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仙侠武侠 >> 二十一场雪,雪在烧 [书号6332]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一十二幕:

《二十一场雪,雪在烧》 略家/著, 本章共5092字, 更新于: 2006-07-17 06:21

第一十二幕:  陈子锦误伤人命驼峰岭双赴约 姜月朗洗耻雪恨濑尚界纳功血

[[角色01:叶遇秋]]

冉溪和冉不寻的武功全有长进!谁又能曾想冉溪更顺手于凤翎九曲回,而冉不寻却更适合龙脊蛇予缺月呢!

这几天冉不寻一直出入赌场,将赢的银子兑换成银票交与冉溪,这时两人又分道而行。我知道冉不寻不是那样见势的小人,他离开冉溪是因为有别个重要事要办,也是他怕自己会越来越在乎冉溪。

让我最后见一次这个和我身世有关的人吧!

记忆这东西:有时候你越想知道就越是让你想不起;有时候你越想失去就越是让你无法忘记。关于一岁之前我到底有着怎样的身世,关于三哥为什么说过我换走了他陈家的弟弟,关于五叔究竟又是何人,这些反复的在我脑海里面出现,可又不知道这些到底有什么联系。我一直以来都怀疑,这个冉不寻就是当初被我换掉的陈家小弟弟,如果能向冉不寻说明这一切,能让他回陈家,我想那可就是皆大欢喜了。

该了解的事情终归要有一个了解,我偷看了三哥的信,三哥去年在睡熊沟误伤了人命,仇人约他决战,我若替他去了也好填了对陈家的亏欠。只是叶初落这个人,我必须要证实一下,他是否是陈家的那个被我换掉的小弟。

我坐在路旁的树上,叶初落刚好经过树下,我折了一根树枝丢向他,他接住树枝运用内力将树枝推回,我一提气身体向上,坐在更上一点的树叉上,被叶初落用内力推回的那根树枝钉到树里大半。我又折了一根树枝,使了内力推出,叶初落伸手去接,哪能接住,手刚碰到就被我的内力震得弹了回去。他抖了一下手,树枝深深的钉在了他脚尖前的地上。我飞身上跳到路中央,横左手亮银牡丹棍拦住他的去向,说:“叶初落,这回知道厉害了吧?我无意伤你,你为何如此手恨?脱下衣服让我看看你的后背!”他话也不回饶开亮银棍还朝前走。这人只有在冉溪面前才乖,别人从不放在眼里,我说:“你为什么不留在你的冉庄主身边?”他还是不理。我赶上他,横手中兵器拦在前面,他只说了两个字:“闪开!”我也不吭声,只是不让他饶开,他抽出双钩横着往前推,被我翻左手亮银牡丹棍压住,他双手用力几次抬起,又被牡丹棍压了下去。好大的气力,虽然被我压了几次下去,但他的力气也只是稍差于我,还没有人能做到这样呢。他变了招势双钩在棍下面划了一下,钩我的双腿,我跃身到了他背后,双棍点他双肩,他弯腰躲过,伸左脚踢我小腹。四百多个回合,他收住双钩还回皮裹中,站在那里不在动弹了。我说:“怎么?不再较量?”一边说一边走过去揪住他的衣服在后背的地方扯了一条,竟然没有纹身!这使我有些失望,想不到,他并不是陈子翊……

我刚到路旁酒店,叶初落随后跟了进来,我要了吃的坐在靠窗的位置,他就坐在我对面;晚上我刚进客栈,要了房间,叶初落随后跟到,还要了我房间的隔壁;早上我辞了店、付了帐,他还跟着我,我行的快他就行得快,我行的慢他也行的慢;晚上,深山里我找一处林密的地方,靠着大树坐下,叶初落靠在我对面的树上。不知道为什么,他好象很没有原因的跟着我,就只是跟着,我也没有原因的舍不得赶他离开。我知道他是个孤儿,从小就没有亲人,可能见我人善吧!

天刚亮,我起来继续走路,他还是随着,又是一天。晚上,面前又是一座大山,我进了山,走了一会遇有一处泉眼,想不到大冷的天会遇到这许多眼暖泉。我回头说:“我要洗洗干净!”他就躲到挺远,我洗完后回来,他还坐在原地呢,我走过去跟他说:“你没有偷看?”他先是点头后又摇头,我说:“喂!你不去洗洗?走了两天,身上一定很脏!”他说:“不洗!”我拿出中午在酒店要的馒头给了他两个,自己也坐在树下啃着。一边吃一边问他:“你为什么老是跟着我?挺大个男人老是跟在姑娘后面,和冉溪分开就一直跟着我!”他说:“那不一样!”我说:“明天你不许再跟着我了!我们各走各的!”他还是不吭声。我又说:“喂!你听到了没有?”说完话我将双眼微闭,调息养神。

早上,我的棍和叶初落都不见了,只有他的双钩在我身边,莫非姜月朗来了,可他怎么也不会偷了我的兵器,更不会抓了叶初落。我拾起双钩,在林中附近的一片空地找到了叶初落,他拿着两柄棍正演呢,看他钩使得不错,大概从不会用棍的套路,一路胡砸乱抡,我飞身行到了近前接住了棍,说:“打到自己了!”他将两根棍并齐扛在肩上,是准备路上帮我看管兵器,看样子他是不打算离开我了。而且我觉得他好象怕我再赶他。我笑了一下,他也跟着笑,我问他:“你说,《至尊密方》上那个被涂黑的人名标示着什么?”他应该挺神气的,但却板着脸对我说:“我料那人已经死了!”经他这一说,我倒觉得有些道理,红笔圈中的是已经成为贾新的庄丁庄客了,没有圈红的是还没有入庄的,涂黑的确实很有可能是最近武林中死去的高手。我随着他的思路往下想,便自言自语的说出了口:“那又会是谁呢?”他又接着回答我,说:“那么多高手的年龄全都差不多年轻,这《至尊秘方》是个长远打算,所以才会有‘得至尊秘方的人等于拿下了半个武林,得至尊秘方上所录高手的人就等于怀揣着整个武林’的说法,配在这张秘方上留下姓名,又这样年轻就被人用棍子打死的,就只有那么一个。”这话有点冲我来的味道,我问:“你是不是在说于化?”他点了点头。我问:“你还挺聪明的?是你想到的还是冉溪想到的?”他回答我,说:“冉溪当然不知道,我没有告诉她。”我想了想说:“你没有告诉她,我问你就告诉我了!”他不再说话。

我走在前,他扛着两根大棍在后面跟着,路上挺闲,我又问他:“为什么不问我去哪?”他说:“这不是回你家的路!你是去和人对决吧?”我问“你怎么知道?”他说:“这几天一直跟着你也不曾见要你赶我离开,可昨天晚上却让人家离去,我想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到了你和那人约定的对决地方,而且我还知道这次和你对决的一定是个武功不在你之下的人物,你没有定胜的把握才会想赶我离开。”我说:“要是我死了,……”他打断我说:“凭你的武功,顶多是和那个人两败俱伤而已,你不会有事,就算是受了重伤,我也不会让你有事的。这附近有一神医,能起死回生的,救过我的命,到时候我带你去找她。”说话间到了驼峰岭。

远远的站着姜月朗。叶初落说:“原来和你决斗的人竟然是他!”我问:“你认识?”他回答我,说:“‘孤雁鸳鸯’姜月朗嘛!太巧!”我问他“怎么个巧法?”他说:“我和这人还有一局之约,趁他死在你棍下之前做个了结!”我问他:“你就那么有把握我肯定会赢?”他点了一点头。四、五丈远时,姜月朗抽右手孤雁刀朝这个方向劈来,一股强劲的刀风压了下来,叶初落拉了我一把,只听“咔”一声响,后面的山石裂为两半。姜月朗又横着推了一刀,叶初落腾身将我提起,又是“咔”的一声,身后一颗五人拾抱粗细的大树折为两截。姜月朗又抽出左手鸳鸯刀,这次没等他再出招,叶初落从怀里掏出两粒色子运用内力抵出。那两粒色子正抵住鸳鸯刀的两口刀刃,这鸳鸯刀是一口怪任,单刀把,并行着双道刀苗,二十一颗刀环,每环穿双刀背而过。我以为叶初落的两粒色子会被鸳鸯刀的刀刃劈碎,没想到却生生的抵住了鸳鸯刀。姜月朗收住刀,叶初落将两粒色子吸回掌心揣在怀中,然后低声对我说:“对决呀,你就不想说点什么?”我低声告诉他:“一会你躲在一边,姜月朗的内力不浅!”叶初落又说:“比你如何?”我回答:“还没比过,一会就知道了。”姜月朗来到近前说:“怎么,陈子锦没来,让你一女子来替死,还找来个叶初落做帮手。”我说:“你不是想报仇吗,陈家的谁来让你解恨还不是一样,至于叶初落,并非帮手,只是巧遇。”叶初落说:“姜月朗,记得我们可还有一局啊,是现在和你的人赌呢,还是一会和你的鬼赌呢?”姜月朗一声冷笑,叶初落也冷笑起来,姜月朗问:“你笑什么?”叶初落说:“这场对决能不能免了。”姜月朗说:“不能!”叶初落又说:“要是你赌输了呢!”姜月朗说:“即使我赌输了,我可以答应你做任何事,但陈子妤的命我要定了。”叶初落说:“那好!我和你那局就定在你和陈子妤对决后的第七天,若是你死了,自然不用再赌,要是你活着,我——就——和——你——赌——命!”姜月朗说了一句:“奉陪”。我对叶初落说:“初落,有些事在所难免,你躲在一边吧!”姜月朗又说:“且慢,这之前我还有两件事!”我说:“你说!”姜月朗说:“我这里有一幅左靖的《美女秋霜图》,如果死的是我,你拿去问蒋仍。”我问他,说:“为什么不问左靖?”他回答我,说:“左靖和我都看过此图,但并未发现其中有秘籍,蒋仍应该知道。但是你不能学上面的武功!”我说:“死人还管那么多!”他说:“我是怕死了之后,那秘籍会落入恶人之手!”我说:“好!我答应你。另一件呢?”他沉吟了一声:“这——”而后寻思半晌才说:“不知道你能否叫得动那叶初落。”我回过头看了一眼叶初落,叶初落冲我点了点头,我对姜月朗说:“你都瞧见啦?”姜月朗好象很满意似的,说:“我这里一封贴子,是四季贴,约定了十天后在四季坊与那坊主一赌高下,如果我有什么闪失,到时候我想让叶初落替我。”我很好奇的问:“让他哨个口信说你死了不就完了,为何让他替你,倘若四季坊的人要和你赌命呢?那不是让叶初落替你去死,无仇无怨的。”姜月朗说:“所以我才有所顾及,我不愿意失信与人。”我真没见过象他这么死板倔强的怪物。叶初落说:“我答应你就是。”这叶初落也是个不知好歹的狂徒。我看了他二人一眼,不想过多说些什么,只对叶初落说:“你闪在一边吧,姜月朗有些等不急要取我的性命了。”叶初落说:“你小心!……”可能还想说点什么,可欲言又止,我明白他的心思,只是不愿意我真的死在姜月朗手中的孤雁鸳鸯刀下。

芙蓉、牡丹对孤雁、鸳鸯,好一场打斗,从一开始姜月朗就在双刀上加了十层的内力,我只好同用内力,有时山石被掘起,有时树木被折断。六百个回合孤雁刀划过我肩头,我将棍横着斜里往外拨,正砸在姜月朗胸口。姜月朗被震退到了崖边,他晃了三晃,脚下山石滚落,一脚蹬空,掉下去了……。我忍着痛飞身到了崖边,伸手去拉他。他一只手扣到崖缝里,本来可以伸另一只手抓住我,可他却宁死也不想领情,抬头看到我伸向他的手,却将另一只扣在崖缝手也松开,坠下崖去。他即有内伤又有外伤从崖上跌落,性命定是难保;我也伤得不轻,肩头的鲜血染红了衣服,五脏六腹痛得厉害,血脉有几处闭塞不流,还有几处饶行或者逆转。方才要救姜月朗已经尽了力,现在再要动一动都觉得困难。

叶初落把我背到濑尚界一处隐密的山穴,扶我坐下。他拿出临别时冉溪给他的止血散洒在我的肩头上,说:“张嘴!”然后把一颗丹药塞在我嘴里,还说呢:“这是续命丹,一共就三颗,这是第二颗!师父死的时候给我留下的,是救命时用的,上次用了一颗,给你一颗,现在剩下最后一颗了!”我勉强说:“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他说:“不知道,也说不出,反正从第一次见你面时,就,……”的确,这个男人,在我第一次见他时也有一种说不出感觉,虽然他生性冷漠,但总能让我挂念。我问他:“你要带我去见那位神医嘛?”他说:“你的伤还没严重到那个样子,况且在我离开时,她曾说过,如果我不能带她闯荡江湖,就不要再去见她。”我说:“原来你说的神医是个姑娘呀?”他蹲下来说:“你先不要多说话,稍过一会,续命丹药效上来的时候,我替你推功过血。”我问:“那要消耗你许多内力!”他说:“根据你的伤势,仅五成!半个月内我就可以恢复!”我问他:“你会推功过血嘛?”他回答:“得先去了你的衣裤鞋袜!”我的脸有些热,小声说:“我听过的推功过血,没你说的那么复杂。”他说:“你现在还有选择嘛?”我将头转过去不再看他,然后说:“不是好人!”他说:“你的伤势只能这样了!”我说:“那你一会看到我裸着身子的时候不许乱想,更不能对我不敬!”他笑了一下,说:“那就由不得你了!”我有些急想要站起,他按住我没有受伤的肩头,说:“别乱动!刚才那些话是和你说笑呐!”过了一会他说:“时间差不多了!”说着话在我对面坐下,让我伸出双手将掌心贴在他的掌心上。

我微闭双睛,感觉着他的真气在我体内游走,当他的血液和我的血液相融的时候,有我从末有过的舒服,很快血脉就顺畅过来。我调息了一阵子又将真气推回他的体内。说也奇怪,他和我只需要稍用内力,我俩的血液就能在两个人之间自然流淌、序律有秩的循环。各自调息之后,我运用六成内力劈面就是一掌,叶初落生生接了一掌,不解的大声说:“你疯了?”我问他:“根据我的伤势,需要用你五成内力,而你刚才还能使出八成,你不觉得有些奇怪吗?”他说:“以前那些让我推功过血的人武功底子太溥,你的气力在那些人之上,所以我省去三成内力,也可能说得过去。”我摇了摇头,他可能不太懂我的意思。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二十一场雪,雪在烧》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最强小渔民
2 全球神祇之我信徒…
3 我的徒弟怎么都成…
4 大唐之最强败家子
5 西游人在天庭永不…
6 傅总的小妖精恃宠…
7 快穿海王女主有点野
8 快穿之拼命给男主…
9 南城暖风不及你
10 灵横宿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阳谋 作者: 南华
职场励志 253545 字
唐俊突然被提拔为村支部书记,一下就卷入到了风云诡谲的明争暗斗之中。

2 我在火影签到变强 作者: 居家蜗牛
男生同人 177225 字
秦羽穿越到了火影世界,开局一个打卡签到系统,各种技能全靠签到!

3 此刻:举国随我攻入异世界 作者: 烧烤很好吃
时空穿梭 585976 字
穿越成为皇帝,一声令下,千万大军攻入异世界!千万挖掘机开发异世界!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866161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都市之龙神归来 作者: 入梦离阳
都市激战 348480 字
一条来自女儿的求救短信,让世界都开始动荡! 龙神归来,势不可挡!

6 三国之大汉再起 作者: 妖惑天下
架空历史 46076 字
小人物刘闲在三国的奋斗史,看他如何利用现代知识忽悠美人,招揽名将!

7 神域帝宗 作者: 童园无忌
异界大陆 2551501 字
神穿灵异大陆,打扫卫生,提升人居环境;外敌入侵,对抗外敌…

8 大唐之最强败家子 作者: 道是wu情
历史穿越 228839 字
我是败家子,我就要做败家里面最闪亮的那一颗,家里余钱不能超过十两!

9 美女也疯狂之卧底扬威 作者: 海边渔夫
都市情缘 316120 字
KTV女孩当总裁,那是什么节奏?小三上位管原配,那是什么感觉?

10 大汉迷案 作者: 梦幻嘟鱼
悬疑推理 155009 字
独尊儒术如天意,操守三纲又五常。千古评君无定论,神龙魔鬼一人当。

《第一十二幕:》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