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悬疑小说 >> 诡灵异道 [书号58910]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六章 荒岗血斗

《诡灵异道》 飞 岑/著, 本章共10359字, 更新于: 2009-11-20 00:04

午时,乱葬岗。

阳有仪手持罗盘,围着乱葬岗四处游走,走走停停,对着罗盘捏指掐算一番,终于在西首处寻了块地,招呼众人拾了器具过来,指点了方位便叫人开始动工挖土。这次颇为顺利,这些人果真如岑掌柜所言,俱是挖坑的好手,不到半柱香的功夫就挖出了一个长七尺宽四尺深达一丈的大坑来,阳有仪围着坑沿仔细观察一番,点了点头。做完一番法事之后便招呼众人抬了那棺来放了进去,就等夜里赶尸过来入土封棺。

哥俩随众人回到镇里后,阳有仪自去那义庄寻老刘头商量夜里的诸多物事。凌云霄与阳有仪分开后便急急找那岑掌柜而来,岑掌柜早就按他的吩咐将鸡狗备齐了,一见着凌云霄,便呼人取了出来交给了他。凌云霄自是装腔作势掏钱要买,岑掌柜哪里敢收,两人互相推诿一番后凌云霄也不客气拿上鸡拉着狗朝义庄去了。

到了夜里亥时,三人就赶着那尸兵上路了。

夜深人静,荒郊野外。

老刘头吸着水烟筒当前引路,黑夜中只看到他那一闪一灭的星星烟火。阳有仪手持摄魂铃行在正中,边走边摇,铃声与那尸的尸跳声相互交映,响彻夜空。唯有行在最后的凌云霄最愁眉苦脸,肩上前后各挂着一只大公鸡,手上仍牵拉着一只大黑狗,两只鸡翅膀扑棱扑棱地拍个不停,不停扇在他面上刮得甚是生痛,手里的黑狗也不听话,走一时停一时的,叫他着实拉得吃力万分。

三人一尸在夜幕中行了甚久,又绕过了一道山坳,远远便呈现出一座黑乎乎的大山来,正是乱葬岗到了。

到了岗上,寻了那埋棺之处,凌云霄解下那两只让他一路吃尽苦头的公鸡,又将栓绑黑狗的绳子系于自己右腕上,一屁股坐下地来,指着鸡狗骂道:“待爷爷休息够了,起来就宰杀了你们这几只畜牲当夜宵。”

老刘头围着坑沿转了转,沉声问阳有仪道:“都算好了?没出错吧?”

阳有仪点点头道:“决计错不了。”

老刘头望着那尸道:“那好,子时准时入土封棺,免得夜长梦多。”

阳有仪有些疑虑道:“老前辈,此法妥当么?”

老刘头摇头道:“肯定不行,不过也是当前眼下的唯一之法,先暂时封住再说,能拖一日是一日,等寻到那开棺之人再做计较。”

阳有仪正想答话,突见那老刘头嘘的一声,侧头听了听,悄声道:“有人上岗来了,而且人数不少。”

阳有仪大惊,忙侧耳静听,果真山下传来极其轻微的窸窸窣窣衣襟声,正朝岗上奔来。阳有仪惊疑道:“来的人不少,从脚步声中判断,这些人俱是武学高手,这深更半夜的,那么多高手来这乱葬岗有何计较?”

凌云霄急道:“莫不是来盗墓的?”

老刘头啐了他一口,道:“盗墓?此地一无皇亲国戚,二无达官显贵,不过是一寻常百姓家弃尸的荒坟地罢了,有啥好偷的?”

侧耳听了听,只觉得那些人众又近了些,便对阳有仪道:“眼瞧子时将至,不管那伙人来此有何目的,都不能让他们破了我等的事情,你去阻住他们,待我将此尸入土封棺了再说。”阳有仪点了点头,从地上拾起一把锄子,转身就朝来路奔去,几个起落间便已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凌云霄急对那老刘头悄声问道:“老前辈,我干什么?”

老刘头掐指算了算时辰,对凌云霄道:“跟我待在一块,一会我自有吩咐!”

阳有仪奔了一阵,耳听对方声息已近,便寻了处所在藏匿了起来。不多时,便见数十名黑衣蒙面汉子手持利刃急步奔了上来,脚步虽急,落地却是无声,可见皆非泛泛之辈。阳有仪等他们行得近了,也不打话,从藏匿之处长身而出,举锄对着当前引路那人就是一戳。那人急奔当中,哪料到黑暗之中竟然有人设伏,猝不及防之下被戳了个正着,当下闷哼一声向后便倒,幸好阳有仪也意在阻人而非伤命,手下留了情,那人也只是痛晕过去罢了。

后边跟着众人一见有人设伏,前边那人倒下,也不只是死是活?只听呛呛啷啷兵刃声不断,已是四散开来,朝阳有仪围了上来。只听一苍老声音低声道:“不知是哪路朋友,在此阻碍我等兄弟的去路?”

阳有仪哈哈大笑道:“真是不巧得很,兄弟我也正在此山中办点正事,事情没有办完之前,各位朋友还是莫要上山为好,哈哈哈……。”笑声声震长空,震得山谷回响久久不绝。阳有仪有意显露这身精湛之极的内家功夫,意在恐吓那些人众能够知难而退,免去动手之苦。此法果然凑效,那些人见对手功力之高,已达震世骇俗的地步,若是动起手来,虽说自己这方人多势众,但也未必能讨得好去,一时之间也不禁犹豫不决起来。

就在阳有仪在山下与那干黑衣人正互相对峙之时,老刘头一算时辰,子时将至,赶忙令凌云霄杀鸡取血,然后将鸡血围着坑沿洒上几圈。他则蹲在一旁依依呀呀唱起咒语来,调声忽高忽低,阴阳怪气,黑夜静寂中听得甚是哀怨凄凉之极,凌云霄听着咒曲不禁连连打起了寒颤,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

那山下众人听到山上传来老刘头的咒曲之声,不由一阵骚动,那苍老声音急道:“这位大侠,在下等人的确有要事要办,还望大侠高抬贵手让路则可,日后定当备下重礼登门叩谢。”

阳有仪笑道:“莫急莫急,等子时一过,你们爱去哪便去哪,我自不拦着,现在不行。”

那苍老声音道:“当真没得商量?”

阳有仪摇头道:“没商量!”

苍老声音厉声道:“那好,别怪兄弟得罪了!”话声刚落,只见人丛中一黑影高高跃起,伸出右手五指如钩凌空便朝阳有仪面容抓来。

阳有仪喝了声:“来得好!”也不避让,将锄柄朝那手点去,正要点中那手之时,那人犹地缩回了手,身在半空中伸出左脚踢向阳有仪,阳有仪只感劲风扑面,便知此脚甚为凌厉。眼瞧那腿便要踢到面门之上,阳有仪朝后避了一步,右脚猛地向上一踢,正中那脚的小腿肚子处,阳有仪此脚力道甚大,直把那人在半空中踢得翻了个筋斗,啊的一声中已远远摔将出去,直摔到那些黑衣人的身后去了。

阳有仪拍了拍手懒洋洋道:“你们还要上去么?”那些黑衣人面面相觑,只见此人才一合之数便将己方领头之人摔得个半死不活的,可见其武艺之高绝,个个手里握着兵刃却再也无人敢出声,一时之间又重变回到方才的对峙之势。

凌云霄好不容易等到那老刘头唱罢,便牵拉着那黑狗来到坑旁。老刘头行至黑狗旁从怀中取出一瓷碗,也不见着他有何动作便听那狗哀鸣一声,喉中喷涌出一股血来,老刘头半蹲着一手提着狗脖一手拿着瓷碗,待碗中血满了立起身来,一脚就把那狗身给踢飞了。凌云霄在正自旁看得出神,忽觉身旁有异,黑暗中传来阵阵脚步声和喘息声,转首一看,只见大批黑衣蒙面汉子已从北面那悬崖处爬了上来,正朝这边奔了过来。

凌云霄大惊之下,忙对老刘头喊道:“老前辈,有人从这边上来了。”

老刘头右手持瓷碗,左手正从怀中抽出一叠纸符来,听到凌云霄叫唤,头也不回自顾围着坑沿打转道:“你去阻他们一阻,莫让他们过来坏了事。”

凌云霄应了,也拾了把锄子,朝那些黑衣汉子奔了过去,才奔了几步,又停了下来急道:“老前辈,这乱葬岗地势极宽,他们从四面八方涌来,不知从哪里抵挡?”

老刘头急骂道:“你个小驴脑子,退回到那尸处,守着那尸就是了,这些人估摸着就是奔那尸来的。”

凌云霄一听之下赶忙又朝回跑,到了那尸旁手持锄柄侧耳静听那些脚步声凝神戒备着。其实凌云霄本身功力不弱,若放到江湖中绝对也是一个顶尖好手,只是道法修为就差了很多了,和他自身的武功修为根本就不成正比,而且他还有个怪毛病,那就是一到无月的夜里就根本无法视物,基本和个瞎子没什么差别。所幸今夜有月,虽瞧得不大清楚,但至少依稀也能辨个明白大概。

山道上那些黑衣人眼见子时已过了大半,心知不能再犹豫,互相对瞧了下,举着兵刃就朝阳有仪扑来。阳有仪待众人近到身前,抡起锄子便对那些黑衣人扫去,只听乒呤乓啷声中,第一批涌将上前的黑衣人手中兵刃悉数被磕开,阳有仪一磕开了对方的兵刃,犹地突身闪入人群当中,用锄柄或切或打或点或挑,片刻之间便将第一批冲上的黑衣人全数打翻在地。只是黑衣人人数众多,方打下一批又呼得围上了一批,看来他们是志在上山了,至死方休。

山上此时也不轻松,甚至比山下更为凶险。山下阳有仪所处之地乃一羊肠小道,左侧紧贴山壁,右侧为一极为陡峭的斜坡,阳有仪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而山上凌云霄所处则是一片空旷荒地,既要守尸又要顾及老刘头的动作不被打断,当真守得是险象环生困难之极。那些黑衣人手底皆为不弱,围着凌云霄是乱劈乱砍,凌云霄在黑暗中瞧得不太真切,只凭耳朵判断兵刃来袭的方向,在尸兵和老刘头之间绕来转去,左挡右突,甚是狼狈不堪,心中暗暗叫苦,只盼那老刘头动作快些,又盼着大师兄快点解决山下之敌上山来援。

老刘头却甚是悠闲,在敌中犹如闲庭信步一般,不停绕着那坑打转,边转边念着咒文,那些黑衣人的刀刃明明就要砍在他身上,却又不知为何,皆是刀刀落空。斗了良久,只听一黑衣人沉声道:“别管那老头,全力攻那青年,一部分人抢上去把那尸面额上的镇尸符给撕了。”

凌云霄一听之下更是叫苦不迭,不由高声问老刘头道:“喂!我说,您老倒是快点啊,我要支持不住了。”他情急之下连老前辈三字都免了。

山下听到山上喊杀震天,双方也不由急了起来,黑衣人想尽全力往上攻与山上兵合一处,阳有仪则想速战速决解决掉山下之敌尽快回援。阳有仪方才还存有留情之心,伤敌不出全力,现在听到山上杀声阵阵却已是毫无顾忌了,当下尽施全力,只求能在短时之内全歼来犯之人。那些黑衣人也皆为如此想法,喊杀声中一个接一个拼尽全力涌向阳有仪,刀光霍霍中,阳有仪的身影在人丛中犹如鬼魅,闪来突去,出手踢腿招招式式迅捷有力,一出手必中,觉不空回。

在黑压压涌上的人群中,凌云霄呆在那尸旁一会低身闪避,一会高跃腾挪,手中锄子则是舞得密不透风,在与众人密如雨点的刀刃相击声中,噼哩啪啦火星四溅。身上也早被鲜血染得湿淋淋红通通的,早就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敌人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觉不能让人靠近了那具尸兵,只要一息尚存,绝不让人靠近……!”

那边老刘头终于念完了咒文,也停下了转动的步伐,将手中黄符放入碗中狗血之中,只见火光一冒,碗中黄符皆烧为灰烬,溶入到狗血中黑糊糊的已不分彼此。老刘头双手举着狗血仰首对天,大喝了声:“呔!”

凌云霄其实已是强弩之末,只是围着尸兵周围不停地游斗,不求自保只求伤敌,身上不知已中了多少处伤,每动一步全身俱火辣辣疼得要命。他只感觉眼前越来越模糊,只是凭着胸中一股信念在勉力支撑着,不停的闪躲腾挪抵抗反击,他不知道他已经击杀了多少敌人,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继续支撑多久?

黑衣人也皆是不要命的主,不管前边倒下多少人,后边的就立时补了上去,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撕下那尸兵面上的镇尸符,只是面对眼前这个已经完全被血染红了的人,他们感觉到了一丝畏惧,也感到一丝无奈。他是个武学高手,但现在他已完全没了章法,只知道谁要贴近那尸兵 ,便遭到他无情的痛击,一种完全不顾自身安危的顽强也近似于错乱的打法。双方都进入了木然而又疯狂的搏杀当中,黑衣人不断的倒下,后边也不断涌了上来,凌云霄身上也不断添加着新伤,但仍然死死守护着尸兵。没有了震天的喊杀声,唯有阵阵喘息声和骨头断裂的咔嚓声以及击打在肉体上沉闷撞击声。

直到老刘头的一声“呔”以及一声摄魂铃的响起,天地间仿佛沉寂了下来。黑衣人暂停了疯狂的进攻,凌云霄顿时感觉压力骤减,喉间发痒,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单膝跪了下去,他的身子已经严重透支了。

“呤……”摄魂铃再响,那尸兵动了动,它身前身后周围堆满了黑衣人的尸首,将它挤压在了中间,以至于第一下竟没跳得出来。

黑衣人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先前那发号施令的声音再起:“夺下那老头的铃铛,阻止他。”黑衣人开始向老刘头归涌而去,山崖上仍然不断攀涌上新的黑衣人……

阳有仪也开始感到有些吃力,昨夜与魃魈一战,伤痛未愈,如今又陷恶战之中,虽然将山道中的黑衣人已悉数杀光,但目光所及之处,山脚下仍源源不断有新的黑衣人涌了上来,他们是谁?所为何事?如此庞大的力量夜入乱葬岗,难道是为了血棺尸兵?阳有仪已无暇再想,山下的黑衣人已经赶到他面前,第二波攻击开始了。黑衣人虽然俱是好手,但论个人能力远远及不上阳有仪,对阳有仪完全够不上威胁,只是黑衣人悍不畏死的打法让阳有仪有些发怵,他们人多势众,杀都杀不尽,拖下去只能对自己不利,时间一长必定会力竭而亡。

一阵长啸自山脚下响起,啸声清亮高亢,啸声中只见一散发黑袍者踩着众黑衣人的肩头自下而上疾冲而来,来势极快,转瞬之间便到了阳有仪跟前,右脚一点所踩之人的肩部,借力凌空双脚连环腾腾腾便朝阳有仪面门踢来。阳有仪一退再退,那人出脚迅疾无比,在空中一腿接着一腿那是步步紧逼。阳有仪退无可退,身子突往下便倒,以左手撑地,双脚也朝着那人之腿连环踢去,只听扑扑扑数声,两人四脚已在空中互相对踢了十余腿,那人最后一脚踢出之后借力往后一退,踩着众黑衣人的肩头背着身子往下急退而去,瞬间就没了踪影。夜空中只留下那人一连串的长笑,山脚下远远传来他的话语:“过瘾过瘾!不打了,老子的腿好疼!”话语声中早去得远了。

这人来得快退得更快,阳有仪只觉得双腿隐隐作痛,心下暗暗惊道:“对方里竟然也有此人物,若是以多打少,那还了得。”心念一闪而过,也容不得他多想,那些黑衣人的刀刃已近在咫尺。

黑衣人潮水般朝老刘头涌杀而去,老刘头面色冷森,在黑衣人群将到未到之时,猛地又摇了一下摄魂铃,那尸忽地终于跳了出来,一下子跃到了坑边。

那施令的黑衣人高呼道:“快快快,莫让尸兵下到棺材里,快阻止那老头。”老刘头再想要摇铃铛的时候,黑衣人众已扑了上来,周身刀光剑影,皆往他身上招呼而去。

老刘头嘿嘿笑道:“你们对我这个糟老头子还真下得了手啊?”话语声中脚步不停,一手持碗一手抓铃在人群里传来行去,众人竟都是砍他不着。不过他似乎也无意伤人,只是在人群里闪挪躲避,并不还手。

凌云霄躺在那堆黑衣人尸首里,仰首对着老刘头嘶哑着声音道:“老前辈,你做甚?子时要过了!”

老刘头苦着脸道:“这群家伙缠得紧,没机会将那尸赶下棺去啊。”

凌云霄怒道:“看你就是在戏耍,你再不摇铃,老子可要把那尸面上的符给撕了,大家同归于尽,一了百了。”他见老刘头在人群里钻来溜去的,有机会摇铃他就是不摇,分明是在作弄戏耍那些黑衣人,不禁火从心起,对老刘头说话也不客气了起来。

老刘头一扭身,堪堪避过几把递过的长刀,一缩头,又让过顶上刺来的长剑,连蹦带跳嘴里不停道:“哎哟喂!你们砍慢点,老家伙身子板不灵便,当真要出人命的。”又叹口气中道:“你这小朋友脾气太爆,没看我老家伙现在正忙着咧,一会一会,时间还有得是。”

他在人丛中左一圈右一转的东奔西跑,引得一群群黑衣人跟着他疲于奔命,却又是奈何他不得。

凌云霄喊道:“你这死老头子,老子痛死了,血要流光了,你再玩下去老子可要去奈何桥等你了。”

他这一嚷倒让老刘头吓了一跳,心道光顾着玩了,还真没想到凌云霄身上的伤,若是真的流光了血,那可大大不妙之极。当下笑道:“理会得的,理会得的,我这就赶尸入棺。”言毕纵身一跃,跳到一黑衣人肩上,在其头顶上一点,借力飞身而起,竟滑过七八丈远,站落在那尸兵的头上,作势就要摇铃。

那为首的黑衣人急道:“老前辈莫摇,有话好说!”

老刘头奇道:“为甚?那你说说看我为什么就摇不得?你们又是什么人?看你们的样子好像对此尸甚为在意啊!仔细给我老头子说个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哄得老头子我开心的话兴许还真的不摇了。”说话间又踢开了几名冲上前想撕符的黑衣人,但手上却缓了下来,这铃却是摇不下去了。

那黑衣人正欲说话,突闻乱葬岗下传来一阵阵悠扬的竹笛声,笛声虽远,却是清晰可辨,就如同吹笛之人近在身旁一般。凌云霄一听到这笛声,感觉如沐春风,身子骨有种说不出的舒服惬意,竟然忘记了周身的伤痛,只觉得自己飘飘荡荡飞在云端中,端是逍遥无比。

老刘头也怔了怔,突的回过神来怒道:“好啊,原来你们使得是缓兵之计,想用笛声诱我老头子入道,哼,入棺。”言罢手一抖,一声摄魂铃声在乱葬岗上传了开来。不料那尸兵身子只是抖了一抖,却没按铃声的指引往棺下跳去。老刘头一愣,又赶忙摇了一下,尸兵身子抖得更是厉害,但脚步却牢牢粘于地面,动也是不动。

老刘头心里惊道:“恐怕是这笛音做怪,此人在那么远的地方能以笛音控尸,还能将摄魂铃失去了作用,可见不简单啊。”心里虽如此之想,但嘴里却未停,高声念起净心咒来,手里开始不紧不慢摇起摄魂铃。笛声悠扬,慑魂夺魄,铃声清脆,清脑净心,这一铃一笛,在这乱葬岗上斗起了法来。

那为首的黑衣人喜道:“这老家伙的铃声失效了,大伙赶快冲上去,把他赶下来,夺回尸兵。”

众黑衣人见来了强援,精神大振,齐齐呐喊一声,便朝老刘头扑将过来。老刘头一手持碗一手摇铃,嘴里念着咒还要顾及底下不断涌来的黑衣人,不能让他们撕了咒符,真还有了种顾此失彼,手忙脚乱的感觉。正束手无策间,便见一人骂骂咧咧歪歪倒到冲将过来,一下子就把围在尸兵旁边的黑衣人又全击退了出去,老刘头一瞧,不是凌云霄还有谁?

凌云霄面色苍白,嘴边带血,浑身上下全是血水湿透了,神情甚是可怖,整一个就如同刚从十八层炼狱里爬出的恶魂厉鬼,直勾勾地望着众黑衣人嘶声道:“只要小爷我还有一口气在,谁也别想靠近这里,近者亡!”

阳有仪不知道山上的战况怎么样了,时而呐喊时而寂静,只怕也是打得辛苦之极。只是自己苦于无法脱身,唯有力战死守,才能使山上的压力减少一些,可望着山下黑压压的人群,自己又能守得住多久?还有那要命的笛声,好几次都差点让阳有仪出现了幻觉,若不是定力坚功力深,每每到关键时刻都及时醒过神来,恐怕早已被斩成了肉泥。阳有仪又击退了黑衣人新一轮的攻击,心下暗暗惊道:“除了刚才交手的那怪人之外,此时又来一吹笛之人,对方的高手是来得越来越多了,不知还有多少躲藏于暗处之中?”

笛声越来越高亢,也越来越急促,老刘头的铃声仍是不紧不慢,只是口中净心咒也跟着那笛声加快了起来,越念越急。众黑衣人知道两人斗法已进入紧要关头,似乎是笛音已落下风,当下更是发力进攻,一波一波的涌了上来。只是无论他们如何努力如何拼命,总是无法击倒尸兵跟前的那个年轻人,他就似个不死之身,身上不管受了多大的伤,总是屹立不倒。眼瞧着那尸兵就近在眼前,可如何就是突破不进去。

笛声渐渐低沉了下去,老刘头手中的铃声突然加快了起来,一声接着一声,那笛声嘎然而止,不一会从山下传来一人叫道:“前辈,受教了!”便再无声息,估计那人已经离开了。

那笛声一消,老刘头将整碗狗血对着尸兵当头淋下,扬声道:“下棺咯!”喊罢从尸兵身上跳了下来,一阵眼花缭乱的脚法踢开了仍在围攻凌云霄的一众黑衣人,猛一摇摄魂铃,“呤……”的一声中,那尸跳了起来,朝坑中血棺跃去。老刘头见那尸兵已没入棺中,跟着一脚踢向放于坑沿的棺盖,那棺盖本沉重之极,但在老刘头此腿之下,竟轻如一块朽板,直朝坑中落去,嘭的一声中,已经将血棺盖得是不偏不倚严严实实的了。

眼见尸已入棺封盖,那为首的黑衣人发出一声幽叹,做了个手势,众黑衣人停止了进攻,只见他们一声不吭地扶起伤者,抬起死者拔腿就走,老刘头站在一旁冷然的看着,也不阻拦。那些黑衣人退得极快,转瞬之间撤得是干干净净。

天地荒野间又恢复了它应有的平静与冷寂,凌云霄若不是全身的伤痛还真以为自己刚才只是做了个噩梦而已,他勉强坐下地来,嘴巴却不饶人的骂开了:“你个糟老头子,唉哟,早叫你摇铃你偏不摇,害得老子又替你多挨了几刀,唉哟,奶奶个熊的,痛死老子了,血要流光了,老子要死了,唉哟唉哟……。”咧嘴呲牙**开了。

老刘头笑嘻嘻走过来问道:“小哥,你还能动么?”

凌云霄没好气道:“死绝了,动不了了。”

老刘头在他面前蹲了下来,从腰间上解下个物事给他递了过去,凌云霄一瞧,一个酒壶子,二话不说,抢过就喝,边喝一口就**一声。老刘头呵呵一笑,拿出他那个水烟筒咕噜咕噜又抽开了,在一闪一灭的烟火中,老刘头的表情变得凝重了起来。

一条人影急奔了过来,远远便叫道:“你们两没事吧?这群家伙真是奇怪得很,打得好好的却突然走得一个不剩了?”正是阳有仪回来了。

阳有仪奔到近前一瞧,一眼望见凌云霄的惨样不禁吓了一跳,忙忙蹲下身去查看起他的伤势来,只见凌云霄身上已是衣无完缕体无完肤,活脱脱就一血人,若不是他手里拿着个酒壶嘴里连连**着,还真当他已经死了。当下扶着凌云霄把他放躺平了,从怀里取出一包金疮药帮他疗起伤来,嘴里道:“前辈,你瞧出这群家伙的路数了吗?”

老刘头抽着烟摇了摇头,道:“平白无故涌出那么一大群人来抢尸,还真是奇了怪了?莫非是那开棺之人雇来的?”

凌云霄躺在地上嚷道:“不是他还能有谁?哎哟!本来是好端端的来埋尸,竟被无缘无故砍伤那么多的口子,以后捉住了他非得在他身上也砍上那么多口子才行,唉哟……我说师哥,你手轻点。”阳有仪不好意思笑了笑,原来正自想着这些人的来历走了神,揉中了凌云霄的痛处。

阳有仪沉思片刻道:“也不尽然,若是那家伙捣得鬼,他会破咒解封之法,只需要等我们走后他再挖出来就是了,何必要费上那么大的周折来抢尸?而且今夜这股势力极大,高手众多,若是那人的属下,直接灭了岑竟乾全家不就得了,还费什么神索要一千两黄金呢?”

老刘头点了点头,觉得阳有仪的话也甚是有理,吸了口烟后又吐了出来,烟雾缭绕中似在自言自语道:“这事情越来越玄乎了,这伙人到底是谁呢?”

凌云霄**道:“管他是谁,先把我抬回去治伤再说,等你们在这里谈出个子丑寅卯来我早死上千回了。”

老刘头熄了烟火,站起来道:“先把土填平了再说,你这家伙身子骨硬得很,一时半刻死不了。”

凌云霄这次伤得极重,身上横七竖八纵横交错布满了刀剑之伤,虽说都是皮外伤,但没两三月功夫是好不了了,只能躺在床上静养身子,好在岑掌柜隔三差五的经常捎些好酒好菜来瞧他,日子倒也过得有滋有味。这些日子里,阳有仪和老刘头都没闲着,天天出去打探那伙黑衣人的来路,只是这伙黑衣人自那夜在乱葬岗露过一次面以后,竟似人间蒸发了,再无半点音讯消息。

这日,阳有仪又出去打探消息去了,凌云霄躺着也有一月有余了,实在闲得发慌,便强撑着身子下了地,一拐一拐出外晒晒太阳活动下筋骨。还没行到门口,院门就嘭的一声被人大力推开了,只见岑掌柜急急火火的闯了进来,把凌云霄惊得吓了一跳,愣在了原地。

岑掌柜一冲进来就东张西望扯开喉咙嚷开了:“阳先生,阳先生……”

凌云霄冲他嚷道:“哎哎哎,你鬼叫什么呢?”

岑掌柜这才留神到凌云霄竟然站在门边,忙赶上前来扶住他满面堆笑道:“呀!凌小哥怎么起来了?阳先生在么?”

凌云霄奇道:“你风风火火的寻我师哥作甚?”

岑掌柜左顾右盼一番,凑近他耳边压低着声音道:“出大事了。”

凌云霄一把推开他,不耐道:“出就出呗,你家出的都是大事,整什么神神秘秘的?”

岑掌柜急道:“不是,凌小哥,你听我把话说完。”与凌云霄混得熟了,这鄙人来鄙人去的自然就不再称呼了。

凌云霄摆手道:“好,你说你说,我听着。”

岑掌柜道:“前些日子里,阳先生不是叫我帮留意下这段时间来是不是有什么外人来购置大批粮食的吗?前日里有三个人到我店里来,面生得很,听口音也不像本地人,说是要购置一批粮食,我一听就留上心了,你猜他们要多少粮食?”

凌云霄不耐道:“你说就说,不说拉倒,就不能一口气说完吗?卖什么关子?”

岑掌柜嘿嘿干笑了声道:“三千担啊!”

凌云霄惊道:“三千担?那是个大数目啊!”

岑掌柜笑道:“怎么不是呢,若是寻常百姓家,谁家买得起那么多的粮食?除非是官家人,只是这穷乡僻壤的,哪有官家跑这买粮来了?”

凌云霄皱眉道:“那后来呢?”

岑掌柜答道:“三千担不是小数目,我家店里没那么多存货,就叫他们多等上一阵子,要到外边运来才成。他们就问店里现存有多少,我说不足千担,他们说好,当下就把店里的粮食全买了,付得是十足十的纯金白银啊。本来说好了是今日来取的,可昨日他们就派人来取去了,我觉得此事有些蹊跷,就叫了个店里的伙计远远跟着去了,可一直到今晨我那伙计都没回来,我估计是出事了。”岑掌柜歪着头吸了口气道:“我寻思着,这是不是阳先生要我帮忙留意的人呢?想了一夜后,我觉得还是把这事告诉阳先生为好,这不,一大早我就急急赶来了。”言罢又想起什么似的说道:“方才我来的路上又见那几人进到了镇里,进了东街仁心药铺里去了,估摸着要买药材甚么的吧?”

凌云霄摸了摸脸颊,忖道:“如今大师哥不在,估摸着十有**就是乱葬岗上那伙人,该怎么办才好?还是瞧瞧去为好,光天化日之下他们总不能在大街上动手吧?”思前想后一番对着岑掌柜道:“这样吧,你搀着我前去那家药店,咱远远的瞧着。”

岑掌柜惊道:“万万不可啊,那些估计就是歹人来着,我那伙计现在生死不明,我们这再一去还不是自寻死路?”

凌云霄笑道:“你放一百个心在肚子里好好揣着,没事的,咱就远远瞅着。”

岑掌柜哦了一声,搀扶着凌云霄走了几步后犹自不放心道:“远远的,不近前?”

凌云霄点点头答道:“远远的,不近前。”

东街仁心药堂。

凌云霄和岑掌柜躲在斜对面一处民居的暗角处远远瞧着,已经待了两个多时辰了,只见药店门前人来人往,进进出出的,可就是没见着岑掌柜口中的那些人。凌云霄悄声问道:“你真没看错?”

岑掌柜急声辩道:“那可是看得真真的,哪还有错?”

凌云霄想了想,咬牙道:“我们进去。”

岑掌柜惊惧道:“那可不成,万一……”

凌云霄插口道:“我身上有伤,你扶我进去买药不成么?”岑掌柜拗不过他,只得搀扶着他慢慢朝药店行去,心里却是七上八下惊跳个不停。

进了药店门口,岑掌柜惧得头都不敢抬,战战兢兢搀扶着凌云霄一步一步走向药店柜台,还没走到柜台前,却听那药店伙计笑道:“岑掌柜,哪阵风把你吹来了?买药?”岑掌柜低头应了声。

那伙计又道:“您老还真不打巧了,今个儿药店的药材全售空了,都让人给买走了。”

凌云霄问道:“是些什么人?怎的那么多药材都买光了?”

那伙计嗯的一声道:“今晨来了三人,面生得紧,不像本地人,一来就把药材全买走了。”

凌云霄又问道:“可知道他们往哪地儿走?”

那伙计摇摇头道:“那还真不太清楚了,他们自己雇了辆大车来,把药全搬上车了好像是往北边走的吧?”

岑掌柜一听到人都走了忙抬起头松了口气,道:“我们错过了,估计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走了。”

凌云霄笑道:“不正合你意么?难道你希望碰上他们?”

岑掌柜尴尬的笑了笑了,支支吾吾答不上话来。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诡灵异道》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我,是你惹不起的人
2 神级狂婿
3 三国之天下无双
4 雪狼出击
5 我真没有开挂啊
6 狂婿当道
7 农女的悠闲生活
8 重生农女巧种田
9 农家小福妃
10 闪婚厚爱:误惹天价老公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我捡垃圾能成宝 作者: 非现充
都市异能 135317 字
#N/A

2 重生之修罗归来 作者: 琅琊一号
都市重生 2702744 字
一代修罗重生归来,浴血九天,誓要君临这片天地,傲立宇宙星空之巅!

3 暮色神纪II:暗夜 作者: 镜天琉璃
末世危机 601848 字
凋零末世至,万生已荒芜,异兽盘踞于影中,唯一的幸存者小队该何去何从

4 末世第七城 作者: 午夜将军
末世危机 90227 字
末世求生,江湖浮沉。兄弟携手并肩而立,风雨同舟。何惧困难险阻。

5 战婿归来 作者: 宠溺冰糖葫芦
都市异能 29569 字
失忆三年,上门为婿,受尽欺凌,重拾记忆只为顶天立地,为爱逆袭

6 至尊狂兵 作者: 梦煮无境
都市激战 1481899 字
少年因家族恩怨,负气离家,十五年后,以佣兵王的身份,低调归来。

7 万古帝婿 作者: 空月痕
东方玄幻 440323 字
入赘大势力,他以武入道,炼金身,修禁忌仙功,逆天成帝,君临世间!

8 从扶弟魔开始当首富 作者: 又又雨
都市异能 91428 字
热血,扶弟魔,扮猪吃虎,逆袭热血,扶弟魔,扮猪吃虎,逆袭~~

9 混世农民工 作者: 弹剑吟诗啸
都市生活 634124 字
为雄起南下闯业,惩奸人职场显才能。美女相伴如虎添翼,农民也疯狂。

10 为啥他们都崇拜我 作者: 冻水洗脉
都市异能 14931 字
医圣赘婿为啥对我纳头便拜?本市首富怎么非要跟我斩鸡头烧黄纸拜把子?

《第六章 荒岗血斗》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