到这个世界吗?”我觉得二弟只有说起这样的疯话来时才可爱一点,我笑着说:“听五叔说的,我们俩差不出半个时辰,我们的生辰八字是相同的,殿尘卜出来的也是这个结果。”他又说:“那时候你第一眼看到爹和娘的时候,一定在想……”我抢着说:“这两个人是谁?一定是他(她)们把我带到这来的,啊,一直和我对坐着的那上笨蛋怎么还不出来?”他说:“你才笨呢,当时我就想……”我又抢他的话说:“当时你在娘的肚子里一定这样想,那个比我聪明的她去哪了,一会还回不回来?”他急着说:“我才不会那么想呢。我想爹和娘发现你出生之后肚子里面还有一个时,她们一定以为我也是个女儿呢,……”我又抢过他的话说:“谁知道你那么搞怪,竟会是个男孩。”我顿了一顿又说:“不会,爹和娘一定以为你是个妖怪,有点象猴儿似的小精怪。”他又说:“那有什么,反正我一出生爹和娘一定很开心,一定比你出生时带来更多、更大的喜悦。”我说:“不对,爹和娘见到你的样子一定很愁才是,丑丑的。”他说:“你刚生下来时才丑丑的呢,爹和娘愁你才是真的,他(她)们会想你长大后嫁不出去喜欢个和尚。一定都想过将人送去庙上不要了的。”我笑了好半天,笑够了才说:“过了今天,我们就二十二岁整了!”

我看着眼前的这个也在看我,和我孪生的男子,他突然问我:“在山穴里给你推功过血的时候,你就已经知道了?”我回答他说:“有点怀疑,不过叫不准。那时候你不知道我们是孪生的,还调戏我了呢。”他说:“我长这么大也没和女孩子那样的亲近,不过,你满漂亮的,我好奇而已嘛,我又没真想过怎么样你。”我笑了笑问:“那时你真没想过?”他摇了摇头,有点害羞。我笑着说:“扯慌。”我问他:“在二弟想来,我是什么样的?”他回答:“挺敬慕的呗,或者和我的处事不大一样,那个时候月朗视仇恨,非你死他亡而不能解,我没想到在他坠下去时你会伸手拉他,没想到这一人物是我的孪生姐姐。”我问:“要是你不知道,或者我们没有关系,你肯娶姐姐嘛?”他先是点了点头,又笑着说:“说不准,姐你好不羞哩。”他顿了一会又接着说:“有些事我也想不通?”我问:“什么事想不通?”他回答说:“人在小时候和家里的兄弟姐妹在一起,长大了却要和外人成家,死去的时候又会和别人埋在一起。”我问他:“那爹和娘埋在一起,你还觉得奇怪嘛?”其实二弟有这样的想法一点也不奇怪,他的话让我想到了银昙,我问他:“我不在山上时,银昙为难你了?”他回答说:“不是,只是她不想和我有夫妻之实,对于我来说这根本不算什么,她也是为替白皑挡一斧才……”他没在说下去,他改口说:“要是爹和娘在,他(她)们今天一定会很高兴。”

快天亮时,他说着说着就哭了,我也哭了。他伸手给我拭了泪,我也给他擦了擦。我还是头一回见到他这样委屈,我问他:“怎么了?跟姐姐说!”他说:“你不在山上时慧觉害我,要是再也见不到姐姐了……,可能姐姐回来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死的,虽然二弟死得心里明白,可已经不能再和姐姐说了。”我愣了一下,我临行时曾特意嘱托慧觉要好好待二弟,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我问:“真的?”他点了点头说:“这些日子那和尚确实给二弟不少关于武学上的指点,他对一些典籍上的心法和招势运用要比我掌握得好很多,只是他的武功不如我扎实罢了,他对某些武学的理解和悟性远高于我。可就在我有了些长进的时候他又从旁指点冉溪。他始终还是信不过我,他无非是想有一个人能在武功上高过于我,我被他处处提防着。他自己和冉溪的解释却是希望我俩都有精进之后方便彼此之间照应,这也能说得过去。昨天晚上二十八星宫的人攻打雨满鹰愁涧,我想到了他的武功难以自保,我主要考虑姐姐回来后,如果和尚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会难过,于是我在逃离住所之后奔他的住所。二十八星宫的人专用火箭射众剑侠的暂宅,因为上次攻打雨满鹰愁涧时他们进室内中了机关埋伏,可那和尚明知道我会去救他,他却在房内用被子和树皮假作自己。如果他房内没人我就知道他已经脱险就会转身离去,可当时我以为他真的昏睡不觉,于是进室内去救人,费去了逃脱的时间险些被烈焰困死在他房内。还有上次他跟姐姐说武林令有两阙是我告诉冉溪的,姐姐就信以为真差点和我翻脸,而实际上是衣总门长在二圣庙用千里传音的内力告诉冉溪让她暗中使五叔跪下,以免贾新等人看破五叔那里还有一阙武林令。我看在姐姐份上事事忍让不与和尚计较,可他却借着我——不愿意让姐姐担心我和他之间有什么分歧、争执、不睳——的想法处处欺我过分。他本能为我会死在白皑的贾新的折磨上,当他看到近阳山大势已去,贾新又三次攻打二十八星宫很难活着回来,于是他就亲自对我下起手来。我自闯荡江湖以来,从未有人敢如此对我,要不是姐姐,有一千个慧觉也被二弟杀了。如果仅剩我二人时,我必……”我紧握着他的手放在怀里,说:“二弟啊,你要答应姐,就是有一天姐不在人世了,仅剩你二人时也不要……,我不希望你和他之间……”他两眼闪着泪花,勉强的点了点头。我知道让他放过慧觉,他是很不情愿的。这次的确是慧觉有些过分,一言两语是根本没办法维护得了他的。我想到二弟从小就没有父母疼爱,我又不在他身边,有些事对他确实不太公平,我不知道该怎样才能弥补,本以为我不在他左右时可以由慧觉好好待他。二弟没有什么过错,就算是有些不太招人喜欢,可必定是我家二弟啊,怎么也不至于令那慧觉屡起杀念,面对这样的事与愿违,我显得很是无奈,无奈的有些让我疲惫。我长叹了口气:“唉——!”二弟问:“我答应姐姐的就一定做到,姐姐莫不是还信不过我,怕我对慧觉不利?”我摇了摇头说:“只是觉得有些累。”我换了个位置,躺在床上说:“二弟也小息一下吧!”他躺在我旁边拉着我的手。我说:“你虽是我二弟,可象这样亲近被别人看到也会笑的,要是冉溪知道会吃醋的。”他笑了笑说:“不会!”我也笑了说:“一定会!”他说:“那就酸死她好了。”我举起胳膊看着我和他握在一起的手,问:“你舍得?”他也看我们握在一起的手说:“舍得!”我说:“哄姐开心呢吧,扯谎!”

在聚义厅里,冉溪和我商量决定三天后第四次攻打二十八星宫。众人散了,我说:“少林寺慧觉大师请留步。”冉溪起身离开。慧觉问:“叶总门长独自叫和尚留下有什么吩咐?”我说:“你随我到后山来。”我把慧觉带到无人的僻静所在,我问:“我听说大师近来武功有些长进。”他回答说:“一点点。叶总门长没有其他的事和尚先告辞了!”说完转身要走,我一把揪住他的脖领问:“我不在山上二弟初落可曾惹下什么麻烦,又或者他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到?”他堆挤出一脸难看的笑反问说:“是不是你家二弟和你说什么了?”我问:“看来二弟说的都是真的喽?”我松开手,他不作声的看着我,我接着说:“相比之下,冉峻如此对二弟无礼,也不见二弟对他怎样,那就是遇秋哪里做得不好,惹到大师讨厌非要拿我家二弟出气?”他不想解释,饶过一棵树想要离开,我越想越气,用内力推出右手棍去,亮银棍穿过一棵怀抱大树露出树外的部分两头均等,且拦住了他的去路。他转过身说:“这件事的确是我做的不对,我自己也知道情亏理愧,日后初落要取我性命那我也是无话可说。可我真的是受人之托。”我说:“慧觉啊,你可曾想过我,如果我这次回来见不到二弟,他要是真被烧死在你的居室……”他看了看我沉吟了一下:“这——”又说:“衣总门长临终前曾秘告我,……当时贾新也在,——”他哽咽了,缓了缓接着说:“我一直……,就是因为你在我才……,你离开雨满鹰愁涧后,我觉得——我觉得不让你知道——,也许你回来后才知道,心里会好受一些——。”我不知道该不该怪他,……。我说:“可——,就算是我……,那冉溪呢,她救过你的命啊,你若真害了二弟,你将如何面对她呢?她会放过你吗?慧觉答应我,这件事到此为止吧!”他不再说话。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二十一场雪,雪在烧》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最强小渔民
2 全球神祇之我信徒…
3 我的徒弟怎么都成…
4 大唐之最强败家子
5 西游人在天庭永不…
6 傅总的小妖精恃宠…
7 快穿海王女主有点野
8 快穿之拼命给男主…
9 南城暖风不及你
10 灵横宿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阳谋 作者: 南华
职场励志 253545 字
唐俊突然被提拔为村支部书记,一下就卷入到了风云诡谲的明争暗斗之中。

2 我在火影签到变强 作者: 居家蜗牛
男生同人 177225 字
秦羽穿越到了火影世界,开局一个打卡签到系统,各种技能全靠签到!

3 此刻:举国随我攻入异世界 作者: 烧烤很好吃
时空穿梭 585976 字
穿越成为皇帝,一声令下,千万大军攻入异世界!千万挖掘机开发异世界!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866161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都市之龙神归来 作者: 入梦离阳
都市激战 348480 字
一条来自女儿的求救短信,让世界都开始动荡! 龙神归来,势不可挡!

6 三国之大汉再起 作者: 妖惑天下
架空历史 46076 字
小人物刘闲在三国的奋斗史,看他如何利用现代知识忽悠美人,招揽名将!

7 神域帝宗 作者: 童园无忌
异界大陆 2551501 字
神穿灵异大陆,打扫卫生,提升人居环境;外敌入侵,对抗外敌…

8 大唐之最强败家子 作者: 道是wu情
历史穿越 228839 字
我是败家子,我就要做败家里面最闪亮的那一颗,家里余钱不能超过十两!

9 美女也疯狂之卧底扬威 作者: 海边渔夫
都市情缘 316120 字
KTV女孩当总裁,那是什么节奏?小三上位管原配,那是什么感觉?

10 大汉迷案 作者: 梦幻嘟鱼
悬疑推理 155009 字
独尊儒术如天意,操守三纲又五常。千古评君无定论,神龙魔鬼一人当。

《第五十八幕:》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