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仙侠武侠 >> 说岳外传 [书号57967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八、言与行

《说岳外传》 阿飞哥哥/著, 本章共5808字, 更新于: 2013-06-29 19:42

方炯皱着眉头,来回踱了几步,停了下来,翻着眼看看对面二人,心中好生奇怪,暗想:“此地是杨钦的老巢,这两个人既为金人所制,想必是杨钦的手下。但这少年气质清雅,那青衣中年人更雍容沉着,风度不失,草莽之中决不会有此等人物,我可不能弄错了人。”

他是名家子弟,看人识物自有独到之处,当下客客气气问道:“请问两位从何处而来,要往何处而去?怎会被困在此地?”

岳霖暗道;“怎么办?”他知道,身边青衣人是宋廷通缉二十年,悬赏十万贯的“大反贼”。可是,他也是抗击金人二十年的义士。更重要的是,他是孟柳的叔叔。

孟女侠义薄云天,舍命救己,而今生死不知,这个时候,我怎能出卖他叔叔?

可是,震山子和杜贞都知道他的身份,就算我不说,万一他们泄露,他岂不是一样没命?怎么才能救他呢?

岳霖惶然无策,忽然察觉身后杨钦似乎准备向前迈步,顿时一惊,微侧转身挡住他。然后毫不犹豫,立刻反问道:“请问将军,你们又从何而来?”

方炯一愣,暗想:“有趣,你倒先盘问起我来了。”道:“从鄂州来。”

岳霖道:“到何处去?”

方炯道:“此处,奉命捉拿反贼杨钦。”

岳霖听他说话干脆,反觉无甚可问。灵机一动,指着震山子和杜贞道;“他们是金人,是不是?”

方炯点头:“他们不光是金人,而且还是金丞相完颜亮一手**,现为兀术账下贴身卫士。震山子是金蝉子、银弹子的师弟,擅天雷锤法;杜贞是叛将杜充幼子,学的是呼延十八鞭;那逃去的姓刘名良,乃前大宋济南知府,因贪富贵,举城降金,后僭立伪齐帝的卖国贼刘豫之侄,得董平龙凤枪之真传,十分狡猾。”

岳霖道:“将军如何知道的这般详细?”

方炯一笑道:“军机不可泄。”

岳霖道:“好,我另有一问,请教将军,金国是不是我大宋的敌人?”

方炯微一迟疑:“这个……”

严严沉声道:“少年人不要胡言。当今南北议和,圣天子早有严旨,妄言者杀无赦。”

岳霖一笑:“打都打了,还怕说么?将军既不敢言,那就罢了。”

遣将不如激将。方炯慨然道:“金国乃我朝最强最恶最惧最恨之大敌,朝野上下无人不知,何须讳言。”

岳霖等的就是这句话,当下用手一指:“这眼前尸首,乃是杨钦部属,为这三名金将所戮。请问将军,金人残杀之人,难道也是我朝必欲除之而后快的么?”

方炯哑然。岳霖又道:“金宋为敌二十年,早成死敌;杨钦抗金二十年,金人恨之入骨,亦成死敌。死敌之死敌,岂非我大宋之朋友么?”

方炯暗暗佩服:“好个不怕死的小子,竟敢为反贼申辩,偏又如此伶牙俐齿,让本将军看着喜欢。”

忽听震山子一阵大笑:“岳霖,你太不懂事了!赵构向来安内全力以赴,用尽手段;攘外马马虎虎,得过且过。你说得再有理,杨钦还是难逃今日之劫。哈哈,哈哈。”

严严大怒,喝道:“死到临头还如此猖狂,给我砍了。”

方炯素知严严手辣,忙道:“且慢。”转而看向岳、杨二人,道:“原来你是岳四公子,失敬!这一位仙风道骨,小将倒走了眼,更是失礼得很,这里谢过。”说着拱了拱了手。

杨钦淡淡一笑,并不言语。岳霖叹口气道:“方将军何必客气?你并未失礼,我却很失礼。”

方炯笑了起来:“小将理会得。四公子也不须客气,你父帅和我师祖乃同门师兄弟,排起辈份,我还要叫你一声师叔,师叔对师侄,有什么失礼不失礼的?”他心情似乎一下好了许多,居然开起玩笑来。

岳霖心中纳闷:“我父帅和他师祖卢俊义虽同出一门,但父帅拜师时,卢俊义已然故去,根本没有同门之情,他莫名其妙地认个小师叔,值得这样高兴么?难道是想到捕到杨钦的十万贯?看来也不象啊!”

正自想着,方炯已吩咐手下军校:“来,下两个,把马让给岳师叔和杨爷。你们两个,一个去车内住这俩金人,一个去赶车。什么?你不会?好,换个会的……”一阵忙活,震山子和杜贞被扔进那辆马车里,方炯牵着两匹马过来,向岳杨道:“二位请上马吧!”

岳霖道:“将军不怕我们跑了?”

方炯笑道:“跑?你们跑得过严严的连珠箭?更何况,你们一定不会跑。因为我要带你们去见一个人,一个你们想见的人。”

岳霖心中一凛:“难道孟女侠也落入他手中?”

方炯道:“岳公子,你不用猜了,我带你们去见的是梁吞金梁大王。”

梁吞金?忠义社现坐头把交椅的病狮梁吞金?

方炯看看二人脸色,道:“这名字太响了,是不是?早知如此,我就不忙告诉你们,看把你们吓的。”

杨钦忽道;“你是什么人?”

方炯笑了:“杨爷也肯说话了?好,我告诉你,我乃大宋鄂州驻札御前先锋军都统制梁兴梁大将军帐前中军官。这一位,就是梁将军马前先锋,副将严严。怎么样,听明白了么?”

岳、杨一齐恍然。梁兴这名字,他们都熟得很!他是创立忠义社的两大首领之一,曾率军在太行山与金兵反复血战,威震敌胆。后来岳飞盛意相邀,他又毅然率百余人离开忠义社,与岳飞共商共伐大计,而将忠义社尽托挚友杜宝统领。绍兴十年,他领一支精兵渡过黄河,开始北伐。不到半年,连克垣曲、沁水等地,破怀卫二州,金人望风披靡,不敢撄其锋。可惜岳飞被召回,梁兴孤军无援,只得含恨南归。秦桧忌他威名,封他亲卫大夫兼忠州刺史,硬把他赶到西川偏远之地,让他不能“兴风作浪,遗害社稷”。

岳霖惊喜道:“梁叔叔现在鄂州(今武昌)?”

方炯道:“正是。如今宋金虽和,但近来形势有异,金人大举增兵边境,狼子野心,昭然已现。朝中虽是秦丞相一手遮天,却有吏部尚书陈康伯大人冒死进谏皇上,得蒙圣恩,宣调梁将军赴任鄂州,主持鄂州军政大事。现在,梁将军已与荆湖南路马步军副总管牛皋将军、董先将军取得联系,希望与襄阳呈犄角之势,互相援助,共同御敌。”

岳霖一拍双手,喜道:“这下可好了,我也可以上阵杀敌了。”

方炯道:“还有一个好消息,令兄岳三公子护送岳夫人已顺利抵达襄阳。”

岳霖跳了起来:“是么,将军如何知晓?”

方炯微笑不语。严严道:“ 我大哥训鸽本领乃军中一绝,鄂襄两地的军情许多都由大哥所训信鸽传送。这次我们能及时赶到,也是因我们在金国上京的细作用信鸽传出金人的九头鸟计划,梁将军不放心,才派我们来的。”

方炯忽然皱皱眉,道:“走吧,梁大王还等着我们呢。”看看日头,又道:“郜盟主和钟小爷也快到了,他们三位见到岳公子和杨大侠,一定很高兴。”

岳霖想起刘良的话,心下疑云一闪,道:“方将军,你也是‘金银铁’么?”

方炯摇摇头:“我还不够资格。”笑一笑,又道:“跟着梁将军,与加入金银铁又有什么不同呢?大家都是一门心思抗击金人,在哪儿都一样。”

岳霖道:“话虽如此。不过,梁……金银铁的三位首领能相信你么?”

方炯突然纵声大笑,翻身上马,大旗一挥,当先驰去。

岳霖疑疑惑惑地骑上马。严严已纵马来到他身旁,笑道:“岳公子,你还不知道么,梁吞金梁大王是我们梁将军的二公子啊!”

岳霖恍然大悟。转头一瞧,却见杨钦骑在马上直喘气,脸色很苍白,忙道:“杨大侠,你还是到车里去吧。”

杨钦看看马车,“呸”一声:“我宁可死了,也决不与他们同车。走吧,岳公子,我还挺得住。”双腿一夹,纵骑向前驰去。

牌楼在蕲春境内,距五祖镇有一百余里。“过隙”乃是龙驹,岳霖乘之也用了大半个时辰方从五祖镇到达牌楼。这次往回走,一方面照顾杨钦伤势,二来大车行动稍慢,故此方炯压住速度,没有象平常那样雷厉风行,急驰如电。

一路无话,两个时辰之后,一行人来到苦竹镇前。这里离五祖镇已只有六里多路,地势颇高。方炯停住坐骑,对严严道:“兄弟,你带两个人先回五祖镇,请示梁大王,下一步该当如何进行?”严严应诺,率领两骑急行而去。

方炯紧紧盯着他们所去的方向,神色冷峻,心里甚惑不安。凭他直觉,这座小小苦竹镇不但地形不对,而且气氛也不对,隐隐似有杀气涌动。

岳霖纵马上前,提提鼻子道:“方将军,这镇中气味极浓,好像有不少人马在内。”

方炯吃了一惊:“公子这么认为吗?小将也觉得有些不大对劲。”

岳霖道:“那严将军穿镇而过,岂不危险?”

方炯道:“他们人疾马快,纵遇强敌,也足自保。不过,我们不能进镇了。”立刻传下将令,人下马不脱甲,马松缰不卸鞍,速速吃些干粮,不许稍有懈怠。众军校一齐凛遵。

方炯又对岳霖、杨钦道:“你们二位也该休息一下,吃些东西了。杨大侠,你还是到车上去罢。”

杨钦一口拒绝:“不必。我顶得住。”

岳霖道:“杨大侠不愿与金狗同车。”

方炯心想哪儿来这么麻烦,立传将令:“把那两个金将提出来,如有敌兵踪影,一刀斩了,不必等我号令 。”当下三名军校过去,和车内那名军校合力,将震山子和杜贞抬了下来,扔在地上。

方炯这次转回头,看看杨钦微微一笑。杨钦无奈,只得跳下坐骑,接过一名军校递来的干粮,向大车走去。

岳霖早饿了。早晨吃饭时被时不顺、姜玄搅了,没沾一粒米。这以后异事不断,遇见方炯也没好意思张口,已有两顿没吃。难得有此片刻良机,这回再不客气,狼吞虎咽,一会儿功夫竟把方炯所携一天干粮吃得干干净净。

方炯微感惊奇,道:“你若从军,必定是员拖不垮的虎将。”

岳霖抹抹嘴,不解道:“将军何出此言?”

方炯道:“因为你能吃。”

岳霖脸一红,正要说明一下。方炯又道:“你父帅常道‘壮志饥餐胡虏肉,笑淡渴饮匈奴血’,虽属夸张,旨在振我军心,震敌之胆。其实这也确是军营实情。当兵打仗,时常有断粮之虞。所以每逢战前,主将总会让士卒饱餐一顿。像公子这样一顿能吃一天之粮,在战场上当可坚持一日一夜。”

岳霖脸上更红,讪讪道:“方将军有所不知,岳霖已两餐未进,故此能吃。”

方炯一愣,瞬即大笑。但只笑得数声,忽然停住,道:“公子直言不讳,小将更是佩服。”

岳霖摆摆手,道:“不过将军一提,我倒想起来,那一年我姐夫张宪路过岳家庄,曾道先兄岳云食量惊人,一顿可吃十人之粮,实是天生战士,言下甚为钦羡。当时我很不解,今日方才明白。”

方炯道:“令兄在庄中时,公子不知他饭量么?”

岳霖摇头,心中忽觉一酸。那时他年纪尚幼,又不得宠,每日闷闷不乐,极少和众兄弟在一起吃饭玩闹,偶而聚在一处,也只默默吃完使即离去,从未关心过别人怎么样。而今大哥身故,二哥五弟不知流落何乡,兄弟五人再无欢聚之日了。

方炯见他脸上忽现忧郁之色,知道触动他心中创伤。想了一想,自言自语道:“想当年朱仙镇大战,岳云将军率八大锤在前开路,骁勇无比。但金人集全部主力于此,战斗力亦是强劲之极。四人八锤冲杀一日一夜,何元庆等三人已是困盹不堪,先后退回中军稍歇。唯有岳将军神威如初,竟杀入金人拐子马阵中,在数千铁骑中往返驰骋,与敌相持达半个时辰之久,却仅受两处轻伤。天下勇士,何人能及?”

岳霖听得热血沸腾,一点伤感顿时无影无踪。忽然伸手,一把握住方炯,大声道:“不灭金虏,誓不为人!”

方炯用力握住他手,道:“壮士为将,当学岳云。”

不远处车内忽然传出一声轻叹:“如此朝庭,如此昏君,谁做岳云?怎灭金虏?”

恰似一瓢凉水当头浇下,岳霖心头一冷,想道:“不错,以父帅之谋,兄长之勇,尚且不能直捣黄龙。而今朝庭依然,君主仍旧,忠义之士如梁兴、杨钦等屡遭排斥,备受打击,此等局面下,复兴路在何处?灭金计将安出?唉,不过竹篮打水,望梅止渴而已。”

方炯却昂然道:“杨大侠此言差矣!想我方炯原不过山野之人,但我闻听岳帅父子事迹,心潮澎湃,不顾恩师反对,毅然投军,誓为国杀敌沙场。我大宋地广人丰,人才辈出,胜过小将的不知有多少。安知不能扫平金狗?纵使我辈不行,但前赴后继,又安知我等之后辈不能直捣黄龙呢?”

这番话义正辞严,浅白豪迈,岳霖大受鼓舞,接道:“不错,我等行事但求无愧于心,又何必管他是成是败,是毁是誉呢?”

方炯道:“公子之言,正是我意。”两双手握得更紧了。杨钦叹息一声,便不再言。

其时酉牌已过,将近戌时,天渐渐黑了下来。方炯下令:“四面埋桩设钉,拾柴燃火,以防敌人偷袭。”众军校立刻依令而行,各司其事。

岳霖道:“点着火堆,岂不是告诉别人我们在这里么?”

方炯道:“我们在此停留,对面若是敌人,应该已经知道了。黑夜中敌众我寡,敌暗我明,确是不利。但我们马快,只要不被敌人包围,便可杀开血路,冲将出去。”

岳霖道:“那,杨大侠……”

方炯道:“等敌人出现再通知他不迟。”

便在此时,从苦竹镇方向忽然传来清脆马蹄声,有数骑直奔众人而来。

方炯一跃上马,传令:“上马。”四名军校一齐上马。另二人道:“将军,这两个鞑子怎么办?”方炯正要说:“杀了。”忽听杨钦的声音道:“来人点着火把。”不知何时他已站在二人身旁。

方炯立刻把“杀了”二字咽回。凝神细看,但见对面一队火龙飞快而来,数一数,也就十余枝火把,十来个人。

岳霖细闻片刻,惊喜道:“是严将军。”

方炯、杨钦一齐侧目。他二人久经战阵,经验丰富,一时却也未能断言来者是谁。虽想对方持炬而行,或是自己人,但兵行诡道,虚虚实实,却也不可不防。那知岳霖居然眼光胜炬,一口道出来者,怎不令二人侧目而视,暗叫奇怪呢?

这时,对面骑者中有人扬声叫道:“大哥,岳公子,是我!不要放箭。”马快如风,话到人近,为首一骑果是严严。

方炯道:“兄弟,你从五祖镇来的么?”

严严下马,道:“大哥,梁大王便在苦竹镇。兄弟一进镇,就去参见了梁大王。梁大王听说岳公子和杨大侠也在,十分高兴,让这位连长老陪小弟来接您。”一指身边一名黑衣老者。又道:“这位便是连长老。”

连长老拱手道:“方将军,还记得故人么?”

方炯怔了怔,忽然飞身一扑,从马头上飞了下来,一把抱住他,喜道:“连大叔,怎么是你?”转头向岳、杨二人道:“这位连成山连一笔,二十年前乃是河北大名府第一点穴名家,是家师的好朋友,两位过来见见罢。”

岳、杨肃然起敬,一齐下马,过去见礼。连成山甚是客气,坚持不肯自居长辈,大家只得常礼作罢。

寒暄之后,方炯问严严:“兄弟,什么事耽误了,怎的去这么久?”

严严摇摇头:“唉,别提了。五祖寺的四老和孟女侠不知怎地起了争执。我上去想劝阻几句。谁知那孟女侠见到我更是恼怒,抬手就是一拳。要不是连长老挡了一下,兄弟只怕早已躺下不能动了。”

众人都吃惊不小。方炯忙问道:“后来怎样?”

严严道:“后来时不顺请来梁大王,才劝止了这场争斗。唉,那位孟女侠的拳法真是了得,拳不及身,劲力已至,实在凌厉难挡。”

方炯点头:“那是无影神拳。久闻孟柳豪爽精明,不知如何会与五祖寺众老结怨?”向杨钦看去,杨钦摇摇头。

岳霖忽道:“我知道。”随即将自己这几天的遭遇说了一遍,最后道:“时不顺不是金人走狗么,怎会成了我们的自己人了?”

连长老道:“时不顺乃昔日梁山英雄后人,心中尚存孤臣孽子之念。是他救了孟女侠以后,一起来到苦竹镇的。”

众人恍然。方炯道:“兄弟,镇上还有谁到了?”

严严正要回答,连成山道:“梁大王只怕已等急了,各位先入镇再叙吧。”

方炯一拍头道:“连大叔不讲,小侄倒糊涂了。对,有什么话,见过梁大王再说不迟。”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说岳外传》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老祖快来给我加属…
2 神豪之从人生导师…
3 和空姐荒岛求生的…
4 我的老婆是仙二代
5 狼啸苍天
6 梧桐树下的青春回忆
7 马甲厨娘不动情
8 穿书后我把反派大…
9 总有人逼本小姐用强
10 摄政王妃竟有两副…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成为救世主的我却慌得一逼 作者: 北名有驴
异界大陆 50231 字
叶帝穿越到一个神奇的大陆,随便唱首歌居然让天帝落泪,走两步居然……

2 诸天无限之卡牌系统 作者: 叶咸鱼
男生同人 1116610 字
小南的式纸之舞,鸣人的九尾,止水的别天神,叶封还能获取多少能力呢?

3 从浮游生物开始称霸世界 作者: 东尧青
异界大陆 853936 字
意外变成了海底世界最没有存在感的浮游,系统却告诉他的目标是称霸世界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463226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乡村大神农 作者: 福娃沙沙
乡村乡土 474159 字
赵二宝一直被人当做傻子看待,直到有一天他捡到一颗生命之树的种子…

6 玄幻之最强帝皇系统 作者: 红机唐辰豆
异世争霸 100825 字
重生异界,开局就亡国,值此内忧外患之际,江辰觉醒最强帝皇系统

7 末世危机之雷神降世 作者: 梦不在了
末世危机 141311 字
末世危机中病毒感染人世间,雷神崛起后,前世情缘,今生能否再续?

8 我真没想当神医 作者: 肥瘦卤肉饭
都市异能 127928 字
林凡很苦恼,刚下山就被误认为神医怎么办?我乃修仙之人真的不懂医术啊

9 攻心女孩不好惹 作者: 竹宝
都市情缘 97928 字
霸气宣誓:我允许你在我的世界走来走去,但是我不允许你走出去!

10 灵横宿 作者: 云雀空梦晓
异世争霸 65006 字
背负着种族命运,力挽狂澜,重新踏入武之极道,成就一篇传奇史诗!

《八、言与行》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