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浪漫青春 >> 男妃嫁到 [书号408806]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幻阳迷情 番外

《男妃嫁到》 蟹子/著, 本章共8459字, 更新于: 2013-04-14 17:40

残阳如血,这个名字充满血腥味道,是他自己取的,他没有名字,小时候父母也没有给他起名字,他们兄弟姐妹几个都是按序号叫的,他排行老七。

那个娘娘腔总说名字和本人总是相反的,因为本身没有,所以名字就有了,那家伙总说,他应该是属于灿烂的骄阳,但事实上,他是嗜血的残阳,永远和温暖灼热的骄阳背道而驰。

五岁的时候,他傻傻的目送着最疼爱他的姐姐,被牙婆子带走了,爹爹说,姐姐这是去享福了。

七岁的时候,他的三哥和四哥也被一个胖乎乎的老男人带走了,爹爹说他们是去贵族家里享福了。

七岁的他,每天在码头做着超负荷力量和身体的工作,总是在想,爹爹真偏心,为什么不也送他去享福。

又过了两年,七岁的小妹也被牙婆带走了,是那年带走姐姐的牙婆,他记得牙婆牙齿上有一个牙齿是金色的,她问,我姐姐呢?

牙婆笑着说,在一个吃好穿好还有很多人疼爱的地方。

他想,姐姐果然在享福,他问,我能去吗,牙婆笑得脸像菊花,摸着他有些脏兮兮的脸蛋掐了掐,意味深长的说,“你们兄弟姐妹都长得水灵,你应该也不错,不过你现在还小,再过两年,若那时候你适合,我就把你也带走。”

真的吗?他那时候很高兴,他不知道牙婆的意思,但是他记者,再过两年他也能享福了,不用干这些活儿。

可是他等不到两年了,隔年,发生了战乱,他们那个小镇很快就被波及,爹爹说带他逃,说一路上需要很多银两和粮食,让他先去码头里边偷,等以后他们回来就还。

然后他去偷了,但是被发现了,他回来,爹爹让他躲在家里,他去引开坏人,然后再带他走,但是他没有等到爹爹回来,而是那些码头上的头儿。

他被他们一群人围殴,如果那时候不是隔壁家的大婶们听到声音过来帮忙,估计他活不了了。

大婶照顾他两天,但是也要走了,大婶让他和他们走,他摇头,要等爹爹,大婶骂他傻子,你爹早就拿着东西自己跑了,他不要你了。

他不信,爹爹说等他长大会送他去享福的,爹爹不会骗他,姐姐哥哥妹妹他们都在享福呢,最后大婶给他气走了。

他等啊等啊,等到大婶给他留的干粮全部吃完了,爹爹都没有来,然后,乱军进城了,他和许多人被抓了起来,押送到城上,成为俘虏,每天都有人死了,他们这边的人一天天在减少。

他被关在一个小屋子里边,和他一样被关一起的还有一些年龄相仿的孩子,开始有女孩,后来女孩子都被带走了,他再没见过那些女孩子,他想,可能也死了吧。

那时候他很害怕,想着会不会下一个就是他,然后,他终于忍不住,和其他孩子一样哭起来了,哭了好久。

但是有人却看不过去,有一个人好像很厌烦他的哭泣,对他恶狠狠的骂着,让他别哭,说他不但长得像女孩,也和女孩一样喜欢哭。

他委屈又气氛的看着那个骂他的男孩,心想,难道我都要死了,连哭都不行吗,那男孩脸色很白,好像病了,但是眼睛黑黑的很亮,很漂亮,虽然这个男孩看起来都没有哥哥们好看,但是那时候他就是觉得他很漂亮。

然后他不哭了,呆呆的看着男孩子的眼睛,男孩子被他气笑了,眼睛弯起来的时候很好看,非常的好看。

然后接下来几天,他一直找他说话,他已经很久没和人说话了,周边的人也只会哭,或者发抖不敢说话,难得有人肯和他说话。

但是,时间不会总这样停止,他们屋里的人又开始慢慢的减少,不少少年被带走,从大到小,出去的,都没有再回来过。

后来他们里边有几个大的忍不住了,因为再接下来就轮到他们了,所以他们策划逃跑。

但是他们的计划还没开始,就败露了,那几个策划的少年,被拖到一个一片狼藉的院子中,他们也被赶到院子中,跪在地上看着中间的几个少年,周边还有其他房间关着的人也被赶出来,和他们一样。

然后,他看到了这辈子永远也无法忘记的事情,他看着那几个少年,被十几个穿着军装的男人撕碎衣服,做着他不懂,却触目惊心,噩梦连连的事情。

那几个少年最后,没有一个能留下一口气,血染红了他们的身子,四肢都被扭曲折断,下半身血肉模糊看不清楚,那些人就如没有感情的禽兽,还乐此不疲的在那些少年身上起伏,下边的血他们也不嫌脏,好似还很兴奋,有的在看到血的时候反而还很激动。

不少人被吓得哭了起来,尖叫着,周边有人恶声恶气的警告他们,不听话,这就是下场。

他很害怕,全身止不住的发抖,然后手被一双也有些冰冷的手给握住了,他模糊着眼睛转头,看到那依然淡定安抚的笑脸,顿时,原本的恐惧略微消减了一下,就好像有个人会在前边保护着自己,让他安心。

但也只是瞬间的念头,之后的几天,他情绪都一直很低落,也不怎么说话了,但是好在男孩一直在身边照料着。

他一直没有问他名字,因为他以为他和自己一样,也没有名字。

直到有一天,厄运终于落到那个男孩身上了,看着来带走男孩的官兵,想着那些少年的惨死,他全身发冷,一时头脑发热,求着那些人也带着自己去,他不想和男孩分开,他怕,他已经习惯有个人在身边安抚着自己。

那时候他甚至想,就算要死也要一起,他不想一个人死,听说,地狱很黑也很恐怖,没有人陪着,他更害怕。

男孩怒斥他,让他不要跟,但是后来那两个不耐烦的官兵把他也带上了。

男孩愤怒的骂着他笨,可是他却好安心,尽管心里害怕得要死。

他们被带到一个大房间,被几个人脱了衣服洗干净,还吃了一顿饱餐。

他有些晕乎乎的不敢置信,但是男孩告诉他,死囚犯在死前总会饱餐一顿的,然后他又失落了,但是心中的恐惧莫名的少了很多。

再接着,他们被披上一件透明的衣服,被送到一个大房间里,他惊讶的看着房间里的摆设,满眼惊奇,他很想去摸摸那些东西,但是男孩一直抓着他的手,告诫他等下一定要乖乖听他的话,他似懂非懂的点头,然后看着男孩薄纱下白皙的身子,再看自己黝黑的皮肤,顿时自卑了,他皮肤比姐姐还好。

很快,大门被退开,进来一个看起来很凶悍的男人。

男人一进来就在他们身上打量着,似乎还有些不满意,说着什么,他只能隐约听到什么太小,什么坚持时间。

然后男人抓着他们的肩膀把他们扔到床上,就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他惊恐的看着男人脱掉自己的衣服,健壮的身子露了出来,身上是狰狞的伤疤,让人恐惧,而更恐惧的,还有男人下身那粗大的东西,让他想起那几个少年惨死的过程,那些人就是用这个杀死那些少年的。

瞬间,脸上血色褪去,全身也发抖起来。

他的惊惧,让男人很厌恶,然后男人好似比较中意旁边总是一脸淡淡含笑的男孩,把他抓过去便压上去,还扯掉他身上的薄纱。

这一幕,更让他不断的响起那些噩梦,看着男人恶心的咬着男孩白皙的皮肤,抓着他的腿挂在肩膀上,他颤抖得更厉害。

但是他看到,男孩对着他安抚的笑了笑,张口无声的对着他说,快走,然后自己勾着男人的脖子,自动咬着男人的嘴。

男人似乎很惊讶他的动作,也很惊喜,和他玩起互相咬的游戏。

他小心的爬下床,期间还露出一些声响,但是男人似乎没有听到,他终于下床了,腿很软。

他害怕的想走,但是却听到身后一身闷哼。

他很后悔转头,因为他看到男人的一直手指,挤入男孩后边的小洞口。

他看到男孩脸色惨白,却硬忍着痛。

他又想起那些少年血淋淋的样子,又看着男孩惨白的脸,还有一直向他示意快走的手,他狠狠的咬牙,心中一股坚定冒出,眼睛有些发红。

他不要这个男孩死,不要。

他向旁边看了看,发现了烛台上,已经燃了一般的蜡烛,看着插着蜡烛奸细的烛台铁心,走过去,把蜡烛拔出来,手被蜡烛液滴到,好疼,他咬着牙,颤抖的把蜡烛放在烛台上,心里默念男孩曾经和他说的话,聪明的人越危险就必须越冷静,只有废物才会被恐惧所左右。

男子汉,必须顶天立地,保护自己认为重要的事物。

他不知道男孩对他来说重不重要,但是他不要男孩死。

他颤抖的握着烛台,看着男孩。

男孩很痛苦,下身的手指已经多了一根,男孩也看到他的动作,漂亮的黑眼中似乎带着欣慰和无奈,然后他见到男孩又伸手勾住男人的脖子,又咬上男人的唇。

另一只手,却朝他勾了勾手指。

他慢慢的走过去,犹豫了下,紧张的把烛台放到男孩的手里。

或许这个男人太自大了,认为这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对他造不了什么威胁,所以没有一点防备心理,又或许已经被情/欲给左右了,并没有察觉到。

他后退一步,等着男孩的指示,他知道男孩一定有办法,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有这种感觉,他觉得男孩很冷静很聪明,和那些只会被吓哭的少年不一样。

然后,他看到男孩拿着烛台,抬起手,烛台那如如大针一般的烛心对着男人的脖子一侧。

男人毕竟是在战场上滚爬过的,对危险也很敏感,很快便擦觉到了。

可不待他反应,男孩原本在男人背上的手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滑到男人胯下,握住那粗大的东西,狠狠一折,男人瞬间脸色扭曲想发出惨叫。

但是男孩却在他仰头张口的时候烛台对着他喉咙狠狠刺下去。

男人的声音顿时卡在喉咙里,鲜血形成铁柱喷了男孩一脸。

他完全惊呆了,看着床上的人,看着男孩黑色的眼眸依然平静,看着男人瞪大眼睛一声不吭扭曲脸被踢倒在床上,他惊讶的发现,他竟然不怕男孩这样做,而且看着男孩染血的脸,心里竟然有些兴奋和激动,就好像心里有什么东西挣脱开来一般。

男孩并没有发现他的异样,只以为他被吓呆了,就拿着被单擦掉自己身上的血,然后拿着男人的衣服撕开给两人裹上,当临时衣服。

男孩让他不要出声,然后抱着他都到门后,手里还拿着烛台,听着外边的动静。

在男孩怀里,他觉得很安心,尽管男孩看起来各自还没有自己的高。

然后,等了好久,外边还是没有动静,但是屋顶上却响了起来。

男孩抱着他,躲到床后。

屋顶响了一下,然后就没声音了,接着房中突然多出一个声音。

“啧,没想到竟然死了,该不会将军不放心先派一人来吧。”

然后床动了一下,又听那人咦了一声,“不对啊,这杀人的手法……”

他们两人正疑惑来人的立场,猛的一下,一双手从床里边透过床幔扣住男孩的脖子,“呵呵,抓到了。”

他一脸惊恐,看着抓住男孩的手,也不想什么,直接一口狠狠咬上那只手,然后一阵天旋地转,他们被扔了出来,落到地上。

“咦,竟然是两个小孩。”那然又看掉在地上还带着血的烛台,一亮惊讶外加了悟,“哦,是你们杀了他。”

“是我杀了他。”男孩勾着嘴角,迎上男子玩味惊讶的目光,把他护在身后。

男人摸着下巴,看着男孩一脸很有兴趣,然后外面的人好像听到里边的响动,男人抓着他们一人一手提着,便离开这里。

再后来,他们被带到一个地方,然后,他知道带走他们的人叫言呈,他也知道男孩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做千百幻。

然后他听到那个叫言呈的男人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似乎很感慨很惊讶又很惋惜,还说‘可惜了,千家已经只剩你一人了,你的大靠山不见了,以后打算怎么样’说这话的时候,男人的语气让他想起那些总右拐孩子去卖的人贩子。

他后知后觉的猜想,千百幻的家里好像很了不起,不过现在没了。原来他也和自己一样,没有家了,他安心了,这样他就不会抛下自己回家吧。

然后千百幻和男人谈了很久,他一直在外面等,等到睡着他们才出来,后来他们被带到一处很漂亮的地方。

叫言呈的男人告诉他们,如果他们能过那一关,就算成功。

他不明白什么意思,千百幻说要做的事情很危险,很可能会丢了命,问他会不会和他一起去。

他抓着他的手,点头。

接下来,他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危险了。

那不过半个月的小小一段日子,是他最不愿意想起来的,那是他第一次亲手杀人,还在有着千百幻照料着,他好几次差点就死了。

千百幻也教了他许多东西。

再后来,他们过关了,然后和一群孩子被带到一处漂亮的大房子里边,见到一个和他们年纪差不多的男孩,男孩身上的衣服很华丽,长得也很好看,只是脸却总是冷冰冰的,没有什么表情。

言呈对着男孩说了什么,然后男孩又对他说了什么,他们都在上座,他们跪在地上,根本听不到什么。

然后他们就被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有许多人开始教导他们一些东西,他们各自选了自己喜欢的一种技巧,他和千百幻选的不一样。

他选中那种直面杀戮的技巧,愿原因只因为千百幻选择的幻术,他通过询问得知这种技巧总要先自己涉嫌然后再找机会完成任务。

他想,如果自己能先一步解决敌人,是不是他就不用亲自涉嫌,然后他就选了这种暴力直接的方式。

一转眼三年过去,原本一起的一群少年已经剩下不到十人,索性他和千百幻都在其中,然后他们第一次执行任务了,也是第一次,他和千百幻被分开了。

他不满,但是也无力反抗,他只想着快点结束任务,然后去找千百幻。

等他去的时候,却发现千百幻笑眯眯的已经等着他,而且还穿着一身女人的衣服,千百幻经常装扮成女子,言呈说这是他学的其中一种,没什么奇怪,但是他却很难过,他觉得千百幻这是在委屈自己,男孩子没有人愿意扮成女子的。

他认为是自己没能保护他的原因,然后他更加的努力了,最后杀的人越来越多,然后被一个怪老头收为弟子,然后因为杀戮而被心魔束缚,最后在老头帮忙下解开心魔,但是却落下一个嗜杀的后遗症,但是他不后悔,他还给自己起了个名字,残阳,残阳如血。

当原来的少年里边只剩下他和千百幻的时候,又过去了一年,那时候他十四岁,千百幻十五岁。

然后,十隔四年,他们又见到了那个高高在上的男孩,男孩也变得高大许多,也更冷了,浑身散发着一种威严。

之后他们就跟在男孩身边,终于知道,男孩竟然是皇族中人,还是一位王爷,男孩今年十四岁,但是却很强,他们原本处的地方是一个杀手组织,叫做天杀阁,也是这男孩从小就创立的,男孩还是一个很有名的将军,他有很多丰功伟绩。

再过了一年,他们又多了两个伙伴,也是从天杀阁中来的,一个是女孩子,一个是和王爷一样冷冰冰却很好看的男孩子。

那一年,他们跟着王爷,做了一间惊天动地的事情,逼宫。

皇宫中有皇子谋反了,但是他们都知道,这是王爷策划的,王爷打着护驾的名号,几乎杀光了所有的皇子,杀死许多的嫔妃官宦。

他们知道,王爷有一本厚厚的名册,而所死的人,全都是名册中的人,除了早就死的人,没有一个逃过。

最后,连皇帝也死了,但是王爷却拒绝做皇帝,把皇帝位置扔给唯一剩下的皇子,然后去边疆带兵打战。

他们知道,王爷从来没想过要做皇帝,不然就不会刻意留下一个皇子接手皇位。

又过了好多年,他们跟着王爷南征北战,又时不时的接任务,四处走动,生活过得很惬意,很自由,哪怕经常游走在生死边缘,他们都以为他们会一直这样下去。

直到有一天,王爷身边终于有了一个人,一个本和他们都格格不入的人,笑起来很好看很温暖也很纯净。

他们开始其实都不太看好,也只以为王爷也只是一时兴趣而已,后来他们知道,王爷真的爱上这个男子。

说实话,他们都很欣慰也很羡慕。

而王爷的事情,也似乎刺激到他们。

因为某一天,那个总喜欢和他斗嘴找他茬的家伙突然对他说一声,“我们以后也一样这样过一辈子吧。”

他疑惑,“无所谓,反正都一样,我也习惯了。”他耸耸肩,一时没明白千百幻话中的意思。

千百幻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看得他有些尴尬,好似被猫盯上的老鼠,背脊发凉,“你你别这样笑。”

“别给我装傻,我说的一起,是王爷和公子那样的意思。”千百幻不笑了,却是突然勾住他的脖子,把他扯过去。

然后在呆愣中,他的嘴唇一痛,他吃痛的张开口,接着一个柔软的东西窜进口腔。意识到是怎么回事,他第一反应不是推开,也不是回应,而是瞪大眼睛发呆,看着那黑亮漂亮的眼睛,恍惚的想到少年的时候,那个眼睛又黑又亮,总是笑得像狐狸满腹算计的少年。

千百幻五官看起来不是很漂亮,也只能算清秀,但是他的眼睛却很漂亮,似乎随时能让人沉迷,特别笑的时候,好似能改变五官一般,让人移不开眼。

他不知道吻了多久,就好像过了好几年一般,直到他呼吸有些困难,才被放开,然后那个人捏着他的下巴舔了舔,戏谑的笑道,“没想到竟然那么青涩,不过我很满意。”

脑袋哄的炸响,然后他推开了身边的人,很没用的跑了。

不是排斥,只是那瞬间的混乱,对千百幻的动作,他没半点的排斥,心里反而萌生了欣喜,但千百幻戏谑的眼神却让他不安和害怕。

千百幻太会玩了,被称为千面狐狸的他,如今哪一面才是真实的估计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平时也喜欢和他开玩笑,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又是他的玩笑。

可偏偏,他却可耻的有了期待,这让他害怕,心里瞬间的那渴望让他很迷茫,他一直以为他只当千百幻是兄弟,最好的兄弟,但是自己却好像对自己的兄弟起了那样的心思。

如果千百幻只是玩笑而已,那么他……

接下来,他开始躲避他,还刻意的想和瞬交换任务,可惜被拒绝了,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躲。

千百幻也开始消停了,两人进入了诡异的冷战期,而千百幻的冷淡也更加加深了他的猜疑,他心痛的苦笑,果然只是一个玩笑。

可是……

他自己不是玩笑而已……

那晚,千百幻又去烟花之地收取信息,每次想着他在男人怀里笑着或者有女人在他怀里笑着,他就很难过。

以前不知道的时候,还只认为只是不爽而已,现在却无法忽略心中的痛,所以他去买醉,喝了一整夜的酒。

然后他梦见那人回来了,一身清爽,没有别人的味道,很轻柔的抱着他清晰满是酒水的身子,然后到床上,相拥而眠。

这种感觉,好得他鼻子发酸,他只以为这是梦,他怕梦醒了又回到原来。

他坐在他身上,扯着他的长发怒吼,“你这个混蛋,为什么要和我开那样的玩笑,为什么要提醒我,为什么,为什么要惹我,为什么当时要救我,我为什么要认识你,明明做兄弟挺好的,为什么要用玩笑提醒我,提醒之后却那么不负责,你这个混蛋。”

再然后的事情,他就忘记了,但是他们却发生了关系。

早上醒来的时候,他只觉得全身如同被人围殴重伤一样,疼得每根神经都在颤抖,头也很痛,喉咙也如火烧一般。

他隐约记得昨晚喝酒了,喝了那么多次酒,还是第一次那么难受。

然后,一双手突然爬上他的腰,轻轻揉着,一个柔和的声音在他耳边吹着气响起,“很难受吗?对不起,昨晚我激动了些。”

他僵硬了一下,随后不可置信的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黑眸,弯弯的眼眸极为漂亮,里面盈满笑意。

“你你,你怎么会……我,嘶……”只是稍微一动,全身便疼得头皮发麻。

千百幻皱起眉,有些心疼又有些懊恼,坐起身,按着他的腰,“你先别乱动,虽然帮你擦了药,但是估计还要躺一天,饿了吗,我去给你准备些吃的,想吃什么?”

看着千百幻噼噼啪啪的问着,他张着口,傻愣愣的看着他,吞了吞口水,身体的疼痛,特别是下身,加上两人现在坦诚相待还有千百幻的话,他不是傻子,自然猜出了什么,有些艰难的开口,“我们……”

千百幻笑眯眯的俯身在他唇上啄了记下,语气轻柔,“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之前以为你躲着我是因为拒绝我,我怕你讨厌我,所以才尽量不出现在你面前,没想到,很抱歉,我没有去了解你的内心,以后不会的,你也是,有什么就说出来,不要憋着。”

“我……”他有些迷糊了,脑子好像一团雾,让他无法想清楚,心里也乱得很,不安,欣喜,害怕,疑惑全出现。

千百幻轻轻叹着气,“小阳,是我太自大了,这么些年,我以为我表现得很明显了,也以为你会看出来……作为说过的话你或许不记得了,没关系,我再说一遍,小阳,记住,我喜欢你,从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你,这不是玩笑,如果不是喜欢你,你以为我为什么那么多人不管偏偏去搭理你,但是我不敢告诉你,时间越久,我越怕,因为我怕一旦说开了,你会远离我,我只能不断的暗示你,我也不知道你有没有觉察到,本以为或许一直这样也不错,但是你对王爷和公子的祝福,却让我觉得不足,我也想要得到你的认可。”

“那天的表白不是一时兴起,而是我准备了好多年的,我以为你不排斥我就是接受我,我很高兴,但是之后你的逃避,我以为你拒绝我,我很伤心,但是也很害怕,所以我不敢继续纠缠下去,我怕我们连最后的关系也维持不下去,我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对不起,是我太自我,差多就错过了。”

他沉默了,听着千百幻的话,对着他的温柔照料,他没有拒绝,也没有表现出喜欢,他只是还有些不安,事情太过突然了,但是两人的关系,却好似就在这种沉默的默许之下开始改变了。

直到他们负责护送公子上雪域,在雪域里,幽香的一番话点醒了他,也让他又更加的迷茫。

再然后,他被千百幻拖着去了客栈,然后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这个男人另一面,邪气霸道。

那个男人,用那种让人难以启齿的方法,逼着他说出心中一个个顾虑,然后压着他狠狠做了一夜,等他睡醒精神后,才把他的那些顾虑一个个解开,说明白开来,正对两人的内心,也是在这次,他才真正心安的接受了两人这样的关系。

小时候,他觉得老天很不公平,为什么他过得那样幸苦,但是后来,他却觉得,若是曾经的辛苦是因为以后的幸福,那么他甘之如饴。

因为他真的很幸福,不止他,他身边的人也都很幸福,一个个都有了归宿,王爷和王妃如胶似漆,小香也找到自己的归宿,连冷冰冰的瞬也有了自己的幸福,他们还能住在一起,经常齐聚一堂如同一家人一般,走过春秋,世间所谓幸福,不过如此。

————————————

最后一篇短篇番外了,嘿嘿,接下来就是飞扬和老帝的故事了,过两天就开,名字叫《驭情故纵》故事会从飞扬的那一年之约实行开始。

ps:《驭情故纵》云飞扬和帝择天缠绵悱恻的故事。

《萌兽来袭》呆萌的神兽白虎到现代人类世界寻找因为拥有两个矛盾人格而离开的青龙,哪只两个人格化为两个人类,然后果断扮猪吃老虎的把呆萌的白虎压倒的故事。

《花间醉浮云》与男妃嫁到中隔海的大陆所发生的故事,讲述东方平行空间的古代皇朝帝王和千年之后西方偶然穿越的落魄精灵王的郎配故事。

《男妃嫁到II》已经开书,等候大家的临幸,第二部包含了《男妃嫁到》、《花间醉浮云》和《驭情故纵》的延续,以男妃主打,花间为辅,走修真玄幻路线。直通车:http://mm.17k.com/book/680635.html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男妃嫁到》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黑骑
2混子的江湖
3仙墓
4天才校医
5邪道修灵
6重生之狂暴火法
7田园小辣妻
8重生嫡女巧当家
9一吻成瘾:总裁的头号甜妻 
10影后晚上见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校花的王牌老公 作者:小银河系
校园风云 30182字
他带着系统,再次降临到美女如云的世界,正所谓系统在手,天下我有,万花丛中过,全都是我的!

2修罗竞技场 作者:空月痕
东方玄幻 43867字
他心有野望,恨天太低,不甘困于九天十地当中,踏十地,登九天,修罗竞技,斗战天下,只为巅峰。

3完美女婿 作者:李家书生
都市生活 24609字
昔日兵王被人出卖,粉身碎骨后意外重生,发现自己竟然多了个有钱的漂亮老婆,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4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作者:楚琴子
都市生活 32369字
神州特尖组织,兵王回归都市,万花丛中过,打脸、装逼、暧昧不断的极品透视: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5一把菜刀闯异界 作者:御前带猫
异界大陆 25623字
菜刀在手,天下我有!小厨师凭一把轩辕菜刀,在乾元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斩兽屠神,无人能挡!

6火灵纪 作者:乔治时代
异界大陆 71185字
圣火大陆意志衰弱,七位气运之子降临世间,争夺序列名额,他身怀气运之力,乱世之中缔造泯灭神话

7史上最强重生者 作者:独孤九拜
都市重生 23444字
背负前世之恨,他重生于都市,适逢地球上灵气复苏,这一世,他,将化身嗜血修罗,血染诸天万界!

8重生最强仙尊 作者:九问
都市重生 21272字
富二代不识时务,那就让他开开眼;世家大族仗势欺人,那就让他知道什么叫拳头才是硬道理!!

9全才相师 作者:水冷酒家
都市异能 3021774字
大相师重生都市,相人、相事、相风水,富甲天下,名震四方,游戏花丛,红尘一笑,快活人生。

10血罪谶书 作者:天火霸刀
东方玄幻 102354字
白虎煞星,罪业双刃,天赋异禀罪业愁,血染昆仑,拜师学艺,遭猫妖夺舍阳魄,至此展开蹉跎生涯!

更新于2019-05-18 23:02:38 查看最新>>

《幻阳迷情 番外》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