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仙侠武侠 >> 法老王之咒 [书号2758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10打不开的黄金之门

《法老王之咒》 飞天/著, 本章共7016字, 更新于: 2008-08-16 15:12

“他死了。”唐美的声音变得忧伤而古怪。

“对。”我蹲下身子,缓缓将十叔僵硬的眼睑合上,同时注意到他的嘴角一直是向上牵动着的,仿佛临死之前正在努力地维持着一个笑脸。

“为了那件事,唐门已经前赴后继地死了很多人,我曾发誓,要令所有死去的人都去得有价值,都能看到他们的努力不会白白浪费。陈先生,你说我能做到吗?”唐美的苦笑更深了,苍白的鼻梁两侧有一双法令纹深刻地凸显出来,越发加重了她发自内心、形诸于外的巨大悲恸。

如果她说的“那件事”是指探索并且攫取“黄金之海”的话,其困难程度可想而知。就算我们脚下的巨大金块就是“黄金之海”,又如何才能将它分解搬运出去?

“我不知道,但我希望每一个人的理想都能实现。”那是我发自肺腑的真心话。

这一刻,唐美在我眼里不再是冷血啸傲的杀手,而只是一个被亲人之死刺痛心肺的小女孩。

“你愿意帮我吗?”她向我身前跨近一步,自然而然地再次贴过来。当我们栖身于凌空绝壁上时,是逼不得以地紧靠在一起,我有一瞬间的犹豫,不知道该不该不动声色地避开她。

“抱抱我,好冷——”她的脸碰触到了我的胸膛,双臂也柔弱无力地环在我的腰间。

我没有选择,手臂轻轻地圈住了她的肩膀,用低到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安慰着她:“别怕,别怕……”当她的眼泪无声濡湿我胸前的衣服时,我的心弦被陡然撩动,仿佛第一次抱着冷馨时的情形。

十叔的尸体与诡谲的怪洞给人带来的只有无声的窒息感,遍地炫目的金光也无法令这种冷寂的恐惧有丝毫降低。

唐美终于止住了低泣,仰天长叹:“陈先生,我曾无数次假想过咱们的见面场景,却没料到其中一幕竟是在深不可测的金字塔下。不过,只要有你在,我的心里就会安定很多,毕竟你是一个拥有那么多传奇故事的人,这一次必定能够毫不例外地化险为夷、转危为安,对不对?”

我微笑着摇摇头:“唐小姐,其实我只是个普通人,如果没有你安排下的那支响箭和钢索,咱们此刻可能还被悬在半空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下一步的打算你已经成竹在胸,是吗?”

她苦笑着摇头:“不,面对这里的一切,我跟你一样迷惘。求生箭和救生索都是唐门弟子行走江湖时的必备工具,说不上是我的故意安排。”

古语说,女人心,海底针。要想探测一个女孩子的心机和思想,实在是比登天还难的事,至少到目前为止,我觉得唐美一直都对心底的秘密守口如瓶,没有吐露分毫。

踩在我们脚下的是一块直径二十米的圆形地面,探测它与石壁接触的边缘后,得到的结论非常奇怪,看起来暴露在我们视线里的只是冰山一角,更大范围的金色地面可能会一直延展向石壁下面,无法估算其面积到底有多少。

如果金字塔下的黄金能被称之为“海”的话,肯定是面积广阔、储量惊人,远远超出普通人的想像。

“毫无疑问,我们是站在一块庞大无比的金锭上,一块令全世界黄金储备部门汗颜的超级金锭上——”唐美并没有流露出喜出望外的表情,相反的,她一直都在低头搜索着什么,不断地用脚尖摩擦着光滑无比的地面。

地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尘土,很快便布满了我们两人的凌乱脚印。同我一样,她也对圆心位置的地面相当关注,有几次甚至跪下来,用自己的衣袖擦拭尘土。

“那是一扇门吗?唐小姐,你在寻找某个入口?”我善意地提醒她,孰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竟然让她一下子怔住了。

良久,她缓缓地抬起头,梦呓一般低语着:“陈先生,连你也认为,这里应该存在一个入口?一个通向未知世界的入口?”

在我的潜意识里,因为目测圆心位置的颜色不同才产生了“门户入口”的想法,此刻重新考虑这个问题,后背上蓦的渗出了一层骇然的冷汗:“假如这里是入口,难道黄金地面的底下,竟然有着一个更深一层的空间?”

按常理推论,只有人类才会具有“建造空间、使用空间”的智慧等级。推而广之,文明程度高于人类的外星人也具有这种能力,并且在科考报告中总能看到外星人是具有超能力的族群,能够做出任何“惊天地泣鬼神”的举动。

古埃及人建造胡夫金字塔时,对金属的冶炼和加工水平相当幼稚,是不可能铸造出如此光滑的黄金地面的,遑论在上面构造出一个密封性超强的门户。所以,此刻我最直接的想法便是——“门户通往外星人的世界?”

“即使这里真的存在一扇门,也可能是永远打不开的,因为我们没有阿里巴巴的咒语。”唐美寒着脸补充,伏下身子挥动双袖,把所有尘土赶开。

这块五米直径的黄黑色特殊地面是与四周地面浑然一体地结合在一起的,既没有可供拉拽的把手,也没有明显的控制开关,更没有留下什么特殊的标记。

“什么都没有,也许我们该带一架射线探测机过来,彻底侦察一下脚下踩着的到底是什么?”唐美一边说,一边放平了身子,将右耳紧紧地贴在地面上。

在搜索四周情况时,我曾不止一次地用断刀划过地面,本应削铁如泥的宝刀在黄金面前,竟然没能有一次成功地留下过划痕。我只能说,这些表面酷似黄金的金属,其实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黄金,而是某种不知名的合成金属,仅仅是外表与黄金相似而已。

唐美腕上带着一只精巧的黑色瑞士名表,我悄悄注意到,几乎每隔三十秒钟,她便会看一次时间,越到后来,脸上的焦灼之色越是明显。

“我听到了一些声音……陈先生,请跟我一样做,那种怪声,仿佛是某种大型动物在拼命嗥叫……”唐美再次变色,一下子坐起来,用力抠着自己的耳朵。

金光无处不在,极大程度地影响了我的观察能力,竟然忽略了她脸上一连数变的诡异表情。当然,“大型动物在嗥叫”这种耸人听闻的言论也实实在在地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迫不急待地俯下身子,右耳贴地,摒息谛听。

最先传入耳鼓的是隐隐约约的海浪声,更详细点说,是海浪拍打岩岸的“啪啪”声,其间夹杂着大浪越过岩石后四散飞溅的“哗哗”声。

“大海?下面会是波涛起伏的大海——不不,这是在埃及沙漠,绝不可能有大海出现,哪怕是规模稍大的地下水脉也是绝不存在的。那么,是幻听吗?是危险环境里因恐慌情绪而带来的异样感受……”我长吸了一口气,而后摒住呼吸,全神贯注地闭目倾听。

“陈先生,我觉得应该是埃及传说中的史前洪荒怪兽,而金字塔则是埃及法老为了镇压怪兽而建,毫无疑问,我们是站在一个巨大空间的顶上,你说呢?”唐美的声音渐渐趋于平静。

我的确听到了一种奇异的嗥叫声,与壮年非洲狮处于发情期时的沉闷吼声类似,但谁能解释数百米深的沙漠下面怎么会出现狮吼?

“陈先生、陈先生……”唐美的声音变得越来越遥远飘忽,我迅速睁开眼,但目光所及处一片模糊,几步之外的唐美也变得影影绰绰起来。

“你怎么了?能听到我说话吗?”她仍在连声大叫。

我单手撑地,倏的一弹,但随即感到双脚如同踏在一大堆棉絮上,摇晃了两下,仰面跌倒。唐美的脸凑过来,近在咫尺地盯着我,五官夸张地扭曲着,嘴唇不断地开阖,但我却着着实实地一个字都听不到了。

“毒!蜀中唐门的毒!”这是我脑子里浮现出的最清晰的一句话,并且深悔自己的大意。她是唐门的人,毕生炼毒下毒,只要动动手指就能取人性命,我偏偏忽略了这一点,自己刚刚伏地谛听的位置,正是她匍匐过的地方。

“我会死吗?死在一个此前做梦都想不到的怪异地方?最遗憾的是,竟然没能再见冷馨一面,抱着她写下的那个‘诅咒’谜团而死……”我咬紧牙关,艰难地翻了个身,面孔向着唐美站立的位置。

“冷馨——”这是我在昏迷之前拼命叫出的两个字,之后便什么都不记得了。

醒来时,我感觉自己躺在一个温暖而柔软的怀抱里,身上裹着一张薄毯。

“冷馨?”这个名字一跃上自己的脑海立刻脱口而出,但我的意识也在刹那间清醒,随即腰间发力,一跃而起,转而怒喝:“唐美,你对我下毒——”

夜风直扑在我脸上,脑子里昏昏沉沉的感觉瞬间褪去,映入眼帘的是希薇带着些许无奈的笑脸:“陈先生,你终于醒了,感觉还好吗?”她的双眼有些红肿,眼角垂着的晶莹泪珠还没来得及擦去便破涕为笑了,不好意思地举起袖子擦拭着。

我的脚下是柔软的沙地,身边是早先那辆租来的吉普车,而不远处则是静默矗立的胡夫金字塔。唐美、怪洞、金色地面都不见了,仿佛是一场睁开眼就能摆脱的噩梦一样,但那绝不是梦,而是切切实实发生过的诡秘遭遇。

“唐美呢?她在哪里?”我急切地追问,目光随即望向塔顶。从怪洞底部脱困不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我越来越怀疑唐美今晚是有备而来,她对怪洞的出现有足够的认知和对策。

塔顶静悄悄的,这是黎明前最黑暗也最寒冷的时刻,偌大的沙漠里,只有我和希薇两个人孑孓而立,早就看不到唐美的影子。

“唐美小姐背你回来的,她自己也好像受了伤,脚步踉踉跄跄的,硬撑着骑车离开。她留下话来,会主动联络你,大家共同研讨那些怪事。陈先生,塔上发生过什么?与冷小姐的失踪有关系吗?”

希薇满脸无辜,紧抱着双臂,冻得瑟瑟发抖。

我捡起落在地上的薄毯,轻轻披在她的肩上:“塔上的确发生了些事,不过别担心,先去车里等我——”

“你去哪里?”她打断我,提高了声音,“带我一起去,我总觉得,今晚的金字塔看起来很古怪,仿佛一直充满了某种邪恶的力量。陈先生,如果可能的话,咱们尽快离开这里,至少今晚不要再接近它。”

她张开双手,挡在我面前,眼睛里重新充满了无以名状的惊恐,如同一只刚刚遭受过重创的小鸟。

“你知道什么?能不能说得更具体些?”我小心地捉住她的腕子,将她的手臂压下来。

希薇一声长叹:“陈先生,我说不出来,只是感到自己的心被什么东西攫住了,捏得紧紧的,每跳动一次都会隐隐作痛。洛琳馆长说过,金字塔里存在着无数种不知名的病菌和能量,其中的绝大部分都会在某个特定时刻对人产生致命的打击。现在,我喘不过气来,手脚麻得厉害……”

当她仰起脸看着我时,满脸满身表现出来的孤苦无助令我无法抗拒,伸出双臂拢住她的肩。她不是江湖人,身份与唐美完全不同,至少不会偷偷地向我下毒暗算,所以我尽可以放心地用自己的身体温暖她,直到她乖乖地安静下来。

“别怕,我只是再到塔顶看一眼,十分钟甚至更短的时间就能回来。希薇小姐,或许我的某些发现会帮你扬名开罗……”假如那怪洞依旧存在的话,全球的金字塔研究专家们绝对会惭愧得汗流浃背,毕竟在大量科学仪器的地毯式扫描之下,却从来没有人发觉怪洞。

我的微笑让希薇渐渐放松下来,身体不再颤抖:“陈先生,我跟你一起去,不管发生什么,都要跟你在一起。”

她紧紧地抓住我的袖子,固执地盯着我。

我略作思索,不再拒绝,牵着她的手向金字塔走过去。以我的武功,携带一个女孩子共同上塔不是难事,更重要的,我希望她能以自己的专业知识给那个怪洞下个结论。

再次攀缘到怪洞的位置,耗费了约半小时时间,其间我一直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四周的情况。唐美撤退,她带来的人马当然也会一起消失,唯一值得担心的则是埃及“彩虹勇士”部队会不会派人留下来。

黄金是世间最美好的东西,更是最危险的东西,就像毒蛇巨蟒看护下的仙山灵芝,随时都能令人因之丧命。

黎明前的金字塔沉浸在一片干冷的孤寂中,广场上的射灯已经熄灭了一半,自然是为了响应埃及总统“节能环保”的第四十五号**令,尽可能地节约国家资源。

黑暗加剧了希薇的恐慌,越来越紧密地靠着我:“陈先生,我们到底要去看什么?”

“一个奇怪的洞,直上直下,通向地底深处,就在那里——”我向十步以外的巨石指了指,此前与彩虹勇士对峙时,就在那块石头上。

“什么?”希薇诧异地叫起来,“那是塔身上完好无损的二百三十块巨石之一,编号为一九九,哪里会有什么怪洞存在?”

几秒钟之内,我和希薇已经同时站在巨石上,她心急地伸脚拨开石头上的沙粒,四下看了个遍,而后抬头看着我大笑:“陈先生,你是在逗我开心吗?看看,这是一块非常完整的史前大石,按照考古学家的惯用套话来说,它见证了古埃及奴隶砌筑金字塔的全部历史。当然,石头是不会开口说话的,什么都帮不了我们。”

怪洞消失是我意料之中的事,否则的话,此刻我和唐美应该仍旧待在洞底摸索研究,而不是无功而返。

“希薇小姐,我没有开玩笑,就在我的脚下曾出现过一个小洞。不过,现在由于某种不知名的原因,它消失了,也可以说是关闭了,这一切,唐美小姐可以作证,那是一个直达金字塔底的神秘通道。洞的尽头,是一块直径为三十米的金色地面,那很可能是一整块无法分割的黄金——”

曾经的一切历历在目,即使希薇不相信,我也要把它讲出来,以便清理自己混乱的思路。

希薇呆了一呆,苦笑着摇头:“陈先生,那不可能!那不可能!”

她望着我的目光逐渐变得温柔起来,再次沿着巨石走了一圈,坚决地转过身来:“陈先生,我们该走了,你我都明白,这里什么都没有。”

我仰天长叹:“对,什么都没有,世事如棋,尘烟若梦,你大可以把我刚刚说过的事当作梦游呓语,我们回城去。”

到达金字塔下的时候,东方已经露出鱼肚白,殷红的朝霞跃跃欲试着在遥远的天际镀了一层美丽的金边。

“希薇小姐,站在金字塔下,你是不是也会想起与‘黄金之海’有关的古老传说?据说拿破仑和亚历山大大帝都曾计划炸毁这座庞大建筑,看看古埃及人到底在塔身下藏了什么,对不对?”

我停下脚步,还是不愿意就此罢手。今晚的一切似乎都在唐美掌控之中,包括那次突如其来的疯狂下坠,她始终镇定如常,执着地冲向洞底。“她到底知道些什么?那金色地面下到底藏着什么?难道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奇特空间吗?”

希薇抹了一把额上的汗珠,抓着我的袖子:“走吧陈先生,回城去再说,否则管理人员一出现,可能会引来夹缠不清的盘诘。”

一瞬间,我看到她右手的五个指甲盖上全部覆盖了一层淡淡的荫翳,那是一种极其浅淡的烟灰色。与希薇总共见过两次面,但我注意到她是一个不太喜欢妖冶妆扮的女孩子,端庄而纯净,指甲一直都是干干净净的本色。

“你的手——是不是感到有些麻痒?指甲盖部分尤其厉害?”我顾不得礼貌,挥手握住她的腕子,发力压住脉门位置,减缓血液流动速度。

“一直都在痒,我以为是被虫子叮咬了,怎么?有什么问题?”希薇扭动着手臂,要把右手抽回去。

我严厉地阻止她:“别乱动,这是唐门的毒药所致,毒性相当猛烈,大意的话只怕整只手都要废了。到我背上来,咱们立即赶回去!”这种名为“一手遮天”的毒药最擅长沿血液回溯的路线扩散,一旦毒性侵入心脏,就算是神仙到场也回天乏术。如果我早些发现的话,绝不会带她爬上塔顶去,因为行走时全身的血液流动加快,会加重毒药的传播威力。

希薇乖乖地伏在我的背上,任由我背到车前,把她放在车子后座上。

我割断安全带,在她右臂的腕部、肘部、肩部做了三层紧缚包扎,焦灼的心情暂时缓和下来。唐美在洞底暗算我,又在车子前顺手向希薇下毒,果真当得起江湖上送给她的“艳如春花、心如蛇蝎”这个八字评语。

“我的手越来越痒,陈先生,我不能失去这只手,拜托你快送我去医院!”希薇的眼睛里重新荡漾起了泪光。

开罗医院已经是非洲大陆最顶级的医疗机构,但很显然,那里的医生们对唐门毒药绝对是无能为力的。

我拍拍希薇的头发,温柔地微笑着:“别担心,我来想办法,你怕不怕疼?”

她咬着唇轻轻摇头,忽然长叹:“陈先生,你知道,我是做科学研究的,整天与仪器、旋钮打交道,失去一只手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我按下仪表盘旁边的电子点烟器,始终保持微笑:“你会没事的,只不过得忍一会儿痛,还会在指尖上留下一小条微不足道的伤疤。”

点烟器弹起时,我取出一柄微型的瑞士军刀,打开环锥,在微微发红的点烟器上灼烤了几秒钟,然**住她的右手,在小指指尖上轻轻一刺,淡紫色的血线飞溅出来,射向车窗外面,同时车厢里也弥漫起一种古怪的腥气。

希薇紧皱着眉:“放掉毒血就会没事了,对吗?”

她是生物研究学家,这种医疗常识还是会有的,不过对付唐门毒药远没有这样简单。“一手遮天”最令人头疼的关键点在于,入侵人体后会在每一道经脉的交叉点、转折点里都留下根,普通抗生素针剂对此毫无办法,比较可靠的办法是采取全身血液“透析”的复杂技术,才能确保伤者康复。

“对,放血、注射抗生素就会没事。”我尽量安慰她,但却更担心除了“一手遮天”之外,唐美还在希薇身上动了什么手脚。

毒血射出的速度渐缓,我在其它四根手指上运力揉捏,而后将她的小指含在嘴里,连续啜吸出五大口毒血。希薇不再说什么,闭着眼,无力地斜倚在后座上,但此刻她的右手指甲盖已经重新变得红润,“一手遮天”的毒性暂时得到了控制。

我发动车子,向城里返回。万幸的是,司空摘星也在这个城市里,他对于唐门毒药颇有研究,恰好能够援助希薇。

“唐美——”我在心底默念着这个名字,开始懊恼自己为什么要在急速下坠中救她,任其自生自灭好了。失去直觉之前,我之所以要拼尽全力翻身对着她,是因为我过去曾受过最艰苦的“熬鹰”训练,能够在别人无法承受的痛苦折磨下,提聚全身能量做最后一搏。

正是基于这一点,我看到唐美面对那块五米直径的地面做了一段奇怪之极的动作——

她右手举刀,在自己裸露的左臂上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从腕部一直到肘尖全部鲜血淋漓。血滴在地面上,金色的光芒似乎减弱了许多,等她伏下身子,把手臂上的血涂抹在地上之后,那一部分的金光彻底消失了。

“诅咒受制于血,怨兽匍匐于血,世代献祭,人蛇共享,祈求万能之神,赐我以终结噩运的力量。”

她的嘴里一直念念有词,虔诚地垂着头,专心致志地涂抹着。外围的金光映在她的脸上,充满了无法言说的邪恶与狰狞。

第二部完

请看第三部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法老王之咒》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联盟之我真不是高人
2 洪荒之开局打爆混…
3 星辰与灰烬
4 僵尸世界之开局满…
5 签到十年:灵气终…
6 重生后追逐我的白…
7 女配不洗白
8 学霸马甲捂不住了
9 将军的团宠农门妻
10 重生小农女逆袭记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我在王者荣耀捡彩蛋 作者: 铁蛋本尊
电子竞技 972252 字
王者新手,意外觉醒彩蛋系统,击杀可得彩蛋,开启获得宝贝,人品爆发!

2 重生之战佛无双 作者: 24K金樵夫
都市重生 21442 字
强者归来,无双战佛重生都市,除魔卫道,渡尽红尘,不负一世深情

3 洪荒之原来我是绝世高人 作者: 一屁崩天
洪荒封神 73906 字
穿越洪荒,开局跟系统分道扬镳!奇怪,我一个生活玩家什么时候无敌了?

4 我的午夜直播间 作者: 我真是太难了
恐怖悬疑 732384 字
震惊!!探灵主播在线直播抓鬼!!震惊!!这座鬼屋怎么这么吓人!!

5 重生之我的八个女神姐姐 作者: 扑街狂少
都市重生 121620 字
末世战神修罗,重生到傻子身上。而他,竟有八个各行业顶尖的女神姐姐!

6 大秦诛神司 作者: 森刀无伤
探险揭秘 1161093 字
他受始皇之命,背负延绵两千年的诅咒,只为斩断长生不老的谎言

7 妖魔复苏之开局继承圣主 作者: 极品柠檬
都市异能 195749 字
开局巅峰,继承圣主,在妖魔复苏世界,他站在了所有妖魔的顶点。

8 开局奖励一百亿 作者: 水清有鱼
都市重生 1046651 字
什么?开局一百亿,三十天花完,再奖一千亿?好吧,我勉为其难试试看。

9 幻梦空间之恶魔止戈 作者: 木兽
异界大陆 543454 字
黑暗的笼罩会凸显光明的可贵,就让他在这迷雾中找出命运的真相吧!

10 华夏一家 作者: 血沃中华
历史穿越 720674 字
赵晓兵穿越到南宋犍为县,带着兄弟护佑蜀地平安,重拾汉唐河山。

《10打不开的黄金之门》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