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都市小说 >> 与春同行六十年 [书号3432692]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二十四章 人生旅途第一步(三)

《与春同行六十年》 车夫/著, 本章共6106字, 更新于: 2022-05-18 09:03

与春同行六十年

第二十四章

人生旅途第一步(三)

国庆节那天,古明远骑着自行车高高兴兴来找车宏轩,没进门,一下下按自行车铃。

车宏轩听见铃声,放下正手里的《三国演义》往外看,见是古明远在向他招手,赶紧放下书跑出去。

这阶段,车宏轩找到张老师借来好多书,除了四大名著还读了许多国外作品。张老师的书很多,他决心今明两年全部借来读完。

这个时候的古明远算是有权有势,在目前形势下有这么一位同学车宏轩当然非常高兴。

古明远带有几分神秘地说:“你小队青年领导马上要回城,我想让你接替这个职务。虽然级别小了点,可总得一步步走起来。关于这件事老领导已经和孟大愣子说了,我们现在就去找他。”

车宏轩高兴地笑了说:“没想到啊,这芝麻大小官还要找人走后门。让我说干脆算了,没意思。”

“说这些酸溜溜的话没有用,资格是一步步养出来的,群众基础是一天天打下来的,得慢慢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把关系搞定,把路修好,这样才能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车宏轩点点头讽刺地说:“你说的对,先搬来一块铺路石。”

“我们走向社会了,方方面面都得考虑周到,不能吃亏。”

“是啊,事事通晓皆学问,人情练达是文章。”

两人边聊边骑自行车去小队。

孟大愣子正和会计正坐在大土炕上研究什么,满地吐的都是痰,大老旱抽得呛人。

见古明远和车宏轩并肩走进来,孟大愣子竟然动都没动,翻楞翻楞两人,用手指指炕沿,示意两人坐下。

这种牛皮辣气的劲头没把古明远气死,可为了办事,他只好压下心中的愤怒。

古明远绷起脸冷冷地问:“我来得不是时候吧?”

孟大愣子听出这话有刺,黑脸上挤出一丝笑说:“坐吧。”

古明远毕竟是民兵排长,并且把“鹅头”那样的恶棍都给撅了,明摆着这些生荒子日后肯定能成气候。孟大愣子虽然浑身是胆可以不理这根胡子,可也知道没必要得罪,这才勉强让个座。

孟大愣子瓮声瓮气地说:“眼下就要秋收了,晚上要开个全体社员大会,我得算算账准备一下。车老大你来干活就是了,用不着到处瞎折腾!”

“谢谢孟队长。”车宏轩没办法不忍耐孟大愣子那种不屑一顾的损样,赶紧不失礼节地道谢。

孟大愣子满不在乎地说:“没事,我已经答应你爸爸了,不会安排你去掏大粪。国庆节后开镰,先割豆子和苞米,然后是高粱,上冻了再收水稻。这些活你可能都没干过,得先好好学学,干好干坏大家都能看清楚,到时候给多给少得大家评,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按照常规,第一年最多给五个点。倔驴犟侉子,难斗巴拉子,分给哪个组都不爱要,没办法。”

车宏轩谨慎地问:“我和那些知识青年应该是一样的待遇,他们是下乡,我是还乡,同样都是响应号召来的。他们第一年都给九个点,为什么给我五个点?”

孟大愣子不耐烦地说:“别跟我说这些,下乡青年给的待遇是上边发的文件下的令,要是让我说了算一个不要!你不是下乡青年又不是军烈属就不要争了,那些小巴拉子还给三个半点呢!”

古明远压压气不耐烦地问:“晚上吃饭的事你安排时间没有?”

“你回去告诉老领导,据说今天我事情多没时间。”

古明远一挥手气愤地说:“我们走!”

车宏轩向孟大愣子和会计点点头,转身和古明远往外走。

孟大愣子感觉不是滋味,赶快下地追出来送两人。

古明远仰起头一直往前走,没理他。

车宏轩却很有礼貌地和唐大愣子闲聊几句。

走出小队大院,古明远愤愤地说:“好歹不知道的混蛋,早晚得拿掉!”

“不用跟他们动气。”

“这叫看不起人!等着瞧,早晚收拾他!”

“算了,跟他们叫劲没必要。”

“事倒是那么回事,可太气人,让人下不来台,都是老领导惯的!不过我提醒你,到他们中去玩的就是一个‘实’字,虚的行不通。这样,你先到小队去干活,以后有机会再说。”

“没问题,做农民是最后一条路,如果就连做农民都不行,那就失去了生存的能力。我很自信,不仅能当一个合格的农民,更能当一个优秀的农民。”

“慢慢来,我绝不会让你的才干埋没在庄稼地中!”

“我们共同努力。”

哥俩都没回家,去找李思雨和张大华一起喝酒,车宏轩请的客。

国庆节后的第一天,车宏轩和爸爸妈妈一起早早起来,他帮妈妈做饭,吃了早饭便就拿起镰刀骑自行车到小队去干活。

这是他成为真正农民的第一天,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早早来到小队。

饲养员住在大土炕上,这会儿已经去喂马和喂牛了,屋里空无一人。

车宏轩把大土炕收拾一下,又拿起笤帚把扔满烟头的地面打扫干净。

很快,孟大愣子来了,见车宏轩把屋子收拾得很干干净净,满意地说:“行啊车老大,有点上进心!”

“你放心,我会把小队当成家,一定起到积极带头作用。”

“你去第一小组,那是我们的主力。”

“好的。”

“你是不是跟成年人一样干活?能不能跟得上?”

“我能跟得上,一旦跟不上我可以贪黑。”

“好,响鼓不用重锤,你就试试!”

车宏轩跟着大队人马迎着初升的朝阳,呼吸着清爽的空气走向丰收的田野。这种心情真好,仿佛一下自己就长大成人了。

虽然割地这活在家里干过,可跟大队人马在一起干这还是第一次,一条垅挨一条垄,一个人挨一个人,这需要速度,需要干得规规整整。

作为初学乍练的车宏轩当然跟不上,但他抱定要做个好农民,绝不放弃。

下班的时候,别人都干完了准备回家,他依然没有停手,一定要坚持干完。

小组长特意来看他,见他累得满头大汗,衣服全都湿透了,手指上还有血,笑了说:“撂下吧,明天接着干。”

车宏轩挺起腰,用袖子抹去脸上的汗水也笑了说:“不用,天还早,我干完再回家。”

“不用那样,你看那些知识青年,两个人一伙还经常把活扔下呢。”

“我没事,我农村长大的,决不能把活扔下。”

“万事开头难,不要恨活,先学利索后学快。再说这秋收不像春种那样要赶农时,不急。”

“谢谢你的关心,我没事。”

小组长默默点点头,知道这小伙子将来一定是把好手。

小组长走后,王胖过来,什么话不说,伸手就干。以后几乎每天都这样,只要车宏轩没干完王胖就来帮他。

车宏轩身体好,经得住起五更爬半夜,扛得住风吹雨打,顽强地坚持下来。人晒黑了,也累瘦了,可他还是坚持每天第一个到队部,把屋里收拾得干干净净,他觉得自己这样生活很充实。

到了十一月末,就连水田的稻子也已经拉回小队,剩下的活就是打场了。也就是大豆、玉米、高粱、稻子这些农作物脱粒,然后分口粮、交公粮。这时候小队里用的人比较少,一般要考虑让家庭困难的社员上工,并且也要轮换,像车宏轩和王胖这样的根本不给安排干活。

在这两个月中,社员们普遍认为车宏轩肯吃苦耐劳,不说长不道短,像个农民样子,所以在给他评分的时候,大家竟然给了九分,和知识青年一样待遇,这使得车宏轩十分高兴。

十二月初,大队组织召开赛诗会。

车宏轩准备了好几首诗,最后自己选定三首参赛。凭借一首小诗,他赢得了一阵叫好声和鼓掌声。有声有色地朗诵道:“红海高粱舞镰刀,我学拿刀大爷教;大爷教我握住把,千万别握把当腰。”

一炮打响,他成了大队文艺队唯一写节目的人。他创作的山东快书《雪夜送棉衣》和诗朗诵《烈士墓前的不老松》两个节目,被公社选定为县里参赛节目,这应该是不小的成绩。不老松节目中的土测量、土方程,修下水渠十条整等词句,颇为大家传诵。

临近春节,车宏轩十分羡慕地送走了参军的张大华和王胖。

令车宏轩没想到的是,给大队乡亲们演出前,老领导特意给文艺队开了一次会,狠狠地批评了大家,并且严格要求,以后不能以大队干部作为演出题材。老书记还特别指出,这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自己吹吹呼呼令人不齿!

毋庸置疑,这批评的就是车宏轩,但他感觉不服气。因为节目已经被公社用作去县里汇报演出的剧目,所以没有办法修改作品,便继续在春节期间演出。

1975年4月份,车宏轩重新回小队干活。

最难干的活是给晋杂五高粱间苗,苗长到两寸高的时候要间苗,间距三寸左右,满垄台的苗一颗颗拔掉,人几乎要趴在地上干活。

无论什么人,长期蹲在那里都是不可能的。一干就是一个上午,猛然站起来的时候两眼冒金花。干一个上午,最多能干出几百米。

季节不等人,这活必须很快干完。

最困难的是女社员,大野地里无遮无拦,方便无处可去,只好让男社员不要回头。尤其那几个女知青,不好意思张嘴,只能等哪位女社员喊话了才能跟着方便一下。其实这也不能完全避免尴尬,因为有些农村人相互可以开玩笑,比如借光姐夫小姨子之类,经常会借机喊一声或是扔个土块,搞个恶作剧。

这天,狂暴的西南风从渤海湾吹来,飞沙走石,人都站不稳。

大家正在间苗,背后突然传来孟大愣子的叫骂声:“这是谁干的?像他妈王八啃的一样,把他妈苗全给拔了,剩下的全是稗草!”

大家一看是两位女知青干的,都无话可说。

听到骂声,两位女知识青年都吓哭了。

孟大愣子哪管这些,足足骂了十几分钟,然后拂袖而去。这种极不尊重人格的事情在小队里经常发生,社员们

见怪不怪,可车宏轩却觉得难以理解。

1975年6月份,小队分摊到一项防洪任务,到几十公里外的小树林子村给太子河改道。农村人管这叫抬土,非常累,没有人愿意去。

出乎大家意料,车宏轩第一个报了名,其余的九个人干脆抓阄。

这次去了半个多月,每天都累得筋疲力尽。

累不要紧,令人难以忍受的是住处,土炕非常潮湿,垫上稻草就人挤人地睡觉,老鼠经常在人身上爬来爬去。

车宏轩将这段艰苦日子全部记录下来,并且在工地干活的时候还写了好几篇新闻报道,因为文风朴实得以在工地的广播中广播了,有两篇还上了报纸。

一九七五年六月初,随着最后一块地稻田插秧结束,小队实现了不插六月秧的大干口号,农忙结束,正式进入农闲季节。

车宏轩找到孟大愣子,建议说:“到了农闲的时候,我们应该搞点副业,增加一些收入,也顺便解决大家没活干的问题。”

孟大愣子“嗨”了一声说:“菜园子还可以,能出点钱。可砖瓦厂不行,今年沙子拉不出来,干不了活。”

“沙子南河沿里有啊,可以捞出来。”

“能行吗?”

“我去捞,然后用土车子送到砖厂去。”

“不用送,你把沙子捞到岸上就可以,我派大车去拉,关键是能不能捞出来?”

“肯定没问题。”

“你去试试,如果真能捞上来我马上安排砖厂开工。”

“还有,村南的大土坑应该修建一下,放水养鱼。”

“你如果能把沙子捞出来,明年我就让你研究养鱼的事。”

“放心吧,我马上去!”

“行,一会我也去看看。”

车宏轩立即回家收拾东西,推着土车去南河沿。

这时候南河沿水很浅,河底沙滩上水不过脚面。

车宏轩拿了几条麻袋,装上沙子,在沙滩上堆起个平台,将沙子用铁锹捞起堆在平台上控水,准备第二天再装袋背到岸上。

为了一探究竟,孟大愣子特意前来了解情况,见车宏轩已经堆起一堆沙子,他脱下鞋,卷起裤脚淌水过来。

孟大愣子抓起一把沙子捻捻,拿到眼前看看,高兴地说:“太好了,这是水洗的沙子,比沙岗子上的还干净,不含土。”

车宏轩捧起一把水洗洗满是汗水的脸,然后得意地说:“明天水干了我就背上去,其实这很简单。”

孟大愣子高兴地说:“你就干这个,能保证砖厂够用就可以,不用太累。砖厂用沙量不大,只是在打胚土的时候怕粘才用一些,就像家里做馒头时要洒上一些布面,一般来讲有五大车就够用一年的。”

“没问题,我会在连雨天到来之前准备好五车沙子。”

“那就太好了!我明天就安排砖厂开工。这个干完了你就给我研究养鱼的事。如果这两件事你都干明白了,从今以后你就主抓副业。”

“谢谢孟队长!只要我们群策群力,实干、苦干加巧干,一定能把我们小队的经济效益搞上去!”

“好好干,当今社会绝不会埋没人才!”

从此车宏轩每天就在南河沿捞沙子,既不累也没人管。天天都有很多闲暇时间,他每天都可以坐在老榆树下看好几个小时的书。眼睛累了,便站起来看看蓝天白云,看看如海的绿野,看看远方影影绰绰的令人遐想万千的群山。

在这美好的时候,他也会经常拿出小本本写上几首小诗,宠辱皆忘,令他心旷神怡。

但是,每当过后再看自己写的小诗,感觉差距太大,拿不出手,所以并没有投稿,也没有保存下来,很遗憾。

有一天傍晚,车宏轩干完活了正在河里稀里哗啦地洗澡,岸上突然飞来土块砸在他身边,溅起一片水珠。他吓了一跳,抬头一看竟然是娇美的王秀,他一下坐在水里。河水很浅,仅仅能淹过他健壮的大腿。

王秀穿了套白色布拉吉,一张皓月般的脸在夕阳下笑成了红苹果,一边用右手的食指划着脸一边说:“喂,还能行不,无法无天啦?”

车宏轩不好意思地说:“我的天,你怎么敢自己跑到这里来,多危险?”

“你在这里呢我怕什么?”

“路上呢?以后一定要注意!那条小路很背,两边都是庄稼,被坏人吓到了我可担待不起!”

“没想那么多,从学校骑车子就过来了。”

“下不为例。”

“你净吓唬我,哪会有什么事?”

“小心点没坏处。我每天都洗个澡才回家,这个时间没人来,哪知道你竟然神不知鬼不晓地跑来了。”

“没事,我不怕你。”

“我就洗好了。”

“我看社员们早就回去了,你自己干活干嘛还这么认真?”

“这你就不明白了,别看是我自己在这里干活,上下班自己说了算,其实这是个假象,一百双眼睛在盯着呢。我跟你们不一样,你们都有很多选择;我不行,我被画地为牢,生为农民,死为社员,离不开这块土地。因此,我必须把每项农活干好。如果我想在小队有所作为,必须得到大家的广泛认同,这就需要我不能放弃任何表现自己的机会。大家都认为我能保证砖厂的用沙就很不错了,可我决不这样做,我要为明年砖厂准备好沙子。社会是什么?丛林法则,物竞天择。”

“看来你的理论水平有长进,道出了人生真谛。”

“现实迫使我更加现实。”

“我带给你个好消息,也许会让你高兴起来。”

“什么好消息?”

“我要去大连上大学了,学英语,毕业了回来当老师。”

“确实是好消息!小妹妹,哥哥为你高兴!”车宏轩心里却想:“离我越来越远了,我哭还来不及呢,哪里还谈得上高兴?”

“谁是你小妹妹?胡说八道!我去读书你不高兴?”

“当然高兴!”

“我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好的机会。”

车宏轩洗洗,穿好衣服说:“我好了。这样,你等我一会,对岸那片蒲草南边的一小片矮的油绿油绿的是这两天长起来的水芹菜,我去摘了,我们拿回家去包饺子,算是庆祝你金榜题名。”

王秀问:“我要是不来你就不能给我家带回去?你怎么回事,为什么总不去我家?”

“没看到我在这沽名钓誉吗?”

“我不在这里等你!钓鱼的时候那么深水你都能背我过去,现在为什么不行?背我去,我要看看水芹菜长得什么样,自己采摘。”

车宏轩只得背她过河去。

回家的路上,车宏轩说:“事已至此,我想把话跟你说清楚,你还是做我妹妹比较好,有些话我们就不说破了,你明白的。”

“你啥意思啊,嘚嘚咕咕的!”

“认真听我说,我不想再去影响你的生活,你也不要因为我背上沉重的包袱,完全没有必要。我们能够保持这样一种兄妹般的关系,我已经感到非常幸福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什么都不怕!不过,最气人的是你有时候太不听话,自以为是,我怎么说你怎么答应,到头来还是我行我素。告诉你,这个毛病你必须改!”

“你不怕委屈吗?”

“怕什么,你现在干的不是很好吗?成了孟大愣子的红人,还有人说你要当小组长了。我们学校的女老师都嫁给了农民,哪家不是生活的很幸福?”

车宏轩笑了:“不知道你的这种决心能坚持多久,一定要让我苦苦等待吗?”

“怎么了,急着去找周晓媞?别当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可不要拿人家开玩笑!”

王秀嘻嘻笑了:“跟你开玩笑!真的不能离开你,否则我会疯的。对了,开学的时候你得去大连送我,得想办法把自行车也带上,读书的时候也方便啊!”

车宏轩看着她白里透红的脸,莫名其妙地笑了。

两人并肩而行,但挨得不是很近,看来谁都在保持距离。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与春同行六十年》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那年我双手插兜…
2 长生图,长生途
3 大秦:苟成陆地…
4 归囯天医,已是无…
5 让你照顾单身妹子…
6 团宠小公主,疯批…
7 福宝三岁半,她被…
8 结婚当天被抛弃…
9 彩礼十万,我和陌…
10 家事:爸爸的爸爸…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我家院子可以去大明 作者: 夏天的菠菜
历史军事 79481 字
黄晓带着农家院穿越天启五年,带领大明走向强盛,江河所至,皆为汉土!

2 飘了百万年,开局手搓上古禁法 作者: 第三失
玄幻奇幻 318290 字
飘了百万年,看过仙帝玩泥巴,什么功法武技天地奇宝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3 重生道祖,我终将长生无敌! 作者: 戎笔江山
玄幻奇幻 129804 字
江湖传闻,遇不问,天地惊,鬼神泣,在他面前,除了逃,别无选择。

4 我夫人竟是皇朝女帝 作者: 真的睡不够
玄幻奇幻 1393209 字
穿书成为配角,绑定读书人系统,从此加点成圣,日常文抄公逗女帝老婆!

5 归囯天医,已是无敌身! 作者: 彭三弦
都市小说 56951 字
一代战神回归都市,为报灭门之仇,凭借武功医术、星象占卜,纵横无敌!

6 大魏锦衣千岁 作者: 玉猪龙
历史军事 174218 字
雇佣兵穿越成为假太监后,男扮女装的假皇帝竟然让我去侍寝皇后。

7 大明:弃婴开局,老朱求我当皇帝 作者: 陈喵呜
历史军事 52881 字
成为皇孙,本想咸鱼度日,过上美滋滋的小日子,谁知老朱求我当皇帝!

8 重回1990 作者: 关外西风
都市小说 3730679 字
为了给老婆女儿撑起一个家,他毅然回归商界,一个新的传说开始了!

9 极品相师 作者: 古上九
都市小说 177377 字
那些荒唐成过往,一代宗师是少年!蜀州、大宥、周原、歧山,书写传奇!

10 荒村物语 作者: 谷子的微笑
玄幻奇幻 1266931 字
荒村不可以有钱,更不准发财,否则,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可怕呀!

《第二十四章 人生旅途第一步(三)》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W小叁公子

2022-11-15 21:11 发表于 www.17k.com W小叁公子

牛呀,厉害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