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悬疑小说 >> 诡灵异道 [书号58910]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六章 路道险恶

《诡灵异道》 飞 岑/著, 本章共12689字, 更新于: 2010-01-26 16:18

阿侬还在犹豫中,迟疑道:“这一咬下去,若是不成,命可就丢了。”

凌云霄举耳倾听,只听得那些窸窸窣窣的怪声离两人又近了些,顷刻间便要来到两人身侧,不由急道:“现在可顾不上许多了,横竖都是个死,何不如赌上一把。方才是咬了右手,现在给左手再咬上一口,给他凑成一双去。”

阿侬语气嗔怪道:“这当口还有心情开玩笑?”缩回被凌云霄右手握住的手,摸索一会,找到凌云霄的左手,轻轻握住,那蚕虫缓缓爬了出来。

凌云霄左手被阿侬握住,感觉有些冰凉,还没等他有所想法,拇指尖上一阵剧痛传来,禁不住又是“唉哟”一声。

痛感越来越强烈,顺着手臂往上延伸,还有丝丝的凉意,才一会功夫,凌云霄便觉得身上忽然忽冷,心跳声越来越缓,就似要停下一般,呼吸感到困难之至,知道蚕毒攻心,当下牙关紧咬,拼力忍耐着,身上已全被冷汗浸湿了。

阿侬握住凌云霄左手不放,见他颤抖得厉害,知他正在极力忍耐痛楚,眼圈一红,就要掉下泪来,却又强自忍住。眼下无计可施,只得慢慢帮他揉捏痛处,只盼能减轻他少许的痛感也是好的。

约莫半盏茶的功夫,阿侬只觉得凌云霄手心越来越凉,渐渐有僵硬之感。心中一惊,再稍一细听,好似他已没了呼吸,赶忙伸手寻到凌云霄的面庞,在他鼻下试探一下,气倒还是有气,就是出多进少,气若游丝了。见他如此情形,悲从心来,再也强忍不住,眼中泪水,大滴大滴滑落下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也许也就半盏茶的功夫,可在阿侬心中,如同过了一年般的漫长,此时此刻,身心全系在凌云霄身上,神情木然,那些愈来愈近的怪声,竟似完全听不到一般。正悲切间,突感手心中凌云霄手掌动了一下,正以为是幻觉时,感觉他又动了两下。

阿侬止住悲恸,心头大喜,忙忙问道:“凌阿哥,你,你醒过来了?感觉怎么样了?”

只听凌云霄声音微弱的应了声,停了半响,又听他“唉哟”的低吟一声,断断续续道:“还真……真的能动了,就是,就是痛得要……命,那些……怪东西快到了吧?你……你把咒符拿给我。”

阿侬忙忙在地上摸索一番,寻到那个包袱,急急打开,从中摸出一叠纸符,给凌云霄递了过去。

凌云霄接过咒符,双手撑地,勉力将自己身子坐直,双手行诀,口中念念有词,接着低喝一声,道:“走!”一阵纸符撇撇纷飞之声响起,黑暗之中,也不知飞往何处?

阿侬听得他声音方落,也不多久,眼前一亮,只见两人身前地下,那些纸符将他二人连同凌云霄挨靠着的那棵大树围成个五尺见方的圆圈,正幽幽的泛着黄光,如同金纸一般。

就在纸符黄光亮起之时,那些窸窸窣窣的声音已袭来到离他们不到两丈之处,虽然声响还是响个不停,但却未在向前一步,似乎是这道咒符起了作用。两人目光向圈外极力打探,想辨个明白,但纸符所发黄光光线微弱,照不到一尺开外的地方,也不知道那些声音到底是何种事物造成的。

阿侬转头对凌云霄喜道:“凌阿哥,看样子是吓住它们了,你这手真厉害,以后可得教教我。”

凌云霄苍白着脸,勉强一笑,道:“这只是防身之法,我本意只是阻它们一阻,好给我争取点时间,现在手虽然能动,但全身还是麻木不已,想走也是不能,它们能等得,我们可等不得。”

阿侬听他这么一说,这才想起,他们没有多少时间可以耗在这里,必须尽早脱身,越快越好,早一分下山就能早一分见到阿婆,当下有些着急道:“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凌云霄望着圈外黑沉沉的夜幕良久不语,虽说施法暂时阻住了那些不明来历的物事,可要想离开,也是不能,接下来该如何办,他也是不知道的。

阿侬见他沉吟不语,更是着急,道:“这么拖下去也不是办法啊,若是等到天亮,还不如不下山呢。”

凌云霄思虑良久,猛一咬牙,道:“再搏上一搏,阿侬,可又要累你了。”

阿侬笑道:“只要能有法子离开,别说累不累的,凌阿哥,快说说你有什么法子?”

凌云霄道:“我记起一咒,是关于山林间遇到鬼魅时所反复读诵的,据说能请到神兵甲士前来相助,杀鬼诛妖。”

阿侬“啊?”的惊呼一声,道:“真有那么厉害?连天上的神仙都请得动?”

凌云霄摇摇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我师父他老人家曾说过此咒,我好奇之下,也曾偷学过此咒,今时看来,估计也能用得上,且不说能不能请得下神仙,但凡法咒,必有其用处,咱就死马当活马医吧。”

阿侬心有不信道:“真有如此神奇,只怕天下神仙还不是多如繁星了?若是不灵,我两可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凌云霄笑了笑,道:“所以说又要赌上一把了,你背起我往山下冲去,我反复念咒,是生是死就看这一回了,就算不灵,死了也就是死了,有你……。”说到此处,自觉失言,忙忙住口,眼神偷瞧阿侬一眼,神情极不自在。

阿侬知道他下面要说何话,面上一红,低下头低声道:“这些时候,还有心说这些没趣的话。”

凌云霄嘿嘿干笑一声,忙转开话题道:“那,我们这就上路吧?”说着望着阿侬,等她表态。

阿侬抬起头来,望着下边深吸一口气,道:“也只能如此了。”言罢伸手扶起凌云霄,将其重又背起。

阿侬又伸手拾起那个包袱,正待举步,凌云霄道:“等等,还不能这么出去。”

阿侬不解,凌云霄道:“再给我一些纸符,越多越好。”阿侬依言取出了一大叠纸符,凌云霄又道:“你抓在手中,一会我说道‘开’字时,你就立马将纸符朝前方撒出。”阿侬“嗯”的应了。

凌云霄双手使诀,不停在面前上下左右挥舞着,嘴里念叨着道:“火晶飞鸟,凤嘴龙鳞,飞符前路,剪除妖氛,敢有妖孽,断踪灭形,神威过处,食鬼**,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开!”

阿侬一听开字,不敢有误,双手一扬,只见手中符咒呈两道直线,一张接着一张急急向下射去,符咒所到之处,只听窸窸窣窣声不断,那些事物似乎在朝两旁急避想让。

凌云霄道:“快走,跟着开道符走。”阿侬闻言跟在那些咒符之后,抬腿朝下急奔。

凌云霄伏在阿侬背上,嘴里大声念道:“太帝阳元,四罗幽关,千妖万毒敢当吾前,巨兽重吻,刳腹屠肝,神公使者,守卫营蕃,黄衣帅兵,斩伐妖魂,馘灭千魔,摧落凶姦,绝种灭类,取令枭残,玉帝上命,清荡三元。”每念一字上下齿就磕碰一次,听来就似牙齿打架一般,字音含糊,这叫叩齿拜请神兵天将咒,反复读诵,叩齿三十六通后,将请得神兵甲士下凡相助,诛鬼灭妖。能不能成功,其实凌云霄心中也是无底,请来天兵天将下落凡尘,其实想想也甚是荒谬,他倒不寄望能请来什么神兵天将,倒是希望此咒的确能起到一定的用处,能护得他俩一个周全就成,只不过此举太过冒险,若是不成,岂不糟糕?

阿侬牙关紧咬,心无旁骛,紧盯着前边咒符,一味往下急奔,所幸此林荒草甚少,倒也没毒咒草环阻碍,奔起来还算顺畅。

凌云霄口中咒语不停,耳边传来尽是窸窸窣窣声,待开道符咒飞过,又从四周往两人合来。

阿侬奔得正急间,一阵轻风迎面拂来,凉意扑面,隐隐听到风中夹着似有似无的幼儿笑声,还似在数着数:“一个,两个,一个,两个……嘻嘻……!”初时听来似是一人之声,慢慢竟变成有无数人合声一般,林中到处都回响着这飘忽不定的数数声。

阿侬知是鬼仔之音,心下焦急,加快了步伐,无奈身轻体薄,背上尚有一人,体力终归有限,再奔一阵,口干舌燥,头晕目眩,体力已有不支之感,双脚渐渐迟缓下来。

凌云霄见阿侬脚步放慢,喘息声急促无比,知她体力已达极限,若是再奔下去,势非力竭倒地,到时不被鬼仔所害,也得活活累死。

偏偏口中三十六道叩拜神兵咒却只念到二十四道,瞧这阵势,是不可能再念得下去了,当下停住咒语,对阿侬急道:“快停,快停,放下我来,你也歇歇才成。”

阿侬心里何尝不知自己处境险恶,可一旦停下,危险更甚,却不听凌云霄之言,只顾向下奔行。凌云霄无法,拼力往旁翻落。阿侬此时体力已是强弩之末,哪受得住凌云霄这使力一翻,猝不及防之下,和凌云霄一道双双摔跌在地,所幸脚下之处正是一片荒草地,草叶深厚,两人翻倒在草面之上,翻了几翻止住去势,停住了身子,若不是有这片草地在身下垫着,只怕两人此时已是摔晕过去了。

阿侬勉力站起身来,奔到凌云霄身旁喘着气怒道:“你……你……干什么?”

凌云霄双手使力,翻身坐起,也不答她,只是急道:“快把包袱给我。”

阿侬将手上包袱丢了过去,凌云霄伸手接过,已来不及打开活结,双手抓住包袱两角,使力一分,“嘶”的一声中已将裹布撕烂,里边的物事翻落出来,掉到草地中。

凌云霄双手急急在地上寻摸一番,拾起一叠咒符,口里念念有词,喝道:“走!”纸符撇撇声中,金光闪起,重又在两人身下围成一圈。

待地下法圈围成,凌云霄才松了口气,道:“好险,再迟一步,那些妖物可就近身了。”

阿侬仍是不服,气冲冲道:“跑得好好的,你干吗非得停下来?”

凌云霄望了望山下,问道:“我们现在可跑到一半路程了?”

阿侬点头道:“应该到一半,怎么了?”

凌云霄笑道:“这山高大之极,此时才过一半,你若是搏命狂奔,只怕还没到山底,就先力竭而亡,想来此法不通,极大的不合算。”

阿侬默然,坐到他身侧,良久不语。

凌云霄瞧她泪珠在眼眶里打转,知道她心里难受,软言慰藉道:“阿侬,我知你担心婆婆的安危,心下着急,可如今我们身处险境,也是急不来的,我再想想,一定寻得个好法子脱身。”

阿侬叹了声气,道:“眼下还能有什么好法子?你那天兵天将又请不来,这下山路程又远,如何破得了鬼仔挡道?”正说间,又似有人在耳边轻轻吹了口气,似乎还有些隐约笑声,不由大惊站起,四处张望一番,颤声道:“凌阿哥,你这道符墙似乎挡不住鬼仔们?”

凌云霄闻言也是一惊,问道:“怎么了?你察觉到什么?”

阿侬静心留神听了一会,有些疑惑道:“我方才明明感觉到好似有人在我耳边轻笑一声,似是孩童之音。”

凌云霄摇摇头,道:“应该是不可能的事啊,这咒符是经我师父之手开过光的,而且所念之咒乃是上古密咒天地灵罩咒,专拦山魅野鬼的,是不是你听错了,是由外边传进来的?”

阿侬听他这么一说,也有些动摇起来,只道真是从外边传将入来的,刚待坐下,耳边又是一声轻笑,还隐约听闻“傻子”二字,这下骇得不轻,赶忙上前拉住凌云霄的手道:“没错没错,我这次听得是真真切切了,它还笑我们两人是傻子,它就在我们中间。”

凌云霄见她神态急切,不似作伪,也不由信了几分,兀自沉吟道:“难道我念的咒语不对?”

阿侬急得跺脚道:“这个时候你还计较咒语的真假?先想个法子怎么对付这些鬼仔才成。”

凌云霄倒是不急不忙,呵呵一笑,道:“你怕什么?就算它们在我们中间,若真有恶意,还容你我在此从容对话么?我还得揣摩揣摩它们的真实意图,莫慌莫慌!”

阿侬仔细一想,也觉得凌云霄说得在理,眼瞧四方一阵,也只得坐了下来,静观其变,内心却是惶然不安。

外边窸窸窣窣声此起彼伏响个不止,虽然不敢靠近咒符一尺之内,但听其音,似在围着法圈外游走不停。凌云霄皱着眉头道:“这些声响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弄出来的?听其声,似有成千上万只之多啊?难不成是些蛊虫?”

阿侬摇头道:“荒郊野外的,哪来的蛊虫?而且数量那么庞大,谁家养得起?”言罢仍是四处张望,想寻出那些鬼仔来。

凌云霄见她心神不宁,左顾右望,知她心思,心中寻思道:“如此下去也不是办法,外有不明妖物,数量众多,内有鬼仔,善恶不明,不管如何,再拖下去,只对自身无益。”可如何脱身,又是大伤脑筋。

就在凌云霄冥思苦想脱身之计时,只见阿侬猛地跳起身来,颤声道:“它……它又来了!”语声惶恐,花容失色。

凌云霄侧耳倾听,除了外边的怪声,还有林子中飘荡着那时有时无的数数声之外,再也听不到任何声响,奇道:“这些鬼仔怎么老喜欢作弄与你?还真有些奇怪?”

阿侬有些恼怒道:“这我哪知道?莫不是你不信?还拿话取笑与我?”

凌云霄摇头道:“信倒是很信,我就是见奇怪它们此举到底意欲何为?而且竟然不惧天地灵罩,来去自如,更使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糊涂之至。”

阿侬重又坐下,有些懊恼道:“那现在我们该当如何?总不能坐着等死吧?”

凌云霄正待答话,面上忽然一阵微风吹过,接着又是一阵,轻若似无,但面颊明显感到微凉之意,一个幼儿的声音嘻嘻在耳边响起,一闪而过,又是一阵细细的啼哭声闯入耳中,也是转瞬而逝。

“哎呀!”一声,这次轮到凌云霄惊得站了起来,满面惊诧,四处游望。

阿侬给他这突然举动吓了一跳,面有愠色,却又转怒为喜,道:“你能站起来了?你能动了?”

凌云霄闻言忙忙朝自身上下左右瞧了一会,先是一愣,继而哈哈大笑起来,道:“咦?真的能动,我真的能动了,哈哈!”笑声甚是高兴得意,先前沉闷阴霾的心情随着这一站顿时一扫而光。

阿侬瞧他得意忘形的样子,轻轻一笑,低声道:“现在能动了,心情也舒畅了,该想出什么好点子了吧?”

凌云霄笑容僵在脸上,又懊丧的坐下地来,扰扰头道:“老实说,真没什么好法子,不过可以肯定一点的是,这里的鬼仔和外边那些怪声不是一伙的,若是一伙的,我们还能笑的出声讲得出话么?”

阿侬没好气道:“那又如何?就算不是一伙的我们也一样下不了山。”

凌云霄笑道:“既然不是一伙,而且从鬼仔的举动来看,它们似乎没有恶意,这就说明,我们暂时还是安全的,既然暂时安全,就给了我们充足的时间来思考,该怎么下山?”

阿侬似有所思,忽道:“也许外边那些东西本来就是鬼仔造出来的势,也是没有恶意的,只是和我们开得恶作剧而已呢?”

凌云霄抬步就要朝圈外跨去,阿侬见状一急,忙站起道:“你要做甚?”

凌云霄笑道:“听了姑娘的话,我觉得也甚是道理,所以要亲身出去试试。”

阿侬呀的惊呼一声,嗔道:“你这人怎么那么死心眼?我也就说说而已,你还当真了?若是我说错了,你这一去,岂不是我害了你?”

凌云霄哈哈一笑,道:“逗你玩的,给我天大的胆子,也是不敢出去的。”说罢那伸出去的腿又缩了回来。

阿侬怔了一怔,怒道:“原来你消遣我来着。”重重哼了一声,转过身去背对着凌云霄坐了下来,将头伏在膝上不言不语。

凌云霄笑嘻嘻问道:“生气了?”阿侬不应。

凌云霄收起笑容,小心翼翼又问道:“真生气了?”阿侬依然不应。

凌云霄突然唉哟一声,阿侬只道他又出了事,忙转过头来瞧,只见凌云霄翻躺在地,一动不动,阿侬心下不由慌乱起来,急急问道:“凌阿哥,你……你没事吧?可别吓我?”神态急切,声音惶急。

凌云霄双目紧闭,静静躺着毫无半点声息。阿侬探头去瞧,忽见他双眼一开,口中已是哈哈大笑起来。

阿侬被他此举吓了一跳,才知又上了他的当,恼怒道:“你这家伙,没个正形,我再也不理你了。”

凌云霄笑道:“你不理我是假,关心倒是真的。”

阿侬哼了一声,道:“我,我放虫咬你。”

凌云霄却伸出手来,道:“都被咬了两次了,还在乎多咬一次么?你若是着恼想出气,尽管咬了就是!”

阿侬一时语塞,略想片刻,恨声道:“我放虫入你体内,让你着蛊,瞧你还敢戏弄与我不?”

这下倒使凌云霄着慌起来,蛊虫入体,可不是闹着玩的,忙忙从地上翻身而起,苦着脸连连摆手道:“阿侬姑娘,不,阿侬姑奶奶,我错了,真的错了,以后可不敢再和姑奶奶开玩笑了,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小的这一回吧,成不?”言毕偷眼查看阿侬的神色,估摸她方才所言是真是假,他也真怕阿侬发起火来,不顾三七二十一真使蛊弄他,可就真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阿侬瞧他神色狼狈,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禁不住“扑哧”笑出声来,道:“乖孙儿,姑奶奶且饶你这一次,下次再敢胡闹,哼!”

凌云霄松了口气,连声道:“没有下次了,绝对没有下次,若有下次,宁叫……。”便要起誓。

苗家人最为信奉毒誓之言,阿侬见状,忙忙伸一手来捂住他嘴,道:“谁要你发誓来着?”

软夷捂嘴,香气入鼻,凌云霄心神又是一荡,忙忙将头偏过一旁,让过阿侬的手,点头嬉皮笑脸道:“是,是,姑娘提醒得对,这誓可不是那么好起的,还是不起为妙。”

阿侬面一红,赶忙缩回手来,又转过身去佯怒不再理他。

两人这一番嬉笑怒骂,倒也其乐融融,一时间竟是忘了还身处险境之中。

凌云霄见阿侬又自转过身去,不再搭理他,也觉无趣之极,正待出言逗笑,突觉那阵微风又来自身边,耳中传进低微细语,道:“飞啊飞,飞啊飞啊飞……危险了,嘻嘻!”嬉笑声中,另一微风又自袭来,一股啼哭声响起,先前那嬉笑声渐渐隐去,了无踪迹,似是两个鬼仔在相互追逐,一个轻笑一个啼哭,互相纠缠不休。

凌云霄一呆,暗自寻思道:“什么飞啊飞的,危险?此话何意?它们像提醒我们什么?”寻思一会,不得其解,但不管何意,也能明白危险将至,当下站起身来,留心四周情形,凝神戒备。

不一会功夫,只听周围窸窸窣窣声响成一片,比方才的声响更吵更杂,还听到此起彼伏的撇撇声,频率极快,像极了某些昆虫在煽动着翅膀一般,似乎这些不明事物正在烦躁不安中。

阿侬也觉察到四周的异样,转回头来一脸惊诧,正待开口询问,凌云霄“嘘!”的一声,示意她噤声。

两人细心静听,撇撇声越来越密集,接着响起一阵嗡嗡声,初时声小,越来越大声,响彻山林,地面上的窸窸窣窣声反而听不到多少了。听着这漫山遍野的嗡嗡声,两人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心慌意乱。

阿侬越听越惊,道:“像极昆虫之音,而且还会飞?”

凌云霄点了点头道:“现在它们全飞起来了,也不知道是什么虫子?”心中醒悟过来,原来方才那鬼仔在提醒他,这些虫子会飞,想从空中袭击他们。

阿侬还没来得及答话,只听嗡嗡声已响至头顶上方,声音极大,震得二人耳朵生痛。

凌云霄脸上变了颜色,知道这些不明昆虫即将对他们展开致命攻击,也不知道这天地灵罩能否挡得住如此众多昆虫的袭击?

地上黄符金光愈来愈盛,强光耀得两人几乎张不开眼来,阿侬惊疑道:“咒符的光线怎么突然变强了?”

凌云霄往天上四处张望,口中道:“我明白了,这些来袭的不是一般的昆虫,而是妖物之类所变化而来的,若是一般昆虫,天地灵罩根本感应不到它们的存在,如今灵罩之光大显,说明妖物已近,触发了天地灵罩的法力,我们的生死,如今就看灵罩的威力如何了?”

当下从地上又拾起一叠咒符,双手使诀,口中紧念灵罩咒,脚下游走八卦玄罡步,围着先前那道法圈打起转来,他每转一圈,金光愈盛。

阿侬抬头紧盯上方,只听嗡嗡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急,咒符金光所照之处,渐渐显现出一大片黑压压的云层来,确确说来,应是一只只黑色虫子聚成的巨大云团,朝二人当头压下,渐飞渐近,转眼就要扑盖到两人身上。

阿侬惊骇得呆立着,双眼一瞬不瞬,只瞧见那些黑色虫子已飞至自身头顶不足两丈之处,虫子形貌在金光映射之下,已是瞧得一清二楚,和一般甲虫生得无二,只是个头要大上许多,犹如人手拳头般大小,嘴前两颗大牙一开一合,咯咯有声,双牙之上还伸出一根长长的管状物,就似利箭一般向前突凸而出,形状煞是吓人。

随着数声轻微的咔咔声响起,那些先头而至的妖虫已飞触到天地灵罩的咒法范围之内,隐入金光之中,冒起团团黑烟,转瞬消散得无影无踪。

后边而至的妖虫浑然不觉,一味向下直冲,犹如飞蛾扑火一般,咔咔声大作,黑烟爆起,开始也就零零星星,随着下扑妖虫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密,咔咔嚓嚓之声不绝以耳,四处黑烟直冒,几乎盖过金光,却没有一只能闯过灵罩之光。阿侬初时还瞧得心惊胆颤,后来见灵罩咒法果然威力无比,心下也稍稍有些安定下来。

她瞧得热闹,却不知此时凌云霄已是痛苦万分,他游走的速度愈来愈快,口中咒语也是愈念愈急,额上汗水大滴大滴犹如黄豆大小滚滚直落。这天地灵罩,乃是与施法者灵力相连,身同感受,那些妖虫每撞击灵罩一次,便似打在他身一般,虽说感觉力道不大,但妖虫何其之多,成千上万,每次撞击便是数十上百只,他便似承受数十上百次的打击,捱得久了,也渐渐感到痛楚之意。

凌云霄全身尽湿,面无血色,一味低头游走转圈,拼力忍痛施法。

阿侬却瞧得暗暗心惊不止,一张俏脸早惊得煞白。这些妖虫也不知已杀了几千几万只了?可抬眼望去,仍是密密麻麻黑压压的一片,耳中传来尽是纷杂不已的翅膀撇撇扇动之声,成群结队往下直扑,朝灵罩撞来,咔咔噗噗声中转眼又灰飞烟灭,可妖虫数量之众,竟似无穷无尽一般,就算灵罩法阵能顶得住,只怕杀到天亮也杀之不尽,要想脱离它们下山,想想都觉的断无可能。

阿侬心中渐渐有些后悔起来,早知下不了山,何必意气用事,此时待在寨中家里,还能睡上一个好觉,强过此时露宿荒野,还要担惊受怕。只是一想到生死未卜的阿婆,心中又恨不得插上翅膀,似这些虫儿一般,飞到山下追上阿婆,咬死那些可恨的汉人。

正胡思乱想中,却见灵罩金光已没那么耀眼强烈,有些暗淡了下去,心中大惊,忙转头瞧向凌云霄,只见凌云霄身形动作已没方才那么迅捷,原来凌云霄使力过度,身上又挨了不知多少下妖虫的撞击,已渐感失力,动作脚步俱已迟缓下来,他动作一慢,天地灵罩的法力自然也随之减弱几分。

阿侬瞧见凌云霄面色痛苦万分,可又帮不上什么忙,只得暗暗心急不已。又捱了一些时辰,金光又淡了几分,只听噗噗几声,已有数只妖虫竟然冲过了金光的阻力,闯入灵罩之内,只是身在灵罩之内,似乎没有像在外边那般灵活,飞得极慢,缓缓分别朝两人袭来。

阿侬瞧得分明,朝她飞来的有三只,而袭向凌云霄的竟然有五只之多,似乎那些虫儿也知道凌云霄才是正主,是以在数量上要多上一些。

妖虫飞得虽慢,但灵罩圈也是不大,区区几尺范围,转眼功夫,便已飞到两人身前。阿侬情急之下,已来不及细想,双袖翻飞,袖中已劲射而出数只蛊虫,迎着那些妖虫飞去,蛊虫能否抵住妖虫,她心里也没底,只不过这也是目前唯一可使用的攻击手段,自然而然就使了出来。

虫虫迎头相撞,妖虫竟似虚体,蛊虫从其身体中直穿而过,飞到灵罩外边去了,妖虫来势不减,已附在阿侬双臂之上,左臂一只,右臂两只。那些妖虫头前管状物竟刺破阿侬手臂衣布,刺入双臂肉中,浑身开始变得透明,阿侬只觉双臂酸麻,微有痛感,不由骇得六神无主,低头一瞧,只见那些妖虫缓缓从肉中吸出红色液体来,顺着那条长长的管状物缓缓流入它们身中,渐渐周身颜色起了变化,不在是通体黝黑,而是慢慢变得通红透亮起来。

阿侬又惊又惧,“啊”的尖叫出声,颤声喊道:“它……它们,它们在吸我血。”

凌云霄闻言心中大急,苦于现在分身乏术,他不能停下动作和步子,更不能停了口中的咒语,不然闯进来的将是更多的妖虫,何况他现在身上也附有五只妖虫,弄得他周身又麻又痒,又酸又痛,面上神情古怪之极,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

阿侬大着胆子双手连连拍打,想拍掉这些虫子,眼瞧着明明对那些妖虫拍了个正着,手掌却穿过它们的身子拍到自己的手臂上,那些妖虫根本无动于衷,一动不动趴在阿侬手臂之上吸得津津有味,不过片刻功夫,两只妖虫身上已是注满了阿侬的血水,身子变得鲜红似血一般。

阿侬颤声道:“凌阿哥,怎么办啊?”

凌云霄更是苦不堪言,五只妖虫,大小如同拳头,吸出来的血自然不少,何况他此时还在打着转转,最为消耗体力,如此一来,已是感到有些头晕目眩,速度又是减缓了不少。

灵罩之光也跟着继续减弱下去,又是噗噗噗数声,又是数只妖虫闯将进来,这次数量更多,足有十余只之多,阿侬瞧得惊心吊胆,如此多的妖虫,再附到身上,能有多少鲜血可吸?身上无血,焉有活命之理?

当下缓缓闭起双目,语调幽怨道:“凌阿哥,只怕让你说着了,我两就要同赴阴界,一起见那孟婆婆去了。”

凌云霄双手一开,手中咒符凌空飘起,化为一簇簇耀眼夺目的绿光火球,自行追着那些妖虫而去,火球速度极快,后发先至,已追上那些在空中缓缓飞着的妖虫,噗噗数声,黑烟闪冒中已将侵入的妖虫灭个干净,剩余火球上下翻飞,往两人身上附着的妖虫罩去。

阿侬开了眼睛,却瞧着那些闪着绿光的火球个个如同巴掌大小,火焰忽忽,朝自己身上袭来,心中不由突突乱跳,就算灭了妖虫,可火焰如此炽烈,还不把自己给灼伤了?

火球来势极快,阿侬尚在忐忑不安中,它们已全打在身上。阿侬只觉两手冰凉,手臂上那些吸足了血的妖虫已被火光包裹,鲜血飞溅,洒在手臂之中,那些虫体却已随着火光消失殆尽。

阿侬忙忙提起双手查看,除了那些血迹之外,毫无烧灼的痕迹,再看凌云霄,也是如此,只是他身上虫多,洒出来的血迹自然也更多一些。

阿侬心中高兴,却见凌云霄神色古怪惊惧,这才想起,他怎么不动了?还没待她想个明白,凌云霄已冲了过来,拉住她就往山下跑。

原来凌云霄见情势紧急,早停了天地灵罩的护身法咒,改成了降妖灭魔的攻击法咒,虽解了一时之厄,但天地灵罩的威力大减,已是阻拦不住那成千上万的妖虫撞击,凌云霄无奈,只得三十六计跑为上,再晚一步只怕两人瞬间就被吸成干尸。

只是跑得再快,终究还是人力,何况四处黑漆麻乌一片,凌云霄眼神不好,还能快到哪去?就算凌云霄有阿侬引路,可能跑得过身上长有翅膀的妖物么?

两人才跑没多远,便听身后嗡嗡声大作,越来越近,想来是那群妖虫已发觉两人从天地灵罩中脱逃而出,已从后追了上来。

听着身后愈来愈近的妖虫之声,凌云霄心中暗暗叫苦,从其声中判断,来势快疾无比,两人四腿,无论如何也是跑它们不过的,更要命的是,四周又响起窸窸窣窣之声,慢慢朝两人合来,想来还有一部分并未上天的妖虫,待在地上专等他们自投罗网。

正焦急间,只听阿侬边跑边道:“凌阿哥,你快上我背来,我背你跑。”

凌云霄急道:“两人四腿都跑不过,还要你背着我跑?”突地想到,她如此说来肯定有她的用意。

阿侬停下脚步,一拉他手,凌云霄不敢稍有耽搁,忙纵身一跃,上到阿侬背上,阿侬道:“凌阿哥,你抓稳了啊!”言毕抬脚便跑,越跑越快,越奔越疾。凌云霄伏在她背上,只觉劲风扑面,双耳呼呼透风,可见阿侬跑速迅捷之极,凌云霄心道:“这姑娘,终究还是请灵上身了。”

可阿侬速度再快,后边的嗡嗡声仍是不离不弃,始终追在身后,而且从声音大小判断,似乎还更近了些。一阵微风从后袭来,两人耳里听得明白,先前那熟悉的鬼仔声又起道:“往林外,往林外……”微风往前直吹,又是一股微风追来,追着前边那道风而去,风声里嬉笑声啼哭声响成一团,往林外移去,渐渐了无声息。

凌云霄稍一思索,对阿侬道:“不管这鬼仔何意?咱们现在也无路可逃,就听它一次吧!”

阿侬一咬牙,“嗯”的应了声,脚步一拐,已变了方向,循着方才两道鬼仔之声消失的去处,斜斜往林外奔去。

阿侬奔得极快,三步两步间,便已闪到林子边缘,凌云霄听得身后声响轰鸣,震耳欲聋,忙回头一瞧,这一瞧之下更是大惊失色,那群铺天盖地追踪而来的妖虫,离他们已不足一尺之处,先头几只已是堪堪就要触及他身。

凌云霄面色惶急,转回头来低声急道:“它们就在身后。”阿侬闻言知道情势非常,脚下使力,加快步伐,已窜出林去。

一出林子,阿侬不敢停步,朝前直奔,才奔了十来步,本来已是万分寂静的山野,又隐隐响起呼啸风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急,才一转眼功夫,那阵怪风又起,这次阵势更是吓人,漫山遍野尽是呼呼风声,把两人身后追来的妖虫嗡嗡声全压了下去。风势更为强劲,山野间的尘沙残草全被风势带上半空,其中尚有大小不一数不尽的山石断木,混在尘沙残草里边跟着风向在空中乱飞乱撞,气势惊人。

阿侬瞧着这眼前阵势,早看得呆了,脚步不由停了下来,凌云霄忙忙从其背上跃下,触目四望,只见两人裹在这漫天的风尘里边,早辨不清东南西北,说来也怪,四周狂风大作,他们二人所立之处却毫无风感,阿侬的发丝都不曾被吹乱分毫。

两人忙回头张望,哪里还有妖虫的影子,看到的也俱是那呼啸而来,旋转而去,不停循环着的滚滚飞沙走石,浓尘遮目。两人正觉奇怪中,耳边又传来那鬼仔之声:“趴下……趴下哦……”风声虽大,这声却是清晰入耳,两人听得是明明白白,赶忙依言趴下,俯在地上。

才一趴下,便觉头顶狂风大作,风声尖厉,两人禁不住微微抬起头来,瞧见头顶上方半空之中,风势卷着浓尘滚滚,其中不断有大石粗木盘旋呼啸而过,直往身后那片林子处掠去。

耳边传来除了震天的风啸声外,还有身后不断响起的咔嚓咔嚓声,似乎是那些巨石粗木撞击到那片林子上的声响,其中还夹杂着如同下着暴雨一般的噼里啪啦声,响声急促,连绵不绝。

凌云霄慢慢爬转过身子来,往林子处望去,虽瞧不清林子此时是何情形,但见那漫天的风势带起的满山杂物尽往那林子方向扫去,轰隆咔嚓噼里啪啦声响彻不停,好不热闹。

凌云霄听得暗自心惊不止,又转回身子来,对着阿侬嘴巴一开一合喊了几声,阿侬双耳全被风声灌注,听不清楚,愣愣不明所以。

凌云霄凑近她耳边,大声道:“我瞧这阵势,是鬼打架。”

阿侬大声道:“什么?”

凌云霄又贴近她耳几分,拼力喊道:“我说是鬼打架。”

阿侬总算听明白了,一脸不解,喊道:“为什么如此说?”

凌云霄手指了指后边,接着大声道:“这林子外边的鬼和林子里边的妖物估计不是一条道的,现在打起来了。”他怕阿侬听不清楚,言毕还将双手握拳互相轻撞一下,意思是相斗,对顶起来了。

阿侬点点头,表示了解,两人当下不再说话,凝神留意四周,静观事态发展。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辰,风势骤停,四周归为一片沉寂。

这风势起得突兀,停得突然,满天的尘灰落将下来,将两人盖压得个严严实实,两人灰头灰脸从厚厚的尘灰中爬起身来,四处打量,只见到处散落着方才被强风带起的杂物,凡是触目所及之处,俱是一番杂乱不堪的景象。

两人转回身来,朝林子处张望,那些妖虫早就不知所踪,凌云霄仍是一脸惊惧道:“莫不是全被大风刮跑了?”

阿侬道:“进去瞧瞧不就知道?”

凌云霄苦着脸道:“我可不敢,万一它们还蛰伏在暗处,进去可就成了它们的点心了。”

阿侬四处张望,疑惑道:“这些鬼仔似乎不坏,难不成传言都是假的?”

凌云霄点头道:“传言有真有假,自然不能全信,据我猜测,鬼仔本意不变,仍是对寨子忠心耿耿,做着那守护山寨的正事。而夜间下山之人惨死山道之中,应该是方才那些怪虫所为,与鬼仔无关。”说到此处停了停,往林子处瞧了一眼,转回头来对着阿侬道:“只是无缘无故山林里冒出这些来历不明的妖虫,你们寨子里当真无一人知晓么?”

阿侬思索了阵,摇摇头道:“应该没有人知道,都只道是鬼仔所为,唉!想不到鬼仔竟被我族人冤枉了数百年,若不是今夜有鬼仔相救,只怕山道里又多了我们两个冤魂。”

凌云霄沉吟片刻,道:“那就奇怪了,山地间草咒甚多,又有鬼仔护道,怎么平白无故诞生出如此多的妖物来?再说,历年来,总不可能个个夜里下山即死的吧?既然这些鬼仔能救了我们,难道就救不得别人?”

阿侬道:“那就不知道了,这些传闻,也是寨里长辈们代代相传下来的,倒没听过说谁夜里下山还能活转上山的事,估计我们是头一趟的吧?唉!哪管那么多,还是赶着下山要紧。”

凌云霄心中思道:“这山林间处处透着古怪,无缘无故生出如此多的妖物不说,鬼仔为何不惧天地灵罩,来去自如?而且天地灵罩似乎也觉察不到鬼仔的存在,当真是奇怪透顶。还有先前鬼仔所造的那阵怪风为何把我俩逼入林中?最后又为何出手相助,帮我俩赶跑了那些要命的妖物?”一连串的疑问,使凌云霄百思不得其解,无奈之下摇了摇头,点头道:“还是阿侬姑娘说得对,还是下山要紧,这些疑问,还待以后慢慢查清就是。”

两人站在山间回望片刻,心有余悸。只瞧四处黑沉,只听山野静寂,若不是两人此时落得个灰头灰面的,只怕还以为方才之事只是做了场噩梦而已。

凌云霄转回身,道:“还有一半的路程才到山底,赶路要紧,咱们走吧。”

阿侬“嗯”了一声,当先往下行去。凌云霄正待起步跟了上去,忽感身后刮起几道细风,两人不禁一起停了步子,两道微风袭来,风声中隐约听到嬉笑哭啼之声,绕了两人转了几圈,吹向别处,很快隐入暗夜之中,再无声息。凌云霄和阿侬对望一眼,又转身朝风向消失之处拜了几拜,回过身子来,头也不回往山下行去。

这一路下山,虽然不用再担心鬼仔祸乱,但是对那些妖虫还是心存顾忌,不敢入林,逢林必绕。再加上两人手中都没了火具,黑灯瞎火的,路况不明,磕磕碰碰走得极慢,甚至是辛苦之极。

也不知花了多少时辰,待到东边晨曦初露,天色泛白之时,两人终于下到山脚之处,上了马道。

两人互相对望,齐齐哈哈大笑起来,只见两人俱是黑灰满面,头发灰白,全身龌龊不堪,沾满残草泥灰,就似刚从土中钻出一般,这副模样,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凌云霄双手稍一拍了拍身上,一股浓浓的尘灰从身上扬洒而出,呛得他不禁连咳了几口,只得停了手,不敢再拍。

阿侬掩嘴笑道:“凌阿哥,我们如此模样,只怕再也无人认得,就似两个小丐。”

凌云霄呵呵一笑,望着前路,道:“走吧!赶紧上路,追婆婆要紧!”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诡灵异道》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我,是你惹不起的人
2 神级狂婿
3 三国之天下无双
4 雪狼出击
5 我真没有开挂啊
6 狂婿当道
7 农女的悠闲生活
8 重生农女巧种田
9 农家小福妃
10 闪婚厚爱:误惹天价老公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我捡垃圾能成宝 作者: 非现充
都市异能 135317 字
#N/A

2 重生之修罗归来 作者: 琅琊一号
都市重生 2702744 字
一代修罗重生归来,浴血九天,誓要君临这片天地,傲立宇宙星空之巅!

3 暮色神纪II:暗夜 作者: 镜天琉璃
末世危机 601848 字
凋零末世至,万生已荒芜,异兽盘踞于影中,唯一的幸存者小队该何去何从

4 末世第七城 作者: 午夜将军
末世危机 90227 字
末世求生,江湖浮沉。兄弟携手并肩而立,风雨同舟。何惧困难险阻。

5 战婿归来 作者: 宠溺冰糖葫芦
都市异能 29569 字
失忆三年,上门为婿,受尽欺凌,重拾记忆只为顶天立地,为爱逆袭

6 至尊狂兵 作者: 梦煮无境
都市激战 1481899 字
少年因家族恩怨,负气离家,十五年后,以佣兵王的身份,低调归来。

7 万古帝婿 作者: 空月痕
东方玄幻 440323 字
入赘大势力,他以武入道,炼金身,修禁忌仙功,逆天成帝,君临世间!

8 从扶弟魔开始当首富 作者: 又又雨
都市异能 91428 字
热血,扶弟魔,扮猪吃虎,逆袭热血,扶弟魔,扮猪吃虎,逆袭~~

9 混世农民工 作者: 弹剑吟诗啸
都市生活 634124 字
为雄起南下闯业,惩奸人职场显才能。美女相伴如虎添翼,农民也疯狂。

10 为啥他们都崇拜我 作者: 冻水洗脉
都市异能 14931 字
医圣赘婿为啥对我纳头便拜?本市首富怎么非要跟我斩鸡头烧黄纸拜把子?

《第六章 路道险恶》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