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科幻末世 >> 坠星之后 [书号3318858]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99章 故事新编

《坠星之后》 一叶琴弦/著, 本章共6637字, 更新于: 2021-12-06 12:51

“吹箭”是陆巡南美洲之行的战利品,他刚下飞机就直奔家和小区。

家和小区门口停着一台悍马,车里的人正密切关注着进出的男女老少。

陆由拨出陆巡的手机号码,在接通的那一刻,她终于明白,原来当年那个给父亲打电话的女人竟然是回到过去的自己。

第三者根本就不存在。

陆巡低沉的嗓音响起:“我是陆巡。”

陆由开门见山:“你好,我是你的女儿陆由,我来自2021年。”

陆巡并不觉得奇怪:“有什么事吗,我正在给少年的你辅导功课呢。”

陆由说:“我们必须在今晚零点前启动埃癸斯之盾。”

陆巡沉吟半晌:“还有时间,见面再谈。”

谈话地点选在了家和小区附近口碑最好的沙县。

陆巡要了三碗煎蛋面,对李时真和陆由说:“吃吧,别客气。”

李时真愕然,不过随即想到,陆巡能免疫超能力,可以看见自己。

他装模作样地摆摆手:“谢谢叔叔,我还不饿。”

陆巡见陆由也没动筷子,问:“你也不饿?”

陆由摇头:“不是我妈煮的,没胃口。”

陆巡显出很为难的样子:“我要是现在把你带到你妈面前,对她说,这是您的女儿……她怕不是会觉得我在外面有了私生女呢。”

“我才不会那么觉得呢。”

高遥的突然出现,让陆巡陆由父女两人齐刷刷站起身。

李时真上下打量,评价说:“阿姨好年轻呀,说是由由的姐姐都不过分。”

高遥淡淡道:“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

李时真从椅子上滑落在地,惊讶万分:“你……也能看见我?”

陆由小声提醒:“我妈毕竟也戴过那条石头项链。”

好嘛,就连免疫超能力这回事,一家人也要整整齐齐。

陆巡涩声道:“你……怎么来了?”

高遥哼了一声:“听说你今天回国,想给你煮个煎蛋面吃的,却看见你带着个小姑娘直奔沙县。所以就跟在后面,看看你们准备吃什么喽。”

她抬眼看向狼狈不堪的李时真:“这位是谁?”

李时真尴尬地笑笑:“我是由由的朋友,大家都喊我阿真。”

高遥点点头,端过陆巡面前的煎蛋面,开始吃起来。

陆由犹豫着问:“你怎么没问我是谁?”

高遥头也不抬,继续吃面:“这还用问,你不就是我的女儿吗。”

陆由不知道应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我……我是……”

高遥柔声道:“你来自2021年对吧,我听你爸说过,所以才会在后来给女儿取名陆由。”她沾着面汤的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而且我记得,当年第一次见到你爸的时候,你也在现场,对吧。”

陆由撇嘴:“我爸嘴上说着相信,其实压根没当回事。”

陆巡苦笑:“我好歹也是科学家,科学家必须讲证据的好吗?”

高遥怼道:“所以你为了证明科学,伪造了证据?”

陆巡恨不能当场挖个坑钻进去,他忽然调转枪头,开始指责陆由。

“要说还是怪你,当年托贺老六送来条项链,说什么里面装着陨石,就那么丁点,谁信啊。我分析了它的成分,在实验室里合成了拳头那么大块,以此增强说服力。为了取信那些专家,我谎称送检的样品是从‘拳头’上面抠下来的。后来‘拳头’保存在研究所,样品则被我偷出来,放回了小玻璃瓶,谁让你妈非常喜欢这条项链呢。谁能想到,你舅舅前不久竟然无意中看到了我当年在实验室伪造陨石的实验数据,反手给举报了……”

高遥耐心地听完长篇大论,轻轻握住陆巡的手:“抱歉,让你为难了。”

陆巡哈哈笑道:“没事,高远也是职责在身。我从这件事上得来灵感,也给上级部门写了很多举报信。举报贺老六假借开办孤儿院为名,实际则在搜罗怀有超能力的儿童,意图不轨。”

李时真苦笑:“难怪老六要解散孤儿院呢,原来是被您举报了,可惜还是晚了一天。”

陆巡霍然起身:“那些孩子怎么办!我还合计着这次没有伤亡就算了,重点是阻止华盖星的第二次拜访。所以才会去地球对面的南美洲,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证据……”

李时真打断说:“由由,我记得你直播的时候说,叔叔给你留了句话!”

陆由立刻复述了那句话:“阻止不了第一次,就阻止不了第二次。就算回到原点,也只会重复错误,坠入无尽的轮回。”

陆巡重重坐回座位,喃喃道:“这句话真是六年后的我所说吗……”

高遥却说:“我不这么认为,我相信人定胜天。”

陆由顿觉气血上涌,激昂起来:“我也是!”

高遥用纸巾擦了嘴,看着陆由说:“我觉得吧,由由你犯了一个原则性的错误。既想改变命运,却又相信命运,怎么会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呢。”

陆由悚然醒悟,所以自己才会在逃避命运的路上,不停地遇到命运吗?

她心中忽然生出前所未有的勇气:“你们还会相信我吗?”

陆由和李时真齐刷刷举双手同意,他们一起看向高遥。

高遥说:“我当然相信自己女儿。”她瞥了瞥李时真,“也相信自己女儿的眼光。”

李时真呵呵笑道:“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

他并不想占口头便宜,只是想用玩笑压抑住内心的惊惶。

现在的高遥如此乐观开朗,又怎么会跳楼自杀呢?

陆由似乎有同感,但现在的场合显然不适合触及这个禁忌的话题。

这可是全家人最后的晚餐。

晚餐结束,众人讨论如何在今晚零点前启动埃癸斯之盾。

按照陆巡的说法,“埃癸斯之盾”项目属于横云市的最高机密,启动装置的控制室设定在“观星台”,原先属于军事禁区,幸而最近因为项目搁置的原因被撤销。

“观星台”建在天文研究所防守最严密的黑楼,除了多重门禁,到处都是监控探头,夜里还有保安绕圈巡逻,“入侵”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李时真拍着胸脯说:“我们曾经成功入侵三花精神病院,简单的很。”

陆由简单说明了李时真的超能力,以及他们一家三口免疫超能力的原因。

计划开始,行动代号为“故事新编”。

陆巡暂时被停职,无法说服警卫开门,所以必须翻墙。

墙高五米有余,后面有一条路是监控死角。

黑夜姗姗来迟。

李时真很体贴地说:“阿姨,要不您就留在外面接应我们?”

高遥徒手攀援,动作比壁虎还要敏捷,她伏在墙头问:“你说什么?”

李时真终于知道,轻松登顶的陆由究竟继承谁的基因比较多。

陆巡费了好大的力气,最后在高遥和陆由的帮助下,终于跃过高墙。

片刻后,三名保安从高墙下走过。他们每绕一圈的时间,只有五分钟,中间没有休息。

陆巡指着远处那幢黑森森的大楼说:“我们必须在五分钟内穿过广场。”

李时真深吸一口气:“开始。”

风停、人静。

几条黑影从高墙跃下,落地后迅速奔向观星台。

李时真忽然问:“陆叔叔,你怎么啦?”

陆巡一瘸一拐跟在后面,皱眉说:“不小心把脚给崴了。”

陆由二话不说,将陆巡扛在肩头,顺利抵达黑楼。

整座黑楼只有一楼大厅亮着灯,往往都是黑黢黢的,名副其实。

陆巡交代了楼内监控探头的主要位置,小心翼翼地用脸将门禁刷开,不禁松了口气:“有惊无险。”他摸摸口袋,脸色大变,“ID卡不见了!”

控制室大门需要“埃癸斯之盾”项目开发者的ID卡才能开启。

陆由回忆说:“大概是在从墙上跳下来的时候掉的。”

李时真看向陆由:“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回去拿!”

高遥叮嘱:“注意安全。”

不敢耽搁,时间再度暂停。

陆由奔向高墙,看见保安们正巧站在墙边。

一名保安俯身准备从地上捡东西,正是陆巡的ID卡。

陆由当着保安的面将ID卡拿在手里,以最快的速度折返黑楼。

李时真脸色苍白,似乎有点站立不稳。

高遥下意识伸手去扶,却扶了个空,似乎还将虚影给搅乱了些许。

李时真笑着说:“谢谢阿姨,我还可以。”

陆巡等到时间重新流逝,开始用手指不停地戳着电梯开关。

楼道里有非常灵敏的感应灯,灯光亮起就会引起对面值班室的注意,所以只能乘坐电梯。

好消息是左边电梯内的监控探头故障,至少在进入控制室前不会被发现。

两台电梯都停在29楼,直到时间暂停解除后,它们才恢复正常运转。

29、28、27……12、11、10……

楼层数每刷新一次,众人的心就咯噔一下。

电梯眼看就到到底,楼外却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

众人躲在楼梯口的阴影里,大气也不敢喘,眼睁睁看着楼层减少到个位数。

三名保安巡逻到了黑楼外面。

保安甲忽然说:“楼里好像有声音。”

保安乙猜测:“不会是被停职的陆主任偷偷摸回来了吧,我刚才明明看到了他的ID卡,转眼间又不见了,肯定有鬼。”

保安丙笑道:“这里可是研究所,整个横云市最讲科学的地方,怎么会有鬼……咿,电梯怎么开了,我去看看。”

保安甲拉住保安丙:“别没事找事了,电梯里的监控不是修好了吗,问问值班室不就行了吗,咱们烟还没抽完呢。”

保安乙按住对讲机的对讲按钮:“老张,黑楼有没有什么特殊情况。”

对讲机发出声音:“我盯着呢,一切正常。”

三名保安渐行渐远。

两台电梯全部到底,但是谁也不敢进去,在监控修好的情况下这样做无异于自投罗网。

高遥果断按开门禁,低声喊道:“时停!”

李时真打了个响指。

玻璃门停在仅容一人出入的缺口。

高遥闪身而出,快步赶上保安,将准备好的湿毛巾捂住最后一人的脸。

湿毛巾充满的氯仿属于手术用烈性麻醉剂,但仍需要几秒钟时间才能生效。

保安丙瞳孔收缩,挣扎了两下,身子便瘫软下来。

保安甲、乙闻声转身,马上就要发现众人。

李时真打了第二个响指,他与高遥的配合堪称完美。

保安甲、乙再次僵立不动,后者的脸上立刻被覆盖上毛巾。

保安甲终于发现两名同伴同时瘫倒在地,面露惊恐,伸手要去按对讲机。

李时真打了第三个响指,但是这个响指没有发出声音,反倒是让他本身的虚影变得越发模糊不清。

陆由眼疾手快,一个手刀击在保安甲的后脑勺,将他当场打晕。

保安甲在晕倒之前,训练有素的手指已经按下了对讲机的按钮。

对讲机里传来老张的声音:“小张,刚才是什么声音,你怎么不说话?”

陆由捡起对讲机,发挥主播的专长,声音忽而变得浑厚沙哑:“刚才不小心摔了一跤,我们几个准备去黑楼上面看看。”

老张不疑有他,抱怨说:“黑灯瞎火有什么好看,记得按时交班。”

陆由嘿嘿笑道:“总得亲眼看看才能放心”,然后关掉了对讲机。

高遥已经剥下来三名保安的制服,除李时真外每人分到一套,各自快速穿好。

众人低着头走进电梯,壁面看向角落里的监控探头,堂而皇之地升到顶楼。

电梯门缓缓打开,迎面就是控制室。

对讲机的信号灯亮起,传来老张焦躁的声音:“你们几个怎么人上了楼,定位信号还在楼下?”

陆由丢掉对讲机,“抓住”李时真的手,不愿松开。

李时真这时已经虚弱地连话都说不清楚,他的陨石能量原本就所剩无几,又在短时间内连续发动越限的超能力,已经不足以支撑虚影存在。

尤其是后腰被伊藤恩雅刺中的地方出现了裂口,正在朝四周侵蚀。

陆巡用ID卡打开了控制室的大门,将失魂落魄的陆由推了进去:“我在这里挡住他们。”

高遥熟练地按下各种五颜六色的开关,在控制面板操作起来。

想要改变华盖星碎片的运行轨迹,必须让“埃癸斯之盾”运行五分钟。而这短短的五分钟,需要耗费优名店三个月的用电量。

设备接通电源的那一刻,整座大楼的警报声铺天盖地响起来。

陆巡关上大门,将自己关在了外面。

面对蜂拥而至的保安,他装疯卖傻:“来呀,来追我呀。如果你追上我,我就让你嘿嘿嘿。”

李时真的虚影在报警声中变得几近透明,声音也断断续续。

“抱歉,不能陪你走到最后了……

“还记得你在荒野说的话吗?由由,我希望你不仅无悔,而且无愧。”

虚影化消成点点星光,渐渐散于天地之间。

陆由发现自己手心多了一块小拇指头大小的石头,净重21克。

它就是李时真的本来面貌吗。

原来他的灵魂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还经常托梦呢。

高遥感叹:“原来阿真这孩子一直住在我们的项链里。”

她已经按照陆巡所说,完成了“埃癸斯之盾”启动的准备工作。

设备预热还需时间,按下启动按钮,还要等到屏幕的进度条全部走完。

忽然,控制室所有的物件都开始颤抖起来,激荡起阵阵肉眼可见的波纹。

陨石四周有漩涡形成,正在吸收着不属于这个时空的人和物。

李时真消失前并没有召唤何生我,所以这并非通向现实世界的“出口”,而是时空乱流。

进入其中,只会落得个神形俱灭的下场。

陆由终于明白,为何“灵魂画家”对她的灵魂如此畏惧,而吕不详却说她的终点“什么都没有,剩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因为结局就像那条石头项链,时而存在,时而不存在。

高遥眼看陆由的大半个身子已经没入漩涡,连忙伸手去拉,竟给拉了回来。

她立刻发现了问题的关键,毫不犹豫地从女儿手里抢走了那块陨石。

“啪嗒”声响,漩涡消失不见,就好像从未存在过一样。

同时消失不见的,还有高遥与那块陨石。

高遥自此陷入时空乱流,就像薛定谔的猫,不受控制地在接下来的岁月里时隐时现。

最后一次现身,是在天文台前的水泥地上。

她坠楼身亡的原因,归根结底,不过是想要救自己的女儿罢了。

陆由来到控制台,这里可以透过玻璃看见天空。

天空的东边仿佛裂开了口子,绯红的霞光拼命往外钻。

而在优名店的其他地方。

宁不愿在舞池里与李时光翩翩起舞,心里却老是记挂着那几只没救活的小猫,自责为何身边没有带着刀。

黄书刚从家里遛出来,走在漫无边际的原野,总结第五十六次相亲失败的原因,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不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呀。

上官圆缺将得意之作付之一炬,为何自己的画会被李家少爷说成徒有其表、没有灵魂呢。

王寇在丽红超市门口遇到车祸,原因是偷来的车开得不顺手,现在失血过多,但他还不想死啊。

在他们看见流星坠落之前。

控制室的门被保安们强行突破。

而“埃癸斯之盾”的进度条终于走完。

陆由伸出食指,指尖划破时间与空间的界限。

摁下按钮。

………………………………………………………

优名店的冬天从不下雪,今年的平安夜却是例外。

这场雪是如此之大,就像一群白色的蝴蝶无声无息地从灰冷色的云层间降落,穿过整个优名店的上空,倾泻而来。

“观星台”建在天文研究所的最高楼,仿佛伸出手,就能够摘下天上的星星。

高遥缩着脖子,双手插在羽绒服的口袋,小声嘀咕:“不是说今天晚上有华盖星座的流星雨嘛,在哪里呀?”

陆巡摸着后脑勺傻笑:“没想到会下雪……哎,我们煮宵夜吃吧。”

“戚家餐厅”温暖如春,夜宵的香味提神又醒脑。

戚安居的口水早就流了一地,他提起筷子,准备大快朵颐。

何粟佯怒:“快去叫小薇,她马上就要高考了,得好好补补。”

“希望街”灯火辉煌,人来人往,成对成双,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周瑾和宝藏手牵着手,谈论着“乐业面馆”的鳝鱼面、电影院延期上映的国产大片,还有香奈儿新出的限量版套装,全然不在意别人的眼光。

秦剩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同时向两人伸出手:“美女们,加个微信如何。”

周瑾和宝藏异口同声,用悦耳的中国话说:“滚。”

“冷香小圃”寒梅怒放,红的花、白的雪,相得益彰。

李时光滚雪球时候,不小心崴了脚,只能坐在雪地里眼馋。

宁不愿堆着雪人,用煤球做眼、萝卜做鼻、辣椒做嘴,已经临近尾声。

“艾尔诺医院”终于迎来了淡季。

芃芃虽然只有六岁,可打起雪仗来半点也不含糊。

祥林哥故意没有避开芃芃丢过来的雪球,被砸得哇哇大叫。

宝贵将芃芃的出院通知书交给神色紧张的凯瑟琳,笑容春风化雪。

“黄昏公园”银装素裹,遍地妖娆。

杜娟敲了半天门,值班室始终无人回应。

高远却高兴得很:“不能旋转的旋转木马难道就不是旋转木马了吗?我们照样可以坐,而且想坐哪里,就坐那里!”

“在水一方”永远是白露川最亮眼的风景。

黄书满脸是汗,眼观鼻、鼻观嘴、嘴观心,默念着着排练了三天的开场白。

芳芳坐在对面,大大方方地说:“我是来相亲的,很高兴认识你。”

张恒与黄信躲在角落咬着耳朵,最后也没有达成统一意见。

“永定大厦”某层,透过整面墙的落地窗,可以俯瞰优名店最繁华的地段。

周永定反复重拨着同一个号码,每次都是忙音,累得他大骂“这个不孝子真就只知道追女生”,差点没把电话给砸了。

李锦与贺老六早就忘记来这里的原由,文斗已经趋向白热化。

“扶桑号”列车似乎永远不知疲倦,周而复始,每天去的都是老地方。

伊藤恩雅依依不舍地看着窗外不停飞逝的景色:“我们真要离开中国吗?”

伊藤美成多多少少有些意难平:“中国正在崛起,生意越来越难做,再不回去,路费怕是都筹不够了。”

“三花精神病院”的高墙将世界分成两半,一半在外面,一半在里面。

贺小谅破口大骂:“永叔请的律师也太不靠谱,为了脱罪,竟然把我们忽悠到了这个鬼地方!”

周琨仰面躺平:“你都骂过几千遍了,累不累?”

王寇翻了个身,呼噜声震天价响。

…………………………………………………………………………

这里是华盖星不曾坠落的世界,时间线重启,新的故事于焉开始。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优名店婚姻登记处。

“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何生我抖了抖袖子,提前藏在里面的手绢立刻变成了一朵红色的玫瑰花。

吕不详例行公事地鼓掌:“不错不错,比上次有进步。如果表演的时候,你身后没有一面镜子,效果会更好。”

李时真手持圆镜,将何生我表演魔术时候的小动作暴露无遗。

何生我也不生气,并指捏决:“注意来,当今天下,没有人看得出何生我的冷剑,是如何出鞘入鞘,连我自己都不例外。”

李时真丢掉圆镜,揪住路过的橘猫三舍,将它拽到怀里:“就剩下我的亲生父母还没有找到,你们别这么中二行不行?帮帮忙,拜托!”

咚、咚、咚。

陆由自顾走进大厅,望着像孩子一样耍脾气的李时真,微微一笑。

“我帮你呀。”

全文完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坠星之后》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大乾憨婿
2 关于重生后的老婆…
3 一品布衣
4 末世超级农场
5 调戏大宋
6 萌宝来袭:爹地跪…
7 药香小农女
8 八零娇妻野又辣…
9 穿成逃荒老妇,我…
10 穿越七零之炮灰的…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大乾败家子 作者: 乘风鹏本尊
架空历史 423948 字
秦小满只想当个败家子躺平,可总有人抢他钱要他命。好吧,他不装了……

2 洪荒:通天!你徒弟又作死 作者: 贩卖焦虑
洪荒封神 301922 字
截教大弟子,前偷女娲玉榻,后盗元始玉如意,洪荒:通天!你徒弟又作死

3 娘子,龙袍请穿好,我要读书的! 作者: 真的睡不够
东方玄幻 658356 字
穿书成为配角,绑定读书人系统,从此加点成圣,日常文抄公逗女帝老婆!

4 师弟你是真的苟 作者: 爱吃辣的强子
东方玄幻 179106 字
别再修炼了!大冤种主角:自从绑定了系统,我发现变强真不靠修炼!

5 全民国主:朕率大秦横扫八荒 作者: 岁寒书
架空历史 385232 字
灭万国,定九州,武将名臣尽归我手,大秦铁骑,逐鹿万国,谁与争锋!

6 超品鉴宝师 作者: 超级学靶
都市激战 597898 字
徐青巧获民国奇人传承,练功、鉴宝两不误,成都市超品无敌鉴宝师。

7 重生在国民女神的演唱会 作者: 我必是天王
娱乐明星 536157 字
一觉醒来,卫源发现自己重生在国民女神的演唱会! 天王之路开启!

8 妙手小野医 作者: 耀世天下
乡村乡土 494750 字
农村小伙凭失传古医术玩转花都,太乙神针可救治活人,也可杀人于无形

9 天色已晚天未亮 作者: 老是签不上
都市激战 358071 字
一场以复仇为目的计划膨胀成了灭世危机,危机笼罩下的人将何去何从?

10 乱世女将星 作者: 残爱如风
女尊女强 160895 字
重生于乱世,徐莹手撕恶姐,脚踹渣男,平倭寇,击匈奴,挽天之将倾

《第99章 故事新编》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