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历史军事 >> 老少爷们儿拿起枪 [书号58102]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六章 热血男儿

《老少爷们儿拿起枪》 潮吧先生/著, 本章共6565字, 更新于: 2009-10-28 16:48

腊月二十四日一大早,朱七就起了床,匆匆洗一把脸,拐上夹篓出了大门。这是一个晴朗的日子,绚丽的晨曦照到村口的牌楼上,似乎要将牌楼柔化。从牌楼顶上垂下来的冰坠儿,闪着五彩的光;远处的田野被皑皑白雪覆盖着,偶尔露出的几棵麦苗,在风中簌簌地抖,天空里有几只纸样的鸽子悠悠飞过,明净又高远。朱七抖擞精神走出朱家营的时候,心情爽快,感觉自己跟一个财主没什么两样。

路上看见一个人的背影很像朱四,朱七的心不由得一抽,赶上去倒头一看,哭的心都有了,那不是他的哥哥。

我一定要给四哥报仇,至少应该杀他八个鬼子,朱七想,我哥哥的命值这个价钱,我要让我哥哥在那世闭上眼睛。

给老娘和桂芬扯好了袄面,又买了一夹篓年货,天忽然就阴了下来,云层厚实,挂了铅似的往下坠。

朱七将自己新买的狗皮帽子的帽耳朵放下来,打个活扣在下巴上勒好,抄着手转到了丁记铁匠铺门口。铁匠铺的掌柜丁老三是朱七的把兄弟。朱七进门的时候,丁老三正埋头跟一块通红的铁叶子叫着劲,好象要打一张铁锨。朱七看着他,心头一热,我得有将近三年没见着他了,也不知道这几年他过得怎么样?提口气,把夹篓放在脚根,一声不响地蹲到了门口。  

“兄弟来家了?”丁老三似乎早就看见朱七了,头不抬眼不睁,继续打铁。

“来家了。”朱七挖了一锅烟,拿出火镰打火,没来由地有些紧张。  

丁老三用火钳夹着一块烧红了的铁递给朱七,朱七凑过来点着了烟锅:“三哥,过得咋样?”

丁老三走回去接着打铁:“还那样。”

朱七嘬嘬嘴,心不在焉地问:“崂山那边还去?”  

“不去了,董传德不照架子来,我不喜欢跟他搀和。”丁老三噗噗地砸那块软得像鼻涕的铁叶子,专心致志。

“那就好啊,听说董传德的那帮人后来当了八路的‘绺子’。”

“你别跟我说这些胡子话好不好?什么绺子不绺子的?人家现在叫抗日义勇军,名头大着呢。”

“好好,义勇军义勇军,”朱七的心情好,嘴上也没脾气,“三哥是不是参加共产党了?”  

丁老三砰地丢下锤子,脖子没动,眼珠子悠悠转向了朱七:“你走吧,我不跟胡子随便说话的。”

朱七的脸突然涨得通红,话说得有些语无伦次:“怎么说话的这是?难道你以前不是……你说,谁是胡子?”

丁老三一噎,摇着脖子笑了:“说你呢。去东北之前你不是还跟着卫澄海吃过大户嘛。”

朱七跟着笑了两声:“这你是知道的,我不干丧良心的事情。”

丁老三将铁叶子戳进一旁的洋铁桶里,洋铁桶噗地冒出一团白雾:“总之,做人要有个底线,过了就不好。”  

“三哥,”朱七在鞋底上磕灭烟,缠着烟荷包凑近了丁老三,“三哥我问你,谁告诉你我做了胡子?”

“七,”丁老三有点不耐烦,丢下手里的活计,拉朱七坐到了风箱后面,“熊定山到了崂山。”

“啊?!”朱七一下子愣住了,脸色陡然变得蜡黄,“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你就别问了,”丁老三拿过朱七的手,用力攥了两下,“傍年根了,防备着他点儿好。”  

朱七的脑子胀得斗一般大,终于还是出事儿了!当初他就怀疑熊定山不一定是死了,他知道熊定山的底细,熊定山是不会那么轻易就让孙铁子打死的,极有可能他挨了一枪,然后装死,孙铁子一慌之下丢下他就跑出门来……可是他万没料到熊定山这么快就回来了。怎么办?这事儿不见到熊定山的面儿根本就没法解释清楚。朱七的腿开始发软,心也像门口的积水一样嘎巴嘎巴地结冰,怎么办?继续跟熊定山纠缠下去?怎么跟他纠缠?那还有个头?我四哥的仇还没来得及报呢。  

风箱没人拉,火苗就不扑腾了,屋里渐渐冷了起来。这时候,风也开始往里嘶溜嘶溜地钻,门框上挂的棉帘子,被风吹得忽悠忽悠乱晃,像是一张婆娘手上翻腾着的煎饼。集市上嘈杂的声音犹如一个巨大的旋涡,嗡嗡嘤嘤兜头而来,搅得朱七六神不安心烦意乱……熊定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儿,我现在还不想跟他交手。这次他大难不死,他活着回来了,他回来了就要报仇,说不定孙铁子已经被他杀死在关东了。这个时候我首先应该安顿好老娘和桂芬,然后再去考虑如何对付熊定山。此刻的朱七感觉自己轻得像一片纸,身上没有一丝力气,仿佛一阵清风就可以将他吹到天上,飘得无影无踪。  

“你还是别在我这里黏糊了,回去好好想想吧,外财是发不了家的。”丁老三喘口气,站起来走到风箱旁坐下了。

“反正我没杀熊定山,”朱七站起来,翁声道,“抽空你跟他联系联系,问他想咋办,不行我直接去找他。”

“我没法跟他联系,崂山那边不好走,到处都是日本兵。”

“你怎么这样?”朱七知道自己的两只眼睛加起来也没人家丁老三的一个大,瞪也没用,索性不瞪了,忿忿地往外走,“不联系拉倒,我朱年顺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走出门来的时候,丁老三在门里大声说:“这几天少出门!”朱七装做没听见,大步往前走,风从他的耳畔飕飕掠过,他浑然不觉。集市上的鞭炮声在朱七听来,就像东北老林子里凌乱的枪响。

朱七一出门,丁老三就停下手里的活计,挖一锅烟坐到了墩子上。外面的声音很嘈杂,像暴风雨来临前的山林子。丁老三垂着脑袋抽了一锅烟,起身进了杂物间,三两下从一堆破铁下面掏出一把匣子枪,放在手里掂两下,一掀棉袄插到腰上,紧紧棉袄,站在门帘后面吁了一口气,转身来到外间。用洋铁桶里的半桶水浇灭了炉火,丁老三快步走出门来。

天很阴,有零散的雪花飘下来。灰蒙蒙的夕阳软呼啦地往镇西头的麦地里落去,把那里装饰了一层薄雾。

一群人跟在一个五花大绑的汉子后面呼啦啦涌过铁匠铺,直奔东面的法场而去。

小鬼子这是又想杀人呢……丁老三皱着眉头进了对面的一条清冷的胡同。

刚推开一户人家的大门,身后就传来几声枪响,接着锣声大作,有人驴鸣般的喊:“抓游击队啦——”

丁老三下意识地躲到门垛后面,侧耳静听外面的动静,难道是有人劫了法场?

“日你娘的丁老三,藏什么藏?”房门开了,熊定山佝偻着身子站在门口,捏着下巴冷笑,“没见过鬼子杀人是吧?”

“哈,你这个杂种,”丁老三走出来,冲野鸡般矍铄的熊定山一笑,“是你的人在外面整事儿吧?”

“是又怎么样?”定山整理一下挂在残缺的耳朵边的鼠毛套儿,上前一步,一把将丁老三拽进了院子。  

关上门,熊定山将身子贴到门后,侧着耳朵听了一阵,鼻子漠然一矜:“日他奶奶的,人家都吃饱喝足了你们才开始找?妈的,吃屎都赶不上一泡热的,”直接拉开了街门,“不是老子腿脚不灵便,都‘突突’了你们这些狗日的。”刚想出门,郑沂拉着刚才被绑着的那条汉子,忽地闯了进来:“山哥,人我抢回来了,果然是东北来的‘溜子’。”定山乜了那汉子一眼,扯身便走:“好险啊兄弟。”郑沂不说话,三两下给汉子松了绑,推着他进门,回头望几眼,反手关了门。  

熊定山一屁股坐上炕,冲那汉子抱拳一拱:“乡亲,蘑菇溜哪路?”

汉子吃了一惊,翘起大拇指按在鼻子上,从右往左一别,施了个坎子礼:“吃天吃地不吃人。”

熊定山说声“妈了个巴子”,微微仰了仰下巴:“原来是许大把子的人。兄弟怎么个称呼?”  

“贱号史青云,‘绺子’里的兄弟都叫小弟爬山虎,老家吉林濛江。”

“踩盘子(探风声)来了?”熊定山这话问得很是不屑。

“打花达了(散了),正紧滑着(流窜),小弟没有咒念了(没办法),么哈么哈(一个人单干)。”

“马丢了,来找马(来找同伙)?”见史青云点头,熊定山笑道,“怎么,听说这阵子老许的人全跟了赵尚志赵大把子?”

“不是,是跟了杨靖宇杨司令……老大,何时能见天王山(见到头领)?”

“这里没有什么天王山,就咱。”熊定山闭了一下眼睛。  

一见熊定山闭眼,史青云明白了,慌忙冲熊定山施礼,丁老三拉起他:“没什么,咱们都是中国人。我问你,你怎么从东北来了这里?”史青云冲站在一旁的郑沂伸了伸手:“兄弟有烟吗?”郑沂摸出一包烟递给了他。定山冲郑沂使了个眼色,郑沂抓起炕上的一把匣子枪,转身出门。外面没有异常声音,零星的爆竹声不时传来。“刚才大哥不是问了吗,许三爷的绺子跟了杨司令,”史青云点上烟,仿佛陷入了沉思,“起初我们去投的就是赵大把子,赵大把子的第三军也归抗联指挥,可是赵大把子的脾气很古怪,不要我们。后来杨司令派人……”话刚说到这里,郑沂一步闯了进来:“胡同口来了不少二鬼子!”熊定山嗖地从腰里抽出一把带着长匣子的手枪,拽了门后的丁老三一把:“这里没你什么事儿了。朱七的事情你先别着急搀和,这事儿我自己的心里有数,总有一天我会去找他的。你赶紧走,别暴露了,以后兄弟还要靠你办事儿呢。一分钟以后咱们在永乐家会面,快走!”丁老三略一迟疑,冲熊定山抱了抱拳,一扒后窗台,纵身跳了出去。郑沂冲进里间,丢给史青云一把****,沉声道:“兄弟帮个忙,完事儿跟我们一起走。”史青云握紧枪,疾步冲了出来,此时屋里已经没了熊定山。      

一阵枪响横空而起,院子里的硝烟处腾起了挥舞双枪的熊定山:“来呀!你们这些吃里爬外的杂种!”

郑沂看都没看,甩手冲门口扫了一梭子,血光溅处,扑通扑通躺倒了几个穿灰色军装的人,门口一下子清净了。

熊定山的腿似乎就在刹那之间好利索了,风一般越过墙头,叫声在墙外响起:“扯呼(撤退)!”

郑沂拉着史青云撒腿往墙那边跑,后面一声惨叫,西面墙头上刚探出来的一颗脑袋被史青云的枪打爆了。

镇南头一个破败的院落里,丁老三蹲在院子中央的一块石板上,静静地听外面的声音,听着听着就笑了。一个脸上长着一块红色胎痣的中年汉子提着两瓶烧酒进来了:“笑什么笑?是不是惦记上我这顿酒了?”丁老三冲他咧了咧嘴:“永乐,你不知道,今天爷们儿高兴啊,不是一般的高兴。刚才小鬼子又吃亏了,想杀人没杀成,反倒折了几条哈巴狗。”永乐把酒在眼前晃了两晃:“得,我在家里又住不清闲了。”丁老三坏笑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让你结拜熊定山这么个兄弟的?”“我这辈子该当着欠他的……”永乐边往屋里走边嘟囔。  

“老小子,又在发什么牢骚?”熊定山鬼魂一样飘到永乐的身后,猛拍了他一把。

“我日!这么快?”永乐回身捅了他一酒瓶子,“来的时候没人看见?”

“谁看我打碎谁的脑袋,”定山哈哈一笑,“刚才这一阵子乱折腾,街上哪里还有个人?没人看见。”

“我来了,”郑沂拉了拉跟在后面的史青云,“山哥,这伙计‘管儿直’(好枪法),是个‘炮头’(神枪手)。”  

熊定山回头冲史青云笑了笑:“咱们关东来的‘溜子’都有一手,妈了个巴子的。”

史青云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老大,本来我想找这边的游击队,现在我不想找了,我想跟着你干,我敬重你的血性。”

熊定山矜持地摸一把史青云的肩膀,歪嘴一笑,没有说话。

永乐边给定山添酒边说:“兄弟,别怪我小气,你还是别在我这里住了,吃了饭就走,傍晚有辆运煤的火车。”

熊定山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快,沉默片刻,开口问丁老三:“上午去你家找你的那个秀才是干啥的?”丁老三说:“什么秀才,张铁嘴,城里的一个兄弟,以前是个算卦先生,现在跟着龙虎会的巴光龙混事儿呢。”定山问:“他好象很精明,来找你做什么?”丁老三说:“没什么,想让我投奔巴光龙。”熊定山瞪大了眼睛:“明白了!那个秀才出门的时候跟彭福在一起嘛,原来他就是张铁嘴。彭福怎么没进你的门?”

丁老三说:“他没脸来见我。上个月有天晚上去崂山‘别’来百川的烟土,差点儿全部完蛋,幸亏老董插了一杠子。”

熊定山一瞪眼:“出什么事儿了?”

丁老三说:“没弄明白,他们那帮人跟鬼子打起来了……好象是出了内奸。”

定山张了张嘴:“董传德这个驴操的也打鬼子?我日!妈了个巴子的,原来他们里面也挺乱的啊。”

丁老三说:“所以我不愿意过去跟他们搀和。”

定山拉丁老三的袖口一把,腆着脸说:“你不愿意搀和我愿意搀和。三哥,看样子你跟他们很熟,给兄弟挑个门帘?”

丁老三说:“没意思,他会拿你当枪使唤的,使唤完了就完了。”  

“明白了,”定山使劲咬了咬牙,“那老子就自己立个山头,该吃大户吃大户,该杀东洋杀东洋!”

“别这么狂气,”丁老三正色道,“你杀初善友那事儿还没完,乔虾米一直在找你。”

“没用!万一碰上,老子先‘插’了他祭祖!”

“没法跟你说了,”丁老三把脸转向了一旁闷头猛吃的郑沂,“你不是跟老卫在一起的吗?”  

“没错。”郑沂停下了咀嚼。“他留在东北了?”丁老三有些诧异。“回来了,”郑沂抬手擦了一下嘴巴,“这事儿你还是问山哥吧。”没等丁老三开口,熊定山闷声道:“卫澄海失踪了。”丁老三咦了一声:“那他回来干啥?”定山皱了皱眉头:“人家心气儿高,想当英雄,回来杀鬼子呗……”咽口唾沫接着说,“在东北我们差点儿接触上。那天我去找张金锭,张金锭帮我找了一户人家住着,刚安顿好,卫澄海就去了,我躲了他。”丁老三说声“你这个犟种”,问熊定山:“你还真的在谢文东那里干过一阵子?”定山的脸红了:“别提了,想起来就窝囊……妈的,老混蛋以前还吹牛说‘宁可中华遍地坟,也要消灭日本人’,现在倒好,他竟然投靠了小日本儿!”脸色一变,抬手拍了拍桌子上的匣子枪,嗖地将枪身下面的那个一尺多长的梭子抽下来,轻轻一弹,“看见了吧?这家伙能装三十六发子弹呢,顶把***使唤。”  

丁老三撇撇嘴,给他将梭子插回枪身,就势拍拍他的手背:“今天先这样吧,改天我再找你。”

没等熊定山回话,丁老三就退到了门后,他没有走正门,推开后窗,纵身跳了出去。

熊定山一瞥后窗,啪地摔了枪:“妈了个巴子,跟我装呢!老子又怎么得罪他了?”

永乐给面色狰狞的熊定山添了一盅酒,正色道:“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走?往哪儿走?我还想在你这里好好跟你住几天呢。你没看见?这边的鬼子汉奸都‘疯’(泛滥)了,需要清理……”话还没说完,外面就响起一阵嘈杂的脚步声。永乐一口吹灭了灯,一掀炕席,嗖地抽出一把捷克***:“估计是二鬼子找过来了!哥儿几个,你们赶快从后窗走,我去照应他们。”熊定山一把拉回了冲出门口的永乐:“没你什么事儿,这儿有我!”翻身蹿到门口,两支匣子枪已经挺在了手上。  

“还没过够瘾?”永乐快步堵在门口,脖子胀得像墩子,“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要死别死到一块儿去。”

“死什么死?”郑沂悠然灌了一口酒,一句话顺着一串酒嗝喷了出来,“在咱们家里,死的应该是外人。”

“这话对头,”熊定山一把将耳套揪下来,那只残耳朵发出通红的光,“妈的,老子想杀人了!”

“山哥,你跟青云先走,我和永乐掩护你们,”郑沂丢下酒碗,刷地亮出了枪,“永乐哥,完事儿咱们在哪里集合?”

“不要跟着我,”永乐猛吸了一口气,“你们从后窗出去,翻过小学堂的院子,后面有条胡同可以直接上火车道……”

“是爷们儿的,拿起枪,跟我来!”熊定山一蹲身子,野狼一般冲出了门。  

外面响起一阵哒哒哒的枪响,不用分辨也知道那是从熊定山的枪管里发出来的,屋里的三个人呼啦一下冲了出去。胡同口,火光闪处,熊定山鹞子一般翻身跳了出来:“来呀!老子是八路军!专杀你们这些汉奸来啦!”哒哒哒又是一梭子。永乐的***也响了,郑沂和史青云的枪几乎在同时喷出了红色的火焰……胡同口静了片刻,突然爆出一声狼一般的嗥叫:“八格牙路!”好!熊定山一阵狂喜,小鬼子,你终于来了!就地一滚,哒哒哒又是一梭子。郑沂跟过来,面色从容地跳到一块石头后面,抬枪,一个鬼子兵应声倒地。郑沂又抬起手来。

史青云横眉立目,举枪瞄准一个刚把大盖枪端起来的鬼子……鬼子扑倒的同时,又几个鬼子冲了过来。

史青云的枪卡壳了,搂动扳机,没有反应。

史青云惊恐,对正在狞笑着射击的熊定山喊:“老大,我没有子弹啦!给我枪!”

熊定山不回头:“给你个**你要不要?妈的,废物!老子枪里的子弹也不多啦!你先走!”

史青云抓起一块石头。一个鬼子面门上中了一石头,捂着脸跪到地上。

熊定山的枪又一次狂响起来……停了片刻,一个汉奸驴鸣般的喊:“那边的兄弟,乡里乡亲的,还是别打啦,你们走不了的,赶快出来投降吧,皇军优待俘虏!”枪声稍停,鬼子兵狰狞的面孔在一点一点地靠近胡同这边。永乐有些纳闷,鬼子们不是都去莱州扫荡了吗,这阵子怎么突然冒出来了?来不及多想,永乐猛推了身边的史青云一把:“快走!”跳出来冲喊话处就是一梭子。横空倒地的鬼子兵。硝烟弥漫。

熊定山跳出来,打倒一个鬼子,一骨碌滚到墙根,刚一起身就被冲过来的史青云抱住了:“赶紧走!”

熊定山搂一下扳机,子弹没了,纵身跃上墙头,回头对永乐声嘶力竭地喊:“爷们儿,多保重!”  

永乐腾出一只手冲熊定山摆了摆,另一只手将**顶在肚子上,正面对着一个站起来的日本兵,一搂扳机——砰!

那个日本兵一声没吭,扑通倒下了。永乐将两只手合在一起,笑眯眯地端起了枪,来回扫描。

熊定山他们箭一般消失在茫茫黑夜里,身后是一片硝烟。  

轰!一声巨大的鸣响在胡同里炸开,血肉模糊的永乐歪躺在地上,冲天搂了一下机子:“哈,这么快?我日。”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老少爷们儿拿起枪》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神祇:开局招募地…
2 网游:这个剑士有…
3 最强小渔民
4 网游:我有无限火…
5 破晓
6 医女为商
7 战神王爷的小医妃
8 盛宠小仵作
9 贵妃万福
10 超强梦幻少年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从大树进化开始崛起 作者: 龅牙鼠
异界大陆 236645 字
重生到异界变成了一颗树。 “叮” “恭喜宿主升级,万物树系统启动。”

2 重生三国之曹家逆子 作者: 春天花田
历史穿越 205207 字
穿越成曹操弟弟后,曹操抽出棍子,怒气冲冲的吼道:我老曹家怎么出了这么个玩意?

3 全球灾变从升级庇护所开始 作者: 犹豫的灵魂
末世危机 227624 字
张小凡重回末世十五天前,触发神级庇护所系统,开始谋求自己的生存之路!!!

4 大道源 作者: 放过牛
东方玄幻 482285 字
守我祖地,护我万物;犯我祖地,屠你全部;追随御帝,征战星海,屠尽妖邪。

5 高四影帝:我靠学习上热搜 作者: 二北与狼
娱乐明星 982269 字
当红少年影帝学霸人设崩塌?郑墨:莫慌,这就学成真学霸!詹青木:看书,别看我。

6 网游之死到无敌 作者: 机械蚊子
虚拟网游 3284008 字
被死神看中的人,每次死亡都会伴随着一次新生,会在每次死亡中,得到更强的力量!

7 网游之诸天降临 作者: 盼达
游戏生涯 1209117 字
地球异变混沌降临,象兵、铁浮屠、人类、兽族、异族侵袭,万界万族争霸,谁是最强

8 僵尸先生从白僵开始崛起 作者: 姬道人
都市异能 757728 字
一觉醒来,叶晨穿越到了僵尸先生电影世界。却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最弱的白毛僵!

9 烬轮回 作者: 雨山天
异界大陆 163116 字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轮回,继续着一次又一次轮回,就算燃烬轮回我也要她!再来!

10 生缘簿 作者: 薄烟绫
架空历史 81143 字
她本是若水上仙因犯错,从新修炼化为彼岸花精在地府结识孟婆,是孽缘还是命中注定

《第六章 热血男儿》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