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仙侠武侠 >> 二十一场雪,雪在烧 [书号6332]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三十四幕:

《二十一场雪,雪在烧》 略家/著, 本章共4339字, 更新于: 2006-08-03 09:39

第三十四幕:  鹰愁涧众英雄聚义一救昙花剑 二圣庙群凶恶作孽勇夺武林令

[[角色10:姜月朗]]

众人边杀边往一起聚集,毕尤、班扼、倪烈、陆允、劳信、管伤在前开路;叶初落、冉溪、李一李讲掂后;白皑、沈间海、钱广、近阳山六剑在左翼;我、陈子锦、符止宾、亭深、岺珏、左靖在右翼。其他各剑侠把宇文天祥护在中间,于玲和唐小小架着叶遇秋。大家齐心协力冲出围困,但在大部分剑侠全都冲出去的时候,二十八星宫的人重新合拢包围,将李一李讲困住。李淑摆开手中匕首叫了一声“大师兄”,往回冲杀,和几个二十八星宫的人过了招。叶初落中了一只带毒袖剑,人事不省,冉溪将他托走,吴小梅为其解毒。衣沫飞横手中簘也往回杀,悟余抡开金钢圈打开了一个缺口,但又马上被围上。此时李一李讲已经身中一斧,他从怀中取出武林令交给悟余,后背又中一枪,他回身飞出两把匕首,中两名教徒咽喉,那两名教徒当场丧命。李一李讲赤手又打倒五人,身中三刀两月,翻身躺倒。悟余只身战住数人,慧深本欲接应,但无奈再也闯不进去。悟余身中一斧时,抛出武林令,衣沫飞腾身探手去接取武林令,被飞来一柄短叉刺穿手心。武林令落在地上,诸葛略略起飞抓去抓武林令,却被一枪挂住飞抓的链子,诸葛略略再起另一飞抓,可已经晚了,武林令落入二十八星宫人之手。诸葛略略的飞抓往回拉时正抓在了枪杆上,使枪的教首力大,眼看着诸葛略略往那人方向滑去。方景瑞甩开锁链缠在飞抓链子上,合二人之力将那使枪的教首托了过来,管伤猛然一拐砸在那人肩头。那人“啊呀”一声惨叫,与此同李梦、长李乡正、李秉、李国精、李志五人十把匕首将那人分了尸。拾得武林令那人,转身便跑,眼看着越来越远。悟余飞身行去追赶那人,被二十八星宫的人迎面拦住,战倒七人,中了三剑,又敌住二十三人,被红衣女子一锤击中头顶,**迸流。

来到了雨满鹰愁涧,已然下午,各大门派、镖局、明月谷的人起身告辞。乱石崖时寸悯也带着儿女回乱石崖,但将唐剑春、唐小小、房沙留下,以备两寨间的消息传递。陈子锦要回陈家村时,被我孤雁刀拦住,我说:“姓陈的,你我之间的恩怨还没了呢!”说着话便是一刀,叶遇秋猛然间挡在前面,一刀深深砍入她左肩。她原本体力透支,再猛然奋力挡刀,再挨了一刀,立时间站立不稳。陈子锦抱住叶遇秋,轻唤:“子妤、子妤!”龙二对刚刚苏醒过来的叶初落说:“她是陈家小妹还是你叶家大姐。”叶初落看着我,眼睛里面全是血纹,狠狠的说:“姜——月——朗!”叶遇秋想要翻身抓住他,可是手还没碰到叶初落的衣服,他便挥手一钩,我没有用兵器招架更没有躲闪,钩尖刺进肩头从锁骨下露出,只要他往回拉一下钩,我的锁骨就会立刻被削断或是捋下。可他却将钩尖拔出,将头扭到一边,又是狠狠的说:“姜——月——朗!”便不再多看我一眼。

其实,我和这个男人之间并没有什么个人恩怨,就算这次我的失手,也不足矣以命对决,但从我认识龙二并爱上她时,就注定了,有一场恶斗我俩之间是在所难免的。可这生死的交锋对决,他和我谁也不愿意先挑起,这不仅仅是因为在情敌面前留有风度。无论是我的不招架也不还手,还是他的将钩尖拨出,为得只有一个,或者我们俩要比其他男人更加理智。我们都很清楚对方深爱着自己也深爱着的女人,而做为一个赌徒而言,要比那些一般的只是单纯亡命天涯的刀客露尸街头的机会还要多。在不能保证自己生命的时候,一个过着——每天看到日落却不能肯定第二天早晨是否还能看到日出——这种生活的人来说,唯一希望就是:如果哪天自己遇到了什么不测,能多有一份别个男人替自己照顾深***的可能。我们谁也不愿意自己亲手摧毁这份可能,但这并不影响一个男人的天性,那就是:根本无法和其他男人分享同一个女人,一个自己深深喜欢的女人。就是这样一种矛盾,竟然维系着我和他,两个男人之间的非仇恨非友谊的关系。这种人与人之间最为微妙,最为复杂的情感,给我们俩带来的是同一种痛楚,我又何尝不想咬紧牙关的狠狠的一个字一个字的叫着他的名字:“叶——初——落!”呢?只是因为和他龙凤胎的孪生姐姐叶遇秋,就连这种机会也被他所拥有,……

有的人,注定,永远能让身边的事情围绕着自己发展、变化;而有的人,注定,要受制于身边事情的发展、变化。而我我和他却都悲哀的被归类于后者。

到了山寨,叶初落继续为叶遇秋体内注入内力。衣沫飞愁眉不展,失了武林令会使众剑侠的心散乱的,对攻破二十八星宫非常不利。

银菊说:“失了武林令,可怎么办呢?没有了武林令,少主如何统领武林各大门派攻破邪教二十八星宫?”白皑走向叶遇秋说:“都怪你,要不是你受了重伤,衣总门掌怎么会失落武林令,悟余大师也不会丧命二圣庙,总之,你们叶家,对武林从来就没有半点益处,二十年前你爹就是,还害死了我师父!”倪烈没等听完气急,一排桌子,“哼!白皑,我大姐姐若不是为了武林大义,怎么会有这么重的伤势?虽然叶老前辈曾有愧于武林,可那是二十年以前的事了,更何况叶前辈当时也是为了救妻,出于无奈。这次要是没有大姐力敌二十八星宫的人,整个武林的伤亡会更加惨痛,你还在我这寨中胡言乱语。”宇文天祥说:“白皑,算了,二十年前的往事不要重提,这次叶家姐弟也有算有功于武林。”白皑愤愤的说:“谁知道这次二十八星宫的人是不是叶初落引到二圣庙来的,也许就象他爹当年那样,他怕输给你老人家,事先已经伙同了二十八星宫的人呢。”银昙拉了一把白皑,说:“少主不必和这些见识短浅的人理论,恐怕和这些人也理论不出什么来,待银昙夺回武林令交于少主也就是了!”说着话离开了雨满鹰愁涧,飞奔二圣庙。

白皑见银昙独自去抢武林令,指着叶初落的鼻子说:“叶初落,要是银昙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为你是问!”宇文天祥说:“是啊,初落,你看,这——,你看搞成这样,如何收拾?”叶初落起身说:“五叔,不必着急,待不寻下山追回武林令也就是了!”说着话转身向冉溪,到冉溪近前说:“庄主,不寻有一事相求!”冉溪说:“不寻,那样太危险,我不允你下山,你刚刚解去体内之毒又奋力拼杀了半晌,如何能……。”叶初落双膝点地跪倒在冉溪面前,冉溪没有办法将他扶起,说:“那就让我与你同往。”叶初落说:“不,不寻想求庄主留下照看姐姐!”衣沫飞说:“叶大侠不必为几句气话认真,武林令虽乃是号令武林信物,但没有此物,武林同道亦能团结一致。”叶初落一笑说:“衣总门长,不寻此去并非单为武林令,银昙已然下山,凭她一人恐难以平安返回!”叶初落又回首环视众人,说:“诸位,二十年前叶家曾有愧于武林,不寻此去未必成功而归,但不寻希望,不寻此去不论成败,各位侠义不要为难姐姐叶遇秋,不寻感激不尽!”说着话,退到门口,倒身向众人拜了三拜。叶遇秋想要起身,劳信扶住叶遇秋,说:“姐姐心思小弟明白,姐姐勿动,待小弟与叶大哥同去”叶遇秋一把抓住劳信,摇了摇头说:“都——不——可以——去!”话刚说完时,叶初落早已经出了雨满鹰愁涧的寨门。

倪烈点燃了一根香。

香燃到一半,衣沫飞说:“各位,时间已经过去半柱香了,叶初落还没有回来,不如我们大家一起下山接应一下。”宇文天祥说:“不可以,银昙和叶初落下山,已经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去再多的人也只能是徒劳无益,相反还会带来更大的伤亡。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保存武林各门派的力量,好让我们能一举攻破邪教——二十八星宫,各位侠士,听老夫一言,谁都不准轻举妄动!”

一枝香燃完了,倪烈又燃着一枝。

白皑看了一眼香头,对叶遇秋说“叶初落这个小杂种生死是小,只怕他连累了银昙,如果白昙外一有什么不测,你就等着我拿你的人头来祭吧!”梦习“哼”了一声,用手里的拐杖使劲的磕了一下地上的方砖。劳信和陆允欲起身分辨,叶遇秋说:“老三、老四!”然后拉住她们摇了摇头,示意不让他们冲动,二人深深的将头低下。

两枝半香的时间过去了,仍不见银昙和叶初落回来。我转身离了雨满鹰愁涧,往二圣庙。

银昙和叶初落被二十八星宫的人围追堵截,两杆枪刺向银昙前胸,叶初落左手龙脊蛇予缺月推出一杆,另一杆刺进叶初落左臂,叶初落挥右手钩削断枪杆。当我到了近前时,叶初落已经中了一枪、两斧、四剑,一条大棍又砸向他,他却用手中钩架住了逼向银昙的铲杆,我摆鸳鸯刀迎那条砸下来的棍。我回头说了一句:“回鹰愁涧!”可哪那么容易,银昙的武功只能拖累我和叶初落,而叶初落的体力越来越弱。铁拐砸了下来,叶初落撞开银昙,银昙的脚绊在树根上躺倒,铁拐砸在叶初落右手龙脊蛇矛缺月上,“嘡啷”一声,龙脊蛇矛缺月掉在地上。叶初落刚转过身,那拐就着横势袭向叶初落,叶初落向后屈膝弯腰,身子向后仰,左手龙脊蛇予缺月挡住劈向银昙的一把刀。右手抓住银昙胸口,以膝盖和腰为轴直起身,他将银昙抓起抛出围困,自己俯身拾起龙脊蛇予缺月。银昙朝着雨见愁飞奔。我知道:以现在的叶初落很难再一个人杀出围困,只好挡在他前面,希望能杀出一条血路。

叶初落的轻功果然占绝。要不是有这一身的上称轻功,一条命就留在二圣庙了。杀到了雨满鹰愁涧时,我也是身负数伤。到了山角下,二十八星宫的人追来的已经没有几个了,再有山上三位寨主倪烈、劳信、陆允接应,二十八星宫的人没敢再追。当我们五人行至寨门前时,叶初落一下跌到在地上,银昙赶紧过来,从叶初落怀里取出武林令,跑进寨中聚义厅交给白皑,说:“少主,银昙拼死夺回此物,现在交予少主。”其他近阳山五剑和银昙一起向白皑深施一礼,齐说:“恭喜少主!少主双钩盖世,夺回武林令,真乃武林之幸、真乃武林之福!”这时冉溪冲出寨门,扶起叶初落,倪烈和冉溪将叶初落架到聚义大厅,把他放在椅子上。叶初落缓了过来,陆允一笑说:“幸好没事。”劳信也笑着说:“这样就好,没伤到骨头,要不然,真还不知道大姐该多么难过?”叶初落扶着椅子站起来,摇晃着走到叶遇秋近前,没力气的说:“姐,我回来了。”叶遇秋摸摸叶初落荡在额头前的几缕头发,说:“下次不要再做傻事了。”叶初落笑了一下说:“我不旦夺回了武林令,还救回了银昙!”骑白虎的女子搬来一把椅子挨着叶遇秋的椅子放了,冉溪扶叶初落坐下,陆允喊寨中兵丁给叶初落端来一碗茶。

白皑手里拿着武林令正得意呢,突然一飞抓抓到武林令,武林令离了白皑的手。南宫方艳的飞抓抓取了武林令交到四季坊坊主的手里,那小女孩拿着武林令说:“‘恭喜少主,少主双钩盖世,夺回武林令,真乃武林之幸、真乃武林之福!’哈,哈——,哈哈……真是丑态百出,看看你们近阳山的人,比泰斗山庄的贾新有过之而无不及。滑稽、可笑、丢人、恶心!”说着话将武林令交给衣沫飞,说:“衣姐姐,武林令,原物奉还!”然后将双手背过去,在地上转了一圈又接着说:“衣姐姐,这回你可得谢谢两个人,一个呢,是姜月朗,还有一个呢,是叶初落!”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二十一场雪,雪在烧》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最强小渔民
2 全球神祇之我信徒…
3 我的徒弟怎么都成…
4 大唐之最强败家子
5 西游人在天庭永不…
6 傅总的小妖精恃宠…
7 快穿海王女主有点野
8 快穿之拼命给男主…
9 南城暖风不及你
10 灵横宿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阳谋 作者: 南华
职场励志 253545 字
唐俊突然被提拔为村支部书记,一下就卷入到了风云诡谲的明争暗斗之中。

2 我在火影签到变强 作者: 居家蜗牛
男生同人 177225 字
秦羽穿越到了火影世界,开局一个打卡签到系统,各种技能全靠签到!

3 此刻:举国随我攻入异世界 作者: 烧烤很好吃
时空穿梭 585976 字
穿越成为皇帝,一声令下,千万大军攻入异世界!千万挖掘机开发异世界!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866161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都市之龙神归来 作者: 入梦离阳
都市激战 348480 字
一条来自女儿的求救短信,让世界都开始动荡! 龙神归来,势不可挡!

6 三国之大汉再起 作者: 妖惑天下
架空历史 46076 字
小人物刘闲在三国的奋斗史,看他如何利用现代知识忽悠美人,招揽名将!

7 神域帝宗 作者: 童园无忌
异界大陆 2551501 字
神穿灵异大陆,打扫卫生,提升人居环境;外敌入侵,对抗外敌…

8 大唐之最强败家子 作者: 道是wu情
历史穿越 228839 字
我是败家子,我就要做败家里面最闪亮的那一颗,家里余钱不能超过十两!

9 美女也疯狂之卧底扬威 作者: 海边渔夫
都市情缘 316120 字
KTV女孩当总裁,那是什么节奏?小三上位管原配,那是什么感觉?

10 大汉迷案 作者: 梦幻嘟鱼
悬疑推理 155009 字
独尊儒术如天意,操守三纲又五常。千古评君无定论,神龙魔鬼一人当。

《第三十四幕:》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