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科幻末世 >> 未知的鬼狱 [书号3014781]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一 蛊中蛊

《未知的鬼狱》 守狱魂/著, 本章共8564字, 更新于: 2019-08-14 08:14

浩瀚宇宙中,在一些事情超越目前认知后,就会发现宇宙里的空间是多么恐怖,生命是多么渺小。

当今社会正在逐步完善,但是仍有许多我们所不知道的事物。我的名字叫余天,是一家小饭馆的小厨师。平常下了班会经过海河古玩市场,每当看到这些旧古董都会引起我莫名的好奇心,仿佛这些东西似曾相识,却又模糊不清。由于不懂得识别真假品,所以也只是看看。让我最喜欢的是市场尽头那家门面店所卖的九彩玉凤凰,这件九彩玉凤凰通体晶莹,色泽亮丽,仿若仙鸟。当然价格不菲,店主摆出十万的价格,欣赏的人不少,看到价格也只能恋而不舍的离开。

然而一年前冬天的傍晚,饭店里来了几个中年大叔,点了不少菜,看到他们手里抱着几坛老酒,看样子要喝个痛快。这几个大叔一直坐到快十一点才离开,此时外面的天空下起了鹅毛大雪,收拾完厨房,我也下班了,匆匆往回走。路过这个海河古玩市场时,平日热闹到一点多的的市场变得特别冷清和寂静。街道上的路灯虽然全都开着,但并不是很亮。昏暗灯光照在地上的积雪,显得格外惨白,空气中回响着踩在雪上咯吱咯吱声。忽然,前面出现铃铛声,我用右手放在眉心挡着迎面飘来的雪,看到前面有一个黑色人影,手上似乎拿着一条铁链,当时还以为是路人。但是又发现,这个人影是立在那里不动,仿佛雕像。

等到走过去快要看清这个人影时,一眨眼工夫,人影不见了。难道是我眼花啦?想到这里,恐惧感不由而生。毕竟大晚上在这冷清的街道,多少有些害怕,我努力劝着自己尽量不往鬼怪方面想。

正当我想加快脚步跑回家时,看到旁边门面店前积雪上有一排血红脚印。脚印是通向紧闭卷闸门的店里,这些脚印有些奇怪,和人脚印不同的是脚后跟多出长长的尖,好像红缨枪的枪头。这些血脚印中还有正在爬着的蛆虫,吓的我差点跳了起来,疯狂地往家中奔跑。

回到家中,已经快十二点了。但是家里的门却是打开着的,莫非家里进了贼?我慌忙走进屋里检查,所有东西一切如初。洗漱后,正打算睡觉。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这么晚了?会是谁呢?打开门后,并没有人。只见地上放着一件用黄皮纸包着的包裹,四四方方。里面像是放着书之类的东西。我好奇地拿起来然后回到屋子里把门反锁,打开包裹后,里面的东西令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竟然是一摞摞钞票。这时,门外又传来敲门声。这次我开始犹豫开门还是不开,人在金钱的诱惑面前往往是少一些理智的。还没等想着去开门,锁着的门嘎吱一下打开了。

门外站着一个人,长发遮面,穿着黑色长袍。手中提着一条铁链,整个人看上去很纤瘦,可能是由于太瘦的缘故。

“你是谁?!”我诧异地问道。

“我叫燕虎,明早请您带着这些钱务必帮我去海河古玩市场买一条秦朝的玉龙,其余钱都是你的…哈哈……哈哈”说完,门自动关上了。

我赶紧跑过去开门,发现门还是反锁的。打开门走出去,外面过道一个人都没有,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重新回到房间,我把钱放好,躺在床上,回想着晚上所发生的事情,总感觉哪里不对,想着想着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看看手机闹铃已经响了很多次。还有多次老板的来电,我赶忙先打电话给老板请了几天假,然后就起床准备去海河古玩市场。

转悠了一圈,也没见哪家卖玉龙的。正当我怀疑昨晚那个叫燕虎少年说的话时,一个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老人背着个破旧编织袋,向一家古玩店走去,这家古玩店正是昨晚门前有血脚印那家,然而现在什么都没了。没多会,老人被一个面相凶恶,身穿西服的青年推了出来,老人没站稳,坐倒路旁的雪堆旁,只见那个青年狠狠说道:“死要饭的,以后别来我们店里,脏了老子的店!”。

老人叹了口气,站起来拍拍裤子上的雪。看到我在看他,便走到我面前用手势比划着,看他娴熟的比划动作,这个老人可能是个哑巴。反正我不懂哑语,自然也不知道他在表达什么,只能笑着点点头。然后打算回家。但是老人一把拉着我的手,那只手劲感觉力气极大,根本不像是眼前这个老头能有的。接着老人把手里的编织袋打开,袋中显露出个龙头。

“这东西卖吗?”看到玉色龙头,我瞬间心情就变得激动了起来,大声问道。声音立刻引起了路人的注意,纷纷向我们看来。人多是非多,我赶忙拉着老人离开市场,省的路人多了,七嘴八舌指不定说出什么话呢。

老人从编织袋中拿出了玉龙咳嗽了几下说道:“小伙子,我们也算有缘。这条玉龙你若喜欢,就两万块卖给你吧”。只见这条玉龙长约40多厘米,雕刻精细,水润而有光泽,隐约带着仙气。

老人突然的说话,把我吓了一跳,原来他不是哑巴。我点点头,让他跟着我回去拿钱,回到出租房,我独自走进卧室关好门,然后把昨天晚上包裹里的钱拿出来点了两万,剩下的大概还有几十万。

老人拿着钱,数了数后。乐呵呵离开了,等他离开后。我拿起玉龙仔细观赏,这条龙也没什么特殊,只是在龙肚子上刻着一行稀奇古怪的文字符号。

玉龙倒是买了,然而那个叫燕虎的少年却没有再出现。到了清明节放假,我打算回家看看,想着大伯平日里喜欢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就把玉龙肚子下的文字符号拍了一张照片给他看看。

我的父亲排行老二,平时里忠厚老实,典型的老农民。然而大伯余火就不一样了,能文也能武,脾气更是火爆,是社团里大哥。在大伯年少时,经常被人欺负,打架又不行,后来有个社团大哥收留了他,慢慢培养的特别能打,有一次,社团的兄弟被欺负了,他一个人拿着棍子打倒十多个。那次以后,得到许多社团的兄弟的钦佩,很多人愿意跟着他混,慢慢就混成了大哥的身份。也因为打架,把别人差点砍死,坐了将近十年牢的他。出来后就离开了社团,开了一家古玩坊,倒腾旧货。不过要是有人来找他麻烦,以前跟过他的兄弟只要知道,还是会过来帮忙。

回到家后,我来到大伯的古玩坊。见到大伯正拿着放大镜观察一只青铜骏马。看到我来了,放下手中的放大镜,笑道:“我的宝贝侄子回来了喽,快来看看大伯刚得来的宝贝”。大伯没有子嗣,对我挺好的,在他年轻时跟一个叫阿柔的姑娘好过,最后因为坐牢,没有了后话,听说是阿柔嫁给了他们社团后来的大佬。

我应声走过去,只见这只青铜骏马前蹄高高抬起,颇有一跃千里感觉。通体来说,这只青铜马给人的感觉像是有些年代的古物。大伯告诉我,这件铜马是秦松卖过来的。

“是以前村边的秦家吗?”

我有点不敢相信问道,大伯点点头,然后说道:

“秦家老爷子因为儿子秦松在外面不务正业,天天吵架 。后来秦松染上了毒瘾,老爷子年轻时打下来的家业,被这小子愣是败光了。就在前一个月秦家老爷子和儿子秦松吵起了架,老爷子生气,血压上来,到了医院没抢救过来就过世了。等到埋完老爷子,他家这个不孝子秦松就开始变卖家里的东西继续堕落。

说起秦松,小时候还在一起玩过足球。因为那时秦松比较胖,踢球比较费力,但是大家也是经常让着他,所以玩的比较开心。等到初中毕业后就联系少了,听说他去外地做大生意去了。如今,竟然变成了这样,人生可谓是变幻无常。

我把从玉龙肚子上拍到的照片拿出来给大伯,大伯看了看照片,眉头一皱,然后盯着我问道:

“小侄子啊,你这张照片中的玉龙是在哪里拍的?”,那种眼神看的令人极其不舒服。

我没有说实话,只是说在路边一个杂货摊看见的,觉得好奇就拍了下来,现在找不到那个摊位了。大伯对照片中龙肚子上的几个文字符号特别感兴趣,因此让我把照片留下来。临走的时候,大伯交代道,看到这样的东西务必要跟他打个电话,一定不要接触。我点点头,等到回到家后,打算先去看下秦松,毕竟以前一起玩的还算不错。

到了秦家以后,大门两边的白色对联已经被风雨侵蚀模糊。我敲了几下门,没人应声。但是,门却自动打开了。院子里一片狼藉,似乎很长时间没人打扫。此时的秦家早已不如过去,过去秦家老爷子喜欢打麻将,把家里的一间小房子专门改造成打麻将用。那时候,镇上许多老人过来找他一起打麻将,如今那间屋子已经布满灰尘,似乎好长时间没人打扫。

喊了几声后,还是没人应声。然而就在我准备离开时,听见屋里传来一阵低微地哭泣声。本以为听错了,再仔细听时,果然是有人在哭泣,好像是从屋里传来的。推开那扇锈迹斑驳的铁房门,看到屋子正中间坐着秦松,他的只眼睛呆呆望着侧边的房间。

“秦松,你怎么了?”。

我一边问道一边走过去看他。正在这时,突然闻到一股臭味,像是肉腐烂的味道,身后吹过丝丝凉风,没等回头,一双手紧紧掐住我的脖子,掐的喘不过气来。

“爸,放过他吧!”

秦松突然向着我身后说道。顿时令我感到毛骨悚然,秦松的声音非常低沉沙哑,听着极其不舒服。掐着我的人如果是秦老爷子,那么就可怕了。这秦老爷子已经过世,埋在地底下有些日子了。现在突然出现,不是鬼也是僵尸。想到这里,我顿时心里慌了起来,拼命地想掰开那只紧紧掐着脖子的手。

慌忙中,听见咔嚓一声,那双手竟然被我拿了下来。那是一双已经腐烂露出白骨的断手,手腕处还有风干的血渍。吓得我赶忙扔了出去,转身就跑。哪知刚转身,就看到秦家老爷子站在我面前,两只死鱼眼瞪着,脸上的肉已经有些腐烂,还有蛆虫在蠕动。十分恐怖和恶心。本来已经被吓得心惊胆颤,如今在面对面近距离这怪物,直接把我吓晕过去了。

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块光滑的大石板上。上面刻着奇怪的文字,起来以后,感觉浑身难受,环顾四周全是竹子。正当我疑惑这个地方是哪里时,听到竹林中有人说话。

“你们几个!到那边找找,你们几个!去那边!”

没过多会,不远处出现几个身穿青铜铠甲的官军向我走来,大喊道:“找到了!”。

其他人全部跑了过来,有七八个人,纷纷看向我。难道他们是拍戏的吗?想到这里我也就放松下来,走过去想要和他们打招呼,谁知他们竟然从我的身体“穿”了过去,直奔那块光滑的石板。

猛然间,我意识到事态比较严重。同时也明白,自己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从他们的铠甲来分析,应该是秦朝的。电视剧里面经常会有穿越的剧情,这次没想到是自己穿越了,刚好看看这真实的秦朝也算是不枉此行。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未必是真实的。刚想完,一阵大风夹着沙子吹来,吹的眼睛睁不开,等到风停后。睁开眼睛后,发现眼前的景象是秦松家里,之前的竹林已经不存在,秦松倒在一边的桌子旁睡觉,地上还翻着几个空酒瓶。

看来这秦家有问题,三十六计走为上。想到这里,我打算赶紧离开。这时,门外站着一个拄着龙头拐杖的老头,花白头发,长长地山羊胡须,两眼炯炯有神,颇有神仙气质。

“余天啊,来找我们家松子玩了,他在你后面”。老头冷冷说完,捋了下山羊胡,露出诡异的笑容。

这句话说得不痛不痒,却十分令人毛骨悚然。因为我知道秦松刚才是喝醉在桌子旁睡觉,还没等转过身去看。左肩被人拍了一下,顿时吓的我跳了起来,慌忙往门外冲去,背后传来恐怖的笑声。

离开秦松家后不久,我开始正常上班。有一天晚上,睡到两点多醒了,模糊看到桌子上的玉龙发着荧光,那条玉龙发光了?我揉揉双眼,不敢相信地仔细观察,果真是那条玉龙发光。突然,玉龙变成活体,飞跃到我的面前。龙眼发着绿光,仿佛两颗圆溜溜地绿水玉。正在这时,我感觉手被什么咬了下,低头一看,竟然手上有一只白色的大蛆虫,吓得我顿时头皮发麻,慌忙甩手。一下子醒了过来,原来刚才发生的事情只是场梦。我看看自己的手上什么都没有,又看看桌子上静静摆着的玉龙,长长舒了一口气。

然而,没过多久,我开始生病了。先是间歇性全身感到痒,后来身上开始长水痘。去医院检查,医生也看不出什么病,开了一些治疗过敏的药,这些药并没有什么用。痘越长越多,慢慢脸上也开始长痘,对着镜子,感到无比失落。这些痘痘呈青色,越长越多,里面似乎有脓水和会动的东西。因为脸上这些痘痘我变得特别自卑起来。

我不敢再上班,怕吓到别人。拼命的在网上寻找资料和方法,然而一无所获。正当我快要放弃时,微信有一个人请求加为好友。看到名字,竟然是燕虎。

还没等我发消息给燕虎,燕虎那边发了一条信息:

玉龙雪山,仙人洞。

就在我刚想回复时,手机突然卡死。然后自动关机。等到开机后,却发现根本没有燕虎这个好友,连聊天记录也没有。十分无奈,看来只好打电话给大伯余火,大伯了解情况后大骂道:“你这兔崽子,早就说了不要让你碰这种东西,偏不听!现在中招了吧”。

大伯所说中招指的就是神秘的降头术,所谓降头术就是流传于东南亚地区的一种巫术。相传,是东南亚地区(泰、柬、老挝、缅、马、印尼、非)和大陆南方古代(云、黔、桂、台湾)百越等族先民流行的众多本土巫术的种类,不同地域的法,其施法过程千差百异,但共同点多用人骨、血液、头发、指甲、成型人胎、某种木头某种石头、花粉、油等材料,法术类型大部分偏于阴性。一般根据使用的程度可分为两种,一种是利用降头术来化解双方的恩怨或者增进彼此的感情,而另一种即是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受伤甚至死亡。然而,我却想不明白谁会对我这样,在印象中并没有得罪过什么人,然而大伯却明白了其中原由,很可能是这个叫燕虎的人利用蛊毒来控制我去玉龙雪山帮他寻找东西。

大伯告诉我,以前在社团时,有个叫简行玉的小弟,他的外婆是个巫师,曾经去找她看过命运。简行玉的外婆告诉他,如果他能帮助亲人渡过大劫,今后必定会大富大贵。

现在看来,我面临的就是个大劫,要是能帮我摆平这大劫,大伯今后就富有喽。两天后,大伯联系了十多个身手不错的青年,准备带着我和他们去往云南玉龙雪山一趟。

玉龙雪山是即梅里雪山之后云南第二大的山,雪线之下绿色植被茂盛,风景怡人,每年都有数百名万名的游客到访至此。几天后,我和大伯一行人来到了这里,当时天色已晚,就近找了一家宾馆。我看着老板挺热情,就向老板打听仙人洞在这边哪里,老板笑嘻嘻地说道:“要临时还是包夜?”。我不解地望向大伯。

大伯一拍桌子说道:“哎…哎,我侄子问你地方名,说什么呢?”老板听到这话,立马板着脸回答道不知道。大伯的暴脾气,哪容得这厮耍横,非要上去揍他不行。搞得我十分尴尬,只得忙拉住大伯。其实,这这里,我们算是外地人,有句话说的不错,强龙难压地头蛇。真是要有什么事,也不好处理。

第二天,问了好多人,最后找到个叫木易樱的本地导游,是个十八九的少女,虽说是女儿身。但她魁梧的身材加上健硕的肌肉,简直和壮汉有的一拼。我们跟着木易樱先穿越过一片树林,接着来到一条河边,河岸停靠着木船,木易樱将我们迎上船,熟练地解开拴着的缆绳,然后划起双桨。木船划行在河面上,木易樱唱起了云南山歌,声音清脆明亮,十分好听。

到了仙人洞已是傍晚时分,原来仙人洞并不是山洞而是个道观,来到道观门前,木易樱敲了几下门,出来个穿着道袍,面容清秀的小道童。小道童看到木易樱高兴地向后面喊道:“师父,木姐姐带客人来了”。

小道童领着我们来到道观大殿中等候,殿内供奉着三清石像。没过多会,外面走进来一个穿着道袍拿着拂尘的老道,雪白的头发和胡须,碧眼方瞳,颇有神仙范。老道逐个打量一下每个人,最后看向我,表情惊奇地说道:“两千多年的他,终于出现了!”

老道安排我们坐下,讲起了两千多年前秦朝的一个故事:

在秦朝年间的一个冬天,天空飘着鹅毛大雪,无幽镇上的街道冷冷清清,清平客栈中,客人稀少,老板胖三爷正在盘算帐册。突然,天空打了个炸雷,雷声震耳。胖三爷被这突如其来的雷声吓的一怔,按照常理,下雪是不可能打雷的,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可是不好的预兆。

莫不会今年有大灾难?想到这里胖三爷不禁心里打了个寒颤。就在这时,外面一个衣衫褴褛,脏污乱发盖脸的小乞丐指着苍天笑道:“打雷啦,真好玩!好玩!”

此时,咸阳城皇宫的上书房中,始皇帝嬴政正在听炼药师徐福讲述东渡寻找长生不死仙药回来之事。徐福称已发现长生不死仙药在灵芝岛上,而灵芝岛上有位仙道叫容成子,要求带三千童男童女前来祭祀苍天才可作法取药。始皇帝对徐福的话深信不疑,立刻叫人拟下圣旨,要求各省县官吏三天之内交出一百儿童。其实这要是凑齐来不止三千多,为了防止路途中出现什么意外,所以始皇帝嬴政要求多带一些,务必取回长生不死仙药。圣旨一下,官吏查看名册纷纷抓人。一时间,许多家人带着孩子离家出走躲避灾难。

家住在大立山的燕虎。是家里的独子,自幼就是神经不太正常,他的母亲在生下他没多久就过世了,留下他的父亲辛辛苦苦带着他生活。

燕虎的父亲去县城买菜,看到城门告示上要抓儿童。慌忙跑回家,打算晚上趁着夜色带着儿子往大立山深处逃避。然而,这大立山由于闹鬼一直以来,被村上的人视为禁地。据说有几个胆大的上山查看,出来的时候已经吓得没魂了。就连县里的官吏也不敢去。与其被鬼吃掉,也比抓走好。就在他们出去的时候被邻居痞子刘郑看到了,这个刘郑长得尖嘴猴腮,面相凶恶,平日净搞些偷鸡摸狗的勾当,一有钱便跑到酒馆挥霍,喝醉了就开始吹牛,满嘴胡说八道。不仅如此,而且还喜欢欺负穷人。这次看到他们要跑,心中生出歹计。忙跑着拦过去。

“吆喝!官府现在抓小童比较紧,这么晚了,带着你傻儿子要去哪啊!”

刘郑带奸笑的问道,说白了,这句话就是想讹点燕虎父母的钱。

”真是晦气!你要多少?”燕虎的父亲知道这刘郑不好惹,想干脆花些钱早点避开这瘟神。

“哈哈,瞧你吓得,我刘郑是这样的人吗,随便拿个十两吧!今晚我啥都没看见”,刘郑得意地说道。

古语说的好,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其实说的太有道理,乃至今天仍然有这种人,小人诡计多端,相当让人厌恶。燕虎的父亲咬咬牙从包袱中拿出仅有的十两银子给了刘郑便带着燕虎慌忙向通往关外的小路上离开。

刘郑看着他们走后,手里掂量掂量银子,乐呵朝屋里走去,本来燕虎就此可以逃过官府的抢夺。但是,这个刘郑回到屋子转念一想,如果把他们举报了,说不定县老爷还有赏银。想到这里,这个刘郑便偷偷跑到县衙去告状。

当时负责大立山的县官叫史笆,是个十分阴险狠毒的人,常常收受贿赂,草菅人命。这次,听到有人敢不交儿童要逃走,大发雷霆。要说史笆为什么会大怒,主要是因为他平日里剥削农民惯了,这些农民敢怒不敢言。这次,竟然有人敢违抗他,所以感觉很没面子。立刻派衙役去追赶。可怜的燕虎和父亲,没逃多远,被衙役追了上去。凶残的衙役将他的父亲暴打一顿以后押了回去。第二天,史笆在公堂上,当着燕虎面,下令衙役将其父活活杖打死,并且挂在城门上以做警示,手段可谓是相当残忍。燕虎当时被两个衙役按的死死,望着父亲却流不出一滴眼泪,反而傻傻地嘿嘿笑。施恶的衙役更是哄堂取笑他,一点都不孝顺,父亲死了,这孩子竟然这样……

公堂上一阵嘲笑之后,燕虎被押到了牢房,和其他被抓的孩子关在一起。过了三天,他们这些孩子被运到海边,押上了一艘巨大的海船。

为了方便管理这些孩子,就将这些孩子依次带上铁手链,拴在船舱上。每天有专人负责侍侯吃喝拉撒,与其说是侍候,不如用喂养更恰当。这些孩子吃不好,睡不好。加上船舱中环境和空气十分恶劣,有的孩子体质差得了肺炎。咳嗽流鼻涕,慢慢其他的孩子也被感染。

燕虎此时也得了肺炎,发起高烧。负责看守的官员高正安,看到孩子们快不行了,就找来大夫查看。然而,还有一些由于病情严重,无法医治,只能等死了。 得到徐福的批准,高正安将无法医好的孩子扔到大海中喂鱼。燕虎也被扔了下去,海水淹没了他的小身体,恍然间,一道亮光照在他闭着的眼睛,仿佛听到了父母在呼喊他的名字,却又无法睁开眼睛。想去用鼻子呼吸,吸进来的全是咸咸的海水。不由的张嘴去吸气,身体中的气似乎要涨出来,特别难受。如此循环,由于大脑缺氧,慢慢陷入昏迷。

人的命运也许冥冥中已经注定,燕虎本来以为自己会死,没想到是醒来以后。自己在一个山洞的石板上躺着,旁边的石凳坐着一位老者,这位老者正是炼制长生药的神仙容成子道人。

“后来怎么样了?”我见老道停下来说话,便迫不及待的问道。

老道喝了口茶水,顿了会说道:“这个燕虎成了容成子的徒弟,学东西十分快,很快学会了长生术和其他道术。然而,他从没忘记自己父亲的死,自创了许多邪恶道术,就是希望有一天报仇”。

“我说大师,这些和我侄子怎么牵扯上了关系!”。大伯余火是个急性子,哪听得了这么多话。

“莫要着急么,既然他让你们来这,恐怕我这命已不久矣,这恐怕又要掀起一场风雨了”!老道说完,叹了口气。似乎早就知道我们要来。接着老道来到三清石像前,口中念叨着些话语,右手拿着拂尘,在伸出的左手划了下,顿时左手出现火焰,看得我们心揪。不过老道表情平淡,火焰并没有对他的手造成伤害。没过多久,火焰中出现一颗黄豆大小的珠子。

老道转回头看了我一眼,又甩了甩手中的拂尘,示意我过去。大伯看到这珠子,惊奇地说道:“这就是传说百病不侵的琉璃金丹,小侄子你有救了!”。

我赶忙走过去,老道让我吞下这颗珠子。刚吞了下去。一时间,感觉肚子有万条虫子在蠕动,感觉很恶心,忙跑到外面去呕吐,吐出来的东西在烛光的照应下,显得十分恐怖,那是带着血丝的蛆虫。吐完后,慢慢地感觉浑身特别轻松,原本身上的痘痘也开始消退。然而此时,远处传来诡异的话语

“一切才刚刚开始!”。

“是谁在说话?!”我环顾被黑夜所笼罩的四周喊道,然而并没有其他人。老道这时也走了出来,看到地上的蛆虫。叹息道:“琉璃金珠虽然去除了你身上的蛊毒,但是这个燕虎,使用的是蛊中蛊你现在还在他的控制中。”

我问老道可有解决方法,老道思索了一会,说道:“相传,玉龙雪山有生长一种灵魂花,如果能找到,只要吃下去,任何邪魔道术都会被驱散,只是这茫茫玉龙雪山,要找到这种花,需要费些时日”。

大殿闲谈一会后,老道带着我们来到斋房请我们用膳。饭后又吩咐小道童给我们安排房间休息,夜里,我睡的朦朦胧胧,忽然听到外面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这大半夜,谁在外面干什么呢?我悄悄来到窗前,掀开窗帘一角,探头向外望去。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未知的鬼狱》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医圣妙手
2老子断你修仙路
3我有钞能力
4最强赘婿
5重生之修罗归来
6我有万界聊天群
7美男天师联盟
8公主喜嫁
9农园医锦
10田园小医妃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武极神话 作者:单纯宅男
东方玄幻 2021674字
开局一条狗,招学员全靠忽悠。张煜意外穿越到武道昌盛的荒野大陆,还成了一个落魄学院的院长。

2大千劫主 作者:弄蛇者
异界大陆 5654936字
阴阳逆乱,辜雀被当作一派先祖召唤而来,历成神三劫,天人五衰,成就不朽!

3史上最强炼气士 作者:文人默客
异界大陆 281869字
五千年前,突破炼气踏入修炼之途,五千年后,以炼气称霸宇内四方,笑傲三界内外。

4校花的近身王者 作者:一青竹
都市异能 391944字
一代王者,浴血无数,医术无双!回归都市,玩世不恭,绝品杀神,强势护花!

5神魂裂 作者:仿制药
西方奇幻 152576字
赵子灵在这天灾之时竟将灵魂分裂,投射到一个非常成熟的修炼世界,魔法、斗气,高阶的技能、不眠的修炼,敢问这地球星还能有谁,敢来挑衅?

6透视神婿 作者:锦秋
都市异能 655049字
入赘三年,他却受尽了白眼,受尽了嘲讽。如今,得到透视黄金瞳,他将要……

7首席医圣 作者:江湖喵
现实题材 814512字
被亲生父母遗弃在弄堂外面,幸运的被宋老捡回家抚养,传授一身过人的医术。

8仙墓 作者:七月雪仙人
奇幻修真 3668042字
十万年前,诸仙大战,仙墓林立。十万年后,摸金校尉携《生死天书》降临仙界。

9九幽血录 作者:无支祁
异界大陆 94698字
生而如魔,一身诡秘。直至一只巨手破空,将他掳至幽冥,于寂灭中新生,踏血寻路。

10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作者:齐州九点
都市生活 392193字
家里的泳池还是太小了,开着游艇竟然两分钟就到岸了,完全没有一点激情嘛!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