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仙侠武侠 >> 说岳外传 [书号57967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九、奸与忠

《说岳外传》 阿飞哥哥/著, 本章共7221字, 更新于: 2013-06-30 14:52

李万金,苦竹镇唯一财主。

平日,苦竹镇上他老人家一手遮天,为所欲为,可现在,他和他的七个妻妾,十三个儿子,六个女儿一起,呆在李家后院的柴房里一动也不敢动。

他的柴房很大。大到人数再加三倍,也仍然显得宽敞。

但他们却宁可全挤在一起簌簌发抖,也不肯各自找个宽敞地方好好休息。

那位文先生的目光实在太吓人了。他们虽然都不是什么聪明能干的人,但只一看他的眼睛,就很清楚地知道,这人如果想杀掉他们,事后保证只当一脚踏破了一只蚂蚁窝而决不会多看一眼。

所以他们只好挤在一起互相取暖。

苦竹镇很小,镇上的人也都很穷。李万金虽名万金,但他敛钱聚财的本事到底有没有那么高,能从这些吃野菜喝凉水的穷鬼身上刮出万金来,却几乎没有一个人知道。

梁吞金也不知道,这件事他交给文先生去办了。他只关心李财主的房子有多大,够不够这许多人住。

他很满意。

李万金很会造房。大院的东西厢房各有八间,供他的妻妾和丫环奴仆居住。隔着一道墙,东、南、西三面又各盖有六间房,共计十八间,供他的儿女居住。

房子很不错。

但是十八间房怎么够十三个儿子,六个女儿住呢?七个妻妾为什么却占了十六间?梁吞金开始见到这家人时,的确想过这个问题,可现在他已顾不上想这些了。

那么,他现在心里在想什么呢?

岳霖坐在床边,暗暗反复思索这个问题。梁大王神色很严峻,从来没笑过,在和自己、杨大侠、方炯等相会时,脸上时时显出一种若有所思的样子,似是心不在焉,在想什么重要事情似的。自己要求见见孟柳,也给他婉拒了。

岳霖皱皱眉。他看得出,梁吞金是个性格坚定,很有自制力的人物。是什么事情令他如此失态呢?此次三雄聚会,又是为了什么事呢?为什么只有梁大王一人到了,郜银儿和钟子云却迟迟不见踪影?

他幼时起便迭经磨难,心智增长比一般少年快了许多。这几日更置身险恶,命在旦夕。所以他现在对一件事情的看法和以前已大不相同。

房中的蜡烛已被他吹灭,周围一片寂静,隔壁的方炯、严严可能早已睡熟了。岳霖脱了衣服,躺在床上,脑中不住回荡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他发现自从自己为孟柳所擒后,似乎步步落入别人算中,缚手缚脚,全无半分施展余地。他暗暗想到;“难道这一切都是所谓的‘九头鸟’在幕后操纵?姜玄,刘良他们个个奸诈狡猾,但刘良却道他们只是九头鸟中很一般的角色,对付金狮、银龙和铁象的另有其人。那么,梁吞金是否已清楚此事,抑或,他这次来此就是为了解决九头鸟?”想到这儿,他的心中突然怦怦乱跳。如果真是如此,那此刻这大院中必然已混有九头鸟中人,而双方的决战也极可能就在今宵。

他轻轻坐起,悄悄穿好衣服,慢慢下床,凭着灵敏的嗅觉默无声息地转到窗前,将窗打开一条缝,仔细闻了闻,外面无人。他又想了想,重新退回床边,把枕头塞入被中,再脱下上衣,搭在床头。这样有人进来,就会以为他仍在酣睡。

作完手脚,他回到窗前,一个“狸猫捕鼠”,从窗上翻了出去,随手关上窗扇。他进屋前已经看过,这儿是李家的侧院,和最后面的柴房只隔一道七尺高的土墙,很容易过去。他断定,柴房是个很值得怀疑的地方。

他矮着身子,仔细对着那土墙方向用心闻嗅,希望有所发现。便在此时,鼻中忽传出淡淡的异味,尚未辨明,后腰一酸,已中了别人的突袭,身子立时侧侧软倒,再难动弹。

岳霖心中暗道:“唉,果然是他。”闻到那人在自己身后蹲下,便轻声道:“为什么会是你?”

那人低低道:“你知道我是谁?”

岳霖道:“你练的内功很特别,我一闻就知道了。”

那人似乎愣了一下,道:“什么?我还以为自己早已练到‘潜踪敛迹’的地步,想不到你竟然能闻出来。你嗅觉一定比常人灵敏百倍,真令人难以相信。”

岳霖道:“你深夜潜伏此地,到底想干什么?”

那人不答,却道:“你既以为我是敌人,为什么不大声呼叫,招人来此?”

岳霖道:“我快得过你么?”

那人嘿嘿一笑,道:“看来你倒知趣,我也不想为难你,只要你在这儿躺一夜就行了。”

岳霖忽觉眼前微花,对面又多了个黑衣人,只是他躺在地上,只看得见这人的两腿,不知他高矮胖瘦。鼻中所闻,满是血腥之气,更将他本身体味遮盖得严严实实,丝毫不现。

身后那人道;“这么快?好,走罢。”岳霖只觉身体一震,顿时昏晕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岳霖忽然被一种奇怪的声音惊醒,睁眼一瞧,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躺回自己的床上。侧脸向发出声响的地方看去,不由大吃一惊。桌上蜡烛晃晃闪闪的光焰下,方炯和孟柳隔桌而站,相互盯着对方的眼睛,小心地移动着身体,便如两头伺机出击的虎豹,各自选择计算着最佳的时机和角度。有时孟柳一拳击出半寸,有时方炯弹出一指,双方拳来指往,烛光倒来晃去。烛芯不断发出辟啪的爆裂响声,但蜡烛始终不灭。

岳霖知道他们此刻正以上乘武功试探对方功力,一旦蜡烛熄灭,立刻便有一场生死搏杀。心想:“这两位非但都武功精强,而且智慧也相差无几。看情景他们已生误会,却又不欲他人知道。我纵是出声劝阻,他们也决不肯听,只会招致旁人知晓。”他心中视孟柳、方炯并无亲疏远近,见此光景,暗暗只叫苦,却又忍不住奇怪,他们怎会在自己房中相遇。

方炯、孟柳心下也都是叫苦不迭。他二人心中有事,想和岳霖聊聊,谁料却和对方不期而遇。偏生对方武功心计不在自己之下,时间长了,难免被忠义社高手发现,那就收不了场了。

忽然间二人一怔,同时觉察床上有响动,接着又听到岳霖渐粗的呼吸声,心中均是一喜。方炯当即退开一步,道:“孟女侠,岳公子既然无恙,你我便该是友非敌,不用打了。”

孟柳道:“不打就不打。我有话要问岳霖,你先出去。”

方炯:“正巧,我有话也想和岳公子谈谈,不如一齐聊罢?”

孟柳双眉一竖。岳霖见他们口齿轻动,想是以传音入密交谈,虽不知说些什么,但孟柳突现怒意的神色他却看得清清楚楚,心中一急,也顾不得声音大小了,挺身坐起道:“孟女侠,你知道我刚才遇到谁了么?”

孟柳、方炯一齐闪至床前,做了个相同的手势,示意他小声些。然后两人互看一眼,孟柳坐床头,方炯坐尾,和岳霖正好呈鼎足形状。

岳霖道:“大家是自己人,现今形势凶险,万万不可自相残杀,以免予人可趁之机。”

方炯、孟柳何等人物,知他必有所见。孟柳道:“不错,这些人邪里邪气,还挑拨我和四老动手。”瞪了方炯一眼,“还有你那个副手,也不是好人。”

方炯皱皱眉,道:“依小将看,梁大王已受人胁持,此次随他而来的属下,十之八九不再忠心于他。”他说得更直截了当。岳霖目瞪口呆,心想:“原来还有这样的大阴谋。想是他们两位早已起疑,但周边并无可信之人,所以不约而同找到我这里。”受宠若惊之下,忍不住加额称庆。若非随口一言,引发他们的感慨,只怕各人相互提防,要误了大事。

三人心意一通,敌意顿时大减,方炯问岳霖:“公子刚才去了何处?”

岳霖道;“适才我从窗中出去,想去探探后面柴房,谁知刚一落脚,便被人制住,后来我就不知道了。”

方炯道:“难怪小将第一次进来,你不在床上。那制住你的人当真了得。小将只是去唤醒了……手下,转身回来你已在床上,小将耳目失聪,竟没听到半点声息,真是惭愧。”

孟柳忽道:“岳霖,你刚才碰到谁?时不顺?连成山?还是──朱希?”

岳霖苦笑一声,迟疑不答。

孟柳盯着他:“时不顺的轻功和指法都是一流的,连成山点穴打穴十分了得,三十年前已闻名河北。至于朱希──他手法之快,你也是见过的。这儿只有他们三个人能在你全神防备下一出手就制住你,说罢,是哪一个?”

方炯诧道:“朱先生也到了这里么,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孟柳沉声定气,一字一句道:“他来了!我感觉得出,他一定来了。”目光如刀,向门外扫了一眼,道:“我知你立刻便能闻出他是谁。快说,不然就来及了。”

忽然噪声大起,似是许多人奔进这院中。一个苍老强横的声音穿透门板,传入几人耳中:“什么事来不及了,方世侄,孟女侠,你们胁持岳四公子,意欲何为?”

方炯冷笑一声。孟柳咬牙道:“连成山,想不到是你?”心头却突然松了口气,抬手一拳,那紧闭的房门微微一震,“喀喇”一响,门闩已裂,方炯突一提气,食指探出,左右一摇,“嗤嗤”声杂着“吱吱”声,两扇门板缓缓向内一分,现出院中白昼般的空地上傲立着的黑衣老者和高举火把的红衣战士。

方炯低声道:“四公子,你留在这儿不要跟我们出去,他们现在还不敢杀你。”

孟柳只道:“小心。”二人说完,便闪身出房。

连成山满是皱纹的脸上布满了悲怒,他厉声喝道:“方炯,果然是你。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违背师命,投降金狗。”

方炯冷冷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连岳元帅那等人物都被‘莫须有’害死,方炯又算得了什么?”

连成山怒道:“你还要和岳元帅相比?真是放屁!也不照照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可惜你师父一世英名,竟被你这狗贼毁了。”

方炯勃然大怒,喝道:“赫连成山,你想托辞杀我,尽管来好了,为何辱及我师父?我师当年三度相饶,有何亏负于你? 你这无耻金狗!”扬手一指斜劈。

连成山面上金光一闪,脖颈向后一缩,喝道:“死到临头,还要巧言掩饰。严将军,你说给他听,让他死心塌地。”

他身后闪出一人,瘦身长刀,正是严严。只见他扫了方炯一眼,朗声道:“奉梁大将军密令,方炯私通金邦,泄我军机,叛逆事实俱已查明,着令严严就地军法处置,不得迟缓。”说完,伸手从怀中掏出一枝铁令,高高举起。

方炯一瞧,认得果是梁兴的令箭,心中倒吸一口冷气,忽然嘎声道:“好,好,好兄弟!严严,我和你这么多年交情,想不到你……你也是……”

严严不待他说完,便大声道:“军令如山,执法无情。八骠骑,还不把叛贼拿下!”他身后八名军校面面相觑,此行是方炯主将,但严严手中所握,却确是梁将军的令箭。迟迟疑疑应了一声,一时无所适从,并无一人上去。

连成山迈上一步,道:“老夫最恨叛国奸贼,让我来。”瞪眼向方炯道:“你在房中,以指力开门,用的是食天指的‘食指大动’,劈我一指,‘食肉寝皮’的半招,是不是?难道你师父的‘五峰竞秀’,你只会这一种么?”

方炯忽然镇定下来,冷冷道:“恩师绝学,何止万千。我方炯天资愚笨,怎敢学得太多?不过,对付你想必够了。”

连成山怒极而笑,道:“你师父当年以‘五峰竞秀’连败我三次,今天我倒要看看,你用什么本领打败我?”双拳慢慢握紧,浑身骨节忽然一阵劈哩叭拉乱响。

便在这一触将发之际,前院中忽然“嗖”地窜过一人,高声叫道:“连长老休要动手,我有话说。”连成山转头看,却是时不顺,便道:“哦,你要说什么?”

时不顺道:“郜盟主和钟小爷的使者已到,梁大王应他两位之请,要连长老暂缓动手,后院一干人等齐到前院大亭听候吩咐。”

连成山怀疑道:“这么巧,老夫刚离开一会儿,郜盟主和钟小爷的使者就到了?”

时不顺恭恭敬敬道;“是,听说两位使者昨天就到了,只是一直隐而未出,现在已查清内奸和混入李家大院的金人,故请连长老过去。”

连成山将信将疑,但不能再说什么,时不顺又向方、孟道:“方将军,孟女侠,梁大王请二位和四公子一起同去。”

方炯看看孟柳,孟柳点点头:“是非曲直,总须见梁大王之后再说。”

方炯心想:“连成山、时不顺、严严这些人十九是金国奸细,纵然见了梁大王,只怕也不易辩清,何况他们已控制局势,辩明又有什么用?”但见孟柳坦然不惧,心中豪气大盛,道:“好,正该如此。”扬声道:“四公子,你也跟我们同去么?”

“吱呀”一声,房门一开,岳霖竟从方炯房中走了出来,笑嘻嘻道:“怎么不去?只不过现在人心难测,敌我不分,大家混在一起,可须得防着点。”左手把旗枪抛给他,又递给孟柳一柄连鞘长剑,道:“李财主的儿子中居然还有爱练武的,这柄剑倒还不坏。”

连成山怒哼两声,转身便走。严严和八名军校以及随行忠义社属下紧随而去。方炯道:“公子自己不用兵器?”

岳霖两手一摊:“我武功太差,无论谁要杀我,我就算用什么兵器也挡不了三招,干脆不用,免得麻烦。”

方炯还待劝几句,时不顺忽道:“四公子不携兵器,说明他心怀坦荡,在梁大王面前,决不会有人敢出手伤他。

大亭。

所谓大亭,就是饭堂,李家数十口人吃饭的地方。

这地方大是很大,可李财主过于吝啬,原来是露天的。后来连下了几天雨,人人叫苦。李财主只得忍痛加盖了些草顶,置放几张木桌,雅称“大亭”,供妻儿享用。

梁吞金就坐在大亭正中央,身后站着一个中年书生,是忠义社掌理机要的文先生。他左右各坐一人,左首是位方面大耳的老僧,双目微合,状若入定。右边坐的是位面目和善,三十不到的青年。这两位自是郜、钟派来的使者了。

孟柳一见那青年使者,心口剧震,几乎站都站不稳了。这人赫然就是她日思夜想的朱希。岳霖站在她身旁,轻轻一扶。孟柳立时惊觉,甩开他手。向前看去,文先生正指着老僧微笑道:“这位是七色盟郜盟主的特使刑大师。诸位之中,可能认识他老人家的已经没有几个了。但他老人家原来俗家有个外号,叫作‘鬼谷刀工’。大家是否曾听长辈提过?”

那老僧双手合十,微微低头施礼。

嗡地一声,群雄哗然。

孟柳低声道:“原来是他。”

岳霖道:“他是谁?”

时不顺在侧接口道:“二十年前,武林有‘七大名刀’。刑大师便是七刀之首。他出道甚晚,但此人惊才绝艳,一年之内已博得两个外号。一个叫‘天刀’;另一个叫‘鬼谷刀王’。‘天刀’是说他为人慈和,出手必定为人留下分寸。‘鬼谷刀王’却是因为他来自武林中最神秘的‘鬼谷’。但他认为自己离刀王的境界还差一点儿,后来就自行改了绰号,把那王字去了一横,称为‘鬼谷刀工’。其实他刀法在当时实可算得数一数二。他在江湖上只闯荡了大约三年,不知何故就突然消失不见了。但他当时的声名却已与重建七色盟的郜盟主不相上下。想不到,他竟已投身七色盟。”

岳霖虽然知道是时不顺救了孟柳,但心中一直觉得这人讨厌。听他插话,本来还想多问一些,却不再说话了。

孟柳心中却想:“有他在此,大事也许尚有可为。”

文先生转手一指朱希:“这位是钟小爷的使者朱希朱先生。朱先生近年来名震江湖,就不用我多介绍了罢?”

朱希站起身,向群雄抱抱拳,复又坐下,举止甚是潇洒。

文先生低声向梁吞金请示几句,抬起头,道:“各位,此次‘金银铁’三方聚会,本是我三大义军头等机密大事。不料竟为金人侦知,派出大批高手,意欲一举歼灭各路义军首领。此事已是我三家共同面临的大事。而今这李家院中,敌我混杂,梁大王不愿草率行事,以免误枉好人,故请两位使者从旁协助,共查此泄密内奸。”他这么说,乃是向忠义社的属下说明让七色盟、大圣军代表参与其中的原因。

梁吞金道:“刑大师,朱先生,二位有何意见?”

老僧声如金铁相击:“请问梁大王,适才后面熙熙攘攘,不知发生何事?”

梁吞金微觉不快,他刚才已向他二人说明,不料这老和尚偏偏明知故问。

连成山在侧大声道:“我等查得内奸两名。”

老僧道:“哦,是谁?”

连成山横目一扫:“就是方炯、孟柳。”

老僧看了朱希一眼,道:“阁下有什么证据?”

文先生忙介绍:“这位是本社连长老。”

老僧点点头:“连长老怎知他二人乃是奸细?”

连成山道:“他们意欲胁持岳公子潜往金邦请功,不是奸细是什么?”

老僧道:“可是长老亲睹?”

连成山道:“这许多人亲眼所见,还会有错?”

忠义社自梁吞金以下,无不暗暗摇头,均想:“你为何不问问岳霖本人?”

老僧道:“岳公子可在此处?”

岳霖走出,道:“我是岳霖,大师有何指教?”

老僧道:“岳公子,有老僧在此,你不必隐瞒,连长老所言,可是真的?”

岳霖摇头道:“并无此事。方将军和孟女侠夜来无事,想跟我聊聊天,何言胁持?”

连成山怒冲冲道:“你……你也是奸细!”

岳霖咧咧嘴,脸上似笑非笑,看着正中端坐三人,并不分辩。

一直缄默的朱希忽道:“连长老此言差矣!四公子乃岳元帅嫡子,如何会是奸细?”

连成山脸一红,自知说错了话。严严见势不对,挺身道;“龙生九子,种各不同。岳元帅精忠赤胆,那是不假,他儿子如何,却无人能够逆料。”

文先生道:“这位是鄂州梁大将军手下副将严严。”

朱希道;“严将军的意见是岳公子是奸细?”

严严躬身道:“末将没有证据,不敢妄言。末将的意思是看一个人是忠是奸,不能单从外表判定。”

朱希道:“这话倒也不错。那,严将军的真正想说的是……”

严严道:“末将认为,方炯必是金人奸细。”

朱希目中精光一闪:“证据呢?”

严严道:“末将截得方炯和金人通信之信鸽,已呈给连长老。”

朱、僧二人互望一眼,老僧道:“请梁大王裁决。”

梁吞金微微一笑,慢慢站起身,凝视方炯片刻,忽一指连、严二人:“此二人乃是奸细,给我拿下。”

忠义社众高手听到这道命令,都愣住了。连成山和严严脸色大变,齐道:“冤枉!”

梁吞金冷冷道:“假造证据,诬陷方炯,不是奸细是什么?还不拿下!”

方炯闪身而出,径拿严严。连成山大喝:“你敢?”手腕一翻,一枝黑黝黝的判官笔疾挥而出,这一笔奇奥无比,看似简简单单的一笔,方炯虽一身功夫,竟然无法抵挡。“铛”的一响,正中前心。

连成山手上一顿,未及变招,方炯左手三指已搭住他手腕,内力一吐,连成山立时全身无力,跟着胸前‘膻中穴’一麻,被方炯点中。

老僧和朱希暗暗喝采,均想:“方炯这一下虽然使诈在先,但浪子燕青传下的神拿却不愧第一之称,一沾上身便脱不掉。”

蓦地一声大喝,连成山右掌闪电般击出,“啪”地击在方炯心口上。方炯闷哼一声,身子被打得飞出丈外。

岳霖急抢上接住,只见他胸前外衣一片稀烂,里面暗衬的青铜护心镜晶亮的镜面上清清楚楚地印着一个手掌印,掌印血红,宛如金镶火烙一般。

孟柳怒喝一声,冲上前去。却见连成山软软倒地,昏厥过去。原来他强施“笔中夹掌”绝技,但方炯点穴术非同小可,他一掌拍出,内息大半受阻于膻中穴,震荡之下,五脏六腑顿时离位。这一掌只发出三成威力,他本人也被自己的内力激得晕倒在地。

严严乘各人注目方、连二人,身形一晃,便向院门外逃去。他身法也真快,转眼便已出了李家大院。

众人正要去追,忽听“嘭”地一声巨响,似是双掌相击,接着只见严严一步步倒退,从外面又退回院内。他身前一名大汉亦步亦趋,一步一步和他的步伐节奏配合无间,丝丝入扣。

不一会儿,严严退回原地。他向四周看看,冷笑一声,低下头去。

那大汉虎目一翻,一眼看到孟柳,便大声道:“柳儿,都解决了么?”

孟柳惊讶道:“五叔,你怎么来了?”

梁吞金道:“孟女侠,这位是谁?”敢情他没见过杨钦。

孟柳道:“回梁大王,他是……”

大汉忽然接道:“我就是杨钦。”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说岳外传》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老祖快来给我加属…
2 神豪之从人生导师…
3 和空姐荒岛求生的…
4 我的老婆是仙二代
5 狼啸苍天
6 梧桐树下的青春回忆
7 马甲厨娘不动情
8 穿书后我把反派大…
9 总有人逼本小姐用强
10 摄政王妃竟有两副…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成为救世主的我却慌得一逼 作者: 北名有驴
异界大陆 50231 字
叶帝穿越到一个神奇的大陆,随便唱首歌居然让天帝落泪,走两步居然……

2 诸天无限之卡牌系统 作者: 叶咸鱼
男生同人 1116610 字
小南的式纸之舞,鸣人的九尾,止水的别天神,叶封还能获取多少能力呢?

3 从浮游生物开始称霸世界 作者: 东尧青
异界大陆 853936 字
意外变成了海底世界最没有存在感的浮游,系统却告诉他的目标是称霸世界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463226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乡村大神农 作者: 福娃沙沙
乡村乡土 474159 字
赵二宝一直被人当做傻子看待,直到有一天他捡到一颗生命之树的种子…

6 玄幻之最强帝皇系统 作者: 红机唐辰豆
异世争霸 100825 字
重生异界,开局就亡国,值此内忧外患之际,江辰觉醒最强帝皇系统

7 末世危机之雷神降世 作者: 梦不在了
末世危机 141311 字
末世危机中病毒感染人世间,雷神崛起后,前世情缘,今生能否再续?

8 我真没想当神医 作者: 肥瘦卤肉饭
都市异能 127928 字
林凡很苦恼,刚下山就被误认为神医怎么办?我乃修仙之人真的不懂医术啊

9 攻心女孩不好惹 作者: 竹宝
都市情缘 97928 字
霸气宣誓:我允许你在我的世界走来走去,但是我不允许你走出去!

10 灵横宿 作者: 云雀空梦晓
异世争霸 65006 字
背负着种族命运,力挽狂澜,重新踏入武之极道,成就一篇传奇史诗!

《九、奸与忠》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