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古装言情 >> 红尘紫陌随君 [书号392315]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四、质问

《红尘紫陌随君》 龚梅/著, 本章共6502字, 更新于: 2012-09-18 21:02

虽然堡主的生日不大摆酒宴,但也总要喜庆,堡内的下人们都在准备着张灯结彩。

小念也在帮着打打下手,边上一个小丫头小琴对小念说:“晨少爷今天总算要回来了,夫人都盼了好久了,可惜晨少爷总是很忙。夫人最疼晨少爷了,今天堡里一定会很热闹的。”

小念听其他丫头们说过林堡主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叫林天晨,长得仪表堂堂,自小聪慧明理,深受堡主喜爱,林家堡的生意做得很广,林天晨长年在外帮堡主打理生意,甚少回家。

小琴还抿着嘴笑着说晨少爷这次回来一定是因为婚事。打小喜欢凑热闹的小念听到成亲二字大有兴趣,问晨少爷什么时候成亲呀,成亲的话堡内肯定很热闹了。

小琴得意地说:“那当然了,想想我们林家堡在江湖上也是非常有名气的,何况要娶的姑娘还是澄湖山庄庄主的那个号称武林第一美女的女儿呢。”

小念听着感觉有些不对,赶紧问小琴:“那个澄湖山庄的庄主不是昨天来的那个蓝政吗?”

“嘘!老爷们的名讳可不是我们下人能随便喊的。”小琴赶紧把小念拉到一边,“就是那位蓝庄主。”

“那蓝庄主有几个女儿啊?”小念好奇又紧张地问。

“就一个啦,就是昨天一起来的娴姑娘。啧,长得可真是像画中的人儿一样,也只有这样的人儿才配得上我们林家堡的晨少爷。”小琴忍不住作羡慕状。

小念一听却是傻了,看到暮少爷和蓝雨娴那么亲密的样子,还以为他们是一对呢,却不想错点了鸳鸯谱!小念又急了,暮少爷那么喜欢娴姑娘,堡主却让晨少爷娶娴姑娘,这对暮少爷应该是多大的打击啊!怎么会这样呢?小念又想到林天暮那双总是显示忧郁的眼睛,心里又为他难过起来。

傍晚时分,林家堡大少爷一行回来了,林家堡主和夫人亲自到门口去接,一群人拥着他们,场面真是热闹,小念只能远远地看着。后来小念寻着机会终于把这个林家大少爷仔仔细细又狠狠地打量了一番,和林天暮一般伟岸的身材,肤色古铜,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帅气中又带着一抹温柔!暮少爷总是那么不快乐,一定就是因为他吧,小念在心底暗暗替林天暮不平。

夜半,小念睡不着,想到自己突然逝去的父母,心里又是一阵心酸,又想到今天听到的这些事,又为暮少爷难过。索性爬起来,来到林天暮的房外,却发现林天暮又站在那幅踏雪寻梅图前发呆。那副画是以雪梅为背景,中间是一个女子曼妙的背影。林天暮常常对着这副画发呆,那画上的女子也许是暮少爷他娘吧,小念常常这样想。

小念站在房门口,默默地看着林天暮。也不知站了多久,突然听到林天暮的声音:“这么晚了不去睡觉,来这里做什么?”

小念赶紧低着头走进来,心里有些不安:“暮少爷,我睡不着,就到这里来看看。”

“看什么?”林天暮淡淡地说。

“我我……”小念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什么好。

“没事就好好去睡觉,别出来瞎晃!”林天暮冷冷地说。

“暮少爷,小念只是希望你能过得开心一些。”小念小声地说,在心底小念还是很怕他的。

“开心一些?难道我现在过得不开心吗?”林天暮看了小念一眼,又淡淡地。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小念赶紧摇摇头说。

“去睡吧,没事别来烦我。”林天暮冷眼瞥了小念一眼,加重了语气说。小念看到林天暮眼中的那丝寒意,不禁心里冷了一下,赶紧离开了林天暮的房间。

林天暮又深深地看了一眼墙上的那幅画。想到今天蓝雨娴对自己说的话:“暮哥哥,我爹要我嫁给晨哥哥,我爹说晨哥哥以后要接管林家堡的。暮哥哥,为什么不是你接管林家堡呢?”

是啊,为什么不是我接管呢?什么长幼有序,那不是过是借口,他们眼里根本只有林天晨。从小他和他娘吴月就住在林家堡最偏僻的西门小院,在他还不懂得享受母爱的时候,他母亲就去世了,虽然衣食上林家堡并没有亏待过自己,但在林天暮印象中林扬是数月也难得来看自己一次,感觉到父亲的形象在自己心里是那么地遥远,仿佛没有父亲一般。

小时候,很多次远远地看到林扬抱着林天晨出门去,又看到林扬买很多好吃的牵着林天晨回来,看到他们笑得那么开心的时候,林天暮心里就有满满的恨意。自己也是他的儿子,为什么就有这么大差别的对待?既然生了,又为什么不爱自己呢?很多次林天暮都想冲上去对着林扬问个为什么,每当这个时候林祥总是把他拉回小院,要他听话。

再后来他也习惯了这种日子,再也不去偷看林天晨,自己努力地习武习功课。等林天暮懂事以后就在心里发誓,一定要收回林家欠自己母子俩的。早听说林扬和蓝政已商量好,在林天晨娶蓝雨娴之时,林扬便林家堡的产业全归于林天晨名下。还是雨奇说得对,只有林雨晨不在这个世界了,林扬才会想到他在这世上还有林天暮这个儿子。

想到这,林天暮的五指紧紧地握在一起,心里冷笑道:“总有有天我会让他们明白我才是林家堡真正的强者,这一切早晚都会是属于我的!”

今天是五月初九,正是林家堡堡主林扬的寿辰,虽然来祝贺的朋友并不多,林家堡的下人们却还是早早地就忙开了,小念也不例外,当然小念是新来的下人,怕她不怕规矩,所以只是安排她扫东院的地。东院是林家堡的客房。小念一大早就拿着扫把来到东院扫地。当正小念专心地扫着地的时候,远远地看到林家大少爷林天晨往这边来。右边第一间房便是蓝雨娴住的,果然林天晨来到蓝雨娴房门口停下了,轻轻地叩门:“娴妹妹?起来了没?”

这么早就来叩门,无事献殷勤,哼,小念在心里想。

这时门开了,看到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蓝雨娴走出来:“晨哥哥,我早起来了。你当我是小懒虫呀!”

林天晨笑笑说:“家父喊我们去前厅有事,走吧。”

蓝雨娴笑着挽住林天晨的胳膊往前厅去了。小念看到这一幕,心里纳闷起来,那天还挽着暮少爷的胳膊,今天怎么又挽了晨少爷的胳膊呢?这个蓝雨娴心里到底喜欢哪位少爷呢?亏得暮少爷还那么关心她呢,原来她这么轻浮,小念忍不住为林天暮不平起来。

气归气,事还总是要做的,很快小念就扫完了东院的地,拿起扫把出了东院,准备回西院,路过前厅的时候,看到林扬蓝政坐在堂上说话,林天晨蓝雨娴兄妹站在两边,两侧还坐着几个不认识的人。

小念有意放慢了脚步,听到林扬说:“那就定为八月初八吧,晨儿和娴儿也大了,该成亲了。老夫也该让贤了。”又听到有人说“是啊,也该是我们抱孙子的时候了”的声音,然后是一阵哈哈大笑声。

小念回到西院,又来到林天暮的房间,发现林天暮又对着墙上那幅踏雪寻梅图发呆。他一定是知道了晨少爷和娴小姐要成亲的消息了,小念心里想,又为林天暮难过起来。

酒席摆在前厅,只有并排两桌,来者都是林扬的至交好友。右边的桌子依次坐着林扬,林夫人,然后是蓝政父子三人,林天晨林天暮。左边坐的都是与林家有生意往来的老主顾,绸布庄的万老板,吉祥酒家的熊老板等等。众人高高兴兴地坐齐了,准备开席。就在这个时候,院子里传来一个宏亮地声音:“林堡主好兴致,这么有闲情在这里邀亲作乐!”

林扬等人连忙赶至门口,却见一精瘦的汉子站在院子正中间,他身后站着一个身材偏瘦,个子高高,脸庞棱角分明的约双十年纪的少年。蓝政一看就想冲上前去,林扬一把拉住了他,抱抱手对着门口二人笑道:“我到是谁,原来是小无极门洛门主,不知老夫是否有幸请得洛门主一起喝杯薄酒?”

“我们才不喝你的酒呢,我们是来讨公道的!”边上少年不屑地说。

“鸣儿,在我们正气凛然的林堡主和蓝庄主面前,说话怎可这般无礼?”洛青田训斥着说。原来这个少年正是小无极门门主洛青田的独子洛一鸣。

“什么正气凛然,那是骗无知小孩的。背地里做过的坏事还不知道有多少呢!”洛一鸣作呕吐状说。

“你是什么人?敢这样说我爹爹!”蓝雨娴一听有人这样骂她父亲和未来的公公便怒气冲冲地说。

“哟,原来这就是号称武林第一美女的蓝雨娴啊,久仰久仰!”洛一鸣抱拳一笑。蓝雨娴一听别人夸她,气倒是小了不少,只是昂着头斜视着洛一鸣。

洛一鸣又接着说:“不过我看也不见得比得上我们那里的乡下姑娘,至少我们那里姑娘不是斗鸡眼。哈哈哈哈。”

蓝雨娴一听到自己给人取笑了,又气又羞,拉着林天晨的手说:“晨哥哥,你看他欺负我,你帮我教训教训他!”边上的林天暮眼中闪过一不快。

“哟,还会装人家小姑娘可爱呀,和你那做盟主的爹一样恶心!”洛一鸣又拍手笑道。

蓝政再也忍不下去了,纵身跃至洛一鸣身边,指着他说:“哪来的臭小子,这么没教养,真是什么样的父亲出什么样的儿子!”

“你!”洛一鸣听到蓝政骂他父亲,也火起来了,抬手就向蓝政挥去一掌,两人便过起招来。“鸣儿小心!”洛青田在边上喊道。

当年无极门是响彻武林的翻天手梅顼阳一手创建,据说梅顼阳与洛青田自小都是孤儿,偶得一位名师指点,学得一身好武艺,无极门的门徒都是无依无靠的孤儿。后来他因为慕容若雪,便把无极门解散了。怎料无极门的门徒们对无极门感情至深,怎么也不肯散去。在梅顼阳带着慕容若雪隐居后,由原无极门长老洛青田重建了无极门,改名为小无极门。洛青田与梅顼阳从小一起长大,师从一人,感情十分深厚。虽然洛青田武功不如梅顼阳,却也十分了得,所以由他领导的小无极门在江湖上也是名气不小。

洛一鸣虽然尽得洛青田武功真传,到底年轻,况且与他过手的既是澄湖山庄庄主的蓝政也不是吃素的,几招下来,蓝政已明显占优势。

“鸣儿回来!”洛青田见儿子势不力敌,飞身跃至蓝政身边,把洛一鸣换下来。

这时林扬也飞至洛青田蓝政之间,把二人分手,双手一抱拳,对着洛青田说:“洛门主,我们二人已多年不与无极门有过节了,今日洛门主带着令郎亲自前来林家堡,我想不单单是为了来切磋武艺的吧!”

“哼,你们这些所谓的正人君子,口蜜腹剑,表里不一!”洛一鸣因为败下来,心里很是不服,听到林扬这样一问,把满腹怨气都从话语中发泄出来。

“你说什么!你不要血口喷人!”蓝雨娴也毫不示弱地说。

“娴儿,你且不要说话。我倒要听听看我们的表里不一在何处。”林扬示意蓝雨娴不要出声,转身对着洛家父子说:“方才令郎说是来鄙处讨公道的,不知我等欠你什么公道。”

洛一鸣又想接口,洛青田也显示他不要出声,自己开口说道:“既然林堡主与蓝庄主都揣着明白装胡涂,那我就提醒一下,上个月青岚山腰,你们是否去过。”

林扬想了想,说:“唐县的青岚山?我们不曾去过。”

“是吗?不知林堡主这话可是说给我们听的。”洛青田不屑地说。

“我堂堂林家堡堡主,岂是不敢说真话之人?”林扬也很不以为然地说,“青岚山只是一座小山,不知与洛门主说的讨公道有什么关联?”

“哼,梅门主带着夫人与女儿在青岚山隐居十八年,林堡主与蓝庄主难道不知?”

“什么?你说若雪与梅顼阳这么多年是隐居在青岚山?太好了,她真的没死,她真的没死!”蓝政一听慕容若雪的音讯,拉着林扬的手很激动地说,又问洛青田:“若雪现在过得好吗?当年她中了无心丹的毒,又是如何解的?”

“你不知道上个月青岚山发生的事?”洛青田很惊异地问。

“上个月青岚山发生了什么于事?是不是若雪她出了什么事?”蓝政急忙问道。

“这么多年梅门主一家三口一直隐居在青岚山,深居简出,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和无极门也几乎没有联系。我如非有要事,也不会去青岚山。今年我儿已满双十年华,梅门主生有一女,年方十七,我想讨得这一门亲事,于是便于数日前悄悄带着犬子上山去拜访梅门主,只是等我们找到的时候,出现在我们面前的竟然是一座废墟,梅门主夫妇竟已双双毙命!”洛青田一边说着,仿佛站在落英居废墟旁一般,忍不住落下一把泪。

“什么?你,你是说若雪已经死了?她是怎么死的?她怎么会死?”蓝政一听慕容若雪的死讯,大为震惊,双手紧紧抓住洛青田的双臂,摇着他一直追问。

“你说梅顼阳与若雪居住的地方已烧成废墟,那你又怎么知道废墟里的人一定是他们二个呢?”林扬初听他们的死讯也非常震惊,但又马上冷静下来。

“我仔细看过了现场,两具尸体的身材都与梅门主与夫人相似,梅门主曾经左手骨折过,我能确实那具骸骨一定是梅门主的,而另一具女性骸骨与他紧紧挨在一起,我想除了夫从不会再有别人。”洛青田十分肯定地说。

“ 若雪是怎么死的?是谁杀了她?是谁?”蓝政情绪十分激动,不停地追问洛青田。

“如果蓝庄主不知道这件事的话,那你应该回去问问你夫人。梅门主与夫人的骸骨发黑,梅门主胸口的肋骨断成五指型,他们应该不但中了无心丹的毒,梅门主还应该中了黑血掌。”洛青田恨恨地说。

“无心丹?黑血掌?不!这不可能!这十八年来都相安无事,她不可能会在十八年后再去杀他们!师兄,你说是不是?”蓝政失控地抓住林扬的手臂愤恨地说。

林扬也非常吃惊,毕竟慕容若雪也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妹。他看看蓝雨娴蓝雨奇,又看看有些失魂落魄的蓝政,安慰他说:“师弟,这件事还没有查清楚,先别自乱了阵脚。”

“林扬,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难道还说是我们诬赖了谁不成?蓝政,枉你还是个男人,什么破庄主,我们今天就把事说清楚了,看你怎么样去解决这件事,给梅门主夫妇一个交待!”洛一鸣恨恨地说。

洛青田制止洛一鸣说:“既然林堡主和蓝庄主对此事一无所知,那我现在告知你们了,希望你们好好去查一下,不要偏坦这杀人凶手,还梅门主夫妇一个公道。鸣儿我们走。”

洛青田转身要走,却被林扬喊住了:“洛门主请留步,适才听到洛门主说前去青岚山的目的就是为了提亲,想问下在废墟现场可有若雪之女的骨骸?”

“没有!但我们找遍了附近,都未见小姐的踪迹,但愿小姐吉人天相。但不用林堡主费心,我们无极门一定会尽力找寻小姐的。”洛青田抱抱拳带着洛一鸣离开了林家堡。

一顿好好的酒席就这样给搅乱了。林扬把失魂落魄的蓝政扶进他练功的密室,蓝雨娴要跟上去,被林天晨拉走了。其他人也各自默默地散去了。

林天暮看蓝雨娴情绪不太好,提意去外面走走,于是林天晨林天暮蓝雨娴便一起出门去了。

这边密室里,林扬让蓝政坐在太师椅上,给他端来一杯热茶。林扬叹着气说:“师弟,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也不要太难过。”

“我怎么能不难过?是我对不起若雪。师兄,这十几年来我尽量地不去想若雪,不去打听她的消息,尽量地让自己过上常人的生活,就是不想让陈凤娇再去滋生事端,师兄你可知道我心里有多痛苦?你说还要我怎么做才好?为什么陈凤娇还是不肯放过若雪?还要置她于死地?为什么?”蓝政老泪纵横。蓝政此时已完全没有了澄湖山庄庄主的那份义薄云天的气概,一下子老了十几岁。

“这么多年我都不敢去打听若雪的情况,我就是害怕会有这么一天。只有她还活在世上,我心里才能安心一些啊,师兄你明白吗?”蓝政此时哭得真像相无助的孩子一般,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也许真是未到伤心时。

林扬拍着蓝政的肩膀,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林扬、蓝政、慕容若雪从小一起在明月山长大,师从玄妙子。从小林扬和蓝政都喜欢喜欢漂亮活泼可爱的师妹慕容若雪,但林扬一直是个稳重的人,什么事都放在心里,而蓝政则不一样,喜怒哀乐皆形于色。蓝政从不在师父面前隐藏自己对师妹的爱意。师父玄妙子作主把慕容若雪许配给蓝政。那个时候慕容若雪还不懂什么儿女私情,对二位师兄都当兄长一样尊重。

后来有一天,慕容若雪因意外被无极门门主梅顼阳所救,两个人竟然一见钟情,相约白首。慕容若雪不惜背叛师门毁掉与蓝政的婚约而与梅顼阳在一起。隔了这么多年,虽然蓝政也另娶他人,却还是对慕容若雪念念不忘,以致其妻陈凤娇对慕容若雪恨之入骨。

“虽然陈凤娇做得太绝了,可是她到底是雨娴雨奇的娘啊,你还能怎么样?难道真的回去把她给杀了吗?澄湖山庄在江湖的名气也不小,蓝庄主杀妻,那可以成为武林笑柄了。对晨儿奇儿的将来也不好。若雪死了,我心里也难过,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这件事大化小小化小。她能和梅顼阳死在一起,想必心里也是幸福的。”林扬拍着蓝政的肩膀显得十分无奈地说。

蓝政低着头再也没有说一句话,林扬没有看到蓝政眼里闪过的深深的恨意……

这边小念因为没有什么事,便一直在林天暮的房间,拿着抹布这里擦擦那里擦擦,其实什么也没做。直到傍晚时分,林天暮才醉醺醺地由林天晨和蓝氏兄妹搀扶进房间,原来他们一起到外面去喝酒了,怎料林天暮喝多了,小念赶紧迎上去帮着把林天暮扶到床上。林天暮躺在床上还一直拉着蓝雨娴的手叫着娴妹娴妹,小念偷偷看了林天晨一眼,看到他好看的眉头紧皱着,再看了蓝雨娴一看,看到她满脸的关怀之情,再偷偷看了蓝雨奇一眼,却发现他嘴角隐隐的笑意。小念心里暗处纳闷。三人把林天暮安置好,林天晨交待小念要把暮少爷照顾好,小念赶紧点头。林天晨和蓝雨娴离开以后,小念赶紧打来一盆水,打算帮林天暮擦把脸。转身却被已坐起的林天暮吓一跳,只见他两眼死死地盯着门口,小念被这眼里透出的寒意震住,发现越来越看不懂这个暮少爷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红尘紫陌随君》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为民不悔
2 五代:从围殴黄巢…
3 不小心捡了个宇宙
4 一品红人
5 谢邀!高考弃权…
6 天狐缘
7 穿成年代文里的极…
8 特工毒妃:帝君逆…
9 总裁,夫人又在算…
10 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我,让神话重临人间 作者: 青衫与猫
东方玄幻 184002 字
踏南天,碎神国,漫天神佛皆是错!敢动我青山的人,你们在找死吗?

2 我的刁蛮姐姐 作者: 唐熬
都市生活 37912 字
工作太麻烦,不想应酬,想做个吃软饭的男人,结果却被姐姐逼得去上班

3 鉴宝天师 作者: 三尺键
都市重生 82958 字
魂穿当世,偶得金瞳,看江凌云纵横都市,坐拥美人,一展大师风采!

4 我真不是上古神兽 作者: 抠鼻子小屁孩
都市异能 23496 字
林坤觉醒神兽体质,踏上逆袭之路,被雷劈,掌握五雷之法,成就巅峰路!

5 我夺舍了魔道祖师爷 作者: 沉稳的蜗牛
东方玄幻 528372 字
夺舍的反派修为尽失,寿命将尽,正道要杀我,系统开启,化险为夷。

6 末世降临:全球断电 作者: 这作者不行
末世危机 143673 字
一场太阳风暴导致的全球停电,所有需要电力驱动的设施全部停止运转。

7 树海林深 作者: 一戏婴苏
探险揭秘 316344 字
二十六年后,我终于知道了我是谁,原来,我生于人间,却不属于人界。

8 抗战之铁血战神 作者: 创造001
战争幻想 645723 字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强兵之路,浴血军魂,血战外敌。

9 村里的女人花 作者: 谷溪
乡村乡土 481146 字
勿忘历史,国仇家恨,谱写一曲悲壮的赞歌,历史的长河在源源流淌。

10 御赐红娘不一般 作者: 七柔啊
架空历史 73050 字
她是大龄剩女,也是御赐红娘,看她惩奸除恶促良缘,一朝为官非等闲!

《四、质问》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ll沧海一声笑ll

2012-09-22 21:07 发表于 h5.17k.com ll沧海一声笑ll

作品非常不错,加油

龚梅 (作者) 2012-09-22 23:10 来自 www.17k.com
我会加油的……^_^
1条回应, 更新于 2012-09-22 23:10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