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仙侠武侠 >> 二十一场雪,雪在烧 [书号6332]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一十一幕:

《二十一场雪,雪在烧》 略家/著, 本章共6954字, 更新于: 2006-07-16 06:22

第一十一幕:  胜卧龙经峨嵋语退三剑觉惭 擒五鬼拿六淫掌震晋璨骨瘫

[[角色08:翁育敏]]

前面就是卧龙峰,此峰顶住着二人:“翠蟒红缨”薛茂,此人手中一杆祖上传下来的翠蟒红缨枪,所向披靡;“借彼回局”卓寅,从绰号上看就知道:这人利用敌对的破绽取胜,要比利用自己的强项取胜更为居多,是个非常难缠的人。虽然在卧龙峰上没有设什么山寨,但野狼寨的人马也没有带来,若真是说的话不投机动起手来,也不见得我们五人就占得什么便宜。所以我提醒四人,说:“大哥,段大侠,前面就是卧龙锋,锋顶有两位高手,大家小心些。”四人点了点头,继续往前行。

刚刚行至卧龙峰下,眼前飘来一物被我伸手接住。是“有求必应函”,看来是躲不开了,果然有二人拦下了去路。我探左手欲取出皮襄内的双笔,大哥的手按在我的腕上推了一下,已经拉出半截的双笔又回到了皮襄里。卓寅将手里的三节棍横在胸前,说:“四位寨主,何往?”大哥一笑,回答说:“我四人想往明月谷游玩游玩,会一会那里的各位高人。”卓寅点了点头,说:“那四位寨主临行之时可曾接到魔恼岭的‘有求必应函’?”大哥点了点头,说:“确实收到,而且已经知道三魔首的意思。”卓寅说:“那就好,那就好!可我却不明白,想要问上一问。”大哥说了声:“请!”卓寅问:“与四位寨主同行的那个主是什么人?”大哥回过头看了看段程坷,然后正视卓寅,很简单的说:“朋友!”卓寅又问:“四位寨主这位朋友可有姓氏?”段程坷抢了几步,说:“不必再问下去了,我就是段程坷。”卓寅微微一笑,说:“哦?那么这位朋友可是紫桦山庄的段程坷嘛?”段程坷回答说:“紫桦山庄已经破灭,何必多问,现在的段程坷独身一人想要去明月谷落脚。”薛茂搭了一言,问:“你可知道魔恼岭已经向武林发出了‘有求必应函’,欲取紫桦山庄失散之人的性命?”话说到这里时已是僵局,本来没有办法再说下去。可就在这时有一女子飘忽间,飞身行,来到了我们五人和卧龙峰二人中间。

离得不远,这一女子生得天仙一般,就是我——同样也是一个女子,都愿意多看她几眼。她长发披肩,没有耳坠,白衣白裤。段程坷小声对我说:“她就是陈子妤,我曾与她相识,此人武功非凡,虽然名列二百一十位武林强手之列,可技艺却远远超出旁人。”我点了点头,心里却生出几份不服,看她娇弱的,背后两根那么粗的亮银棍怎能舞得起来,定是木制涂的银粉。但凡男人见到这有几分姿色的女人,都会说出她技艺超人的话来,我不相信她能敌得住我一百五十个回合。陈子妤笑出声来,说:“魔恼岭发出的‘有求必应函’旁人或许不知,问我啊,我可知道此事。”薛茂和卓寅同时愣住,缓过神来问陈子妤说:“你是何人?”陈子妤反问说:“这无关紧要,我只想知道发出的那么多‘有求必应函’上是否写得都是一样?”薛茂回答说:“那当然,我方才已经说过了,要取紫桦山庄失散之人的性命。”陈子妤听完后大笑,笑后又问:“那二位接到‘有求必应函’后有什么打算?”薛茂看了一眼卓寅,说:“当然是照办,我二人曾欠下魔恼岭许多人情。”陈子妤很轻松的换了一个站姿,接着说:“哦,原来是这样,想不到卧龙峰两位高人如此义气,有求必应、知恩图报,叫人佩服。既然是这样,那我愿意给二位帮个忙,可省你二人许多力气,就是不知道二位当不当我陈子妤是朋友?”原来这陈子妤是来与我们为敌的啊,那还有什么话好说,我抽出双笔欲前去动手,段程坷一把拉住我,小声说:“陈子妤陈姐姐不是那样的小人,你不可与她无礼!”呵,呵,呵!真是气死我了,段程坷这人敌友不分,见到这女子竟然昏了头脑,不记得在野狼寨我四人对他的好,人家要助卧龙峰取他性命,他却处处围护着人家。真是可恶!他愿意,我又何必找这个麻烦、多此一举,一会那陈子妤过来与他撕斗之时,我就在旁边看个热闹,假作不知。陈子妤说完那话后,就连桌寅、薛茂也感觉到奇怪,于是问:“那陈大剑将如何帮我二人?”陈子妤淡然一笑,说:“现在贾新起了一座泰斗山庄,集聚了四十三位武林中的一流强手,其中大多都是紫桦山庄的旧部。我随你二人去平灭泰斗山庄如何,何必单单和这段程坷过不去,难不成二位舍众求一是畏惧那泰斗山庄势大?”一句话问得二人哑然。

陈子妤与二人交锋,十几个回合下来我确认了一件事,那就是她左手的亮银牡丹和右手的亮银芙蓉全不是木制的。七百多个个回合过后,亮银牡丹捌住了两件兵器用力向下压,二人均不肯放手丢去兵器,于是被兵器拉得躬下了腰,亮银芙蓉照准二人后背轻轻的拍了两下。陈子妤并没有用多大力气,只是让二人知道厉害,陈子妤抽回双棍背在后背,二人起身对看。薛茂说:“方才只是和各位说了几句玩笑,改日再见。”两人转身飞奔卧龙峰顶而去。

陈子妤走向段程坷,段程坷躬了躬身说:“感谢陈姐姐解围。”陈子妤一笑,说:“即使我不来此,他二人也未必是你五人的对手,此谢何来?”大哥说:“陈大剑客气,但不知此番纯属巧遇,还是陈大剑有什么事吩咐我等?”陈子妤说:“吩咐怎敢,只是我观那《至尊秘方》上有段程坷的名字,他却没有留在泰斗山庄,想来也是个有主见的人,我曾向冉溪借用过段大侠,现在还个人情,愿意一路护送段大侠到明月谷。”我和大哥看了看段程坷,他说:“哦,陈姐姐大仁大义,并不欠段某什么人情,上次在永安楼救得岺琦也全凭陈姐姐的武艺,我只是助助威。再则,那时程坷身在紫桦山庄门下,随众人赶往永安楼也是奉了冉庄主之命,若说起人情也应记在冉庄主那里。此次陈姐姐特意来护程坷一路安然,程坷必牢记于心。”陈子妤没再说话,只是一笑。

大路中央被三人拦下,这三人手中都使得一根虎尾三节棍。我虽然不认得这三人,但不远就是峨嵋派总坛了,三人定是峨嵋山三大剑侠。陈子妤上前搭话,问:“峨嵋三剑来了个全,想必是有要事,不知可是专为等我这一行人等?”三剑中居首位的那人点了点头。陈子妤再问:“三剑所为何事?”方才点头的那人沉吟了一下:“这——”陈子妤说:“三剑不好开口,我替三剑说了便是,可是为‘有求必应函’?莫非你三人也想为难段程坷?”居首位的人回答说:“不瞒陈大剑,我三人正是为此事而来。”陈子妤点了点头说:“我今日特来护送段程坷往明月谷,能否请三位赏下溥面?”为首的那人又沉吟了一声:“这——”陈子妤问:“莫非子妤的要求让三位为难了?”那人又点了点头。陈子妤又说:“我有一言,不知三位能否听得进?”那人说:“陈大剑有话请说于当面。”陈子妤说:“我且不说那魔恼岭三魔的为人,想你峨嵋也是名门正派,怎么也会受制于他人?倘今日,只有段程坷只身一人经过,你三人取他性命也好,还是将他拿获交于三魔也好。此事传扬出去,你三人如何再面对江湖中的朋友,又如何面对天下人?”三人低下头不再说话,良久为首的那人说:“陈大剑说得极是,如果今日不是遇到陈大剑,险些铸成大祸。还希望陈大剑日后若是遇到江湖中的朋友,切莫要提今日之事,峨嵋派上下必当感激不尽。”陈子妤说:“那是自然,还请三位放心。”三人转身离去。

前面不远便是明月谷了,虽然路上遇到了许多不顺利,但明月谷近在咫尺,心里无限敞亮。正寻思间从明月谷方向狂奔而来红、黑、白、黄、杂一十一匹快骑,后面还有一步行之人动用陆地飞腾法追赶马上的十一人,在后面追赶的那个人正是明月谷“无法无天”赵计。再看赵计收了三节鞭,从怀里取出绳索挽了一十一个勒马套,而后扬手撒出。看来他特意练过此技艺,必定一十一骑全在疾奔间,能如此准确无误的套住实属不易。只是这人有些急于求成,那一十一骑均是马中良驹,启能靠人力将其止住,果然,他被一十一匹千里驹托出好远。我以为他会放弃呢,可没想到他却将拽在手里这头的绳子系在自己腰间。赵计又被托出一段,看来他已经出了全力,可仍然无济于事,他在马屁股后面被托的精疲力竭一下子被拉倒在地上。我想救他脱身,可无奈自己还没有那样的本事,我回头看了看大哥、段程坷、欧阳赞红、马如雨,他们也正为难呢,看来也都和我一样,想要救人却不敢冒着危险大胆一拭。虽然都是名列武林强手,可也都明白想要救下赵计启非易事,以人之力拉住这一十一匹畜生那还不是以卵击石。若是再不救下赵计,可就得眼睁睁看着他被托死了。正寻思,陈子妤已经塌下腰身,直奔那一十一骑马匹跟赵计。我知道她力大,可怎么能拉得住正在疾奔的快马,而且又不仅是一匹。她到了赵计近前掐断绳索围在自己腰中,赵计受了拖拉的惯性滚到一边。陈子妤被带出去八、九步远,再看那一十一匹马扬起前蹄,几声嘶鸣,全都停了下来。陈子妤转身将绳子扛在肩上往回拉,一会那一十一匹马开始向后退着步,被陈子妤拉的东倒西歪。我和在场的人全都惊呆在那,陈子妤喊了一声,说:“还不过来帮忙!”这时,马上的一十一人已经飞向下马欲展轻功逃走。就在陈子妤扶起赵计的时候,大哥早已经到了一十一人的近前并与一干人等交手过招。我与其中一人过招,八十几个回合,双笔穿心透膛,令那人死于非命,我又敌住一人。

又交手四十几个回合,突然有人高喊一声:“住手!”众人甩脸顺着声音看了过去。一老者,骑着一头毛驴来到众人面前,说:“各位,为何在这里与老叟这几位朋友过于不去?”赵计这时已经缓过气来,回答说:“这一十一人是江湖中的大恶,他们伙称为五鬼六淫。老头,你又是何人,为何称这些个大奸之人是朋友?”老者一阵狂笑,说:“善恶只是区分敌友的借口罢了,在老叟眼里你们几个也不见得就是什么仁义之士。”陈子妤搭腔说:“啊呀,这位老人家说得在理,这就好比年龄的长幼并不能说明一个人是德高望重还是厚颜无耻一样,不知道此一比可和你老所说的合扣?”老老眉头锁了锁,看样子是不想再说话了,晃动双掌扑众人而来,大哥和段程坷接了老者双手,二人被震得向后退了七步。那赵计只能说出话来,再无力拼打,欧阳赞红和马如雨摆动双斧、双鞭迎住那老人,剩下的闲人继续与四鬼四淫拼杀。欧阳赞红和马如雨二人敌住老者也就是二百几合吧,二人的兵器被老者徒手抓住,三人正较力呢老者突然间松手,二人站立不稳向后退了四、五步远,身子一栽险些倒地。老者在刹那间到了二人近前,扬起手对准二人头顶猛击,正好被我眼角余光扫到,我大喊了一声:“两位哥哥,小心!”二人回过神来急闪身行,可还是慢了,两掌拍在二人肩上“咔吧!”两声重叠在了一起。两人双脚离了地,飞出好远落在地上,豆粒大小的汗珠滴了下来,看表情就知道疼痛难以忍受。大哥和段程坷赶紧过去扶起二人,从怀里取出专治跌打损伤的高药给二人敷了。可高药只能止一时之痛,要想使骨肌断裂的地方重新如初,那还需要回到野狼寨加以其它药物和调息的配合。老者狂笑起来,说:“怎么样,怎么样?你们这群娃儿真是不知道深浅,与我动起手来还这样大意,我看不如买个人情给老叟算了?”陈子妤说:“既然老人家也是个痛情达理的主,我看他说算了就算了吧。”我刚想反驳,她冲我摆摆手说:“人家一大把年纪了,不如给他点面子,得了五鬼六淫的性命已经算是捡着,何必非要人家留下性命呢?”她回身对老者说:“我认得你的掌法,是一门至刚至烈的绝学,练成你这个地步也属不易,这个面子就买给你了,你独自逃命去吧,至于剩下这三鬼二淫,我看,……”老者盯着陈子妤,说:“丫头,你方才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让我带走我的朋友……”陈子妤打断他的话接过来说:“恐怕方才误会的是你老人家吧,我的意思是问你非要将命留下不可,想来你这个年纪家里也是儿女满堂了,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他(她)们想上一想,若是他们听说你死在此间,该难过伤心成什么样子?”老者被陈子妤气的暴跳如雷,“哇!哇!”怪叫,胡子翅起多高,他强压了压火气,说:“既然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如此逞能,敢不敢与老叟赌上一赌,你若输了……”陈子妤抢下话来,说:“我们和这五鬼六淫的恩怨一笔勾销,而且刚才死去的那六个正好和我身后几位朋友的数目相当,我将这六人的性命如数抵偿给你也就是了。”这陈子妤,就算是说笑也用不着把我们六人的性命也押上吧,若是到了时候真的输给了人家可怎么好,哪怕和他拼杀到底也不一定就死个干净呀。老者寻思了半晌,问:“此话当真?”陈子妤说:“当真!”老者又问:“比过之后绝不反悔?”陈子妤说:“不悔,不悔!”老者认起真来,又想了想说:“你身后那六人可靠得住,就算我信得过你也信不过他们,谁会愿意拿着自己的性命供你这般押在玩耍上面?”我才不会那么傻,将命拿来哄你们扯皮呢。

就听大哥首先说了一句:“我愿意将性命押于叶大剑。”段程坷也说:“我同翁大哥一样。”欧阳赞红和马如雨也齐说:“愿意!”赵计说:“我这条命就是陈大剑方才救回的,押在她那自然是没有什么说的。”陈子妤可没救过我的命,既是我不愿意,众人也不能强求于我,说不准我默不作声也许就能蒙混过去。可老者却认真起来,说:“还有那一女子没有回答呢。”真是该死!大哥对我说:“小妹,差你了……”他也没问我愿意不愿意,就仰起脸来说:“我小妹的命,当哥哥的能作得了主。”大哥可也真是的,拿着自己的性命开这样大的玩笑,还把我也拉下了水,漂亮女子就那么好说话,男人都是这个德行,连大哥也在内,到了现在还能有什么办法,只好先看看再说了。

陈子妤望了望那个寻事的老者,说:“你都问过了,现在可以放心了吧,说说我们怎么赌斗?”老者寻思了一会回答说:“我素闻你的双棍招法奇特,可能若大江湖中还很少有人见过你用肉掌,我偏想见识了下,你可愿意?”这老东西,难怪人说马老奸人老滑呢,一点都不假,掌法是他的强项,而陈子妤却好似不太擅长这一种类的比试。陈子妤你快说你不愿意啊,干嘛点头,这样一来,启不是要搭上我六人的性命,真急死我了。老者面露得意,说:“那好,既然你没什么意见就由我来说一说规矩。你我相互交替,从一掌开始,每一相互交替翻着倍数往上长,谁先接不住对方的掌力便可认输,如何?”陈子妤笑笑说:“那好,就从老人家开始。”老者摇了摇头,说:“既然规矩是我提出的,我就先接你这第一掌。”陈子妤说:“唉?子妤理应先接你老的招才是,无论从年龄上,还是从江湖阅历上,子妤怎好先发招呢,还您老先动手为妙。”老者问:“你可知道老叟的厉害?”陈子妤笑了笑,说:“子妤若是真个输在您老的掌下,也是心服口服、无话可说。”老者说:“那好,既然你这样谦虚,那老叟就要先发制人喽!”陈子妤说了一声:“请!”老者运气于掌心奔陈子妤下了绝情,陈子妤并息宁神不敢有半点疏忽。

“啪!”一声,陈子妤接了第一掌,“啪!”陈子妤反击老者一掌。“啪,啪!”老者这一轮的两掌可较第一轮交锋之时猛上了许多,还好陈子妤还有力气反击老者两掌,“啪,啪!”接下来的可就是四掌了,陈子妤能否接住,我心下可就没了底限。就算接住,还有没有力气再打出四掌可就全在两可之间了。两人你来我往,直打到了第五轮,陈子妤连接了一十六掌,就在最后一掌被陈子妤接住的那一刹那,我的心猛然间一沉。陈子妤摇晃了一下有些站立不稳,糟糕,看这情形即使她安然也难再发出一十六掌,就算能,接下来的三十二掌她该如何应对。就在我寻思间,陈子妤后退了三步远,“哇!”一口鲜血喷出,溅得挺远,看来弄不好会使她武功尽失,我倒觉得挺替她可惜。谁让你逞能来着,难道我还在等死不成,豁了出去算了,我探左手摸胁下的双笔。

啊呀,真是令我大吃一惊,我的兵器何时被人取了出去,我却不知,这还了得。我刚想着要撒腿逃脱,却被大哥一把揪住,他看了看我,好象还挺失望,说:“小妹,你这是何意,……”这时我才发现,他的皮襄里插着四管亮银笔,原来是这该死之人做的,莫非我不是他的至亲不成,关键时刻竟然欲害我的性命为别个女子守诺。他接着说:“……方才我们六人已经将性命押在陈大剑身上,你怎么能在这时反悔,大哥怎许你胡为?倘那陈大剑若是赢了,你我六人不是一样跟着免去厮杀的危险,虽然陈大剑无力再战我等将性命舍去也就是了,何苦学来小人行径,不但为野狼寨抹黑,也给我们翁家祖上丢脸,连我这个做大哥的都跟着一块抬不起头来。”好奇怪,以那老者的性格,陈子妤被他震的吐了血,他应该狂笑一阵,或是说点什么妄话才对,怎么这回没了动静呢?真是令人费解,段程坷说:“快看!”我转眼看时,那老者突然间象软泥一样摊了下去。陈子妤努力说:“今日不能——放走一个——活(口)……,子妤不能再战劳驾各位了,驴,驴。”她还特意强调,说完话他便在原地盘膝打坐调息起来。段程坷奔那畜生去了,这时的赵计已然恢复了些体力,我五人合力将剩下的四鬼二淫解决干净,将一十一匹马也都撂倒。

我好奇老者的死因,于是就走过去瞧个仔细,其余五人围在陈子妤左右。原来陈子妤接那老者最后一掌时,将他的掌力推回,老者被自己的掌力震得全身骨骼寸断。“啊哟!”他咬了我一口,原来他的头骨、鄂骨、还有脊骨无损,我胳膊上被他撕去了一大块肉,我双手扣住他的咽喉用力将他掐死。众人大笑,大哥说:“活该!”我走向众人,陈子妤说:“赵计,我有两位朋友想留在你这明月谷落脚,拜托,拜托。”赵计回答:“请陈姐姐放心,此事交于小弟就是了。”陈子妤又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方才那老儿应该是姓晋名璨,家住仙山顶飘渺颠,此人练就一身折骨霹雳手,江湖人称‘神驴老色仙’,和六淫属于同道,他无儿无女,但有一个侄子,名槐,你们几人将善后处理妥当,以免日后有人寻仇。”说完后起身远远的去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二十一场雪,雪在烧》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最强小渔民
2 全球神祇之我信徒…
3 我的徒弟怎么都成…
4 大唐之最强败家子
5 西游人在天庭永不…
6 傅总的小妖精恃宠…
7 快穿海王女主有点野
8 快穿之拼命给男主…
9 南城暖风不及你
10 灵横宿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阳谋 作者: 南华
职场励志 253545 字
唐俊突然被提拔为村支部书记,一下就卷入到了风云诡谲的明争暗斗之中。

2 我在火影签到变强 作者: 居家蜗牛
男生同人 177225 字
秦羽穿越到了火影世界,开局一个打卡签到系统,各种技能全靠签到!

3 此刻:举国随我攻入异世界 作者: 烧烤很好吃
时空穿梭 585976 字
穿越成为皇帝,一声令下,千万大军攻入异世界!千万挖掘机开发异世界!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866161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都市之龙神归来 作者: 入梦离阳
都市激战 348480 字
一条来自女儿的求救短信,让世界都开始动荡! 龙神归来,势不可挡!

6 三国之大汉再起 作者: 妖惑天下
架空历史 46076 字
小人物刘闲在三国的奋斗史,看他如何利用现代知识忽悠美人,招揽名将!

7 神域帝宗 作者: 童园无忌
异界大陆 2551501 字
神穿灵异大陆,打扫卫生,提升人居环境;外敌入侵,对抗外敌…

8 大唐之最强败家子 作者: 道是wu情
历史穿越 228839 字
我是败家子,我就要做败家里面最闪亮的那一颗,家里余钱不能超过十两!

9 美女也疯狂之卧底扬威 作者: 海边渔夫
都市情缘 316120 字
KTV女孩当总裁,那是什么节奏?小三上位管原配,那是什么感觉?

10 大汉迷案 作者: 梦幻嘟鱼
悬疑推理 155009 字
独尊儒术如天意,操守三纲又五常。千古评君无定论,神龙魔鬼一人当。

《第一十一幕:》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