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悬疑小说 >> 诡灵异道 [书号58910]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二十六章 血腥之地

《诡灵异道》 飞 岑/著, 本章共12873字, 更新于: 2010-06-23 15:54

腥风扑面,蛇口暴张,好个刘老爷子,面对突如其来的如此险境,也算仗着艺高人胆大,竟是神色不变,身形立于原地巍然不动,待那蛇扑到近前,脚步往旁一移,避过那蛇袭来之势,不待巨蟒转首再攻,双手突地伸出,已是握住那蛇七寸,呔的一声怒喝,双手发力,只见暴起一阵血雾,那蛇首和蛇身竟是被他扯成两截。

刘老爷子冷哼一声,将蛇首往旁一扔,那蛇身倒撞回去垂挂在树干上,兀自挣扎翻滚不休,刘老爷子也不再理它,转身就想离去,却听得地上窸窸窣窣声大作,只见土泥之中,草叶之上毒虫成群,各式各样的昆虫应有尽有,多不胜数,密密麻麻朝刘老爷子所立之处涌来。

饶是刘老爷子见识多广,功力通天,如此场面也是瞧得触目惊心,面上微微变色,转瞬之间,那些虫物已是爬到近前,周身所在,皆布满这些虫物,黑压压一片,别说要逃了,就连个落脚的空隙都没有。

平时来说,这些细小之物,见到也不过一只两只,踏足皆可踩死,没甚任何威胁之言。但如今,数量庞大,一旦上身,别说是人,就算一头大象,性命只怕也是难保。

刘老爷子静立身形不动,双眼却闭了起来,身上衣衫渐渐膨胀,不消一会,竟涨如气球,更奇的是,他那满头灰白长发慢慢褪成银白色,白如雪,又如骨。皮肤也渐渐变得苍白无色,其中大小血管看得是清楚无比,如同一张血色大网缠住全身一般,端是诡异无比。

刘老爷子猛地张开双眼,只见双眼之内,不再是外白里黑,而是一片紫青色,分不出哪是眼球哪是眼白了,远远瞧去,只见满头银发飘散,一张苍白到极致的脸颊上,两只眼睛闪现着诡异之极的绿光。若是放在平日里,这荒郊野外,密林深处,冷不防出现这么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要是被人撞见了,起码也得被活活吓死。

那些虫儿似乎极为惧怕这白首怪物,来得极快退得更快,转眼之间,纷纷遁入土中散得干净。那哨声突地停了,估计也是在暗中偷窥,眼见如此诡异现象,早就吓得呆了。白首怪物缓缓抬步就走,这次却是目的明确,没有丝毫停顿之意,越行越快,很快隐入林中深处消失不见了。

一声怪异之极的啸声在林中响起,似鬼泣,似兽嗷,又似来自幽冥邪界的魔音,直冲云霄,震得群山回应,久久不绝。

虫夫人等人早撤到安全所在,此时突闻此声,不禁个个面面相觑,不知是何物发出,虫夫人眼望老者问道:“你这大山里还藏着什么洪荒猛兽?叫声如此怪异?”

老者也是满眼疑惑,摇摇头道:“我在此处也待了大半辈子了,此声还真没听到过,也不知道究竟是何物所发?”

众人正疑惑间,有两人从远处匆匆奔来,赶至众人身前,其中一人附耳到老者跟前悄声说了几句,老者听着听着面色一变,疑道:“有这回事?”那人面色凝重点点头。

老者转首和虫夫人道:“老姐姐,事情变得棘手了,他们说这个老家伙变成妖怪了。”

“妖怪?”虫夫人皱眉不解道。

老者对那两人道:“你们和他们说说,到底是出了何事?”两人点头应了,其中一人把方才刘老爷子变身成妖一身又叽里咕噜说了一遍。众人听罢,皆是大吃一惊,这事听得委实太过离奇古怪了,好端端的一个生人竟能化身为妖?难不成刘老爷子本身就是妖怪所变,此时只不过是变回原形罢了?就连阳有仪这些专吃阴阳饭的人也是大呼奇怪,感到不可思议之极。

众人议论纷纷,皆是觉得太过诡异,吵成一片也说不出一个明白来。虫夫人止住众人的谈论,沉声道:“不管他是妖是人,总之都是来意不善的,我们须得好好防范才行。”众人纷纷点头称是。

老者道:“他尚留有两人,其中那姑娘好像我们苗家人,去将他们捉来一问便知。”听他这么一说,众人这才记起,那边林子中还留有两人,也不知道刚才召唤虫子的时候,他们怎么样了?此时想起,哪还站得住,纷纷往那地跑去。

待奔到那处时,却早已空空如也,两人不知所踪,地上只留了那个被挟持的苗人,已是昏迷不醒中。凌云霄奇道:“莫不是让虫儿吃了去了?”脚步一抬,就要上前查看。

虫夫人赶忙阻止道:“别去,这黑圈含有剧毒,凡触及者就会引毒上身。”凌云霄停了步子,朝那黑圈望去,果真如此,黑圈所触之处,植物皆枯,足可见剧毒无比,当下不由吐了吐舌头。

阳有仪仔细瞧了一阵,道:“我估摸着他们是自行离去了,若是虫子所为,岂有留下一人之理?”

虫夫人点点头,道:“这姑娘是个使毒好手,以毒防虫,应是翁家人,只是不知怎么就和这老家伙成一路人的?阿侬又上哪去了?这中间必有蹊跷啊!”

凌云霄一听阿侬两字,急道:“莫不是被那妖怪杀来吃了?然后又另外抢了个姑娘来准备当点心用的?我听闻妖怪专爱掳些孩童和年轻姑娘来做食物的。”他自说自话,越想越怕,面色顿时惊惧得一片煞白。

阳有仪瞪了他一眼,道:“胡说八道!”

虫夫人蹲下身子,细细在地面上瞧了一阵,站起身子道:“他们是往山下走的,应该走没多远。”

凌云霄急道:“那还不快追。”他心急阿侬安危,想知道阿侬下落,唯有寻这两人,当下已是奔了出去,转眼间就跑得远了。

阳有仪叹了一声,道:“这家伙,性子还是这般急躁。”摇了摇头,也起步追了下去,众人紧随其后,纷纷往山下赶去。

凌云霄追了一阵,却见到处都是高及人头的荒草藤蔓,视线受阻,都分不清方向了,更别提追人了,试着东钻西寻一番,均觉得方向不对,不由停了脚步急得搓手跺脚,叹气连连,幸好阳有仪众人追到,虫夫人道:“跟我来吧。”说罢已是钻入一处荒草之中。

跟着虫夫人七拐八折一段,地势渐渐平坦,不再呈下坡之势,估计已是到了山脚平地处,又走出老远,虫夫人突地咦了一声,停下脚步甚是奇怪道:“不对,此处痕迹甚多,定有大队人来过,难不成他们还有接应之人?”

远处突有一女声欣喜喊道:“阿婆!”虫夫人循声望去,只见两条身影从远处一株大树上跃下,朝他们奔了过来。虫夫人和凌云霄两人一闻此声,心中大喜过望,忙迎着两人奔去。奔到近了,正是阿侬和卯翁柳二人。

双方汇到一块,阿侬是说不出的高兴欢喜,拉着阿婆是又哭又笑,凌云霄也是一脸傻笑,待在一旁想插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待阿侬叽叽喳喳把这段日子来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个清楚,凌云霄才插了一句道:“阿侬妹子,你,你没事吧?”

阿侬脸颊仍是挂着泪珠,闻言白了他一眼,嗔道:“难不成如今站你面前的我是鬼魂?”凌云霄扰扰头,又是嘿嘿一阵干笑,虽被阿侬抢白一顿,眼瞧阿侬还是好端端的一个人,他心中却着实欢喜无比。

虫夫人听完阿侬的话语,心中更是大大吃惊一番,想不到与刘老爷子在一起的那位姑娘竟是自己朝思暮想,分离二十载都未得见面的大孙女,如今相站于眼前,竟是认她不出。心中本就悔恨不已,转首一瞧,又见卯翁柳似是无事人一般站立一旁,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拉住阿侬的手就走。

阿侬奇道:“阿婆,你要拉我去哪?”

虫夫人气道:“去哪都成,就是不要和这死老鬼在一块,看着就讨人嫌。”她故意提高声调,众人听得明白,卯翁柳却装着听不见,负手站立,眼望远方,面色更无一丝表情。

凌云霄行过来与他做了一礼,卯翁柳微微点头,算是还礼。虫夫人在远处喊过来道:“凌小哥,你理他作甚?快走快走,还有大事要办。”

虫夫人倒非如此无礼之人,此时急着要走,也是有一定道理,方才阿侬早将翁家人也来到此地之事说了个明白,她气卯翁柳固然不假,但翁家人来者不善,也不得不防,何况还要追回阿草,还是趁早速离此地为妙,只是见着卯翁柳,偏要气他一气。

众人见虫夫人拉着阿侬急匆匆的离开,自然不能一一和卯翁柳行礼问候,都是点头一下算是招呼后纷纷跟着离去,卯翁柳面无表情,也亦步亦趋跟在众人身后。

一路上,虫夫人相询阿侬道:“你们一直跟着翁家人过来的?”阿侬点点头。

虫夫人又道:“那可曾看见你姐姐从山上下来?”阿侬一脸茫然,摇头表示不知。

虫夫人一脸疑惑,自言自语道:“不可能啊,我一路循着痕迹追了下来,就是到了刚才那地方就发现了大群人的踪迹,应该是会合在一起的,怎么会不见,难道我跟岔了?”

阿侬也是一脸惊异,道:“可我和阿爷一直跟在翁家人身后,并未见到有人下山来,跟到此处,却见翁家人纷纷钻入草中,我和阿爷正要思量该不该跟下去时,就见阿婆你们跟了来了。”

虫夫人摇头道:“这可有些不解了。”突又想起什么似的道:“你说翁家人都钻入草中?他们不是追着你们而来的吗,怎么到了山脚下却不上山?”

阿侬笑道:“估计他们也发现跟丢我们了,想藏入草中等我们现身吧?”

虫夫人注目打探四周,张口高声说道:“卯家老太婆向翁家人问好,不知你们翁寨主可在?若是在,请出来说话!”声音高亮,远远传了开去。她初时本想躲开翁家人,但此时又觉得翁家人形迹可疑,还是改了主意,决定主动现身,引他们出来问话。

话音停顿良久,远处才传来一人笑道:“哦?亲家婆也到了?这可真热闹得紧了!哈哈哈......”笑声渐近,似往这边移来。不多久,便见草叶一分,几人钻了出来,当先的正是翁尼野,他一现身,看到阿侬,吃了一惊,到处瞧了瞧,奇道:“老卯呢?怎么不见了?”虫夫人一众人甚多,卯翁柳藏在人群之后,是以他竟然找不见。

阿侬心中偷笑,决定诈一诈他,当下面露得意道:“我阿爷说了,你们这些伎俩,可瞒不过他老人家的法眼一举一动他都瞧在眼里,只是你们瞧不到他而已,若是必要,他会在你们想不到的时候出现。”

翁尼野对卯翁柳颇有忌惮,听阿侬这么一说,面色稍显尴尬,干咳几声,笑道:“惭愧,惭愧,让侄女见笑了。”

虫夫人道:“我说,翁家寨主,你也是堂堂一寨之主,为何行事鬼鬼祟祟?难不成想做些见不得人的事?”

翁尼野连连摆手道:“唉哟!亲家婆说这话可冤枉死尼野了,那些汉人在翁家寨寻滋闹事,还掳走了你的孙女,我家的长媳妇,尼野岂能坐视不理,就算追到天边,也得把人救回来不是?此处无路无道的,只能尽钻草沟沟里了。”他说得一脸正气凛然,此处之人,除了卯翁柳之外,旁人并不了解他与阿草之间的恩怨实情,见他说得语气真切,倒也不疑有他。

虫夫人笑道:“如此说来,我还真是冤枉亲家了,应该得感谢亲家,为我那孙女,不辞劳苦,奔波数百里地,这份情谊,我卯家人当铭记在心,没齿难忘!”

翁尼野装出一幅谦虚之貌,连连拱手笑道:“亲家婆如此说话可羞煞尼野了,我们两家谁跟谁呀?何况阿草也是我翁家的媳妇啊,这都是应该的,应该的!”言罢又是哈哈一笑。

远处突又响起方才那阵啸声,其音绵长,转瞬就到了山脚处,紧接着草丛中传来多人惨呼声不断。翁尼野面色大变,惊道:“什么东西?”

众人哪还来得及答话,啸声一起,早纷纷钻入草中,迎着那啸声赶去。只听得惨呼声东一声西一下的,可见那怪物正追杀着藏于草中的翁家众人,虫夫人等人往往才追到上一次惨呼声响起之处,那怪物早影踪全无,地上唯有一滩血肉模糊死状极惨的尸体,身边两丈之内的草叶上均沾满死者血肉,红彤彤一片瞧得是触目惊心之至。

众人循着声音狂追,每到一处皆是惨象连连,可连那怪物之影都是无法见到,简直是来去如风,神出鬼没。阳有仪瞧得暗暗心惊,暗道:“这老儿变妖后,气力竟是大得惊人,一下就将人拍得稀烂,速度又是快得惊人,如此怪物,也不知道我等能不能对付得了?”

他们下山人众甚多,但也就他们几人功力深厚,再加之荒草高及人头,视线被阻,追着追着,就与其他人分开了来,再追一阵,草丛中就只剩虫夫人婆孙俩、卯翁柳、阳有仪师兄弟、风乐还有马帮四护法,其他人众皆不知去向。

虫夫人和卯翁柳俱都擅长追踪之术,领着众人在草丛中乱闯,追踪那怪物踪迹,只是每次都要慢上半拍,追到哪处,那处除了血淋淋一片之外,别无所有。而那怪物也似乎在躲着他们一般,只追杀其他人,就是不来找他们。

如此转悠半天,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黑夜将至,而惨呼声也不似白日那般频繁,久久才响起一声,看样子人也死得差不多了。

阳有仪沉声道:“大伙提起精神来,那老妖若是寻不到人杀了,定会寻咱们而来,到时肯定是场恶战。”听他这么一说,人人心头一紧,不由暗自将全身功力提至极限,转头四望,凝神戒备着。

黑夜已至,四处黑沉沉一片,众人下山匆忙,也没带什么照明的物事,只得在黑暗中摸索前行。可不再有惨呼声响起,那怪物也一直无声,黑暗之中,卯翁柳夫妇的追踪之术也施展不出来了,个个形同瞎子,只能凭感觉寻路而行。

正慢慢摸行间,旁边草丛哗的一声响,一条黑影窜了出来,众人不待出声招呼,早个个朝那黑影拳打脚踢而去,那黑影也甚是灵活,才窜了出来就往地上一滚,众人拳脚接都落空,正待再打,那黑影已是开口说道:“别打,是人不是怪物!”听其音,正是翁尼野。

原来他与众人失去联系后,便独自去寻他寨中人,其见着结果也和阳有仪等人所见一般,越往里走眼中所见皆是惨象连连,心中是越来越惊惶,不知是何物所为,想来自己也不是那物对手,忙想寻路而逃,只是那些惨呼声四处响起,好似那妖物无所不在,使他又不敢轻举妄动,只得寻了个隐秘之所藏了起来,只待到了夜间再行计较。

天一入夜,他就认准了个方向,忙忙夺路而逃,不料却一头撞上了阳有仪他们,见着对方人多,自然不是妖物,忙出声招呼。

众人听出他音,齐齐罢了手,卯翁柳冷道:“翁老鬼,你竟然没死啊?”

翁尼野一听是卯翁柳之声,喜道:“我还道是谁,原来是你这老家伙,哈哈,你也没死嘛!”

虫夫人道:“亲家,你惊惊惶惶的要往哪去?”

翁尼野嘘的松了口气,颓丧道:“还能往哪去?我以为只剩我一人了,只盼寻个安全所在藏起来再说。”

卯翁柳语带嘲笑之意道:“果然是个贪生怕死之辈,怪不得被个女娃娃控制了十数年不敢吱声。”翁尼野嘿嘿一笑,也不顶嘴,黑暗之中,也不知他此时面色如何,不过想来定是尴尬之极。

阳有仪道:“此时此地,到处黑通通一片,再走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这老妖本就是个武学大师,功力不凡,此时又变化为妖,更不知道有多厉害,咱们夜里乱闯,若是撞上了他,猝不及防之下难免中了他的道,以其无头无脑的乱闯一气,还不如在此想个周全的法子脱身才是,大家互相照顾,也许还能防范万一。”众人一想,都觉有理,纷纷称是。

阳有仪又道:“我们这些人里,晚辈几位略懂些阴阳法术,而几位前辈又擅使虫毒之法,只要齐心合起力来,应该还能抵挡住那妖物一阵,只要捱到白日退回山上去,与尤家人合在一起,人多力量大,消灭这妖物应该不难。”众人皆默然不语,他们都知这不过是阳有仪的安慰之话罢了,这怪物能在无声无息之间将翁家人与他们从山上带下来的人杀个精光,厉害至此,人多又有何用?而况身在夜色之中,目不能视,正是防御最差之时,以刘老爷子之能,还是人形之时都不一定打得过他,何况此时变身为妖,说不定已在某个暗处窥视着他们,在他手下能不能捱到白天,也是个未知之数。

阳有仪见众人不语,哪里不知他们的心思,当下笑道:“没什么可怕的,只要有心,没什么办不到的,我不是拿话安慰,而是真真切切的希望,个个提起精神来,不就只怪物嘛,没什么了不起的。若是个个都心灰意冷了,胸无斗志,才是真的逃不出去了。”他寥寥数语,众人恍然,是啊,若是胸无斗志,才是真正的死路一条。

众人提起精神来,凝神竖耳留心周围动静,只要那老妖物敢来,众人搏了性命也得与其一斗,不料待到后半夜,四周竟是静悄悄声息全无,那老怪物也不知藏到哪去了,不过越是如此,众人更觉心惊胆战之极。

凌云霄心中估摸方向,慢慢爬到阿侬身后,轻声道:“妹子!”

阿侬转过身来,问道:“何事?”

凌云霄笑道:“妹子,你怕么?”

阿侬摇摇头,笑道:“我和阿婆阿公在一起,多少年了,没见着这种光景了,心里很是喜欢,我才不怕呢。”又是问道:“凌阿哥,你怕么?”

凌云霄觉得右手衣袖一紧,原来是阿侬怕他担心,一只手已是拽住他的衣袖,轻轻摇了摇。凌云霄心中一喜,暗道:“阿侬妹子还是关心我的!今夜我就算拼了性命不要也要护她个周全。”一股豪情从心中升起,当下道:“不怕,那妖物若来,我把它杀了就是。”

阿侬扑哧一笑,道:“好不知羞,那怪物是你能杀得了么?”

凌云霄呵呵一笑,道:“只要能让妹子平安,莫说一只,就是十只我也杀了。”他话音才落,身边传来卯翁柳的咳嗽声,阿侬忙忙放开拽住凌云霄的手,心头砰砰乱跳,面热似火,低着头转回身子去。凌云霄知他的话语让阿侬长辈听到了,面色一红,又慢慢爬了回来。

风乐忍住笑意,逗他道:“怎么?灰溜溜的回来了?”

凌云霄没好气顶了一句道:“去去,不好好留心外边情形,专打听别人的私事,别让怪物冲进来把你叼了去。”风乐哈哈一笑,也不再答话。

阴无极突然开口嘘的一声,低声道:“你们听,山上。”

众人闻声朝山上竖起耳朵极力辨认,风势呼呼吹来,其中隐约夹杂着丝丝呐喊声,时有时无,虽听得不大真切,但众人耳力异于常人,还是听得明白的。

阳有仪听了一阵,惊道:“不好,那老妖物上山去了,估摸这伙儿正在屠村呢?”

虫夫人颇为疑惑道:“它怎么放过我等而上了山了?”

阳有仪道:“管不得许多了,咱们赶紧上山才行,去晚了村里人可就全完了。”

卯翁柳冷哼一声,道:“怎么去?这四处黑灯瞎火的,山野之地,多有暗洞窟窿什么的,弄不好没到山上就没命了,还谈什么救人?”

他话虽说得不大好听,但阳有仪也知道这是实情,细思一会,道:“前辈说得在理,不过晚辈精通一门法术,可在夜里辨物如常,只是,瞧是瞧得清楚,却是认不得上山之路的。”

卯翁柳嗤之以鼻道:“那还不是废话,我能认得路,却看不见东西,你能看得到东西,却是认不得路,还不是一样上不去?”

凌云霄忍不住道:“那让我师哥背着您走,您带路不就成了?”

卯翁柳冷道:“说得轻巧,这追踪之术讲究的是心眼合一,如今我这眼都瞧不到了,如何能做到心算?”

虫夫人笑道:“阳小哥、凌小哥你们俩犯不着和这老鬼磨嘴皮子,他不行,我老婆子行。”说着又对阳有仪道:“阳小哥,你背老婆子上去,把沿途所看到的景象仔仔细细和老婆子说,不得有所遗漏,老婆子定能带你们上了山。”

翁尼野一拍大腿,道:“对啊,这就和眼中看到的没什么区别了嘛。”

卯翁柳出言反讥道:“你喜个什么劲?上去了你不怕被那老妖一口吃了?”翁尼野闻言半响出声不得,似乎也在考虑该不该上去。

阳有仪行到虫夫人身前,道:“那就如此办吧,前辈请上来,大伙也得跟紧点,别跟丢了。”虫夫人纵身一跃,已上了阳有仪背上,阳有仪依着山上方向抬脚便走,每走百步左右就停下详讲前路周边情形,连脚下一丝一毫都说得清清楚楚,虫夫人则稍微思索,便指点方向前进。

如此一来,众人磕磕绊绊摸索前行,离山中越近,山上传来之音越是清晰,都是惨呼呐喊之声,想来斗得甚是惨烈。众人心急如焚,却又无法行快,费了三个多时辰,终于行到了山中山寨之处,却听得四处沉静,再无半点人声气息,想来寨中之人,已被那妖物杀了个干净。

阳有仪放下虫夫人,叹了一声,道:“我们还是来晚了一步。”虫夫人不语,径直往寨中走去。众人赶忙跟在其身后。

寨中沿途多点有火具,光线明亮,众人沿路所见,皆是一片惨烈景象。地中房上到处洒满血迹斑斑,地中尸首多不胜数,残肢断臂比比皆是,刀枪剑弩之物抛得满地都是,触眼所见,皆是一地狼籍。

众人心情沉重,小心翼翼前行,尽量不踩踏地中尸首,但地中均染满鲜血,滑不溜秋的,走得也即是辛苦。好不容易行到寨中空地之中,只见此处尸体更多,层层叠叠也不知死了几人,血腥之味更是熏得令人欲呕。阳有仪皱眉道:“看来此处已无活人了。”

凌云霄指着前方一处空地道:“师哥,你瞧。”

阳有仪望去,面色大变,也顾不得许多,踏上那些尸首往前奔去,原来前边空地之中,那尤家老者兀自在满地尸身中站立着,也不知是生是死?

阳有仪奔到近前,只见那老者双目圆瞪,怒视前方,双手自肩部以下已不知去向,身上衣衫尽破,周身全被鲜血染红了。阳有仪伸手在其鼻下一探,气息全无,早死多时了。阳有仪愣了半响,缓缓朝那老者跪下,朝他磕拜起来。凌云霄等人也赶了上来,见阳有仪所为,心中已是明白,也跟着对老者磕拜了三个响头。

阳有仪拜毕,站起身来仰天长吼,啸声远远传了开去,吼毕,阳有仪高声喊道:“老匹夫,这里还有生人,赶快回来杀个痛快。”众人知道他要引那老妖物回来,当下各寻好守位站好,每人之间间隔不过半丈之距,呈互相守御之势,只要那妖物返身回来,便是一番厮杀,就算其中有一人不敌,其他人也好来相护。

不料阳有仪话声停息良久,四周仍是死气沉沉的,除了微微风声之外,再无他音。众人面面相觑,心中都是同一般思想,这老妖物到底在打些什么主意,难不成抱定决心不搭理他们?还是要玩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慢慢戏耍他们不成?

阳有仪心有不甘,又是高声喊了几声,四周除了群山回应之外,皆是一般结果。

凌云霄转首望向阿侬,却见她面色苍白,身子似乎微微颤抖不已,瞧她模样,凌云霄暗暗心道:“虽说阿侬也不是没杀过人,但终究还是个姑娘家,见到如此惨象,还是有些害怕的。”怜爱之心大起,慢慢移步过去,轻轻握住阿侬一手。阿侬身子微微一颤,回过头来,凌云霄对她一笑,阿侬双颊绯红,忙转回头去,想抽出手来,凌云霄却稍微加力,阿侬挣了几挣,也只得作罢。两人手心相连,都是一般心神激荡,眼望前方,谁也不敢说话。

阳有仪心中也是纳闷不已,不知这老妖物到底意欲何为?正寻思间,却听得死人堆听传出一声轻微的**,声音虽轻弱若丝,但众人却听得明白清楚,个个都是一惊,此地还有活人?阳有仪不急细想,早掠身赶到声音发起之处,细细搜寻起来。

只见一人面朝下浑身血污躺在尸首之上,兀自有一声没一声的**不止,阳有仪蹲下身子,将其翻过身来,瞧得真切,却是刘亭。

阳有仪手按刘亭人中穴半响,刘亭方幽幽醒转过来,只是仍有些浑浑噩噩,又是过了半柱香的功夫,才神智完全恢复过来,瞧是阳有仪他们,面色一喜,忙想挣扎着站起。

阳有仪伸手按住,道:“你如今身子虚弱,还是再多躺一会吧。”

乙二在一旁冷言冷语道:“哟!看样子那老家伙还是顾念父子之情的,那么多人都杀了,就唯独留你一个?”

刘亭张口欲言,嘴唇动了动,最终只是叹了声气,无话可说。凌云霄在一旁不满道:“你这家伙,说话好没道理,他父亲的事,你硬扯上他做么?用得着这般冷嘲热讽的吗?”

乙二哼了一声,转过一边去了。刘亭突地放声大哭起来,边哭边道:“你们把我杀了吧,自古常言道,父债子还,既然为父作恶多端,犯下那么多人命,那理应由我这个做儿子的来偿还。”

甲大喝道:“够了!杀了你有屁用,杀了你就能保证你父亲不再为恶了?你哭哭啼啼的惹人心烦。”

凌云霄也劝道:“是啊,甲老说得没错,我们杀你也是以事无补,何况我们本就无杀你之心,你还是安心躺着吧,莫要再觅死觅活的了。”话音方落,只听头顶树叶摇晃,一阵阴测测的笑声自众人头顶掠过。

众人心头一紧,这老妖物终究还是来了,阴无极喊道:“师哥助我!”已是原地腾空而起,阳有仪明白,趁着他身在半空,也跟着纵身一跃,一脚踢向他右脚板底,两力相撞,阳有仪落回地来,阴无极借这一踢之力,身子已是没入头顶上方的大树之中。

阳有仪冲上喊道:“老二小心,一觉不对立马回来,妄不可硬拼。”上边传来阴无极应声,便再无声息。众人正翘首以盼之时,却觉左边房屋顶上人影一闪,瞬时而逝,接着又到了右边屋顶之上,众人尚未瞧得清楚,又已消散不见,只留下一阵阴测测的笑声。阴无极已是落下地来,轻摇了摇头。

甲老怒吼道:“刘老爷子,枉你也是一方大豪,如此鬼鬼崇崇,不怕辱没了自家声誉?有种的,亮出身形来,咱们明刀明枪的干个痛快!”

一阵风从众人头上掠过,去势极快,一人从空中摔将下来,掉到众人身前。众人定眼一瞧,这摔下之人正是翁家寨主,翁尼野,此时手足俱无,浑身血淋淋的,此时已是出气多于进气,眼瞧是不活了。

半空中传来刘老爷子飘渺不定的话语道:“这家伙不讲义气,半途就像开溜,死有余辜!”声音渐渐远去,又是消没在无边的暗夜之中。

原来这翁尼野天性狡诈,又贪生怕死,在上山半途,他趁着众人不注意,又悄悄溜下了山,想趁众人缠着那妖物之时逃之夭夭,不料却迎头撞上刘老爷子,一下子就被抓了个正着,不过一合之数,手足皆废。

阳有仪冲着刘老爷子声音消失的方向高声喊道:“你这老匹夫,既是寻宝,何苦要多增杀孽,你也不怕死后坠落到十八层地狱中被油煎火烤,永世不得轮回?”

左边树上又传来一声阴笑,老妖物阴测测笑道:“他们骗我,自然不得好死。”顿了一顿,又已在远方响起道:“地狱?哈哈哈哈......,天地之间,唯我独尊,那十殿阎罗算什么东西。”声音又是消失不见了。

众人面色多变,心中着实惊惧,这老家伙身形飘忽不定,在众人身前转悠,竟是发现它不得,厉害至此,若他要出手,众人已无半点胜算。

凌云霄暗道:“罢了,此番估计难有生天了,能与师哥们还有阿侬一块共赴黄泉,也算老天对我凌云霄不薄了。”心中想着,不自主又握紧了阿侬的小手几分。

阿侬被他握痛,轻呼了一声,低声嗔怪道:“你握疼我了。”面色绯红,神态扭捏,娇羞之态,溢与言表。

凌云霄醒过神来,忙忙松开手,不好意思道:“对不起,想岔心事了。”阿侬轻轻一笑,反手一抓,已是拉住凌云霄的手。

凌云霄心神激荡,阿侬道:“凌阿哥,你怕死么?”

凌云霄摇摇头,阿侬将身子靠了过来,离他近了几分,低声道:“我也不怕,不知道是......是何原因,总之,和你在一起,就是,就是天塌了下来,我也不怕。”最后几句,声音已是低得细如蚊蝇,难辨其音,面色更是红如桃花,羞态十足。

凌云霄倒是听明白了,愣神了半响,心中更是噗通乱跳,只盼刘老爷子就此离去,两人相互依偎着,直到天荒地老。

就在两人心生情意绵绵之时,一声咳嗽声在两人耳边响起,把两人吓了一跳,齐齐转首一瞧,却是卯翁柳阴沉着脸,道:“等杀了这老贼,你们再互诉衷肠不迟。”两人面色一红,忙忙分开了手。

远处突又传来一声低喝,听其声,似乎是个女子。虫夫人面色大变,惊道:“是阿草。”忙忙朝发声之处掠去,众人哪能让她孤身犯险,也赶忙追了下去。

追到声音发起之处,却见阿草冷森着脸,站立不动,脚下躺着一人,正是洪通海,原来两人白日里早就逃下了山,奔到一半,瞧见翁家人追来,便藏身草中,待翁家人走过,他们又循着原路折返了回来,钻入密林之中,是以虫夫人竟然寻他们不着。

到了夜里,听得山寨里惨呼连连,以为是刘老爷子正在恶战不休,便又往寨子赶来,阿草虽说想利用刘老爷子,但终究还是苗家中人,此时听得惨呼声,知道刘老爷子正在大开杀戒,屠杀同族之人,又心有不忍,眼见洪通海乃刘老爷子身前大将,又可说是一条臂膀,当下心生恶念,你杀我族人,我毁你臂膀。

洪通海心急刘老爷子安危,只顾在前边赶路,后心空门大开,阿草趁其不备,对其下了毒手,洪通海猝不及防之下,自然就着了道了,哼都没哼就翻滚在地,可惜一代武学宗师,竟然就这么不明不白死在一女子手下。

众人奔到阿草近前,阿草眼见卯家人来,不愿与她们相见,转身就想走,不料脚下一绊,身子立马摔倒地上,定眼一瞧,却是左脚脚踝被洪通海一手抓住,只见洪通海翻身而起,一掌就向阿草头首击下。

洪通海本为武学大师,在危急关头,总能心生感应,虽已是避不过,但瞬时之间,运起丹田之气护住心脉,硬抗了阿草的毒功,重伤在所难免,但一时之间,也不至死,便倒在地上装死,只盼寻了机会,将阿草劈死。此时机不可待,当下一击成功。

眼瞧阿草就要命毙洪通海掌下,一条人影迅快无比的掠来,扑到阿草头上,也在这时,洪通海凝集全身之力的最后一击,也打在来人身上,打完这一掌,洪通海也是油灯枯竭,身子一歪,倒在地上,再也不动了。

洪通海死前反击,这一击耗尽他平生力气,力道极其刚猛,那人硬捱一掌,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吐将出来,喷了阿草个满头满脸。

众人赶到,扶起那人,一瞧正是卯翁柳,此时也是气若柔丝,七窍之中,皆渗出丝丝血迹。原来方才阿草之声刚起,他就比虫夫人反应还快,心急阿草安危,是两步并作一步赶来,眼见阿草就要遇难,顾不得许多,飞身上前相护,硬抗了洪通海的致命一击。

阿草瞧是自家阿公,瞧其样子,也是活不长久了。她坐在地上,咬紧牙关,面容惨白,愣神半响,突地扑地大哭起来。

虫夫人也是一脸惶急,将卯翁柳紧紧抱在怀中,不停低声呼唤着卯翁柳的小名,他们两口子相斗了大半辈子,旁人瞧来,定是恨意甚深,哪知他们二人,吵吵闹闹,但心中,还是彼此挂念着对方的。

卯翁柳又是一阵咳嗽,吐出几口鲜血,面色反而平静下来,拼命抬起右手,朝阿草微微的招了招,阿侬行将过去将阿草搀起,阿草却如同无魂之人,面上泪迹班然,却面无表情任由阿侬将她带到阿爷身前。

虫夫人柔声道:“老头子,有什么话等养好身子骨了再说好不好?”

卯翁柳轻微摇头,他知道自己已是命不长久,盯着阿草惨然一笑,拼力道:“啊...草...,阿公对对...对不...起你,阿公好...好恨当年的所...所为啊!”阿草依旧面无表情,只是眼中泪水滑落更多。

卯翁柳定了定神,稍微强压了一口伤气,精气神瞧来竟然有些好转,继续道:“阿公不奢望你能原谅,但阿公问你一句话,希望你能据实回答。”也不待阿草是否应承,已是自顾道:“阿公问你,卯家寨金蚕蛊害人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你是怎么炼成金蚕蛊的,又是怎么害人的?希望你能和阿公老老实实的说清楚!”此话一出,虫夫人和阿侬都是面色大变,忙抬眼望向阿草。

阿草面无表情,只是重重的点点头,但就是不出声,卯翁柳也不答话,静静瞧着她。过了片刻,阿草突地哭出声来,边哭边断断续续道:“我...恨卯家,我很翁家,所以...我想方设法的想让两家...互相残杀,以平...平我心头之恨!所以,所以我就秘密炼制金蚕蛊,因为世人都知道,金蚕蛊...金蚕蛊只是卯家能制,若我炼制...炼制得出来,拿去害人,定无人怀...怀疑道我身上。”

卯翁柳淡然一笑道:“那翁家寨外的石屋,就是你秘密炼制金蚕的窝点吧?暗中掌控翁家,命人从石壁中凿出一间石室来,想来不难。”

阿草稍微有些吃惊,止住哭道:“阿公,你知道?”卯翁柳苦笑不应,算是默答了。

事已至此,阿草眼见阿公舍身救己,什么恨啊仇的,已是过往云烟,消失得无影无踪,何况她心底也说不清,对卯家亲人,到底是恨是爱?当下深思一番,又道:“你们都道金蚕蛊难练,其实不然,金蚕虫喜好人体,若是拿活人身体作为虫房,成熟很快,这也是我在无意间发现的。”此言一出,虫夫人和阿侬都惊呼一声,卯翁柳却面色平静,似乎早知一般。

阿草道:“于是我就专拿活人养蛊,其中有翁家的,也有卯家的,这些你们都知道了。我将金蚕放于人身,若是无人发现,倒也罢了,若是有人发现,自然疑到卯家身上,这也算一箭双雕之策。到时候卯翁两家相斗,死人越多越好!”说到这里,她神情稍微有些苦楚。

卯翁柳苦笑道:“翁家到也罢了,我先成了替罪羔羊。”说着望向虫夫人一眼,虫夫人面色微红,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阿侬疑道:“翁家的也就罢了,你从不回卯家,怎么也能拿卯家的养虫?”

阿草反问道:“卯家人难道就不下山赶集了?”阿侬不应,本来心底处一直想念着这个大姐,但此时却怎么也爱她不起来,视她如同陌人。

虫夫人道:“阿草,那阿婆问你,卯家山下那些装神弄鬼的玩意,也是你搞出来的吧?”

阿草点点头,道:“翁家有半页养蛊残经,我制服那翁家老鬼后拿到了手,里边记载着如何炼制鬼虫之法,我到现在一直想不明白,这鬼虫极其厉害,而且炼法并不算难,为何那翁家老鬼却从来不用?”

卯翁柳咳嗽一阵,道:“我来替你回答吧,这鬼虫,并不是出自翁家,而是来自我们卯家,当然也是失传已久了,想不到竟在翁老鬼这里出现残页,唉,也算必有此一劫吧。虽然炼法简单,但必须是熟知虫蛊炼制之法的人才能修炼,否则一旦鬼虫出蛊,你空有炼制之法,却无驾驭之功,还不是成了鬼虫的口中之物,炼来何用?那翁老鬼心思精明,不会不想到这一点。”

阿草哦的一声,轻声道:“原来如此!翁老鬼虽擅长毒蛊,虫蛊却是一窍不通,难怪他不敢炼蛊。我炼成鬼虫后,就命人将其放置于卯家山下,当时设想,只要鬼虫出蛊,卯家寨绝无幸理。只是出了纰漏,那虫蛊不能在白日出现,将我计划打乱,但想想,夜间出来也是好的,能害一人是一人,也就任由它们了。”

阿侬骂道:“你好狠心,难道寨中个个都是你的仇人,非要使出这种伤天害理的毒事?”她和凌云霄见识过这种无魂之虫的厉害,若不是有鬼仔帮忙,两人只怕已是魂归黄泉,如今想来,仍是不寒而栗。

众人默然,都道此女心肠狠毒,若不是幽谷事发,还不知道她要害多少条人命才会罢休。阿草惨然道:“我知道大家都恨我,若是放在一日之前,我也不在乎,只要卯翁两家死光死绝我才见好。只是今夜......”眼望卯翁柳不语。

卯翁柳勉力道:“阿草,回头吧,别再越陷越深了。”

暗色之中,远处树上,也传来一声幽幽叹息,一人接道:“我都道我够狠毒的了,想不到,你这女娃娃比我还毒!”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诡灵异道》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我,是你惹不起的人
2 神级狂婿
3 三国之天下无双
4 雪狼出击
5 我真没有开挂啊
6 狂婿当道
7 农女的悠闲生活
8 重生农女巧种田
9 农家小福妃
10 闪婚厚爱:误惹天价老公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我捡垃圾能成宝 作者: 非现充
都市异能 135317 字
#N/A

2 重生之修罗归来 作者: 琅琊一号
都市重生 2702744 字
一代修罗重生归来,浴血九天,誓要君临这片天地,傲立宇宙星空之巅!

3 暮色神纪II:暗夜 作者: 镜天琉璃
末世危机 601848 字
凋零末世至,万生已荒芜,异兽盘踞于影中,唯一的幸存者小队该何去何从

4 末世第七城 作者: 午夜将军
末世危机 90227 字
末世求生,江湖浮沉。兄弟携手并肩而立,风雨同舟。何惧困难险阻。

5 战婿归来 作者: 宠溺冰糖葫芦
都市异能 29569 字
失忆三年,上门为婿,受尽欺凌,重拾记忆只为顶天立地,为爱逆袭

6 至尊狂兵 作者: 梦煮无境
都市激战 1481899 字
少年因家族恩怨,负气离家,十五年后,以佣兵王的身份,低调归来。

7 万古帝婿 作者: 空月痕
东方玄幻 440323 字
入赘大势力,他以武入道,炼金身,修禁忌仙功,逆天成帝,君临世间!

8 从扶弟魔开始当首富 作者: 又又雨
都市异能 91428 字
热血,扶弟魔,扮猪吃虎,逆袭热血,扶弟魔,扮猪吃虎,逆袭~~

9 混世农民工 作者: 弹剑吟诗啸
都市生活 634124 字
为雄起南下闯业,惩奸人职场显才能。美女相伴如虎添翼,农民也疯狂。

10 为啥他们都崇拜我 作者: 冻水洗脉
都市异能 14931 字
医圣赘婿为啥对我纳头便拜?本市首富怎么非要跟我斩鸡头烧黄纸拜把子?

《第二十六章 血腥之地》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