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仙侠武侠 >> 楚汉风云之英雄泪 [书号596731]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九章 一叶蔽目

《楚汉风云之英雄泪》 michaelsky/著, 本章共4214字, 更新于: 2013-07-16 08:37

第九章 一叶蔽目

在混混沌沌之间,西门风做了许多许多奇怪的梦,有小时候在春天樱花飘落的季节在章华门和诸位师兄弟练剑的场景,有夜半与素青师妹在桓公台看月的情景,也有在天池上和碧洛缠绵的幻影。最后全部的影像都变成了师父口吐鲜血,行将弥留之际将风华珏交到他手里,却始终不肯开口说出凶手名字时,他一下睁开了眼睛,泪水掩埋了所有的一切。

良久,他的感觉又回到了他的身上,他发现自己仰躺的地上铺满了干净的麦秆,四肢被结实的牛筋绑得紧实,他被关在了不知在哪里的牢笼里头。

他有点渴,却也知道此刻不会有美酒自动跑到他的嘴里。他绝不甘心就那么做阶下之囚,他在思考如果才能从牢笼里逃出去。

就在他想尽一切办法,想得快要发疯的时候,他听到牢房的转角处传来了参差的说话声:“夫人!”

然后一个他曾经日思夜想的声音回答道:“你们两位辛苦了,这是我今夜做的松糕,两位尝尝。我想进去看看风师兄。”

“可是夫人,宫主他......”

“卿濡他知道我来看风师兄,那么,你们慢慢吃,我进去了。”那把温柔的声音轻声说道。

西门风以为就将看到曾经牵肠挂肚的人心里必然会激荡得不能自已,但是当看到她出现在他眼前,他的心很平静,就像是昨日才看见过她一般平静。她依然很美,但脸上有些苍白。她早已为**,却还是带着少女的纯真。她的眼里有很多东西,想念?怜惜?疑惑?还是痛恨?那么在她的眼里,他又是怎样的表情呢?

有太多的话想要对她说,却没有一句说得出口,两个人对望了良久,所有的一切都融化在她那一声轻叹里头。

“师兄,这些年来,你过得还好么?”她低头说道。

“素......我该叫你东方夫人还是宫主夫人得好?”西门风苦笑着说道。他想对她说,他不好,一点都不好,可是他能说出来吗?!

鲁素青叹了口气,黯然地说道:“师兄,这十年来我一直都在等着你的解释。”

西门风一下激动地说道:“解释?!我该如何解释?!我要解释甚么?!我若说我是无辜的,你便相信了么?!”

“我相信!”鲁素青轻轻地但不容置疑的说道。女人啊女人,女人总有些让男人相信的力量!

“可是他们不是说,师父身上全是我的独门绝技!试问天底下还有多少个人会那招‘大巧若拙’?!!就那样你还相信么?”西门风悲哀地说道。

“所以我一直在等你亲口回答我说‘不是’。”鲁素青静静地说道。

“不是!不是!绝不是!”西门风忽然失控地大声吼道。

“那就可以了!”鲁素青说完,从衣袖里拿出一把匕首,将西门风手臂和双脚上的牛筋割断,迅速地将他身上的穴道拍开,然后转过身,背身说道:“你走吧!”

西门风看着她的背影良久,突然转过身,狠下心奔了出去。“总有一日,总有一日,事情会有水落石出的一日。素青,你等着!”西门风心里暗暗对她说道。女人的心思男人不懂,有时,就连她自己也未必懂!

西门风一阵风般掠过监牢的转角,却发现两个守卫的人不知为何倒在了地上,他来不及深思,只得凝聚真气,提升步法,快速地越过被困之处的高墙,消失在夜空里。

鲁素青还是那样呆呆地站立在原地,俏脸早已泪流满面。过了许久,她才恨恨地向着背后说道:“现在你......满意了么?!”

这时,从牢房里转出了东方卿濡,很是沉重地叹了口气说道:“哎......青妹,我也是迫不得已。稷下学宫的宝物不能落在外人手里!”

“是么?!我看你惦记着的还是父亲说过的那块玉玦里藏着的秘密吧!”鲁素青面无表情地从东方卿濡身边经过,走出了牢房,却发现刚才还倒在地上的两个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东方卿濡站在牢笼里,看着走出去的鲁素青,细长的眼睛不断地闪烁,直到一个黑影出现在他的后面,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只见他摆了摆手,那黑影又隐没在了黑暗里,只余下东方卿濡长长的背影在灯光下摇曳不定。

在临淄的一处市集上,车水马龙间,几个少年聚集在一个隐蔽的巷口,其中一个正在对着其他几个吹嘘道:“你们是不知道啊!那天我看到那个肥羊经过,看他那呆头鹅模样,便猜他一定是个外乡佬。于是我立时计上心头。故意到那神棍那边去算命,然后装作生气拿走了他那根鬼竿子,接着便挥着竿子撞在了他身上。你猜我在他身上拿到了甚么?!”

那几个少年齐声问道:“是甚么?!”

那带头的少年得意地从怀里掏出那东西,摊开在掌心上。那几个少年一股脑挤在他周围,伸长了脖子往他手上看。发现那个少年手掌上是一个样式古朴的虎形似玉非玉,似铁非铁的牌子,那个牌子上刻满着一些难以名状的古怪条文,但却不像是甚么值钱的东西。

那几个少年见了一阵失望,几个都颇为不满地说道:“还以为是甚么新奇好东西,原来只是个破牌子。扫兴!”说完嘴里嘟嘟囔囔地散了去。

那少年见自己苦心拿到的东西没有人懂得欣赏,顿时急了起来:“哎,哎......你们怎么就走啦!你们看它样子普通,或许,或许却是甚么宝贝也不一定!喂....喂...!”

看到其人都不再理他,他不屑地自言自语道:“要走就走,切......都是些不识货的笨蛋!”

正当他也转身准备要走时,却发现他嘴里所说的那个肥羊正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他心里暗叫一声:不好,正主儿追来了!便撒开步子跑了起来。可是他发现无论他怎么跑,那人都在离他数步之内阴魂不散地跟着。

追他的那个人自然便是西门风了。那晚他从牢房里脱险后,并没有立时离开临淄,而是逐条巷子那么地去找那位少年。那日他故意让那少年撞上来将那块风华珏偷走,便是怕在临淄城里有个甚么闪失而特地留下的一个后手。经历过了那么多的尔虞我诈,西门风也学会了布下心眼。

他好不容易找到那少年,却刚巧听到了他正在跟同伴吹嘘,心里不禁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正当他准备提气加速,将那少年拦下的时候,忽然从那少年手里扔出了一颗石子,虽然没甚么力度,但那准头和技巧却使得西门风这个武术大家心里暗暗“咦”了一下。西门风一侧身便轻易地躲过了那颗石子。但想不到的是一开始那颗只是诱饵,少年手里头立即又多出了另一颗石子,用尽平生之能向西门风面门弹了过来。劲风透过来,西门风察觉时,石子已是快打到脸上。只见他脚下使出行云流水中的一式“仙人散步”,整个人便像闪电似地用不可思议的角度将那石子避了过去。西门风一时不察,几乎没被那石子扫中,一时间竟有些狼狈,那儒雅风度也大大扫落。他再使出行云流水中的“万江奔流”,身形一变便闪到那少年身边,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臂。

那少年见打不中他,心里早没了主意,正待开溜便被抓了个现行,只好壮起胆子说到:“你待怎样?”

“小兄弟,你那‘弹笑破敌’的技法是谁教于你的?”西门风微笑着看着他说道。

那少年疑惑地看了看他,漫不经心地答到“我自己悟出来的,不行么?!想学的话便要拜我为师!”

西门风听了怔了一下,随即呵呵地笑着说:“可以,自然可以。只是我觉得你那弹石的手法虽然高妙,但运气的法门却还没学全,不若你将我那日寄存在你身上的牌子还了给我,我便将那运气的技巧都教会给你,那不是你我两全么?”

那打石子的功夫是那少年一直心里引以为傲的事情,忽然听到别人说有甚么不足,心里有些不服气:“甚么牌子,狗皮膏药的。小爷我不知道。你说我打石子不准么?刚才怎么差点给我打中啦?!”只见他扬起脑袋喃喃说着:“‘弹笑破敌’,‘弹笑破敌’这个名字倒挺威风的!”

西门风听了有些尴尬地说到:“如果是教你的那个人弹出的石子我自然是躲不过去,只是没想到那失传已久的手法忽然从小兄弟你手中使出,一时不察而已。”

“切......你说是就是么?!不过我没拿你甚么牌子,也不想学你那甚么劳什子运气法门!你快些松开手,将我放了!不然有你好看。”那少年嬉皮笑脸地说道。

西门风想不到那少年如此难缠,好话说尽,却还是不肯将那风华珏归还,不觉有些气恼,手上稍微一用力,那少年立时嗷嗷苦叫了起来。

西门风松下力道说:“怎么样,你将那牌子还给我,立即便放了你走!”

那少年斜着身子一边说道:“好,好,好!”左手放进嘴里吹了一声长啸。

只见巷子里呼啦啦啦地不知甚么时候多出了许多少年,手里都拿着根弹弓,对准了西门风便将一些东西射了过来。西门风拉着那少年轻轻一闪就躲了过去。只见那些射落在地的物事,竟然都是些碎布包裹着屎尿等秽物。

西门风一个世家子弟,哪曾见过那样的阵仗,一时看得呆若木鸡!那少年趁他不意,挣脱了他的手往东南的方向跑了过去。

西门风只顾着躲闪着那些垢物,竟放着那少年逃了出去。那些少年们见他逃走了,也哗啦啦地一阵风似地散开了。西门风看着一地的秽物,心里不觉有些气恼起来,心里想着等下要是抓住那少年,一定要给他好看。他第一次有了后悔让他偷走了风华珏的念头。他一边气呼呼地奔出小巷,一边加快了脚步追了过去。

那少年穿街过巷,一路逃到了那日的闻韶处。只见昨日那个老道不知从哪里拿来了一张破桌子摆着,手上依旧拿着个“仙人指路”的招牌,向着他招了招手说道:“小道友,快快过来!”

那少年一时慌不择路一头跑了过去,一下便钻进了老道脚下的破桌子里,刚好有一块桌帘将他的身子遮住了。这时西门风也追了过来,一下见不到了他,便在周围找了起来。找了许久找不到,最后便找到了老道这边来了。

那老道微笑着跟西门风说道:“道友在找人么?!”

西门风四下望了望,焦急地问道:“道长可有看见?!”

那老道拶须说道:“有啊!那人可说是近在眼前,也可说是远在天边,只是你找不到而已。我说他正躲在我那破桌子底下,道友信不信?”

那少年在桌子底下听到,暗骂了那老道不下数百次,只是又不能弄出点声音来,只好缩紧了身子,静静地等待。

西门风疑惑地看了看他,心想,刚还看到那小子的身影,没道理一下就没了影去了,难不成真躲进了老道士的桌子下了?西门风心下转念虽觉不大可能,只是那块风华珏事关重大,说不得也只好将老道士的桌布掀开看看了。于是他抱拳说道:“道长,多有得罪了!”

那老道士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笑说道:“足下请便就是。”说完,右手在桌子上用力一按,便摊开双手,示意西门风尽管检查。

也不见西门风如何动,老道士那张破旧桌子上的麻布帘子忽然无风而动,一下掀了开来,却是他用双掌鼓起内劲,将那帘布吹将起来。西门风瞟了一眼桌底,却只发觉桌底下只有老道士一双穿着草鞋,露出脚趾头的一双老脚,除此之外,里面竟是甚么东西都没有。西门风暗道一声糟糕,也不及和老道士打个招呼,抽步潜行,身形一下便去远了。

老道士至始至终只是笑意盎然地瞧着西门风行动,待到西门风走远了,才自言自语地说道:“一叶障目,竟不知是春还是秋。就算是敏锐如大侠,着急起来,明明在眼前的东西也会视而不见。”

老道士一边叹息,一边收拾好摆档的行头,施施然往海边的港口走去。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作者寄语: 精彩和悬念就此开始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楚汉风云之英雄泪》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仕途红人
2 我有系统,举世无敌
3 都市之物价贬值百…
4 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
5 她的小情绪
6 朕的长发皇后
7 匪BOSS的影后甜…
8 马甲厨娘不动情
9 三千万负婆的还债…
10 夫人又在吊打白莲…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大唐:开局李世民流落荒岛 作者: 夜半蝉鸣
历史穿越 816888 字
流落荒岛,一年后捡到了唐皇帝、长孙无忌、杜如晦,世人称为大唐四剑客

2 天啊!我变成了大熊猫 作者: 西瓜保熟
都市重生 747639 字
一觉醒来,我勒个去!我变成了大熊猫,等等,我身上这只母熊猫是什么鬼

3 举国随我攻入异世界 作者: 繁花落是炊烟
都市异能 179380 字
在人族微弱时重生,带领华夏征伐异界,镇压强敌,打遍九天十地无敌手

4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崛起 作者: 赢无欲
军旅生涯 1040728 字
范天雷不敢和他掰手腕,何晨光见他不敢称枪王。他是江凡,世界最强兵王

5 我在西游捡属性 作者: 斗战不为胜佛
东方玄幻 303106 字
人在西游,天崩开局!李牧:只要我捡的够快,圣人也得在我后面吃灰!

6 大唐之最强败家子 作者: 道是wu情
历史穿越 20609 字
我是败家子,我就要做败家里面最闪亮的那一颗,家里余钱不能超过十两!

7 道士半生录 作者: 浮三
民间奇谈 91312 字
初入道门的我,还没学习术法,遇到的第一件事情居然是和上古凶兽打架?

8 步步为途 作者: 骑鹤人本尊
现实题材 190154 字
他坚信——掌权亦会放权,铺路不忘路,争斗不忘初心,方能为民造福!

9 混沌书 作者: 思否
奇幻修真 345695 字
洛豪,身怀混沌书,修炼混沌万物决,横扫修真界,仙界,神界,统一神界

10 和空姐荒岛求生的日子 作者: 焖葫芦
现实题材 1275215 字
一次空难,退役特种兵与三个美女同时流落荒岛,恶劣条件,艰苦求存。

《第九章 一叶蔽目》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撒花乞儿

2013-07-16 18:01 发表于 h5.17k.com 撒花乞儿

两个痴男怨女~~~感叹一下= =

michaelsky (作者) 2013-07-16 18:59 来自 www.17k.com
结了婚的情人可称不上是痴男怨女了!
1条回应, 更新于 2013-07-16 18:59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