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古代言情 >> 凤司小短篇 [书号592575]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三.【相遇相随】

《凤司小短篇》 筱妖有意/著, 本章共9769字, 更新于: 2013-07-04 20:29

清风拂过树梢,奏一曲盛世哀歌,我只是一个旁观者,用我干净的文字,记录这历史一角的凄美。

墨色渲染了整个天空的苍凉,隐隐约约从天际蔓延而上,零星几点星光宛如萤火虫般,艰难的在黑夜中撑起一角光明。

一阵夜风轻轻吹起蓝发男子的衣角,男子俊冷的容颜中带着几分英气,眸子中闪烁着熠熠的光辉。

暗黑的天空之中,一只微小的白色身影渐渐显现,是一只雪白色的鹰,尖锐的爪子中透出强劲的力道,若是往日,雪鹰疾飞的身影会给白凤带来一些心灵的慰藉,但此刻,白凤的眉头微蹙,卫庄的命令怕是又来了。

白纸上,几个狂奔的字迹透出几分桀骜冷酷的气息。

“截杀墨家机关城西处巡逻。”

白纸在下一秒钟被撕碎,被一双纤白的手用力的扔在一旁。不知多少次的去执行这种任务,而自己的身世却仍然丝毫不知。

“......”

白凤默言,紧抿双唇。

何时如此简单的任务也交给自己了?白凤心中有几分不安,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但是他却难以预知。

夕阳西下,余辉将白凤的身影不断拉长,一切终是开始了。

闪烁着金色的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斑驳的的打落在白衣之上,氲开一层光环,白凤停落在一块巨石之上,海蓝色的眼眸中流泻出几分轻蔑,淡淡的开口。

“听说天下没有你偷不到的东西,不知你能不能从我这里偷走一样东西。”

白凤早已在此等待了许久,可笑并未找到什么所谓的巡逻兵,紧接着又从雪鹰那里得到任务更变的消息,而他的目标变是---击杀盗跖。

“什么东西?”盗跖嘴角挂出一抹笑容,但心中却潜藏着一股淡淡的危险的感觉。

白凤冷笑,目光锐利的扫视盗跖,徐徐开口,“那样东西就是你的命。”

微风绵软,极尽缠绵,此刻,世界无比寂静,像是被这微风席卷了一切声响。

呆滞半饷,盗跖嬉笑开口,“我的命本来就在我的手中,何需偷?”眸光中闪耀着不可一世的光彩,这是对他自己实力绝对的自信。

"呵。"白凤嗤笑道,“从你见到我的那一刻起,你的生命就不在属于你,所以,你需要偷。”

“那你需要向我证明你有这个实力。”盗跖心中隐约透着许些不安,骤然蹿出,只剩一道白光残留在空气之中。

阳光通透,映射到白凤靛蓝色的眼眸,清澈的目光中带着几分不屑,几片枯黄的树叶打在白衣上,平添了几分悲凉。

清澈的溪水徐徐的流动,时而溅起阵阵水滴,印在了白凤脚底的碎石之上,却没有一滴打湿白凤的衣角,仿佛是臣子惧怕冒犯天威一般。

“看来你还是不够快啊。”白凤冷笑道,手中不住把玩鸟羽符,目光轻轻扫向盗跖,嘴角上扬,带着几分嘲弄。

盗跖顿了顿,仰天笑道。

“死到临头,亏你还笑的出来。”白凤淡淡道,浅蓝色的头发随风吹动,微微漾开。手中鸟羽符骤然一紧,一股强劲的力量充斥着令人窒息般得压抑感觉。

“死到临头,亏你还笑的出来。”盗跖大笑道,原本有些不安的心稍稍定了下来,眉宇之间又倾泻出如往日一般的戏虐。

“恩?”白凤猛地回头,瞳孔骤然一缩,一个通体白色的巨虎正在向这里扑来,是墨家机关兽。从这机关虎晃动的情况来看,操作的人还不够熟悉机关兽。

白凤下意识的一躲,在半空凌旋的气流中,白凤模糊的看到操作室三个身影。目光扫回到盗跖那里,盗跖畅颜道,“你好好玩,我先走了。

白凤凌厉的转身,再回视时,已不见了盗跖的身影,眉头微蹙,目光重新汇聚在那白虎机关兽上,先尽快干掉这只碍事的家伙,再去追击盗跖,他可不想为了这一群小孩子使他完成任务的记录蒙上污点。

“请您先去追击盗跖,这里由我来。”白凤正欲击散白虎机关兽时,公输仇的声音响起,苍老中带着几分奸滑。

白凤略微颔首,目光直击盗跖消失的地方,身影微晃,下一秒,便消隐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紫发在这苍翠树林之中格外显眼,少女紫发紫眸,稍长的睫毛难以遮掩她那无神的双眸,姣好的面容为白色玉纱所遮掩。她静静的立在树下阴影处,耐心的等待着猎物---盗跖。

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使原本略微闭眼小憩的少司命蓦地抬起头来,目光紧锁自己的正前方,心中估量着盗跖内力的消耗程度,以及战斗中可能发生的各种意外情况,这是她的习惯,只有做好这些,在战斗中,她才能保持一贯的冷静。

突然,一阵疾风袭来,少司命抬头,追寻着风之轨迹,树梢叠加的阴影处,一名蓝发男子正依靠在树干上,嘴角上扬,笑容中带着对盗跖的嘲讽。

“看来你还是不够快啊。”白凤一直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喃喃道,目光向少司命的位置扫视而去。

少司命回神,目光紧盯着前方,在即将战斗时出神,是不能被原谅的。

“你是在等我么?”此刻,盗跖刚刚才到,再见到少司命的那一刻,心中叫苦,却仍然打趣道,“如果你是想请我吃饭,那就更妙了。”

少司命的目光依旧停留在盗跖身上,尽管无神,却给盗跖带来一种莫名的威压。

阳光炙热,少司命银色发箍下的白玉花上镶嵌的红宝石,此刻闪烁着的,竟是异常妖艳的的血色光芒。

“虽然我平时最讨厌儒家的那些臭道理,但是这里也是荒郊野岭,我们也是孤男寡女……”

盗跖话未说完,少司命指尖盘旋的气流吸引而来的脆嫩的叶子,在逐渐构成一个八卦的标志之后,凌厉的袭出。

盗跖的内力在于白凤比试时已经消耗了大半,此刻再次发动电光神行步已经很是勉强,再加上阴阳家术法本就玄妙无比,若是在全盛状态下的盗跖都未必有赢的机会,更何况此事呢?心中暗暗叫苦,却仍旧无法逃脱,身后被那施了术法的树叶毫不留情的击中,盗跖从半空落地,眉宇之间透露出他此刻的痛苦。

“我早就说过女孩子一旦追我,就算是天涯海角,我也逃不了。可是偏偏没人信。”盗跖盯着少司命,强撑着打趣道。

在少司命面前,此刻盗跖已成为强弩之末,只要稍微轻轻一击,他便死定了。

就在此时么,一个雄浑的男音响彻树林,树叶颤抖,这是何等强大醇厚的内力。

“我以前不想相信,如今可算是亲眼所见。”

少司命一震,尽管没有表现,但是这个人来之时,她竟一丝也没有察觉道,权衡再三,她选择了离开,离开的最后,她看到了树林阴影处那蓝发男子嘴角的嘲笑,以及他他离开的最后一抹身影,他就是流沙的白凤凰,她这样念道,身影在意消失在了盗跖的目光之中。

树林里笼埋着淡淡的阴霾,无数苍翠的绿树环绕层围的密林中心,是一个无比澄澈的湖潭,碎石随意铺垫在湖水底部,零乱的位置,在常人眼中毫无美感,却是白凤心境的慰藉。

白凤不知多少次的,再次站在了湖泊边,望湖面晶莹,看水面倒影,莫名的会一阵心安。

湖面净透,波纹轻晃,白凤望着湖中倒影,喃喃道。

“恩怨情仇,尽管有趣,但又如何能与此宁静相比,世人所苦寻之荣华,可笑至极。”

月亮如同玉盘一般高悬于夜空之中,星光皓渺,给人一种孤寂之感。暗夜寂寥,而白凤的耳边却听到刀剑相撞之音。

“这看似强盛的帝国,也不过空梦一场。”

话音随着空气向无尽的远处散开,白凤低首,这才惊觉于这草木细微的晃动,他有些微微诧异,随即嘴角漾起一抹冷笑,手中轻轻搓拈着鸟羽符,言道。

“真是难得呢,这里竟然还有客人,真是难得呢。”

下一个瞬间,白凤已消失在了湖泊之边,追寻细草颤动的源头,一紫发女子的身影浮现,由最初的模糊渐渐变的明朗开来。

待到那女子的容貌完全映入眼里时,白凤微微蹙眉。

阴阳家的少司命,她来是为何?

大殿的光芒如洪水般冲向少司命,云中君冷傲的复述东皇的指令。

“少司命办事不力,处罚三天不得踏进阴阳家之门。”

听到处罚之后,少司命莫名的心安,她并不喜欢阴阳家这压抑的气氛,暂时的离开或许才是更好的。

当身后的铁门重重关上之时,少司命的心中却有些烦闷,心中不由念道自己关于阴阳家最初的记忆。

“我是谁?”

“你是默言,是阴阳家的少司命。”

在她从昏迷中醒来时,第一眼望见的,不是别人,正是月神。她不知曾经的自己是如何憎恶自己的过往,竟然心甘情愿的加入阴阳家,她也彻底忘却了自己的曾经,如同一个扯线木偶一般,机械的活着。

如此的生命到底有何意义,她不知道,也厌恶了去探究。

月色苍茫,一曲悠长的萧声响起,高低起伏,带着几分悲哀孤苦,像是可以摄取人心一般,从中竟也透出几分诡异。

她追随着萧声,无意识的向前,直至她到达一片树林,那悠扬的琴音戛然而止,她才醒来,她有些微微迷惘的环顾四周,望着四周草木枯荣之貌,她微微俯身,指尖凝聚内力,所过之处,百草向荣。

骤然间,她感到一股凌厉的气流向她袭来,她起身,轻轻抬手,抵消了那股气流的冲撞,眸子扫视那股气流的主人----蓝发少年正斜倚在树干旁,靛蓝色的眸子中带着探寻的光。

是逆流沙的白凤凰,少司命心中一紧,他来这里做什么?

夜风轻轻拂过少司命的白纱,精致的面容隐约浮现,紫色无神的双眸,仿佛没有灵魂的木偶,眸光中透着一丝戒备,长袖中的手已经开始进行了阴阳术的结印阶段,逆流沙的白凤,在阴阳家的时候,她早有耳闻,是个极其危险的人。

白凤在少司命的眸子中看到了自己,一个正在冷笑的蓝发少年,也同时读出了她的戒备,嘴角的笑容愈发明显,却是带着深深的悲哀,何时开始,自己也变得如此了?

“你来这里干什么?”白凤漠然道,手中不住的把玩着鸟羽符。

似乎因为他的话微微一愣,少司命凝聚在手间的阴阳咒印下意识的解除,他不是卫庄派来杀自己的么?

思绪回到了几天前。

阴阳家大殿。

美得如同风景画一般,是所有人对阴阳家大殿的评价,势必皇宫,不过如此。大殿的正中央,半空之中悬浮着一颗幽蓝色的宝石,月光透过,向四周发散开带着诡秘气息的光线,给人一种优雅神秘的光芒,极为震撼,但若是常人在此,必会被生生冻死,这幽蓝色的光线的产生源于阴阳家的一种秘术,经过秘术处理之后,此光线便奇冷无比,使人难耐。

“尽管和逆流沙同为辅秦同盟,但是务必小心逆流沙的人。”云中君的声音透过薄幕散开,“逆流沙与其他辅秦的各家并不相合,如遇逆流沙中的一员,尽量小心,如果发生冲突,杀无赦。”

少司命眸色暗淡,如果真的遇到了逆流沙的一员,阴阳家的普通子弟真的能够对付么?不过是白白送死吧。

此刻,云中君的话依旧在耳,少司命目光却有些惘然,此景,此势,又该如何呢?

下一秒,少司命的银色发箍中镶嵌的红宝石骤然一亮,妖异的血色红光一闪,少司命像是被控一般,凌厉的招式飞出。

一抹乌云遮掩了原本无暇至极的月亮,星星也莫名的,时隐时显,发出微弱的光芒,如此零星的光亮如何能撑起整个苍穹的黑暗?

“恩?”白凤一惊,下意识的闪避,凌旋于半空之中,目光扫向少司命,流露出许些的惊疑不定,似乎他从未料到少司命会抢先出手,再加上少司命前后态度变化太快,若不是他轻功了得,必然被击中。

少司命的眸子中带着几分嗜血,不在如往日一般无神,异常强大的力量毫无节制的喷涌而出,虽然和往常战斗时一样无情,但白凤却依然感到几分怪异,此刻的少司命,就像一个战斗机器,只会一昧的攻击对手,毫无章法。

白凤微微蹙眉,手中拈起一枚鸟羽符,灵巧的闪过几片树叶,目光被少司命面前那闪着血色光芒的红色玉石所吸引,莫不是......

阴阳家以术法闻名,其术法之巧妙,令无数江湖人士赞不绝口。 其术法远攻之威力,无人可及,然而,也是因此,施法者近身防御相对较弱。念及于此,白凤手中骤然之间散开几片鸟羽,脚立鸟羽,下一个瞬间,少司命手中的阴阳咒印未来的及放出,便被白凤止住,指尖轻震那血色玉石,银色发箍掉下。

就在同时,原本攻击凌厉的少司命竟也停止了攻势,全身摊软,依树而立,眉宇之间透出无比的虚弱。

月亮挣扎着,挣脱了阴云的束缚,灵静的月光佛面,给人一种清新的感觉。

白凤轻轻闭合双眼,冷笑道。

“没想到今晚竟有如此之多的客人啊。”随即一个转身,身影隐于林木之中。

在白凤消失未到一秒,一个蓝色身影从树林中走出,少年精致的面容上密布着细密的纹腾,举足之间散着淡淡的阴冷。

“刚才的是---白凤?”

幽蓝色的宝石在阴阳家的大殿中央,此刻看来,竟在微微的震颤,那光芒印在每个人的心中便显的愈发诡秘,星魂轻瞟了少司命一眼,少司命微微颔首,随即把目光转到了千泷身上,心中微微有些郁结。

“半柱香时间之前,逆流沙白凤与赤练趁大司命不备,偷袭大司命。现如今,大司命重伤,东皇殿下正在尽力救治,各位稍安。”云中君顿了顿,目光扫向少司命,沉声道,“东皇殿下慈悲,恐少司命在外受袭,故召回,处罚暂时撤销。”

此时此刻,少司命并未听见云中君的任何话语,她所有的心念都停在了那句白凤与赤练于半柱香前偷袭大司命,她不解,半柱香前,白凤明明......更让她惑然的是,为何每每大司命受伤,她就会莫名的变的躁动不已,发生类似于在树林一般的怪异行为。

念及于此,少司命抬手,轻轻碰了碰银色发箍上的血玉,目光在半空与星魂相撞,星魂摇头示意。

【不久前 树林】

“刚才的是---白凤?”

星魂从阴影中走出,目光有些微微愕然,大拇指轻轻与食指相擦,口气中带着几分犹疑,目光看向少司命那略带狼狈的身影咯,微敛双眉,“他一直在这里?”

少司命扶树踉跄的站起,擦拭唇角的血迹,颔首。

“他在这里大概带了的时间,有一个时辰么?”

少司命颔首,却不解于为何星魂如此执著于此话题。

星魂的眸子深处闪过一缕难以察觉的诡秘,言道。

“阴阳家发生了件大事,东皇殿下破格允许你回去。”星魂言道此处,目光重新落在了少司命身上,“在大殿上,无论云中君所言为何,切记不可提你刚刚与白凤会面之事,你可曾了解?”

清冷的月光洒向树林,远处传来几声兽鸣,使这树林显得更加阴冷,嫩草延伸,向无尽的天际发散,给人一种来自地狱般孤独压抑的感觉。徐徐的微风卷起白发男子的长发,眸子带着些许晦暗。

“赤练、白凤,”卫庄顿了顿,声音中带着些冷肃,“有新的任务。”

“恩?”赤练嘴角挂上一抹妖媚的笑,走上前去,倚在树边,手指轻轻把玩着长发,目光冷媚,“究竟是什么任务,居然要一次出动逆流沙的两人?”说罢,目光扫向白凤,冷哼一声。

高站在巨石之上的蓝发男子嘴唇紧抿,目光空洞,心思难以令人琢磨。

卫庄目光如刃,尖锐给人一种压抑感。树林之中陷入暂时的诡异的沉默之中,隐蝠静蹲立于树干上,嘴角难得的,莫显那抹令人胆寒的阴冷笑容。

“刺杀武候,小心阴阳家。”

阴阳家?简单的三个字唤回了白凤的思绪,目光在半空与卫庄相撞,察觉到卫庄目光中的嘲讽,他转会目光,双手相抱自然环于胸前,嗤笑一声。

“阴阳家?”赤练目光深邃,言道,“虽说墨家机关城已被破,但是辅秦大盟之间的关系,才更令人担忧吧。”

阴阳家。

富丽堂皇的装衡在阴阳家却展示出一种别致的清雅,几根高大的石柱之上满布细密的图腾,在夜晚散发着幽幽的光,圣殿的最上方,云中君傲然而立,目光在众人之间来回打量,最后停在了少司命与星魂的身上,嘴角流露出一个极难让人察觉的阴寒笑容,这抹笑容,很难让人联想往日冷肃的云中君。

“本次任务,刺杀武候。”

云中君漠然道,极好的掩饰了他那诡秘的心思,挥了挥长袖,从中取出一个竹简,上面写了一个大字---谨。

“这是东皇殿下的意思,”他沉下声来,“小心逆流沙的人。”

拾壹

夜明珠在夜晚发出晶莹的光,风铃发出细碎的声响,从中透出淡淡的危险的预兆,武候爷坐在木椅之上,轻闭双眼,一副悠游自得的模样,如此的安详,丝毫未曾感到危险的逼近。

【武候爷府 庭院】

湖泊随风吹过淡淡的波纹,与这祥和相反的场面,两个男子的对峙给这夜色平添置几分危险的气息。

黑棕色的发丝凌空吹起,幽蓝色的眸子使看者不由感到一阵冷冽,右手在空中结了一个阴阳咒印,蓄势待发,强烈的气流波动昭示着其强大的威力。

“你来这里做什么?”星魂冷冽的开口。

蓝发男子微眯双眼,丝毫看不出战斗前的紧张,他一向这样,天性如此。

“呵!”白凤冷哼一声,“没想到你们阴阳家连这种保护狗官的任务也接受。”

幽蓝色的眸子在听了白凤的话后,微微一怔,眼神中透着一丝悲哀,那是白凤难以理解的哀凉。终是轮到我了么?东皇殿下?作为棋子的生命,在你的眼里,终是走到了尽头么?

“我们的任务亦是杀死武候。”星魂冷淡道。

白凤从星魂手腕中那抹伤痕中读到了答案---一条极似鸟羽符划过的伤痕,但是鸟羽符的划伤更加细小。

他的脑海蓦的浮过一张人的脸,心头一震,会是他么?白凤撼道。

【武候府 廊殿】

“呦。”赤练冷艳开口,“看来你早已在此恭候多时了。”

树叶簌簌的飘落在紫发女孩的脚下,静静的贴依于少司命,少司命脸色稍稍有些难看,手腕处有些淤清,紫眸中的戒备已到了极点,指尖夹辗着一片嫩绿的树叶。

“所谓阴阳家,不过如此。”赤练轻举一手,遮住唇角,笑的好生妖媚。

拾贰

【阴阳家秘殿】

灯光微弱,隐约难以望见那身子伟岸的男子的面容,他手中持着一个类似于权杖一样的东西,苦老树枝却透着一股强劲霸道的威力,权杖的最上方,是一颗红色的宝石,妖艳而又美丽。

“东皇殿下,”云中君上前,没有往日的傲然,满脸的谦卑,“已经派出少司命和星魂,大司命也已重伤。”

灯火摇曳,东皇嘴角的笑容愈发扩大。

“很好,”东皇冷笑道,“在消灭卫庄手下的势力,那些木偶的生命也就到了尽头。”

月神在听了东皇的话之后微微颤动了一下,美腻的双眸流露出一抹难以理解的绝望,双手紧握,面纱被吹起,云中君注意到了月神那一瞬间的表情震动。

“月神,为了东皇殿下的大业,你应该不会背叛我们吧。”云中君微眯双眼,冷哼一声,“恩?月神大人。”他特意加重了口气,嘴角扬起一个诡异的笑容。

“恩?!”东皇太一缓缓转过身来,目光紧锁月神,庞大的威压倾泻而出,月神一向淡然优雅的脸上,此刻带着些痛苦的扭曲。

“月神不敢。”月神竭力吐出了几个字,痛苦之色,溢于言表。

【武候府 廊殿】

战斗中僵持所带来沉默是最难熬的。

几条色纹鲜艳细密的粗壮巨蛇扭曲着身体向少司命袭来,少司命手中的阴阳咒印早已完成,却被手腕处的伤痕所抑,难以发出。赤练微微惊愕,蹙眉望向毫不抵抗的少司命,正欲停手,却觉力量难以操控,只是向外倾释。

眼见的,却只是那剧毒无比的蛇向少司命袭去,却无力改变,脑海中只念着的,是恍悟自己已落入圈套,成了别人手中的棋子。

拾叁

【阴阳家 廊殿】

地上的树叶微微震颤,强风凌冽的袭来,毒蛇仍然向前飞扑,少司命此刻心中并无想象中死亡的绝望,他认命的闭上了双眼,脑海中蓦的的划过两个人的影子,第一个,却是大司命,以往冷酷的眼神,为什么此刻充斥着她难以理解的哀伤?第二个人却更令她难以理解,为何是白凤?

她懒得再去想更多,一个死人就算知道再多,又有何用?少司命念道这里,不觉有些嘲讽,想要扯动嘴角,露出一个微笑。

“嘶嘶!”

少司命并未赢来想象中的,毒蛇的撕咬,反而听到毒蛇凄利的哀鸣,她缓缓睁开双眼,眼见的,蓝发男子高大的身影伫倚在自己面前。少司命只觉眼前一黑,向后倒去,却被白凤一把扶起,少司命注意到了白凤嘴角的嘲笑,听见他以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言道。

“呵!这就是阴阳家教你的?乖乖受死?啧。”

待到少司命站稳,白凤紧盯着少司命手腕处的伤痕,蹙眉言道。

“你中了赤练的蛇毒?”

赤练此时才觉得力量稍微好一些,变的更加稳定,更易控制。她摇摇头,否定道,“我一来,她便向我攻击。”

“哦?”白凤挑眉,“这次只是误会,他们也是来杀武候的,她中的毒,你应该可以解吧。”

赤练颔首,走向少司命,“武候那边?”

“星魂去了,”白凤冷笑道,“若不抽出一个人来找你们,还真是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死的。”

冷光簌簌,洒落了一地的光晕。

“武候已死。”黑棕发色少年从阴影中走出,冷冷道。

拾肆

幽暗的灯光浮在空中,精致的木雕此刻透出阵阵阴寒的气息。

“哦?”东皇太一低沉的声音传出,法杖上的红宝石透出妖异的红光,亦是散发着死亡的气息,令人不寒而栗,“你们遇到了流沙的伏击?”

星魂俯身,一脸的谦卑,“是的,殿下。”

这是星魂和少司命在路上商量好的回答,尽管星魂不说,但是,少司命隐隐约约也意识到了,在这看似平静的阴阳家,暗流涌动,似乎在进行着什么滔天的阴谋,那个阴谋,如同黑影一般,把他们全都拢在了一起。

东皇太一沉默了半响,声音波澜不惊却令人不觉致命的压抑。

“流沙难道要与我阴阳家为敌么?”

没有人敢应声,沉默,沉默,这在阴阳家并不少见。

“少司命,”东皇太一开口,目光阴冷,“我命你去杀掉白凤凰,以示我阴阳家的威仪。”

少司命目光蓦然一滞,星魂上前,轻言道。

“东皇殿下,为了防止遇到意外,比如流沙的其他首领也在场,属下也跟随前去,辅助完成任务如何?”

月神上前,“东皇殿下,属下认为,星魂所言极是。”

东皇太一微微颔首,眉宇间,说不出的傲然,“那边如此吧,只准成功,失败的话,你们知道会如何。”

“是,殿下。”

拾伍

墨玉一般的月光挥洒在大地,清宁而又祥和,而这安静的表面,又究竟掩埋了什么鲜为人知的阴谋与迷流。

星魂沉默了半响,“默言,如果可以的话,就逃走吧,阴阳家不是想你想的这般简单。”

少司命抬头,眸子望向星魂,好像在说,那你呢。

星魂轻叹,摇了摇头,“所有人之中,若能活下一个人,便也是好的。”

少司命从袖间拿出一片白羽,那白羽在空中有些不安的浮动着,紫眸无神,没有人可以催测到一丝一号的信息,少司命有时在想,如果她真的能像世人所见的那般无情就好了,或许那样,便不会有这般苦恼。

在世人面前,在她那强大的阴阳术下,所有人都会颤栗,而她自己有何不悚然于那阴阳术的强大威力。

她只是阴阳家的一个木偶,她从不曾忘记这点,只是最近这种感觉越来越浓重罢了。

阴阳家需要她,她便活着,如果不需要,她就……

脑海中浮出月神和大司命的面孔,这两个人和星魂,只有他们,让她在这个冰冷的世界中感到温暖,不,或许还有一个人也曾……白凤凰。

不知为何,心中猛然升腾出一种强烈的不安感,月神的面容越发隐约。

但是此刻,对于少司命,也只是心中感到不安,却从未想,她与月神,从此,再未见过。

拾陆

溪水慢慢的顺流而下,时而击到细石上,发出清脆的音响。

少司命望着溪中的自己,无言。

刚才施了寻迹咒,追寻到了白凤的踪迹后,星魂便让她留在这里,孤身一人前去找白凤凰,心中的不安愈加浓烈。

要变天了么?

不只是问溪流,还是问自己。

“……所以,这就是你来找我的目的?”白凤倚在树上,手中把玩着鸟羽符,“让我带那个女人走……”眼神充满了玩味。

“你说,我为什么要帮你?”白凤轻轻嗤笑道,“这个买卖可不划算。”

星魂黑棕色的眸子没有波澜,“你不会让她死的,可是,再不走,你们都会死。”

“啧,”白凤皱眉,“这种口气还真是令人不爽呢,不过,你的要求,我答应了。”

少司命银色头箍上那块妖异的红宝石闪着诡异的光芒,少司命目光一凝, 施起了凌波术,一个晃影,便进入了树林。

映入眼帘的图景使她有些愕然的往后倒退了一步——星魂倒在了地上,嘴唇发紫。

“他已经死了,按他说的,”白凤目光紧盯着那个此刻微微有些失态的少女,“他被你们那个东皇殿下盯上了。”

终于还是开始了么?少司命垂眸,我们的使命,木偶的使命已经完结了,所以,我们可以消失了么。

“喂,”白凤轻叫道,说着,向少司命伸出手,“走吧。”

走?少司命望着白凤那靛蓝色的眸子,好像在问,去哪里,还有哪里可去,她的姐姐,还有月神,都还在阴阳家。

“在不走,他就白死了。”白凤轻轻把少司命扶上了白鸟,却在那瞬间,看见了那顺着少司命脸庞滑下的泪珠,心中一怔,“没事了。”白凤过去从不曾想自己也会有如此矫情的一面,但是对着这个少女,他似乎总是这样。

拾柒【大结局篇】

就在白鸟正欲振翼翱翔的时候,一阵脚步声传来,气息紊乱。

少司命眸子骤然睁大,她可以感觉得到,这是大司命的气息。她抬起头,望着白凤,又低下头,轻轻拽了下白凤的袖子。

白凤扬了扬眉毛,“女人呀,还真是麻烦的生物。”

下一秒,白凤带着少司命,使着轻功向前。

“默言……”大司命虚弱的说道,可以看出,她受了重伤,而身为阴阳家曾经的一员,她自然看得出,这是阴阳术所伤。

少司命抱着大司命,身子有些微微颤抖,眼泪滑下,什么掩饰,都在这个几近死亡的姐姐面前消失,她还依旧是曾经那个脆弱不堪的默言。

“东皇殿下其实是云中君操纵的傀儡,他疯了,他想要杀死所有人,月神施展了阴阳家的上古秘法,和他同归于尽。”大司命大口大口的喘息,“妹妹,快走吧,离这里越远越好……白凤,我把默言交给你了,我一声从来没有求过什么人,只是希望你,能够保护好默言,她不能再受伤害了。”

白凤微微颔首,目光盯着少司命,其实心里不是早就有了答案么,只是,不知道从何时开始。

少司命第一次感觉如此无助,眼睁睁看着大司命失去了最后一丝生机却无能为力。

白凤轻轻拍了下她的肩膀,“她是希望你过得更好些,我们,走吧。”

似乎明白她心中所想,白凤把大司命的尸体搬上了白鸟。

少司命抬头,目光与那澄澈的眸子相遇,“嗯。”

白凤有片刻的失神,这是自己第一次听她说话呢,从今天开始,他们便要到那忘忧林归隐,从此不再复出,这一切来得有些快,但是并不是措手不及,他牵起了少司命的手。

此刻他已经找到了比自己身世更重要的,要守护的人。

如此甚好,又欲何言。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凤司小短篇》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入赘蛊夫太高冷
2 联盟之我真不是高人
3 网游之神秘复苏
4 开局打造救世组织
5 我堂堂精神病,会…
6 重生八零黑心小辣椒
7 契约诱宠:霸总他…
8 重生后,她火遍全…
9 第4次被领养后我…
10 偷天换日2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洪荒:从柳树开始签到 作者: 捞不出的月
洪荒封神 438261 字
量劫迫在眉睫,我却游历洪荒大陆,与西方二圣抢夺机缘,助女娲成圣造人

2 连通万界:我点评了诸天强者! 作者: 卖报的小郎君
玄幻奇幻 80479 字
诸天万界争雄,世间最强者对话,且看万界当中谁为最强,威震宇内!

3 重生:我的1990 作者: 半颗纽扣
都市重生 686172 字
杨洛重生到1990年的夏天。从一个连年亏损落魄不堪的化肥厂开始……

4 神奇宝贝之开局黑化沙奈朵 作者: 鲸落无人知
男生同人 336289 字
开局精灵主动黑化,暴打联盟审查官,杨凡表示精灵真的太为自己着想了!

5 恐怖荒野:只有我能看见升级选项 作者: 犹豫的灵魂
都市重生 153814 字
重生荒野,恐怖降临,厉鬼复苏!距离下次灵异入侵的到来,仅剩48小时

6 全民英灵:守护灵联盟 作者: lord丶雲
游戏异界 102556 字
数十亿人穿越到英灵游戏当中,夏尘开局觉醒了英雄联盟守护灵……

7 重生第一天,我喝了校花的奶茶 作者: 狗粮天下第一
都市重生 170687 字
陆思诚刚刚重生,就接到了校花的奶茶,叮:接受校花奶茶,开启成就商城

8 联盟之我真不是高人 作者: 绯欲丸
电子竞技 1661840 字
LOL:不懂就问,世界冠军被人发现实际上是白银,会不会被人给打死?

9 星衍启示 作者: 炎玊
未来幻想 206886 字
星空下最亮的灾星,信我,别好奇,我们就还能如初,世界也还能如初。

10 时空尽頭 作者: 红尘千世
东方玄幻 99008 字
是亘古不变的魔咒,还是天道的沦丧,众生劫(大黑暗时代)一切归于虚无

《三.【相遇相随】》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