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古代言情 >> 凤司小短篇 [书号592575]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十三.【残魂引】

《凤司小短篇》 筱妖有意/著, 本章共9068字, 更新于: 2013-07-06 18:38

一,是昔流芳

赢 聆,秦 公 主,极 善 谱 曲,曾 使 舜 乐 《 六 莹 》 复 现 ,秦 王 悦 之 ,绘 音 公 主 。

——《秦公主传·绘音公主》

彼时的赢聆,还是有母亲的。

母亲是赵国士族女,以歌声闻名。父皇听闻便向赵王求娶。于是,母亲便进了秦王宫,封了乐夫人。赢聆曾听母亲说起过那段最初入秦王宫的日子,当时的赢聆并不明白母亲的话,只是记得母亲那沉醉的模样,幸福的不像话呢。

只是秦王宫的美人何其多,其中也不乏才艺出众者。不多久,父皇便厌倦了母亲。母亲终日郁郁,终是病倒了。

却不料,那日宫中大夫替母亲诊脉时诊出了喜脉,母亲欣喜若狂,不再整日哀怨,取而代之的是快为人母的愉悦,竟是早早替孩子起了名字,叫做聆。母亲曾经说赢聆是支撑她的希望,是与她血肉相连的孩子,是最珍贵的宝贝。

但旁人就不像母亲那般欢喜了。赢聆不知道母亲是怎样提防其他夫人的,只知道自己是足足早了两个月出生的,而且生来即是紫发紫眸,极是怪异。但是母亲不介意,一直将她捧在手心里对待。

那时候的赢聆,最喜欢母亲在耳边轻轻用赵语吟唱的小调。

或许是母亲的熏陶,赢聆自小便在乐曲上表现出极高的天赋。

似乎是赢聆十岁那年,四处玩耍,于寰园中听宫中乐师弹奏舜乐《六莹》,自觉很是不搭调,这样的人哪里有母亲一半才华。遂自上前,行礼后,对父皇道:“父皇,这曲,音节无章,羽音不平,好生难听。女儿愿补其音,平其调,聊以清耳。”父皇微微一笑,点点头,似是饶有兴味。

赢聆取过琴,略略思忆。尔后,琴声幽幽,如珠玉落地,在座俱是愣神良久。

父皇听完,很是欢喜,道:“果然是乐姬的女儿。”随后,便封赢聆为公主,封号绘音。此后三年,对赢聆很是宠爱。呵,那些所谓的宠爱,如今想来,也真是可笑的很。

时 韩 王 为 子 白 凤 求 亲 于 秦 ,得 闻 公 主 美 名 ,求 于 秦 王 ,诺 之 。

——《秦公主传·绘音公主》

二,君莫思归

及 十 四 ,王 送 公 主 出 ,念 其 远 嫁 ,使 剑 客 卫 庄 护 之 。

——《?》

赢聆坐在马车上,望着帘外已然看不到的秦王宫方向,落下泪来。

当浩荡的队伍来到韩国时,婢子来报,说是,韩王于王宫设宴为公主洗尘,请公主沐浴更衣后前往。

方事毕,正欲前往,却听见少年恣意的话语,“我还道这传闻中秦公主是怎样的人物呢?今日看来,也不过是两个眼睛,一张嘴,与旁人无什差别。”

赢聆寻声望去,却见门边立着位白衣少年,嘴角轻扯。也不知是谁唤了句“白凤公子”,尔后,婢女俱是跪下。

赢聆左右望了许久方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是在和我说话?”

“怎么,此处还有旁人。”

赢聆点头称也是,却突然睁大眼睛边眨眼边问:“莫非你有三个眼睛?在哪?给我看看吧。”少年一时哑然,隐约皱眉,答道:“自然,是没有的。”

“这样啊。”赢聆点点头,“那也与旁人无什差别嘛。”那语气调子竟是学了十足十的像。

少年正欲反唇相讥,后方却走进来一位姐姐,轻笑道:“这秦宫的女孩儿这般伶俐,模样也不错,姐姐我很是欢喜。”

赢聆见那位姐姐身形窈窕,行走间隐有飒爽之气,不由拍手笑道:“传闻中的莲公主倒真是位妙人儿。”话音方落,少年便“哼”的一声离去了。莲公主走来拉着赢聆的手,说:“洗尘宴马上开始了,来,姐姐带你去。”

三,华宴幻音

侍婢将镶以珠玉的竹帘挂起后,赢聆方随莲公主入座。这韩宫果真是华贵无比,铜台灯盏、墨玉金辉将大殿装点的恍若白昼。

开宴后,韩王言道按韩国的习俗婚礼须得一月后举行,请公主见谅。之后,韩王、众臣与赢聆一行人又说了一番客套话,便不再理会旁人,生生喝起闷酒来。

赢聆正是好奇,突闻韩王座下一名大臣起身对韩王道:“素闻公主精于音律,今日得见,望公主奏一曲,臣等也好一饱耳福。”韩王颔首,命人取琴来,竟是半分不问赢聆的意思。

正打算随意弹来,却听那位大臣道:“昔日公主全《六莹》,臣下甚为佩服,今日臣亦有一残谱,望公主全之。”

“好”赢聆接过曲谱,细细的看,总觉得这曲子奇怪的紧,脑中闪过一句极奇怪的话——幻律十二,五调非乐。不知为何,双手似自然而动,让那诡谲的音律萦绕在韩宫的每一个角落。

而众人皆是听的如痴如醉,浑然未察觉赢聆已是弹一身冷汗,却根本停不下来。这样的音律简直像母亲所说的魔音,一定要让它停下,停下,停下,停下。

只听“嘣”的一声,吓了诸人一跳,而赢聆却是暗自安了心,垂下眼脸,答道:“绘音愚钝,不能替大人修复此曲,望大人海涵。”“无妨,无妨。”那名大臣连忙拱手道。

赢聆藉此起身说:“韩王、公主、诸位大人,绘音来时车马困顿,此时有些乏了,便先告退了。”韩王亦起身道:“请。”

却是听得“哗啷”一声,回首一看,原是婢女添油打翻了铜盏,竟是连带也将竹帘掀开半边,慌的忙跪下向赢聆请罪。一时间,殿内群臣尽露惊艳之色。

赢聆离去后,殿中众人俱赞韩王公子得殊丽,实乃良配。

四,韩宫风雨(一)

韩 王 十 六 年 ,权 臣 姬 无 夜 求 莲 公 主 。王 初 不 允 ,姬 无 夜 复 求 ;再 不 允 ,复 求 ,韩 王 终 诺 之 。

——《公主传·莲公主》

那日,平素浅笑盈盈的莲公主哭得那么伤心,一时间,赢聆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她。只好静静的听她诉说姬无夜的坏处,什么好色成性,什么对父皇无礼之类的。

之后,又是场大哭。倒是前些日子莲公主总是挑衅的那个卫庄忽的斥了句“哭哭啼啼的,成什么样子!”,莲公主立即止了哭,瞪着卫庄。赢聆夹在中间,更是不知所措,头疼的很。

但见莲公主死死盯这卫庄,就悄悄退了。

这个卫庄,虽说是父皇派的护卫,但是一路上从未正眼瞧过赢聆,总是那般凶煞模样,倒是吓走了不少心怀不轨之徒。赢聆一边默想,一边走着。等回过神来,已是不知身处何处了。

“绘音公主怎么竟有空到此处么?”

“你是?”

“臣下姬无夜”

这,这个就是莲公主要嫁的夫君。恩,是很不匹配了些,难怪了。

正走神,一枚凤羽飞过耳际,“你怎么在此?”,抬头一看,却是公子白凤,正坐在树枝上,抬着下巴,环抱双臂,两腿晃啊晃,晃的赢聆很是眼花,正要作答。

姬无夜却回道:“禀公子,王上宣臣下觐见,让臣下在此等候。”

“哦?原来大王不命大人在前殿等候,竟是在这内宫之处么?却是白凤无知了。”

“公子若不喜欢,臣下这便告退了。”说完还对赢聆拱拱手,一溜烟,跑了。

白凤扫了眼赢聆,觉得应该把这丫头赶了。却听的赢聆问了一句:“这里是内殿还是前殿?”登时觉得这丫头简直奇蠢无比,还是眼不见为净的好,一个飞身便窜了。

“唔,这下清净了。”赢聆正要舒展舒展身体,两枚凤羽齐刷刷从两鬓飞过,附赠一记恶狠狠的白眼。

四,韩宫风雨(二)

侍女传来消息,说是提前十日行礼,与莲公主同时举行。有道是好事成双。

晚上,也不知到底是哪一日的晚上。风雨大作。

赢聆不知怎么了,忽然觉得冷得渗人。起身,望向帘外,竟看见门外依稀有个人影,鬼祟得很。帘外传来香气,丝丝催人入睡。不一会,赢聆的视线就有些模糊了。

挣扎着想要醒来,隐约听见些污言秽语,很是不堪。接着便是一双手抚这赢聆的脸庞。那日宴上魔音忽又重现,声音越来越清晰,头也越来越疼,最后,竟是生生将赢聆疼醒。

一睁眼,就看见姬无夜那双不掩欲望的眼睛。慌忙将他推开,却跌坐到地上;想要叫人,却根本发不出声音。身体也越来越无力。放眼望去,那鹤状铜炉中吐出幽幽香气,原是有这般作用么?之前那婢女是安排好的么?

等到,赢聆不再挣扎反抗,姬无夜大喜,忙将赢聆放平于地上。就在他解衣之时,赢聆猛的起身,撞向离她最近的床榻。顿时血溅当场,整个寝殿都充斥着浓重的血腥味。

后来,秦王以此为由,要求韩王诛姬无夜。姬无夜以兵权胁韩王禅让以保命,秦王大怒,领兵攻韩,灭之。

只是这些事,赢聆已经无法获悉了。

五,残魂引

残 魂 引 ,相 传 为 阴 阳 家 秘 术 。以 死 者 之 残 念 引 为 魂 魄 ,佐 以 草 木中 灵 气 厚 者 补 其 缺 魄 。令 死 者 复 生 。

——《海内十洲志·阴阳家》

阴阳殿内,紫发少女悬空而立,额上的可怖伤痕以长发遮住,配上额饰,容颜如昨。只是闭着眼,似乎在沉睡。

殿中东皇以双手引魂念。空旷的大殿内,冰蓝色的术符与紫发少女的暖金色魂念相互交织,最后,齐齐注入少女体内。

东皇垂下手,道:“醒来吧。”

紫发少女睁开双眸,眸中一片茫然,困惑的看着东皇。

“即日起,你便是阴阳家的少司命。月神,领她下去吧。”

“是,东皇阁下。”

少女由月神带着,木然的跟着她。仿佛一个不留意,便会失去方向。

殿外,星魂与大司命正等候着东皇的召见。

“残魂引,可是封了魂魄中为人的意识,解了灵的意识呢。只怕她将来要越过大司命你了。”星魂在这百无聊赖中刺了大司命一句。

“怎么,星魂大人就不担心担心自己?”

“这又怎么可以相比呢?”星魂极是自傲的答道。

此刻,殿门开,月神的声音传来“两位进来吧。”

自那日后,面对少女的便是无边的任务和杀戮,各种人的血沾染在叶上、衣服上,却始终染不了少女的眼睛,唯有灵识偶尔遭反噬,方将那眼中一泓清水的平静打破。

已是度过了好几个冬春交替之日,少女的容颜依旧不曾更改。岁月似乎再也无法对她照成任何影响。

是夜,蜃楼初成。东皇大人于占星台上卜得今夜千机楼有变,令少司命守于桑海。

六,苍龙之角

角 宿 值 日 不 非 轻 ,祭 祀 婚 姻 事 不 成 ,埋 葬 若 还 逢 此 日 ,三 年 之内 有 灾 惊 。

——《天文志·星宿》

今夜,桑海城内,各路人马聚齐。而东方青龙角宿显像。茫茫苍穹之中,仿佛听见有人在问:“角宿未旦,曜灵安藏?”

城楼上,少司命静伫其上。上空中已是公输家的机关鸟近乎遍布空中,想来始皇帝陛下已然准备万全了。

仿佛感觉到什么,少司命连忙转头望去。却见,远处急速飞来的巨大白鸟,上有一蓝衣少年,细细看去,却是似曾相识。

有什么渐渐近了,一些零散的话语和场景纷乱而至。

“我还道这传闻中秦公主是怎样的人物呢?今日看来,也不过是两个眼睛,一张嘴,与旁人无什差别。”话语的口气极是肆意,着实是想不起来哪里有人敢这么对她说话。

回忆中的少年坐在树上,阳光从他身后照来,似乎给少年俊朗的面庞上镀了层金光。他抬着下巴,环抱双臂,两腿晃啊晃,晃的人很是眼花。

随之而来的还有锦缎上的鲜血,艳的好像冥府的红莲以及近乎真实的疼痛感。

一时之间,少司命竟然分不清那到底是现实还是幻觉,恍惚的望着白鸟从眼前飞过,没有一丝一毫的停留。

而立于白鸟上的白凤此刻也是诧异万分。

那个孩子不是已然死去了吗?怎么会?

他始终记得那日自己得知消息时的震惊,明明前几日还是喜欢暗地里说他坏话的活生生的少女,一夜之间就这么死了?

当他赶到少女的寝殿门外时,就闻到一丝的血腥味与甜腻的香气。慌忙进去,血气越来越重,终是在榻上见到了少女。

白日里姣好的容颜已被血污得看不清楚,唯有那双紫眸睁着,狠厉的盯着一个方向。那景象真是可怖得让人心为之颤。

只是看方才那名女子着装,应该是阴阳家的人?莫非这世上还真有起死回生之术不成?

这样想着想着,一回神,已是到了千机楼上空。

七,今夕昨夕

已经有人进入千机楼了,少司命一个瞬移飞快赶到,居然只是远远望见墨家盗跖踏在那阴阳家至宝照骨莹上雀跃于林木之间,甚是欢喜的德行。

于是,急忙加快速度追了上去,随手发了几枚树叶,却被更快的凤羽死死钉在一旁的树干上。

“我看中的猎物,还轮不到你们阴阳家的人来插手。”右侧传来少年懒洋洋的声音。

就是这个声音,和回忆里的声音,一模一样。

这个人,是谁? 我认识么? 为何额际好像要裂开一样?

不,不要再想了。否则,今夜,就完不成东皇大人的命令了。

少司命看着已然很近的盗跖,急速追至更前方。停在树顶上,转过身,双手结印,集周遭落木于身旁,催耗灵识,片刻即将落叶聚为实形。

而那盗跖竟是好生不知死活的恬笑道:“小姑娘,我们又见面了,这次你可是真的在等我了,对吧?”

白凤冷笑一声,将凤羽尽数聚于手上,只待少司命发招。

只见少司命食指相合,手中赫然出现蓝绿色的光芒,一瞬间将实形尽散,每一片树叶俱沾上浓厚的杀意,向四周飞来。

白凤等的就是这一刻,几乎是同时也将凤羽发出,洁白的羽毛对上杀戮气缠绕的树叶,居然把那杀气压了下去。那白凤自然毫发无损。

可那盗跖就没那么好运了。虽说躲的奇快无比,也到底无法将杀叶羽刃统统躲开。身上,脸上已是伤痕累累,狼狈得很。饶是这么着,嘴上却依旧不饶人的说:“我早就说过,女孩子喜欢上我的话,我跑到天边,她们也会死缠着我不放的。”

白凤轻挑眉,笑着刺他一句:“只怕是,今日之后,你还有没有命在都难说得很。”说完竟是数枚凤羽齐齐飞来,直向着盗跖的命门。盗跖一个跳跃,居然将自己送至少司命的跟前。

只好硬着头皮对少司命说:“你看,如今我可是来了。”末了,见少司命不理会,挠挠头,正要言语,耳边传来白凤无奈的声音“你还真是自找死路。”

少司命盯着盗跖,神色间略有怒意,愈发迅速的结印聚形,忽的集成两条长长的叶鞭。一条卷向盗跖脚下的照骨莹,另一条竟是狠命的扫向白凤。

白凤一惊,险些被打中。抬头正对上少司命已经是毫无波澜的眼睛。浑然不觉自己眼中已满是惊讶之意。

这样看她,明明和那个孩子一模一样,却给人完完全全是另外一个人的感觉呢。

八,虚表无心

盗跖见那叶鞭来势凶猛,急忙将照骨莹藏在怀里,使出电光神行步逃跑。而此刻,不知哪里来的火红的蛇从半空中四处飞来,直直对准少司命的额首,一时间,无处可躲。

少司命却定定站立在原处,等到蛇触及额头,竟见她额头一道可怖的伤疤隐现,泛着黯红的血光朝身旁散去,将那些蛇撕的血肉模糊。

“嗯,倒还有些能耐。不过你确信无碍了吗?”身后传来女子的声音。

少司命还未来得及回头,便见那被撕裂的蛇体内竟还有极细长的小蛇朝她扑来,来的比方才还要快上许多,色彩斑斓的蛇狠狠的缠咬着她,却不见哪怕是一滴血流出来。

白凤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弹出许多凤羽,俱是极小心的刺穿了蛇而未伤及她分毫。

少司命仿佛没有疼痛感似的毫无反应,只是冷淡的看了一眼白凤。仅玉指微曲,便有落叶从地面腾起,霎时将已经中毒的皮肉削下,额上闪现暖黄的光,将伤口修补的完美无缺。

“诶呀,这真是好生特别的术法呢!”那女子还欲出手,却似乎被白凤拦住了。

少司命收回叶鞭,单手结印,身后浮现一面术法之墙,愣是把身后之人隔开,而跑远的盗跖居然倒退着回来了。

,须臾幻境

穷 数 达 变 ,因 形 移 易 者 ,谓 之 化 ,谓 之 幻 。

——《列子·周穆王》

只见少司命左右日月并佩铃俱“铃铃”作响,无数极细的血色术符被拉长勾勒出鲜红的画面,而盗跖在那画面中急速逃跑,却根本逃不开那仿佛死亡使者般的铃声。

照骨莹已经不知何时到了少女的手上,少女满意的将另一只手覆在结印的食指上,轻声念道:“亥卯未三合,申子辰三聚;木逢甘霖,勃以困。”画面渐渐模糊,画中那个狂奔的人也不知去向。

少女收手,压根没有注意到自己额上正在流血,只是想着下一个指令——前往墨家隐匿之所。强力催发瞬移,片刻即消失无踪了。

赤炼与白凤俱是收手,意味深长的看了对方一眼。

“怎么,还对当年的事耿耿于怀么?”话一出口,才发现两人问的是同一句话,“哼”的一声同时离去。只是这一声倒也是整齐得很。

待到了墨家所处之地,正看见星魂毫不费力的十指引线,将本是平坦的土地上楞是拉出形如五指之巨石,将墨家那个小头领困住,继而丢盔卸甲,拉入幻境。

那传闻中的剑客盖聂持木剑向星魂攻来,明明只是一柄木剑,竟是剑气如山倒的气势,让人不敢小觑。

而大司命正掐这一个墨家弟子的脖子,似笑非笑。

真是,恶趣味的,一群。

不过,既然东皇大人有令,那就加入好了。

少司命随手掀起四周落叶,也不知是方才灵识泄出,还是旁的,落叶未待她念咒便聚集成长鞭,一个放手就将不远处少年的武器打落。

少年慌忙中拾起那个已入幻境孩子的武器,正欲出手,少司命一个甩手,便将他撞至树上。那名少年手中的武器似非凡品,竟随着她的攻击,变换形状保护持有者。

要快些处理掉才好。

然而,叶鞭突遭层层金色飞刃削减,竟是无法承受那力道,纷纷飘散为最初普通的叶子。

蜀山的手法?

房屋黑影重重的树林间窜出一道黑影,那是个身着夜行衣的少女,眉眼清冽,也不言语,急速上前,少司命忙以术阵相抵。不料那少女修的竟是与她相克之术。

短刃利器,烁玉流金。使那术阵立刻出现大大小小的裂痕,已是维持不了多久了。

大司命见状,腾出右手,弹出一个八卦形血印。少女赶忙跳开。还要出手,忽觉身后有异,匆匆反手引出片刻幻像,方才逃开。

待得空,细细打量来人,却闻得本与盖聂打斗而遭打断星魂大人冷笑一声,道:“怎么?儒家的张良先生不好好待在小圣贤庄,跑来此处做什么?”

来人着一身长黑斗篷,听的星魂言语,方抬头笑道:“怎么,子房做的还不够明显么?国师大人?”

在这说话间,那蜀山少女已将那个小头领从幻术中带了出来,与另一名少年站在一起,蓄势待发。

张良持剑拱手道:“打搅各位雅兴,实是罪过。然今日,子房与这两个孩子还有约,便先行一步了。”说着自顾自的向几个孩子招手,星魂放欲出手,却见张良负手转过身,浅笑道:“今夜星象有异,海上云龙只怕是……..”

一听此言,阴阳家几位俱是面色一变。

莫非,蜃楼有异。

十,晦夜残恨

又见道家逍遥子与墨家高渐离、雪女几位头领俱是到了,如此下去,只怕略有些麻烦了。

也罢,撤。阴阳家几位便都离开了。

然而,晦暗不明的黑夜下,少司命却一个瞬移,追到了张良的前头,伸手便是一记飞刃。闹得张良很是不解。

“你,是什么人?”面前的少女厉声责问。

“在下儒家张良。”子房挥剑将左侧阴阳傀儡砍断,回答道。脑中却是前思后虑,忽而想起当年韩王宫的一件旧事来,看看少司命,微微颔首,朗声问道:“姑娘可听过韩王宫的一桩旧事,说的是当年秦公主绘音。”说完便打量着少女。

少司命摇摇头,突然一个结印将张良与周遭傀儡隔开,说道:“你,有什么话,说的清楚些好。”言毕,静立在原处,竟是等着张良将那旧事说来。

一旁的天明、少羽登时愣在当场。

那张良倒是毫无尴尬的说道:“韩王安曾为子求娶秦公主绘音,只是这绘音公主尚未与韩公子行得大礼,便离奇的死了。”说到这停了停,望向少女。见少女毫无反应,只好继续说道:“秦王得闻此事,大怒,之后即领兵灭韩。”

而城楼之上,一位少年迎风而立,喃喃道:“是了,外头是这么说你的。”少年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你可知道?其实,那都是你的父亲一手安排的。”

张良说完,少女却已悄然离去了。

少女的记忆开始于东皇大人将灵力注入身体内的那一刻,之前如何,其实并不重要。少女一直是这么认为了。

这个世间没有什么让少女有记忆的人,或者说少女根本无法将人的名字记住。

不过,终归是会死的人,记住了也没有用的吧。

但是,为什么,听了那些话,好像很生气。

生气?恼怒?抑或怨恨?真是遥远的词语啊。

待得少女回到蜃楼,却见云中君大人立于月神殿门外,在窥伺着什么。

十一,蜃楼惊变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庄子·逍遥游》

数日后,蜃楼始行,李斯大人为阴阳家众送行。阴阳家、李斯大人、流沙聚是登上蜃楼。

前些日子,大司命察觉蜃楼有墨家流寇潜入,似得蜀山相助,竟令傀儡们找不到那几个潜入的贼子。

云中君说,几只小老鼠,还成不了什么大事,况且月神大人与星魂大人不也没说什么吗。大司命只得作罢。

“仙山!仙山!”蜃楼正前方竟是出现一座高耸的山,山上仙鹤环绕,云烟氤氲。只是,只可远观呢。

还未待众人高兴一会,蜃楼似乎撞上了什么,猛烈的摇晃。

方才还平静的海面上,忽的变脸似的,波涛汹涌。天空中也对应着的成了乌云密布的状况。真可谓是祸不单行。

“竟然是鲲。”也不知是谁说了这么一句,将本来已是很混乱的场面搅得更浑了。

大司命皱紧了眉,正要厉声训斥,少司命却淡淡的说了一句:“月神大人在殿内,不曾出来,亦未曾问过什么。”

那么你我又急什么呢?

“哦?这样啊。”大司命挑眉答道,转眼盯向少司命,一字一句的问道:“那么,你,有何高见呢?”

“我只是在等月神大人的命令。”少司命丢下一句话,便转身离去了。

蜃楼的摇晃并没有停止,反而更加剧烈;而众人在这场动乱中,终于看到了鲲的真身。

与海水一样的深蓝色鱼鳍露出来,一双乳白色的鱼眼四下张望;而被注视的人总是会觉得莫名的惶恐。

蜃楼四周布有符咒维持阵法,那鲲撞的久了,倒也力乏了。摇着硕大的鱼尾几欲离去,却极突然的加大撞击的力度。

海水下,隐约残红,大概是鲲的血。不知为什么,正坐在月神殿内的姬如仿佛听到空气中有日月佩玲极细微的响动声。

月神见姬如神色有异,微微睁眼似有询问之意。

姬如摇了摇头,继而尽力凝神于幻音宝盒上。

然而,本来平静的月神殿也猛烈的晃动着,月神蹙眉,正要出去看看。蜃楼却已经被诡异的分裂成几部分来,每一部分现下看来,竟都是原来蜃楼的缩小版。

此刻的海面上出现了巨大的漩涡,森森然如欲吞人的怪兽。

有数不清的人与傀儡落入海中,卷入漩涡中。而那些平日里,或高傲、或自诩不凡的人统统在这生死面前失了所谓的教养,有的疾声大呼、有的赤足狂奔。

“真是场可笑的闹剧啊。”白凤站在凤凰上如是说道。

在离他不远的前方,好似有什么被术阵隐形了。如今被蜃楼撞上了,已现出一个模糊的轮廓来。

想来,那鲲大概是这术阵的守护者吧。

阴阳家们大费周章建成的蜃楼只是为了这样?真是教人好生好奇呀。

只见,大、少司命将一只手虚覆于术阵上,另一只手凌空捏诀,朝术阵打去。那术阵霎时现了裂痕,继而从裂痕中散出流动的荧光,在这灰暗的背景下仿佛指路的明灯。

那美丽的流莹之光仿佛有着迷惑人心的力量,所有的人都望着那术阵慢慢的散开,却没有人做任何哪怕是一点点的反抗。

尔后,是海面上一座孤岛突兀的出现以及长久的死寂。

十二,灵山鬼哭(一)

半死不活了这么久,第一次觉得疲惫呢,是大限将至了么?

少司命吃力的想站起来,可是,全身都在颤抖,身体里似乎有种渗入了骨髓的冷意在肆意的蔓延。

“我这是怎么了?”近处传来少年聒噪的吵闹声。少司命寻声望去,果然看见天明、少羽和那个蜀山少女石兰。

正要趁其不备发力结咒。

耳边传来甚是清冷的一句“你现在出手,死的怕是你自己。”随后,眼前出现一只手,抬头对上少年平静的眼,以及少年身后暖黄的日暮之色。

“你自己站的起来?”白凤俯下身,硬是将她扶起。少女力不从心,只好听从。

而不远处的孩子们在看见少司命和白凤是,统共一副表情——如临大敌。

这天晚上,五个人就这样挨了一夜。也不知道是谁先休息,其他人仿佛都松了口气一般的睡去了,至于睡没睡着,那就不知晓了。

不过,想来,那位墨家巨子——天明定是睡的好极了,口水顺着嘴角蜿蜒流下,也不曾中断。

少司命略略小憩了一会,睁眼看去,已是白昼。而那白凤斜靠着岩石,有一搭没一搭的梳理着凤凰的羽毛。

白凤察觉她醒了,说道:“瞧你那狼狈样子,怎么,这些不是你们阴阳家计划好的。”

少女突然感叹道:“这鸟羽毛真多。”

白凤心下暗道不好。

只听得少女继续说:“只是你每次都要用上许多,我一直很好奇,什么时候用完?”

白凤嘴角开始抽搐。

少司命似乎还嫌不够,又加了一句:“万一你在打斗中就拔光了可如何是好啊!”

白凤嘴角剧烈抽搐。

少羽:··········

天明:···················

石兰:···································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凤司小短篇》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入赘蛊夫太高冷
2 联盟之我真不是高人
3 网游之神秘复苏
4 开局打造救世组织
5 我堂堂精神病,会…
6 重生八零黑心小辣椒
7 契约诱宠:霸总他…
8 重生后,她火遍全…
9 第4次被领养后我…
10 偷天换日2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洪荒:从柳树开始签到 作者: 捞不出的月
洪荒封神 438261 字
量劫迫在眉睫,我却游历洪荒大陆,与西方二圣抢夺机缘,助女娲成圣造人

2 连通万界:我点评了诸天强者! 作者: 卖报的小郎君
玄幻奇幻 80479 字
诸天万界争雄,世间最强者对话,且看万界当中谁为最强,威震宇内!

3 重生:我的1990 作者: 半颗纽扣
都市重生 686172 字
杨洛重生到1990年的夏天。从一个连年亏损落魄不堪的化肥厂开始……

4 神奇宝贝之开局黑化沙奈朵 作者: 鲸落无人知
男生同人 336289 字
开局精灵主动黑化,暴打联盟审查官,杨凡表示精灵真的太为自己着想了!

5 恐怖荒野:只有我能看见升级选项 作者: 犹豫的灵魂
都市重生 153814 字
重生荒野,恐怖降临,厉鬼复苏!距离下次灵异入侵的到来,仅剩48小时

6 全民英灵:守护灵联盟 作者: lord丶雲
游戏异界 102556 字
数十亿人穿越到英灵游戏当中,夏尘开局觉醒了英雄联盟守护灵……

7 重生第一天,我喝了校花的奶茶 作者: 狗粮天下第一
都市重生 170687 字
陆思诚刚刚重生,就接到了校花的奶茶,叮:接受校花奶茶,开启成就商城

8 联盟之我真不是高人 作者: 绯欲丸
电子竞技 1661840 字
LOL:不懂就问,世界冠军被人发现实际上是白银,会不会被人给打死?

9 星衍启示 作者: 炎玊
未来幻想 206886 字
星空下最亮的灾星,信我,别好奇,我们就还能如初,世界也还能如初。

10 时空尽頭 作者: 红尘千世
东方玄幻 99008 字
是亘古不变的魔咒,还是天道的沦丧,众生劫(大黑暗时代)一切归于虚无

《十三.【残魂引】》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