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个性化>> 悬疑小说 >> 恐怖记事 [书号510549]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十六章

《恐怖记事》 钱小倩/著, 本章共12231字, 更新于: 2013-04-04 21:06

埃琳娜急忙冲向罗伯特E.Lee,感到似乎已经离开好多年了。昨晚似乎就像是她遥远的童年,只能勉强记着。但她知道今天她就要面对一切。

昨晚她不得不面对她的朱迪恩姑姑。当她的邻居告诉她这些事后,她的姑姑非常不安,而让她更不安地是没有人知道埃琳娜在哪。当埃琳娜几乎在第二天早晨在到家时,她感到疯狂而又担忧。

埃琳娜没法解释。她只能说她和斯蒂芬在一起,而她知道他恰好就是这件事的被告,虽然他知道他是无罪的。剩下的时间里,所有的事情都发生了,她不得不保守秘密。虽然朱迪恩姑姑对这点深信不疑,她是不会明白的。

而这个早晨埃琳娜起晚了,现在她已经迟到了。当她急忙冲向学校的时候,街道从她身边略过。和平常一样,天空阴暗,有一些风刮过。她只是想要见到斯蒂芬。整个晚上,她是睡得那么沉,整个晚上都是关于他的噩梦。

有一个梦尤其真实。在梦里她看见斯蒂芬苍白的脸还有他暴怒的眼睛。他看着她说:“你怎么样,埃琳娜?你怎么样?”之后他低头看着她的脚离开了。她在身后喊他,恳求他,但他一直走着知道消失在黑暗里。当她低头看着那本书时,她看见深蓝色的天鹅绒。她的日记。

当她想到她的日记是怎么被偷时,一阵愤怒的颤抖穿过她的身体。但这个梦是什么意思?她的日记里有什么让斯蒂芬这样?

她不知道。她所知道的仅仅是她需要见他,听他的声音,感觉的胳臂环绕着她。离开他就像把她的血肉从她的身体上分离开来。

她跑进学校几乎没有人的走廊。她一直往前走向外语教师,因为她知道斯蒂芬的第一堂课是拉丁文课。只要她能够见他一会儿,她就会感觉很好。

但他不再教室里。透过门上的窗户,她看见他的座位空着。马特在里面,他脸上的表情让她感到更加恐惧。她担忧地扫了一眼斯蒂芬的桌子。

埃琳娜机械地转过身。就像一个机器人般,她爬上楼梯走向她的三角法教室。当她推开门时,她看见每一张脸都转向她,她匆忙滑进梅雷迪恩旁边的空座位。

梅雷迪恩伸出手握住她的。“你还好吗?”她小声说。

“我不知道。”埃琳娜愚蠢地说。她感到周围所有的空气都让她感到窒息,似乎有一种压力围绕着她。梅雷迪恩的手指干燥温热。“梅雷迪恩,你知道斯蒂芬发生了什么吗?”

“你是说你不知道?”梅雷迪恩黑的的眼睛瞪大了,埃琳娜围绕她的力量越来越重。所有的一些都变成成了没有压力服的水域。

“他们没有……逮捕他吧?”她问,强迫自己说出这些。

“埃琳娜,事实上比这更糟。他小时了。警察今天一早就去了宿舍而他不再那儿他们也来了学校,但他今天没有露面。他们说他们法相他的汽车被抛弃在旧河道上。埃琳娜,他们认为他离开了。逃出了镇子,因为他犯了罪。”

“这不是真的。”埃琳娜说。她看见人们转过身望着她,但她没有理睬。“他没有罪!”

“我知道你会那么想,埃琳娜,但还有别的什么让他离开呢?”

“他不会的。他没有。”有什么东西在埃琳娜的身体里燃烧,一团愤怒的火焰让她的恐惧支离破碎。她猛烈地呼吸着。“他不会自愿离开的。”

“你的意思是有人强迫他离开了?但是会是谁呢?泰勤没有那个胆量——”

“强迫他,或者更糟。”埃琳娜打断她。现在全班的人都看着她们,而哈尔彭先生张开了他的嘴巴。埃琳娜突然站起来,“上帝保佑他没有伤害斯蒂芬。”他说。“上帝保佑他。”然后她转过身都想门口。

“埃琳娜,回来!埃琳娜!她听见身后的呼喊,梅雷迪恩的,哈尔彭先生的。她继续走着,越来越快,她仅仅看见前方,她的思想固定在一件事上。

他们认为她是去找泰勤.斯莫尔伍德。不错,他们会浪费时间跑去错误的方向。她知道她要做什么。

她离开学校,冲进秋天冰凉的空气里。她速度很快,双腿在学校和旧河道之间的路上迅速来回。到了河道这她转身向墓地跑去。

一阵寒风鞭打着她的头发,让她的脸感到刺痛。橡树叶在她身边飞舞,在空气中打转。但她心里的火仍旧灼热,驱逐了严寒。她知道她现在高昂的情绪意味着什么。她大步走过紫色的草地以及墓地中央的垂柳,焦急地看着四周。

头顶,烟云就像一条黑色的河流。橡树的枝叶四处摆动着。一阵风把橡树叶带到她的脸上,似乎墓地正赶她离开,向她展示自己的力量,让她感到害怕。

埃琳娜忽略它们。四处旋转,他的她的注视在墓地中燃烧。然后她转过身,冲着愤怒的风呼喊。仅仅是一个词,但却是一个她知道会带给他的词。

“达蒙!”

冰冷的空气鞭打着埃琳娜的头发和脸颊,眼泪低落到她的毛线衫上。橡树叶旋转着飘落在花岗岩上,树木们的枝叶狂暴地缠绕在一起。埃琳娜的手冰凉,她的嘴唇和脸颊已经麻木了,但她站在这面对着狂怒尖叫着,大喊着。

“达蒙!”

这个天气是他在展示自己的力量,意味着驱逐她离开。这没用。身体里唤醒斯蒂芬的同样的力量灼热迸发。如果达蒙对斯蒂芬做了什么事,如果达蒙伤害了他……

“该死的,回答我!”她冲着墓地一遍的橡树喊着。

一片该死的叶子像枯萎的手一样略过她的脚边,但这里没有任何回应。头顶上,天空就系那个玻璃一般灰暗,和她身边的墓碑一样灰蒙。埃琳娜感到愤怒和挫败刺激着她的喉咙。她错了。达蒙到底不再这儿,她和尖叫的狂风独自在一起。

她转过身,喘着气。

他就站在她的身后,如此接近,以至于她转身时他们的衣服挨到了一起。这样的距离,她应该感觉到另一个人站在这,她应该感觉到他的身体或者听见他。但当然,达蒙不是一个人。

她在阻止自己之前后退了一两步。每一个直觉都在风中请求她逃开。

她紧握拳头。“斯蒂芬在哪?”

达蒙的额头皱成了一条黑色的线。“斯蒂芬是谁?”

埃琳娜向前迈步突然用力打了他。

他穿着她第一次见他的那身装扮,一身的黑色。炭黑色的学子,黑色的裤子,黑色的毛衣,还有鹿皮夹克。他看上去很像斯蒂芬。她不知道自己以前怎么会错过这一点。他又同样的黑色头发,同样苍白的皮肤,同样令人不安的美丽容貌。但他的头发很直,没有什么波浪,而他的眼睛就像午夜一样黑暗,他的嘴唇残酷无情。

他缓慢地转过脑袋看着她,她知道自己的血液正冲上脸颊。

“别对我撒谎。”她说,她的声音颤抖。“我知道你谁。我知道你是什么。你昨晚杀了唐纳先生。而现在斯蒂芬消失了。”

“他消失了吗?”

“你知道他消失了!”

达蒙微笑了,而这个微笑一闪而过。

“我警告你,如果你伤害他——”

“然后,什么?”他说。“你会做什么呢,埃琳娜?你能做什么呢,反抗我?”

埃琳娜沉默了。第一次她意识到狂风正逐渐消退。周围的空气变得致命地安静,似乎他们正站在强大力量的中心。这似乎就像一切东西,沉闷的天空,橡树还有紫色的哦草地,都在它的包围之下,都和他有着关联,似乎都是他强大的力量。他站在这,脑袋微微向后倾斜,他的眼睛充满了奇怪的光芒,深不可测。

“我不知道。”她小声说。“但我会发现一些事情的。相信我。”

他突然大笑起来,埃琳娜的心脏被猛地一拉,然后开始猛烈撞击。上帝,他真美。他的英俊是虚弱无色的那一种。像往常一样,这个笑声持续了一段时间,但甚至当他的嘴唇平静下来时他的眼睛还带有这种色彩。

“我会相信你的。”他轻松地说,看着周围的墓地。然后他转过身子向她伸出一只手。“对于我的弟弟来说你太美好了。”他随便地说道。

埃琳娜想要将他的手挥开,但她没法再次触碰他。“告诉我他在哪。”

“稍后,也许——有一个条件。”他缩回他的手。

“我的弟弟。”他继续。“是一个傻瓜。他认为你长得像凯若琳,你像她一样苍白虚弱。但他错了。我能感到你另一端的愤怒。我现在能感觉到,一束如同沙漠上阳光般的光线。你很强壮,埃琳娜,甚至如同你这般。但你可以这么强壮……”

她凝视着他,并不理解。“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个斯蒂芬有什么关系?”

“我正在谈论力量,埃琳娜。”突然,他向她走近,他的眼睛固定在她的上面,他的声音温柔而又急迫。“你对别的一切都感到疲劳了,没有什么可以让你满意。你是个拥有一些的女孩,但这只是你想要的东西的边缘。力量,永生,还有你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

“为什么不呢?”他小声说道。“为什么不试试呢,埃琳娜?诚实一些,这难道不是你想要的一部分吗?”他黑色的眼睛充满了炙热和强烈,牢牢将她定住,无法转移视线。“我能够更换你你身体了沉睡了一生的东西。你足够强壮去生活在黑夜之中,并因此而自豪。你会变成一个黑暗的女皇。为什么不要这些力量呢,埃琳娜?让我帮你取得这些。”

“不。”她说,艰难地将自己的视线离开他。她没有再看他。她不会让她对自己做这些。她不会让他使自己忘记……让她忘记……

“这是最终的药剂,埃琳娜。”他说。他的声音如同指尖爱抚一般触摸她的喉咙。“最终的秘密。你会拥有从不曾有过的快乐。”

有一些她必须记得的重要的事情。他正在使用力量让她忘记这些,但她不会让他让自己忘记的……

“而我们会在一起,你和我。”冰冷的指尖抚过她的喉咙,滑到她的衣服领口。“只有我们两个,永远。”

当他的手指滑过她的脖子上两个伤口时爆发出一阵急剧的疼痛,她的思想全都消退了。

让她忘记……斯蒂芬。

这就是他想从她的脑子里驱逐出去的。关于斯蒂芬的记忆,他绿色的眼睛还有他的微笑以及在那之后的悲哀。但现在没有什么能将斯蒂芬强行离开的脑子,它们不再与人分享。她逃脱达蒙的控制,甩开冰冷的指尖。她直视着他。

“我已经找到我想要的了。”她残忍地说。“还有我想要与之永远在一起的人。”

阴暗在他的眼里扩展开来,一阵冰冷的愤怒充斥在他们周围的空气里。看着这双眼睛,埃琳娜想到了势待攻击的眼镜蛇。

“别和我的弟弟一样愚蠢。”他说。“否则我就不得不用同样的方法治疗你。”

她现在感到自己非常害怕,她没法控制这种感觉,冰冷倾泻出来,浸透她的骨骼。狂风又开始猛烈地刮着,卷动着树叶。“告诉我他在哪,达蒙。”

“现在?我不知道。你就不能有那么片刻的时间不去想他吗?”

“不!”她颤抖,头发又在脸上胡乱飞舞。

“而这就是你最后的答案,今天?非常肯定你要和我玩这个游戏吗,埃琳娜。后果并不好笑。”

“我很肯定。”她不得不在他抓住她之前阻止他。“而你不能威胁我,达蒙,你没注意到吗?斯蒂芬告诉我你是什么,你做过什么的那一刻,你就失去了控制我的力量。我讨厌你。你让我感到恶心。而你没法对我做任何事,再也不会了。”

他的脸变化了,所有的直觉都扭曲而又僵硬,变得残酷怨恨。他笑了,但这个笑容从未停止过。“没有任何事情?”他说。“我能对你做任何事。你不会知道,埃琳娜,我要做什么。但你会知道的。”

“冬天就要来了,埃琳娜。”他说,他的声音清晰而又残忍甚至随着狂风而咆哮。“一个不可饶恕的原因。在它结束之前你会知道我能做和不能做的事的。在冬天过去之前你会加入我的。你会是我的。”

晕眩的苍白让她感到刺眼,现在甚至连他的声音也消退了。她现在甚至没法看见他黑色的身影。她环抱着自己,弯下腰来,她的整个身体都摇晃起来。她小声的说着:“斯蒂芬——”

“哦,一件更重要的的事情。”他的声音又出现了。“你之前问我的弟弟。别去找他了,埃琳娜。我昨晚杀了他。”

她抬起脑袋,但什么也没有看见,只剩下晕眩的苍白,在她的鼻子和脸颊上,粘在她的睫毛上。她意识到了那时什么。

雪花。这是十一月的第一场雪。太阳已经离去了。

一束不自然的黄昏光线洒在墓地上。雪花让埃琳娜的眼睛模糊,狂风刮过她麻木的身体似乎是掉进了一个冰潭里。然而,倔强地,她没有转过身靠近墓地和前方的公路。对于她最好的判断力,往前走可以直通那座桥。她朝前走去。

警员在就河道上发现斯蒂芬遗弃的汽车。这意味着他离开了它去了小溪里或是树林里。埃琳娜物业发现墓地一边的草丛,她她没有止步,她低着脑袋,手臂紧紧环抱自己。她出生在菲尔教区,她很了解这个墓地,她能凭着记忆穿过它。

当她穿过桥的时候她颤抖着变得痛苦。并不是因为雪花,而是风刮得越来越强。它撕破了她的衣服似乎这只是一张薄纸,而澳带走她的呼吸。

斯蒂芬,她想着,转向旧河道,沉重地向北方走着。她不相信达蒙所说的。如果斯蒂芬死了她会知道的。他还活着,在某个地方,她得找到她。他可能在这个苍白晕眩中的任何一个地方,他可能受伤了,冻僵了。模糊地,埃琳娜感觉到自己不再有判断力了。她的思想逐渐减弱。斯蒂芬,找到斯蒂芬。

一直艰难地在路上行走着。在她的右边是橡树林,在她的左边,是小溪的流水。她蹒跚而又缓慢。风似乎没法再糟糕了,但她感到非常累,她需要坐下来需休息一下,仅仅是一分钟。

当她跌落在路边时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样寻找斯蒂芬有多么的愚蠢。斯蒂芬回来找她的。她所需要的只是做在这儿等待着。他很可能马上会来了。

在她的身体里,斯蒂芬摇晃着他。他毁灭了此刻宁静的休息。她看见了他的脸,苍白而又急迫,他绿色的眼睛黑暗。她想要告诉他让他静下来,但他没有听进去。

埃琳娜,起来,他说,她感到这双绿色的眼睛对她的控制力。

埃琳娜,起来,就现在——

“埃琳娜,醒醒!”这个声音尖细而又恐慌。“起来,埃琳娜!醒醒!我们没法抬动你!”

该死,埃琳娜把目光聚集在一张脸上。

“邦妮。”她缓慢地说。“你在这儿做什么?”

“帮我找到你。”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埃琳娜的一边说道。她稍微转过脑袋。梅雷迪恩通常带着讽刺的黑色眼睛,现在也充满了担忧。“站起来,埃琳娜,除非你想变成一座真正的冰雕。”

她全身都是雪。僵硬地,埃琳娜站立起来,沉重地倾泻在另外两个女孩身上。她们走在她的后面,向梅雷迪恩的车走去。

车里应该更暖和一些,但埃琳娜的神经末梢正苏醒过来,告诉她这有多冷。冬季是一个不可饶恕的原因,她想。朱迪恩姑姑站在门口等候着,手中拿着毛毯。“我知道如果她们找到了你,你一定冻僵了。”当她伸手摸到埃琳娜的时候用一种断然的愉悦的声音说道:“万圣节前夕的雪!我真难相信。你们这些女孩在哪找到她的?”

“在旧河道,桥那边。”梅雷迪恩说。

朱迪恩姑姑清瘦的脸失去了血色。“墓地附近?发生攻击的地方?埃琳娜,你怎么能……”当她看见埃琳娜的时候她的声音逐渐弱下去了。“现在我们不会说更多关于这件事。”她说,试着恢复她高兴的样子。“让我们帮你脱下这些湿衣服。”

“等我把自己弄干后得回去。”埃琳娜说。她的脑袋又开始工作了,而又一件事非常清晰。他并没有真的在那尔看见斯蒂芬,那只是一个梦。斯蒂芬仍旧失踪着。

“你决不能那样。”罗伯特,朱迪恩姑姑的未婚夫说道。埃琳娜之前几乎没有注意到他,他安静地站在一边。但他的语气不容争辩。“警员正在寻找斯蒂芬,你得让他们做自己的工作。”他说。

“那些警员认为他杀了唐纳先生,但他没有,你明白吗?”当朱迪恩姑姑纳气她湿透了的毛衣时,她看着一张张脸想要寻求帮助,但他们全都一样。“你们知道他没有做的。”她重复道,几乎是拼命地喊着。

之后是一阵沉静。“埃琳娜,”梅雷迪恩最后说到,“没有人想要相信是他做的。但是——好吧,这看上去很坏,他像这样逃跑了。”

“埃琳娜,安静一点。”朱迪恩姑姑说。“别那么紧张。我想你一定是病了,那里那么冷,而你昨晚睡了那么久……”她把一只手放在埃琳娜的脸颊上。

“我没有生病。”她哭道,将手甩开。“而且我也没有疯,无论你们怎么想。斯蒂芬没有套怕,他也没有杀唐纳先生,我一点也不介意你们是否相信我……”她停住了,觉得喘不过气来。朱迪恩姑姑在她一边忙得团团转,送她上楼。但是当朱迪恩姑姑暗示她必须休息时她却不想上床,她坐在起居室壁炉旁边的沙发上,裹着许多毛毯。电话铃响了一个下午,她听见朱迪恩姑姑在和朋友,邻居以及学校里的人谈话。她想每一个人确保埃琳娜很好。昨晚的悲剧让她有一些反应不过来,而让她更加关注的是,她似乎有一些兴奋。在睡一觉之后她就会恢复。

梅雷迪恩和邦妮坐在她的身边。“你想要谈谈吗?”梅雷迪恩用一种低沉的声音说道。埃琳娜摇了摇她的脑袋,凝视着火炉。她们都靠着她。而朱迪恩姑姑错了,她并不好。知道发现斯蒂芬,她才会好起来。

当过早地坐在火炉边吃完饭是,梅雷迪恩,邦妮,朱迪恩姑姑还有罗伯特都试着闲聊。埃琳娜没法吃下去也没法谈话。唯一一个不感到伤心的就是埃琳娜的小妹妹玛格丽特,一个乐观的,正蜷缩在埃琳娜身边享受着糖果的小女孩。埃琳娜拥着她的脑袋,脸埋进玛格丽特金黄色的头发里。如果斯蒂芬能够打电话给她或者让她得知任何消息,他现在一定已经这么做了。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他,除非他伤得很重,或者在某个地方被抓住了,或者……

她不会让自己想最后的这个“或者”。斯蒂芬还或者,他一定还或者。达蒙在说谎。

但斯蒂芬陷入了困境,她得招待他。整晚她都在担心这一点,拼命想要相处一个计划。有一件事很清楚,她只有自己一个人。她不信任任何一个人。

天色变黑了,埃琳娜在长椅上换了一个姿势,强迫自己打了一个呵欠。

“我很累了。”她快速地说。“也许我病了,毕竟我得上床了。”

梅雷迪恩敏锐地看着她。“我正好在想,吉伯小姐。”她说,向朱迪恩姑姑转过身去,“也许邦妮和我晚上应该留在这,陪着埃琳娜。”

“好主意。”朱迪恩姑姑说,很开心。“只要你们的父母不着急,我很乐意让你们在这。”

“开车回赫论是很长的一段路,我想我也得留在这。”罗伯特说。“我可以再在这儿呆会。”埃琳娜面无表情地坐起来,看着长椅以及门边上。他们早就计划好了,或者至少是现在开始的。他们要确保她不会离开这所房子。

当她一从浴室出来,用红色的丝绸浴巾将自己包裹起来,她就发现梅雷迪恩和邦妮坐在她的床上。

“好吧,你们好,罗森克兰茨还有吉尔•登斯顿”(一部话剧改变的电影《君臣人子之死》,即Rosencrantz and Guildenstern Are Dead)她怨恨地说。

邦妮之前看上去很沮丧,现在则是忧虑,她怀疑地扫了一脸梅雷迪恩。

“我不明白。什么?”

“好吧,因为你们是我的朋友。”在埃琳娜移动之前梅雷迪恩跳下床关上门,然后她转过身面对埃琳娜。“现在,就这么一次,你得听我的。我们确实不了解斯蒂芬。但是,你没有看见,这是你自己的过错。甚至你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把我们也排斥在外了。你什么都不告诉我们,这些会发生是很自然的。至少你没有告诉我们全部的故事。但尽管如此,我们仍旧信任你。我们都很担心你,我们仍旧支持你,埃琳娜,而我们想要帮助,而如果你没有看到这一点,你就是一个白痴。”

缓慢地,埃琳娜看着黑暗处的梅雷迪恩,以及灯光下邦妮苍白的脸。邦妮点点头。

“这是真的。”她说,似乎很艰难地系那个要把眼泪缩回去。“甚至如果你不爱我们,我们仍旧爱着你。”

埃琳娜感到她的眼眶充满了泪水。“如果我没有告诉你们那么我很抱歉。”她说。“我知道你们什么都不明白,我甚至没有像你们解释过我为什么不能告诉你们。我仅仅是不能。但有一件事我可以告诉你们。”她后退了几步,擦拭着她的脸颊,然后严肃地看着她们。“无论那些针对斯蒂芬的证据有多么糟糕,他都没有杀唐纳先生。我知道他没有,因为我知道是谁干的。而且攻击薇琪和桥下的那个男人的人也是他。”

邦妮晕眩地摇摇脑袋。梅雷迪恩说:“为什么你不告诉警员?”

埃琳娜有些狂乱地笑了。“我不能。这不是他们能解决的。而另一件事就是我没法跟他们解释。你说你们仍旧信任我,好吧,你只需要相信我这一点就够了。”

邦妮和梅雷迪恩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放在埃琳娜的手放着的被单上的那块刺绣上。最后梅雷迪恩说:“好吧。我们能给予什么帮助呢?”

“我不知道。没有什么,除非……”埃琳娜停下了,看着邦妮:“除非,”她说,有一种变化的预期。“你能帮助我找到斯蒂芬。”

邦妮棕色的眼睛迷惑了。“我?但我能做什么?”然后每类迪恩深深吸了一口气,她说道:“噢。噢。”

“在我去墓地的那一天你知道我在哪。”埃琳娜说。“而且你甚至预知了斯蒂芬会来学校。”

“我以为你不相信那些灵魂感应。”邦妮微弱地说。

“之后我学到了一两件事。无论怎样,我会相信任何能够帮助斯蒂芬的事。只要能有机会。”

邦妮弯起肩膀,似乎想要让自己尽可能得渺小。“埃琳娜,你不明白。”她可怜地说。“我没有受过训练,而且我没法控制任何事情。还有……这不是一个游戏,再也不是。你使用的力量越多,就被控制地越多。最后,它们会完全控制你,无论你是否想要。这很危险。”

埃琳娜真起来,走向樱桃木的化妆台,低下头。至少她转过身了。

“你是对的,这不是一个游戏。我想相信这会有多危险。但这对斯蒂芬来说也不是一个游戏。邦妮,我想他就在外边,在某地方伤得很重。而没有人可以帮助他,甚至没有人能够找到他,除了他的敌人。他也许已经在弥留之际了。他甚至也许已经……”她的喉咙闭住了。她弯着脑袋俯到化妆台上,做了一个深呼吸,试着让自己平稳下来。当她抬头时她看见梅雷迪恩正看着邦妮。

“我们需要一个蜡烛。”她说。

打火机在黑暗中发出刺耳的声音,然后烛光变得强劲明亮。当邦妮伏在上面的时候金黄色的光亮将邦妮的脸映地苍白。

“我需要你们帮助我集中焦距,”她说。“看着火光然后想着斯蒂芬。用你的脑子描绘他。无论发生什么,保持一直看着烛光。而且无论你们做什么,都不要说话。”

埃琳娜点点头,房间只剩下呼吸的声音。斯蒂芬,埃琳娜想着,凝视着烛光,试着将他所想的全都倾泻出来。她在脑子里构思着他,使用她的感觉,让他在她的脑子里。他粗糙的贸易,他的皮夹克的气味,她的胳膊环绕她的力量。哦,斯蒂芬……

邦妮的睫毛摆动着,她的呼吸加快,就像做了一个坏梦。埃琳娜坚持将她的眼睛固定在火光之上,但邦妮突然开口说话时让她整个脊背都感到一阵刺骨的凉意。

首先只是一阵**,某人痛苦的声音。然后,当邦妮触碰她的脑袋时,气息短暂地爆发了,变成了言语。

“孤独……”她说,然后停下了。埃琳娜顶住了她的脑袋。“孤独……在黑暗之中。”邦妮说。她的声音遥远而困难。

之后是另一阵沉默,然后邦妮开始快速地说话。

“那么黑暗,那么寒冷。而我独自一人。有什么东西在我身边……坚硬的锯齿。它们是用来伤害的——但不是现在。我现在麻木了,只有寒冷。那么寒冷……”邦妮扭曲了,似乎是在试着远离什么,然后她突然笑了,一个可怕的笑,几乎像是哭泣。“这真是——有趣。我从没想过我能够这样见到阳光。但这总是黑暗,还有寒冷。洪水淹没了我的颈脖,就像冰一样。这真有趣。每一个地方都是流水——而我却如此饥渴。那么饥渴……疼痛……”

埃琳娜感到有什么勒紧她的心脏。邦妮在斯蒂芬的思想里,也许她会发现那是什么地方?斯蒂芬,告诉我们你在哪,她拼命地想着。看看周围,告诉我们你看见了什么。

“饥渴。我需要……生命?”邦妮的声音充满了怀疑,似乎不知道怎样解释这些概念。“我很虚弱。他说我总是虚弱的那一个。他那么强壮……一个杀手。但我也是。我杀了凯若琳,也许我应该死亡。为什么不让这些继续……”

“不!”埃琳娜说,在她能阻止自己之前。“斯蒂芬——”

“埃琳娜!”梅雷迪恩在同一时间锐利地哭喊道。但是邦妮的脑袋向前倒下了,所有的话语都停止了。恐惧地,埃琳娜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邦妮,你还好吗?你能再次找到他妈?我不是说……”

“埃琳娜,”这个声音继续。“别去桥那。那是死亡,埃琳娜。死亡等待在那里。”然后邦妮猛然跌落了。

埃琳娜抓着她的肩膀摇晃着。“邦妮!”她几乎是在尖叫。“邦妮!”

午夜,天空之中没有月光,星星全都离开了。寂寞围绕着她。心脏狂跳着,莎伦不知道她在什么。然后,当一阵寒风卷起她的头发时,她辨认出了树林。

噩梦又回来了。

她看着周围,感到惊慌开始在她的胸腔里迟钝地跳动着。同样枯死的树林,枝叶就如同漫天爪子一般:了无生气,了无生气,然而却是带着恶毒。就像有着邪恶眼神的骨骼,全都望着她。脚下的土地干燥发臭。许多鲜花和蕨类植物都已经枯死了很长一段时间。所有的一切都只剩下跟和石头,所有的寒冷,艰难,都警告着让她逃跑。

沙拉的新张开是猛烈撞击,她能感到肾上腺素开始抽动着。她的呼吸渐渐缓慢。她只穿着她的睡衣,一如既往,空气寒冷而又潮湿。忽视这些,一滴汗从她的背上滑下。她将它抹掉,感到她的手触摸到湿冷。她注视着周围,但是没有什么在移动——目前为止。

它总是以这种方式开始。而它也总是以这种方式结束,她——

一个声音!

她向周围扭过脑袋,徒劳地想要找出什么,找出杂乱的树林中的任何东西。她试着叫喊,但是她的喉咙无法服从她的思想。她只能感到自己的心脏跳动加快了速度,猛烈地撞击。她的呼吸发出嘶嘶声从鼻孔里溢出,这是她此刻唯一能听见的声音。胡乱地,她扫视着可怕的景象。什么都没有。

摇晃着,她向后退了一步。她的脚踝踩在了植物的根上,几乎使她失去了平衡。她朝下看着,但是什么也没有看见。她只能勉强辨认出她的脚踩着的白色的形状

沙拉知道这是什么,即使她没法看见它们。它们已经到了,就在这儿,就在这个树林里的某个地方。这个男人,这个黑暗的男人,有着棕色的眼睛,缓慢地,沉稳地迈着步伐。然后……这个——男人,这个身影猛地拉扯着她的思想边缘,她甚至不想见到。

再次后退了一步,有什么抓住了她长长的金色的头发。这次她听见了自己的声音,尖叫着,向前呐喊。树林里的小树枝拉扯着她的头发,当她转过身面对这个攻击者时,仅仅是一棵树。

这个时候。

再次,她感到它们在看着她,等着她精神破裂,等着她逃跑。但这一次,她不会这么做。这一次她一定会坚强。她用右边的胳膊环抱着自己,似乎是在拉扯着纤薄的衣服。她感到越来越冷。她凝视着她的左手边的那条道路。她不能逃跑。这次不会了。

她的手指触碰到什么冰冷的潮湿的有生命的东西。吃惊地,她退了一步。什么都没有发生,但她能感觉到她的指尖上有什么令人作呕的东西。她 向前望着,只能看见树上的某种霉菌。她用手指触碰那些东西,哈!她的手指感觉到了肮脏,污秽。但除了她的睡衣之外没有什么能够擦去它们。她不想这么做,不想让这些东西接近她的身体。她能怎么办呢?

她能够感觉到它们的眼睛,望着,望着,寻找她的反应。试着保持理智,沙拉陷于无尽的黑暗之中,感到她的左手越来越痒。当她开始擦拭着那些真菌时——在任何地方,这个东西突然苏醒过来,从她身边掠过。尖叫了一声,她猛然向后退去,她的胸腔鼓动着。不再有任何思想,她举起她的左手在睡衣上擦拭着。

棒极了。她能感觉到那些污点已经弄到了她的大腿上。这让她感到毛骨悚然。她现在能闻到这些气味,一种腐臭衰败的气味,而且这种气味变得越来越强。

她向前迈了一步,当然,这些气味伴随着她。那是一种死亡的恶臭,她知道,有什么东西腐烂了,而她触碰到了……

寒冷的微风又爱抚着她,滑动在她的睡衣之前抚摸着她的肌肤。一种震惊传遍她的身体,她颤抖了一下。这不可能会有温暖的。

除非她跑了,而她什么也没有做。

有什么在她的脚上爬行。有什么东西摇晃着,拥有着几十个极小的,快速移动的脚。她大声尖叫,试着将它们赶走。还有一些别的,摇晃着,触碰她的另一只脚。她转过身,抑制住眼泪,树枝抓着她的头发。她哭着,回到那棵树下,将她的头发扯下来。

在黑暗中潜行的东西又开始移动了她的皮肤泛起一阵鸡皮疙瘩。昆虫,蜘蛛全都跟随着她,只因为她是这树林里唯一温暖的生物。

忘记了她的卷心,莎拉转身逃跑了。

她试着保护自己的脸不被树枝鞭打着。她能够感觉到那些冰凉的手指在她身上留下瘀伤。她感觉到了鲜血的流动,散发着甜腻的味道。她的脚在草地上不均匀地摆动着被石头和树根绊倒,牢牢抓住她,她倒在落满枯枝的土地上。当她努力克服恐怖的泪水时,她的呼吸沉重,缓慢,燃烧起来。

最后,她终于能再次移动了。最后一次,摇晃着,她有跌落了。当她轰得一声倒下时她没法再思考别的东西。她试着用一只胳膊撑住自己摇晃的身体,让她坐在一棵骨骼般的树底下。她知道她已经陷入了困境。

每一个火热的呼吸都顺着胃一直往下,她没法再吸入更多的空气了。她扯开脸上的头发,在黑暗之中凝视着。

他就在这儿,一直看着。即使这儿没有真实的光亮,当他凝视着他的时候她能看见他眼中燃烧的火焰。他还是一如既往——高高的个子,黑暗,有着长长的不规则的头发在微风中摇摆着。他的皮肤苍白,他的眼睛深不见底。她没有思考,因为她的眼睛已经逼近刀口了。

着不想一把平常的刀,更像是一把糕饼刀,有着很窄的扁平的刀口,六次啊锋利的刀剑。朦胧的,她知道她以前见过像这样的刀,这很重要。但她想不起来了。除此之外,也没有时间给她在这个冰冷的夜晚回忆。

此刻就是她的死亡。

一个温和的微笑展现在男人的脸上,扭曲着。他控制住了她的思想,能够发掘她的惊慌和疲倦。他向前迈出了一步,她试着爬开,但她身后的树牢牢地将她固定住了。刀口向她逼近。

如果她要面对的只是死亡,她会欢迎它的到来。惊慌极度地泛起,她知道面对死亡惊慌不仅仅是唯一的表现。她不停击打的心脏告诉她它几乎要破裂了。但这仅仅是死亡的开始……

死神仅仅是痛苦的开端。

刀口逼近了,这个男人慢慢向前走来。她猛然向前冲去。他笑了,抓住她的手腕。当他抓住她的胳膊时她痛苦地叫喊着,暴露出了她的胸脯。然后,在狂怒地那一刹那,他伸出去,将那个闪闪发光的东西朝她刺去。

猛然坐起身来——她坐在她的床上,喘着气,紧紧抓着她的被单来保护自己。她的眼睛睁开着看着黑暗的房间。透过窗户,她可以看见那个黑色的形状。她紧紧抓住温暖的被单。

他在这儿,在她的房间里!他从她的梦里跑出来了!他——

她努力克制着上涌的恐惧,稍微仔细地观察。然后她宽慰地舒了一口气。那是她数字警报的灯光,从她的镜子里反射到她的床上。没有任何人在她的房间里。她独自一个人,而她的父母和她仅隔着一堵墙,她很安全。非常,非常得安全。这只是一个梦。

然后红色的灯熄灭了。恐惧又开始蔓延在她的身上。她能感觉到有什么在房间里,有什么不怀好意的东西看着她,尽情享受着她的恐惧。她没法转动他的她的脑袋去看清楚。如果她不去看,那么也许只是她错了,那个东西并不在这儿。

如果那个红色的额灯光在镜子里,那么为什么它又会突然熄灭了呢?

拒绝在被单下孩子气地哭泣和喊叫,她与脖子上的僵硬战斗着,缓慢地扭动脑袋看着闹钟。

当她凝视的时候,红色的灯光又亮起来了,该死的十二点,没完没了。

她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一切都很正常。她关上了灯睡觉了。

早晨三点三十二!她扯过后背的头发,再次盯着闹钟。然后她从桌子上拿过一杯水和了一口。最后一次环顾四周,她确信一切都很好,她伸手去摸电灯开关。犹豫着,她最好还是回到床上再睡几个小时?然后她控制住自己的恐惧,拒绝回忆童年中黑暗的噩梦。没有什么会伤害她,什么都不会有了。这只是一个噩梦。

对抗住她的担忧,她冲忙地关上灯,再次回到被单下。围绕着她的温暖让她感到安慰。但她的睡衣仍旧沾满了汗水,这让她感到不大舒服。她全身精疲力尽,似乎真的跑过了那些恐惧——掉进了那个可怕的森林里。而且她的脚很疼。她抚摸着她的左脚,试着让感觉缓和一些。这并没有太大帮助,然而她仅仅 是很高兴没有什么血液或是划痕在她的身体上。而那里,也许只是因为她掉进了恐惧里所以失去了感知。她很害怕从新睡下,再次回到那个梦境里。也许她应该醒着,直到第二天早晨……缓慢地,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没有任何意识地,莎拉不知不觉沉睡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恐怖记事》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道神
2背叛:妻子的谎言
3最强神壕
4疯狂农民工
5史上最强炼气士
6帝师
7撩夫攻略:神秘BOSS轻点宠
8田园小医妃
9恶毒女配日常
10总裁爹地,妈咪又跑了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万能女婿 作者:我是长河
都市生活211232字
上门女婿遭嫌弃,却掌握九转圣手诀,可治百病,退百敌,纵横都市!恣意潇洒!

2网游之永世剑神 作者:辣眼睛猫
虚拟网游48445字
带着前世攻略,进入最熟悉的游戏圣域,披荆斩棘,登顶榜首,建立不朽霸业!

3最强赘婿 作者:彦小焱
都市生活998651字
最强赘婿:安家人以为庞飞是个没出息的窝囊废,殊不知他曾是血战沙场的丛林狼……

4妖怪调查局 作者:布川鸿内酷
探险揭秘23928字
传说中的九尾狐妖、神秘的水猴子……罗辉偶然卷进一个神秘部门,自此打开大门!

5大千劫主 作者:弄蛇者
异界大陆5394003字
阴阳逆乱,辜雀被当作一派先祖召唤而来,历成神三劫,天人五衰,成就不朽!

6大罗天纪 作者:秋雨知时
都市重生470842字
莫须有,白雪冤,重活一世,纵是蝼蚁我也有守护之人,定要纵横天下,凌驾众生!

7校花的近身王者 作者:一青竹
都市异能259561字
一代王者,浴血无数,医术无双!回归都市,玩世不恭,绝品杀神,强势护花!

8总裁的贴身邪医 作者:奔跑的马里奥
都市异能1420691字
女皇大人冰冷傲娇,邪医传人无耻无赖,当命运齿轮转动时,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

9全职女婿 作者:天下第三
都市生活70896字
被破封印自己的秦宇做了哑巴上门女婿,被小姨子看不起,被家人欺负,有一天……

10仙墓 作者:七月雪仙人
奇幻修真3411442字
十万年前,诸仙大战,仙墓林立。十万年后,摸金校尉携《生死天书》降临仙界。

更新于2019-07-22 05:59:51 查看最新>>

《第十六章》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