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悬疑小说 >> 诡灵异道 [书号58910]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二十一章 绝境搏杀

《诡灵异道》 飞 岑/著, 本章共8990字, 更新于: 2009-12-25 11:41

紧接着又是嘭的一声,又是嗬嗬两声响起,与先前那尸兵互相呼应,众人收起悲意,心中一凛,都是一个念头,又多了一只尸兵了,再加数量众多的尸人,众人里道法最为精深的老刘头已与一只尸兵同归于尽,剩下诸人,前途命运着实不敢再想。

两只尸兵在外嗬嗬阴嘶不断,步伐跳动声连连,众人如今个个身心疲惫,藏于院内大气也不敢出,只求它们骇于老刘头布下的九宫八卦阵,不敢入来。

两尸兵阴啸一阵,突地没了声息,除了远处传来尸人吵杂声之外,院外竟是静寂无声,众人正感奇怪间,院内地面猛地一震,臭风骤起,两只尸兵已经越过那墙跃入院内。众人一见尸兵闯入,不约而同一齐往后退了数步,心中一凛,凝神戒备,如今众人心神俱疲,也是不敢先行攻击,只求自保。尸兵闻到院堂之中生气甚多,鼻息嘶嘶连声,静立在原地,似在辨别方位,众人知道它们一旦嗅清气源,便会跃奔冲将而来,见人就撕,遇灵便咬。

院堂中诸人望着那两只凶物,俱都静心屏气,手中紧握刀刃器械,神情肃穆,只待它们冲闯前来,便是一番恶斗。

嗬的一声,一尸口中冒出一股阴寒白气,脚步一动,已朝堂前跃来,一跃之势极快,一个起落间便嘭的一声站在堂前众人之前,双爪平伸,就朝站在最先的计天岳击来。计天岳本站于堂前一柱子前,见双爪向自己袭来,连忙一矮身,只见顶上尘灰木屑飞扬,尸爪插入柱子之中。尸兵一击不中,鼻中闻着计天岳的生息,手爪却还卡在柱中,阴嘶一声,双爪直接朝旁侧平切出来,顿时将柱子齐刷刷切断成两截,手不弯腰不曲俯身又朝计天岳抓下。

计天岳蹲在地上向后一翻,站起身来急退了两三步,又避开了那抓,想不到尸兵跟上速度极快,计天岳方闪过一击它已跃至面前,伸手又是一击,计天岳背贴着墙,那尸爪速度又是奇快,已是避无可避。危急间,众人手中器刃已然递了上来,挡在计天岳身前,只见火星四溅,众人只觉得手中虎口发麻,已堪堪帮计天岳挡住了这致命一抓。

就在这时,众人只觉身后地面又是一震,嗬的一声中,另外一尸也已跃到堂前廊道之中,与前面那尸将众人逼在了中间,众人心中暗暗叫苦。那尸紧接着又是一跃,已往众人头顶压来,不料廊道屋面极矮,它跃得又高,嘭的一声,撞到房梁主柱之中,木柱咔嚓声中,那尸落下地来,往后退了几步,众人趁这少许的时间,往后又退了几步,但身后已是正堂大门,堂屋中老幼妇孺之人甚多,都是对尸妖毫无防范抵抗之力,退是万万不能再退了,一旦引尸入堂,可就给堂中诸人带来灭顶之灾,如此一来,他们是真真正正的前无路可进后无道可退旁无地可逃,唯有死守堂门,能捱几时算几时。

那尸兵又是嗬的一声,再次往前跃来,只听咔嚓一声巨响,木屑纷飞中,那尸竟是硬生生将房梁主柱撞断,跳到众人之间,利齿尖尖,便朝计天岳咬去。

计天岳厉喝一声,运起全身气力,手中长枪一挺,朝那具尸兵眼窝中刺去,其实能不能凑效他也完全顾及不了许多了,只是心中认为常人的弱点都在眼窝之处,尸兵也是人身所变,料来也差不离,再瞧着尸兵全身僵硬,手不能弯,若是动作够快,应该能刺个正着。

咔的一声,计天岳这全力一刺正中尸兵眼窝,无奈枪头奇大,只刺入了枪尖部分,其余部分竟卡在眼眶处,任计天岳如何使力,都无法再进一分。那尸眼中顶着枪尖,朝前跃来,想来抓计天岳,计天岳双手不敢松枪,拼力顶着,竟给它的冲力带着往后急退。

阳有仪在后边高叫道:“计兄弟,我来助你。”言语声中朝前使力飞起一脚,踢在枪杆尾上,那尸向前奔跃得甚急,和阳有仪计天岳两人力道一撞,只听噗的一声,枪头直插入脑,径直捅出脑后去了,尸兵脑门被穿,只是它冲势劲力极大,竟是不停步,借着余势仍往前跃来,而计天岳也是一股脑的握枪使力往前顶,转眼之间,计天岳和尸兵竟是身对身的撞到了一块,那枪捅出尸兵脑门之后伸出长长的一截来。

计天岳被尸兵猛力一撞,只觉体内五脏六腑都翻滚了过来,怕是已挤成了一团,痛不可耐,额上生汗,喉间一甜,已是一口鲜血喷洒出来,只是见那尸兵仍是张嘴一开一合,想向他咬来,嘴中尖齿獠牙森森闪着寒光,要一分心肯定性命难保,唯有忍住剧痛,死死握住那枪柄拼力往上翘,硬是顶住那尸头不让它咬了下来。

就在计天岳与左面那只尸兵缠斗在一起之时,另一只尸兵也向众人跃了过来,爪利牙尖,阴嘶不断。

众人被挤在一处不到五尺见方的廊道之中,左面计天岳已堵住一尸,虽说暂时无忧,但也恰好把左面廊道给封死了,后边是大堂之门,自然是进不能进让也不能让的,唯有与右面那尸硬斗方有活路了。

众人心中都一般想法,不待有人喊话组织,风乐和阳有仪已主动赶到计天岳身边,助他死命抗住那尸,凌云霄、罗矮子和肥胖子转向右面那尸,堂中还跑出了两三个大胆的汉子,与计天岳他们一起合力扳着那枪柄,六人咬牙切齿,使出浑身力气将尸兵头颅死死往上卡着。

风乐元气未曾恢复,无法再行吹奏控尸之音,只能以本身人力与之相斗,那尸头部被卡,身子无法动弹,但双手还是能动的,便四处乱抓乱挥,六人与它近距离相抗,若被它手爪刮中,还有活命?所幸阳有仪手中尚有一些黄纸咒符,虽然目前已经作用不大,但每到关键时刻,还是能令那尸兵动作缓上一缓,让其他几人还不至于太过吃力,都能从容避过,堪堪倒和那尸暂时还斗得个半斤八两,平分秋色。

最苦的就是凌云霄三人了,地方狭窄,为免误伤他人,三人都不敢乱用手中兵刃,只能和那尸兵来了个以硬碰硬。凌云霄欺近身去,死死抱住那尸右臂不让它动弹,费胖子也依法炮制,拼力抱住了另一臂,那尸想张口来咬,罗矮子又骑在它肩上,双手抱住其额,拼尽全力往后拉扯。只是那尸跳个不停,与廊柱墙垣不断撞来碰去,三人被撞得着实苦不堪言,又不敢松手,唯有死命撑着,只盼另外几人能收拾得快些然后赶来帮忙。

如此坚持了一炷香时辰,罗矮子骑在尸肩之上,使力最巨,先是体力不支,手足发软,再也无力扳住尸头,大喊道:“我顶不住了,两位自个儿小心了。”言罢松开手就想往后翻落下地,不料尸兵头颅一获自由,正巧碰到罗矮子双脚滑过脸侧,嗷地张嘴就是一口,罗矮子“唉哟”怪叫一声,右腿已被咬个正着。

鲜血飞溅中,尸兵闻着血腥之味更是残暴,死死咬着罗矮子大腿不放,嘴中发出啧啧响声,罗矮子脸色越来越白,凌云霄听着声响面色一变,大叫道:“不好,它在吸血。”

罗矮子已被吸得头晕目眩,双目无光,闻言醒过神来,身子倒挂在尸兵身后,微弱着声音道:“凌小哥,帮我一把,杀了我吧,我可不……想成为那行尸走肉,帮……帮忙!”说到最后,声音已是低微难辨。

老实说,若是放在平时,别说求,凌云霄也放他不过,只是如今,叫凌云霄下手,他如何下得了手,何况他此时也分不出手来帮这个忙,可若是再不下手,一会罗矮子血尽而亡,三日后又是多了个尸人。

“我来帮你!”一人持刀冲了过来,正是那岑掌柜,也不知他何时醒来的,一直缩在墙根处不敢稍有妄动,此时也不知哪来的勇气,从地上捡起一刀就奔了过来。一直奔到尸兵身前,却不知怎么下手,正好那尸兵又蹦了一下,让出大半个身子来,罗矮子眯缝着眼笑着道:“谢了,胖子。”

岑掌柜犹豫了下,猛一咬牙提起刀来,手起刀落,罗矮子哼也没哼一声,一串鲜血自颈处涌洒出来,一颗头颅飞落地下,在地中滚了几滚,便已不动。也真难为岑掌柜了,平日连只鸡都没宰过,此时一刀下去,却是又快又准,待见得罗矮子人头落地,一下子失了神,呆若木鸡,愣愣地立在原地。

罗矮子尸身没了头颅,血很快就流尽了,那尸无血可吸,顿时松了口,闻得岑掌柜就在身前,嗬得阴嘶一声,身上带着凌云霄和费胖子就朝岑掌柜咬去。凌云霄却见岑掌柜如同无魂之人呆立着,哪知身前危险,危急之中不及细想,双手仍死死抱着尸兵之臂,依着尸臂之力身子横空而起,右脚已是顶住尸兵下颌,拼力往上撑,那尸下颌被顶住,自然也就咬不下去了。

凌云霄虽解了岑掌柜一时之厄,可那尸也在拼力想往下咬,尸兵之力奇大无比,而凌云霄身子悬空着最为费力,也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只是这岑掌柜如今形同呆子,又如何知道逃跑?当真是要命至极,凌云霄竭力叫道:“费千总,把那胖子踢开,要快,我可坚持不住了。”

费胖子本就在岑掌柜身侧,只是一直使力和那尸臂较劲,倒没注意到身旁形势,此时一听到凌云霄喊声,百忙中转头一瞧,自己身旁竟站着一人,也是吓了一大跳,哪还做他想,抬脚就是一腿,正中岑掌柜胸口,这脚力道甚大,岑掌柜胖硕的身子被直直踢飞了出去,不偏不倚,正撞到对面计天岳手持的枪柄之上。

计天岳等几人与这尸兵死力对峙甚久,也是感到手酸身乏,已有不支之觉时,恰好岑掌柜大力撞来,正砸在枪杆之上,尸兵之骨虽是历经数百年浸炼而来的硬骨,但计天岳手中所握却是铁柄之枪,何况已有一头穿过尸兵颅脑之中,再加如此大力撞击之下,骨头再硬,能硬过铁器么?咔的一声脆响,计天岳几人只觉手中一松,那尸大半个头盖骨竟被枪柄掀翻开来。

尸兵嘴中阴寒白气嘶嘶直冒,脑骨掀开,没了半个脑袋,仍是朝计天岳几人跃扑而来。站在计天岳身旁的那几个汉子唉哟惊呼一声,掉头就跑进堂门里。计天岳这次却是胸有成竹,沉声对阳风二人道:“你们撤手。”阳风二人依言赶紧松手,闪到一旁。计天岳紧握枪柄,冷眼站着纹丝不动,不急不忙,待那尸身在半空,举枪对着它另一只眼眶又是一枪戳去,咔一声,又戳了个正中。

计天岳双手使力顶住,对着阳风二人道:“赶快帮忙。”接着又冲堂内喊道:“你们这几个软蛋,怕什么?再多出来几人,这次把它的天灵盖全给掀飞去。”

阳风二人忙忙上前,依着前边之法,握着枪柄继续往死里顶。里边闻言,那几个汉子探头出来瞧了一会,见计天岳几人又制住了那尸,才忙忙奔了出来,一道使力握住枪柄往前顶,那尸全然不知自己眼眶又已中枪,只是一味向前蹦跃,计天岳几人不管它如何蹦跶,只是留意枪头能卡住它眼眶就成,又是形成了和刚才一般的僵持之势,只是这次没有了阳有仪一脚之力,枪头刺不到尸颅之中,又和刚才有些不同。

凌云霄渐渐感到乏力之至,那尸力道越来越大,他既要抱住尸臂不让它刮中自身,又要脚顶尸颌让它无法落口,身子悬空,成了骑虎难下之势,若是再无人相帮,只怕他也将步那罗矮子的后尘。

再坚持一会,终是体力不支,腰酸腿软,再也无力顶住那尸下颌,身子落下地来,尸兵趁势跟着咬来,凌云霄要想逃命,唯有松手后撤,别无他途,只是如此一来,费胖子和计天岳他们就要陷入险境之中,变成被尸兵首当其冲所要攻击的目标了。

凌云霄要紧牙关,暗道:“罢了罢了,就这么着吧,死就死了。”当下死死抱住尸兵手臂不放,闭上双眼等死。只听叮当一声脆响,却没出现自己想象中的那种剧痛,睁眼一瞧,只见尸兵口中咬着一把刀刃,握刀之人正是被费胖子踢飞了的岑掌柜。

原来岑掌柜被踢撞到那枪柄之上后,突如其来的剧痛使他醒过神来,只觉前胸后腰俱是疼痛不止,正自坐在地上疼得哼哼之际,发现凌云霄身子落下地来,情势危急,一下子忘了疼痛,赶忙站起身来冲将过来,一伸手中长刀,正好挡住了尸兵咬下凌云霄的那口。

凌云霄大喜道:“唉哟!我就知道你这胖子讲义气,够兄弟。”

岑掌柜手中长刀卡在尸兵嘴中,苦着脸道:“那我下面该怎么办?”

凌云霄惊道:“松刀,跑啊!”

岑掌柜方恍然大悟,就想撒手,尸兵头向后猛力一扯,竟是将岑掌柜连人带刀扯到身前,一松口吐出那刀,张着嘴就朝岑掌柜颈中咬去。岑掌柜身无武学,如何能避得开去?凌云霄左腿往上一踢,只觉指骨生痛,已踢中尸兵下颌,逼得那尸又闭起了口,岑掌柜趁这空当,连滚带爬奔进大堂中去了。

计天岳等人现在也是叫苦不迭,阳有仪手中已经无符,那尸攻势凌厉,手爪乱舞乱挥,再加口中尸气阵阵,样样都是要命的玩意,碰上其中一样哪还了得?几人顶着它头身不能动弹,但自身也是无法移动,只能聚精会神留心它的动作,堪堪躲避。幸好此时枪头卡住它眼眶处,并没突入,外边枪柄甚长,站在最前边的是计天岳和阳有仪两人,都属武功好手,只要留心,一时之间,那尸兵还是奈何不了他们,但时间一久,难免分神,唯有速战速决方成。

阳有仪瞧着情势有些不妙,如此死命硬抗硬的打法,生人哪是死物的对手,时辰一长,个个必定脱力不可,当下心眼一转,对着那几名汉子道:“你们使劲握着枪,莫让它摆脱了。”那几名汉子齐声应了,手上更是加上十二分力气不敢懈怠。

阳有仪松开手,奔到几人身后,运足力气,大喝一声,一脚踢向枪尾,咔的一声,枪头总算捅入那尸眼中,尸兵本就大力往前奔跃,只是被枪头卡住眼眶不能向前,如今枪已入眼,没了障碍,一下子就冲到几人身前,那枪自然而然又趁势捅穿到它脑后去了。

几名汉子一见尸兵忽地一下就来到眼前,个个吓得面如土色,赶忙撒手想逃,计天岳狂吼了一声,与风乐两人四手用尽全力往上一顶,又将那尸卡得仰起了头。阳有仪喊道:“我再来加一脚,你们撤手。”话声中脚一点地,身子凌空跃起,重重朝那枪柄踩去,使得正是千斤坠的功夫。

计天岳等人待他脚准备触及枪柄之时,个个同时撤手后退。枪卡在尸脑之中,那尸本就只剩了半个头盖,骨质已有些疏松,如何经得起阳有仪如此大力一跳,咔咔两声,剩下的头盖骨已被完全掀飞。阳有仪这一跳力道十足,枪头往上掀飞了头盖骨后,枪柄力势不减,往下直压,还把尸兵面庞一分为二,一直剖开到嘴巴之处,这一下子下来,此尸成了名符其实的无头之身,只是脖颈之上还留有些残骨余颊罢了。

计天岳几人才松了口气,突见那尸冲将过来,阳有仪一个闪身,跃出廊道之外,躲了开去,只听一声惨呼,离它最近的一人已被它双爪插入身中,举离了地面,那人面色痛苦,兀自不停挣扎,尸兵手一分,已将那人活活撕成两半。它速度极快,才撕完此人一个转身,又已把另一人也分了身,两人肝肠心肺等物抛洒了一地,墙上地中到处沾满碎尸肉渣,血淋淋的那是满地血腥。

转瞬之间它连杀两人,剩下那名汉子早吓破了胆,瘫在地上昏死过去。尸兵脚步不停,又朝计天岳与风乐两人扑来,计天岳右脚尖一勾,已将地上长枪勾起持在手中,举枪就刺,顶在那尸胸中,尸兵本身力大无比,再加冲势急劲,计天岳单人独力如何能与其抗衡?已被冲得向后急退数步,任计天岳如何使力都已止不住退势了。风乐站在计天岳后边,猛见计天岳连人带枪朝自己撞来,喝了声,运足力气,双掌抵在计天岳后背,准备与那尸强劲力势想抗,不料才触计天岳后背,便觉这撞势力道极大,连他自己也不禁被推得往后直退。

凌云霄一脚救下岑掌柜后,尸兵骨头奇硬,他那脚为了救人,踢得甚力,也是痛的咧牙苦面,直吸冷气。尸兵一咬不着,岑掌柜又已跑开,张嘴再咬,此次目标却是费胖子。费胖子瞧得分明,大惊失色,为了自身安全,哪还顾得上其他?右手松开尸臂,托住那尸下颌,拼力顶住不让它咬下。

凌云霄瞧得费胖子扳手顶颌颇为吃力,双脚上下翻飞,连连踢向那尸面颊,只是尸物不知疼痛,对他袭来的双腿毫不为意,反而是凌云霄自己踢得咬牙皱眉,双脚指头疼痛不已。费胖子单手顶住那尸下颌,另一只手哪还有多少力气?尸兵手臂往旁一挥,竟将费胖子甩出廊道之外,唉哟声中已摔倒在院子之中,这也算是无意修来之福了,人一摔了出去尸兵自然就咬他不着,可就苦了凌云霄了,方才还是三人合斗一尸,不到一个时辰,却只变得是凌云霄独自苦苦支撑。

尸兵一手得了自由,立即朝凌云霄横扫过来,凌云霄瞧在眼中,心中大骇,又觉头顶有异,抬头一看,却见那尸的森森白牙离自己颈部已不到半分之距了。旁有即将扫到的尸臂手爪,上有将要落口的獠牙利齿,每样都是碰不得的要命物事,凌云霄身处其中,还如何躲得开去?

恰在凌云霄就要命丧尸口之时,计天岳风乐两人已被那无头尸兵推到了近前。计天岳手握枪身,风乐抵住计天岳,并没握抢,是以身后还长出一截枪柄来,却不偏不倚正撞到要咬凌云霄的尸兵身上,这尸是站立着的,而推着计天岳连退不止的那尸却是奔跃而来,冲力甚大,一下就将这尸冲撞了出去。

凌云霄本就要闭目待死,被这一撞松开了双手,摔下地来,定眼一瞧,只见计天岳两人被这无头尸兵一直推着往廊道尽头处急走,还没爬起身来,已见阳有仪从身旁旋风似的急追过去,当下也赶忙爬起身跟在阳有仪身后急奔了过去。

前边被撞飞的那只尸兵定下身来,嗬的阴嘶一声,闻着前边生人的气息往前蹦跳赶来,又再次撞上了被推得急奔而来的计天岳枪杆上,不过这次它也是往前奔跃,那无头尸兵也推它不动了,却把计天岳风乐二人卡在了中间。

两尸四爪不停往计天岳风乐二人抓来,计天岳手握长枪立在中央,顶住两尸。尸兵手长,好几次差点刮中了他,他只能不停的低头避让。枪柄虽长,但不足以护住两人,风乐猛一发力,以背撞破廊道护栏,翻出廊道外边去了。

计天岳牵制住了两只尸妖,不敢松手,避让一阵后,觉得与方才相比是较为轻松了,尸兵互相使劲,力道相当,皆上前不得,他只要不被尸兵手爪刮中就万事大吉,反而乐得哈哈大笑。

凌云霄阳有仪哥俩见计天岳此时也无性命之忧,停下了脚步不敢再行上前,恐被那无头尸兵发觉了可就不大妙了,两人跃出廊道外,扶起风乐,三人瞧着计天岳一人独斗两尸,还哈哈大笑,就似玩耍一般,不禁面面相觑,有些哭笑不得。

阳有仪瞧了一会,有些着急道:“还得想个法子尽快收拾住这两妖物才行,我怕时辰一久,计兄弟一人的生灵气息不足以吸引住尸妖,到时它们肯定舍了我们强行闯入屋中去的。”

计天岳头一低,又避过一爪,抬起头来哈哈大笑,正玩得高兴,一听阳有仪这么一说,也感事态严重,收了笑意道:“那该怎么着?我见这两无脑之物愚蠢得很,一个人逗它们玩,拖到寅时就成,此时听你这么一说,可不大妙了,唉哟,奶奶的。”原来一时大意,差点就被刮个正着,虽是闪躲得快避了开去,饶是如此,也吓出了他一身冷汗。

凌云霄道:“管他,上去杀个痛快。”从地上拾起一把长刀,跃入廊道,一舞手中利刃,对着那无头尸兵的颈上残部砍去,他行动极快,阳有仪已是来不及阻止,叹了一声,骂道:“就你这小子鲁莽。”怕凌云霄有个闪失,忙和风乐也跃了进去,那无头尸兵感知后边生气大盛,立马舍了计天岳,转身双爪一伸,朝凌云霄击来。阳有仪和风乐已是赶到,三人围着尸兵上下翻跃,左躲右挪,尽使平生本事,利刃砍在尸兵身上,火星四溅,咣咣作响。

无头尸妖一去,立马变成计天岳一人独对另一尸兵,哪还能方才那般安逸,已被尸兵推着往一边急退,气得他嘴里不住口骂凌云霄道:“好你个小子,坏了老子的好事,要害死老子了。”

四人正斗得凶中,却听费胖子叫道:“张大人,形势危急,恕下官不能陪你了。”话音一落,凌云霄三人眼中余光只觉得有条人影窜上了屋顶,定是那费胖子无疑,他见尸兵凶悍,转眼间就死了老刘头和罗矮子,心头发寒,便学那安然之举,脚底抹油,逃为上策。

张佐宇闻他话语,知他要逃,急步赶到大堂门口,却不敢出来,眼见他已上了屋顶,不禁急道:“费清,莫要丢下我啊,带我一起走。”大堂中众人一阵骚动,有些惶惶不安起来,均怕被外边诸人给甩了。

费胖子站在屋上笑道:“对不住了张大人,如今只能各家自扫门前雪了,顾不上他人了,费某告辞了。”遥空对着张佐宇作了个揖,转身就逃。

张佐宇气得咬牙切齿,怒骂道:“你个狗东西,枉费平日本官那么倚重与你,有了好处都分你一份,想不到……”

他话没说完,计天岳哈哈笑着接道:“想不到竟是如此忘恩负义之人,大难临头跑得比兔子爷还快,张大人,你如今可是众叛亲离啊!”话语一停啧啧声不断,似乎颇为替他惋惜不值,其实语气充满讽刺讥诮。

张佐宇无言以对,转身慢慢行回大堂之中,突地脚步一个踉跄,竟是自行摔倒在地,趴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哭声悲伤凄惨之极。

屋外众人听得他的哭声,计天岳百忙中怒道:“哭甚鸟?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哭得爷爷心烦,再哭一会进去把你拖出来喂尸。”此话甚是凑效,堂里顿时没了声响,想必那张佐宇已被他的话语吓着了,真怕他说到做到,哪还敢哭。

阳有仪边斗边是心道:“几日前还一个堂堂的五品大官,动辄就致人于生死之境,想不到几日后,竟沦落如此,和普通人又有何差别?世事无常,当真令人难以预料啊!”正感慨间,却听后山远处传来一声惨呼,便再无声,似是费胖子之声。

听闻此声,众人心中一凛,只道又有尸兵赶到了,费胖子想来已是遇难,只是尸兵何时无声无息绕到后山去,倒真令人惊奇了,难道尸兵也有脑子,会使那迂回偷袭战术不成?正自猜疑间,只听后院处已传来一声阴测测的笑声,不是别人,正是安然。

张佐宇一听到安然之声,面上大喜,忙忙又奔到门口,高声叫道:“是安大人么?安大人,快来救护本官。”

人未现身声先至,只听安然道:“张大人休怕,正是下官,那费清临阵脱逃,犯的是死罪,已被下官解决了。”语声中他已来到大堂屋面之上,右手持着个摄魂铃,左手拿着把招魂幡,也不知道他从哪找来的这些物事。

张佐宇点头笑道:“甚好,甚好,那种贪生怕死的小人,杀一千次也毫不冤枉,安大人,你帮本官出了一口恶气。”

岑掌柜也不顾外边危险,急疾地冲到院子中,抬头往屋面一瞧,只见安然一人,却不见岑竟乾,不由颤声急道:“你这恶人,我家主人呢?你把我家主人如何了?”

安然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脸上淡然道:“你家主人?废物一个,没了用处了,估计此时已过了奈何桥了。”

岑掌柜瞧得分明,他右手拇指上赫然戴着枚绿幽幽的扳指,正是岑竟乾平日所戴那枚,不由“啊”的一声,瘫坐在地,嘴里喃喃道:“他拿到戒指了,他拿到戒指了,我家东家肯定是死了。”

安然“哦”了一声,道:“听你这么一说,想必你也早知道戒指藏匿之处了吧?你们主仆二人都是奸妄之辈啊,让我好找。”

岑掌柜忽地从地上站起,指着他骂道:“你这十恶不赦的大恶人,迟早要让雷给劈死,我家主人尸身在哪,我去寻他。”

安然不惊不怒,仍是面无表情道:“寻不寻得到又如何?反正迟些你也得去陪他,在阴曹地府再做对好主仆吧!”说罢咯咯咯阴笑起来,笑声甚是瘆人,听得众人连起鸡皮疙瘩。

他们两的对话一字一言清清楚楚传入到阳有仪等人耳中,个个心中自是万分震惊,安然也不知使了什么手段,竟然寻到真的扳指。听他语气,岑竟乾只怕已经被他所杀了,只是苦于被尸兵所困,全力搏杀中,也无法再行顾暇与他。

岑掌柜见他站在屋顶高高在上,自己无法跃上,就算上得去又如何?一时间急怒攻心,一口气呼不上来,两眼一翻,倒在地上,竟又昏了过去。

安然冷冷道:“各位好朋友,安某营救来迟,还望担待点。”

计天岳呸了一声道:“别假惺惺装好人了,我自玩得好好的,可没求你来救。”停了一停后又道:“我且问你,你是如何撬开岑竟乾之口给你说出扳指下落的?就算你知道了下落,外边尸人众多,你又如何闯得出去寻宝?”他好奇心甚重,不知道的事情一定要问个明白,也不管安然会不会说出来。

安然嘿嘿一笑,道:“如果我不说出来,谅你也无可奈何,罢了,瞧你等也是将死之人的份上,不说吧怕你等死不瞑目,我就说给你们听听。”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诡灵异道》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我,是你惹不起的人
2 神级狂婿
3 三国之天下无双
4 雪狼出击
5 我真没有开挂啊
6 狂婿当道
7 农女的悠闲生活
8 重生农女巧种田
9 农家小福妃
10 闪婚厚爱:误惹天价老公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我捡垃圾能成宝 作者: 非现充
都市异能 135317 字
#N/A

2 重生之修罗归来 作者: 琅琊一号
都市重生 2702744 字
一代修罗重生归来,浴血九天,誓要君临这片天地,傲立宇宙星空之巅!

3 暮色神纪II:暗夜 作者: 镜天琉璃
末世危机 601848 字
凋零末世至,万生已荒芜,异兽盘踞于影中,唯一的幸存者小队该何去何从

4 末世第七城 作者: 午夜将军
末世危机 90227 字
末世求生,江湖浮沉。兄弟携手并肩而立,风雨同舟。何惧困难险阻。

5 战婿归来 作者: 宠溺冰糖葫芦
都市异能 29569 字
失忆三年,上门为婿,受尽欺凌,重拾记忆只为顶天立地,为爱逆袭

6 至尊狂兵 作者: 梦煮无境
都市激战 1481899 字
少年因家族恩怨,负气离家,十五年后,以佣兵王的身份,低调归来。

7 万古帝婿 作者: 空月痕
东方玄幻 440323 字
入赘大势力,他以武入道,炼金身,修禁忌仙功,逆天成帝,君临世间!

8 从扶弟魔开始当首富 作者: 又又雨
都市异能 91428 字
热血,扶弟魔,扮猪吃虎,逆袭热血,扶弟魔,扮猪吃虎,逆袭~~

9 混世农民工 作者: 弹剑吟诗啸
都市生活 634124 字
为雄起南下闯业,惩奸人职场显才能。美女相伴如虎添翼,农民也疯狂。

10 为啥他们都崇拜我 作者: 冻水洗脉
都市异能 14931 字
医圣赘婿为啥对我纳头便拜?本市首富怎么非要跟我斩鸡头烧黄纸拜把子?

《第二十一章 绝境搏杀》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