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仙侠武侠 >> 说岳外传 [书号57967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十一、异与同

《说岳外传》 阿飞哥哥/著, 本章共6258字, 更新于: 2013-07-02 11:13

孤灯下。

岳霖一下倒在床上,笑道:“可算完事了。三哥,今晚你跟我一块儿睡吧。明儿一早,我们就回襄阳去。”

岳霆坐在桌前,默默翻阅那本薄册,脸上表情甚是难看。

岳霖不闻兄长反应,侧头瞅了瞅,道:“三哥,你武功这样好,这书中武功当然看不上眼,何必再看?”

岳霆合上书册,想过一遍道:“不是。这书中武功博采奇门异派之长,十分精深,号称‘百邪’,实不为过。以你现在火候,修习这门功夫当不成什么问题,而且正邪兼修,水火互济,日后当可凌驾小兄之上,成就非同小可。”

岳霖笑道:“闲时嘛这书自要学学。不过,你答应过我,要教我拳法的,可不许赖。”

岳霆道:“好,你想学,我现在就教你。”

岳霖道:“唉呀,三哥,太晚了,明天回去见到娘再开始教,好不好?”此刻屋中没有外人,他竟撒起娇来。

岳霆道:“不,我们不回襄阳了。”

岳霖霍然一惊,挺身坐起。见岳霆脸上木然,并非说笑,才知不对,忙道:“三哥,出了什么事么?”

岳霆谈谈道:“也没什么,娘在襄阳住不惯。这两天神剑门月老前辈就会护送娘到五祖镇去住,所以我们也不用去了。”

岳霖道:“适才孟女侠和朱先生他们急急而去……”

岳霆道:“不错,他们去接娘和月前辈了。”

岳霖疑惑道:“三哥,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瞒着我?好端端的娘怎会在襄阳住不惯呢?牛叔叔,董叔叔又都不是外人。”

岳霆右手忽然用力一紧。木桌一角立时裂开,在他手中化为木粉。

岳霖更惊,叫道:“难道娘……娘……不行,我得去襄阳。”一跃下地,便向门口走去。

岳霆知道这个兄弟性子刚烈,忙道:“站住,我告诉你。”

岳霖站住,耳中传来岳霆沉重的声音:“牛叔叔他……他已被奸相毒害!”

岳霖“嗡”的一声,头脑一片混乱,大叫道:“胡说,胡说!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牛叔叔怎会死?他决不会死!”

岳霆道:“这是真的。就在三天前,我和娘赶到襄阳,董先将军告诉我的。当时牛叔叔死讯被封锁,只有极少数人知道。”

岳霖道:“他到底怎么被……被害的?”

岳霆道:“据董将军说,五天前朝廷派使犒军,赏赐了许多美酒。牛叔叔没有防备,他又喜欢饮酒,当晚便与余化龙将军、何元庆将军共同畅饮,结果……三人一齐毙命。”

岳霖两腿一软,坐在地上。

岳霆道:“董将军闻讯,拿住朝使拷问,原来这些酒全是老贼秦桧安排置办的。他对我道,岳夫人远道跋涉,本该好好休息几天,让大家都来拜见。只是现在情况混乱,却不便请岳夫人在军营居住。当下请来朱大爷,想要让娘暂在朱家住下。但娘听说牛叔叔已亡,痛心欲绝,坚决不肯再留在襄阳。正好月前辈其时正在朱家做客,仰慕娘的仪容,随朱大爷一起来拜会娘,见此情景,便邀娘同去五祖镇隐居。没想到娘和月前辈甚是有缘,立刻就答应了。”

岳霖慢慢道:“那你怎的又来到这里?”

岳霆道:“你的金枪铁骑令呢?”

岳霖摸摸:“在这儿,怎么?”

岳霆道:“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梁兴将军不肯收这技令旗么?”

岳霖道:“他说这令旗本是岳家之物,所以该由我们保管。”

岳霆摇头:“不全是。你有没有注意,这次随梁将军来的兵马?”

岳霖道:“有什么?黑盔黑甲,杀气腾腾。很威风的。啊……”忽然想起,这些军卒将校的刀柄和枪缨上似乎都用白布裹缠。

岳霖道:“他们便是驻守随州的三千背嵬军。此次犒军,也有美酒羊羔送到随州。却被他们识破,杀了朝使,便到襄阳来救牛叔叔,可惜……他们晚到一步。本来,自父帅逝世,岳家军中诸将也只牛叔叔能镇住背嵬军,此刻牛叔叔一死,背嵬军登时炸了。董将军见势不对,急请出娘来安抚住众人。幸好梁将军接到急报,次日兼程赶到,他是背嵬军旧主,董将军当机立断,命背嵬军重由梁将军指挥,这才消弥了一场兵变。”

岳霖低下头,心头一阵迷乱:“现在连牛叔叔也死了,我该怎么办?”想到此处,冲口道:“三哥,牛叔叔死了,我们……我们上哪儿?”

岳霆道:“前些日子,师父他老人家曾传讯给我,说是已有二哥、五弟的下落。我已想好了。等安顿好娘,我就去拜见师父。你想去何处?”

岳霖道:“我?”

岳霆道:“你已经长大了。娘有月前辈陪着,孟、朱两位又常在这一带活动,安全绝对没什么问题。娘一直希望我们能成为父亲那样的人。但我知道,我们四兄弟中,除了二哥之外,就只有你有成为名将的素质。你若有什么想法,尽可说出来,小兄或能帮你。”

岳霖苦笑:“我现在心里很乱,什么也想不起,什么也不想想。”

岳霆道:“好,那先睡罢。”过去扶他起来,兄弟俩一起睡了。

同一时间,西北官道上,两骑马疾如电驰,向襄阳飞奔而行。

渐渐的,一骑越来越快。马上乘客口中低声喝叱,两腿急催,将另一骑越甩越远。

忽然一声马嘶,落后快马已然站定,马上骑士跳了下来,扔下缰绳,便在路旁一块青石上坐下。

过不多久,一阵蹄声得得,前面那骑又折转回来。奔到近前,勒住马,马上骑士道:“你干么停下?”

坐着那人道:“柳妹,你下来。我有话对你说。”

这二人正是去接岳夫人的孟柳和朱希。

孟柳略一迟疑,依言下马,走到他身旁。朱希让出位置,孟柳哼了一声,坐了下来。

朱希慢慢道:“几天不见,我们之间似乎又多了一层隔膜。我不喜欢这样。柳妹,现在只有我们两人,你有什么想法,就都说出来吧,不要憋在心里。”

孟柳本来爽直,此时丈夫既然挑了口,便点点头,质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朱希知道她这句只是开场白,心想:“不知她看出多少?”苦笑道:“我是什么人,你不知道么?”

孟柳冷笑道:“你总不会说,你是‘金银铁’的无铜使吧?”

朱希一凛:“柳妹为何这么肯定?”道:“我为什么不能是?”

孟柳道:“你能骗过别人,却骗不了我。无铜双使,一男一女,一左一右。你和刘良都是假的。”

朱希更奇:“既然有男使,为什么不能是我?”

孟柳道:“因为……”慢慢站起,缓缓后退两步:“男使的印记是做在左手小指上的。”

朱希终于忍耐不住,站起身,道:“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难道你是无铜使?”

孟柳又退一步,道:“我问你,在那窗下,你为什么要制住岳霖?”

朱希道:“他告诉你了?”居然承认了。

月光下,孟柳终于变了脸色,她竭力平静自己,咬着牙道:“这还用他说么?如果不是你,他会不肯说?”

朱希一怔,摇摇头:“唉,你真是聪明,不愧是‘金银铁’的无铜右使。愚夫实在佩服!”忽然微笑,自言自语道:“男左女右,原来梁大王故意做错标记,以免鱼目混珠啊!”

孟柳脚步一顿,道:“你说什么?你手上印记,是梁大王给你做的?你到底是什么人?”

朱希忽然脸容一端,恭恭敬敬向孟柳拱手一揖,低声道:“银龙座下‘灵鸟’,参见无铜使者!”

孟柳大吃一惊。她千料万料,唯一没料到的就是的朱希居然也是“金银铁”。怔了半晌,忽然觉得一阵好笑,忍不住想大笑几声,但张了张嘴,却偏偏笑不出来。

朱希见她模样,甚是担心,忙道:“柳妹,十年前,有一次在软玉夫人那儿我偶然遇上了银龙,他气度超群,见识高明,我和他一席话谈下来,心里佩服得五体投地,当即便入了‘金银铁’。这件事我没跟你商量,又一直没告诉你,我实在……我实在……”

孟柳道:“你被朱家逐出嫡门,也是为了这件事罢?”

朱希道:“是。因为朱家家规不许弟子加入任何江湖帮会。朱大爷也没办法,只好让我出嫡,我拜在软玉夫人门下,也是他老人家和银龙一力推荐。”

孟柳点点头,道:“我说软玉夫人从不与朱家往来,怎会收了你做徒弟,原来如此。”说到这儿,不由恨恨道:“你瞒得我好苦!”

朱希急道:“柳妹,对不起,我……我……”我了半天,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孟柳见他急成这样,心下柔情忽动,想到:“我加入‘金银铁’,却也没有告诉他。”慢慢走上去,取出手帕,给他擦去额上汗珠,柔声道:“我又没怪你,你急什么?瞧你,出了这么多汗。”

朱希大喜,忽然伸出双手,把她拥入怀中,道:“你真的不怪我?”

孟柳低声道:“我也一直瞒着你,你也不能怪我!”

朱希轻轻吻她额头,柔声道:“我怎会怪你?我一辈子都不会怪你什么的。我只是……我只是好喜欢……好喜欢你!”

孟柳偎在他怀里,听他真情显露,芳心大慰,低声道:“我听到你是‘金银铁’,心中真是欢喜。”

朱希拥着她柔软温香的身子,心中一阵迷乱,随口应道:“你怕我是九头鸟么?”

孟柳本已心魄俱醉,听到“九头鸟”三字,忽然一凛,用力一推朱希,退开一步。朱希猝不及防,急沉腰坠足,方才稳住。

孟柳稳稳神,道:“希哥,还有几件事,我要先问问你。”

朱希长吸一口气,头脑也清醒过来,道:“好,柳妹,你说吧。”

孟柳道:“银龙为什么没来?”

朱希道:“问得好。那日我与你分手以后,第二天就接到银龙传书,要我做刑大师副手,前往苦竹镇参与‘金银铁’三家大会。其实这次银龙和铁象都没有来,是因为金人实施九头鸟计划时,已经预先作了充分准备,你也听刘良说了,金兵进剿大圣军,那消息的确是真的。同时,中原一带的局势也突然吃紧,银龙一时也没也法脱身。不过,这一点是我和刑大师咋天见到梁大王后,大家一起商议后才发现的。”

孟柳道:“就你们三个?”

朱希道:“是,梁大王很谨慎。当时的情形下,他也不能不谨慎从事。因为那时他已接到消息,钟小爷也被牵制在长江下游,而他派来的使者,中途却被人刺杀于江中。我们商量半天,决定要我假扮铁象使者,助梁大王控制局势。为了惑人耳目,才做了这标记。”他举起右手:“现在,已经没有了。”

孟柳皱皱眉,道:“叶神医并不在,谁为你做的标记?”

朱希道:“你知道梁大王为什么叫‘病狮’么?就因为他自幼体弱多病,一生中不知得过多少病症,可久病成医,这反而使他学得一身高明医术,只不过很少有人知道罢了。“

孟柳道:“但梁大王后来为什么要我点你的穴道?”

朱希道:“因为一个人,是他示意梁大王这么做的。”

孟柳道:“谁?”

朱希道:“你应该已经猜得到,是方炯。”

孟柳道:“方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朱希道:“如果我所料不错,他不仅是梁大王的师兄,也定是金银铁另一位无铜使者,直属梁大王指挥。你先别吃惊,听我把话说完。我和刑大师与忠义社众人皆未相见,但等方炯到后,梁大王却安排方炯和我们见了一面,这是为什么?还有,梁大王若不同意,方炯又怎么可能和连成山演一出苦肉计呢?我想,梁大王在这出戏之前,已经全权授予方炯,让他便宜行事了。”

孟柳沉思道:“那窗下……”

朱希道:“说起这件事,就不能不说那位静华和尚了。”

孟柳一震。她和朱希虽然都猜到那假扮自己义父的必是假死的静华和尚,但朱希提到他名字,她心头仍是忍不住巨震。

朱希知道她心中所想,沉吟一会儿,道:“唉,现在想来,静华此人真是深谋远虑,他在蕲春时便伏下安清扬这枚棋子,让他混入李家大院。而且,预先让连成山在后院柴房安排了不少金狗。若非刑大师机警察觉,我们事先剪除了金人柴房伏兵,而安清扬、时不顺、严严等又与刘良早有勾结,不肯出手助他。纵然方炯精明,忠义社也必一败涂地。”

原来,岳霖闻到柴房血腥味而跳窗夜探时,正是朱、刑二人斩杀柴房金人的行动开始时。其时敌友难辨,决不能惊了任何人。因此,把风的朱希只得制住岳霖,准拟让他好好睡上一觉,以避其祸。谁知方炯和孟柳先后入房,却又将岳霖拖了进来。至于岳霖见到那满身血腥味的黑衣人,便是刑大师,只是岳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罢了。

孟柳恍然道:“方炯进去,想是听见岳霖动静,要去制止他。我却是误撞了进去。”

朱希点头:“方炯在岳霖房中虽与你不打不相识,其实他并不十分相信你,他信任的是连成山。为了捕杀九头鸟,他作了许多布置,埋伏了八路伏兵,但外表上却十分松懈。”

孟柳道:“难怪五叔、刘良、静华他们鱼贯而入,竟无一人来报。”

朱希笑道:“你道忠义社都是乌合之众,有人侵入首脑中心还全然不觉么?哈哈!”笑了两声,忽然叹口气,道:“可惜,他计划虽周,静华却比他更高出一筹。其实在刑大师受伤之后,以静华的武功,又有文挺之相助,如是做困兽之斗,纵然刘良、严严等变卦,这一战下来,也必是忠义社要吃大亏。”他又叹口气:“最少,我们夫妇绝对难以生还。”

孟柳道:“正因他自负绝代,所以才不忿为刘良小儿相欺,所以最终还是忠义社胜了。”

朱希道:“正是如此。岳四公子其实说得不错。静华并非穷凶极恶之徒。他在那林中假死,你们离去之后,他本可取我性命,但却放过了我。他的目标,只是梁大王。我想,也许孟伯父没有……这也是我对他心存敬意,答应四公子的原因。你也是这样罢?”

孟柳点点头,不禁叹息一声。

过了一会儿,孟柳道:“放了刘良走,我真有点不甘心。”

朱希看看天边明月,道:“你说得也不错!刘良这个人也非等闲之辈。适才在苦竹镇和四公子聊了一会儿,据他讲,刘良的野心极大。我想,他正以‘梁山一脉,皆为兄弟’这个幌子四处联络水泊后人,暗地扩充实力。严严、时不顺、安清扬、杜贞这些人,都是这么给他笼络的。不过,当前天下大势,金强而宋弱,他要在这两大势力中插进一足,必须助宋而抗金。所以,这次他才会站在我们这一边。”

孟柳哼了一声:“但如果有一天他势力强大起来,却会马上翻脸无情。”

朱希道:“话虽如此,但这次岳四公子为了你和五叔,才迫得答应他的要求。你真忍心让他自毁诺言?而且这次如不趁机去了四公子心病,他日后也许会像文挺之一样,落得身败名裂的下场。那更是一场悲剧了。”

孟柳浑身一颤,这后果她却并没有想到。心想:“希哥见识,远胜于我。这无铜使,其实应该由他来担任才是。”忽然想起一事,苦笑道:“‘金银铁’中,只有两位无铜使者。他们却互不相识,还差一点火拼起来。传了出去,真要羞死。”

朱希瞥她一眼,道:“‘金银铁’三家联合,本是为势所迫。但经此一役,我想三家大首领都会有所想法,日后当不会再有此等事情了。”想了想,又道:“金人这次,其实主要并不是针对我们‘金银铁’。他们的目标,是梁兴将军!”

孟柳想一想,明白了。

金人费了这许多人力物力,原来是想擒住梁吞金,用他来向梁兴要胁,以扫清南下的的障碍。梁吞金将计就计,却想借机查明内部奸细,重振忠义社雄风,与金人决战。

双方斗法,忠义社侥幸大胜。

朱希忽然笑道:“此次完颜亮偷鸡不成蚀把米,不知他知道结果以后,会是什么表情?”

孟柳笑道:“那自然像你刚才一样,我……我……了!”

两人互视一眼,一齐大笑。

经历了那么多惊涛骇浪之后,他们应该笑!

然而……

梁吞金无恙,梁兴也很好。

但是牛皋却已死在奸相手下。

金国丞相费尽心思想做而做不到的事,宋朝丞相却随手替他做到了。

襄阳、鄂州互成犄角。而今,一角已折,梁兴独木能支几何?

飘摇的大宋王朝,又能再挺多久?

如果他们知道这个情况,还能笑出声来么?

月光轻洒,阵风微拂,四周一片宁静。

夜已深了。

同一时间。

方炯坐在火堆旁,借着熊熊火焰,仔细参详那只小木雕。

这是临别时岳霖给他的。

本来,岳霖是想把这木刻给孟柳的。但他还没取出来,朱希就拉着孟柳匆匆告辞而去。所以他只好给了方炯。

因为除了孟柳,他只相信方炯。

木刻雕的是只小狗,昂首扬尾,神情甚是可爱,但它肚腹部上却刻着一个狰狞怪异的鸟头。岳霖在交给方炯时说道:“方将军,这是刘良给我金枪铁骑令时混着一起递到我手上的。我想他定有深意,但我年幼识浅,不明白,所以请你看看,看有什么发现。”

方炯答应了。他看出岳霖的忧虑,也了解他的厌倦和疲惫。他知道,静华和尚的死,对岳霖是有影响的,他需要摆脱这件事的阴影。所以,有关九头鸟的任何事情,他都不想过问了。

但是,这木刻是什么意思呢?

方炯文武全才,苦苦思索之下,忽然想起一本古书的记载。努力想想,大致还记得。那书上写道:“鬼车,俗称九头鸟……世传此鸟,昔有十首,为犬噬其一,至今血滴人家,能为灾咎,故闻之者必叱犬灭灯,以速其过……”

“昔有十首,为犬噬其一!”方炯默默复想一遍,暗暗一惊:“狗腹刻鸟头,难道刘良在警告我们,九头鸟虽灭,却有一头尚在,仍然‘血滴人家,能为灾咎’么?”

他额上忽然落下两粒汗珠,滴在燃烧的木柴上,发出嗤嗤的轻响。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说岳外传》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老祖快来给我加属…
2 神豪之从人生导师…
3 和空姐荒岛求生的…
4 我的老婆是仙二代
5 狼啸苍天
6 梧桐树下的青春回忆
7 马甲厨娘不动情
8 穿书后我把反派大…
9 总有人逼本小姐用强
10 摄政王妃竟有两副…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成为救世主的我却慌得一逼 作者: 北名有驴
异界大陆 50231 字
叶帝穿越到一个神奇的大陆,随便唱首歌居然让天帝落泪,走两步居然……

2 诸天无限之卡牌系统 作者: 叶咸鱼
男生同人 1116610 字
小南的式纸之舞,鸣人的九尾,止水的别天神,叶封还能获取多少能力呢?

3 从浮游生物开始称霸世界 作者: 东尧青
异界大陆 853936 字
意外变成了海底世界最没有存在感的浮游,系统却告诉他的目标是称霸世界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463226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乡村大神农 作者: 福娃沙沙
乡村乡土 474159 字
赵二宝一直被人当做傻子看待,直到有一天他捡到一颗生命之树的种子…

6 玄幻之最强帝皇系统 作者: 红机唐辰豆
异世争霸 100825 字
重生异界,开局就亡国,值此内忧外患之际,江辰觉醒最强帝皇系统

7 末世危机之雷神降世 作者: 梦不在了
末世危机 141311 字
末世危机中病毒感染人世间,雷神崛起后,前世情缘,今生能否再续?

8 我真没想当神医 作者: 肥瘦卤肉饭
都市异能 127928 字
林凡很苦恼,刚下山就被误认为神医怎么办?我乃修仙之人真的不懂医术啊

9 攻心女孩不好惹 作者: 竹宝
都市情缘 97928 字
霸气宣誓:我允许你在我的世界走来走去,但是我不允许你走出去!

10 灵横宿 作者: 云雀空梦晓
异世争霸 65006 字
背负着种族命运,力挽狂澜,重新踏入武之极道,成就一篇传奇史诗!

《十一、异与同》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