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仙侠武侠 >> 说岳外传 [书号57967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六、 忠与奸

《说岳外传》 阿飞哥哥/著, 本章共6861字, 更新于: 2013-06-26 11:00

岳霖愤怒地别转头去,心中十分害怕。刹那间,他几乎站立不住,想要坐在地上。他在心里大声喝道:“不能坐,千万不能坐。岳霖,你是岳元帅的儿子,决不可以这样没用。”他牙关咬得咯嘣嘣直响,总算稳住身体,没有在敌人面前丢丑。

可是他仍然很害怕!

这个世界上,能让岳霖害怕的事并不多。就在刚才,一个魁梧的大汉轻轻一伸手,便拢住正奋蹄急疾的龙驹过隙,让它空自怒嘶愤鸣,却无可奈何地站着。这份神力纯由天生,可称当世罕见。但岳霖只叫声:“好!”并不如何放在心上。他相信,如果大哥活着,绝对比他强。就是五兄弟最不成气的自己,两百招内也不会输给他──他有这个自信。

可是和岳霖动手的是另外一个人。

这人个头跟岳霖相仿,身材也差不多,看年纪更错不到三岁以上。但他只使了三招,就震开岳霖的虎口,挑飞他的金枪,把兵器架在他头上。

他使的是鞭,十八节紫金鞭。

纵横十八鞭!

岳霖认得,那是呼延鞭法。大将军呼延赞,双王呼延丕显,水泊梁山五虎上将呼延灼……这些显赫的名字,都是靠这路纵横鞭打出来的。

他很愤怒!他知道他们必定是金狗。迎面那横七竖八、死得奇惨无比的几十具尸体告诉他,除了金狗,绝不会是别人。

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在三招之内就败给一个金狗,更没想到,从一个金狗的手中竟使出了呼延鞭法。

接着,他又看到了擂鼓嗡金锤和龙凤双枪。这使他更加愤怒,更加震惊。但他并没有害怕。

那么,他怕什么呢?什么事能使他害怕得不敢再看呢?

也许只有一样:金枪铁骑令!

只有金枪铁骑令。

大汉冷冷瞅着他,忽然道:“你是岳飞的儿子?”他说的居然是一口流利的汉语。

岳霖不答,他的心思不在这儿。

大汉皱眉道:“你很害怕,是不是?”

岳霖不理。

大汉深深看他一眼,慢慢转过身,低头叹道:“唉,想不到岳飞也有怕死的儿子!”

那使金鞭的少年道:“震山子,叹什么气呀?龙生九子,各不相同。岳飞有个岳云那样的儿子已经很不错了,你不能指望他什么都好啊!”转头道:“刘兄,你老拿那条枪看过来看过去,到底在看什么呀?有什么好看的,比你的龙凤枪差多了。”

那肩扛双枪的细眼少年点点头,道:“岳家枪威震中原,我还道他枪上有什么出奇之处,想不到他只在杜兄鞭下走了三招。这枪不看也罢,免得污了我的眼。”随手将那金枪扔在地上。

大汉忽然一弯腰,伸手捞起金枪,道:“人虽不济,枪却无错。”伸手抚摸一下,将枪挂在过隙身尾的了事环上。

岳霖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使鞭少年和扛枪少年相视一眼,齐笑道:“震山子,你也太偏爱岳家了,连这怕死小子的东西,你居然也视为宝贝,真是可笑。”

震山子冷笑道:“刘良、杜贞,你们懂个屁。”

使鞭少年杜贞脸一沉,道:“震山子,你说话小心些。别一开口人家就知道你是野蛮人。”

震山子道:“呸!老子再野蛮,又怎比得上你爹日坑万人的手段?”

杜贞傲然道:“那些人不知天命所归,竟想背叛我爹爹,不肯随他归顺大金。我爹爹将他们全部正法,也是按上天的旨意办事,又怎会是野蛮了?”

忽听一人道:“你爹是不是杜充?”

岳霖吃了一惊。这声音竟是从那些尸首堆中发出来的。仔细看了半天,才发现一个青衫中年人眼睛还睁得大大的,是个活人。

杜贞却毫不奇怪,道:“杨先生也听说过家父么?”

那人呵呵笑道:“听说过,怎会没听说过?你爹乃是当年有名的大人物,天下都知道他的。”

杜贞面有喜色,道:“那,杨先生可否讲一讲家父的事迹?”

那人看他一眼。岳霖觉得他目光有些奇怪,既好像很气愤,又似乎有些高兴。只听他呵呵笑道:“难道你爹没跟你讲过么?”

杜贞摇摇头,道:“我懂事的时候,家父已经病逝。我只是听人们略略提过一点。”

那人道:“你很想知道?”

杜贞点点头。刘良却微一皱眉,意殊不悦。

那人道:“你这两位同伴也愿意听么?”

震山子“哼”了一声,转过身去。双枪少年刘良瞅瞅杜贞,见他一脸渴望之色,便淡淡道:“反正时辰还早,你想说就说吧。不过,你可别太费神,我们还不想让你死呢!”

那人呵呵一笑,道;“我没那么容易死的。震山子,你不是很喜欢岳家的东西么?今天我要说的,跟岳飞也有些关系。”

震山子霍地转过头,停了一停,又哼了一声,侧头向天上看去。

那人不再理他,斜了杜贞、岳霖一眼,呵呵笑道:“说起杜充,他可真是个不同一般的人物。想当年,他未降金国之前,对了,大概是靖康元年,曾任沧州知府。那沧州府中燕人甚多,杜充大人为防他们与金兵勾结,里应外合,上任不久,竟下令将城中八百余户燕人全部屠戮,鸡犬不留。真可谓是大宋的忠臣。又过了两年,东京留守宗泽病故,杜充便因功升为东京留守,真可谓飞黄腾达。不过,他从此也得了个‘屠夫’的外号。”

震山子冷冷道:“这外号倒真是名符其实。”

那人呵呵一笑,忽问道:“杜贞,你爹在大金国,做的什么官儿?”

杜贞沉着脸,倨然道:“他老人家未逝之前,官拜大金行台右丞相。”

那人笑道:“不错,不错。官是够大的。他在宋朝,就很会升官。那一年,大概是建炎二年,他再施屠夫手段,将前任留守宗泽招募的抗金义军约六千人,全部消灭在东京城外。当时,惨呼三日不绝,鲜血汇淌成河。杜充自己也折兵一万三千余人。这一战,却是为金人立了大大一功,他后来能做大官,想必是兀术念着他这次的功劳。”

岳霖大声道:“他是宋朝大将,为什么要杀害抗金义士?”

那人怪怪地看他一眼,道:“他要杀人,自然名正言顺。据说,他上奏朝庭,说是‘暴民扰乱,贻害百姓,臣不得已而尽诛之’。就这样,高宗还下旨褒奖,说什么‘朕甚欣慰’。嘿嘿!哈哈!”

杜贞脸色越来越阴。却听震山子道:“喂,你说跟岳飞有关的,怎么还没说到?”

那人道:“你别急,这就到了。嘻嘻!”他忽然又嬉笑两声,道:“天下的事儿就是怪。这杜留守把些肯效力的义军斩尽杀绝之后,不但民心散了,连军心也是大乱。杜留守一看,这东京不但守不住,留也不能再留了,便打算溜之大吉。可这时岳飞听说此事,忙从前线赶回,苦谏道:‘中原土地,尺寸不应弃置。今一举足,此地恐非我有,他日再欲取还,非劳师数十万,不易得手了。’唉,可惜。震山子,你说如何?”

岳霖知道他因震山子爱听岳家故事,故而将岳飞之言详尽细述。心下大奇:“父亲当年这些话连我都不知晓,他怎会如此清楚?听他说话却又不似夸张卖弄,虚言惑人。”

震山子道:“南朝若依岳飞之言,不但无今日偏安一隅之惨,便是我大金……哼,君昏臣庸,当有此下场。杨先生你又何必如此固执,非跟大金作对呢?”

那人沉思一下,道:“你说宋廷君昏臣庸,那也不错。那杜充逃回建康,高宗赵构也不知发了哪根神经,竟授他尚书右仆射同平章事兼江淮宣抚使,将全国军权息付于他,连韩世忠、刘光世等大将也受他节制。一时间,杜充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杜贞,你爹这段光荣历史,你只怕一点也不知罢?”

杜贞早就不想再听,只是有言在先,只得一直隐忍不发。此时听他出言讽刺,顿时大怒,口中喝道:“胡说!”忽然迈上一步,举起金鞭,当头便击。

岳霖见杜贞一直阴沉着脸不说话,心知他必定恼怒,却也未料他竟然要取那人性命。震山子却熟知杜贞为人,他一鞭挥出,他擂鼓嗡金锤已在空中等候,“轰”的一声巨响,将杜贞震退数步,冷笑道:“我还没听完,你着什么急?”

杜贞一愣。他武功虽不在对方之下,但他知道震山子十分崇拜岳飞,那人既搔到他痒处,他就决不容旁人伤他。向刘良看去,刘良却不看他,只是远眺前方,若有所思,对这边事情全没在意。

震山子道:“杨先生,你接着说吧。”

杨先生呵呵笑道:“接下去你想必大部分都清楚,杜大人留守建康,开始倒也趾高气扬,耀武扬威。可是不久四太子兀术率大军渡江,一路上取寿春,掠扬州,破吉州,屠洪州,声势汹汹。杜大人顿时吓得龟缩建康,手中紧紧握住十二万精兵,不肯发一兵一卒支援各地。以至黄州、抚州、袁州、楚州等相继失守。岳飞泣谏不从,愤然率三千忠义军赴太平截击金兵。可是众寡悬殊,如何抵挡?岳飞冲杀良久,见援兵无望,只好杀开血路,突围而去。太平遂告失守。杜充闻讯,竟弃了建康,逃往真州。唉,大宋半壁江山,就这样被他跑掉了。”

震山子哈哈大笑;“天亡大宋,才会出杜充这样的人物。杜贞,你说是不是?”

杜贞狠狠瞪他一眼,道;“我只知道,我父亲是忠于大金的。”

震山子笑声一窒,心想:“这话倒也不错,那刘良的叔父也跟他爹差不多,不要逼他们太狠了。”杜贞头脑简单,不足为惧。刘良为人却甚阴险,又是这一组的头儿,震山子也颇为忌惮,干笑两声,忽一沉脸,向地上那人道:“丧权失地,是你们宋人的奇耻大辱,你为何笑得如此高兴?”

那人扫他们一眼,突然之间,放声狂笑。他笑得极是欢畅,把众人弄得都呆立当场,不知所措。

岳霖心中泛起一阵怒意,大声喝道:“有什么好笑的?”这一喝蓄足中气,十分威严有力。震山子和杜贞受他气度感染,一起脱口道:“是啊,有什么好笑的?”

那人笑得更响,似乎根本就没听到他们在说什么。

刘良忽道:“他已经疯了。震山子,你点他哑穴,别让他笑死了。”

震山子一惊,锤交左手,伸指闭住他哑穴,反手又点了他睡穴。

刘良点点头,道:“杜贞,你到附近去雇辆马车,或是牛车什么的,记住车上要有篷子。”

杜贞道:“为什么要我去?”

刘良道:“你不去难道要我去?”

杜贞听他语气严峻,不敢再言,转身急步向南而去。

离此西南三里,有一个小镇,名为横车。杜贞要去的就是横车镇。

刘良最后走到岳霖身前,淡淡道:“岳公子,你想必是从五祖镇来这儿的。现在,我们还得回五祖镇去,岳公子可愿一同前往?”

岳霖反问道:“我有选择的权力吗?”

刘良细眉动动,道:“不错,你没有。这一次,不光你,孟柳、杨钦,”他看看地上那人,咧咧嘴:“你们都没有选择的权力。岳公子,我告诉你,我敬你是名门之后,不想为难你,希望你也别动什么别的念头,否则,休怪无礼。”

岳霖早猜到地上那人必是杨钦,但此时听到刘良亲口证实,心中还是不免又是吃惊又是失望,沉默片刻,道:“可惜,你们的目的还没达到。”

岳霖道:“你们还没得到金枪铁骑令!”

刘良细眉又微微一挑,盯着岳霖审视半晌,道:“你错了!我并不想要金枪铁骑令。”他的声音像是从冰窖里才取出来,冷冰冰的。“我们的目标,是‘金银铁’。”

金银铁?岳霖皱皱眉。

刘良居然解释道:“金银铁,就是金狮、银龙、铁象。这三个名字也许你没有听说过。但忠义社、七色盟、大圣军这三个名字,你一定不会陌生。”

岳霖点点头,道:“这几个名字,你们一定更熟悉。”

刘良忽然微微一笑,道:“你很会说话。不错,我们大金对这三大组织确实很头痛,所以,我们这次一定要消灭‘金银铁’──金狮、银龙、铁象。”

岳霖道:“‘金银铁’和忠义社、七色盟、大圣军有什么关系?”

刘良道:“很有关系。金狮、银龙、铁象,他们就是这三大组织的首领。”他停下来,看看不远处的震山子,又道;“忠义社二十年前由梁兴、杜宝做首领时就与岳飞勾结,和我大金为敌。近年更和七色盟、大圣军暗中联合,结成同盟,号称‘金银铁’。忠义社在鲁晋,七色盟在中原,大圣军在长江下游湘鄂皖边境,屡屡杀我士卒,毁我粮草,给我大金造成巨大损失。嗯,如果我们这次能够消灭他们的首脑,则我大金异日南下,当再无后顾之忧。”

岳霖道:“听说这三个组织高手如云,就以你们这几个人的力量,就能消灭他们的首领?”

刘良道:“忠义社首领病狮梁吞金、大圣军首领铁腿钟子云,这两个人的武功已非同小可。七色盟首领郜银儿更是一代奇人雪凡的高足,武功之深,据说已达不可测知的境界。我这人虽然从不肯妄自菲薄,但对付这三个人,却绝不敢说有半分把握。不过,这次九头鸟行动,并不是由我们这几个人去对付他们。幸好不是!”他重重地吐出最后四个字,道:“我们这一组的任务,只是对付杨钦。至于岳公子你,嘿嘿,实在是意外的收获。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鬼道人那一组中,必有大宋的奸细。你这次能逃出五祖镇,必定是得到他的帮助。”

岳霖仔细一想,奸诈的姜玄、卑鄙的时不顺以及无耻的鬼道人,这三人怎么也不像奸细。不由摇摇头。

刘良道:“四公子,你虽然聪明,年龄毕竟还小。你不会明白,成功的奸细在外表上,反而最不像奸细。嗯,我想,姜玄最有可能。他是那一组的头儿,有一定决断的权力。但此人为人,最不讲义气。他以己度人,料定你必然早已逃之夭夭,不知去向。他若知道你居然赶到此处报讯求援,一定不敢这么随便就放了你。”

岳霖看他一副自信满满,唯我独醒的模样,冷哼了一声,忽道:“你到底是金人还是汉人?”

犹如兜心一拳,刘良脸色立变。

岳霖察言观色,道:“你不用怕,震山子到那边半山上去了,听不见的。”

刘良道:“我怕什么?岳公子,你不要挑拨离间,这没用的。”他扭头看了一眼,忽然轻笑几声,道:“岳公子,依你看,我是金人还是汉人?”这句话声音却低了许多。

岳霖道:“看你言谈举止,武功相貌,当是汉人;可你杀人这等残忍,居然在一招之中,连出十枪,”伸手一指地上一具尸体,续道,“枪枪刺入对手要害。其实,你只需一枪就够了。以你如此嗜血性格,却又极似金人。”

刘良道:“不,我既不是宋人,也非金人。我是齐人。”

岳霖没听懂:“什么,齐人?”

刘良傲然道:“不错,大齐刘皇帝就是我叔父。”

岳霖忽然明白过来,脸上忍不住露出厌憎之色,道:“原来你是大汉奸刘豫的侄儿,怪不得对金人如此忠心耿耿。”

刘良不屑道:“你懂什么?大丈夫活在世上,便该争权夺利,奴役天下。你们宋人骂我叔父卖国求荣,什么大汉奸大罪人啦,这又如何?像我叔父那样做到皇帝的天下又有几人?你爹倒是一片精忠,到头来还不是被昏君杀了?做人便当做雄杰,不成英雄,便成枭雄。”

岳霖冷笑道:“你叔父后来不也被金人杀了么?他这个皇帝,也不过是金人的傀儡罢了。”

刘良道:“那是中了你爹岳飞的离间之计。不过,我叔父为人也太过软弱,不敢大力扩张自己的势力,不然,又何惧金人哉?”

岳霖暗想:“听他口气,野心真是不小,大概也想像刘豫一样,过过皇帝瘾。”

刘良四下扫了一眼,见震山子仍在远处,道:“岳公子,我跟你说句实话。他日我若当了皇帝,必要招纳贤士,广募精兵,与宋、金成鼎足之势。然后,伺机吞金灭宋,克成一统。到那时,你就是我的天下都讨招,兵马大元帅。”

岳霖吃了一惊,道:“你真是痴人说梦话。别的不谈,我岳霖堂堂男儿,决不会奴颜婢膝,去做你的走狗。”

刘良笑了:“你现在自然不会。好,我们也不谈远的,岳公子,你现在愿不愿意和我合作一次?”

岳霖沉吟道:“合作?就是双方都会有好处的那种合作?”

刘良微笑:“就是那一种。”

岳霖慢慢思索他话中含义,道:“我有什么好处?”

刘良道:“你好处大得很。如果你愿意和我合作,我不但可以保证你和杨钦此次顺利脱身,而且,还可以让你带走你的金枪。”说到“金枪”二字,他的声音故意变得很轻、很慢。

岳霖眼角一跳,心想:“他是在诈我,还是早已识破?”他和刘良一直像朋友似的聊天,主要就果试探对方到底看没看出金枪内的机关。说了这一通,心中本已渐渐平静,想不到对方这时突然击出致命一枪。

刘良轻轻道:“杜贞和震山子是两个笨蛋,我刘良可是未来天子,岂能被人蒙蔽?岳公子,你虽然聪明,只怕一时也想不通,我是如何识破的吧?我告诉你,你这条金枪以镔铁打制而成,制枪者乃是高手,枪打得很精致。但我掂量半天,却发现枪杆下半部分比上半部分要略重一些。我是使枪的,自然知道一般人用枪枪钻部分的确稍重,但你岳家枪一枪双头,奇招妙着甚多,所以枪杆下半部分反而较上半部分轻许多,那打枪匠人既是好手,纵无人提醒,也该明白这一点。是不是,岳公子?”

岳霖沉声道:“你到底想怎样?”

刘良道:“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岳霖道:“什么事?”

刘良道:“现在我不能说,你也不必问。总之只是你个人的事,与旁人无关。”

岳霖心中忽觉一阵寒气森森。刘良花费偌大心血,难道就是为了让我去做他未来的什么大元帅?沉默一会儿,他道:“你为什么如此器重我?连宝贝都不要了?”

刘良微笑道:“初时我的确认为你与金枪铁骑令的价值不相上下。但一番交谈后,我就知道,你的价值远在金枪铁骑令之上。我如不及早下手延聘,必被别人纳去。”

岳霖道:“你不怕看错?”

刘良自信道:“我看人决不会错。”

岳霖脸色一变,冷冷道:“你别忘了,我可是你的杀叔仇人。”

刘良愕然道:“昔日你我长辈各为其主,自然各凭手段。些许仇怨,岂敢牢记不忘?”

岳霖心中鄙夷之极,但实在担心孟柳,左思右想,终于暗叹一声,道;“好,我答应你。”

刘良道:“爽快。不过,你没完成我要你做的事之前,可不能死哟!”

岳霖几乎想笑,道:“这我可不能保证。”

刘良道:“你能。有我在,没有人能伤到你,除非,”他盯着岳霖,“你自杀。”

岳霖“呲”的一下,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道:“你打算怎么帮我们脱险?现在么?”

刘良摇头:“现在不行。杜贞马上就要回来了,而且,我还没有查出那只‘狗肚子里的头’。”

岳霖正要问他什么是“狗肚子里的头”,忽听震山子在牌楼二楼窗口大喊道:“杜贞回来了。不过后面有追兵。”

刘良一怔,道声:“得罪!”伸手点了岳霖两处穴道,将他平放在杨钦身边,低声道:“不论见到什么,都不要说话,否则金枪令难保。”

岳霖一凛。刘良若道性命难保,他是不在乎的,但他却不能不在乎金枪铁骑令。

“呼”的一声,震山子从楼上一跃而出。刘良道:“追兵是什么人?”

震山子道:“是大宋的旗号。”

刘良道:“宋军?他们也来凑热闹?”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说岳外传》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老祖快来给我加属…
2 神豪之从人生导师…
3 和空姐荒岛求生的…
4 我的老婆是仙二代
5 狼啸苍天
6 梧桐树下的青春回忆
7 马甲厨娘不动情
8 穿书后我把反派大…
9 总有人逼本小姐用强
10 摄政王妃竟有两副…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成为救世主的我却慌得一逼 作者: 北名有驴
异界大陆 50231 字
叶帝穿越到一个神奇的大陆,随便唱首歌居然让天帝落泪,走两步居然……

2 诸天无限之卡牌系统 作者: 叶咸鱼
男生同人 1116610 字
小南的式纸之舞,鸣人的九尾,止水的别天神,叶封还能获取多少能力呢?

3 从浮游生物开始称霸世界 作者: 东尧青
异界大陆 853936 字
意外变成了海底世界最没有存在感的浮游,系统却告诉他的目标是称霸世界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463226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乡村大神农 作者: 福娃沙沙
乡村乡土 474159 字
赵二宝一直被人当做傻子看待,直到有一天他捡到一颗生命之树的种子…

6 玄幻之最强帝皇系统 作者: 红机唐辰豆
异世争霸 100825 字
重生异界,开局就亡国,值此内忧外患之际,江辰觉醒最强帝皇系统

7 末世危机之雷神降世 作者: 梦不在了
末世危机 141311 字
末世危机中病毒感染人世间,雷神崛起后,前世情缘,今生能否再续?

8 我真没想当神医 作者: 肥瘦卤肉饭
都市异能 127928 字
林凡很苦恼,刚下山就被误认为神医怎么办?我乃修仙之人真的不懂医术啊

9 攻心女孩不好惹 作者: 竹宝
都市情缘 97928 字
霸气宣誓:我允许你在我的世界走来走去,但是我不允许你走出去!

10 灵横宿 作者: 云雀空梦晓
异世争霸 65006 字
背负着种族命运,力挽狂澜,重新踏入武之极道,成就一篇传奇史诗!

《六、 忠与奸》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