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仙侠武侠 >> 二十一场雪,雪在烧 [书号6332]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四十六幕:

《二十一场雪,雪在烧》 略家/著, 本章共5118字, 更新于: 2006-08-14 06:11

第四十六幕:  乘雪下山遭堵截神拳疾风伤人 披星赶路碰奇异图烬纸灰记事

[[角色10:姜月朗]]

慧觉、我、叶初落三个人冒着大雪到了山脚。

正遇到十十八星宫的高手,慧觉抽出圆月弯刀。二十八星宫的一使戟的高手说:“果然不出肖兄所料,大雪之时真有雨满鹰愁涧的人想要逃出去搬请救兵。”慧觉大笑说:“所有他才让你来这送死!”那人听后大怒就想动手,身后有一使双软鞭的人说:“二哥,这三个废物让小弟打发他们上路吧?”使戟的高手点了点头,使双软鞭的人说:“和尚你我过上几势,让你知道你杨三祖宗的厉害。”慧觉说:“和尚的刀上从不死无名之鬼,月朗,你上!”我差点没笑出来,看慧觉的气势以为他要动手呢,想不到还得我费力。我曾和那个使戟的高手过招七十多合,知道这是二十八星宫的高手。也不知道二十八星宫有多少这样的高手,来二圣庙的就有四个使锤的、七个使戟的、三个使月的。而其中:叶初落杀了一个青衣使锤的;陈子锦杀死了陈子翊,就是一个使戟的;眼前又有两个使戟和一个使月的。我走向那使双软鞭的人,那人说:“我认得你,孤雁鸳鸯。”我不接话,那人又说:“听说你的左手刀比右手刀快,武林中这样的高手好象只有两人,我还听说‘云青星寒’陈子妤左手的棍比右手的棍重。”那人又等了我一会,问:“你为什么不回话?”我仍然不搭言,那人有些耐不住性子了,抡右手软鞭奔我面门打来。我往旁边闪身,一软鞭打空,我右手孤雁刀直逼此人项上,刀过瞬间。我右手刀还了鞘,那人栽倒,身首异处。这时我才说:“和一个将死之人回话,说得再多也是无益。”

又过来两名二十八星宫的人,没等二人出招,我便出左手鸳鸯刀,一刀两命。众教徒一阵哄乱。那个使戟的走过来,我刚欲出手,就听慧觉说:“月朗你累了,快些退后,把这短命人交于贫僧。”这话不是叶初落说的吧,不会啊,是慧觉,这——,这时慧觉又说:“月朗,你没有听到?”我赶紧退回。再看慧觉迈大步走向那使戟的人。到了切近说:“你可认得我吗?”那人回话说:“不认得,也不想知道,今日你们突围,不必多说,……”慧觉说一了声:“还敢逞狂。让你知道知道我是何人,站稳听真,我是少林寺罗汉堂第二十四位罗汉,法号慧觉!”那一人笑,说:“我当是谁,原来是你。怎么活得不耐烦了?”慧觉亦笑说:“活得不耐烦的那个人还不知道自己死期已近,还在这里教训起他人。可笑,可笑。你先退后些,我让你见识见识百步神拳的厉害。”我低声问叶初落说:“他会那技艺?”叶初落低声回答我说:“听大姐说,他曾经用过,不过他内力不足,得有姐姐那样饱含内力的人助他才行。”我又低声说:“我还从未见有人用过嘞!”叶初落低声说:“和我的无影掌差不多。”那人等了片刻,大笑起来,说:“这么久了,你还不使出,怕是胡扯呢吧。”慧觉说:“你先蹲个马步让我看看,我得先知道用多少内力发出,你们人多,我要省着点用。”那人嘴一撇,说:“那好,我倒要看一看你怎么打出这百步神拳来。”说着蹲了个马步,慧觉说:“行了,和尚我已心中有数,你准备接招吧。”说着话比划了一阵,伸左手,可又缩了回来,说:“你等一下,我的气已经运到拳上了,招势忘记了,我回山取拳谱,稍刻返回。初落,你在这里应付应付。”说完不慌不忙的往回来。

叶初落看了我一眼,仿佛在说,今天这和尚怎么了,我们只有三个人,我只剩下两层内力,他还在这戏弄人起劲。我也觉得今天玩笑的好象有些不是时候。就看那人知道自己被慧觉愚弄,哪里肯容他走,一个箭步到了慧觉身后,抬起手来对准慧觉的头颅猛击。慧觉突然间转身,大吼了一声:“想起来了。”那人猛地倒在地上,慧觉做出出乎意料的表现,俯身去看那个使戟的人,然后说:“怪了,我和尚还没有发招,他就吓死过去了。”再看那人死得真是难看,七窍流血。对面二十八星宫的人说:“这和尚用了暗器伤人。”使月的高手说:“若用暗器,不会即时毙命,就算是再烈、再巨的毒,也没有这么快,况且中毒身亡的人鼻口间流出的应该是黑色的血。”这时我也注意,那人确实嘴里吐出的是鲜红颜色的血。莫非有高手在暗处助我三人不成?两个使月的高手直取慧觉,可这次还没等到慧觉近前就倒在地上,死状如同前例,口叶鲜血。二十八星宫的人见了,各自拼命奔逃,转眼间,雪地上就剩下我们三人。慧觉冲我和叶初落说:“我们就在这分手吧。”

慧觉走后,我和叶初落按照慧觉所说的顺序先赶往冥皇陵阎罗殿。经过睡熊沟时,我对叶初说:“我想先回睡熊钩看一看!”叶初落点了点头,说:“我也想去拜祭拜祭两位老人家。今晚就在你家里过夜,明早天亮起程。”我带着叶初近了山,在两座大山中间的山沟就是睡熊沟了,我和叶初落拜祭了父母。晚上,我俩同屋休息,刚刚躺下,窗根底下有动静,好象比人的脚步要轻,可月光透过窗纸的影子确实是人形的。应该是一个女人的影子,听脚步声响:不象是武林高手,若是应该没有这么大的声响;又不象是普通人,若是应该声响更大。还有就是这影子看上去有些熟悉,却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以前在家的时候并没有过类似事情,父母死后我将下人全都遣散。叶初落摸了两下兵器,他为什么摸两下兵器,这是什么意思?这想起来了,在龙家集,我见过龙二在窗外经过的影子,就是刚才的那影子。龙二不会武功,怎么能赶得上我和叶初落也来到此间出现,天下相貌相似之人多的是,更何况是相近的一个影子?

有女子哭的声音,那哭泣的声音还似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的,可又听得那么真切。我明白了,有人模仿鬼的方式出现在睡熊沟。由于那影子过于熟悉,因为刚才猜看到女人的影子想到龙二,所以就没有想到鬼怪之说。我走之后这睡熊沟就一直空着,有人经过无须得到应允就可以借舍,于是就有人借这份荒凉阴冷装扮鬼怪伤害过往借舍的行人。刚好今日巧了,本沟的主人回来,这装鬼的人竟然不知,照以往样子又出来,欲谋求我和叶初落身上的财物。可虽然我俩全都身为知名赌豪,银两珠宝却没有带在身上太多。叶初落摸了两下双钩,意思是说那影子有些象龙二,还有一层意思是说,此“鬼”可能是冲着龙脊蛇矛缺月和孤雁鸳鸯刀而来。

叶初落闭上眼睛,我也佯睡。一股阴风,将房舍的门吹开,屋里的灯一下燃起,隔着眼睑都能感觉到那被点亮的灯闪着绿色的光。我和叶初落同时睁开眼睛,原来灯是自己燃着的,随后才飘忽进屋一个女子。真象那么回事,脚确实没有沾地。叶初落坐起来将双钩取出,放在床边桌脚,说:“有本事来取!”那女子一阵恐怖的笑,那笑在房子里面回荡,说:“龙脊蛇矛缺月,你果真是叶初落?”叶初落一阵冷笑,说:“你是人是鬼,若是人,怎么会一身鬼的扮象,若是鬼怎么认得这件宝物,又知道你家二爷的名字?”女子说:“我死的好惨,烈焰焚体。我父亲死的是更惨,想不到今日会在师父家里遇到仇人,你是自行了断还是等我动手。”我说:“既然是同道中人,应该知道这睡熊沟的主人是谁?”女子又说:“认得你,可你却还不认得师姐哩。此次只是为了让你知道,我借着你的地方是怎样用处的。”说着话揭下面纱。我和叶初落异口同声的叫一声:“龙二!”那女子一笑,掩了面,转身飘然而去,不见了踪迹,桌上的那盏灯随着她的去而熄了。

我用火具燃着了灯,从怀里取出《美女秋霜图》展开看了半天,哦,画中的女子又不是龙二,莫非是刚才那个人?我将《美女秋霜图》递给叶初落,他没有接,说:“已经看过了。”我问:“叶大哥何时见过。”他说:“你忘记了,你和大姐对决时。”我说:“那时候离得远嘛,而且我并没有展开画卷,你怎么能看清画中女子的面貌?”他说:“一个女人有什么好看的?”说着话接过《美女秋霜图》,失口叫到:“龙二,……不,这不是龙二。啊,有可能就是刚才那个装神弄鬼的女人。你不是说其中暗藏着武林秘籍吗?”我回答说:“到了现在也没有看出有什么异样。”他仔细端详,说:“很普通的一幅画啊,从纸张上也看不出什么个别来。难道是这景色,应该是。”我问:“叶大哥,你说什么?”他解释说:“画中美女与背景很不协调,如果能按此画的背景找到画中的地点,那里就应该藏着武功秘籍的地方。”我问:“这样的话为何说出来,叶大哥不怕让月朗知道!”他说:“怕你知道干嘛?这幅《美女秋霜图》原本就是你的,你以为我会私自瞒下这个秘密,自己去练上面的武功?我已经决定归隐了,还学它有什么用,此次是叶初落最后在江湖走的一票。如果我能平安返回雨满鹰愁涧的话,我就要带着——。”他没在说下去,可我的心里还是有一阵说不出来的伤痛,因为他要带着龙二一起归隐江湖。

我和叶初落整夜闭目调息,这样可以恢复他的功力,我也可以养精蓄瑞。可在早晨一睁眼时,我和叶初落同时看了看我的孤雁刀,因为在我的孤雁刀上贴着一张纸条,纸条上半个墨点都没有。多高的武功啊,就算是那初落内力仅剩二层,我也一夜没睡啊,怎么会有如此高人?贴了一张纸条和取我二人性命,那还不是一样的容易。就算我找到武功秘籍又怎么样,练去一生一世也未必能达到昨夜晚间在我屋中未动门窗却能来去自的如那位高人武功的十之一二。这时我想到了一个人,是叶初落的师姐冷月寒,天下能有如此武功的就此二人我见过面,还有就是项十八。这三人的武功不分上下,而且都在我之上强了许多,只有项十八我没有见过面,只是听冷月寒和岳亭深讲过。

临行前我将《美女秋霜图》在屋外焚化,因为我觉得它再也没有用处,我的武功八成练到了极限,若留下落到恶人手里,还不如,……天啊,怎么会是这样?那幅《美女秋霜图》燃尽的纸灰落下竟然显象出字来,而且讲述的是一段江湖往事:

八十一门总门长司马真和武林盟主朱迁合力打造了两阙武林令,二人为练就武林令后武功尽失,兴得彭楼宇赠二人每人六粒“雪魂冰魄”服用,才使武功得以复原。八十一门总门长司马真将武林令传于三子司马长空;朱迁将武林令传于年夕蓝。司马长空接任八十一门总长门;年夕蓝接任武林盟主。

司马长空被大弟子江远波暗杀,武林令失落,司马长空九子司马列烟为报父仇杀死江远波夺回武林令接任八十一门总门长。

贾担天创立南来圣教,杀人无数,终招父子反睦。贾少打伤贾担天,自己也深受重伤,背叛邪教。贾少在荒野中被年夕蓝救下,贾少为名门正派立下显赫战功。贾担天被大弟子邱果开一掌震死,南来圣教更主邱果开,邱果开比贾担天更加心恨心辣,此时南来圣教共有七位教首,二把交椅的教首王魔被司马烈烟的三女儿司马络纤打死。三把交椅的教首郭长昌为报王魔之仇与籍坛背着南来圣教与名门正派结义金兰,并终于打探到了司马络纤被黄龙门捋困,于是同遨籍坛往黄龙门。叶云救出妻子司马络纤,两人返回七重天柳旺坡。叶云却发现自己身上的一个色子失落,可没来得及告诉妻子便只身回黄龙门寻找失物,途中正遇郭长昌和籍坛,心生疑惑就暗里跟踪。到了黄龙门郭长昌与与杨一交手,籍坛欲助郭长昌却被叶云敌住。又有宇文天祥巧合赶到当场,误会叶云因报夺妻之恨引来郭长昌,扬手一镖误伤叶云,籍坛才与叶云战个平局,二人同归于尽。

衣金镶以叶云勾结邪魔为由逼迫司马烈烟退出武林,接任了八十一门总门长。蓝夕年去世,贾少统率武林人士平了南来圣教,却有王魔双女、郭长昌之子和一本武林密籍不知所踪。贾少虽然为了武林正道再立新功,但也因叶云一事将武林令传于宇文天祥,隐退林间。

看完后,一阵风过,地上的纸灰字迹被抹了。

此时,我才明白为什么传言《美女秋愁图》中暗藏武林秘籍了。我想到了大姐和叶初落所受的种种委屈,还有白皑的骄狂。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是这样:白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荣耀原本全应该是属于大姐和叶初落的;而若是这真相老早就大白于天下,以大姐和叶初落的胸怀也不会对白皑有所刁难。天啊!

叶初落坐到了地上,自言自语的轻声说:“我竟然爱上了仇家的女儿。”接着就是站起身一声大吼:“我叶初落,竟然爱上了仇家的女儿。”我一下把他抱在怀里说:“叶大哥,莫非你颤了,叶大哥不要吓唬月朗啊。”叶初落说:“你不见那王魔还有二女尚在人间,我和大姐是孪生,她们为什么不可能是孪生?昨夜那一女子,分明是奔着《美女秋霜图》而来,他想找回那本遗失的武林密籍,那王魔的另一个女儿就应该是龙二了。我的亲娘司马络纤就是杀害龙二亲爹的凶手。”听完后,我也是倒退了两步。

我和叶初落躲在草丛中,天上下着大雪。二十八星宫的人就在我们附近经过,叶初落说:“那个使双手链子鞭的人手里的兵器,就是父亲叶云的。”我仔细看了看,是件宝物。我说:“我去取回!”叶初落说:“不要命了?”我说:“我一定要夺回,还大姐和你一个公道。”他不肯,说:“你疯了,叶云是我爹,可他死了,你得活着。”我说:“咱们后面有人。”叶初落回头,我点住了他周身各大穴道,说:“叶大哥,这次由不得你了。我必须去。”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二十一场雪,雪在烧》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大唐之从当咸鱼开始
2 一品红人
3 战神之君临天下
4 我在王者荣耀捡彩蛋
5 山海经传说之人神恋
6 重生之绯闻女王
7 重生后被七个儿子…
8 医妃冲天傻王你掉…
9 穿越后郡王休想娶我
10 妖文妖禹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联盟之我真不是高人 作者: 绯欲丸
电子竞技 434716 字
LOL:不懂就问,世界冠军被人发现实际上是白银,会不会被人给打死?

2 首富从物价贬值百万倍开始 作者: 中暑山庄
都市异能 219715 字
物价贬值百万倍,而林轩资产保值!看着账户里的二百万,愣是不会花了!

3 成为她的那一天 作者: 林羡
职场励志 9207 字
当胆小怯懦的她,突然变成肆意张扬的她,不再承受别人为她设定好的人生

4 神豪之开局怒怼家长群舔狗 作者: 墨荷1
都市生活 206650 字
无良教师劣迹斑斑,舔狗家长歌功颂德,我誓要打破这魔幻的现实。

5 我在洪荒搞事情 作者: 莫谷
东方玄幻 506976 字
穿越洪荒,本体不周山,身怀盘古血脉,开局打残罗睺,逆天化形!

6 王者荣耀之老子怼人就变强 作者: 夜辽
电子竞技 526133 字
林修:主播团,我说你们是开塞露成精了咋滴,做你们队友还有生命危险?

7 玄幻之镇天战神 作者: 沉戈2020
东方玄幻 412810 字
百万天界大军集结,随时准备奔赴天武界,只为给战神叶天玄看家护院!

8 我替天庭直播带货 作者: 彩色的风
都市异能 921769 字
成为天庭在凡间的代言人,将各种神迹洒落凡间,各种宝贝冲击世界观!

9 梦与篮球 作者: 妞妞打过我
篮球风云 114031 字
今生能与你相伴是我最大的幸福,我要成为你的英雄,站在世界的巅峰!

10 南四七监往事 作者: 从前有个妖精
现实题材 153736 字
一时冲动的犯罪和蓄谋已久的犯罪真的存在着本善或者本恶的区别吗?

《第四十六幕:》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