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古代言情 >> 名门闺秀 [书号329920]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十五章 伺疾

《名门闺秀》 却月箫/著, 本章共4057字, 更新于: 2012-06-17 17:16

因为林逍荣突如而来的伤病,林府上下过年的心情都减淡了许多。老爷太太一天几遍来看他,连二太太也整日在这边陪着太太宽慰劝解,姨太太和雅琴也是时常一起跟着过来探视。

林逍荣是个明理听话的病人,虽然起初很不适应目不能视身不能动,但是很快就安静下来,听从大夫的嘱咐,每天几遍的汤药外敷的草药都认真服下换用,右小腿的骨头被马踩断了,虽然固定了夹板,但仍然疼痛难忍,他还是尽量忍着不动身体,免得骨头移位复原不好。

但是他还有愚顽固执的一面。在百梅园贴身服侍他的总是贤与小兰,两人按时喂他服药,帮着大夫给他换敷眼的药布,还给他擦拭身体,他从杭州一路风尘仆仆的赶路回来,也没有好好休息过,穿过的衣服自然有些脏臭。

小兰拿着干净的衣服,贤坐在床边想要将他扶起来。逍荣唤了一声“小兰”,站在床边的小兰忙答应着:“少爷,我们帮你换身衣服,躺着更舒服些好吗?”

逍荣点了点头,又望向旁边扶着他的贤说:“让小兰来做这些事就好,你先出去歇着吧。”贤闻言一愣,望向已经转过脸去的逍荣,已经明白他真正的意图,也没有再说一句话,只跟小兰示意了一下,就自顾自的走出了里屋。

小兰愣愣的看着她走出去,不知该说什么好。逍荣又在唤她,小兰忙答应着:“哎,我在这里。少爷,我来帮您换衣服吧。”

贤站在屋外,看着积雪之下梅林里仍然是猩红点点,呼吸着清冷的空气中隐隐的寒香,脑子里才清醒了一些。

这两日来,虽然她事事亲力亲为,一丝也不敢懈怠的照料着林逍荣。可是,他从来没有主动唤过她,虽然他行动不便,很多时候都需要使唤人照顾,可是每一次他都只会喊“小兰”。有时小兰并不在屋里,贤便过去问他怎么了,他总是回答没事,宁愿忍着也不愿意让她照料。

其实因为疼痛难忍,他一天也不能踏实的睡几个时辰,有时候一直躺着就很难受,想要坐起来一会,可是久坐也不行,一会又要让人扶着躺平。林逍荣身材健硕,不是小兰一个人就能应付得过来的,内房里并没有小厮,得两个人扶着才行。逍荣便让梅香也进房来守着,只不让贤插手。其实他言语之中并无冷硬,只是过于客气有礼,反而让人无法拒绝。

贤踩着积雪慢慢走到了暗香亭,便进去坐了下来,默默回想着许多事情。其实那一日在这亭子里品茶赏梅,他们才真的第一次见面相谈。自己看着他远远的从雪地里走来,从一个小小的人影变成了高大的真容,他喝着自己亲手泡的茶,不经意的看过来,只是轻轻说:“是吗?”眼神中并无疑问,只是平静无波的一瞥,自己那一刻却是含羞带怯,不敢直视。

她悄悄伸出手去,接了一朵亭外飘进来的雪花,雪落无声,可是很快就在她掌中化成了一滴水珠。她静静的看着那颗水珠,无声苦笑了一下,人心既已如冰,岂能这般轻易融化。就算她捧上满腔热血,能将这冰雪捂热,亦不知那时自己是否已经冻僵?

她久久的看着远处,不知在想些什么。突然又有人走进园子里来,原以为是太太又来看望,走近些才发现只有雅琴一个人。贤静静的看着她沿着清扫过的小径往屋子里走去,并不想主动招呼她。可是雅琴走到门口却并没有进去,只是徘徊了一会,又默默低着头往回走。

贤有些讶异,看着她又将经过暗香亭,便出声叫道:“雅琴表妹,不如坐一坐再走吧?”

雅琴猛然抬头看见她,一时脸色有些尴尬,她便站起来走出亭子来相迎,雅琴也跟着她一起进来。

两人相对坐下,一时无话。雅琴先问道:“你怎么不在屋子里照顾表哥?一个人在这里吹风吗?”

贤看了看窗外更加紧密的雪花,连梅枝都已经被压弯了,轻声答道:“我在赏梅而已。风再下大一些,这么好的梅花都要吹掉了吧。”

雅琴不屑她故作风雅,也不答话了。贤转过来看她,问道:“你不是来看望他的吗?怎么到门口又走了?”

雅琴面色难看,半晌才说:“明知道自己不受欢迎,又何必去看人脸色呢?”

贤一时不解,问道:“谁会给你脸色看?虽然你我向来不算亲近,可是我心里并不讨厌你,更不会说给你脸色看了。”

雅琴直言道:“你以为你住在百梅园就算是这里的主人吗?你就算给我脸色看我也不会在意,更何况我并不在乎你是否欢迎我。”

贤才明白她所指是谁,凝神看了她一眼,雅琴五官精致,只是轮廓不够柔和,现在神色不愉,更显冷硬。她叹了口气才说:“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你却不明白自己的感受。你既然根本不在乎我,又何必处处针对我呢?就算我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你难道不是客居之身吗?”

雅琴脸色变了变,忍住没有讥讽回去。

贤又望向亭外飞舞的雪花,淡淡说道:“我只不过是一个身不由己的外来者,突然闯入了你们原本就不平静的生活,只能将它搅得更乱。其实最不知所措的反而是我自己,因为我面临的是一辈子的考验。你看看我,也许能明白什么是更好的选择。”

雅琴有些震惊的看着她,仔细琢磨一下,才明白她的意思,愣愣的问道:“所以你才一个人坐在这里?”

贤望着她轻轻一笑,点头说:“既然他不愿意我接近,那么只好给大家多一点时间来适应。不过无论如何,我现在已经是他的妻子,便有照顾他的责任。”至于未来如何,她也无任何把握,只不过不愿意在雅琴面前表现低落,才努力让自己不要沮丧。

雅琴虽然已经明白她的处境,但是她的性格也不是那么容易软化,更不可能跟她结成联盟阵线。两人在亭子里又坐了一会,便匆匆告辞了。

贤回房来,小兰对她说少爷已经睡着了,她便进去里屋看了一眼。逍荣的胡渣已经剃掉,头发散落在枕头上,脸色看起来没有之前那么疲倦劳累,安静的躺在红色的被褥之中,比新婚之夜看起来更年轻几岁,还多了些书生气。

小兰去小厨房看着煎药,贤便坐在窗边坐着女红,给清雪准备的鞋帽这几天都没有能静下心来做,她得加紧功夫,不然过年就穿不上了。清雪那天听说爹爹病了,也跟着太太们哭了起来,被奶妈哄着抱走了,这几天都没有功夫去看她,更加不会让她到这边园子里来。贤这时候才真有些想她,抬头看一眼仍然安静睡着的逍荣,不禁又叹了口气。

又到了服药的时辰,小兰端着刚煎好的药进房来,看见逍荣还睡着便有些迟疑,贤站在一旁轻声说:“先叫醒他吧,服药要紧。”小兰便轻轻的推了推他,逍荣一贯警觉,很快就醒了。

小兰将药递给贤手上,自己站在床头将逍荣扶起来,说:“少爷,先喝了药再睡吧,大夫交代了每天的药不能错了时辰。”

贤刚想要给他喂药,却听他轻声问道:“小兰,少奶奶在屋里吗?”她连忙向小兰摆手,小兰扶着他坐好才装作自然的说:“少奶奶刚出去了,您是要找她吗?”

逍荣忙说:“不用了,让她歇着也好,这几天你们都累了。”贤想了想,还是把药碗递给小兰,自己只在旁边站着。小兰一边喂药,一边说:“少爷说哪里话,我们照顾您是应该的,怎么会嫌累呢?”

逍荣露出一丝笑容,说道:“你们也不是铁打的,不眠不休怎么会不累?小兰你是伺候惯的,旁人自不能跟你比。”

小兰打趣的笑道:“那是自然,少奶奶是享福的命,我可不敢跟她比,只能任劳任怨了。”一边还朝贤眨眼睛笑,贤只装作不知,安静的站在一旁一动不动。

逍荣摇摇头说:“不是这个意思。”他又顿住没有往下说。

很快喝完了药,小兰又扶着他躺下。逍荣突然说:“小兰,你悄悄的去跟太太说,明天还是把我搬回兰香馆去养病好了。少奶奶要是问 ,你就说是太太的意思好了。”

小兰有些惊讶的看着贤,一时不知如何回话。贤虽然心里起伏不定,还是镇定的跟她做手势,让她暂时答应。小兰忙说:“那我先去跟太太说,少爷您先歇着吧。”

虽然贤只挥手叫她出去,小兰还是犹豫不决,终于还是在外间坐下,想等等看再去回报太太。

逍荣又闭上眼睛开始睡觉,贤静静的看了一会,终于悄悄在床边坐下,轻声说道:“夫君若真要搬出园去,须得先答应我一件事。”

逍荣猛然睁开眼睛,可是什么也看不到,只愣愣的望着声音的方向,不大自然的说:“原来你在啊!你不要多心,我只是想搬过去那边伺候的人更多一些,我的东西也都放在兰香馆。再说也不用打扰你每日休息。”

贤伸手为他掖了掖被子,望着他说:“夫君,你先听我说完。我知道虽然你答应娶我,可是从没想过要把这里当做你的新房,所以直到今日你的衣物仍放在兰香馆。”逍荣听她这样说,脸色微变,不知该说什么。

贤继续说道:“我不愿意勉强你,也不想让自己受委屈。你若执意要搬回去住,那先给我一封休书,让我也早日解脱。”

逍荣呐呐的说:“我没有要休你的意思,你……”

贤轻笑了一下,又说道:“只不过太太定然不同意你休妻,说不定也不会答应让你搬出去。其实用不着这样,你要人伺候还是要原来的东西,都可以从那边搬过来,只要我从此不再进这间内室,你住在哪里又有什么分别。太太若来探视,我还可以暂时陪你做戏,只是要你暂且忍耐而已。”

她越想越觉得不错,几乎笑着说:“过段时间就算你好了,我们也一样这般相处,只要多得一年,你到时便可以我无所出为借口 ,休妻再娶。至于太太逼你再娶妻,你尽可想法拖延,躲得一时是一时,说不定太太也就无可奈何了。”

逍荣听到她这般疯言疯语,心里一时惭愧,一时惊讶,半天才说:“你别说了,我不搬出去就是了。”他挣扎着想要坐起来,贤还伸手去扶他,他拉住她的胳膊,又说:“我不知道你心里是这样想,我只不过是以为在这边让你也不得休息,并没有打算要休你啊。”

贤看着他拉住自己的手,心里似冷热交汇,眼眶中一股热泪转了半天才没有滴落,强忍了好一会才平静的说:“也许我还猜不透你的心思,可是只要我还是你的妻子,便有责任照顾你,就算再辛苦也是应该的。我将夫君视作一生的依靠,当然也愿意为夫君伺候病床。”

逍荣靠在床头叹了口气,他实在震惊新娶的妻子看似温柔和顺,竟有如此出人意料大胆之语,半响才说:“我既然已经娶你为妻,自然一生都会让你依靠。”

贤摇了摇头说:“夫君不必急于表白,一生之诺不可轻言,无心之语只会让人伤心失望。”

逍荣真的不知如何回话,只静静的靠在床头发呆,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竟然造成了如此难解的局面。

过了许久,小兰才看到贤走出房来,忙上前问道:“少奶奶,我还要不要去跟太太说?”贤摇摇头说:“不用了,你先进去伺候少爷吧。”

小兰走进房去,看见少爷靠在床头似乎睡着了,半天没有动静,便轻声问道:“少爷,要不要我扶您躺下来歇着?”

逍荣才回过神来,随口嗯了一声,便让小兰扶着躺下休息。也许骨伤仍然疼痛,他许久都没有安稳睡着,一条腿完全不能动,怎么躺都不会舒适的。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名门闺秀》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王者之开局镇守长城
2 洪荒之开局炖了鲲…
3 离婚后我成了顶流…
4 玄幻:我只想被各…
5 凶中有丘壑
6 上交系统后,我挺…
7 带崽替嫁后我成了…
8 星际:古武大佬带…
9 农门娇妻:自己养…
10 穿越小克虏伯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超级小渔民 作者: 可爱的小鱼
都市异能 776539 字
得到传承后,清纯校花,冷艳女警,霸道前进,萝莉御姐,统统倒贴!

2 绿茵之开局解锁大罗体验卡 作者: 宇智波佐助鸣人
天下足球 252398 字
C罗看着欧冠金靴奖榜单苦笑两声,道:“金靴奖?!那是韩宁的!”

3 调教大宋 作者: 斋冷
架空历史 106811 字
穿越大宋,成为宰相之孙,李商只想过上安稳的日子,真没想调教大宋啊!

4 绝望荒岛:死亡禁赛 作者: 福牛
都市小说 141223 字
荒岛死亡比赛,所有宝物以三取整,每日清点,如无法取整,即被抹杀

5 我,嫦娥男闺蜜! 作者: 独孤建业
东方玄幻 1152563 字
穿越广寒宫,林坤成为了嫦娥仙子的男闺蜜,从此开启了彪悍人生!

6 公子上朝 作者: 默闻勋勋
历史穿越 239649 字
公子啊,北疆的蛮族作乱了,你快去管管吧,公子啊,皇上等着你上朝呢。

7 三国,教书的我,被曹操赐婚 作者: 春天花啦啦
历史穿越 191070 字
一座小小的书院,居然能培养出卧龙、凤雏这么多的人才,难得呀!

8 洪荒之开局炖了鲲鹏妖师 作者: 感伤的秋季
洪荒封神 1876494 字
洪荒封神:开局就无敌,射杀鲲鹏,做一道白斩鸡。结果西王母投怀送抱

9 杀戮金身唯我独尊 作者: 一笑奈子
东方玄幻 100751 字
气运之子,无敌凡天,杀戮金身,重获新生,修炼成神,终成宇宙之主。

10 拂晓之诺瓦大陆的黎明 作者: 十亿分之一光年
游戏异界 283522 字
开局只有一把破剑,是冥冥中的安排还是意外?成为龙骑士之后冒险故事

《第十五章 伺疾》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