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个性化>> 二次元 >> 我不叫豌小豆 [书号2952422]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十八章 因果(下)

《我不叫豌小豆》 一只豌小豆/著, 本章共10823字, 更新于: 2019-04-22 00:02

“我回来了。”

暴君身心俱疲。

“君,怎么样了?族长他……”

“……对不起~我没能说服他”

暴君流着泪跪在女人面前。

“君,你别这样……谢谢你~”

女人沁人心脾的笑着。

“红茶,我对不起你们娘俩啊~”

暴君痛哭流涕,扑到红茶的怀里。

“…我相信你,君做的一切,都有君的道理。”

红茶体贴地抚摸着暴君的头。

“抱歉,茶~这些年头真是辛苦你了。这次,我还要任性一回,毕竟,族长是我的父亲啊!”

暴君眼泪止不住的流。

“嗯,我理解,他也是我的父亲啊…不管你到哪儿,我都跟着你。”

红茶始终保持着笑容。

“呜呜呜……我暴君这一辈子,我恐怕,怎么也无法报答你对我所做的一切了……”

“没事的,跟着你,就已经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啦~”

红茶此时此刻像个孩子一样地吐着舌头。

“……谢谢…”

暴君声音颤抖着。

“夫妻之间,不言谢,只用彼此心灵相通足矣。”

“……嗯!小食呢?”

“在隔间睡得香着呢~”

“……呼~真想快点看到他长大的样子啊~”

暴君宠溺地望着暴食。

“孩子能睡得这么香,还多亏了蒜老先生呢~”

“是啊,没想到老前辈的大蒜居然还有这种功效……但也正是这种功效,被某个恶人拿来做了坏事!”

暴君捏紧拳头。

“话说蒜老先生的大蒜做出的睡眠粉只是用来哄小孩子睡觉的吧。”

“不,现在已经不是了!这东西落入了那个贼人之手,已经变得危险无比!”

暴君起身,掀开帘子。

“你,又要去了吗?”

红茶显得依依不舍。

“啊,我要救出我们的父亲,我更要拯救我们的族人!”

“嗯……嗯~去吧,我的大英雄~”

红茶转过头,簌簌落泪。

(现实)

“这么说,蒜老**你很早就去过他们食人花家族咯。”

小豆问着。

“嗯,是的,因为他们族长和暴君,也就是暴食的爸爸关系很亲密,所以我才一直在帮助他们一家子。”

“您还认识族长?您到底是什么身份啊?”

小右也展露出自己的惊讶。

“这个嘛~呼呼~”

蒜笑了笑望向天花板。

(蒜的回顾――re.action)

“族长!族长!”

暴君慌忙地跑进秘密基地。

“你来啦!”

族长背对着他,仿佛是在看书的样子。

“族长,您究竟……”

“什么也别说了,对了,还有一个人呢?”

族长转过身。

“您说,大业啊,他可能还没有收到您的密传吧。”

暴君慌张掩饰着。

“……好吧,你先过来,我有秘密要告诉你。”

“什么秘密?”

暴君将信将疑地走过去。

“秘密就是……”

话音刚落,暴君被荆棘之笼困住。

“哈哈哈,得来全不费工夫……你这个反逆者!”

段义从书架后面慢慢走出来。

“你!!你把族长怎么了你这个混蛋!”

“哼,企图偷走我的古迹的人,都得面临死神的审判!”

段义悠哉悠哉。

“你个混蛋!!!”

“嘁,都被我抓住了,嘴还这么硬……诶,我想到了一个更好的点子,即可以让我顺理成章地当上族长,又可以让这一切都归咎于你这个反逆者的身上!”

段义说完这话之后,族长的拳头颤动了一下。

“走吧,老族长~是时候去开展族长交接仪式了。”

说着三人来到了族落。

“族长大人,还麻烦您把您的贴身护卫叫来。哦对了,今天早班和中班已经死了就不用叫了。直接叫新的护卫过来就是了,叫他们通知族人来**。”

说完族长向地下唤出密传专用的荆棘,向护卫的所在地而去。期间,族长的手似乎在极力克制着动作,可是,身不由己。

不久,**上已经人山人海。讲台上站着的是以段义为首的,以及族长和两个护卫,加上被困于荆棘之笼中被施以睡眠粉昏死过去的暴君。

“咳咳,大家安静安静,今天是族长的大喜日子。因为,族长他老人家打算让咱们颇有实力的族人来继承他的族长之位。那么,究竟谁会是这个幸运儿呢……”

段义的话被打断。

“什么?族长是怎么了?”

一个族人问到。

“为什么啊?”

“我觉得吧,应该是我来当吧。”

“去你的吧!我明显比你强了不知哪儿去了。”

“就你们俩鳖孙,也好意思在那儿提族长之位?恬不知耻!”

“你说什么?!!”

场面乱成一锅粥。

“安静!!!!这是族长的决策,那么接下来,就有请族长来公布新任族长的名字吧!”

段义大吼道。

“……”

“是我是我是我!……”

**经过短暂的平静,又进入沸腾之中。

“我…宣布…下…一任族长是……”

族长极力克制自己。

有些族人先前还在关心族长有没有遇到什么不测,这会却也和那些贪图功名的族人一样,满脸期待地想要听到自己的名字。

“…段,义……”

族长终于还是言不由衷。

场面陷入混乱。

“就台上违反族内规定的那个把眼睛露出来的蠢货?”

“先不说违不违反规定,就他这发色一看就不是我们的族人,从哪儿来的野人?族长!这个我不同意!”

“再者,他有什么资格当这个族长?族长!三思啊!”

“族长,看你的了哦~”

段义将手搭在族长肩上。

“没……没错!这,就是我的决定!”

族长断断续续地说着,却始终没有一个族人注意到他的反常。因为,在他们眼里,只剩下了嫉妒。

“哼~”

段义轻蔑地望了望台下的族人。

“现在,我,宣布……族长之位,正式…交,给……段义……”

话音刚落,有些不知死活的族人冲上讲台,似乎想要杀掉段义。然而事与愿违,他们被段义的荆棘轻松地刺穿,化作紫泥。

台下的族人大惊失色,这,就是人性!

“我现在是族长!弑一族之长乃重罪!你们要知道!只有强者才有资格当上族长,你说是吧,老族长~”

段义愉悦地拍了拍族长的肩膀。

“所有族人听令!从今往后,我就是你们的新族长!只要你们听我的话,保准你们能够变得更强!现在,我就要给你展示展示族里的败类!就是这个家伙!”

段义指着笼子里的暴君。

“现在我就将他的几宗罪全部列给你们,希望你们引以为戒。第一,这个反逆者试图违抗族内的弃子政策。第二,企图杀死咱们的老族长,幸亏我发现的及时,才杜绝了这种悲剧的发生。然而,我还是去晚了,导致族长的贴身护卫惨死他手!兴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族长才觉得我值得信赖吧。不过,既然,族长这么信赖我,我必然不会辜负他的一片好意!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明天早上请大家务必再聚于此地。明天会当面处决这个反逆者,以及,给你们变强的秘诀!散会!”

族人们欢呼着,不知是欢呼处决的事,还是欢呼变强一事,亦或是两者都有,也都无从定论。

只是,他们已经完全把段义违反族内规定一事忘到了九霄云外。

(晚上)

食人花监牢

暴君躺在草垫上,神色恍惚。

“君…”

暴君听到有个微弱的声音。

“族长?!”

牢房外,族长颤颤巍巍地解开了锁。

“你…赶快,走……”

“族长!族长!原来你没有被控制啊!太好了,咱们一起离开这儿吧!”

暴君激动地拉着族长的手。

“别,碰…我……我,坚持……不了多久……睡眠粉的剂量太多,我仅凭,这点意识,就是希,望,你能好好,的……”

族长克制着体内的术式流动。

“族长,我来帮你吧!我们俩一起,一定能够解开你体内的控制术式的……”

“来不及了!那……混蛋,快来了!……你,你还有,你的妻子,你的孩子……所以,一定要,好好,活下去,给我证明,我的,弃子,政策,是错的!这是,父亲的命令!”

族长耗尽全身力气。

“不!父亲!!”

“哟哟哟,我说怎么这么热闹呢~父子团聚啊这是。”

段义缓缓走来。

“混蛋!他难道不是你的父亲吗?!”

“是又怎样?我只关心背叛我的人,会死的很惨!”

段义怒目圆瞪,盯着族长。

“哼,呵…呵,有,本事,就解开,我的术式,让我,也堂堂,正,正背叛你,一次……”

“……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老东西打的什么算盘,把你的术式解开,为你这个反逆者儿子制造逃跑的机会吧?不过也罢,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绝望,什么叫,无能为力!什么叫,明明儿子就在眼前,却无法拯救他,看着他惨死!”

段义面容扭曲。

“你快走!”

“不!父亲!我不能走!”

“你!”

“哈哈哈哈,瞧瞧你们,有多么搞笑,一个为了救,一个为了送。哈哈哈哈,游戏结束了!”

段义直接下死手,发出巨量的荆棘将监牢撑破,在荆棘还差几毫米就触碰到暴君的位置停了下来。

只见荆棘穿透族长的胸膛,荆棘的顶尖隔暴君的鼻尖就仅仅几毫米。

“啊!!!!!!”

暴君崩溃了!

“孩子,这么没用的吗?呼,呼……”

族长抱着胸前的荆棘,喘着粗气。

“快走!!”

趁段义走神之际,族长发出一条没有尖刺的藤蔓将暴君击飞,段义想要追上去,却被族长召唤出的荆棘之墙挡住了去路。

“霍?~这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了吗?”

段义停下,悠闲地笑了起来,似乎对没有追到暴君这事还感到轻松了不少。

“我说,老东西,你这出血量,还要用这么多的荆棘之力,你还真是不想活了啊。”

“哼,只要能把你销毁了,那就没有任何遗憾了!”

族长全身喷射着血液,密密麻麻的血色荆棘,将监牢团团围住。

“这就是你的最后之技了?”

段义站在自己的荆棘之笼里,双手抱臂。族长却已经被自己的血色荆棘,刺得体无完肤。

“无聊~”

段义毁掉周遭的荆棘,张开了巨口。

监牢崩塌。

硝烟中,数千年后,第一个种子拥有者再次诞生。

“哈哈哈哈哈!我的王国,诞生了!”

段义舔舐着自己的种子。

这个夜晚,暴君没了踪迹,徒留红茶与小暴食独守空房。

第二天

颓而无力的敲门声。

“君!你怎么了?”

红茶看着满脸交瘁的暴君。担心地问到。

“族长他……为了保护我,牺牲了……”

暴君说着眼泪止不住往下流。

“别急,你慢慢说~”

红茶的声音总是那样温柔,在外面饥寒交迫了一夜的暴君,此刻的心情也平复了许多。

之后,暴君将昨天一天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讲给了他的妻子。

“吞噬?没想到我们种族还有这样的历史?”

红茶捂着嘴吧。

“是的,而且,昨天晚上,我亲眼看见了,那个混蛋已经长出了种子!估计,很快便会祸及普通的族人!”

“听你的意思,他如果销毁了古迹,族人的记忆之源会产生混乱,从而导致族群的崩坏?”

“嗯,不仅如此,他们还把我列为了重点追杀对象!”

“那,你的意思是?”

“现在,立刻,马上,带着孩子离开,走得越远越好!”

暴君起身背对着红茶。

“嗯~我不会离开你的~”

红茶摇了摇头。

“想必,小食也不会愿意离开的,你看。”

“粑…粑。”

小暴食在木头沙发上,聚精会神地看着暴君。

“……嗯…你们……”

“哎呀,大男人哭哭啼啼的像什么话~可别把自己想成什么孤独的勇士之类的,你别忘了,你还有我们呢~”

红茶递给暴君一张纸巾。

“……嗯好!那我决定了,我要从现在开始,和你们度过幸福的每一天……”

暴君话还没说完,就听闻屋外一阵嘈杂声。

“就是这儿了吧?”

“谁知道呢,直接砸门吧!”

“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半个!”

“你带着孩子先躲着!”

暴君吩咐完便出了门。

“谁啊?大清早的在我家门口吵嚷?如果有事请教,请随我一同去一旁的公园如何?”

“哟,还真是!”

一个食人花族人说道。

“少给我装模作样的!我们今天来所谓何事,你应该清楚吧?”

另一个食人花族人插嘴。

“喂!我问你,你儿子今年多大了?”

第三个食人花族人随性地问着,却不料暴君一阵狂怒。

“你不需要知道!还有,不要打我儿子的主意!!”

暴君直接用钢牙把这个食人花族人击飞了好远,随之,他也疯狂地扑过去。

另外两个自是慌张地跟了过去。

“你个通缉犯要干嘛啊?”

“束手就擒吧!”

“不许伤害我的家人!”

暴君不停用钢牙摧残着地上的食人花族人,不大会功夫,他已经体无完肤。

“受死吧!”

另外两人趁着空隙从左右钳住了暴君。

“呵,已经开始吞噬了吗?”

暴君看着咬着自己双手的种子。

“我说,你现在束手就擒,说不定还能留你一条性命。”

“就是,话说,我们的新族长还真是一个十足优秀的人呢~就这么一会的功夫,我们的能力见长啊!”

“呸!他也配叫族长?”

“你给我嘴巴注意点!”

一个食人花族人用手肘打晕了暴君。

“走吧!”

“那这哥们怎么办?”

“要怪,就怪这个通缉犯吧,只能一人抗一个咯。”

“要不,把他给吞噬了吧~”

“吞噬谁?这个通缉犯?不行吧,族长命令的是叫我们把他带回去。”

“不是,我是说这哥们儿。反正不是已经起不来了吗?”

“……有道理!可是,谁吞噬他呢?”

“……”

两人陷入了沉默。

“要不这样,一人一半!”

“这样真的能长出种子来吗?”

“不管了,反正我们仨,今天就他一人没长出种子来,倒还不如拿来做我们的种子实验。如果没能成功,对我们也没啥损失。”

“说的有道理!”

“嗯!”

说完,两人残忍的将地上还温存一丝气息的同伴撕成两半,伴随着响彻云霄的惨叫声。

小木屋小窗口里,是女人惊恐万分的神情,她不知觉中已经十分用力地抚摸白发男孩的头。

“啊…啊……啊啊……不行!不行!就没有更强更有资质的了吗?!我给你们变强的理由,就是叫你们只靠一尾就苟且偷生了吗?快!快!快去角斗!我要更强的种子!”

族长办公室里,段义疯狂地在地上打滚,地毯上的血液由于凝固了又凝固,已经长厚了好几毫米。

看他的样子,似乎对刚才的食物很不满意,只见他极其痛苦地拔掉第三只种子。纵使鲜血横溢,他也不忘舔舐老族长的种子。

“你们两个,快去广招人才,我要角斗场至少三尾以上的人做我的洗礼者!快去!我忍不住了!”

段义向两名护卫怒吼着。

“遵,遵命!”

两个护卫颤颤巍巍地离开。

“你又回来干嘛?!”

一个护卫刚出门不久,又折返回办公室。

“族长,犯人抓到了!”

“…哟!真好!真好啊!你们继续去找人!出去的时候告诉那三个小子,我换了衣服就来。”

段义已经接近喜怒无常。

“(哼哼,只要是反对我的家伙,都给我去死吧,哈哈哈哈,杀鸡儆猴!来吧,让这个世界混沌起来吧!)”

段义一边想着,一边打算撕毁古迹。

“(等等!现在我得冷静下。毕竟,还不清楚古迹被毁坏到底会造成多大的乱流。如果我现在贸然做出这种行为的话,说不定会给我的变强之路带来不便的。不管了!先去审犯人要紧!)”

段义努力说服着自己。

“那么,今天,将是大家大饱眼福的时刻!这位千古罪人,暴君!我们,将会在接下来的数分钟以后,向大家展示,罪人不得好死的下场!”

先前押解暴君的三人中的一个食人花在讲台上这样说道。

“快杀了他!”

“这样的败类在种族就只会害了族人!”

“居然想要养大自己的孩子!是打算带着自己的长大后的孩子谋权篡位吗?!”

“我!不允许你们说我的儿子!!!!!”

“说你儿子怎么了?!你个渣滓!”

“哼,人吃人,就是你们口中的正义了?就不算是渣滓了?”

“弱肉强食的世界,本就是如此!你给我消停点!”

台上的食人花族人用力鞭打了暴君。

“想必,所有的族人也都是这样想的吧~”

段义乐悠悠地走过来。

“(下面的族人,对于吞噬的事,真的就如此麻木吗?全是喝彩的声音,即使有少部分不做表态的族人也只是那部分弱者吧。也是呢,即使是有反对的声音,也很快便会被这人海给淹没吧……)”

暴君看着台下喧嚣的族人,失望地摇了摇头。

“哟,这不是我的老朋友暴君先生吗?你这是怎么,为啥要张开手臂在这个架子面前站着啊?难道是,想要拥抱我的族人吗?哈哈哈……”

“呸!”

暴君一口老痰。

“MD!老子长这么大就没有受过这种气!给我好好伺候他!”

段义慌忙用手巾擦拭脸庞上的痰液。

“今天就遇到了啊,哈哈哈!呃啊……”

“叫你小子嘴臭!叫你小子嘴臭!”

两个食人花族人丧心病狂地抽打暴君,不久,暴君便全身翕动着伤痕累累的豁口。

“怎么样?现在嘴还那么臭吗?”

段义一边用手捏着暴君的下巴,一边继续用手巾擦着脸。

“呵呵,呸!”

又是一口老痰。

“啊啊啊啊啊啊啊!给我打,死里打!!”

段义如疯狗一般,上窜下跳。

“族长?……你就这么点能耐吗?……呃…”

暴君忍耐着鞭子,嘲讽着段义。

“呼……呼……呼……呼…你别逼我!”

段义喘着粗气。

“哼,你也不过如此嘛~”

暴君一脸鄙夷地望着狼狈的段义。

“呵!呵呵呵呵……你就是想要激怒我而已,我已经对你了如指掌了。你已经无计可施了,哈哈哈,快,快!告诉我,当时和你一起的那个人,他在哪儿?!!”

段义露出崩坏的表情。

“哼哼,既然你已经不惧怕我的羞辱,那又为何距我如此之远?”

暴君鄙视地看着隔他好几尺远的段义。

“快说!!快告诉我!!”

段义嘶吼着。

“…族长大人,恕难奉告!”

暴君阴阳怪气。

“……啊啊啊啊啊啊!打他打他打他!!!!”

段义无能地怒吼。

“(…诶,有了。)”

段义来回打转,忽然停了下来。

“停!哼哼,你,不告诉我是吧?”

段义斗胆再一次进入暴君的痰液攻击范围内。

“哟,呼……呼…你不怕啦?”

暴君喘着气。

“我,为何要拘泥于这种小事?我是说,你不怕你的妻儿,就因为你的任性,就因为你的所谓兄弟的友情,而要命丧黄泉吗?”

“……你再说一遍!”

暴君低着头。

“哈?没听清啊?”

“你再说一遍!”

“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再告诉你一次!我说,你的妻儿将会,命丧黄……啊!!”

段义被迎面而来的重拳击得魂不守舍,上身赤裸的暴君红着眼挣脱枷锁,在食人花族群之中杀出了一条血路。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呵呵呵,就是这样,就是这样,这样才有猎物与捕食者的感觉,快,快!你们快去啊,追杀他,杀掉他!他的家人,一个不留的,杀掉!!!”

段义看着逃窜的暴君,露出了病娇般的笑容。

**上人群攒动,排山倒海之势朝暴君盖过。一路上,暴君披荆斩棘,杀红了眼。

终于,人海战胜了他,在即将被族人吞噬之际――他终于获得了他的第一个种子!

想必是先前撕咬族人的时候不小心吞下去的肉块所致。

“原来,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啊!对不起了,为了保护我的妻儿,请你们恕罪吧!”

顷刻间,人海被放射状的荆棘崩解,徒留半身赤裸浑身是血的暴君和一片**血海。

(现实)

“后来怎么样了啊?蒜**你快继续讲下去啊。”

小豆晃着蒜老头。

“唔,别晃,我,我喝口茶先……”

蒜老头端起茶杯。

“别啊……”

小左欲言又止。

“完了……”

小左见蒜老头已经喝了下去,打算开溜。

“怎么了?噗!……”

蒜老头刚喝下一口,便被炸得不省人事。

“小左!!!”

众人怒。

“呃嘿嘿嘿,我就只是丢进去玩玩……”

小左双腿并拢,站在角落。

“嗝~”

以前的白衣老者如今已变成灰碳乞者。

“嘿嘿嘿,蒜**,对不起哈,您喝茶~”

小左将茶递给蒜老头。

“诶!你别过来!”

蒜老头一个激灵缩到墙角。

“现在的熊孩子是真的可怕啊,动不动就玩雷。”

蒜老头瑟瑟发抖。

(蒜的回忆――re re.action)

时雨说下就下,满脸担忧的女人一直坐在小木屋的窗前。

“…茶,我,回来了……”

木门缓缓打开,大雨中,上身赤裸的男子形神俱灭。由于大雨冲刷的缘故,他身上的血迹已经漂洗干净。只是,无数的伤口却历历在目。

女人看到这一幕,泪水簌簌落下。

“君,咱们走吧,族人好像并不欢迎我们。”

“……他们想的就是拆散我们!如果,我一直反对弃子政策,他们就会追我到天涯海角!所以,你现在带着小食赶快离开吧。幸好你们还没有让他们看见,现在离开鲜花镇,从此隐姓埋名。而我已是通缉犯,无论我藏于何处,他们定会找**来,所以……”

暴君忍着疲惫说道。

“你先进来吧,我给你擦药。”

红茶善解人意地说着。

“如果,你没办法离开的话,那我们也不走了。”

红茶一边擦药一边说着。

“可……”

“嗯~你是想说孩子吧~小食这孩子从小就很聪明,就连蒜老前辈也说了,这孩子的心意就是跟我们在一起。所以,我要是带着他独自逃走,他肯定会怪我的。”

红茶的语气平和。

“……你为什么永远都是这样温柔?从认识你的那天起,你就是如此,到现在了你还是如此。我暴君……”

暴君说着又簌簌流泪。

“嗯~什么都不用再说了,我们永远在一起!”

“……”

暴君默默地扑到红茶的怀里。

“…那好,我们哪儿也不去。你对我温柔的彻底,那这次,就由我来保护你!”

“嗯!”

暴君一家子似乎又过上了以前安静祥和的日子,可是好景不长。

就在这短暂的几天宁静之后,熟悉的厌恶感再度萌生。

接踵而至的食人花族人找**来,有一尾的,有两尾的,也有还没能长出种子的。不过不管怎么样,他们的目的都只有一个――杀死暴君!

暴君身上的伤痕愈发深沉,随之而来的敌人也愈发凶狠。他终于慌不择路,选择了吞噬。

“如果,没有办法守护。如果,吞噬是唯一出路。如果,非要把我逼上绝路!那,我就让这一切都结束!”

暴君在小木屋前大肆吞噬,他的种子也愈发增多。

“君,为什么痛苦都要你一个人来承担啊?”

红茶默声看着暴君,眼泪已经结痂。

“麻麻,粑粑,疼~”

小暴食看着满身是伤的父亲也流下了眼泪。

“这世道的残酷,远比你们想像的要多啊~”

蒜老头在远处的山尖叹着气。

“我就只是想要好好保护我的家人而已啊!!!!你们!你们!你们!为什么要阻止我!杀死了我的父亲!扼断了我与族人的联系!到现在,我就只是想做一个普通人都不行吗?!你说话啊!!!!你们说话啊!”

暴君红着眼,将地上的一群族人打得稀碎,此时的他已经拥有七尾。神智已经恍惚不定,虽说灵魂的堆积让能力与颜值都有巨大的提升,但是,代价也是巨大的。

与此同时,族落的段义已经走火入魔,达到了八尾。他时常也会因为灵魂的巨压,失控。其中,鲜花镇日益增多的荆棘就是拜他所赐。八尾时而让他全身幻化为白光,灵魂堆积令他形神俱灭。

“看来,和古迹上说的一样,超不过八尾吗?”

他终于还是抗不过巨压,狠下心扯断了一个种子。

“你们,看什么看?!快给我继续去找!我要成为最强的七尾!!”

他厉声吼着护卫。

一天又一天,暴君的吞噬愈发难以控制。终于,这天,暴食达到了八尾。他的身体时常闪过片刻的白光,他知道,他的时限不多了。

于是这天,他清理完杂鱼之后,回到了家中。

“茶!”

暴君握住红茶的手将她推倒墙边。

“怎,怎么了……”

早已习惯现在这样的暴君的红茶还是显出了惊慌之色。

“马上带着孩子离开!我,我可能已经不行了!”

暴君强忍着灵魂挤压。

“……”

红茶只是低着头默不作声。

“快啊!快答应我啊!”

暴君激动地晃着红茶。

“……”

红茶依旧没有说话。

“我,决定了!如果,我崩坏了的话,肯定会干出很多滥觞无辜的事。所以,鲜花镇我是不会待下去了……”

“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红茶用她的双手从暴君身后挽住了暴君的肩膀。

“……嘁!…好!我不走!我今天打算回族落一趟,等我彻底瓦解了那些恶人,我就撕碎这些种子!”

暴君暗沉着眼神,说出了违心的话。

“……好,我等你!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

“…………嘁!”

暴君忍着酸楚挣脱红茶跑了出去。

“我会一直等你。”

红茶低着头,朝着暴君跑走的方向,一直呆呆地站着。

暴君疯狂跑过一条又一条的街道,最后停在了秘密通道的拐角处。

“呼……呼……呼,呃!身体要白光化了吗?”

暴君的身体白光化得更频繁了。

“……嘁,呵呵呵,对不起了,茶。我是个骗子,我……啊!!!”

暴君靠着墙撕心裂肺地痛苦,终于白光战胜了他。

小木屋旁傻站着的红茶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木然地向暴君的方向走去,却被赶来的蒜老头挡住了去路。

蒜老头二话不说,直接用手中的大蒜催眠了红茶,将她带回了屋子。

“哎,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我只能帮你们到这儿了。”

老头叹着气。

与此同时族长办公室。

即使段义现为七尾,他也似乎承受不了这巨大的灵魂重压,在地底疯狂传输荆棘。食人花族落,乃至整个鲜花镇,民不聊生。

“段义!”

白光的暴君破门而入,将段义打得体无完肤。期间,在击打过程中,段义从嘴中突出了某个黑色的物质。随后,暴君直接扯断了段义身后属于族长的那条种子,并且下意识的吞了下去。

不久后,第九尾诞生。此时此刻,暴君完全失去了意识,在族群里大杀特杀。

段义自是被这疯狂的局面吓得魂不守舍,甚至都尿裤子了。

“愣着干嘛,快用荆棘困住他!”

蒜老头用苦绿色的气息将暴君拨到空中。

“我支持不了多久,你还不去!要等族人全部都灭亡吗?”

蒜怒斥着段义。

“……哦!哦哦!我知道了!”

段义连滚带爬。

“你!你!你!你们!跟我一起用荆棘将他控制住!”

段义呼唤着几个有种子的族人,所有人用尽浑身解数,才终于将失控的暴君控制住。

“你去试试,能不能销毁他的种子。”

段义超着手,使唤着一个族人。

“…呃,是!是!”

他小心翼翼地靠近暴君,卖力地用种子,荆棘,以及自己的大嘴,却都无济于事。

暴君的种子就如钢铁一般坚硬,反倒这族人在此刻显得脆弱渺小无比。确如其说,暴君的体型增大了不少。

“可恶!无法折断吗?”

段义双腿颤抖。

“你还在傻愣着干嘛?!一族之长,难不成等着族人崩坏吗?”

“话说,你这老头是何方神圣?!敢这么跟老子说话?诶!!我错了我错了!”

段义被蒜用气息拨到空中。

“有这会闲工夫,想想对策吧!你们的荆棘支持不了多久了!”

“可,可是,我们无计可施了啊。”

段义哭着鼻子,和先前的他判若两人。

“贪生怕死之辈!”

蒜一跃而起,将一枚大蒜塞进暴君嘴里。开始暴怒的暴君,瞬间平静了下来。

“这……”

所有族人都惊呆了。

“这是时印之蒜,用于封印巨大能量所用。虽说现在他已被我封印,但意识还是有的!”

“那,那我们怎么办现在?”

段义此刻像极了一条咸鱼。

“把他带去石像山!”

“但是,那里已经……”

“我知道,是拜你所赐吧!但是,那里还有南木的能源之流,是个很好的封印之地。还有,把那个交出来!”

蒜背对着段义,伸出一只手。

“呃,嘿嘿,你在说什么?”

“别装蒜了!古迹!拿出来!”

蒜明显被激怒了,段义只好夹着尾巴递出了古迹。

“好!现在你们带着古迹,把暴君封印进石像山!”

“可是,我们支持不住了啊!”

保持荆棘术式的族人纷纷发着牢骚,他们浑身颤抖着。

“混蛋!一个族群的兴亡!给我去!”

蒜怒目圆瞪。

“好,好!”

经过一大番折腾,总算稳定住了暴君。

“从现在起,不需任何人踏足这里半步!”

蒜神色骇人,所有人都默默点头,包括段义在内。

“你,站住!”

“我吗?”

段义转头看着蒜。

“你可知你所犯下的滔天之罪?”

“呃,我错了我错了!”

段义跪在地上连声求饶。

“哼,这本就是你们族的家事,与我无关。而且,像你这种还会被僵尸收买的家伙,自会有人收你!我不会干涉你的性命,但是,也请你记住了!如果你以后胆敢再靠近暴君一步,后果自负!滚!”

蒜犀利的眼神足以割碎段义全身的经脉。

“好!好!……”

段义听到能够大难不死,自是慌乱地跑走了。

“哎,只可惜了这一家人咯~”

蒜看了看泛着白光的暴君,缓缓向小木屋方向走去。

(现实)

“而之后,当我回到小木屋的时候,红茶已经惨遭黑手,家里全是血。也就是我回去的那会儿,和你们的图鉴同伴有了第一次正式的相遇。”

蒜说完,下意识的端起了茶杯。刚喝下一口,无意间瞅了眼挤眉弄眼的小左。

“噗!!!!!”

五人躺枪,小左机智地躲过了从蒜口中喷出的茶水。

“小左!!!!!”

“呃嘿嘿嘿,我保证!我这次可没有手贱哈。”

“那你做出那样的表情干嘛?!”

蒜怒斥。

“就是怕**您毛骨悚然嘛不是,嘿嘿嘿~”

“这样的表情更让人毛骨悚然吧啊喂!”

众人吐槽着。

“哎,不过,暴食那家伙,居然还有这样的故事啊。”

小豆说着这样的话,就好像和暴食很熟一样。

(暴食:“狗咬吕洞宾!”)

“嗯,这是他的家事……”

“那还等什么!我们快去追上他吧!”

小豆起身撸着袖子。

“喂喂喂!我还没说完呢!尊重一下老人家行不行!”

“嘿嘿嘿,蒜**你继续。”

“我的意思就是说,这是他自己的家事,我们不能干涉。”

“您不是帮助他们,封印了暴君叔叔吗?”

小土豆坏笑着。

“……呃,反正就是不能过多的干涉!这是,他自己的历练!你们能做的就是尽量不让他知道你们在帮他,暗中给他些历练的提示便是……”

“我觉得不错!”

“我也觉得,小豆你真是太棒了!”

“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吧!”

“好!现在就出发!”

“额……”

“喂喂喂!完全没有在听我说话!没礼貌的小孩子!”

蒜气的面红耳赤。

“哎呀,蒜**,你的这些想法我们早就知道了!放心吧,他可是我们的同伴呢。我们肯定会用最好的方式来对待他的!”

小豆用大拇指抹了抹鼻尖。

“呃……”

蒜石化。

“好啦,蒜**,我们一定会好好对待他的。”

小葵善解人意地拍了拍蒜的肩。

孩子们走后。

“嗯,能够解救小暴食的,只有你们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我不叫豌小豆》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大明海殇
2黑骑
3我有钞能力
4重生许仙当儒圣
5万能女婿
6九日焚天
7闪婚厚爱:误惹天价老公
8重生嫡女巧当家
9田园小辣妻
10总裁爹地,妈咪又跑了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梦魇猎手 作者:伟大的嘉嘉
未来幻想632822字
身中饲咒永梦,即将陷入到永恒的沉睡之中。他选择了一条于梦境中穿越的道路。

2我的灵异笔记 作者:罗桥森
灵异奇谈1118963字
我们怕鬼,但却总拿着这样的故事,吸引别人的注意。却忘记了,天地有神灵!

3极品赘婿 作者:隽清
另类视角301012字
他因见义勇为去世,侥幸得到医圣传承,借体重生,成了美女医生家里的上门女婿。

4继承千万亿 作者:串串都很香
都市生活45393字
平时读书不努力,回家继承千万亿。 张丰作为亿万豪门候选继承人。 他权倾天下!

5龙猿吞天诀 作者:遥忆昔年
东方玄幻2701103字
失先天元气,踏万般坎坷,闯千般关隘,铸龙筋猿体,带你君临天下,许我四海为家。

6血罪谶书 作者:天火霸刀
东方玄幻179443字
白虎煞星,罪业双刃,血染昆仑,拜师学艺,遭猫妖夺舍阳魄,至此展开蹉跎生涯!

7无上魔尊 作者:孤焚
东方玄幻469459字
最强魔王转世重生,修无上功法,炼无敌战体,横扫天下,傲视苍生,成就无上魔尊!

8最强赘婿 作者:彦小焱
都市生活786466字
最强赘婿:安家人以为庞飞是个没出息的窝囊废,殊不知他曾是血战沙场的丛林狼……

9三国之天下无双 作者:风云乱舞
历史穿越28242字
乱世开始,被迫成为黄巾杂兵。 几番绝境挣扎求生,刘争相信,只要不死总会出头。

10仙武都市 作者:半醉游子
都市异能2397466字
这是一个玄幻文明的平行世界,少年身怀远古霸王血统,演绎一段热血而震撼的故事!

更新于2019-05-04 15:01:01 查看最新>>

《第十八章 因果(下)》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