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个性化>> 二次元 >> 后宫成璧传 [书号456799]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六卷前瞻

《后宫成璧传》 千音小妖/著, 本章共15507字, 更新于: 2019-08-03 01:46

(有事情,暂时还更不了文,先把第五和第六卷的剧情剪辑一点都发出来,具体大概会没多少偏差的,第六卷会都是重头戏,最沉重的一卷)

1-3 温宪

“本宫闲来无事,也学别人编了几串同心结,赠与你们,但求以后夫妻同心同体。”

“侄儿侄媳妇谢过贵妃娘娘。”

“夫人,这毒怕是鹤顶红。”

“给哀家彻查!看谁敢在行宫里行刺!”

“姐姐,是我没用,我没毒死李四儿这个贱妇!”

“皇阿玛,李四儿卑劣无耻,根本就不配做叔父的继室,方才儿臣看到她还想趁机勾引皇阿玛,做儿臣的母妃呢!”

“胡说八道!”

“皇阿玛,请下旨,赐死李四儿,为佟家和儿臣讨回公道!”

“铨岍,朕现在要教你的就只有两个字,国法,朕身为天子,也必须要依国法治天下,不能说赐死谁就赐死谁。”

“那好,儿臣就跪在这烈日下恳求皇阿玛降旨!”

“铨岍,跟额娘回去。皇上!求您别再逼迫铨岍了!”

“魏珠!送德妃和公主回宫!”

“李太医,赵太医,许太医,周太医,本宫求求你们了,一定要救温宪公主!”

“回禀娘娘,周太医方才让奴才拿了参汤过来。”

“铨岍,你怎么了,别吓额娘啊!”

“公主本就虚不受补,还给她喝这些,这是催命符啊。”

“杖毙”

“隆科多夫人救我!隆科多夫人救我!”

“本宫唯一的女儿都被你害死了,你这个贱人!”

“妾身哪里敢谋害公主和娘娘?当归和人参都是大补之药,公主体虚,妾身不过是让人加了些罢了,谁知道公主消受不起,这可真错怪妾身了,再说,温宪公主中了署之后,可是由德妃娘娘您亲自照料的,会不会是娘娘您自己,想借公主的病以此讨皇上的怜悯宠爱,不曾想,却反害死了公主呢?”

“巧舌如簧,卑鄙无耻!”

“看样子让妾身说中了呢,娘娘您果然有争宠之嫌,可您都半老徐娘了,怎么还想这些花招呢?”

“糟了,娘娘要吞金!快来人啊!”

“臣妾的儿女接连早殇,臣妾愧对皇恩,不配苟活于世”

“姐姐,方才咱们去给公主上香了,顺便让人打扫了一下灵堂”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良嫔卫氏,久居深宫,恭谨和婉,谦诚端柔,是为掖庭典章之范,赠与金印金宝,册为良妃,赐协理六宫之权,钦此!”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4-6 东宫病

“就凭她这个辛者库贱奴也配越过我们去?”

“额娘,你怎么能干这些呢”

“胤祀,额娘只是想提醒自己,不能忘本,额娘是贱奴出身,就一辈子都是贱奴。”

“不是,额娘你是良妃啊!”

“我也没说错啊,八爷,要不是德妃丧女哀伤过度,你皇阿玛也不会册你额娘为妃”

“华贵人,本阿哥今日算是便宜你了,我额娘是出身不如一个宫女,但那又如何,皇阿玛照样喜欢她,华贵人你呢,你说我额娘是辛者库贱奴,你自己不也是包衣奴才出身,五十步笑百步!”

“芳蔷,别难过了,你自己也是,怎么还改不了你口快的毛病,你就是不说,这宫里,哪个会服卫氏?”

“皇上,臣妾殿前失仪了,还望皇上降罪。”

“李太医,妹妹身子如何了”

“回禀良妃娘娘,高答应这是喜脉。”

“皇上,如今索额图结党营私,如今在府邸所用器物尽仿照东宫太子制办,皆用明黄色,冲撞君上,意欲造反”

“皇上明鉴,此事是臣妾的阿玛赉山诬告,想让臣妾的母家赫舍里氏一族家无宁日,臣妾求皇上不要听信阿玛一面之词,冤了忠心耿耿的肱股之臣!”

“我都已经释怀了,想不到,皇上还一直记恨至今,真真叫凉薄莫过帝王。”

“娘娘是郁结成疾,伤及肺腑,又久未调治,怕是落了病根很难治愈了”

“魏管家,老爷夫人,少爷病重,少奶奶在照看少爷。”

“奴才见过四爷,见过十三爷。”

“本阿哥问你,方才可是有皇室贵客到访?”

“是索额图索大人。”

“胤祥,祭祀泰山的时候礼仪要周全,别叫你皇阿玛和额娘失望,知道吗?”

“儿臣一定不辱使命,额娘您放心吧!”

“娘娘,后宫里出事了,娘娘您过目”

“徐常在现在如何了”

“听宫里的太医说,命悬一线,怕是,活不过这几日了。”

“你们这些奴才居然敢这样折磨我,告诉你们,我可是国舅爷,爷我表姐可是常在!”

“难得徐氏这么老实本分,却摊上了这些恶亲戚,小璇子,你把信送给长春宫。”

“皇阿玛放心,太子爷有儿臣照料,待爷好些了,就上路回宫。”

“朕可就把胤礽交给你了,太子妃。”

7-9 南巡哀

“朕打算去江南苏杭一带去体察民情,想带几个后宫嫔妃一同去,你们,可有谁想陪朕前去的吗?”

“皇上,臣妾认为王贵人和张常在可随皇上同往。”

“福嬷嬷,每隔一个时辰叫醒保清阿哥,让他用功读书。”

“保清阿哥情况不妙”

“保清,保清,睁开眼睛看看额娘啊!”

“此次南巡是第四次,且紫微星相有异,甚是不祥。”

“奴婢多谢贵妃娘娘赏赐”

“福嬷嬷能照顾嫡长孙,真的是好福气,本常在从前的封号也是福字,算来,咱们真是有缘”

“哪里,小主您的福气是前世修来的,不像奴婢,一定是前世造孽,所以这辈子给人当牛作马,哪配跟您比呀,这不,奴婢刚讨了些赏,准备收拾行李告老还乡了。”

“本宫也怀疑这个福氏可疑,尚海安,连翘,你们帮本宫去跟踪这个福氏。”

“回禀娘娘,福氏在客栈里吞金自尽了,传言说她照顾嫡长孙不妥,给包衣夫家蒙羞,愧疚难当,殉主了”

“纵然嫡长孙夭折,福氏为何自尽,嫡长孙的脉象又为何在几天内大乱导致猝死,这些都没查问,福氏就自尽,可见随着咱们一路南巡的里头,必有一个是害死嫡长孙的主谋”

“姐姐,难道你说的是……”

“贵妃,事关太子,此事,能不提便不提了吧,就当是场意外,咱们都不知道,现在是在宫外,别把咱们宫里的杂闻传播去了民间让人编排故事闲话便好,都打住吧”

“好吧,就听姐姐的”

“贫僧参见贵妃娘娘!”

“谁是贵妃娘娘,你这个和尚怎么这样胡说!”

“贫僧不会看错的,贫僧说的是未来之事,您,不单单会成为贵妃,还会因为您的儿子,成为这大清朝唯一的一宫圣母皇太后,唯尔独尊!”

“格格,别理他,他胡说八道的”

“尔家人告你,朕留内三年,未予宣布,本有宽待之意。但是,你没有愧悔之心,背后怨气冲天,议论国事,结党妄行。全国都受朕深恩,如果受恩者半,不受恩者也半,那就会要跟随你了。去年皇太子在德州时,你乘马至皇太子中门方下,仅此一条就该把你处死。你把自己看成是什么人?你任大学士时,应因贪恶被革退,后再次起用,并不思念朕之恩惠。养的狗还知道主人的恩情,象你这样的人即使格外加恩,也属无益。朕本想派人去你家搜看,恐怕连累的人太多,所以中止。如果把你办的事情公布出一部分,你就会被正法。考虑到你原是大臣,朕心不忍;但令你闲住,又恐怕结党生事,背后怨尤议论,还是交宗人府拘禁。”

“是噶礼带着裕亲王的手下以裕亲王的名义去民妇家中劫掠财色,惊动了王爷,王爷急火攻心,这才猝死!”

“常宁他就是个不争气的窝囊废,连死后哀荣都被福全给比了下去,便是早早去了的隆禧都比常宁争气”

“妹妹,别是哀伤过头了吧,怎么能对着自己儿子的神牌说这些荤话呢?”

“臣妾只是怨自己儿子到死都没争过气而已,太后莫怪罪。”

“是说王爷们莫怪罪才对吧,他们生在皇家便已经是造化了,你还想让他们和玄烨一样,文治武功样样出色?欲壑难平说的就是你这种额娘,可知足吧”

“不争气的东西,还让额娘给你烧高香,真是”

“又嘟囔什么呢?”

“太后,臣妾什么也没说呀”

“少说几句,陪哀家去园子里走走。”

“是,太后。”

10-12 弘时

“娘娘,李格格生了个小阿哥,四爷府上正在祭拜祖宗,庆贺小阿哥降生呢。”

“着朕旨意,四阿哥侍妾李氏,诞育皇孙有功,进李氏为侧福晋,册封事宜交由礼部和内务府”

“即便贵为贝勒爷的嫡福晋,也有心力交瘁的时候,往后咱们定要好好伺候福晋”

“格格,您难道还在意那个疯和尚的话吗?”

“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准,总之未来太子妃才是皇后娘娘,我是不可能改嫁太子了,不可能成为贵妃娘娘。”

“妹妹,真的舍得自己的孩子吗?”

“总比被某些自诩为嫡母的人暗地里谋害的好,去年你同李良娣陪太子爷南巡,路上你安排乳母怎么对付长孙阿哥的,你自己清楚,这毓庆宫里也都已经心照不宣了,婢妾敬重您是太子妃,您就该有太子妃的容人雅量,善待我们这些妾室庶子。婢妾说的做的难道有何不妥吗,太子妃?”

“没有,你做得很好,咱们大清开国以来,皇家就要防止母子过于亲近,避免将来外戚舅族给皇子增势,谋权夺位。”

“本宫不得已再次求告我佛,全是为了保本宫儿女周全,倘若当日冒犯我佛之事我佛要降惩戒,便只惩戒本宫一人,切勿伤及本宫孩儿,佛祖保佑。”

“妹妹,你为了做经幡祈福,受苦了,这些糕点听人说都是补血补气的,妹妹你多吃一些。”

“婢妾多谢福晋”

“本来这些事只让我去做就好了,我原本就是满洲格格,却把这制挂经幡浑忘了,多谢妹妹,咱们贝勒爷定会平安的。”

13-15 病痛

“策凌哥哥如此痴情,嫂子若在天有灵,一定会与哥哥再续前缘的,就像勤贵人和皇阿玛那样。”

“但愿吧”

“对了,策凌哥哥,这是我亲手绣的薄荷香包,给哥哥您清凉解暑的,我手工不是很好,哥哥您别笑话”

“奴才多谢公主赏赐”

“铨峤,以后离策凌哥哥远一些,知道吗,别人会说闲话的”

“怕什么,说就让他们说去呗,谁不知道我跟他打小就玩在一起的呢”

“那怎么一样,你是公主,再说了,男女有别”

“奴才与纯悫公主只是兄妹关系,宫里人尽皆知,而且奴才出身太后本族,绝不敢做有损家族名誉之事”

“太后,您不要听策凌的一面之词,应该把纯悫公主也传唤过来审问一番,就知道传言是真是假了”

“哀家知道,铨峤和策凌清清白白,倒是你们这些长舌妇,有事没事搬弄是非,还想怂恿哀家,你当哀家是什么?还不给哀家滚回去!”

“听听,那位安嫔娘娘又发作了”

“她本来就失宠了,谁让她自己去多嘴惹恼太后的”

“臣妾找妹妹说过,可妹妹也不同意他们两个结亲,所以臣妾想着,不妨将策凌的先妻过继到策凌弟弟恭格喇布坦的名下,这样策凌就不算再娶了”

“姐姐,多亏了你的提议,铨峤和策凌的婚事才能圆满”

“这没什么,孩子们自己的造化罢了”

“这个噶礼,之前害死了王爷,现在又害死了五世子,实在该死”

“他是宁悫贵太妃的侄儿,咱们也动不得他分毫,须得让皇上知道这件事,皇上才会介意噶礼,从此不重用他,于我们王府,算是报了大仇。”

“冤枉啊皇上!您不要偏听那些小人的话,冤枉了忠臣啊!奴才跟皇上还有王爷手足情深,又怎会害了奴才自己的亲侄儿呢,奴才当真冤枉啊!皇上,您难道忘了,咱们从小的情谊!”

“此事到此为止,你先退下吧。”

“老八,继续好好表现,让那些瞧不起咱们母子的人都对咱们刮目相看!”

“枪打出头鸟,再说了,有三哥在前面当挡箭牌呢,儿臣和他共事自然事事遵从三哥吩咐,反正差事做的好坏,都赖三哥就是了。”

“念经念经,就只会念经,什么事都不管”

“又怎么了,胤祉?”

“别的娘娘巴不得跟儿子多嘱咐几句,为自己在前朝造势呢,娘娘您怎么不跟三爷提呢”

“胤祉若是争气,早晚都会脱颖而出的,本宫跟他提了又算什么呢?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本宫祝愿阖宫姐妹与皇上情比金坚”

“嫔妾多谢贵妃娘娘。”

“回禀贵妃娘娘,姑奶奶方才便血不止,腹痛难忍,现在已经传了太医去照料了”

“走,咱们去看看姑奶奶。”

“老身不中用了,贵妃,你就先把老身移送吉安所等死吧”

“姑奶奶是我大清朝的大功臣,是太皇太后的陪嫁,更是当今皇上和先帝爷的恩师,不能移送吉安所,请恕嫔妾难以从命。”

“出了这样的大事,得早些跟他们父子说才是。”

“贱婢!还敢跟本宫犟嘴,我让你犟嘴,让你犟嘴!”

“怎么了,在慈宁宫前教训宫女吗良妃?”

“回皇上,是这贱婢端着痰盂冲撞了臣妾,您看,这料子可是浮光锦,被她这腌臜弄得,臣妾还怎么穿!”

“奴婢不是有意的”

“姑奶奶的病重要还是你的衣服重要?良妃,你,目中无人!姑奶奶的宫女也是你能打骂的吗!她为了伺候姑奶奶才不小心弄脏了你,你还像个没事人一样过来想干嘛!看戏还是演戏呢?魏珠,赶紧送良嫔回去!以后,六宫的事情不必她过问了,还让德妃协理。”

“皇上,您说送良妃……?”

“朕说的是良嫔!现在起她只是良嫔,若是再闹事,便是良贵人,一直到做回辛者库贱婢为止!”

“臣妾再不敢了!皇上开恩啊!念在臣妾为您,为大清拼死生下胤祀的份儿上,就饶了臣妾这次吧!皇上开恩啊!”

“一定都是你,德妃,都是你这个贱人在背后对付本宫,你人老珠黄了还不安分,你给本宫等着吧。”

16-18 苏麻喇姑

“还做什么万福带,皇嗣都没保住,你们几个,让你们伺候宋格格,你们是怎么伺候的?”

“婢妾要挂福带的时候,老天爷就下了场大雨,还把福带吹散了,这是不是说……”

“天有不测风云,你好好养身子,不要多想”

“姑奶奶,喝药了。”

“我不想喝,陪我去走走吧。”

“格格,这是什么种子吗?”

“是桃树的种子,将来等桃花儿开了,我带皇太极来看,顺便给额吉折几枝桃枝。”

“大福晋,奴婢知错了,奴婢再也不偷偷练字了”

“怎么是你,大玉儿呢?”

“格格让我带话给你,多尔衮,如今宫里对继承皇位的事情闹得不可开交,格格和九阿哥前途未卜,如果皇位是王爷坐了,格格会恭喜王爷,因为王爷一定会保护她们娘俩。但如果是他人坐了皇位,格格和九阿哥的性命恐怕难保。”

“皇上,为什么不喜欢我呢?我哪里不好?”

“你没有不好,就因为你是多尔衮安插的棋子,朕原就不想娶你。”

“胡闹!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还提那个董鄂氏!”

“皇贵妃,奴婢带太后密旨来,赐你自尽。太后吩咐,对外传你是病亡,会给你隆重安葬,以此来安定军心。”

“不好啦主子,皇上他把头发都剃光啦!”

“雪贵人她落水啦!快来人啊!”

“皇后娘娘,太皇太后请您去慈宁宫喝茶,另外,从今日起,后宫由太皇太后主持。”

“昭妃娘娘,奴婢希望您明白好竹出歹笋这句话,您的义父是罪臣,您的阿玛是墙头草,但您不一样,您是钮祜禄氏一族的骄傲,是巴林部郡王妃的妹妹,更是当今皇上第一个妃子。”

“主子,您瞧见了吗?桃树,开花儿了……”

“姑奶奶升天啦!”

“哎呀,臣妾的姑奶奶呀!您怎么就让咱们黑发人送白发人了呢!我的姑奶奶啊!”

“丧仪上如此胡闹,魏珠,带宣嫔和那几个在笑的出去,各自掌嘴二十。”

“皇上饶命啊皇上!臣妾再不敢了!”

“皇上嫌弃本宫就算了,妹妹你说穿了好歹是科尔沁公主”

“谁稀罕皇上的恩宠,本宫要的是后位,所以才要在姑奶奶的丧礼上表现得出众一点,他们伤心,那本宫就是要哭天抢地的,比他们更伤心”

“你那样太浮夸了,再说那样庄重的场合,身为嫔妃,该那样哭天抢地吗”

“娘娘,十三爷的嫡福晋和十四爷的侧福晋进宫请安来了。”

“额娘,听说京城有个叫张明德的道人,他很会看相”

“十三嫂说的没错,额娘,弘明便是他给福晋算出来的”

“既会看相,寻常道人而已,不足为奇。”

“太子的面相不好,所以驾不住体内的真龙之气,龙气外泄,又手足不协”

“别来无恙啊,良妃娘娘。”

19-21 芳蔷凋

“小张子,带他出宫典当”

“娘娘您怕是误会了,我不要这些,我要当官!”

“本宫会让内务府的八阿哥给你安排差事。”

“此事要推脱得干净才行,咱们当年还在辛者库,就曾听说当年德妃还是贵人时,就被人诬陷过与人通奸,咱们也可效法”

“娘娘说稍后会召见你,让你先在这儿候着,那儿是宫里做的小点心,您尝尝。”

“蒲儿,水烧好了吗?怎么这么半天?哎呀!抓贼啊!有刺客!来人啊!”

“不好啦不好啦娘娘,华贵人她出事了。”

“嫔妾冤枉啊!嫔妾没有!”

“姑姑且慢!”

“德妃娘娘,奴婢奉太后之命,押华贵人和这个来历不明的男人去慎刑司拷问。”

“姑姑,本宫和华贵人相处多年,她断断不是那种人,想必有什么误会。”

“还有什么误会,送水的小巴子和小牛子已经畏罪自裁,既然以死都要证明华贵人同见,想必是真有其事。”

“是了,华贵人多年来言行不检,让奴才们以各种方法送各种男人进宫消遣取乐,说是,宫中寂寞。”

“不是,我没有!”

“你究竟是何人,为何要诬陷华贵人?”

“啊!啊!啊啊啊!”

“哑巴?”

“是华贵人让奴才在点心里下了药,药哑了这个男人,说怕他会乱说话。”

“嫔妾冤枉,德妃娘娘,阿柔姑姑,嫔妾当真冤枉!小柏子,本小主问你,到底是谁给了你好处这般设计诬陷本小主!”

“小巴子和小牛子已经死了,小主也无从抵赖”

“德妃娘娘救我!德妃娘娘救我!”

“芳蔷!芳蔷!快,快去找太后,把事情说清楚,或许芳蔷能洗刷冤屈。快…”

“不知廉耻!不知廉耻!”

“臣妾冤枉……”

“玷污皇室,玷污后宫,来人,传朕旨意,富察氏银挡,明日午时三刻刑房里凌迟处死!其母家富察氏革职,流放察哈尔交当地总管看管,见芙杖一百,五马分尸!伺候过的宫女太监一律杖杀!”

“回禀德妃娘娘,皇上说,让奴才带华贵人身上的肉给各宫提个警醒。”

“芳蔷,本宫对不起你啊!”

“姐姐,此人心思狠毒,如此对付华贵人,怕是,要针对姐姐。”

“不管是谁,本宫定要为芳蔷洗刷冤屈,还她清白。”

“有两个花房宫女看到小张子领了个男人去良妃的弦月阁,后来小张子被惠妃身边的申隆海带走了,再后来看到小张子随大福晋出宫了”

“如此精细的谋算,招招要人性命”

“这下可知道她们沆瀣一气诬陷芳蔷,姐姐,要告诉皇上和太后吗?”

“来日方长,诬陷芳蔷的人绝不会有好下场”

“小张子,过来!来,给咱们说说,这又是什么新造型”

“好好地良妃这是怎么了,走路都不稳当了?”

“嫔妾没事”

“以后娘娘听见姓张的小太监可不能再露破绽了”

22-24 初老

“星轩,你有空就多去大嫂府上走走,皇家的妯娌间互相走动问安是应该的”

“四弟妹,你就把这儿当成是四弟的府上,需要什么跟嫂嫂说。”

“嫂嫂,妾身想借你们的笔墨练练柳字。”

“文房四宝在那儿,四弟妹请自便。”

“奴才叩见二位福晋,回福晋,大千岁说今晚上不回来了,他住乾清宫围房。”

“知道了,小张子,稍后四福晋若是乏了,就带她去岩澣苑休息。”

“小张子,可是从宫里调遣来的?”

“四福晋说笑了,奴才是净了身就被派过来了,根本没在宫里当差”

“额娘,大嫂那儿,确实有小张子在。”

“本宫知道了,你有事没事就多过去走走,就当你们妯娌之间搞好关系,你们妯娌关系好了,本宫和惠妃在外人看来,也会显得相处融洽,于朝廷社稷有益。”

“儿臣知道了。”

“额娘,我回来了,额娘,额娘你怎么了!”

“回贝勒爷,德妃娘娘是操劳过度才会如此,为今之计不能受任何劳累刺激,要让娘娘好好静养”

“太后娘娘,嫔妾想搬入永和宫里和德妃娘娘同住,帮她管理后宫”

“你本就该住在东西十二宫里,你既想帮衬德妃便去吧,若想回来住,哀家随时欢迎”

“竹息,本宫老了吗?”

“人都会有这么一天的”

“一晃大半辈子都过去了”

25-27 秋色好

“长姐,乌雅家的冗余下人已经裁撤了许多,又和车孝廉家一起经营着布庄和小饭馆。”

“皇上,朝中官员中有没有冗余的人员,还望皇上清查一下。”

“贵妃娘娘,您什么意思!那些大人可都是您哥哥隆科多和您阿玛佟国维的门生,难道娘娘您要大义灭亲吗?”

“李四儿,本宫是为了天下安定,为了让财政赤字平息,不单宫外人手要裁撤,宫里的宫女太监也要定期放出去一批,节省资本。”

“我不管什么资不资本的,您今日赶紧给皇上说,让他收回成命。”

“李四儿,你这是在命令本宫吗?”

“论宫规,您是贵妃,可论家规,我是您嫂嫂。”

“在宫里,先论宫规,其次才是家规,嫂嫂你先回去吧,本宫乏了。”

“妹妹,这些是这次科举的内定,还有这两张银票,一并转交给隆科多。”

“我知道了,辛苦姐姐了。”

“奴婢们不愿离宫,奴婢们要一辈子伺候娘娘!”

“回禀德妃娘娘,十四福晋已有了两个月身孕。”

“回禀贵妃娘娘,密贵人所生的小公主着了两次风寒,现在高热不褪,中药西药都用过了还是不退烧,怕是不妙了。”

“妹妹请节哀,小公主已经往生极乐了。”

“不,不要!我要她活过来啊!”

“长姐,您的咳疾要紧吗?妾身这儿有枇杷凝露,听说对咳疾好。”

“可是方才从你姐姐屋里出来吗?”

“是,因为长姐是带病随行,所以,臣妾不放心。”

“以后你就多进宫来,照顾照顾你姐。”

“皇上,后宫并非我等外命妇想进出就进出的,今日妾身有幸,早已备了五位女子,希望她们能代替妾身,进宫里照顾长姐。”

“昨晚上,你带皇上去你那儿了是不是?”

“长姐,妾身也有苦衷的,是皇上他非要宠幸妾身……”

“你从前的种种,本宫可以既往不咎,但你如今越发胆大滔天!竟敢拿乌雅家和钮祜禄家的清白名声干下这龌龊事,妄想玷污皇上圣誉!本宫若是皇后,此刻便会下懿旨,绞杀你们这些狐媚惑主的贱人!但上天有好生之德,本宫会安排人,送你们几个剃度出家,从此,便去尼庵了此残生吧!”

“长姐饶命啊!妾身再也不敢了长姐!”

“谁是你长姐,我没有你这么个妹妹!”

“德妃娘娘饶命!德妃娘娘饶命!”

“带上你的什么凝露赶紧管!以后本宫不会再用你送进宫的东西!”

“大娘,咱们几个早晚会宠霸后宫的,让那些娘娘都不敢为难大娘”

“怎么,就是这几个吗?”

“是,太后,听说是路上阿灵阿夫人给皇上介绍的。”

“皇上选定了安亲王的孙女郭络罗氏给八阿哥做嫡福晋”

“这郭络罗氏刚满十岁,如何嫁为人妇”

“福晋,马上就好了马上就好了”

“还有多久啊,我想嘘嘘”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28-30 十八化风去

“让开!没看到咱们钮祜禄答应的撵驾吗!还看什么看,没长眼睛的东西!”

“你,你凭什么打人!”

“怎么,我打的就是你,有什么不对吗?”

“本宫是嫔位,是七阿哥之母,你只是答应,居然以下犯上!”

“您是哪个嫔呀,我怎么不认识你?可是她们都只认得我是钮祜禄答应,是孝昭皇后和温僖贵妃家族的人,本答应如今得宠,来日若有皇子便也是个聪明伶俐讨人喜的,听说七阿哥可是跛子,这样的孩子,你说,皇上会怎么想你这个什么嫔呢?一定会说你们母子都是不祥之人吧”

“妹妹,别难过了,咱们不必理会她。”

“竹息,去传钮祜禄氏过来吧”

“皇上,您看看,昨日德妃娘娘罚嫔妾抄经,嫔妾的手都写肿了”

“朕现在很忙,魏珠,你带她去看太医。另外,帮朕叫贵妃过来伺候。”

“四贝勒和四福晋这是要去见德妃娘娘吗?怎么,见了本答应也不行礼问安吗?”

“本贝勒给一个答应请安?”

“贵妃娘娘,您难道就由着那个钮祜禄氏无法无天吗!”

“人是阿灵阿夫人送进宫的,又是孝昭皇后和温僖贵妃家族的人,起初皇上觉得新鲜,宠她随她任性,如今也厌烦她了,出巡都不带着她,她倒是不会闲的,大把时光随她嚣张呢。”

“方才奴婢已经劝了兰答应,她会明白的。”

“竹息,本宫有些头晕,你扶本宫去那儿靠会儿。”

“额娘,您让皇阿玛撵走钮祜禄氏吧”

“钮祜禄氏怎么说,也是本宫的姨表外甥女,又是皇后同族,不理会她就是了。对了,老四,本宫问你,圆明园工程进展如何了?”

“还在一刻不停修建,儿臣和福晋侧福晋三人亲自下地干活,过两年就能奉养皇阿玛和额娘,对了,三哥的熙春园去年宴请过皇阿玛和荣妃了,来年,咱们的圆明园一定要更恢宏气派!”

“老八,你怎么娶了这么个小丫头”

“额娘,府里有王氏代行福晋之权管事,她不过是咱们手持安亲王势力的筹码,一个摆设而已”

“安亲王府如今也大不如前了,听说掌管宗人府时得罪了宗亲还差点丢了爵,八福晋到底是宜妃的侄女,额娘和惠妃走得亲近,惠妃又和宜妃水火不容,老八你这样优秀,却娶了这样的福晋膈应两位额娘。”

“给本宫进去通传,本宫有急事要见皇上!”

“出去!没看到皇上和咱姐妹玩得高兴,哪个贱婢过来打扰!呦,这不是德妃娘娘吗?难道娘娘您也要加入咱们姐妹同乐吗?”

“臣妾求皇上即刻移驾上书房,十六阿哥,十八阿哥自回宫后就病倒了,适才十八阿哥才脱险,皇上作为皇阿玛在做什么呢,难道那些阿哥是老来子,又是庶出,所以皇上才无所谓吗,和这些答应常在在这里快活!”

“你知道个屁,皇上日理万机,区区两个阿哥生病,治好了不就行了,皇上又不是太医,你找他去也没用啊!”

“滚,都给朕滚!”

“小十六,小十八,他们如何了?”

“回皇上,两位小阿哥已经服用了微臣开的汤剂,应该有些起色了。”

“气色我了,好好地,偏偏让那个德妃这个老太婆给搅了!皇上还打我,他居然打我!我从小到大,哪里挨过打!打我”

“小主,您消消气”

“啊,我的肚子,好痛,快去传太医啊,快去啊!”

“太好了,溎姀她有喜了,太好了,感谢祖宗保佑,感谢祖宗保佑。”

“大千岁,这是阿肌苏丸,能让人迷失心智,大千岁可以交给太子爷身边的内应,在行程中,让太子爷发疯。”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你刚才都瞧见了?”

“没,没有,妾,妾身只是路过,妾身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本阿哥念在咱们夫妻一场,不会对你如何的,可你也要帮本阿哥谋夺太子之位,你看,这些是额娘秘密缝制的诅咒锦囊,你和四弟妹比较熟,你去她府上窜门的时候栽赃给四阿哥那儿,让旁人以为老四诅咒太子,这样,本阿哥才可一石二鸟,击败两个对手。”

“娘娘,宫外的来信,说十八爷在路上中暑薨逝了,太子爷言行失常,和他的妻妾颠倒昼夜,在十八阿哥身前未尽兄长之仪,在大臣面前未显储君之率,还自行毒打手下,皇上都气炸了。”

“事关重大,各位姐妹,咱们即刻去宝华殿,求佛祖保佑太子爷无事。”

31-33 一废太子

“太子克母,为天现又任意妄为,鞭笞臣下,所用奢靡,朕从小教育太子,一再给他机会,如今胆敢窥伺朕躬,意欲弑父,朕再不轻纵太子。”

“额娘,太子爷不日将废”

“微臣提议,胤褆为新太子”

“胤褆生性比胤礽更暴虐急躁,朕还未告祭太庙,未行废太子,就有人想取代太子了,实属大逆不道,来人,将此番进言胤褆者全部革职论罪,明珠永不许上朝议政。”

“各位弟妹,如今事态紧急,还望咱们能够同心协力,度过难关。”

“马上就不是太子妃了,还想对咱们发号施令吗?”

“就是,将来说不定我是太子妃呢”

“就你呀,我还说是我呢”

“真有意思”

“你们眼里还有本宫吗,本宫现在还是太子妃!”

“马上就不是了呀”

“就是”

“仁孝皇后,孝昭皇后,您二位在天有灵,请保佑太子爷平安无事吧。”

“听说了吗,那钮祜禄答应是孝昭皇后家的人,来日若诞下阿哥,说不准会是新太子呢。”

“依我看,准是”

“看来,那孩子是留不得了,阿柔,你去太医院跑一趟吧”

“玄烨,你怎么能废了胤礽啊!”

“皇上,臣妾求您不要废去胤礽的太子之位,万万不可动摇国本啊!”

“宜妃,宜妃……”

“皇,皇后娘娘?!”

“宜妃,去传众姐妹过来吧。本宫有要事嘱咐尔等。”

“嫔妾们叩见皇后娘娘”

“许久不见,宫里还添了许多新人。本宫长话短说,本宫这次来,是想告诫尔等,胤礽是元后之子,亦是本宫养子,尔等切记,保胤礽,保大清,保胤礽,保大清!”

“听说太子爷引得后宫里阴气沉重,鬼魅出没。”

“如今太子爷已被废,大千岁,您可以即刻进言皇上,诛杀废太子,以安人心。”

“若皇阿玛不敢杀胤礽,儿臣愿意亲自斩杀弟弟!”

“胤礽他是疯魔了,不能承受太子重担,可你呢!胤褆,你比胤礽暴虐百倍!你替朕杀了太子,然后朕就让你当太子,你是想当胡亥吗!像你这样不忠不孝的逆臣贼子,朕恨不得你当初胎死腹中!来人!带直郡王滚出去!不许他再上朝议政!”

34-36 八王大

“奴才叩见贵妃娘娘,叩见皇上,回皇上,当日是奴才将刘大虫引到奴才的房间,药哑了他之后把他送到了华贵人那儿。是良妃娘娘吩咐奴才给小巴子和小牛子他们窜口供,污蔑华贵人和刘大虫有染,其实,是良妃娘娘和刘大虫早已经珠胎暗结,混淆皇家。娘娘,八爷根本就不是皇上的儿子,是刘大虫的孩子!奴才所言非虚!”

“来人,传朕旨意,胤祀心术不正,谋夺太子,先将胤祀用铁链捆了,丢进宗人府,择日处死!良妃贱妇,打入辛者库,称呼照旧,一切优待全免,往后,她只是辛者库的良妃,而非是朕的良妃!”

“儿臣若是此刻毒发身亡了,就恳请皇阿玛宽恕八哥母子吧!不然,就请皇阿玛也杀了儿臣吧!”

“九哥!不要求他,咱们的血肉都是他给的,就当时还给他了!皇阿玛!八哥是无辜的啊!”

“逆子啊!逆子啊!朕杀了你们!”

“皇阿玛息怒啊!”

“小道由十阿哥举荐给顺承郡王,再由顺承郡王举荐给直郡王,直郡王举荐给了八阿哥,小道只是随口妄言,跟直郡王和八爷说先太子暴虐,人人得而诛之,见八爷气宇轩昂,故而说八爷有大贵之相。”

“九龙夺嫡,天意难违,九龙夺嫡,天意难违!”

“储位能者居之,八哥贤德,凭什么不让八哥继位太子,儿子和八哥要好也是为了将来谋出路,不似四哥,一味讲经坐禅,还给废太子求情,一点都不像皇子。”

“傻儿子,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额娘总也吃斋念佛,不喜争权夺位,但咱们身在皇家,哪有不卷入纷争的,早晚都要争,何不此刻便和他们较量个高低”

“额娘是什么样的人,怎会有你这样的儿子!”

“四哥小心!”“十三弟!”

“这是,辛者库的良妃娘娘吗?娘娘见了本宫,怎么请安都不会吗?”

“本宫还是妃,妃比嫔大,安嫔,你最好不要惹事。”

“你现在这样了,还算什么妃?要不是你自己不检点,和男人私通,惹得阖宫上下不得安宁,皇上也不会许久未来后宫。”

“来人,给本宫掌嘴!良妃只是代子受过,并无曾私通,安嫔出言污蔑,合该掌嘴!”

“宜妃袒护良妃,是不是也像九阿哥袒护八阿哥一样,真是有其子必有其母啊”

“本宫今日就要手撕了你这张烂嘴!”

“都给本宫住手!在后宫里吵闹成何体统!”

“嫔妾参见贵妃娘娘”

37-39 金枝落

“安嫔无端生事,本宫罚安嫔禁足三日思过”

“良妃,八阿哥到底是不是龙种呀,你不会真的和刘大虫那什么了吧?”

“我到底,是谁的儿子?”

“八爷,您是当今皇上的儿子”

“你撒谎!我没有你这样的额娘!”

“胤祀你回来!胤祀!”

“凭什么押本宫到这种地方!快带本宫出去!本宫要见皇上!”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大贝勒胤褆,即日起削去一切爵位,撤黄带子,改降庶人,终身幽禁宅邸。”

“皇上开恩,皇上开恩,求皇上饶恕胤褆!求皇上饶恕胤褆!”

“额驸那儿已经有审讯结果了,接生嬷嬷和发配来此的雅布齐有私,雅布齐是八阿哥奶公,前因八阿哥蛊惑人心之事被发配到温恪公主府”

“荣宪公主乃诸公主中至诚至孝,进固伦荣宪公主为固伦荣宪国公主,为诸公主中最尊者,赐龙袍,将朕之圣意传遍巴林。”

“皇阿玛为保全皇家颜面,才为你这个贱婢隐瞒实情,你害得八爷脸上无光”

“都是奴婢的错,求侧福晋饶恕奴婢”

“大逆不道的东西,想对你准婆婆做什么!”

“为什么要为本宫出头”

“你虽然对不起那些人,那些人总归是你的亲儿子亲儿媳,你生养过八爷,现在要被那个负心的皇上如此对待,还要受儿媳呵斥,我看不下去才替你出头”

“本宫从前害你到这儿来受苦”

“我早就忘了,不说那些了,咱们能进来也算是同病相怜吧”

“什么药本宫不喝”

“是皇阿玛亲赏的补药,给良妃娘娘进补”

“本宫不喝,不宫不喝,呃,嘎,呃……”

“本王爷办完了差事,还要赶紧去议事,这药,每日一碗”

“是你害我的,都是你害的我,我要你偿命!”

“别过来!别过来!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良妃当初借种争宠,实在是不上算,既有皇上的恩宠在意,安守在位分上不也挺好,何必与人争。”

“长姐,额娘她,她薨逝啦!”

“额娘,额娘……”“娘娘!娘娘!”

40-42 娻娿

“妹妹让本宫想起了一位故人”

“娘娘说的故人,也是这宫里的人吗?”

“这是本宫从前相依相伴的敏妃”

“人有相似很正常”

“不对,像你这样年龄的,应该更可能接近阿哥,怎么会接近皇上?”

“德妃娘娘想得太多了,嫔妾只是想让皇上多体察百姓疾苦”

“姐姐,我去查了,陈答应的远房嫂子在雍亲王府当妈子,陈答应是雍亲王送进宫的人,是雍亲王的耳目。”

“本宫不相信老四会以女人取信父皇”

“星轩,你可知道陈娻娿这个人吗?”

“儿臣不知道,儿臣只偶尔听四爷提起过,在外头买了个丫头,让嬷嬷们**了几日,便送进宫里当差了。”

“毛笔是我的!”“我的!”

“你是怎么教儿子的!弘昀被弘时拿砚台砸死了!都是你这个当额娘的不好好看着!”

“王爷消消气吧,侧福晋她也不知情啊,再说,孩子都还小不懂事。”

“皇室的皇子皇孙从来就没有什么小时候,弘时误杀亲兄,理应受罚,嬷嬷,去把弘时带来,让他对着弘昀的遗体说兄长对不起五十遍!”

43-45 李金桂事

“奴婢已经跟家里人说明了李金桂的来历。”

“你们今后定要好好服侍雍亲王,别让第二个李金桂再出现。”

“儿臣已经安排了钮祜禄贞桓和耿佳伊绾二人伺候。”

“回禀娘娘,造办处禀报说建成的桐花台已经收拾妥当,可以搭设宴席了。”

“今年的重阳宴和太后的圣寿定会非常热闹”

“热闹些好啊”

“弘旺,来,给皇玛嬷敬酒,乖”

“皇玛嬷,重阳节快乐!”

“鬼,鬼,鬼呀!有鬼呀!求求你放过我,我不是存心的!”

“良妃不胜酒力,适才是酒疯发作,勿怪。”

“良妃活该,谁让她诬陷无辜”

“别再说了,芳若,折腾了一天,你也累了,早点歇息吧。”

“娘娘晚安,奴婢告退。”

“奴才们恭贺熙常在诞育阿哥!”

“额娘,这是什么意思?你让儿臣把那两个孩子掉包?”

“小弘历,来,看看,这是你的生母,这是你的嫡母,以后你得管她们叫额娘,这是你的皇玛嬷。”

“皇上让人将良妃整理干净后风光大葬,缀朝三日,对外做得好像情深一片的样子,更有民间传言说良妃身有异香,洗之不去,故而宠冠后宫。”

“道听途说的事还少吗?说起来也是讽刺,在风光大葬之后,半夜里,皇上又立刻让人去地宫开棺鞭尸”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芳蔷在地下正等着找卫氏算账呢”

“要好好烧香告诉芳蔷。”

“气死我了,为什么那几个贱人偏偏都有喜了,还都生了儿子!为什么!”

“奴婢谨遵常在吩咐!”

46-48 太子谋逆再被废

“此银票落款的乌雅氏已经查明,系阿灵阿夫人乌雅氏。”

“冤枉啊皇上!”

“许氏杖毙,路常在,褫夺封号,废为庶人,打入冷宫。阿灵阿夫人,降三等品阶,不许再进宫!”

“长姐,您回来了吗?”

“皇上您怎么了,妾身是张姚氏啊”

“皇上年老昏聩,新君当立!”

“皇阿玛你一直都想杀儿臣,那就让儿臣先杀你,再继承江山!”

“玄烨,你这次又要废胤礽了吗?”

“老祖宗,梦蝉,是胤礽兴兵谋反,变本加厉,朕不得已废胤礽太子之位,从此不再立储。”

“太子妃娘娘,稍后法师会在祭坛上作法,勾皇上三魂七魄”

“彻查行宫!”

“太子妃,你要好好的,额娘先你一步走了!”

“送县君上路!”

“潭柘寺上奏,行痴禅师已坐化圆寂”

“上师素来不喜身外华物”

“近年来,废太子和胤褆的逆案让社稷动荡不安,咱们后宫女眷一定要去斋宫斋戒沐浴,向上天祈福,为天下黎民祈福。”

“嫔妾谨遵太后娘娘吩咐。”

49-51 新局起

“贫尼自堕空门以来,常听人说起宫中诸事,当年贫尼的儿子永绶被宫监杀害,贫尼向太皇太后请旨出家为尼,已过了好多年”

“现如今哀家的曾孙都有了,只是那几个孙子叫人不省心”

“这是皇家躲不开的轮回罢了,只要有权贵的家族,便不可避免地在继承权问题上有战争摩擦,每一代都是如此。顺治爷还没继位的皇位空缺时期,豪格他们不也是这般闹腾吗,皇上既说了不再立储,想来,咱们的孙子们便不会再生妄念了吧。”

“妹妹,你一定要把十五阿哥扶上太子之位,让瓜尔佳氏的女儿成为皇后!”

“如今三阿哥和四阿哥得宠,十五爷资质平庸,且无心争夺太子,将来做个王爷也是好的”

“不争气的东西,你要阿玛和额娘他们在天之灵如何安息!”

“难道当上太子妃,当上皇后,阿玛额娘就能安息吗,姐姐,您做太子妃这么些年,为我们家争来争去,不还落得个废位圈禁,我不想和你一样,我要的只是安稳!”

“你以后别再来看我了,你既要安稳,就远离是非吧”

“娘娘您不能操心,要静心安养”

“自进宫以后,这副身子就早就为皇室开枝散叶了,如今停经了,还养什么,过一天是一天吧,眼下重要的是看顾好皇上的身子。”

“皇上年老,身子是大不如前了,微臣定以身家性命,保皇上龙体安康长寿。”

“奴婢求见皇上,求皇上为奴婢做主!”

“乳娘,这是怎么了?”

“皇上啊!皇上啊!奴婢的命好苦啊!你看看,这是噶礼和我那个儿媳给弄的!”

52-54 矾水书

“如今,只有三福晋能救伯父了!伯父求你了,为伯父求求情吧!”

“都给我拿下!”

“皇阿玛,这两只死鹰,儿臣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恳请皇阿玛给儿臣时间,让儿臣调查清楚”

“普奇,革职问斩”

“本宫眼睛怎么看不到了”

“额娘,这是老花镜,听说是给上了年纪的人用的。额娘戴上试试。”

“黑豆啊,你怎么了黑豆?”

“太后,这猫有点奇怪,普通的猫一般只能活十五至二十年左右,可是这猫……”

“狐妖,时机已到,早些准备,喵”

55-57 废太子妃薨逝

“本宫要为铨巉报仇!”

“着朕旨意,将布贵人按嫔礼治丧,嘎尔臧革爵。”

“公主,快,叫太子妃额娘。”

“我不叫,太嫔才是我额娘。”

“因果循环,这是太子妃你自己种的孽,你自己好好领受吧”

“咸安宫那儿来的消息,说昨日半夜,太子妃悬梁自尽了。”

58-60 灵狐预言

“关御守,你是王爷的亲信,要和王爷的女眷保持距离”

“邬先生,这是我写的策论,您看看吧”

“好,好啊,不愧是四阿哥,果然天赋异禀啊!”

“皇上,臣妾斗胆,想请您将后宫里生育过子嗣的嫔妃都进一进位分。”

“你不说,朕还真忙忘记了,就让钦天监择个黄道吉日,一并进封了吧。”

“袁妹妹怎么还是这么水灵,一点都不像是四五十岁的人。”

“因为嫔妾会保养的关系吧。”

“狗皇帝,我要为我灵狐一族报仇!”

“保护皇上!”

“玄烨,害怕了吗?这些就是你将来的子子孙孙,即将发生的事啊!”

“你为什么让朕知道这些,有什么目的?”

“将来老四会继位?怎么可能?谁这么说的?”

“可不得了了,皇上还说要废去四阿哥雍亲王王爵,圈禁赐死呢!”

“皇上明鉴,老四他纵有不对,念在他是孝懿皇后的半子份上,饶恕老四吧!”

“妹妹,你是不是和关御守……”

“姐姐这是什么意思,我与他清清白白”

“那这是什么?”

61-63 夺位

“这是蒙古的秘方,需要配合参汤一并服用”

“拿走,朕不想吃。老四,你来见朕,是不是处心积虑想刺杀朕,取代朕坐上大清的皇位?是不是?朕,知道未来发生的事,朕的子子孙孙,会因为刚愎自用的老四你一人及好大喜功的弘历,自损灭亡,朕不要那样的未来。”

“所以,皇阿玛就动过诛杀儿臣的心思吗,就因为不曾发生过的事,就怀疑儿臣和弘历?”

“是,朕原是想立弘皙为太子的,咳咳,遗诏呢,朕的遗诏呢”

“是说正大光明匾额后的吗?儿臣已经烧了”

“你,你这个混账!”

“儿臣这儿,有您亲笔写下的遗诏,传位于,皇四子胤禛”

“朕,朕还没咽气呢!你就巴不得快点登基了吗!”

“马上,您就是先皇了,来吧,皇阿玛,喝了它,长眠不醒吧”

“皇上,驾崩啦!皇上驾崩啦!”

“本宫要为皇上报仇!”

“郭络罗氏,御前行刺,着打入冷宫,一切优待全免。”

“你不是老四,你到底是谁!”

“是儿子啊,皇额娘”

“不,你不是我儿子,我儿子他不会毒杀皇阿玛,不会残害骨肉!”

“什么,当今皇上是假冒的?这怎么可能?”

“诸位姐妹稍安勿躁,荣宪长公主会带咱们去巴林部避难。”

64-65 本来一切无

“竺香玉出身低贱,没资格做皇后”

“圣女娘娘,朕想早点成道成仙,告诉朕修炼的妙诀吧。”

“善哉善哉,看你如此虔诚,本座这儿有西域仙乐丸,妙乐无穷,皇上用过后,即可羽化成仙。”

“皇上驾崩啦,皇上驾崩啦!”

“朕今日登基,当大赦天下。”

“皇额娘,您醒了吗?”

“哀家这是在哪儿?”

“这是在寿康宫呀,您怎么了皇额娘?”

“哀家方才,好像做了很长的梦,在那个梦里,好像是另外一个时空,但是,最后的结局却都是殊途同归,现在,哀家想知道那个未来究竟是怎样的……”

“什么未来?皇额娘,儿臣听不明白。”

“你当然不懂,这是哀家在方才的梦里梦到的。听竹息说,华妃她赏了夏氏一丈红,要哀家说,也是夏氏自作孽。”

“是,皇额娘说的是。”

“宜修,你陪哀家去花园走走。”

“是,皇额娘。”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后宫成璧传》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我气哭了百万修炼者
2我无敌了亿万年
3圣剑祖师
4捡宝
5我在末世有个庄园
6青天有鉴
7独家宠婚
8纪少,你老婆超甜的
9一夜甜蜜:总裁宠妻上瘾
10豪门契约:总裁,请你入局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第一豪婿 作者:我吃胡萝卜
都市生活 24118字
想不到拿不出医药费被丈母娘鄙视,遭受妻子白眼的上门女婿居然是……

2我养的宠物都超神了 作者:易绝生
东方玄幻 369405字
遭灵宠背叛,重生为修炼废材,既然如此,那就多培养几头百级灵宠吧!

3疯狂农民工 作者:弹剑吟诗啸
都市生活 7113213字
夏建独闯都市,逆转命运,发家致富,小小农民翻天覆地的发家史……

4万物寻灵 作者:火光云影
东方玄幻 364139字
他每天都坐那儿,望山顶发呆。没人知道他的由来,据说是阎王爷派来的。

5末世御兽师系统 作者:一棵四叶草
进化变异 212360字
开局一条狗,在丧尸与变异兽横行的世界里生存。从末世御兽师系统开始!

6飞天凌云 作者:飞少
异世争霸 210466字
一个人见人躲的无情浪子,在强者为尊的世界里,且看他如何回头,如何改变。

7地球最强奶爸 作者:谭红夫
都市生活 140825字
修仙归来,发现自己当了爸爸。 从此,宝贝女儿成了我的逆鳞……

8医品赘婿 作者:俗世老氓
都市异能 756579字
山村少年张昊,无意间观得高人吐纳 十年修行之后,却七窍残废两窍。

9极品朋友圈 作者:水冷酒家
都市异能 3183585字
他的人生就开了挂,从此,拳打恶霸,脚踢奸商,富甲天下,美女如云!

10超能奶爸 作者:落叶星星
都市异能 12623字
灵气复苏,异能涌现。他重回都市,怒斩异人,维护和平,守护萌娃!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