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历史军事 >> 钓鱼台上采药人 [书号419859]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90-91争水

《钓鱼台上采药人》 回夜郎/著, 本章共4781字, 更新于: 2012-11-17 09:19

90.争水

众人到来新竹、淡水边界地带。光绪元年,台湾府分设台北府,同属福建省台湾兵备道。台北府只管辖北部几县。

连续晴了一个月,中间有两天洒了几颗小雨点,等于没有下雨。烈日当空,酷热难堪,人也受不了,马也受不了,连土地里的庄稼也受不了。

这日下午,众人看见马儿实在走不动了,就随便找了户人家寄宿下来。

主人名叫萧德勤,年逾花甲,老籍是江西吉安府的客家人,迁新竹已有七八代。萧德勤与妻子住在老房子。萧德勤有三子及诸孙,都在村里。

天气太热,众人都吃不下东西。晚饭萧老汉就让弄了些粥,大家还比较喜欢。

众人吃过饭在院子里乘了一会凉,各自歇息。

半夜里突然传来一阵紧迫的敲锣声。开始只有一面锣。马上就是四五面锣,村里村外一起敲。

村里一定出大事了,众人穿上衣服跟随萧德勤家里的人来到祠堂。祠堂里已经挤满了几百人。地上躺着两个人,说是被隔壁黄梅村的人打伤的。

原来正值晚稻播种时节,最近这里接连续干旱,无法靠雨水打田,只能靠山里下来的河溪水。邻近几个村的人以前挖了一条沟渠,约定遇到干旱的时候几个村轮流放水打田。这两天轮到萧德勤的村子放水,村里有几个人晚上在沟渠边的棚子里守水,黄梅村有人来偷偷放水。这边不给,双方就打起来。黄梅村的人都是泉州一带过来的人,人数比较多,将萧德勤村里的人打伤了。而且挖开水渠,把水放过去了。

村里的人嚷了起来。

有人说:“约好的排轮子,为何不遵守?”

有人说:“把人打伤了,难道就算了?”

有人说:“我们放水的时间,他们把水放走了,我们的田怎么办?我们还要不要吃饭?”

有人说:“泉州帮欺负我们客家人人少。我们这次如果怕了他们,以后在这里就没有我们生存之地了?”

一个族长模样的中年人见此情形,也无可退让。就先叫人把被打伤的人安顿好,然后大家一起去沟渠争水。

族长:“大家去了先不要动手,先和他们讲道理。”

村民:“去了再说吧。”

几百人扛着锄头浩浩荡荡朝着沟渠涌去。族长还安排了人去通知邻近的客家人村寨,估计开始敲锣的时候就已经派人去通知了。

许南英、林峰等人见此情形,虽然与己无关,总不好就此回房睡觉,也跟着村里人前去。

沿着河溪往上游走。这边几百人都打着火把。不多会看见小河对面也来了几百支火把。

这边人喊话。

小河对面的人用客家话回答。原来是临近村寨赶来的客家人。

到了水源被挖断的地方。黄梅村的人在靠前的位置开了一个口,水哗哗地流进黄梅村的那一坝子田里去。黄梅村现在有几十个人打着火把站在那里。

族长走过去。用福佬话问:“是不是黄梅村的兄弟?”

有人用福佬话回答:“田都干坏了,打不起田,下不了种,来放点水。”

族长:“你们村长在不在?”

有人回答:“不在。”

族长:“你们把我们的人打伤了怎么办?”

有人回答:“不给放水,还凶凶恶恶,不该打?”

族长:“不是商量好两边排轮子放水么?”

有人回答:“排到猴年马月?时令都过了。”

族长:“今天两件事。打伤的人你们要管。放水还是要排轮子。”

同村的人鼓噪起来。

有人喊:“打伤人不管,你们今天休想走人!”

有人喊:“把水给他们堵了!”

有人喊:“今天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有人喊:“不让开就打!”

许多人气势汹汹扛着锄头走向前,准备挖沟。谁敢阻拦,就要开打。

正当此时,一支火箭飞到空中,“啪”地炸开,散出绚丽的光芒。

河溪两侧山脚、山腰一下子亮起一大片火把。整个山谷、河畔、原野之上,到处是火把。

原来漳州人早有准备。

原来这一夜周围数十里的人都没有睡觉。

上千的客家人,数千的漳州人,男女老少都打着火把站在旷野里。

不是节日聚会。而是战争。而是准备好了要用锄头用扁担打架。

打就打吧谁怕谁,打出一片新天地。

打赢了才有水打田。

打赢了才有饭吃。

打赢了才能够在这片土地上站稳。

打赢了才能够在这片土地上生存。

这在古代中国,不管北方、南方,还是黄河、长江,都是如此,何况是在此时此刻的大清国新竹县。这是无论普通人,还是村里的长老,都明白的道理。

许南英、林峰等人却有些尴尬。林峰、林涛是厦门人,算是漳州人。丘逢甲就是本地的客家人。这一行人多数还是属于讲福佬方言的人,可是今夜正好在客家人萧德勤家中做客。所以这一行人心里的想法完全不一样。

有人开始喊:“客家人滚回江西去!”

有人开始喊:“客家人滚回嘉应去!”

有人开始喊:“客家人滚回汀州去!”

看来这里的客家人还是没有福佬人多。

丘逢甲心急如焚。虽然是个过路人,但是自己是个客家人,听见漫山遍野的人都在辱骂客家人,和辱骂自己又有什么区别?

丘逢甲站了出去,大喊:“诸位乡亲,我们的祖辈来到这里开荒辟土,历尽艰难。今年遇到干旱,好在还有水源,大家要好好商量,千万不要动武。”

人声如潮。除了近处的林峰等人,根本没有人听见丘逢甲在说什么。

有一个人听见了丘逢甲的声音,如同听见自己内心的声音。有一个人看见了丘逢甲焦急的神态,如同看见自己内心的焦急。这个人就是阿美。

阿美悄悄取出一枚芒草,放在嘴边,呼唤神灵。阿美的手轻轻拿住草茎,芒草靠近阿美的嘴唇。阿美笑了。

阿美走过去拉起丘逢甲的手,看着丘逢甲笑。丘逢甲知道是好事,却不知道是什么事。

阿美牵着丘逢甲走到溪边,伸手掬起一捧水。阿美站起来,让水沿着手指慢慢滴下。

丘逢甲猛然醒悟,用手指指天空,又指指溪水。

阿美点点头。

丘逢甲兴奋地走过来,告诉许南英:“许大哥,今晚要下雨了!”

许南英:“但愿如此吧。”

丘逢甲又告诉林峰:“林大哥,马上就要下大雨了!”

林峰:“那就好。大家都希望啊。”

许南英、林峰也以为只是丘逢甲内心的希望而已。

过路人的善良的希望,无法改变当地村民的想法。架还是打起来了。不知道是谁先动手。不知道从哪个地方开始动手。可能是水源处,可能是河溪畔,也可能是田土间。一个地方的人动起来,周围的人也跟着动起来。提着锄头、扁担互相追逐群殴。后面的人追到前面的人,却往往放下锄头、扁担,抡起拳头开干。通常都是在一块水田中,或者小河边,几个人按着一个人狠狠地打。很少有人真正拿起锄头一下子朝别人身上挖过去。

突然一道闪光,山顶传来一阵爆炸声,“轰!轰!轰!轰!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雷声响起,大地震颤。紧接着大雨哗啦哗啦从天上垮了下来。所有的人都被淋湿了。

下大雨了。涨水了。马上田里就会装满水了。大家不用争水了。不用打架了。

又一道闪电亮起。阿美望着丘逢甲笑了。丘逢甲也笑了。

可是架还在继续打。没有人通知停止打架。这个时代也无法通知。

人们还在河沟边、田坎上追逐,把别人掀翻在水中,捡起软泥狠狠地砸。

黄梅村的朱阿满被这边的人倒栽进水田,弄得头脸全部是泥。客家人大笑起来。黄梅村的人也大笑起来。

许多人借着打架揩女人的油,占便宜。其实,这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乡村争水打架,完全不带女人的时候,打死一两个人也是经常发生的事情。但是不是这个晚上。

这个晚上,与其说是打架,与其说是战争,不如说是节日,不如说是狂欢。

这架,人越打越少,大部分都回家去了。

这架,打着打着就散了。

雨越下越大。

田野一遍汪洋。

这一年的晚稻又不用担心了。

林峰等人回到萧德勤的家中,没有发现有谁受伤,主人客人都没有受伤。

林峰问萧德勤:“老人家,这样的事经常发生吗?”

萧德勤:“最近些年其实比较少了,以前没有约定好排轮子放水的时候经常发生打架。有时候人多些,有时候人少些。今年可能干旱的时间太长了,虽然约定了排轮子,最后还是打了起来。”

林峰叹了口气。

萧德勤又说:“其实不管是我们客家人,还是你们漳州人,都不容易。”

林峰又叹了口气。

众人都叹了口气。

是啊,我们的先辈在这片土地上开拓垦殖经历了多么艰难曲折的过程。黄遵宪著名诗句“我高我曾我祖父,刈杀蓬蒿来此土”就是记录这一厚重壮丽的历史进程。

91.我要去女方上门

众人的马车进入淡水县境内,距离宜兰县已经不远了。

去钓鱼台,本来是庄小瀚的事情,他要找他七公,他七公要带苏州陆润青等人去钓鱼台,他找到七公之后自然也会同去钓鱼台。由于福建洪门总堂对风湿病治愈的关注,谢梦觉身负重任也希望早日前往钓鱼台。丘逢甲本来陪众人到厦粘村吃豹子肉,顺路回家知道父亲有了风湿病,也迫切期待钓鱼台之行。林峰、林涛兄妹送堂嫂到宜兰,受丘逢甲言语感动,也明白根治风湿病的巨大价值,因此乐于参与。现在大家都想着去钓鱼台上采药的事情。正好前几日黄南球又答应支持一条大船,而且还送了几本重要的航船针簿。可以说是诸事顺利,只待到了宜兰县找到庄小瀚的七公等人,就可以一起前往钓鱼台了。

庄小瀚与阿雅打马跑到前面溜达了一阵,可能又在前面的小树林里边说了一阵的悄悄话,就打马跑了回来。

二人拦住大马车,说有事情要和林峰大哥商量一下。

林峰很奇怪,让停了马车,拉开窗帘。

庄小瀚:“林峰大哥,林涛姐姐,我,我要上门。”

林峰:“上谁家的门?”

庄小瀚手指阿雅。

林峰笑了。说:“好啊!只要两个人感情好,谁说一定要去男方?可是这事你和你家里人商量一下再决定为宜,不是马上就要见到你七公了么。”

庄小瀚:“已经定了。我们两个已经定了。”

林峰:“那就恭喜二位了。”

庄小瀚:“我,我,我不去钓鱼台了。我要去嘉义县摆酒。”

林峰:“现在?”

庄小瀚:“现在。我们现在就回嘉义县。”

林峰有点生气了。说:“你,你,你开什么玩笑啊?”

庄小瀚:“不是开玩笑。我们已经考虑好了。已经决定了。”

林峰:“那你七公你还找不找?你姐姐庄小海你还找不找?钓鱼台采药你还去不去?”

庄小瀚:“我,我,我不去了。你们到宜兰县找到陈水圆郎中,就可以找到我七公他们。你们和他们一起去钓鱼台吧。”

林峰:“你还回你海丰的家不回呢?”

庄小瀚:“要。阿雅说等我们的小孩将来十岁八岁了之后,我们带着小孩一起回海丰去看望孩子他祖父。”

林峰:“胡闹!你现在还是小孩呢!你现在才十几岁!”

庄小瀚看见林峰生气,不好再说。对着林涛说了句:“林涛姐姐,你们去钓鱼台吧。我们先走了。”

庄小瀚爬上阿雅的马,二人打马往南向嘉义县而去。

年轻人总是这样的,漂泊天涯、形单影只的时候,就会无比思念故土、父母、亲人。一旦事业顺利了,或者找到女人了,就很容易忘记故土和父母。当然这种忘记也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长久忘记,女人、事业为重,故土、父母为轻,故土、父母成为拖累,甚至父母变成敌人的也有。一种是暂时性忘记,人在柔情蜜意、温柔甜美之境暂时遗忘父母乡土也是常情,许多人都能觉醒,或者都有觉醒的瞬间。

庄小瀚确实还小,他将来会怎样,还无法定论。姑且认为他是属于暂时性遗忘吧。

本来就是要等庄小瀚带着大家去找他七公,然后大家一起去钓鱼台采药,现在庄小瀚都跑了,车上这帮人到底该怎么办?

“这个混球!简直混球!”丘逢甲一掌击在车门上,差点把门板震碎。仿佛庄小瀚就是门板。

“没有这个家伙马车就不跑了?别人就去不了钓鱼台了?我们自己去找庄七公。庄七公根本就不知道庄小瀚出来了,人家去钓鱼台根本就没有算上他。”丘逢甲此刻鄙视庄小瀚以极。

霍元甲本来想说,还是派人骑马去追一下庄小瀚,看看他是否可以回心转意。突然想到庄小瀚走的时候连招呼都没有和自己打,自己不是庄小瀚拉着出来的么,这家伙可以算是重色轻友了,那就由他去吧。

许南英也觉得庄小瀚不妥。说:“这个小子,确实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啊。”

林峰早就生气了。说:“看来只有由他去了,其实也是人家的自由。我们还是自己前去找陈水圆郎中和庄七公吧。”

众人于是不理庄小瀚的事情,继续前行。

大约又走了一个多时辰,林涛想起来很不舒畅。这家伙,自己当他小弟弟,居然说跑就跑了。大家一同去钓鱼台采药多好啊。你庄小瀚要摆酒也不急这十天半月嘛。

林涛对林峰说:“哥,我想回去找找他。”

林峰:“他不去,不会影响我们去钓鱼台。这么多人,有的人还有别的事情要办,何必等他一个人。”

林涛:“你们继续前去宜兰。我过两日赶来宜兰找你们。”

林峰:“那你自己小心些。那小子实在不来,也不必勉强。”

霍元甲是林涛的学生,他与庄小瀚、林涛算是这个大圈子里面的一个小圈子。霍元甲见林涛要去找庄小瀚,也说要去。

林涛借了粘晓春、粘晓秋的两匹马,与霍元甲二人回头去追庄小瀚。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钓鱼台上采药人》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史上第一美男
2 战神之君临天下
3 最强小渔民
4 重燃1993
5 星辰与灰烬
6 重生八六娇妻她又…
7 团宠她重生后隐婚了
8 重生后夫人马甲A…
9 摄政王的宠妻日常
10 后宫美人如花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大唐:人在朝廷,朝九晚五 作者: 夜冬凉
历史穿越 166232 字
穿越到了大唐成了一个小兵,自带上班系统当金手指,那还慌个屁啊。

2 我的老婆是祸水 作者: 黑袍
都市异能 124219 字
李辰南龙隐都市,本以为可以过上吃软饭的幸福生活,不料我的老婆是祸水

3 重回1990 作者: 关外西风
都市重生 1654603 字
为了给老婆女儿撑起一个家,他毅然回归商界,一个新的传说开始了!

4 战神之君临天下 作者: 紫焰喵
都市生活 1403578 字
五年戎马,百战成神,苏炎:杀妻之仇,不共戴天,这一次,我只为杀人。

5 赘婿神王 作者: 君来执笔
都市异能 1166005 字
赘婿神王:众人视他为赘婿,为蝼蚁,为害虫,殊不知他以神王证永恒!

6 西游:我叫十万,是个天兵 作者: 吐泡泡的鲲
洪荒封神 107475 字
我叫十万,是个天兵。 玉帝天天叫唤的十万天兵,其实只有我一个人。

7 国安十二分局 作者: 云女茉莉
都市异能 261244 字
国安下属十六个分局,其中十二分局最为神秘。一个千年阴谋,昭然若揭,历尽艰辛,肝胆相照。

8 无极界代管 作者: 谧可
都市异能 185657 字
只为上古荒神、星辰转灵、元素孕胎、草木精妖存一桃源埋骨之地!

9 月凉半伤 作者: 骑马逛西京
东方玄幻 229478 字
风云起,三界乱,魔主修罗王复苏,烽烟笼罩世间,苍生又当何去何从?

10 钓鱼奇遇修仙录 作者: 压力山大兄
异界大陆 607507 字
钓鱼奇遇得玉坠,搞笑连环捧腹笑。行侠仗义英雄道,修炼纵横踏异界。

《90-91争水》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