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仙侠武侠 >> 法老王之咒 [书号2758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6金字塔,大长廊

《法老王之咒》 飞天/著, 本章共7159字, 更新于: 2008-10-06 04:32

王诗嘻嘻哈哈地跑了回来,手里抓着一大把滋滋冒油的烤羊肉串,整个人像注射了兴奋剂一般,眉欢眼笑,无法控制。

“陈先生、希薇小姐,咱们进去吧?忙完了您两位这边的事,我还有另外一个接待旅游团的任务,就不能全天奉陪了。当然,这是一个金钱至上的年代,二位有需要的话,只要付给我导游费,一切都有得商量。”她用沾满了辣椒面的手替我开门,一点都不顾及女孩子应有的矜持,与希薇有云泥之别。

我向她的挎包瞟了一眼,比离去时多了一小包东西,显得鼓鼓囊囊的。

“那可能是一捆钞票——她以‘去洗手间’为借口,一定是去见自己的同伙,然后取了一部分赃款回来。做为一个默默无闻的华人导游,她手里有什么能卖大钱的资料?大概就是‘大长廊’上出现人影的真实录影带吧?除我之外,还有人对冷馨出现感兴趣,会是什么人呢?”

我跨出车子,领先走向金字塔入口。

希薇和王诗落在后面,压低了声音交谈,不时地有笑声传入我的耳朵里。

大金字塔的门票相当昂贵,毕竟它是非洲最重要的观光点,而且是全球范围内无可复制的。当我迈步踏上土黄色的巨石阶梯时,顿时觉得有股莫名其妙的阴风迎面扑来,连打了四五个冷颤。

一大群日本游客唧唧呱呱地高谈阔论着超过我,大步进入低矮狭仄的入口,仿佛被怪兽一口吞没了似的,声息皆无。

我忽然记起了唐美,可惜她现在缺席,否则能够将冷馨出现与塔顶的无底洞相联系,极有可能推敲出事情的真相来。

大长廊距离入口处并不远,粗略看来,那只不过是一段由两侧石墙夹成的灰色甬道,外表毫无值得描述之处。墙面并不光滑,许多地方的石块被游客们蹭得泛出油光,更有甚者,某些无良游客还用小刀在石壁上刻着“某某到此一游”这样的中外文字。

那群日本游客脚步极快,接连超过了七八个脚步拖沓的旅游团队,一直走向长廊深处。我注意到其中几个男人身材非常健壮,行动却相当敏捷,应该是深藏不露的江湖高手。

“陈先生,前面马上就到了——”王诗赶上来。

向前三十步的位置,有十几个黑衣大汉围成一个半圆的圈子,把通道占去了一半,仅留右边一米宽的窄道供游客鱼贯通过。他们背向左侧石壁,双臂交叉抱在胸前,下巴高仰,完全不把面前经过的人放在眼里。

从圈子的缝隙里露出一个披着紫色貂裘的女子身影,面向石壁站着,似乎正在沉思。

希薇一怔:“那好像是——”

王诗耸了耸肩:“什么好像不好像的,那就是夏洛蒂夫人,开罗城第一富豪,名下总资产排名全球第十二位。”

据我所知,夏洛蒂是非洲富豪们的梦中情人,几乎集中了一个优秀女人的全部优点,在很多沙漠吟游诗人笔下,常常把她与埃及艳后相提并论。

王诗忽然挠挠头发,满脸苦笑着抓住我的袖子:“陈先生,真是奇怪,她正对着的那个地方就是冷小姐出现的位置。当时,我就像她一样,呆呆地站在石壁前,看到了最古怪的一幕。现在怎么办?她那些保镖个个身手厉害,连总统卫队都惹不起,我们是不是先避一避?”

我点点头:“好吧,希望她会尽快离开。”

那队日本人走到夏洛蒂属下身边时,不约而同地向圈子里的人望着,脚步自然而然地放慢。

“喂,快走快走,再东张西望的,把你们眼珠子抠出来!”大汉们毫不客气地用日语叱喝着,根本不给远道而来的国际友人留一点面子。

这十几个人的右手全部插在西裤口袋里,显然随身携带着枪械。埃及国库历来空虚,开罗几大富豪每年都会有大量的捐赠和税赋流向**的口袋,所以,上至总统、下到各部门大小官员,都会给富豪们特殊关照,任其豢养保镖鹰犬,横行于埃及大地上。

日本人果然乖乖地绕行,不敢有任何异议。

“陈先生,地方已经指给你看了,我能不能现在就离开?剩余的赏金给不给都行,反正你已经支付了那么多——”王诗可怜兮兮地摇动着我的手臂,对远处那群大汉的畏惧之情溢于言表。

希薇忽然冷笑了一声:“王小姐,你干什么那么着急离开?赶着回去数钱吗?”

王诗一怔,忽然紧紧地按住了身前的挎包,急促地摇着头辩白:“那都是我该得的钱,希薇小姐、陈先生,我把消息带到,就算是给冷小姐帮忙了,挣这些酬金总该无可厚非吧?”

我沉着脸不语,任由她继续自己假装可怜的表演。

大长廊不过是金字塔内部的一个通道,自官方开放金字塔旅游以来,每年不知有几千万游客的脚步经过这里,却没有一个人会留意这面黑黢黢的石壁。大家的兴趣目标早就对准了国王室、王后室或者金字塔深处的华丽壁画,只有在考古人员的笔记簿上才会有大长廊的详细尺寸和角度。

现在,夏洛蒂也站在石壁前,并且看样子已经站了很久,对那面石壁相当感兴趣。如果没有内幕消息的话,她那样的大富豪是不会屈尊驾临此地的。

唯一的解释就是,她收到了来自王诗的秘密情报。

“你很聪明,王小姐,我想夏洛蒂夫人也仅仅是知情者之一吧?老实说,你把资料一共卖给了多少人?”希薇的语气越来越不友好,她的目光一直望着夏洛蒂那边,偶尔焦灼地扫一眼经过我们身边的游客们。

我意识到今天的游客出奇的多,通常只有在旅游旺季的国际休假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并且大部分人脸上的表情都非常僵硬,只是匆匆地低头赶路,同伴之间很少交谈,显然心不在焉。

王诗有些慌了,大声反驳:“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她的双手死死地按住挎包的盖子,偷偷地碎步后退着。

我默默地移动了一下脚步,与希薇形成夹角,把王诗堵在石壁前。

“喂,怎么回事?你们在干什么?”一个梳着马尾辫、穿一身黄色皮夹克的年轻男人倏的冲了过来,挡在王诗前面。这是一个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珠的阿拉伯男人,只是眼神略带浮肿,带着长期熬夜兼营养不良的鲜明特征。

“我只是想问她几个问题,没你的事。”我面无表情地摇头,声音也压得很低,以免惊动夏洛蒂那边的人。

“黄金之海、金字塔宝藏”是相当敏感的词汇,只要有一丝与之相关的信息透露出去,马上就会产生水珠落入沸油中的效果,八方江湖人物争先恐后地闻风而动。目前没有确切资料证明冷馨失踪与宝藏有关,但我想心系金字塔的每一派系都会严密关注劫案的进展。

“五个?还是十个?你把资料卖给了多少人?”从马尾辫的肩头上望过去,王诗仿佛有了靠山,身体挺直,表情也放松了很多。

“那些收到资料的,都是什么人?你最好把买家们列张名单出来——”希薇在我身边补充着。

马尾辫突然举起右手,一柄雪亮的跳刀出现在他掌心里:“离远一点,刀子可没长眼睛。你们说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别欺负这小姑娘,否则先给你破相,懂不懂?”他的小刀向着希薇虚晃了一下,刀尖上的锋芒唰的一闪,直映在昏暗的石壁上。

我只向前跨了一步,霍的伸手,跳刀便落在我的掌中。马尾辫用力甩着自己的右腕,嘶哑地**着。像他这样只知道虚张声势的黑社会痞子我见得多了,假如他没有向希薇亮刀的话,我甚至都懒得理他。

“我没有……陈先生,我真的没有做过什么。你看,我到了酒店后就再没离开过,始终跟你们在一起。看在冷小姐面上,放过我们好不好?”王诗挎住马尾辫的胳膊,心疼得嘴角接连牵动抽搐着。

从马尾辫的衣着上看,他就是曾经在我们车边出现过的摩托车骑手,与王诗的关系非同一般。这么看来,冷馨出现的秘密必定是由他的手散播出去的。

“资料到底给过谁?”希薇逼近一步,直盯着马尾辫。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马尾辫凶悍地瞪圆了眼睛,气咻咻地咬着牙用力摇头。

我按了下开关,跳刀上的锋刃缩了回去,随手抛给他,淡淡地一笑:“你们走吧,这件事到此为止。”

资料泄露出去这件事,已经变得覆水难收,单纯为难这对不知深浅的年轻人毫无意义,并且就算把他们留在身边,也仅是多添了两个累赘而已,不如放他们一马,大家一拍两散。

“什么?放我们走?”马尾辫怔住了,似乎没有料到事情如此容易解决。

王诗拖了拖他的胳膊:“好了,快走,快走……”两人迅速贴着石壁向入口方向跑去,不时地跟迎面而来的游客们撞个满怀。

希薇长叹一声:“事情给他们搞得乱七八糟了——”

我摇摇头:“事情还有挽回的转机,咱们的目的是把冷馨找回来,跟黑道势力搜索宝藏并没有绝对的冲突。趁这个机会,你还是把夏洛蒂夫人的详细情况说给我听听,或者能分析出她置身其中的原因。”

一个坐拥连城巨富的女人,似乎不该和探险、盗墓、江湖杀戮扯上关系。她的财产无法与黄金之海相提并论,但在非洲大陆上却几乎是首屈一指的,正如中国古人说的“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一样,她此刻应该是躺在开罗城的豪宅里尽情享受风花雪月,而不是站在脏乱干燥的大漠里。

大长廊里的光线并不是十分明亮,毕竟金字塔管理者和游客们的关注重点都在几个著名墓室里,对这段甬道基本上没什么兴趣,所以安置的照明设备隔得很远。

我只看到夏洛蒂的侧面,能够感觉到她凝视石壁时的专注,以至于浓密修长的睫毛很长时间才忽闪一次。甬道里经过的游人都注意到了她,窃窃私语声越来越响亮,但她丝毫不为所动,只是定定地看着那面石壁。

“她想参悟什么?她能参悟什么?”我叹了口气,从开罗城直扑金字塔而来的急躁焦灼慢慢沉静下来。反正已经到达了事发地点,如果再有什么异样情况出现,她能看到的,我同样可以看到。

“对那个女富豪的底细,外界知之甚少,所以各种无中生有的猜测和八卦多不胜数,甚至有人谣传她的祖先是加勒比地区的女海盗,大抢了一笔后隐居至此——当然那些空穴来风的小道消息不值得追索。表面看来,夏洛蒂夫人与埃及**关系相当融洽,与非洲几大强国的著名富豪亦是交往密切,她在国际慈善事业的捐助活动上更是出手大方……”

看得出,希薇对夏洛蒂很有好感,每一句话讲的都是对方的优点。

“哈,你们在说什么?要问夏洛蒂夫人的私事,该找我才是——”一个年轻男人的轻笑声在我背后猝然响起来。

我缓缓转身,恰好看见一只肤色白皙、五指修长的手正要搭上希薇的左肩。

“住手。”我低喝一声,伸手相隔,把那只手架在半空里。

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穿着灰色皮夹克、灰色牛仔裤的年轻人,头发又长又乱,邋邋遢遢地披在肩头。他戴着一副硕大的宽边墨镜,嘴角不屑地上翘,叼着的那只黄铜烟斗一直都在抖来抖去。

他没有抽回手去,斜睨了我一眼,目光落回希薇脸上,轻佻地笑着:“希薇小姐?我们又见面了,这算不算你们中国人所说的‘有缘千里来相会’呢?”

希薇向我靠近一步,淡淡地一笑:“夏盖先生,原来是你。”

“喂,朋友,把你的手拿开,没看到我跟希薇小姐是好朋友吗?要你毛手毛脚地多事!”夏盖抬了抬下巴,并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我听过他的名字,一个被麻省理工学院开除的古怪学生,另一个身份则是夏洛蒂的弟弟。

“我们不是朋友——陈先生,夏盖先生很忙,能停下来向我们打招呼已经是非常难得了,还是请他自便吧。”希薇挎住了我的胳膊,身子与我紧贴,向对方表明我们的亲密关系。

我无意生事,只是不想希薇莫名其妙地给别人侵犯,听她这么说,微微一笑,准备撤手,但夏盖手腕一抖,竟然使出了日本柔道里的“缠手寝技”,叼住我的腕子,要将我摔出去。看不出这个干瘦如竹竿的年轻人内力相当强劲,我在大意之下,被他拖得脚步浮动,顺势向前一跨,与他面对面地贴在一起。

“好了,只是误会,罢手吧?”我闻到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浓烈酒气,立刻摒住呼吸,不动声色地向后仰头。

“误会?你想做护花使者,要你做个够好了,哈哈——”他的肩头向左一扭,屈膝弯腰,发出柔道里的“背身摔”技法,总之是要我在希薇面前出丑。

以个人的实力对比,我要打倒夏盖轻而易举,但我并不想这么做。像他这种年纪,最喜欢在漂亮女孩子面前逞能争胜出风头,那是无法自抑的荷尔蒙冲动造成的必然结果。要他出丑容易,挫伤了他的自尊心可就是十倍之力无法挽回的了。

希薇早就放开了我的胳膊,连退几步,抱着手臂作壁上观。

夏盖连续两次发力,没能扯动我的身子,陡然右脚前插,进入我的两腿中间,右掌直劈我的喉结。这种动作已经不单纯是出风头那么简单了,我能够猜得出,他在这里出现并非只是为了调戏希薇,而是有更复杂的目的。

“啪”的一声,手掌与喉结接触,但夏盖的脸色突然变了,因为他应该能清晰听到自己指骨碎裂的声音。

“忘记告诉你了,我的‘铁布杉、金钟罩’已经练到相当高的级别,就算一根角铁砸过来,也会被震弯,何况是一只手掌?”我盯着他的脸,直到那只烟斗啪嗒一声落地,带着火星的烟丝撒得到处都是。

他咬了咬牙,摘下墨镜,露出一双因酒色过度而导致目光迷离、眼袋垂叠的眼睛:“你、你——”

夏盖身后不远处,站着王诗与那名被我缴过械的马尾辫年轻人,毫无疑问,夏盖、夏洛蒂就是他们的买家。他们脸上都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似乎夏盖的失手早在他们的意料之中。

希薇压低了声音:“陈先生,王诗把资料卖给了夏洛蒂,看样子应该价格不菲,不知道她怎么会对冷馨小姐感兴趣?”不知不觉中,她又一次自然而然地挽住了我的胳膊。

略作思索,我已经想通了这个问题,其实夏洛蒂感兴趣的也许并非冷馨,而是冷馨陷落的地方或者说是王诗看到的另外一些东西。在这个世界上,除我之外,冷馨的死活对其它人是毫无意义的。

“噢,我明白了——”希薇的思路跟我相差无几,数秒种之内已经想到了这一点。

我轻拍她的手背,轻轻摇头,示意她不要多开口,免得被夏盖猜透了我们的思索结果。突然之间,希薇倒吸了一口凉气,唰的打了个寒颤,目光也痴痴地望着前面,不再出声。

王诗和年轻人的旁边还站着另外一个黑衣人,他的外貌与夏盖一样,都是又高又瘦,脸上扣着巨大的墨镜。唯一不同之处,他的双手始终放在胸前,十指紧扣,似乎是在结着某种手印。

希薇的目光就是被那个人吸引的,身体也如同被定格了一样,一动不动。

“希薇小姐?”我低声叫她,但她头也不回,忽然放开我的手臂向前迈了一步,与夏盖并排站在一起。

夏盖脸上浮现出了一层邪恶之极的坏笑,一只手向希薇腰上揽过去:“嘿嘿,希薇小姐,到这边来才是乖女孩的正常举动,我们的天使眼俱乐部就是需要你这样的漂亮妞儿。来吧来吧……”美女在侧,他早就把自己的手痛忘得一干二净了。

“别碰她,我说‘别、碰、她’——”我凛然出声,声调不高,但却立即将夏盖震慑住,手臂停在希薇体侧半尺远,不敢再有更猥亵的举动。

黑衣人蓦的大步向前,带起一阵无影无形的劲风,逼得王诗和马尾辫慌忙向后退却,险些与几个刚刚走进来的游客相撞。

“祭司,这家伙太嚣张了,你快些放倒他,叫他老实点!”夏盖兴奋起来,勾在小指上的墨镜得意地晃来晃去,满脸都是诡谲的坏笑。

黑衣人一共向前走了十五步,在距离我三步远的地方站定,双掌霍的一分。那一瞬间,他的十指指尖上突然闪出了十道细小的闪电,交织成了一道灿烂的电网,连闪了七八次才次第消失。

“陈鹰先生?”他吸了吸鼻子,带着埃及土语杂音的英语还算过得去。

我点点头,当他以手指发出闪电时,足以表明这是一个内功登峰造极的武术高手,不但能以内力挟风伤人、御气慑人、凝神制人,还能够转化为“***”之类的终极杀招。

“祭司,放倒他,快一点!”夏盖哈哈大笑,仿佛预见到了我与黑衣人交手的结果。

“听到你的名字好久了,今天才第一次遇见,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黑衣人长吸了一口气,瘦长的身体慢慢绷紧。

我看不清他在墨镜掩盖下的眼神,但能感觉到这是一个相当强大的对手。非洲大陆上的异术高手并不太多,排名前五十位的人物我都有印象,可惜他并不在这些人之列。

“对于金字塔来说,我只是过客,见面与否,都没有什么好遗憾的。”我淡然回答。

“你错了,很多时候,与机缘擦肩而过就是一种难以弥补的遗憾,特别是终生只有一次的机缘。”他霍的摘下墨镜,露出细长的双眼,紧紧地盯着我。

我突然打了个冷战,后背上立刻寒意凛冽,如同被一条伺机发难的眼镜王蛇窥视着。

几秒钟之后,黑衣人又戴回墨镜,以一种不无遗憾的语调轻叹:“可惜,你并没有传说中那样神奇。看来,所有的传言都是不可信的,以讹传讹而已。”

江湖传言本来就掺杂了很多浮夸成分,我其实并不认为自己有多伟大,只想平平静静地做一个普通人,与冷馨一起过平凡人的淡定生活。所以,“人言可畏”四个字对于我来说是不适用的,无论黑衣人怎么说,都不会令我沮丧。

真正感到失望的是夏盖,他没有看到预想中的激战场面,不满地大力跺脚:“祭司,你没听到我的话吗?难道只有姐姐才能命令你……”一连串粗话随即从他嘴里喷出,与街头上的市井无赖毫无两样。假如他之前没有自报家门的话,别人真的很难把他与女富豪夏洛蒂联系在一起。

希薇已经从迷茫状态里清醒过来,轻轻拉了拉我的手臂:“陈先生,我们去看石壁吧,免得夜长梦多。”

如果没有夏盖和黑衣人的纠缠,我也会想到这一点,能够早一步站到夏洛蒂身边去察看那片石壁。金字塔属于全世界的历史遗产,当然不能被某一个人所独占,那些冷漠彪悍的打手保镖们在我眼中其实是不堪一击的。

“哪里去?嘿嘿,希薇小姐留步——”夏盖怪叫着滑步过来,右手捞到了希薇的左腕,紧紧攫住,嬉皮笑脸地凑了上来。

我不再给他任何警告,左手反切,击中了他的右侧腋窝。喀的一声轻响过后,夏盖右臂肩关节脱臼,尖叫一声蹲了下去,咒骂声猝然增大,在甬道里激起了一阵阵空洞的回声。

黑衣人的动作极快,风一样逼近,双手按在我的肩头,随即十指铁钳一样收拢,只是还没来得及施展指尖上的闪电进攻。我们两人近在咫尺地对立着,他的嘴角一直在牵强地抽动,高瘦颧骨的肌肉也被扯得扭曲起来。

“砰”的一声,我在抖动双肩卸开他十指控制的同时,飞起右脚,蹬在他的小腹上。

这一次交手历时仅仅不过三秒,随即终止。

“一个强悍至极的对手——”这是我的真切感受,他的小腹坚硬如磐石,致使我以七成力量踢出的一脚毫无建树。如果放在平时,这一脚最可以踢碎一寸厚的木板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法老王之咒》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最强小渔民
2 全球神祇之我信徒…
3 我的徒弟怎么都成…
4 大唐之最强败家子
5 西游人在天庭永不…
6 傅总的小妖精恃宠…
7 快穿海王女主有点野
8 快穿之拼命给男主…
9 南城暖风不及你
10 灵横宿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阳谋 作者: 南华
职场励志 253545 字
唐俊突然被提拔为村支部书记,一下就卷入到了风云诡谲的明争暗斗之中。

2 我在火影签到变强 作者: 居家蜗牛
男生同人 177225 字
秦羽穿越到了火影世界,开局一个打卡签到系统,各种技能全靠签到!

3 此刻:举国随我攻入异世界 作者: 烧烤很好吃
时空穿梭 585976 字
穿越成为皇帝,一声令下,千万大军攻入异世界!千万挖掘机开发异世界!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866161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都市之龙神归来 作者: 入梦离阳
都市激战 348480 字
一条来自女儿的求救短信,让世界都开始动荡! 龙神归来,势不可挡!

6 三国之大汉再起 作者: 妖惑天下
架空历史 46076 字
小人物刘闲在三国的奋斗史,看他如何利用现代知识忽悠美人,招揽名将!

7 神域帝宗 作者: 童园无忌
异界大陆 2551501 字
神穿灵异大陆,打扫卫生,提升人居环境;外敌入侵,对抗外敌…

8 大唐之最强败家子 作者: 道是wu情
历史穿越 228839 字
我是败家子,我就要做败家里面最闪亮的那一颗,家里余钱不能超过十两!

9 美女也疯狂之卧底扬威 作者: 海边渔夫
都市情缘 316120 字
KTV女孩当总裁,那是什么节奏?小三上位管原配,那是什么感觉?

10 大汉迷案 作者: 梦幻嘟鱼
悬疑推理 155009 字
独尊儒术如天意,操守三纲又五常。千古评君无定论,神龙魔鬼一人当。

《6金字塔,大长廊》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