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悬疑小说 >> 诡灵异道 [书号58910]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二十六章 大逆不道

《诡灵异道》 飞 岑/著, 本章共10049字, 更新于: 2010-05-09 19:46

众人细想之下,也觉厉先生所说之法,甚是有理,虽说是凶险万分,但也是眼下唯一可行之法,自然个个均无异议。

待大伙儿就此条方案在院内互相传告,自然是争论嘈杂一番,但人人还是了解眼下处境的,争来争去,也都觉得唯有此法可行,也就毫无意见了,厉先生这才按部就班的布置起来,人员防御情况基本和昨夜里差别不大,所不同的是,他在院内院外又布下了几道极其厉害的降妖灭魔阵法,以防万一。

厉先生待一切布置完毕,又叫众人趁着还有些时辰,赶紧休养歇息一番,养足精神,只待子时来临。

到了夜里子时,死物们又是蜂拥而至,这次种类更是繁多,什么虎豹熊之类的物事也参杂进来,但阳有仪等人修习新法已是渐有心得,使得愈发顺手,威力更是以日俱进,再加道道玄阵之力,尚有厉先生这位得道高人在旁相助,几人早没以前那般狼狈不堪,手忙脚乱之感了,对付那些死物是从容不迫,攻守兼备,进退有章有度,反而是那些死物在他们眼前,不过是拿来修习新法试手的玩物罢了。

如此过了七日有余,来袭死物是越来越少,众人心中估摸着,离脱困之日,已是不远了。只是,却无人高兴得起来,相反心情更是忐忑不安,因为尚有一道阴影压在众人心坎之上,压得他们是喘不过气来,那就是,过了那么多日了,剩余的那两只尸兵,一直未见现身,它们一日不见,对众人而言,就一日不安全,甚至更危险。

难道这些无脑死物,知道生灵厉害,竟也起了畏惧之意,不敢再来了?

如此拖了一月有余,各类死物渐渐变得稀少,每到子时,虽也有死物前来相扰,但已是大不如前,再没那种成群结队密密麻麻扑涌而来之境,都是零零散散三两只或是一只单独前来,消灭起来毫不费劲,有的时候,竟是一只都不曾见着,反倒使整天紧绷着神经的人们有些不大习惯起来。

此情此境,预示着离脱困之日已是不远了,众人多日来紧皱的眉头也有些放松舒展开来。可阳有仪等人却丝毫没有半点高兴之心,庄上所存粮食,三日前便已告罄,这两日都得派人上山采挖野菜山薯勉强度日,可人口如此之多,仅靠些野菜野果裹腹,终究不是长远之计,而且尚有两只尸兵身影全无,这才是更要命的。

到了清晨,厉先生将几人召集起来,询问各人意见。

阳有仪紧锁眉头道:“照着眼下情景,这义庄是不能再待下去了,呆在此地,就算能逃过死物之口,只怕也得活活饿死。”几人皆点头赞成。

厉先生问道:“那依你看法,咱们该如何行事?”

阳有仪知道师父此问,必有深意,略思一会,朗声答道:“虽说目前形势对我们极为有利,死物消灭得也是差不多了,为出行创造了大好的机会,但其中还是存在诸多不利因素,特别是尸兵尚未消灭殆尽,这个可是个危险之极的大隐患,暗处里还有许多尚存的死物余孽,也是不容忽视的,再加此处人口众多,若要出行,肯定是麻烦之极,众人一同出行,我们人手不足,必会造成首尾不能兼顾的弊端,其中妇孺孩童甚多,自卫能力不强,若赶路得慢,陷入夜间,可是相当的危险,综合这几点不利因素来瞧,草率出行是极其危险的事情,须得好好合计一番才成,搞得不好可要乱起套来的。”

厉先生笑笑,道:“你可有主意?”

阳有仪微一点头,道:“徒儿心中是有一主意,只是施行起来甚为麻烦,还得望师父和各位细细斟酌。”

计天岳不耐道:“有主意就快说,别婆婆妈妈藏着掖着的了。”

阳有仪知道计天岳这个急性子脾气,也不恼他,对厉先生笑着道:“那徒儿就斗胆说说了,徒儿认为,应由徒儿和风兄弟还有小二先行探路,待寻到一处安全所在,小二和风兄弟在那布下禁锢,再由我们三人中的一人赶回来领人上路,若是时辰赶不及,就先在庄中住下,待天明再赶路。”说到这里他略停一停,继续道:“此做法有三大好处,一、由我们三人先行探路,都是对道法颇有研究之人,若是遇上险情,三人合力,也足可应付。二、有人探路的话,先期安排好前边留宿之地,就可以排除盲目赶路误了宿头陷入夜间的危险境地之中。这其三嘛,将师父您老人家留下,是为防止我等几人不在之时,万一尸兵突然来袭,还能护得庄子周全。”他环顾众人神色,问道:“你们觉得如何?”

计天岳闷头想了一会,猛一拍掌叫了声道:“好!就这么办!”

凌云霄有些疑虑道:“法子是好,只是你们探路之人,可就多担些风险了,要不,让我一同前去探路如何?”

计天岳听他这么一说,也道:“对啊!探路可是个要命的差事,连我一起带上得了,人多力量大嘛。”

阳有仪摇头道:“这可万万使不得,为何让我和小二还有风兄弟一同前去探路,那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对付死物,可不是单凭手上功夫的强弱就能对付得了的,还要对道法深知熟用方可奏效,而探路,不免要遇上许多难以预料的异物,更何况在大队人众尚未到达汇聚之前,探路之人要依靠自身之力独守一地,其中凶险万不能用言语所描述的,所以想来想去,只能是我们三人同行,方能压制住那些死物。”说着对计凌二人笑笑,又道:“让你们随大队人马一起出行,也不是看轻你们之意,守护他们,压力不比探路小,甚至比探路的担子更重,毕竟大队生人聚集,生气自然就浓,死物首要攻击的,是你们而非我们,所以说,我们一去,若是尸兵或者别的死物来袭,只能靠你们二人辅助师父他老人家了。”

计天岳伸右手拍了拍阳有仪肩头,笑道:“你无须解释,这些道理我都明白,得,我听你的,与庄内众人共存亡。”

凌云霄笑道:“计大哥言重了,有我师父助你,大可放心,区区妖物想来也翻不起什么大风大浪了。”

厉先生轻咳了一声,正色道:“三儿,为人要戒骄戒躁,你虽为我末徒,但跟为师时日也是不短了,怎还如此不知轻重?世间万物,各有神通,都是轻视不得的。”

凌云霄面色一红,低头应道:“师父教训得对,徒儿知错了。”

厉先生面向阳有仪,对他此计甚为满意,点头赞许道:“仪儿,你这计不错,大家依此而行便可,只是要注意自身安全,不可犯了大意冒进之忌。”几人齐点头称是。

当下厉先生再如此这般仔细吩咐一番,几人一齐应了,厉先生思虑再三,见再无纰漏,便叫阳有仪三人准备一番,从红箱中取了镇妖灭魔的物事,等到午间阳气最盛之时,几人就要先行上路查探前边安全所在。

待到午时,阳有仪三人向厉先生辞了别,便自离去,众人依依不舍一直将他们送到岔路口,望着三人渐行渐远的背影,人人心中忐忑,暗自为他们担忧,一直瞧着三人身影消失在前边山坳之中,方才回转身子返回义庄之中。

这一日里,是人人心头焦虑,心中念着想着的俱是三人的安危,凌云霄和计天岳更是坐立不安,满院子的乱转乱晃,厉先生却守在老刘头墓前,面无表情,也不知他心中作何感想?

一直待到傍晚,日头已经完全西沉,天色迷蒙之时,就见阳有仪从外匆匆赶了回来,一进院子,众人立马围拥了上去,七嘴八舌问候起来,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阳有仪不顾自身疲惫,和众人一一笑答,行到厉先生跟前,笑道:“师父,我回来了。”

厉先生微微颔首,问道:“前边怎么样了?”

阳有仪举袖擦了把脸上汗水,毕恭毕敬答道:“回师父的话,我们已在前边寻了个安全的所在,离此地大约有三十来里的路程,明儿一早徒儿就领着大伙上路,就算行得再慢,也能在夜前赶到。”

厉先生哦了声,淡淡道:“你确定那地儿没什么纰漏吧?”

阳有仪答道:“徒儿三人前前后后都仔细查探了一番,也算了一番,是个安全所在,只要略施阵法,就能防住那些妖物,正是个天然的辟邪宝地。”

厉先生点点头,道:“你也累了一天了,早些歇息去吧,明日一早还要带大伙上路呢。”说着又大声对周围众人道:“你们也歇歇去吧,今夜睡个饱觉,明日好上路,夜间的事你们都不必多虑了,老夫今夜守夜,护你们一个周全。”众人齐声应了,又拉着阳有仪说了一会子话,也就慢慢散去了。

一夜无话,也无死物前来骚扰,到了清晨,众人胡乱填了些食物,便跟随着阳有仪出了庄。阳有仪与计天岳在前边引路,厉先生和凌云霄断后,一行人浩浩荡荡朝前路行去。

厉先生手持一墨绿八卦罗盘,边走边瞧,凌云霄见着奇怪,不禁出口询问道:“师父,您老瞧那罗盘作甚?”

厉先生脚步不停,头也不抬的道:“尚余两尸,若是不灭,后患无穷,为师是在查找它们极有可能的藏身之所。”

凌云霄哦了声,闭口不言,心中却是大感奇怪,不由忖道:“平日里罗盘都是拿来作为勘测风水所用,想不到还能有寻魔探妖的妙用?”实在忍不住好奇之意,便探头去瞧,却见那罗盘指针与平时无异,无非就指着上北下南之位,瞧了甚久,也瞧不出什么名堂来,只得缩回头来,心中盘算着寻个好时机非得缠着师父说明白不可。

行了一阵,却见前边队伍停了下来,一群人往左侧顿足观望。厉先生和凌云霄不明白发生了何事,赶上前去,原来正是行到了南坡镇所在,这些人众触景生情,忍不住停下脚步好好观望一番,也许今日一别,永世不再相见了。

只见那南坡镇子所在,被阳有仪那一把火烧了之后,如今早就成了残墙断垣,废墟一片了,一眼瞧去,满目感受到的皆是死气沉沉,苍凉无比,哪还有了以前种种的繁华景象?

众人无不洒泪,心情格外沉重,赖以生存的家园,突遭生变,转眼成空,谁不难过,谁不悲切,谁不伤心?

厉先生理解众人之心,但时间紧迫,不能在此多呆,便硬着心肠催促道:“大家瞧一眼就行了啊,还是加紧赶路才是,误了时辰可就坏事了。”

在厉先生几人不住声的催促下,众人方才抬起步子,缓缓上路,那也是一步三回头,边行边泣,走得是缓慢之极。厉先生几人是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好在行了一阵,过了南坡镇所在地界,众人实在是瞧不到南坡镇分毫了,才又恢复了原先的行走速度,慢慢加快步子起来。

不过队伍中孩童老人不少,要得互相帮扶着前进,也是快不到哪去,幸亏阳有仪想得周全,寻的那地处离义庄路程也短,不过三十来里,日头尚未西沉,便已行到了。

风乐与阴无极早迎到路口等候,见众人来到,便急急领着众人拐上左侧的一小土包上,厉先生对着罗盘围着土包绕了一圈,点点头甚是满意。待大伙儿都来得全了,阳有仪着人又是清点人数一番,看有无遗漏,另又叫人架锅造饭,赶了一天的路,天大的事情,也大不过填饱肚子紧要。

凌云霄指着前边远远处一座黑黝黝的大山对着厉先生道:“师父,前边那山就是乱葬岗,岗下有个大洞,就是这些尸物的埋尸所在。”

厉先生对乱葬岗并不陌生,早些时候他就经常来过此地,但对以岗下竟然藏着个大洞,而且还是尸变发源之地,倒是第一次听闻,闻言不禁对着那山多望了几眼,兀自沉吟不语。

凌云霄小心翼翼问道:“师父……?”

厉先生回过神来,想了一想,道:“小三,你带为师进那洞里瞧上一瞧。”

凌云霄一惊,问道:“现在?”

厉先生双目炯炯盯着他,道:“怎么?你怕了?”

凌云霄一挺胸脯,傲然大声道:“不怕,只要和师父在一起,就算老天塌了下来,也没什么好怕的。”

厉先生笑骂一声道:“油嘴滑舌。”当下在土坡周围制下几道禁锢,叫过阳有仪几人,又是吩咐一番,便要带着凌云霄上路。

阳有仪等人见他只带着不学无术的凌云霄进洞查探,自是吃惊不小,忙忙上前阻拦,厉先生瞪起眼睛道:“为师如此做法,自有用意,你们只管守好此地,护大伙一个周全便是,别的事无需多理。”阳有仪平素最为惧怕师父,见其说话严厉,不怒自威,哪还敢再行阻拦,只得让至一旁,厉先生拉着凌云霄下了土坡,往前大步奔去。

两人脚程极快,不多时便已赶到乱葬岗山脚之下,凌云霄当前引路,顺着山脚往里走去,终是忍不住,有些不解问道:“师父,徒儿愚笨,道法差得很,眼睛在暗处又不好使,您老怎的想起让我这个不成材的弟子相陪夜探此洞?”

厉先生笑道:“不磨练不成材,不多练练你就永远原地踏步,何况那土坡守护任务繁重,不似义庄有护墙防卫,四面光秃,急需道法修为高深之人镇守,想来想去,只有你能相伴为师进洞咯!”

凌云霄扰扰头道:“那老计不也是对道法一窍不通么?怎的不叫他一同前来?”

厉先生佯怒道:“那好啊,你回去叫他来替你,你就不必与为师进洞了。”凌云霄只道是师父真的生气了,一吐舌头,不敢再说。

厉先生见吓唬住他了,微微一笑,才道:“计先生虽不熟道法,但一身武功修为,犹在你之上,若是土坡有些什么不测,单凭人力,他也能独抗一处,所以只能叫你前来了。”

凌云霄见师父说话语气温和,偷眼瞧他,面色平静,知道师父并未生气,遂放下心来,大着胆子又问道:“师父,徒儿尚有一事不明,您说,若是尸兵来袭,您老又进洞去了,他们如何能够防得住?”

厉先生笑道:“一路来为师不停的探测,这方圆数十里地里,并无尸兵踪迹,所以为师才要进洞一探,瞧瞧是不是藏在这罗盘探查不到的阴暗地处里?”

凌云霄呵呵一笑,舔了舔嘴唇,道:“这罗盘真是个好东西啊,师父,一会您得教教徒儿,怎么用罗盘寻出那些妖物来。”

厉先生摇头道:“一般寻常术士,都会此类寻妖之法,这是吃阴阳饭这行当的入门基础,以前为师都多有传授,只是你这家伙耐不住半点性子,从不肯静下心来修习,是以觉得此术很是玄妙难解,其实不然,现在一时半会的,让你临时所学,又哪里记得住,以后再说吧。”凌云霄被师父说了一顿,窘得是面色微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了下去,再也不敢出声相询。

行了一阵,凌云霄指着前边道:“师父,到了,就是此洞。”

厉先生抬眼望去,只见前边十丈处,山壁藤蔓中,一个偌大无比的洞口显露在两人身前,洞中冷风不停涌出,这夏秋时分,本是炎热之时,但洞外四周,却是冷冽异常,寒风刺骨。厉先生不由停了脚步,是暗暗吃惊,好大的一个山洞,竟是隐藏得如此之深,自己呆在南坡镇也有些年头了,竟然未曾发现此洞,说来也真是惭愧,若是早早发现,何来发生这尸变之事呢,说来说去,还是大意了事啊,心中如此想着,不禁暗暗咒骂自己一番。

凌云霄眼见师父瞧着山洞走神,只道也被这大洞给震惊了,笑着道:“师父,徒儿刚发现此洞时,也是大大的吓了一跳,这洞真的大得出奇,师哥初来之时,更是好笑,惊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厉先生回过神了,右手伸指在凌云霄额上眉心处一弹,道:“如今你已开了天眼,这就随为师一道进去吧。”这一弹甚力,凌云霄只觉额上生痛,双眼随之一黑,唉哟一声还没喊出口,视力又自恢复,触眼之处皆是明亮如昼,瞧什么事物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又听师父如此一说,知道是天眼所为,不禁忘了疼痛,欢天喜地随着师父奔入洞中。

两人往里直走,沿路不断见着地上散落着大量的杂物器刃,定是洞中晚清残军落下的物事,只是未见一具尸首,想来俱都变成无魂尸物了。厉先生行了一阵,低头瞧了手中罗盘一眼,不禁咦了一声,脚步加快,往里急奔而去。

凌云霄知道师父定是发现了尸兵踪迹,本很放松的心态犹得提紧起来,紧跟在师父身后,急行中心中却想着道:“原来剩余尸兵果然藏在洞中,只是那么多日,它们竟是不出洞去,当真奇怪得紧,难不成洞里还有引它们兴趣之物?”正胡思乱想着,却见眼前一空,已进入到一大洞之中,四处空旷,地上更是杂乱不堪,刀枪衣物是到处散落,地中壁上更是血迹斑斑,可知此洞前些日子里发生的激战是何等的惨烈。

厉先生进了此洞,停下步子,侧耳听了一会,面色有些疑惑,自言自语道:“奇怪?”

凌云霄低声问道:“师父,奇怪什么?”

厉先生嘘了一声,示意他噤声,又竖起耳朵耐心的听了一会,然后又瞧了瞧手中罗盘,面上是惊疑不定,皱眉想了半响,抬起脚步继续往里奔去,凌云霄猜想师父定是发现了什么甚为难解的怪事,心中虽是好奇万分,但也不敢再出声相询,强捺奇意紧跟着师父继续前行。

走了一段路程,前边竟是一大片的水域,黑沉沉的看不到头,远处岸边依稀见着一身影,盘腿坐在岸边,那人身后摆着六具大棺,正是那存放尸兵的墨玉血棺,棺盖早已打开,散落在地中。

厉先生和凌云霄想不到竟在此地还见着有人,不禁大吃一惊,两人提起功力,暗自防备,慢慢向那人行去。

洞中空旷,脚步声听来极是清晰,可那人似是毫无所闻,面朝水域深处仍是端坐一动不动。两人行得近了,那人才回过头来,瞧到凌云霄,似乎甚为惊讶,有些不可置信的道:“是你?”

凌云霄瞧得清楚,更是惊得啊的一声呼出口来,也是惊讶万分,失声道:“是你?”原来此人不是别个,正是那东街仁心药堂的当家掌柜,为了岑掌柜之事,凌云霄与他曾有过一面之缘。

两人才问罢,又几乎是同时异口同声的道:“你怎么竟然还活着没死?”

厉先生瞧他们神态,知他们认识,也有些奇怪,不禁问凌云霄道:“小三,故知?”厉先生本人不但精通阴阳法学,而且对岐黄之术也深有研究,是以从没进过药店,故而并不认识眼前这名老者。

凌云霄当下将这老者身份简要和师父禀告一番,厉先生点点头,对那老者抱拳行了一礼,问道:“这位老先生,你怎么会在此地出现?”

那老者呵呵一笑,也不答他话,反问道:“那你们又怎么会在此地出现?”

厉先生指着那些血棺道:“追踪此物而来。”

老者笑道:“这么说来,你们也是吃阴阳饭的了?”转思一想,又道:“怪不得这位小哥如今还活得好好的,精神得很啊。”

厉先生淡淡道:“哦!那先生莫非也是吃这行当的?如今也与我们是同一目的?”

那老者笑笑,转过头去,继续望着那一望无际的水平面,缓声道:“是也不是。”

凌云霄忍不住插言道:“老先生,你一郎中,跑来此地,难不成此地还有伤患要老先生救助的?”

老者转回头笑笑,摇头道:“非也非也,你倒是说对了一半,但另一半却是说错了。”

凌云霄一愣,厉先生已是笑道:“愿闻其详!”

老者站起身来,走到其中一具血棺之前,伸右手拍了拍棺沿,道:“我是救它们而来。”

凌云霄更是糊涂,奇道:“救它们?它们有什么需要老先生救助的?”

厉先生缓步走到那棺的另一面,俯首往下望了一眼,只见里边静静躺着一只尸兵,就似睡熟了一般,厉先生探手下去,触了触尸兵面颊,收回手来双眼凛冽望向老者,也不说话,又走到相隔的另一具棺前,里边一样躺着一具尸兵,与前一具一般无二,都似睡熟过去了。

厉先生行了回来,冷道:“老先生,只怕你不是救它们而来的吧?”

老者眉毛一扬,笑道:“自然是救它们而来,当然,也是为了救你等众人而来。”

厉先生轻轻哦了一声,双眼紧盯老者,面无表情道:“那可得好好听老先生说道说道了。”

老者对着厉先生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意,道:“其实就算我不说,你现在估计心中早也是猜得**不离十了吧?”厉先生不语,那老者呵呵笑了几声,继续道:“虽然你已经猜得我的所为,但我因何如此做,只怕你还是不知,反正如今闲得无事,说给你们二人听也无妨。”说到此处,他眯缝着双眼,略停了停,道:“这事说起来,还得追溯到四十余年以前。”

凌云霄惊道:“四十年?年代够远的了!”

老者似是自言自语道:“是啊,四十年了,说短也不短,说长倒也不长。”

凌云霄不解道:“难道四十年前你就知道此地藏有妖物不成?”

老者轻笑道:“年轻人性子就是冲动,你且待我慢慢细说就是了,说完了自然明白。”

凌云霄正待开口,厉先生沉声道:“小三,听这位老先生把话说完,我们听着就是,莫要打岔!”

那老者笑了笑,行到水边,又坐了下来,背对着厉先生两人自顾说道:“四十余年前,我本是茅山一脉,游走天下大川大脉,只因正值壮年,血气方刚,揭破了许多伪道学,破了人家的饭碗,被人所恨,于是纠集起来,追杀以我,无奈之下我只能逃到云贵偏僻之地隐姓埋名起来,又不甘心一生绝艺就此失传,于是就收了两徒弟,将自己衣钵尽数授以两人,那大徒儿天性聪慧,学任何东西都是过目不忘,而且能学一反三,领悟极快,再加他性子沉稳,做任何事情都是井然有序,做好了方可,这修为是进步神速。那小徒儿虽也不笨,但却是心机颇深,极有城府,整天挖空心思想走捷径,达到速成之道,你们也是学法之人,心中自然明白,这天下道法,虽然门派繁多,正邪不同,各有修法,但修炼之道却是一致的,那就是唯有苦修苦练,方能达到正果,岂有捷径可走?那小徒成日里一门心思钻在这些歪门邪道之上,修为自然就渐渐比不上他那师兄了。”听他说到这里,凌云霄心有所动,已是隐隐猜到他是何人了。

“我当时对那小徒儿所为,也甚是痛心疾首,苦口婆心屡劝不止,甚至动以粗刑,这小徒每次被我打过骂过,明里是服服帖帖,承认错误,我也道他是个孩子,只要真心悔改,也是有救的,所以每每事后便也不再追究,想不到这人却是阳奉阴违之辈,他表面答应我要好好按正道修法,背地里还是行他那一套速成捷径,而且被我教训得多了,竟对我心存怨恨起来,只是当时我也不知而已,这也为以后的祸事埋下了深深的隐患。”

老者叹了一声,又正待开口,凌云霄突然拱手问道:“老先生尊姓大名?咱俩也算有缘,可否告知?”

老者一愣,随口答道:“姓吴,至于名字嘛,时代久远,早已不用,我也忘得干净了,小哥若是想寻个称呼,就叫我吴大夫或者吴郎中都可。”

凌云霄知他不肯相告,也不追问,微微一笑,点点头也就闭了口,静待老者继续说道。

老者继续道:“终于有一天,让我发现这小哥俩背着我鬼鬼祟祟往后山而去,觉得有疑,便悄悄跟了上去。原来这小哥俩相约在此秘密比武斗法,其实这师兄弟相互切磋过招也无可厚非,只是我瞧着却觉得不大对劲,他们竟是以性命相搏,丝毫没有点到即止之意,忍不住之下现出身来,将他们制住,一问之下,才知道,他们已经不是一次两次这么做了,每次都是打得遍体鳞伤有一方倒地求饶方止,当然,每次求饶的都是那小徒儿,每次挑事的也总是他,他嫉恨师兄本事比他高,所以能得到我的宠幸,不服气之下就屡屡挑事。唉!他哪里知道我的苦心哟,问了明白后,我是恨铁不成钢,气不打一处来,就将那小徒关了禁闭,饿他个三天三日,本是想拿此法惩戒以他,让他长点记性,想不到更是令他恨我不止,只道是我偏心眼,有意袒护大师兄,心中仇恨是一天天加剧,只不过他平素隐藏得好,面上不露半点痕迹,对我是礼敬有加,我自然还是半点不知。”

老者望着水面远处,深思半响,才道:“如此又过了五年,他们已是长成半大小伙,与我学艺也有将近十个年头了,我就有意考教他们的修为,是否学有所成,我对那大徒儿自然是不担心,可对小徒,心中总觉得有丝丝不大对劲,可究竟是哪不对劲了,又说不上来。当时我是令他们相互斗法比试,看看他们究竟学到几成本事了,事先我还对那大徒儿有意交待了,让他留些手,莫伤了他的师弟,想不到如此一来差点酿成大祸。刚开始两人斗得倒还是中规中矩,你来我往好不热闹,后来那小徒就渐渐不支了,我想,也就点到即止吧,正要叫他们收手,却不料那小徒突然使出一招邪法来,我是瞧得明白,此招术绝对是西南边陲邪童所通之法,当时一见他使了出来,我心中是大大吃了一惊,正待上前喝止,哪里还来得及,那大师兄已被击中,这邪术厉害之极,专吸别人功力。所幸小徒功力不深,学艺也是不精,大徒见其不妙,百忙中闪避了过去,但也伤了些皮肉,如此一来,却激起了大徒恼怒之心,不再手下留情,冲上去就是一阵狂轰乱打,只把那小徒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只得连连后退,我怕事情要糟,就赶忙上前制止。”

“不料才到近前,那小徒突从怀中取出一包石灰粉,迎着我俩就撒了过来,我未曾料到他竟敢对我下手,猝不及防之下就着了道,好得他也只是想要逃而已,一撒出石灰粉就立马逃之夭夭了。因我挡在大徒之前,他倒无事,唉,我这一下却挨得不轻,虽然涂抹菜油及时,但我的一只眼还是废了,另一只眼虽然无碍,但视力也下降了许多。”老者转回头来,凌云霄仔细一瞧,见他左眼果然一片灰色,眼眶内是白多于黑,果真是一只废眼。

凌云霄暗忖道:“安然这厮果然作恶多端,小小年纪就做上这等叛逆不道的大事来,被岑掌柜所杀,也算是罪有应得了。”

厉先生叹了一声,道:“道兄命运坎坷,临到老还收了逆徒,着实令人同情,可又和现今之事有何关联?”

老者道:“此时只是果,我所论述的是因,因果相循,有因才能有果,别急,我这就继续慢慢说下去。”他转回头,又是盯着水面,侃侃道来。

“我当时只道小徒是孩子天性,做错了事害怕而逃,等他想明白了也就自然回转,虽然我一眼已废,但倒不记恨于他,只盼他回来和我道声歉,这事也就过去了,毕竟他年纪幼小之时就和我住在一块,在我心中,早已把他视为自家儿子一般了,哪有父亲记恨儿子的道理?想不到,他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直到一个月后,我的仇家寻上门来,那是一番恶斗,虽然他们都是一些伪学术士,但人多势众,况且所学之术,多为邪术,我寡不敌众,只能边打边退,往山上移去,竟退到一处悬崖之上,在激斗中不留神,竟是失足坠落崖下。”

凌云霄听得啊了一声,虽知他绝对不会死去,但听得入神,还是忍不住叫出声来。

老者不理会他出声打扰,自顾言道:“所幸下边竟是一道滚滚向南而流的混浊江水,我虽掉落水中,但江水滚急,我冲力又大,也是断了好几根骨头,我怕仇家继续追来,就忍着痛随波逐流,往下游出百十里地后才上了岸,躲入一原始老林之中。我未学道之前,本就是名走方朗中,精通医术,这茫茫山林之中,不缺医治内外伤的山珍草药,于是我便在那山林中呆了下来,医治我身上所受的重伤。当时心中想着,只待伤有大好,便立马回转,寻我那大徒儿去,若是我的那群仇家敢牵累与他,我会一一找上门去,将他们一个个杀了了事,替我那徒儿报仇雪恨。心中虽是如此之想,无奈伤势的确太重,所谓伤筋断骨一百天,急也是急不来的,每每到了夜里,我都细心回想,哪里出了纰漏?我在云贵蛮荒之地,隐姓埋名,根本无人知晓我的身份,那些仇家又是从何得知我的消息的?想来想去,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后来猛然想到,会不会是自己身边的人泄露了消息?一想到这,心头大乱,苦不堪言,难道是我的徒儿,为了泄一己之愤,竟干出这等不忠不孝的大逆之事来?”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诡灵异道》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战婿归来
2 焚天龙尊
3 气运非凡大师兄
4 全才相婿
5 护灵人人世浮华
6 我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
7 嫡妃惊华:一品毒医
8 萌宝暴击:爹地妈咪撒狗粮
9 亿万娇宠:萌妻买一赠三
10 逆天狂妃:绝世器灵师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神话降临 作者: 神级大宠物
东方玄幻 64217 字
灵气复苏,武道崛起,张烨一步一步攀上巅峰,强者无敌于凡世之间!

2 我还没出手你就跪了 作者: 剑气滚滚
东方玄幻 47082 字
宅男楚青穿越修仙之地九州大陆 ,苦于实力太强大,还没出手对方就跪了

3 鬼途之无限穿越 作者: 上官林
时空穿梭 2261516 字
通过一座石门的穿越,解决历史中的灵异事件,解开了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4 位面星辰 作者: 过期的西瓜
现代修真 281737 字
在都市中,我是一个废柴。在修道中,我是仙帝!扫敌四海,镇守八荒!

5 灵契之主 作者: 玄机梦境
东方玄幻 150687 字
再世少年郎,青衫萧瑟响。左手荒纹右手仓,对人难天斗,不足为惶。

6 仙婿无双 作者: 抹茶鲱鱼
都市重生 196718 字
修真界渡劫大佬,机缘巧合之下来到地球,更莫名其妙的是居然还结婚了!

7 无敌从氪金开始 作者: 慕白公子
东方玄幻 212917 字
首充就送天阶功法!金元开道,抽取神兵天丹,助我踏上无敌神座!

8 高武通神 作者: 梦晓天地
都市异能 223963 字
地球灵气复苏,天骄争霸,妖孽出世,这是一个拥有一切可能的时代!

9 从江湖大佬到玄幻至尊 作者: 修之名
东方玄幻 58856 字
首充就送天阶功法!从此以后,我以金元开道,抽取神兵天丹,顿悟绝品仙功,一步步踏上无敌神座!

10 最强豪婿 作者: 秦尚书
都市生活 1171798 字
在失意时,偶遇秦羽曦,并入赘秦家成为入赘女婿,夫妻联手一切我有!

《第二十六章 大逆不道》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