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仙侠武侠 >> 说岳外传 [书号57967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二、情与仇

《说岳外传》 阿飞哥哥/著, 本章共6664字, 更新于: 2013-06-22 14:33

岳霖是知道这令旗和宝图的价值的。

金枪铁骑令,又称金枪铁旗令,在岳家军中名声显赫。二十年前,岳飞还只是老将宗泽手下的一员小将,虽是勇冠三军,雄心万丈,但却声名不显,羽翼未丰。后来他抗击金人,转战到山东两河一带,结识了自发抗金的忠义社两大首领梁兴和杜宝。三人一见如故,肝胆相照。梁兴见岳飞兵少,便在忠义社中挑选了三千名精通武艺的子弟兵,慨然交于岳飞。这三千子弟兵经岳飞训练指教,跟随他东征西杀,驰骋沙场,成为一支战无不胜的铁骑。其后宗泽忧国病死,岳飞屡受手握重兵的杜充、王彦等人排斥,却始终屹立不倒,便是仗此三千精兵。绍兴三年(公元1133年),岳飞平定赣、湘一带的农民起义军,得到高宗的信任。高宗御笔一挥,龙爪亲题“精忠岳飞”,加封岳飞为太子少保、兵马大帅。岳飞这才逐步掌握兵权,军势渐盛。这三千铁骑便成为他的亲兵,号称“忠义背嵬军”(嵬者,酒瓶也。背嵬军,为主将背负酒食的军队,言其亲近)。岳飞被十二金牌召回时,考虑到背嵬军多数是北方人,朝庭取消北伐,他们内心势必不满,一旦自己不再指挥他们,很容易生变。于是把这三千人全部调往镇守随州。又把一向甚得军心的牛皋派驻襄阳,以便随时应付突然事件。但他虽然殚精竭虑,然而事情却仍然发生了。风波亭岳飞父子三人刚刚被杀,宋高宗便急派员至襄阳、樊城、邓县、随州各地安抚岳家军,惟恐生变。各地岳家军以岳帅一生惟以忠义报国,不肯令他死后清誉有损,均含恨接旨。只有随州背嵬军拒接圣旨,并从此不奉君令。高宗、秦桧虽然心中恼怒之极,但鄂西一带重镇俱由岳家军镇守,牵一发而动全身,只得忍下这口气,以后这件事就慢慢不了了之。好在随州只是弹丸之地,宋氏君臣也不如何放在心上。

岳霖听三哥说过,背嵬军虽然不听任何人号令,抵抗金兵却毫不含糊。所以附近宋军仍把他们当做友军。牛皋、董先依旧拨粮拨款,关系甚洽。有次牛皋从随州犒军回来,曾对人说,若是能得到金枪铁骑令,便可调动背嵬军。

牛皋当时可能喝了不少酒。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句话居然传得这么快,又传得那么远。不但韩世忠、刘光世、吴磷等抗金大将都暗中派出高手,寻找金枪铁骑令。甚至惊动了金国元帅粘罕和兀术。如今,江湖上查找此令的正邪各派人物,少说也是上百。

那龙鳅战船图也是珍贵无比,据说出自水泊梁山造船能匠玉幡竿孟康之手。依图造船,其船矫如神龙,滑似泥鳅。不但可在长江大海里急驶,在河汊沟道中也行走自如,乃是当时第一等的战船。岳飞曾赠韩世忠一艘龙鳅战船,作为他的帅舰。黄天荡围困兀术一役,女杰梁红玉擂鼓助战,便在这条船上。对于在水草野苇丛中的生死边沿徘徊达数月之久的兀术元帅来说,其得到这幅图的心情,只怕更为迫切炽烈。

如今这两样宝物,都落在岳霖手上。

他慢慢放下静华和尚,心中发誓,一定要把这两样东西带回襄阳,交给牛皋叔叔。

但是,他能做到么?

不知过了多久,身后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有人道:“他死了?”

是个女人的声音。

火光忽然一闪,四周亮堂了许多。

岳霖知道,朱希和孟柳回来了。

他轻轻探手,从静华的怀中取出一个小小玉匣。

玉匣是冷的,和静华的身体一样冷。

可是身后的四只眼睛,却一齐火热起来。

岳霖左手托着玉匣,没有回头,只淡淡道:“大师要我把这个玉匣交给两位。”

火光下,玉匣闪着绿光,忽吞忽吐,撩拨着朱孟二人的心。

火光动了一下,是朱希跨上一步。

他右手举着火把,伸出左手,探身去取玉匣。

孟柳忽道:“且慢。”

朱希一愣,缩回手,向妻子看去。

孟柳肃然道:“希哥,大师至死仍信守然诺,真乃大好男儿,铁铮汉子。我虽一介女流,也甚敬重。如今他尸骨未寒,我们怎可无礼冒渎?”

朱希醒悟,改容道:“对,我一见到宝图,心就乱了。柳妹,那我们就先安葬了大和尚,如何?”

孟柳道:“这位小兄弟,静华大师一代宗师,我夫妇虽因此宝与他为敌,但对他却一直佩服。我们想让他入土为安,你看如何?”

岳霖心想:“这位孟女侠行事说话正气凛然,颇有男儿气概,不像是坏人,却不知大师为什么要我提防她?”轻轻点点头,把玉匣放在地上,道:“好。”

三人合力,将静华就地安葬,孟柳还削了一块木板,用匕首刻上“侠僧静华大师之墓”八个字,插在静华墓前。

岳霖见这二人在做这些事时,神色肃然,毫没看那玉匣一眼,心中观感更是大变,想道:“不愧是名门正派的高手,举止风度就是不一样。”

一切做完,岳霖惦记着撵上母亲三哥,速速赶到襄阳。抱枪向朱、孟二人拱了拱手,道:“在下还有要事,两位,咱们后会有期。”转身便走。

孟柳忙道:“小兄弟,你叫什么?日后相见,也好称呼啊!”

岳霖一怔,停下脚步,静华的话又浮现脑中,心想:“说是不说?”

朱希也道:“襄阳朱希、孟柳,请教小兄弟贵姓大名?”

岳霖听他说话十分谦和诚恳,并无恶意,心中更是为难。他不想骗他们,但静华临死前的叮嘱却又时时响起,这怎么办?

猛然疾风骤起,只听朱希叫道:“柳妹,不可。”

岳霖暗叫不好。危急中枪头一压,枪钻借势翘起,直指暴风中心。这却是他闻风辨味本领发挥作用,闻到此风有别,算准方位,这才化解了孟柳的偷袭。若是单凭武功,他绝对躲不过去。

孟柳喝声:“好!”身体一沉,横腿疾扫。

岳霖不及细想,枪尖插地,借势一个筋头,翻了出去。还未站稳,孟柳另一腿又一扫而扫到。岳霖无奈,枪钻拄地,又一个跟头,避过这招。孟柳脚如狂风,岳霖身似飘絮,双方急如奔雷电闪,却又配合默契,便好像早已排练多次,熟极而流。岳霖连翻八个跟头,破了孟柳八记连环扫腿。

岳霖怒气勃发,再也忍耐不住,一待站定,长枪红缨立刻四散,挽起斗大枪花,带着隐隐血腥之气,疾地刺向孟柳。这一招用尽全力,再不理会对方是男是女,武功是高是低。

朱希耸然动容,喝道:“好枪法!”话音未落,只见岳霖身体一震,忽然凝住。孟柳冷笑一声,身子纵起,一拳向岳霖天灵砸去。

说时迟,那时快,猛然鞭影闪动,一条毒蛇似的长鞭已后发先至,卷住了孟柳的手腕,用力一拉,将她拳头拉开。

孟柳用力一挣,居然没挣动。她心思敏捷,左手中指疾伸而出,戳向岳霖右太阳穴。

岳霖穴道被封,哪里躲得开去?眼睛一闭,心道:“这女人好毒!”

只听朱希叹道:“柳妹,你疯了么?”手上暗劲催动,那卷住孟柳手腕的鞭梢忽然扬头,轻轻击在她胁下。

孟柳全身一木,劲道立刻散去。朱希长鞭一带,轻轻将她放在地上。又一鞭挥出,解开了岳霖的穴道。

转眼间情景已是大变。岳霖收回金枪,怔怔看着朱希。

朱希长鞭这时已不知去向,举手道:“岳公子受惊了。”

岳霖微微一惊。

朱希又道:“公子是三公子,还是四公子?”

岳霖知道无法再瞒,道:“在下岳霖。不知朱先生何以知之?”

朱希微笑道:“四公子最后那一枪‘长车踏破贺兰山’,使得神韵流彩,气魄非凡。除了岳家几位公子,旁人无论如何也使不出这等精妙绝伦的枪法。近来听说三公子和四公子保护岳夫人已至鄂境,这伙金狗又在此处设伏截杀。朱某再蠢,也该想得到了。”

岳霖点点头,道:“朱先生的‘百灵神鞭’,如神龙夭矫,见首不见其尾,真是神乎其技。岳霖十分钦佩。”

朱希一怔,道:“四公子见笑了。”欢喜之中,暗暗诧异对方的渊博。

岳霖心想:“他武功如此了得,不知心意如何。那孟柳适才连下杀手,对我大有恨意。为金枪令安全起见,还是尽快离开这两人为妙。”道:“岳霖心忧母兄安危,不敢久耽,这就告辞了。”

朱希道:“且慢。四公子,这幅‘龙鳅战船图’乃是你岳家之物,请公子携去。朱某不才,久已仰慕岳夫人慈容,欲随四公子一同前去拜见,不知四公子可否引见?”

岳霖不料他这般通情达理,大喜道:“那当然好了。不过……”看一眼孟柳,脸色忽变。

朱希有些尴尬:“这都是误会……”正说到此处,右腿外侧“阳陵泉”穴上忽然一阵酸麻,顿时身子一晃。紧接着小腹上“气海”穴又是一麻,再也站立不住,一跤跌倒。手中火把扬手扔出,插入不远的泥地中。

孟柳缓缓站起。

岳霖怒斥一声,挺枪而上。

孟柳双掌一翻,已抓住枪杆。岳霖只觉一股大力撞到,双手巨震,金枪已被孟柳夺去。乌光一闪,枪尖已抵住岳霖咽喉。

朱希坐在地上看得真切,厉叫一声:“柳妹!”声音峻急,大非寻常。

孟柳一颤,枪势顿停。过了一会儿,她轻轻道:“希哥,我这一枪要是刺过去,我们就完了,是不是?”

朱希脸上青筋一条一条地跳着,沉声道:“柳妹,你变了!”

孟柳道:“哦?”

朱希道:“以前的柳妹,既豪气逼人,又温柔知礼。那才是我的柳妹。可是现在,你……唉,其实你刚才出手偷袭四公子,我就知道你是存心要杀他。可是我还痴心妄想,以为或许只是一时误会。”

孟柳忽一伸手,点中岳霖胸前“神堂”、“神道”二穴,随手抛下金枪,拾起玉匣,慢慢转头过来,道:“不错,我早知他是岳家的人。他刚才连翻八下跟头,正是岳家枪中的‘八千里路云和月’,原是从一招‘蹬里藏身回马枪’化出来的,乃是岳家独门枪法。我使出‘铁腿八扫’,就是为了迫他使这一招。希哥,你说我变了,可你学成了软玉夫人的‘百灵神鞭’,却也没有告诉我一声啊!”

朱希道:“三年前我和你在五祖镇重逢,我就想告诉你。可是你只关心什么龙鳅战船图,从来没问过我。再说……”

孟柳轻轻道:“再说我争强好胜,知道你练成了‘百灵神鞭’,一定会和你比个高低?”

朱希叹口气。

两人忽然都沉默了。

半晌,朱希道:“唉,这次我们艺成重逢,我们之间就有了一种隔膜。我感觉得到,你虽然还是像十年前那么爱我,却已有很多事瞒着我。这三年我虽与你朝夕相处,却感到你已经渐渐离我越来越远了。柳妹,这幅龙鳅战船图,我知道你日思夜想了三年。如果你真的需要,你就拿去吧。只是,你不要伤了四公子。”

孟柳的脸色变了几变,忽然道:“希哥,我听你说过,这幅图中有一种‘八八水门阵’,和你们朱家家传的‘黄帝古井阵法’颇有相似之处。你不想把它带回朱家,恢复你嫡传弟子的身份?”

朱希道:“现在已经不需要了。”

孟柳诧道:“这不是你最大的心愿吗?”

朱希忽然笑了,虽然有些苦涩,却仍不失豪迈。他轻声道:“十年前我或许会那样想。现在……软玉夫人曾想把‘赤木令’传给我,我拒绝了。经过这些年,我什么都想通了。如今国难当头,异族横行,我大好河山正受金狗涂炭。国已破,家何存?区区嫡传弟子身份,又何足道哉?”

孟柳微微一震,口中重复道:“国已破,家何存?国已破,家何存?”

朱希道:“柳妹,岳元帅当年精忠为国,乃是我朝的中流砥柱。我大宋苟延至今,仍据半壁,实出岳元帅之赐。柳妹,你千万不可伤害他的公子。不然,天下人都不会答应你的。”

孟柳忽厉声道:“住口!”

朱希见她柳眉倒竖,杏眼圆翻,知她恼怒已极。但想破脑袋,也想不通什么话说错了,居然让她这等气愤。

朱希和孟柳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感情甚笃。十年前结为夫妻,更十分恩爱。后因二人师门见招,方忍痛暂别,各回师门修习本派绝技,但却一直没有中断联系。三年前朱希艺成出道,依约赴黄梅五祖镇,夫妇重新团聚,联手查找龙鳅战船图。屈指算来,两人已有二十年以上的感情。孟柳虽性情爽朗,智慧过人,但却从没对朱希这般疾言厉色过。今天这是怎么了?

又一阵沉默之后,孟柳镇定下来,放慢声音道:“希哥,我认识你,有二十年了罢?你的心思,我会不明白?你不接‘赤木令’,不肯做朱家旁支的掌门,我相信。可是你说不想重回朱家,那怎么可能?十年前你为什么偷偷去寻找朱家已失传多时的‘若有若无’心法?你为什么偷偷去练朱家无一人肯练的‘腐肉功’?在江湖上你为什么总是自称襄阳朱希?你瞒得住别人,可瞒不了我。希哥,我知道你爱我。刚才要不是你怕伤了我没敢用力,谁能在百灵神鞭下那么快打通穴道?这幅龙鳅战船图如此珍贵,只要你拿去献给朱大爷,他一定会允你重返朱家。以你的武功智慧,这朱家主人的位置,迟早是你的。可是你为了我,竟然把这些全都置之一旁。希哥,难道你柳妹的心,真的是铁打的么?”

朱希只觉眼角润润的,心里热热的,低低地叫道:“柳妹!”

孟柳跪下来,抓住朱希的双手,动情道:“希哥!”

两人互相看着对方的脸庞,忽然都想起了十年之前的种种情景,心中都是倍感温馨。

朱希道:“只要你知道我的心,我什么都不在乎的。可是,你为什么一定要杀四公子呢?”

孟柳深情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恨意,她轻轻道:“希哥,你知道我是谁的女儿么?”

朱希讶道:“你父亲是神拳门的门主孟含春孟伯父。我从小就识得他了。”

孟柳放开他手,慢慢直起身,道:“不,他老人家是我义父。其实,我不姓孟,我应该姓杨。我的父亲,就是当年威震天下的大圣天王杨么。”

“什么?”朱希大吃一惊,“你父亲是杨么?这……这怎么可能?”心中却立刻明白了她为什么一定要杀岳霖。

杨么是南宋建炎、绍兴年间的著名农民起义军领袖。他自幼爱好舞枪弄棒,练得一身好武艺。而且他为人仗义,喜欢结交各路英雄好汉,在江湖上颇有声誉。建炎四年,鼎州大饥。百姓忍无可忍,揭竿而起,推举钟相为首,称楚王。其时杨么年纪虽轻,却已是钟相的得力助手。没过多久,钟相被宋廷捕杀。杨么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勇于承担,毅然接替钟相,成为义军首领,自号大圣天王,在洞庭一带屡破官军,威名连宋高宗都久仰了。绍兴五年,为岳飞所破,自杀身亡。

孟柳咬牙切齿道:“我杨家与岳家实有不共戴天之仇。希哥,你说我该不该杀他?”

朱希凝思片刻,道:“柳妹,你怎么知道你是杨……杨前辈的女儿?”

孟柳道:“十年前,你去鄂州(今武昌)拜见软玉夫人。你走后不久,我便接到义父的飞函,要我到黄梅五祖镇,去见神剑仙子月前辈,求她传授我神剑门的锦绣剑法。昔年天下神拳、神刀、神剑三大神门齐名江湖,渊源颇深。月仙子便是神剑门的门主。她见了义父的信,答应教我剑法。这样我就在五祖镇随月前辈学了三年剑术。三年后月前辈静极思动,嘱我小心修习,便自飘然而去。又过了半年,义父突然来到五祖镇,犹豫再三,告诉我,说我是杨么之女。我惊得呆了,追问他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义父说,一则你武功未成;二来当年你父是岳……岳飞所害。而岳飞力抗金兵,我很佩服。我怕你一怒之下去杀岳飞。我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现在你告诉我,难道我就不能杀他了吗?义父神色黯然半晌,才道,岳飞已被秦桧害死于风波亭。最后告诉我,传闻岳家军军中二宝已流入江湖。其中有一幅龙鳅战船图,乃是你父亲的遗物。你可暗中查访,找机会把它夺回来。”

“啊!”朱希惊呼一声。连一直沉默的岳霖也愣住了。龙鳅战船图居然是杨么的遗物,谁又能想象得到?

孟柳偏转头,怒视岳霖一眼,冷笑道:“当年你父亲杀我亲父,抢我宝图。此仇不报,枉为人子。我不杀你,怎对得起我死去的父亲?”

朱希见她怒火又起,急道:“柳妹,你父亲遇害之时,四公子他尚不解人事,怎可滥杀无辜?”

孟柳怒道:“父债子还,自古如此。”

朱希道:“可我们武中人,冤有头,债有主,一人做事一人当。你这等做法,岂不让天下人齿冷?”

孟柳气得嘴唇直哆嗦:“你……你胡说!”她本来伶牙俐齿,二十年来与朱希斗口拌嘴从没落过下风。可她万万没想到一向笨嘴笨舌的朱希为了别人,口齿竟然变得如此锋利,让她实在气得昏了头,不知不觉便强词夺理起来。

朱希道:“我没胡说。岳元帅有大功于国,乃我武林人之楷模,连金人也敬他三分。纵有过失,亦难掩其光彩。柳妹,从前你也很仰慕岳元帅的,难道你忘了?你强词夺理,正说明你心里也并不认可自己的这种做法,难道我说得不对?”

孟柳沉默了。

她本来颇有头脑,只是一牵涉到父亲的血海深仇,便丧失了理智。此刻被朱希一顿抢白,忽然冷静下来。

岳霖呆立一旁,见他二人情深爱重,实是一对神仙眷属,却为了自己吵得一塌糊涂。心想:“孟柳说得不错,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无论如何,今日我是活不了了。既然如此,我又何必让他们为我而在心理上留下阴影呢?”道:“两位不必争了。朱先生,当年杨前辈确是因我父帅而死。父债子还,我愿意为他抵命。只是,临死之前,我有一个小小要求,不知两位可能答应?”

孟柳见他侃侃而谈,脸上虽尚存稚气,但却毫无惧色,心下倒也佩服,道:“你有什么要求?”

岳霖道;“这条金枪从小就陪着我。我想请两位在杀了我以后,把这条枪与我同埋。”他早已算定,如果求朱希把枪带回襄阳,势必启孟柳之疑。倒不如埋入地下,一了百了。至于龙鳅战船图,本该归孟柳所有,她想如何处置,倒也不需自己再操冤枉心。

孟柳哼了一声,心想:“你不怕死,难道我就不杀你了?只是,得想个正当的理由,也不能当着希哥的面动手。”心中想了半天,忽道:“希哥,我今天可以不杀他。”

朱希喜道:“柳妹!”

孟柳转过身:“可是我要带他去见我五叔。是杀是放,由他老人家决定。希哥,你的穴道,一个时辰之后自会解开。希哥,我们……我们牌楼见吧!”俯身拾起岳霖的金枪,右手一带,将岳霖夹在腋下,急步而去。

朱希不料她竟说走就走,胸中纵有千言万语,一时却又从何说起?眼睁睁看着她人影一闪,便消失在黑暗之中。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说岳外传》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老祖快来给我加属…
2 神豪之从人生导师…
3 和空姐荒岛求生的…
4 我的老婆是仙二代
5 狼啸苍天
6 梧桐树下的青春回忆
7 马甲厨娘不动情
8 穿书后我把反派大…
9 总有人逼本小姐用强
10 摄政王妃竟有两副…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成为救世主的我却慌得一逼 作者: 北名有驴
异界大陆 50231 字
叶帝穿越到一个神奇的大陆,随便唱首歌居然让天帝落泪,走两步居然……

2 诸天无限之卡牌系统 作者: 叶咸鱼
男生同人 1116610 字
小南的式纸之舞,鸣人的九尾,止水的别天神,叶封还能获取多少能力呢?

3 从浮游生物开始称霸世界 作者: 东尧青
异界大陆 853936 字
意外变成了海底世界最没有存在感的浮游,系统却告诉他的目标是称霸世界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463226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乡村大神农 作者: 福娃沙沙
乡村乡土 474159 字
赵二宝一直被人当做傻子看待,直到有一天他捡到一颗生命之树的种子…

6 玄幻之最强帝皇系统 作者: 红机唐辰豆
异世争霸 100825 字
重生异界,开局就亡国,值此内忧外患之际,江辰觉醒最强帝皇系统

7 末世危机之雷神降世 作者: 梦不在了
末世危机 141311 字
末世危机中病毒感染人世间,雷神崛起后,前世情缘,今生能否再续?

8 我真没想当神医 作者: 肥瘦卤肉饭
都市异能 127928 字
林凡很苦恼,刚下山就被误认为神医怎么办?我乃修仙之人真的不懂医术啊

9 攻心女孩不好惹 作者: 竹宝
都市情缘 97928 字
霸气宣誓:我允许你在我的世界走来走去,但是我不允许你走出去!

10 灵横宿 作者: 云雀空梦晓
异世争霸 65006 字
背负着种族命运,力挽狂澜,重新踏入武之极道,成就一篇传奇史诗!

《二、情与仇》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