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仙侠武侠 >> 说岳外传 [书号57967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三、正与邪

《说岳外传》 阿飞哥哥/著, 本章共6223字, 更新于: 2013-06-23 16:19

三天以后,孟柳和岳霖来到五祖镇。

镇子很小,只有一条大街。

街上有一个小小的客栈。

孟柳进得门去,随口向一名店伙吩咐道:“要一间上房,弄干净些。再送些酒菜到我房里。我姐弟明天还要赶路。”店伙连声答应而去。

孟柳见岳霖还在东张西望,冷冷道:“弟弟,你看什么呢?”

岳霖怔了一下,道:“喔,没看什么。”

孟柳道:“那还不进来?”

岳霖很不情愿地收回目光,道:“是,姐姐。”

三天来,孟柳一直和岳霖以姐弟相称。她虽对岳霖监管很严,但却并没虐待他,连穴道也给他解开了。她告诉岳霖:“如果你答应决不私逃,我在路上决不动你一根毫毛。”

岳霖有自知之明,知道逃也逃不到那儿去,没的让她羞辱,便爽快答应了。

孟柳也很爽快,她甚至把金枪也还给了他。

所以岳霖只有做她的弟弟。

他心里也很奇怪,做孟柳的弟弟,似乎并不坏。孟柳为人,小事豪爽,大事精明,方方面面把岳霖照顾得周周到到。

按说,岳霖应该很满意了。尤其处在他现在的地位。

可是现在,他皱着眉,绷着嘴,两眼看着天上的屋顶,显然很不满意。

孟柳一边吃饭,一边冷冷看着他。她虽然对他不怀好意,但却并不很讨厌他。在内心深处,她甚至有点喜欢岳霖。有时她也想,要是有个像岳霖这么聪明的弟弟,也很不错。但一想起身世家仇,却又顿时忍不住痛恨。

这种矛盾的心情令她一路上心神不宁,走得也特别慢。本来她应该尽快赶去牌楼,但她却莫名其妙地又回到她居住了十年之久的五祖镇,并决定住上一天再走。

自然,这种心情之下,她的胃口也很差。草草扒了两口饭,见岳霖还没有动筷的想法,不由微怒道:“不吃饭,胡想什么?”

岳霖看了看孟柳,忽然脸上一醒的样子:“对,我想起来了。这个店伙,我们昨天早晨在路上见过。”

孟柳一凛:“谁?”

岳霖道:“我记得他的气味。那时,他是一个阔少,骑着一匹很神俊的白马。你还赞过那匹马……”说到这里,心中已觉有些不对。

孟柳脑中立刻印出昨天早晨的情景:一个身着鲜衣,狂催怒马的少年,神色得意洋洋,经过她和岳霖时,眼角只微微斜了一下……

“当啷”一声,孟柳手中的瓷碗忽然滑落,跌在地上。

两个人的脸色都是大变。岳霖眼珠一转,大声道:“姐,你干嘛打我的碗?哎哟!”忽然捂着肚子,**起来。

孟柳心中暗赞他反应机敏,故意压低声音道:“这菜里有毒。你快盘膝坐好,我替你逼出来。”这几句话她咬着牙关一字一句平静说出,费了极大的气力。

岳霖心知她已中毒。眼见她双目微闭,正自苦苦运功,竭力逼住毒物,不让毒气扩散。暗暗为她担心。却知敌人一侧窥测,说不定便在窗前门后。所以他连一句多余的话也不敢说。

他知道孟柳不怀好意。但是他更不想落到别人的手上。

单看对方这用毒的手段,就可想见其余。

可是世上的事情就是这么不由自主,变幻莫测。孟柳和岳霖虽然很不想有人闯进来,却偏偏就有人进来了。

一个得意洋洋的纨绔子弟施施然走了进来。

岳霖慢慢站起来,心中一惊。这人就这么轻松地突然出现在眼前,他却不知他是怎么进来的。

孟柳眼睛似睁非睁,冷冷道:“稍纵即逝时不顺?”

阔少嘻嘻笑道:“孟女侠好眼力!在下正是时不顺。”向岳霖斜了几眼,道:“小兄弟,你好像没有吃下我的‘一醉方休’?我易容改扮,自信天衣无缝,不料却被你老弟看出破绽。嘿!了不起!小兄弟,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岳霖心想:“我哪有看出来啊?”打量他一眼。见他二十来岁,眉清目秀,身上的衣服整得十分合体,更显出一表人才。只是神情贼忒忒的,让人瞧着不大舒服。

时不顺道:“兄弟,你发什么呆啊?是不是哥哥我这身衣服太鲜梢,瞧花了眼啦?”

孟柳冷冷接道:“时不顺,在我面前,你也敢如此放肆,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时不顺嘻嘻笑道:“孟柳,你年纪也老大不小了,怎么一点礼貌也没有?说起来我还是你的长辈。你对长辈就这样说话?”

孟柳怒道:“放屁!你那死鬼老子乃是白鹤门的弃徒,三十年前已从七门除名。你还跟我说什么长辈晚辈。”

时不顺脸色一沉,目中杀气大现。

三十年前,三大神门中的神拳门、神剑门联合鹰爪门、白鹤门、雁行门、百草门、铁腿门等五门,七大门派结成同盟,号称七色盟。推举一代奇人雪凡为盟主,联络天下英雄,意欲推翻昏暗的北宋王朝。但由于种种原因,几次起事都告失败。雪凡愤而自囚,七色盟也烟消云散。但七门在生数度死大战中却结下深厚情谊,常守望相助,同进共退。

时不顺的父亲时迁,本是白鹤门最出色的人物。只是他为人狂放不羁,数次触犯门规,在七门结盟之前便被逐出师门。七门结盟后,时迁自然就为七门共弃。七色盟盟主雪凡也曾设法,希望让时迁重返七门,并已获七门掌门一致同意。但其时时迁投入水泊梁山,很做了几件轰动天下的大事,名气大振,已博得一个“鼓上蚤”的美号。为了联合水泊英雄共抗宋廷,七门最后把这件事压了下去,但事实上已承认时迁仍是七门中人。再后来,晁盖升天,宋江归宋,雪凡退隐,七门散盟,此事便为人遗忘。三十年后的七门弟子大都只知时迁破门,却不知时迁重归。

孟柳见时不顺动怒,心头一喜,暗提内力,正要出手偷袭。忽见一人拍着手走进来,笑道:“久闻孟女侠外粗内细,精明过人,却不料竟如此不识时务。你明知这事是时不顺的恨事,为何却要提起?”

岳霖暗暗惊异,进来这人,竟也是个俊俏少年,只是皮肤稍黑一些。

孟柳更暗暗发恨,眼见一拳便可取了时不顺的狗命,偏偏有人打岔。想是这么想,却知来人眼光实在不凡,居然识破了自己的用意,心中大是惊凛:“怎的来了这么多高手?”扫他一眼,便盯在他腰间。这人的腰间,悬着一口细细长长的似刀非刀,似剑非剑的兵器,不禁微讶道:“刺刀姜玄?”

岳霖吃了一惊,他曾听三哥说过,长江两岸有五位使刀高手,号称“三长两短”,这位姜玄便是其中之一,他的刀与众不同,刀身又细又长,刀尖锐利,略带弯曲,既可砍劈,亦能刺戳,人称“刺刀”。据说他是湘贵一带的苗人,行踪不定,极少现身江湖,不想竟会来到五祖镇。

姜玄微笑道:“你没想到吧?其实你应该想得到,我是为什么来的。”

孟柳心中起疑:“难道他们是为龙鳅图而来?不,不会,除了希哥、我和岳霖,根本没有旁人知道龙鳅图在我手里。岳霖一直跟着我,希哥决不会泄露此事。可是,他们显然有所预谋而来,这是怎么回事?”

姜玄道:“孟女侠在想什么?是在想消息怎么漏出来的,是不是?要是这样,我劝你不必想了,你是绝对想不通的。现在,你还是把龙鳅战船图先交出来吧。”

他脸上带着笑,说出的话却十分奸毒。岳霖暗想:“这人年纪轻轻,说话就如此阴险,这几句话,明明就是暗示是朱希泄露的消息。可是,不是朱希,又会是谁呢?”

孟柳冷冷道:“就凭你们二人?”

姜玄淡淡道:“时不顺的蒙汗药虽然不太霸道,可是后劲却足得很,一个时辰之内,你绝对逼不散药性的,更何况,嘿,嘿!”

一个声音忽然接道:“更何况,还有我在这儿。”他一字字说得极慢,最后一个字说完,南墙上窗户“呼”的一声,突然震开,露出一个中年黄衣道士。

孟柳一瞧他鬼火似的双眼,失声叫道:“鬼火毒气一身轻,你……你还没死?”

中年道士阴阴瞅着她,目光甚是不屑。

孟柳道:“哼,你是前辈,难道也好意思抢后辈的东西?”

姜玄道:“有我出手就够了,何劳山前辈大驾。”

孟柳不睬,只是看着道士。道士慢慢道:“不错。”

孟柳心中大定,忽然站了起来,冷笑道:“就凭你?”

姜玄大惊,左手一拍,右手一长,长刀已然出鞘,口中喝道:“时不顺,杀了那姓岳的小子。”

时不顺摇头,道:“你不是说,有你出手就行了吗?再说,我从来没杀过人,这次也不能破例。”

孟柳怒喝一声:“无耻之徒,看招。”忽一拳捣出。

她和时不顺相距少说也有两丈,岳霖正自奇怪,却见时不顺双掌疾伸,挡在胸前,接着全身一震,身形立刻向后飘去,一直退后五六步,直退出门外,方始停住,脸色已经变了。

姜玄喝道:“无影神拳?”声音震恐,似是看到什么奇异之极的怪事。

中年道士也不禁动容,慢慢道:“好功力,了不起!”

要知“无影神拳”乃是神拳门的最高绝技,练成后能隔空发劲,凌虚伤人,但此技甚难练成,而且只适合男子修习,在神拳门中一直是传子传婿不传女,上一代门主若是有女无子,下一代门主便一定是他女婿或掌门男弟子。数百年来从无一个女子能够练成无影神拳,孟柳若非天赋异禀,孟含春怎会传她?

中年道士与神拳门主孟含春乃是宿敌,他自重身份,又料孟柳中毒后决非姜玄之敌,乐得做个顺水人情,坐山观虎斗。此时见孟柳稍显身手,武功只怕已在孟含春之上,以她内力自然已经炼化体内之毒,姜玄武功虽强,恐也远非其敌,时不顺更是个胆小如鼠,见风使舵之人,万一抵挡不住,岂不误了大事?可是自己已答应决不出手,这可怎么办?

姜玄横刀而立,额上也已渗出冷汗。他夸下海口,想捡这个便宜,谁知孟柳非但并未中毒,武功之强,更是不可思议,心里暗叫倒霉,脸上却不敢露出丝毫怯意。

孟柳深吸一口长气,两臂的袖袍突然一阵鼓荡,膨起许多。姜玄知她立时便要发出无影神拳,再也控制不住,脱口大叫:“山前辈,快来助我。”

道士犹豫一下:“这……”他心里极想助他,但要他立刻毁言背誓,却又有点拉不下脸。他心中暗想:“你是从来不要脸的。我可是武林前辈,怎可与你相比?”

姜玄怒道:“你迟疑什么?误了丞相的大事,你我都活不了。”

时不顺和道士一齐喝道:“住口。”

姜玄奸笑道:“住什么口?你们两个都已归顺我大金国主,难道有假吗?”

孟柳心中一沉。

这些人,居然都已认贼作父,投降鞑子了。

孟柳暗暗咬牙,姜玄说出这个秘密,便是逼迫二人出手,只有杀了孟柳岳霖,他们的秘密才不会有人知道。

好狠毒。

果然,道士身形一晃,人已从窗口闪了进来。时不顺也慢慢走进来。

孟柳心下明白,自己在这三人联手之下,决无幸免。鬼道士的武功和义父相差无几,更有一手歹毒火器,十分厉害。姜玄刀法奇诡,心计多变,也是一个难缠的对手,至于时不顺,他武功虽然不济,但他家传迷香蒙药,却是天下无双。

孟柳虽然精明强干,但到了此时,也感到束手无策。她轻轻卸去将盛的内力,改为密密的守御之势,以免为敌所乘。

姜玄斜眼一瞥,见合围之势已成,孟柳插翅难飞,不禁得意大笑道:“孟柳,你把龙鳅战船图交出来,我便饶你一命,你看这交易怎么样啊?哈哈,哈哈!”

孟柳心念一动,忽冷笑一声,从怀中取出那玉匣,双掌一合,道:“你很想要么?”

姜玄笑声一歇,怔住了。他没料到,一句戏言,竞使对方想出这么个法子。以孟柳的内劲,震碎这小小玉匣自是不在话下。

道士“哼”了一声,道:“放下玉匣,我不难为你。”

孟柳道:“鬼道士说话臭气薰天,还想骗人?岳霖,你过来。”

岳霖应声提枪过来,孟柳道:“鬼道士暗器歹毒,时不顺迷香无味,你站到我前面来,只要闻到什么不对,点一下头,我便毁了这图匣。”

她和岳霖几日相处,已知他闻风本领了得,时不顺迷香再好,料也不能瞒过他的鼻子。

姜玄等三人一齐皱眉:“这婆娘好生狡猾。”道士被孟柳骂得面红耳赤,羞怒交集,伸手入怀,便想出手暗算。被她先一步揭穿,只得又将手放下。

姜玄眼珠转转,道:“孟女侠,你是名门正派的高手,怎么行事起来却和我们一样呢?这么让别人在前面送死,可是你一贯的作风么?”

孟柳和岳霖对视一眼,微笑道:“只因我和他都知道,这是唯一的法子。”

时不顺嘻嘻笑道:“是么?我倒不信这位小兄弟的鼻子有这般灵,那不成了狗鼻子了吗?”

孟柳冷冷道:“你这玷污祖宗的走狗,有胆就试试。”

时不顺左手小指指甲中已扣住一点迷粉,但他适才曾被岳霖识破,心下颇为忌惮,倒也不敢便弹出迷粉。

姜玄目光一凝,忽道:“你不要自己性命,难道也不要这小子的命么?他可是岳飞的儿子!”他知宋人多崇仰岳飞,而今岳飞含冤,宋人悲愤不平,自要尽力保全他的公子,便以此相胁。

孟柳又是一惊:“他怎会知道?”冷笑一声,道:“你们的秘密他已尽知,你们还会放过他?”

姜玄奸笑道:“我家四狼主一向敬重岳元帅精忠报国,我们若伤害了他的公子,四狼主也不会答应。”四狼主便是鼎鼎大名的兀术元帅。

孟柳一凛。姜玄这句话虽然是挑拨,却也不无道理。兀术与岳飞为敌多年,连战连败,由恨生畏,畏极而敬。纵是擒住岳飞,也决不会下手杀他,更不用说他的儿子。稍一沉吟,立刻道:“好,你们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便把这玉匣交给你们。”

姜玄道:“孟女侠是聪明人,请说。”

孟柳道:“你们让岳霖好好离开,不能伤他一根毫发。”

姜玄道:“这个自然,我们怎敢伤了岳四公子。”

岳霖忽沉声道:“我不走。”

孟柳一怔,道:“你为什么不走?”

岳霖道:“我走了,你一定死。再说,我也走不了。”他一直沉默,此刻话一出口,却是斩钉截铁。

孟柳心中一动。她对岳霖并无几分好感,但当得知姜玄等乃是金人走狗之后,却不愿岳霖落入他们手中,才提出这款条件。谁知,岳霖年纪虽小,却极聪明,一口回绝。

孟柳暗想:“此子言辞果断,更有一股侠义之气,果然非俗,不愧是岳飞的儿子。”换了常人,就算明知逃不掉,只怕也早已走了,更何况孟柳也是他的仇人,对他也不怀好意,又何必还顾及她的死活?

姜玄心中暗急,眼见事情将成,那知这小子却横插一杠。忙道:“岳公子放心,我姜玄保证决不伤害你。”

岳霖道:“信义不可分。你做金人走卒,乃是不义之人,如何能守信用?”

鬼道人和时不顺都觉脸热。岳霖虽是跟姜玄说话,实际上却将他二人一齐骂了。姜玄面不改色,微笑道:“我是苗人,想为谁做事就为谁做事,怎为不义之人?”

岳霖道:“苗人敦厚朴质,似你这般无耻狡诈的苗人倒很少见。”

姜玄大怒,忍了一忍,道:“孟女侠,你有何话说?”跟岳霖说话太费劲,索性便避开了他。

孟柳忍不住想笑,想不到阴险深沉的姜玄竟会被岳霖激得心火大盛。这片刻间,她已拿定主意,决定全力相助岳霖逃逸。道:“听说时不顺有匹好马,名叫‘过隙’,其行如飞。我想暂借,让岳公子乘此马离开此地,半个时辰之后,我便交出玉匣,任你们处置。”

道士立刻道:“不行,谁知道这小子跑了之后,你肯不肯交出玉匣?”

孟柳冷冷道:“你放心,我虽是一介女流,说话却从来都不臭。

道士哑然,孟柳在江湖上的信誉,可比他这前辈强得太多了。

姜玄看看时不顺。时不顺脸色变了几变,终于还是点点头,道:“借是可以,不过那马性子很烈,只怕不容岳公子乘座。”

孟柳道:“主人都是走狗,马还会不让人骑?我相信你会有办法的。”

时不顺脸色一绿,转身就走。

不一会儿,院内响起“哒哒”马蹄声,接着,时不顺在外叫道:“马在这里,岳公子出来吧。”

孟柳道:“马留在那儿,你进来。”

时不顺乖乖走了进来。

姜玄向外看了一眼,道:“岳公子,请。”

岳霖摇摇头,道:“ 不,我不能走。除非你们答应让我们一起走。”

姜玄怒极反笑:“哈,你说什么?”

孟柳一皱眉,忽然附在岳霖耳旁说了两句,然后抬起头,道:“岳兄弟,时不顺那匹‘过隙’,全身雪白,没有一根杂毛,你出去看仔细些,如果不是‘过隙’,你就再退回来,没有那匹马,你绝对摆脱不了他们。”

岳霖点点头,道:“我记得那匹马的气味。”

孟柳目光一扫姜玄,道:“你们先走开些。不行,再让一些,时不顺,我警告你,只要你敢动一动,你们就别想得到龙鳅战船图,还有你,鬼道士。”

时不顺和道士忍着气,靠在墙边,暗暗发恨:“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姜玄倒不在意,只是在思索孟柳究竟跟岳霖说了些什么,让这个倔强少年立刻就答应离开。

岳霖心知孟柳留在此处,实在凶多吉少,但事已至此,只有走一走看一步了。提起金枪,急急行了出去,顷刻间,马蹄声“得得”响起,向西飞奔而去。

姜玄脸上露出一丝奸笑,随手找个椅子坐下,将刀抱在怀里,闭目养起神来。

时不顺和鬼道士也都轻轻松松地坐了下来,三人成半圆形状,围住孟柳。

孟柳心中起疑,但想到岳霖已去,不知怎的,竞似觉得一块大石已经落地,再无牵挂之事。她也开始默默运功,准备这场死战。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说岳外传》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老祖快来给我加属…
2 神豪之从人生导师…
3 和空姐荒岛求生的…
4 我的老婆是仙二代
5 狼啸苍天
6 梧桐树下的青春回忆
7 马甲厨娘不动情
8 穿书后我把反派大…
9 总有人逼本小姐用强
10 摄政王妃竟有两副…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成为救世主的我却慌得一逼 作者: 北名有驴
异界大陆 50231 字
叶帝穿越到一个神奇的大陆,随便唱首歌居然让天帝落泪,走两步居然……

2 诸天无限之卡牌系统 作者: 叶咸鱼
男生同人 1116610 字
小南的式纸之舞,鸣人的九尾,止水的别天神,叶封还能获取多少能力呢?

3 从浮游生物开始称霸世界 作者: 东尧青
异界大陆 853936 字
意外变成了海底世界最没有存在感的浮游,系统却告诉他的目标是称霸世界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463226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乡村大神农 作者: 福娃沙沙
乡村乡土 474159 字
赵二宝一直被人当做傻子看待,直到有一天他捡到一颗生命之树的种子…

6 玄幻之最强帝皇系统 作者: 红机唐辰豆
异世争霸 100825 字
重生异界,开局就亡国,值此内忧外患之际,江辰觉醒最强帝皇系统

7 末世危机之雷神降世 作者: 梦不在了
末世危机 141311 字
末世危机中病毒感染人世间,雷神崛起后,前世情缘,今生能否再续?

8 我真没想当神医 作者: 肥瘦卤肉饭
都市异能 127928 字
林凡很苦恼,刚下山就被误认为神医怎么办?我乃修仙之人真的不懂医术啊

9 攻心女孩不好惹 作者: 竹宝
都市情缘 97928 字
霸气宣誓:我允许你在我的世界走来走去,但是我不允许你走出去!

10 灵横宿 作者: 云雀空梦晓
异世争霸 65006 字
背负着种族命运,力挽狂澜,重新踏入武之极道,成就一篇传奇史诗!

《三、正与邪》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